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1)

踏出兒童醫院大門,陳以希兩手放在口袋裡,低著頭走路。

今年的冬天好冷,已經連續低溫多日了,還不見回暖,而大半夜的氣溫更是往下直落。她扯扯外套拉煉,發現已被她拉到最高了,可還是覺得有冷風鑽進身子裡,她冷得縮起脖子,直髮顫。

倏然想起什麼,她停步,拿下揹包,從裡頭抽出那條粉色的圍巾,將之繞上脖頸處——還好有帶它出門。

她搓搓兩手,又把手心藏入口袋,望向前頭幽暗的機車停車處,內心陡升一股驚怕。深呼息後,她快步走向停車場,可鑰匙都還沒拿出來,就先聽聞一道聲嗓。

“陳小胖。”

“哇!”陳以希被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好大一跳,整個人幾乎要跳起來,片刻,意識到自己認識那聲音時,她轉過身子。“你——”見到是那人時,訝然膛眸。

“走路都沒在看路,低著頭走是有黃金可撿嗎?大半夜的,背後跟了個男人也不曉得。”他從她步出醫院大門便跟隨在她身後,她卻一點都沒察覺,再不喊住她,她機車騎了就跑了。

她抿了下嘴,問:“你怎麼在這裡?”

“我怎麼在這裡?”張啟瑞挑眉。“難不成我大半夜出現在這裡是在夢遊?”

她是有想到他是來等她的。不過她很意外,畢竟兩人上次一吵後,他一連好幾天不見人影,僅只早上在醫院的洗穿化殮室外遇上。因為意外他出現在這,問出來的話便顯得愚蠢。

“我想說……我自己有騎車的……”知道他看在她的面子上,為芝慧做了那麼多後,她心裡對他好歉疚。

“所以你意思是我太雞婆,你一點也不想讓我接你回家?”他雙背抱胸,似笑非笑的。

陳以希愣了半秒,很是心虛。“不是啦。”她瞅著他,問道;“你、你還在跟我生氣嗎?”

他還跟她生氣嗎?其實不氣了。事買上,那當下確實很氣,可事後回想,她也只是想幫她的好友罷了,何況他也知道自己對林芝慧開過的玩笑是過火了點,即便他不認為林母發生意外與他的玩笑話有關,可中國人對這種事的確是敏感,他確實不該開那樣的玩笑,也因此在得知林母生前罹癌、林芝慧揹著極大的經濟壓力時,二話不說便對老闆說他要幫林芝慧付一半費用;可她什麼都不知道就先指責他一頓,他面子上掛不住,又覺得她似乎在意林芝慧比在意他多一點,於是他火了。

張啟瑞眯起深眸,問;“那你覺得我還在生氣嗎?”

“……嗯,你、你這幾天都不見人,早上在醫院幫林媽媽化妝時,跟我說話也是端著一張臉,冷冰冰的,應該還是在生我的氣……”

“這幾天是因為很忙,要過年了,事情會比狡多。”這事很玄,也是他進入這一行才發現的。他發現一到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還有農曆新年前後,公司總會特別忙,而忙的原因自然是因為往生的人特別多,好像都約好要在這四大節日離開似的。像他方才就是在幫一個在醫院往生的老人家做淨身穿衣的工作,才忙列這麼晚。

略頓,又解釋:“至於你說的什麼我端著一張臉,又什麼冷冰冰的……拜託,小姐,你也幫幫忙,難道我在家屬面前要笑咪咪?人家會以為我們這些禮儀師很不專業、很沒禮貌、很不尊重喪家。”

也對。她看他那位女同事從頭到尾也是沒有笑容,還有那個禮儀師助理叫什麼坤的那一個,也是面無表情的,原來那是為了體諒家屬的心情——

“那你是不是氣消了?”頓了幾秒,陳以希突然彎身,做了個鞠躬禮。“對不起,是我沒把事情弄清楚。我以為你不喜歡芝慧,所以不願意幫她,卻沒想到你在更早之前已經先幫她墊了費用了。我、我早上看你幫林媽媽上妝時,好專業又小心,表情也很溫柔,我覺得好感動,更覺得自己那樣誤會你很不對……你、你可以不生氣了嗎?”

