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你肚子真的沒問題吧?”

陳以希模模肚皮,微笑道:“沒事,我皮厚肉多。”剛交完班,她下樓時正巧遇到也要下班的急診部學姐。

“唉,那小孩踢那麼大力,媽媽在一旁也不管不哄,實在是很糟糕。”

今晚真的好冷。方步出醫院大門,站在騎樓下,冷風便已瞬間襲上面容。陳以希拉緊身上外套,笑笑地說:“沒關係啦,反正最後還是打上了啊。”一個孩子經過評估後需住院治療,她被call下樓到兒童急診部打點滴,那孩子見針頭就哭鬧,哄也哄不停。孩子塊頭大,最後就是亂踢,她小骯被他踹中好幾腳。

為了幫他打上針,學姐靠了過來,直接壓住孩子粗壯的大腿,不過兩隻手臂亂揮,折騰了半小時之久終於還是讓她完成了。其間,孩子的母親只是站在一旁看,不哄也不安撫,好像打針和安撫全是護士的工作。

的確是她的工作,但通常家長都會在一旁幫忙哄慰孩子,倒是第一次遇上這麼冷漠的家長,難怪學姐會生氣。

“你脾氣真好,從頭到尾就見你軟聲軟語地騙,要是換成我喔,直接用我大腿壓他的腿,針就刺下去了,哪還能讓他在那邊給我發脾氣,想活命就要配合我們啊。”

“對喔,我看學姐一兇他,他就安靜多了,也許下次我再遇上這種病童,也試試學姐的方法。”呼!真冷,瞧她嘴一張,都是白白的霧氣。

“是咩,遇到不聽話的就要換個方法。”學姐找出車鑰匙,道:“對了,你怎麼來的?”

“我……我一個朋友送我來的。”想起那人,陳以希臉蛋紅了紅。怎麼也沒想到他早晨醒來後,會有後來那些舉止;跟著兩人就互訴情意,之後他送她來醫院……唉,想來還是讓人覺得好害羞。

“男朋友?”學姐暖昧地眨眼。

“呃,啊,是……是啊。”陳以希有些羞怯地低下眉眼。

“所以他會來接你下班啊?”

陳以希搖搖頭,笑得靦腆。“沒有啦,我自己搭捷運。”

學姐笑了幾聲。“現在幾點了,哪來捷運啊?”

“啊!”對喔她,今天上小夜,都凌晨十二點多了,哪來捷運。“我居然忘了今天是這個時間下班……”等等叫小黃好了。

“打電話叫男朋友來接呀。”

“不、不用啦。”讓那人來接?光想就不好意思。

“他那麼不體貼啊,不知道你下班時間都半夜了應該來接你的嗎?”

“咦?”頓了下,陳以希反應過來。“不是啦,學姐,他工作忙。”

“工作?這時間還工作?”學姐訝然的表情。

“嗯。”

“忙工作那都是男人的藉口吧。我猜……”學姐一臉八卦。“你一定和他上過床了,所以他才這麼不體貼。”

“沒有沒有!真的沒有!”學姐真是語出驚人。

“你不用不好意思啊,我男朋友就是這樣,當初追我時說什麼上夜班辛苦又危險,所以只要我上小夜或大夜,他都會來接我耶,還帶宵夜請我同事。但是等親到了嘴、也全壘打了,對我就完全不一樣了,說他忙喔、女人要獨立一點喔什麼什麼的,要我自己上下班。唉唷,當我笨蛋啊,當初追我時也是那份工作,追到我了還是一樣的工作,我就不懂怎麼當初有時間來接我,現在會忙到沒時間。所以啊,你也不用幫你男朋友隱瞞啦,男人差不多都那副死德性。”

陳以希聽得檀口微張,半晌後才想起應該解釋一下。“學姐,你誤會了,我和他……我們連接吻都沒有,而且他真的是忙工作,不是你說的那種情況。”

“真的是在工作?這時間要工作?做啥的?牛郎?”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呃?”陳以希瞪大眼睛看著學姐,眨眨眼,確定學姐不是說笑後才說:“不是。他……他做牛郎可能沒人點他台吧。”

學姐揚眉。“長得很醜?很胖?”

“沒有啦。長相很好,身材很好,但是他一點都不溫柔,脾氣不大好,也沒什麼耐性,講話還很直接,他去當牛郎的話,一定會叫人家聽大悲咒還是心經,那樣子會把客人嚇跑的。”只要想起他可能會從口袋掏出佛經CD,還時客人說著什麼人活在都市都會失心,要聽佛經找回心的畫面,她就覺得好笑。

“噗!”學姐果然不客氣地噗哧笑幾聲。“佛經?你該不是跟那種什麼在家修行的居士交往吧?”

