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媽媽的陰謀

“我說阿娟,你們家以希跟我們家啟瑞到底是怎麼搞的,兩個人好像很久都不講話了耶。”張母長袖長褲,戴著防曬面罩帽,只露出兩顆眼睛。

“我也有發現他們不講話,可是我問我們以希,她就說沒有。明明就不講話呀,但她不說我也沒辦法。”陳母同樣的打扮,她仰著臉,一手小心翼翼地用紙袋託著色澤黑亮、果實飽滿的葡萄串,一手拿著剪刀沿葡萄串的上端與枝椏交接處下手,然後將剪下的葡萄串放入籃中。

“我問我們啟瑞,他就瞪我。我每次問他,他每次都瞪我,還說我無聊。哼哼,現在連你也說他們兩個沒講話了,一定有什麼問題。”

“我想可能是吵架,然後冷戰。”陳母推測。

“那也冷戰太久了。我記得好像是那年辦完啟瑞他爸爸的後事後,就沒見他們講話了。再讓他們冷下去,我們這親家還結不結啊。”張母眯眼盤算著什麼。

“說的也是。還不是看他們兩個從小就黏在一塊,才想說乾脆結親家,哪知現在兩個人見面,一句話也不吭的。”

“這樣下去不行啦,你們以希那麼貼心可愛,不把她娶來我們家那怎麼行。她跟我們啟惟就不來電,不然就把她跟啟惟湊一起也好。”

“就是啊,我也就以希一個女兒,她也算是你看大的,所以她嫁到你們家,我和她爸也比較放心,而且走幾步路她就能回孃家來看看我們,我當然很想把她嫁過去。”陳媽媽嘆了口氣。“唉,都二十七歲了,我也想趕快看她結婚生子。”

“我問過我們啟惟,他也不知道那兩隻小的是怎麼樣了……乾脆這樣啦,叫你們以希去考啟惟現在待的那家醫院,讓以希住到台北去怎麼樣?”

“住到台北去?”陳媽媽停下手中的工作。

“嘿啊,我記得他們兄弟租的公寓還有一間空房,本來他們是想說我如果有上去台北找他們,就可以睡在那間,不過我實在不喜歡台北,只去過一次他們現在住的地方後就沒再去過,現在正好讓以希住進去,這樣應該可以讓他們恢復以前的感情。”張媽媽解下帽子,拿了毛巾擦著汗溼的臉頰和脖頸。

“可是以希在村裡那家小兒科做得好好的,再說她也沒離開過我們,突然要她一個人跑去台北,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習慣……”陳媽媽有些猶豫。

“孩子長大了就是要放手啦,你能顧她顧多久?就當作讓她出去見見世面也好。我家啟惟和啟瑞也是讀大學時才離家,一開始我和他們爸爸也不放心,不過他們可是比我想象中還要能適應獨立的生活咧,小孩子要讓她獨立啦,總有一天我們兩眼一閉都是要離開孩子的,再說又不是讓她一個人住,你不用擔心啦。”張媽媽擦乾汗水,將帽子重新戴上。

“阿娟,年輕人就是要讓他們出去闖一闖,多一點生活經驗,最主要是為了他們年輕人的感情著想呀,要是能讓他們恢復以前的感情,我們兩個也可以早點抱孫,呵呵呵。”

陳媽媽想了想。“我先跟以希她爸商量,他要是肯,我再跟以希提這件事好了。”

“對啦,你先跟你老公講一下,再跟以希說看看。不過不要提我們的目的,就說……啊,就說大醫院福利制度好,讓她去學一點不一樣的工作經驗,你就用鼓勵的方式跟她講看看,如果她願意那最好,如果不願意我們乾脆就用……”

烈日當空,葡萄藤架下,兩位媽媽不畏日曬高溫,繼續嘰嘰咕咕地商討著兒女們的終身大事。

******

陳以希果然沒有意願。雖說醫學中心薪水較高,包大夜月薪也有五、六萬,但相對的工作繁重,壓力也大,她甘願在小診所工作,領月薪兩萬多也很好生活。

當陳媽媽將女兒的想法轉達給張媽媽後,某天張媽媽趁陳以希休假時到陳家串門子。“阿娟,我真羨慕你,生個以希這麼乖的女兒,唉,還是女兒貼心,哪像我家那兩個,也不知道在忙什麼,都兩個星期沒回來了。”張媽媽接過陳以希端來的茶水後,欣羨地看著對面的陳媽媽,眼珠子轉啊轉的。

“生兒子也很好,你看你家啟惟和啟瑞都那麼優秀。”陳媽媽笑呵呵。

“優秀?哪裡優秀了?兩個都三十二了,到現在沒一個給我娶妻生子的。本來想說讓你們以希嫁過來的,但我看他們三個好像也沒什麼意願……”張媽媽覷了眼那坐在一旁看報、默不作聲的陳以希,對陳媽媽眨眼後,突然問道:“以希,張媽媽問你,你喜歡我們家哪一個?”

“啊?”陳以希一直都在留心她們的對話,也只有在這種時候可以從張媽媽那裡聽到一點那人的消息,她抬臉,雙頰微紅。“都、都喜歡啊,兩個都很好。”

“以希,張媽媽要問的不是你們玩在一塊那種喜歡,是如果給你當老公,你想要哪一個?啟瑞好不好?我看你們——”

“張媽媽,我沒有要結婚!”她多想說好,可與那人已經很久沒有好好說上一句話了,如何進展到那一步?她也怕媽和張媽媽知道她心思,那多不好意思。

“不結婚?”張媽媽大聲嚷。

“嗯,如果我結婚了,家裡就只剩爸媽,所以我不要嫁。”陳以希說得篤定。

張媽媽呵呵笑。“阿娟,你看你們以希多孝順。”隨即又嘆了聲。“既然以希對我家那兩隻沒興趣,我也不能勉強。本來想說讓他們自己找對象,結果大的和之前那個分手後就一直忙著工作,也沒時間交;小的那隻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沒看他帶女生回來過,以希又不想嫁他們,所以我想……來幫他們相親好了。”

聞言,陳媽媽很淡定,倒是陳以希很意外,她睜大圓目,問道:“張媽媽要幫啟……幫他們相親?”

“嘿啊!張媽媽我從以前就希望你嫁過來啦,結果你說你不要結婚,我家那兩隻也沒聽說交什麼女朋友,所以我決定幫他們相親。呵呵呵!”

“這樣也好啦,你們啟惟和啟瑞早該結了。”

“我也是這樣想啊,如果能同一天結婚,那多好,是不是?”

“最好再來個同一天生小孩。”

“嘿啊,阿娟你實在是很瞭解我,如果……”兩人一搭一唱,默契十足。

陳以希愣在沙發上。雖然現在和那人的交集甚少,但至少他還是單身,她還能保有偷偷戀慕的心思,萬一他真相親結婚了……他結婚?!

不,她一點都不希望他哪日成了別人的老公,她是那麼的喜歡他呀!她應該我機會跟他把當年的事說開,也應該告白,不能什麼事都不做。對!版白!

於是,當晚,她告知雙親她決定去參加醫學中心的護理師招考。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