他目光沉沉地看著她。“如果我還生氣的話,你會怎麼做?”

“嗯……”她想了想,道:“你希望我怎麼做?”

“給我讀十遍心經!”張啟瑞沒好氣地看了她一眼。

“啊?”他好像很愛心經?

“早上你問我聽見什麼聲音,現在換我問你,那你聽見什麼聲音?”

“我……我、我聽見有人跟我道謝,也跟你道謝,可是、可是……”想起早上那平空出現的聲音,她臉色略轉青白,深呼息後才道;“可是我沒看見有人啊,但我真的有聽到聲音……”

張啟瑞皺起肩。“你只有聽見聲音但沒見到什麼身影?”

“嗯,有聽見聲音,可是沒看到人,所以感覺很毛。”現在想起可能自己遇上靈體,背脊還是一陣涼。

他斂眼默思幾秒,道:“那是林芝慧的媽媽,她應該是在感謝你陪著芝慧。”

“你有看到她是不是?”她睜大烏眸,兩手緊抓他手臂。

“嗯。她看上去過得很不錯。”張啟瑞掃了眼她緊抓自己臂膀的手,淡點下頷,又說:“所以我才說要多讀心經,裡面寫得清清楚楚,往生者若已心無置罣礙,對人世沒有執著,就不會在陽世流連徘徊。那些會在陽世徘徊不去的,都是對這人世還有不甘、不願的。她媽媽一直沒出現,那很好啊,我不懂為什麼你會那麼堅持要我去和她媽媽接觸,她在那邊一定過得好好的,我幹嘛去打擾?她不託夢給她女兒,可能是希望她女兒能放下對她的依戀,好好過自己的生活,陰陽殊途,何必因為自我的留戀而去幹擾對方?還想要觀落陰!”

“我只是覺得芝慧好孤單,她媽媽走了,她就只剩一個人了。她不像我還有爸爸媽媽,還有張媽媽、啟惟哥和你,看她那麼想念她媽媽,我才想要幫她什麼嘛……”

他也不是不能明白她的心情,只是當時很氣惱她對他的誤解。“幫忙也要看自己的能力不是嗎?而且你也沒為我想過,要是她媽媽的靈體不是那麼友善,纏上我怎麼辦?”

“我、我知道了嘛,早上……早上明白那種感受了……”經過早上那個特殊的接觸,雖知道對方是好意,卻也的確令她感到害怕。她總算明白了為何那晚他會說出“還是你以為跟靈體接觸很好玩?或是你覺得我很樂意看見那些你們看不到的?”那樣的話來。

見她眼神有些不安,張啟瑞想起方才喊她時她那嚇了一跳的反應。

“陳以希,你會怕?”

“啊?怕什麼?”

“鬼呀。”

“噓噓噓!你別講啦。”陳以希踮足,搗住他嘴。

他拉下她手心。“為什麼不能講?”

“我聽說半夜講那個字,會把他們引來的……”她小小聲地說。

她果然是怕的。

張啟瑞瞪著她。“你哪聽來的?如果是那樣,那麼一堆人在半夜講鬼故事,不都引來一堆在旁邊?根本沒這種事,別自己嚇自己。真要說,我眼前倒是有一隻膽小表。”話說完,把她的手從她外套口袋裡掏出,握在自己掌間,往另一頭走。“走了,我載你回去。我明天白天有假,再送你過來上班。不過明晚我值班,你得騎車回去。”

本來還帶涼意的手心被他握住,熱度騰昇,陳以希看著包覆自個兒手心的大掌,再覷他眉眼溫柔的側顏,知他氣消了,她情不自禁地靠近他,抽回被他握住的手,改勾住他肘彎,幾乎半邊身子都貼在他身側了。

張啟瑞側畔看她,盯著被她緊抱住的手臂,問:“你幹嘛?發春啊?”