“他是禮儀師。”

學姐愣了兩秒,緩緩點頭。“哦——瞭解。那種工作滿辛苦的,禮儀師現在很搶手啊,不像以前是人家看不起的工作。”陳以希認同地說:“嗯,大概受了日本那部電影的影響吧……好像叫『禮儀師的樂章』?”

“是啊,台灣人就是這樣,電影紅了,本來不被重視的馬上變成搶手貨。以前誰想要去做那個啊。像兒科醫生現在反例沒什麼人來考,我看禮儀師還比醫師搶手。”學姐笑兩聲,又問:“你家土公仔人品怎麼樣?職業都是其次啦,人品比較重要。以前有沒有交過女朋友,都怎麼分手的?”

“……這個啊,嗯……”陳以希頓了頓,搖頭。“我不知道。”

“怎麼可以不知道?要去了解一下他以前的感情世界,看他跟以前女友相處的情況啊,比方說會不會爆粗口罵人還是打人什麼的,或者是有沒有劈腿的情況……”學姐嘆口氣。“不是我要嚇你,我以前那個男朋友啊,你也見過的那個阿嘉有沒有?我跟他分手是因為他有一個交往很久的女朋友,都論及婚嫁了,後來是阿嘉的麻吉看不下去才來告訴我這件事,結果我從頭到尾都是小三……唉,所以我要提醒你,要了解一下他過去情史是比較好的。”

他過去的情史嗎?老實說她不知道他有無交過女友,以前住老家時沒見他帶過女人回張家,也沒聽誰說過他有女友,但那並不表示他沒有,也許他只是不說罷了。可不管有沒有交過,她都覺得沒關係,那是他的過去,她不想追問。

“嗯……我知道了。”思慮後,她模糊應了聲。

“好啦,那我送你回去,我有開車,我們車上再聊。”

“不用了。”陳以希客氣地搖頭。“我搭小黃就好。”她指指騎樓前那幾部排班出租車。

“沒關係啦,我送你啦。”學姐講完就拉住她手臂。

“可是學……學姐……”

“陳以希。”微沉的嗓音低低響起。

“咦!”陳以希回首,竟見到那人從騎樓的樑柱後走了出來。“你——”

“我什麼?”張啟瑞穿了圓領、胸前有著3D幾何圖形印花的白色長T,底下一條拉煉口袋設計的窄版單寧牛仔褲,再外罩一件未拉上拉煉的咖啡色束口連帽皮衣外套,腳下是一雙抓皺的咖啡色亮皮中筒靴,很是帥氣。

“你怎麼在這裡?”她訝然膛眸。

“來找我哥,剛好就見到你。”他兩手放在褲袋,眸光沉沉。“下班了?”

“對……啊。”覷見學姐在旁瞄著他們,她臉蛋微微熱了。

“走吧,一起回去。”張啟瑞目光瞟向情人被握住的手。

“啊?喔。”陳以希回身看著學姐。“學姐我跟他一起回去謝謝你。”

“他就是你說的那個當牛郎的話沒人點他台的禮儀師男友?”

“呃……”陳以希側身偷覷男人沒什麼表情的臉龐一眼,低聲道:“嗯。那我先走了,學姐再見。”

她走到男人身側,說:“我們走吧。”

“你同事?”張啟瑞隨口一問。

“我學姐。是兒童醫院急診部的,以前在學校就認識了,但她畢業後就沒了聯絡,我也是今晚才知道她在這裡工作。因為一個孩子不讓我打點滴,是她過來幫我的。”想起了什麼,她側眸看他。“你來找啟惟哥?他到兒童醫院來做什麼?”兒童醫院是獨立大樓,和啟惟哥待的第一醫療大樓間還隔了第二和第三醫療大樓。

“唔……”張啟瑞愣了愣。他是特地來接她的。為了昨夜的事,他今日才得了一天假,平時這時候都還在公司值班呢,哪能想來就來。只是他不想時她承認是專程來接她,才把兄長名號抓出來當藉口,卻沒想到她會想到這部分,他有些懊惱,耳根驀然生熱,那更令他生氣。

他眯起眼眸,道:“你們醫院有規定外科住院醫師不能晃到兒童醫院來?”

“沒有。只是覺得奇怪。”

“有什麼好奇怪,他說他肚子餓,我想我今天難得有空,幫他買了永和豆裝和蛋餅過來,就約在這裡拿給他不可以嗎?”

他突然變得好凶,這讓她愣了兩秒才找回聲音。“……可以啊。”

走到機車旁,張啟瑞打開座墊,拿出安全帽和一條粉色圍巾。他將圍巾繞過她頸部,口吻硬梆梆的:“天氣冷,圍著。”

陳以希有些意外他這舉止,雖然態度有點兇,但仍感覺舌尖不由自主滲出甜味,唾沫咽喉後,滿心滿月復都是暖意,她兩手捧起垂胸的毛料,感覺質感真好,柔軟得像在模棉花一樣,難怪圍著會這麼舒服。

她看著手中那粉女敕的顏色,問:“你哪來這圍巾?”

