第7章(2)

見她眉角眼梢都帶笑,甜美得令他心口怦跳,想起自己帶她來這裡,還對她說這些的目的,他咳了聲,道:“我問你,這種工作你能接受嗎?”

突然換了話題,陳以希一愣。“啊,什麼?”

“土公仔啊!”

“土公仔不好嗎?”他不都做了這麼多年了?

“我怎麼知道你覺得好還是不好?現在是我在問你話。”他心跳有些快,口氣略硬,似是想要掩飾自己太過在乎她對他的感受的心情。

“我覺得……嗯,你做那麼多年了,我好像也習慣你做這個工作了啊,感覺也沒什麼好與不好的問題,工作就是要自己做得快樂,從中獲得成就感或是滿足感,不是這樣嗎?”她眨著烏黑瞳仁看他。

所以意思是她不會干涉他的工作嗎?那很好,他就是要這個答案。反覆思考後,他問:“既然你知道我看過,我也知道你愛看A漫和小說,那不如我們湊一起吧?”

“……啊?”她哪有愛看!她只是有一陣子很好奇,所以跟著同學看而已呀。

聽不懂?她有這麼純?“我是說,我們都知道彼此的秘密,而且那些秘密是不能告訴別人的,不如我們就在一起,省得再找對象。”

“……”她睜大了烏溜溜的眼睛,桃色在她臉蛋漫染開來。他意思是……是她想的那樣嗎?

見她目不轉暗看著他,兩頰紅咚咚的也不回應他,他一陣不自在。“陳小胖,你是在臉紅個什麼勁!我告訴你,你今天早上可是在我床上醒過來的,要是不跟我在一起,你還能跟誰在一起?”

他愈講愈氣,幾乎是惱羞成怒了。怎麼有人這麼遲鈍!“反正你不答應,我就去告訴大家你跟我睡過了,跟你爸你媽說,跟我媽我哥說,再跟你同事說,看將來誰要跟你在一起。”

陳以希將他的話消化後,想著他今日起床後的所有舉止,再對照他現在說的話……她心臟鼓動,眼神一亮。他是在對她告白?他喜歡她嗎?何時開始的?但若不是喜歡,又何必對她解釋這麼多?

她盯著他瞧,眨了眨眼後,再眨了眨眼……他脖頸青筋突起,膚澤紅潤,是在害羞?知道他這人很愛面子,要他好好告白應該很困難吧。

她軟軟嘆息,輕道:“我沒說不要跟你在一起,只是……只是你表白的方式好……奇怪……”說完,自己的臉頰也熱辣辣的。

張啟瑞膛眸,提高語聲:“表白?誰跟你表白了?”看了下腕錶,又說:“不是四點上班嗎?快三點了,早點下山,免得塞車。”扭頭就走。

她看著他的背影。半山腰上,又是不大有民眾參拜的鐘馗廟,哪可能塞車,到底是在彆扭什麼?她都幫他開口了,他還不承認……

“發什麼呆?”沒見她跟上,他轉頭瞪視她。陳以希走了過去,走在他身側,垂在身側的軟手馬上就被身側男人握住。剛剛那不是表白?那現在又緊握住她的手是怎麼回事?她忍住笑,偷偷覷他一眼,見他側顏線條柔軟,她心念一動,腳下故意一軟,還發出“唉唷”一聲。

“喂,小姐,你也小心一點。”張啟瑞眼捷手快,兩手從她胳膊下穿過,將她整個人往上提,她幾乎是在他懷中了。眸一垂,就見她閃動著烏溜溜的眼妹子看他,唇畔還帶著甜軟的笑意,他一愣,不大自在地問:“笑什麼?”

“我發現你其實很緊張我……嗯……剛剛真的不是在跟我告白?”她鼓起勇氣問,臉蛋卻紅如蜜桃。

他膛大眼眸,不應聲,面龐隱約浮現暗紅。

“不是告白……就算了。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現在這樣抱著我是因為?”陳以希笑得眼眸彎彎。

見她如此篤定的表情,再ㄍ-ㄥ下去似乎也沒什麼意義,他別開眼不看她,有些不甘願地掀唇道:“是啦!我就是告白啦!沒錯,我很久以前就喜歡你了,怎樣?”彆扭一整天,他總算是說出口了,回眸見她笑得這樣甜美得意,他哼笑一聲,又說:“不然你以為要我抱一個女人比抬屍體容易嗎?”

他很久以前就喜歡她了嗎?陳以希愣了幾秒,又驚又喜,半晌,情緒略平復後,才不好意思地說:“其實土公仔也是可以擁有春天的嘛,不用不好意思的,不然那麼多殯葬業者,不都要單身了嗎?”

“春天?”他戲譫地看著她。“你意思是你是我的春天?”

她被他看得臉頰紅透,紅唇張合幾次後,才說:“是呀,不都是用春天形容的嗎?”

張啟瑞嘆了聲。“我倒是覺得我不入地,獄誰入呢!”