她瞋他一眼。“你才發春!”一拳打在他腰側。

他誇張地唉唷一聲,朗聲大笑。

******

洗過澡,也把衣服洗了晾了後,張啟瑞準備上床就寢時,房門響了兩聲。

“啟瑞,你睡了嗎?”是陳以希的聲音。

他拉開房門,就見她長髮散著,有些凌亂,身上睡衣也略皺,懷裡抱了個枕頭,應當是在床上躺了一會,不知為何又起床吧。

“你還沒睡?”他讓她先洗澡,之後他澡洗了衣服也都洗好晾好,沒道理她還沒睡著。

“嗯——”陳以希看著他,一臉為難。

“幹嘛擺這種臉?”

視線越過他肩頭,看向他身後的床鋪。“我覺得……你的床滿大的。”

抱著枕頭敲他房門,又這種表情……張啟瑞眯了眯眼,問:“你要跟我睡?”

被猜中心思,省去不知奏何開口的麻煩,陳以希心喜,點頭道:“嗯嗯嗯!我想跟你睡,可以嗎?”

“這麼猴急想爬上我的床?”他俯臉,故意把話說得暖昧。

男性熱息襲上她臉容,她意會了他意思,麵皮一陣暖燙,忙搖著頭說:“不是啦!我、我不是想跟你做什麼啦!我是、我是……”

“啊,看來你真的很想跟我做什麼,要不然也不會我沒跟你說我想跟你做什麼,你倒是自己先說你沒想跟我做什麼。”

“啊?”繞口令啊?

她那瞠大烏溜溜眼珠子的模樣實在傻得可愛,張啟瑞禁不住笑了聲,將她拉進房裡,闔上房門。“不敢一個人睡?”

“……嗯。”她有些無辜地瞅著他。

他挑眉。““怕鬼?”

她皺起秀氣的眉心,點頭。“對、對啦。”

“有什麼好怕?你不是要我找人家媽媽託夢給她女兒,結果真的出現了,你卻怕了?”

“真的遇上時,就知道怕了嘛。”

張啟瑞又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睇著她。“跟我睡你比較安心?”

“有人陪我的話,我就敢睡了。剛剛躺在床上,腦海裡都是早上那個聲音,雖然知道芝慧的媽媽沒有惡意,可是還是覺得怕怕的。”

他點點頭,又問:“所以你不怕色鬼?”

“咦?”陳以希傻傻看他,半晌後似是懂他意思了,就見那張白皙的圓臉從頸項一路紅到臉頰。“那、那不一樣啊。”

“哪裡不一樣?”他興味地看著她。

哪裡不一樣啊……“反正……反正就不一樣嘛。”

他模揍鼻樑。“嗯,是不一樣,色鬼可以讓你快樂,一般鬼只會讓你害怕。”

快樂?陳以希意會過來時,圓圓臉蛋早已是紅霞滿布。“什、什麼快樂,我聽不懂啦,我想要睡覺了,你床讓我睡。”推開他擋在她面前的胸膛,越過他。

張啟瑞拉住她手臂,俊臉靠在她耳後,熱息低吐;“這是我房間、我的床,我是不可能睡地板,所以你已經做好準備,確定要跟我睡了嗎?”

決定敲他房門時,根本沒想這麼多,可這刻他話說得這麼暖昧,她心跳不禁快了起來。他、他會對她做什麼嗎?可依兩人現在的關係,就算進展到那一步也很正常,她有什麼好怕的?跟他睡再怎麼樣也好過自己一個人睡,她可不想睡到一半又聽見什麼聲音。

半晌,她轉身面對他,雙腮豔紅如蘋果。“我、我……我準備好了。”

“是哦?”他右手捧心,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接著,他一臉惋惜地說:“不過,我還沒準備好,真抱歉,讓你失望了。”說完,他走向床邊,將被子攤開。

陳以希呆怔在原地,也不知道要氣惱他的玩弄還是要害羞自己的響應,她就這樣抱著枕頭,看著他躺上床。

張啟瑞躺平了身子,伸展手腳後,側過身子,單手撐起一頰,看著她,拍拍他身旁的位置。“不是要跟我睡?”