“我來台北唸書那年我媽織給我的,不過這顏色這麼招搖我哪敢用,出門前正好瞄到它被我丟在衣櫃角落,想到你能用,就帶出來了。”他盯著她面容,眸光燦燦。她膚色白暫,膚質又好,白裡透紅的,搭上這粉色就是好看。

下午送她來醫院後,他在街上閒逛,經過百貨公司時,也不知哪根筋接錯,突然很想進去買個什麼給她。他沒送過女孩子東西,生平第一遭,逛了一個多小時才想到這種天氣給她買個圍巾讓她保暖應該不錯,專櫃小姐說白皮膚適合粉紅色,果然好看!

“張媽媽織的啊……”她眯眸,抓著巾擺在臉頰兩側磨啊磨的,卻突感到有什麼異物刮過臉腮,她蹙起眉心,將圍巾拉到眼前一看,竟是一塊吊牌,上頭還有品牌名稱和標價……

“咦?”她困惑地抬眸看他,卻見他似是意外地突膛雙眸後,別開目光,俊朗的面龐隱生暗紅,片刻,他側首,抿嘴不作聲,只是斂下眼眸,繃著下巴,拿了安全帽幫她戴上。

陳以希看著他低垂的眉眼,他修長的指頭正在她下頷處幫她加上安全帽,雖然面色不善,可動作卻很輕巧且溫柔……

手機突然響了,她拿下安全帽又拿出手機,看了來電顯示,她輕詫地瞄了眼正盯著她瞧的男人後,按下通話鍵。

“啟惟哥。”她發現當她喊了啟惟哥後,那人神色突然一變。

“你今天上什麼班?”

“我這星期小夜啊。”

張啟惟在那端笑了聲。“那正好,我有call,剛睡了一覺醒來,突然覺得餓了,才想到我晚餐還沒吃,我想去時面那家麵攤吃麵。你下班了沒?要是正好下班的話,一起去喝個熱湯好不好?”

“你……餓?”陳以希目光不由自主就去尋那人,誰知他沉低著眉眼,臉色不善地凝著她。

“是啊!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

“可是啟瑞他……”她突然意會過來,說不出話了。她緩緩揚睫,看著那臉龐線條繃緊的男人。

他其實是專程來接她的吧,否則怎麼會帶著他買給她的安全帽出來,又怎麼會帶圍巾給她?這樣的行為不像巧遇,比較像預謀,而現在啟惟哥又說了這樣的話,那不更證明他不是來送宵夜給啟惟哥的……

“啟瑞怎麼了?”

陳以希回神。“沒、沒事不過他……他在我旁邊……”

“是嗎?”張啟惟似乎嗅出了什麼,輕笑了聲後,說:“那叫他一起過來。”

“我問一下。”她目光看向臭臉男人,吶吶開口:“啟惟哥約我去那家麵店吃麵,你要不要一起去?”她指了指不遠處亮著燈的店家。張啟瑞不說話,只是繃著臉拿下頭上的安全帽,再把兩頂帽子一起放進座墊下的置物箱,鎖了龍頭後,徑自越過她,往她方才指的那家小店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陳以希微笑著說:“啟惟哥,我們現在過去那邊等你。”掛了電話,她又凝著那漸遠的背影默思幾秒後,跑了過去。

走在那人身側,見他側顏還是繃繃的,似是惱羞成怒。其實這有什麼好氣的呢,就算讓她知道他專程來接她又有什麼關係?但他似乎就是這種性子,於是她探出軟手,把自己的手送進他垂在身側的大掌裡,然後用力握住。

“今天真的好冷。”她笑說,眉眼彎彎,可愛得很。

張啟瑞在她一動作時,頓了幾秒,低眸看著那自己送進他掌間的軟手幾秒鐘,才慢慢看向她那張圓潤的臉蛋。

陳以希見他目光尋來,甜甜綻笑,抓著胸前的長圍巾,軟聲說:“謝謝你送我這個,好暖和。今天這麼冷用這個最棒了,我好喜歡哦。”

覷見她歡快笑顏,他眸光爍了爍,溫柔流動,可被拆穿了謊仍教他面龐隱隱生熱,他別開眼,輕咳了聲後才偏首看她。“走吧,不是跟我哥約了還度話這麼多。”大掌一施力,將人家小姐肉肉軟軟的手給握牢了。

她偷瞄了瞄男人彆扭到不行的側臉,剋制不住上揚的唇角。

唉,他大概不知道他這樣子好可愛啊……

******

第8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