“……”她瞪著他,可見他眼底滲著笑意,她也禁不住笑出聲來。好愛面子的男人啊……沒有關係,既然誤會解開了,知道他不是討厭自己的,那麼由她來表示情意也挺好,她來北部上班原就是打算要向他告白的呀。

思及此,她兩手突然從他腰間繞過,十指在他腰後交扣道:“好吧,土公仔大人,就委屈你了。”

張啟瑞徵愣半秒,俊目再度染上笑意,他一手攬在她腰間,另一繞到她背心的手掌微微施力,讓她更貼近自己,他低首,嗅她髮香。

“啟瑞。”雖隔了件外套,卻仍能感受到他胸下那鼓動的心跳,那麼強而有力,那麼令她感到愉比美妙。

“嗯。”他低應了聲,嗓音渾厚低沉,酥麻了她的耳。

她軟軟一嘆。“我不漂亮呢。”

張啟瑞頓了下,似是明白她想表達什麼;他抬起她臉緣,將她五官打量過一回,才道:“我什麼時候說過你漂亮了?”

“……我有點胖。”

他手從她外套下襬鑽入,輕掐她稍寬的腰身。“你一直都沒瘦過吧。”

“那你為什麼喜歡我?”

為什麼?他哪裡知道為什麼!那年除夕夜,當他發現自己對她的心思時,那已是事實了,要再回想他從哪時開始喜歡她、為何喜歡她,要他從何想起?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他喜歡她,真要找出一個答案,或許就是“日久生情”?

靜默後,他聳眉。“我只是覺得……我委屈一下也沒什麼關係。”

“……”聽他這番話,她該哭還是該笑?他對她說話永遠都是這樣,不溫柔也不動聽,更不會輕聲細語,還坦直得有些……嗯,算白目嗎?可是也許正因為他不對她假,總是將他最真實的一面給她,她才會喜歡他吧。

“那你——”這樣問他,害他也想問一樣的問題了。輕咳了聲,張啟瑞才續道:“你喜歡我什麼?”

喜歡他什麼?從小一就與他相識至今,他什麼樣子她沒見過?真要說,他的缺點可能比優點多,以正常女性標準來看,啟惟哥才是更好的選擇,可是她就是喜歡跟他在一起。記得第一次去到張家時,兩兄弟明明一個樣子,她偏偏就是走到他面前,跟他玩了起來。那時候的她哪裡曉得喜歡與不喜歡,所以要說她對他一見鍾情其實很牽強,或許“喜歡一個人”這種事情本來就沒道理可言。

她斟酌再斟酌,才紅著臉蛋說:“我也不知道。就是跟你在一起時,感覺特別自在和快樂,想一直跟你在一起。”

那句“想一直跟你在一起”莫名取悅了他,他微微笑著,忽然間想起什麼,他道:“先說了,我身上常會有比較不好聞的氣味,或者也會有消毒水的味道。”他是擔心她會討厭他身上的氣味,才對她說這些嗎?想到他可能因為在乎她的感受才對她解釋,她臉色紅了紅後,突然踮足,湊近臉,嗅了嗅他脖頸。

“你、你幹嘛?”她呼出的暖息襲上他,相當誘人,想起早晨的床上,他抱她在懷裡,感受了她圓潤又柔軟的曲線,竟讓他這刻有些心猿意馬了。不知道身後那棟建築物裡的天師大人會不會把他當色鬼,直接抓了去?

“沒有臭味,也沒有消毒水的味道。”陳以希抬眸,圓臉綻開笑花。

他別開發熱的面龐,不看她黑亮的瞳仁。“今天休假沒去上班,當然不會沾到什麼味道。”

“你是怕我討厭你身上的味道,才告訴我這些的嗎?”

說她遲鈍,她這會兒又精明得要命。被看出心思的他有些不自在,仍然不看她,口氣有些傲:“誰理你討厭還喜歡,反正你是都得接受的。”

“那你身上現在這是什麼味道?好香呢。”陳以希兩手攀住他肩,鼻子貼在他頸側,深深地嗅。

回眸見她湊在他脖頸嗅聞,這樣的畫面和她出口的話在在令他感到害羞,莫名其妙的害羞,他也才知道原來害羞不是女人的專利。“當——這當然是男人味啊,還能有什麼味。”

臉皮不受控地發著燙,他有些氣惱地抓下她的手,改而握在自己的掌心裡,粗聲地說:“走了啦,再不下山你別上班了。”拉了人家小姐的手,緩緩朝他停放機車的地方走去。

陳以希別過眼眸,覷著他俊朗的側顏,菱唇輕輕抿出笑弧。

她知道他們都明白對方不是最好的那一個,卻是最適合自己的那一個。認識太久、瞭解太深,縱然有過幾年的疏離,卻仍改變不了那早已深植的情感,喜歡對方的什麼好像已經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想要與對方一直在一起的心意。

若能像這刻這樣牽著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不放開,挺好啊……

第8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