“可以嗎?”她面露喜色,快步接近他的床鋪,見他沒有反對,她踢了拖鞋,蹭上床,然後將枕頭拍了拍,放在他枕頭旁。

張啟瑞只是看著她的動作,待她要躺下時,才慢慢掀唇:“要跟我睡請記得不能搶我被子,你自己回房去把棉被抱過來,我就準你上我床。”

“……”做什麼不早講呢!知他又在玩她,她軟嘆了聲,認命下床到自己房裡抱棉被。當她再度踏進他房裡時,他已拉上被子,背過身了。陳以希將燈切換成夜燈模式,然後躺上床,她儘量放輕動作地拉上被子。明明害怕所以睡不著,才跑來跟他擠一間的,可真躺在他身側了,她卻仍是毫無睏意……不知道他睡了沒?

她翻個身,看著他的後腦。雖然看起來好像都是他在欺負她,事實上他對她很好;從窗簾那件事開始,還有他買了她的安全帽,一直到他因為她和芝慧的關係而對芝慧做的那些,其買都是有跡可循的,她也慢慢在習慣他那種彆扭的關心。

“啟瑞。”陳以希看著他的背影輕喚。

“嗯。”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之後,我想要你幫我化妝和換衣服。你要幫我化美一點,可是我不要濃妝,淡淡的就好,就是讓我氣色看起來很好就可以了,然後給我圍上你送我的圍巾,那樣我就滿足了。”

張啟瑞頓了下,翻過身來。“你就滿足了?”他哼了聲,又說:“我幹嘛要滿足你?我絕對會把你畫成如花,粗粗的眉毛,黑黑的鼻影,還有又大又紅的嘴唇,再幫你吹高角度劉海的髮型,另外還要在你頭上套絲襪。”

“怎麼這樣啊……”她記得那個女藝人和那個節目,當年每次看每次都笑到捧月復。

“那你幹嘛要比我早走?是不會等我死了再走?你都無憂無煩惱地死了,我卻還要幫你化妝,為什麼我要這麼累?”

陳以希愣了幾秒,突然甜甜笑開,輕問:“你捨不得我比你早走?”

張啟瑞一愣,臉皮發熱,他瞪大眼,道:“誰、誰捨不得啊。”

“你自己做這行業的,應該比我更懂人生無常的道理啊,也應該比我更看得開生死。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的,誰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

“誰告訴你禮儀師對生死一事就一定很看得開?看別人死和看自己身邊的人死,那感覺怎玉可能會一樣?就算是做了這麼多年了,有時看到哭得很傷心的家屬,也是會覺得心酸,你以為我鐵石心腸啊。”他當然明白人生無常,哪時會發生什麼事誰都預料不到,正因為明白,才棄醫轉殯葬,可也不代表他明白這道理,對於自己身邊人的生死他就能淡然以對。

說白一點,他從事這行業,只是比較知道怎麼讓逝者走得安心、走得無牽掛而已,不代表他不會傷心難過。

“你才不是鐵石心腸,你是雞腸鳥肚……”

“我雞——”張啟瑞只覺莫名其妙,揚聲問:“雞腸鳥肚?”

她抿了抿嘴,提醒他:“關於上次跟你鬧意見的事,我很認真很有誠意跟你道過歉了,但你還沒說你原諒我了。”

“喔,原來是那件事……”想了想,他才說:“既然你都說我雞腸鳥肚了,我怎麼能辜負你?所以這樣吧,等你活到七十歲,我再原諒你,反正我就是要讓你一五直對我歉疚到你七十歲。”他說完翻過身,語聲模糊又道;“別研究腸子了,因為這幾天很忙,我好幾天沒好好睡覺了,先讓我補眠。”

等她活到七十歲……“你這是、這是在承諾嗎?”

張啟瑞只是將被子拉了拉,不作聲。

第10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