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小廖,不是跟你說了六點嗎?怎麼這麼慢才到,都快七點了,你讓我們梁總等太久,應該自請處分。”坐在主位上的男人身材高壯,聲音渾厚,年紀約莫四十五上下。他笑得眼眯眯,瞧不出是真譴責還是玩笑話。

“嘿,莊董說得對,我們遲到應該自請處分,我等等自罰三杯,先讓我們小姐坐下來再說,總不好讓梁總繼續孤家寡人一個嘛。”廖俊林眼見位上的大企業家們身邊哪個不是美女相伴,僅有梁秀辰左側椅子空著。

“對!這話這樣說就對了,趕快讓小姐好好伺候一下樑總,梁總高興了,這約才簽得成嘛。”在中部擁有一座大型知名遊樂園,東部有一家SPA休閒會館的莊董事長對廖俊林使了個眼色。

八八風災後,他的遊樂園生意大受影響,遊客明顯銳減,即便今年截至目前為止的業績,已較去年風災剛過後成長了,但一旦發佈颱風警報或是豪雨特報,遊樂園前後兩星期又會陷入沒什麼遊客的困境;雪上加霜的是,上個月的梅姬颱風帶來的豪雨又造成蘇花公路坍方,他東部的休閒會館生意陷入低迷。

為了挽回顧客信心,他找了中部五星級飯店業者及知名婚紗業者商討合作的可能性。他打算請婚紗業者推出拍婚紗送內含五星級飯店五折住宿的遊樂園門票,及SPA休閒會館新人入住三折的優惠券。

“是是,今天就是要讓各位老闆開心的。”接收了主人翁的暗示,廖俊林立即拉著鍾曼情走到梁秀辰身側。

“梁總,真是不好意思,這位就是Melody。我們家Melody今天可是第一次,很多地方還不怎麼懂,要是不小心得罪您了,要請您多見諒。本來可以準時的,不過Melody嫌髮型不好看,所以臨時又去把頭髮重做了造型,才拖了點時間,希望您別在意,她也是希望給您最好的服務,讓您見到她最完美的一面嘛。”

這是他第三次見到梁亞大飯店的年輕總裁。第一次一樣是在這個招待所,他帶了另一個女模過來,一樣是陪在梁總裁身側,不過不知道他是不近還是不合意,從頭至尾都不見他和那名女模有任何交流。當然那次的合約商談據說是談不攏,所以莊董事長才又安排今日的飯局。

前兩日,莊董事長打了電話給他,說是要他想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幾個更有魅力的女模,試圖用美人計攻陷梁總裁的心,好讓他簽下合約。他想了想,乾脆帶了幾張照片,殺到梁亞飯店找到梁總裁,直接問他想要哪個作陪,哪知梁總裁不客氣地一口回絕,還要他馬上離開。

事情怪就怪在這裡,當他轉身要走時,不小心掉了裝著照片的紙袋,裡頭照片散了出來,梁總不知是哪根筋錯亂,拿走地面上Melody的照片,還要他今日將她帶過來,所以他才會好說歹說、想盡辦法把Melody帶來這裡。

他想,自己要是能促成梁總和莊董的合作,必能從莊董口袋揩不少油哩。

“第一次?”不知是哪位人士曖昧地笑出聲。“梁總真有福氣。”

“噯,真的是第一次,很珍貴哩。”廖俊林陪笑說著,然後拉拉始終低著眼眸的鐘曼情,道:“Melody,這是梁總裁,你晚到了,應該自罰三杯酒;不過樑總裁看來也是惜玉人,你開口撒撒嬌,梁總裁大人大量,不會跟你計較的。”

鍾曼情兩手垂在身側,纖長十指收束成拳,她深深呼息,才緩緩鬆開十指,抬起眼簾,看向那男人。“梁總您好,我——”

當她鼓足勇氣,終於將視線遊移到她想像中應當是頭禿肚肥的男人臉上時,看見的卻是那張俊美如斯的側顏,她倏然止聲,未竟的話就卡在喉嚨裡。

梁總……她怎麼就沒想到原來是他!

那清俊如玉的側顏淡淡,五官線條極為精緻陰柔,刀鑿般的鼻樑因著餐桌上方那盞華麗吊燈的燈光浮動而略有暗影錯落,薄薄的唇抿著一道極俊的弧度,低垂的內雙眼眸上,有纖長眼睫如扇般靜息,他沒什麼情緒的表情,一貫冷漠。

頭上那墨黑帶白、猛然一看幾乎是銀白一片的髮絲,更添他幾分清冷氣質;這樣的面孔、這樣的髮色、這樣的氣質,還能有誰?

她怔怔然,無法開口,不知道要怎麼面對。是要裝作若無其事,還是攀舊情讓他保她在這場飯局上能全身而退?

對此畫面同樣感到驚愕的還有坐在梁秀辰右側的楊特助。

稍早前在街邊見到的女子不就是眼前這位?只是髮絲挽了起來,更添性感成熟風情;而再細看那面容,如畫的眉目,清雅的五官,真的就是曼曼同學啊。

曼曼同學跑來做這種工作?被生活逼到這種地步了嗎?看自家老闆的表情似乎早知道她會出現在這飯局上,所以在街邊看見時,才那麼冷靜?

梁秀辰眉眼未抬,只是慢慢地咀嚼著口裡尚未嚥下的食物,冷淡的姿態倒教廖俊林急了起來。

“快跟梁總賠罪呀,傻在這幹什麼?”他輕推了下鍾曼情。

回過神,鍾曼情看著男人的俊美側顏,才想開口,已先聽聞男人淡漠的嗓音低低響起:“這位小姐請坐。”

梁秀辰目光未移,只是拍拍左側座椅,示意她坐,然後拿起餐巾紙,優雅地擦拭嘴唇。“女孩子還是別喝酒,果汁怎麼樣?”

放下餐巾紙的同時,一手就握住桌面上那裝著現榨果汁的冷水壺手把,左手取來她面前的空杯,意欲為她倒入果汁時,一旁的廖俊林倒抽口氣,急急道:“梁總!哪有您幫小姐服務的道理,我——”

“小廖,梁總做事還要你指正嗎?也不看看自己身分。”莊董出聲低斥。

“呃……是、是!我多嘴了。”廖俊林彎身賠不是。

“隔壁廚子有備簡單的餐點,這裡有需要你時自會通知你。”莊董下巴一努,示意他到隔壁專為各老闆隨行人員或司機備餐的空間用餐。

“謝謝莊董。”廖俊林又一個彎身,看著梁秀辰。“梁總,那我到隔壁去了,希望Melody能讓您開心,祝您玩得愉快。”他像推銷者,將商品完美推銷出去後,轉身走進隔壁的用餐空間。

梁秀辰將注了八分滿果汁的杯子移到方落坐的鐘曼情面前,沒什麼情緒地說:“這位小姐,請用果汁。”側眸見她坐得直挺挺,眼眸低垂著不知在想什麼,他又道:“放輕鬆,不必緊張。”

“就是啊,Melody是吧?梁總對女人很客氣,你盡避放輕鬆,不就是吃頓飯嘛,你要是搞得自己很緊張,大家看了也會跟著你緊張啊。”主人翁笑了笑。

方才聽聞廖大哥稱說話的那人為莊董,那麼她只需跟著那樣稱呼對方應該沒錯吧?鍾曼情抬起臉蛋,捧起果汁杯,對莊董微笑。“莊董說得是,Melody晚到,掃了大家的興,我以果汁——”

“莊董,還是先用餐吧。飯吃飽了,也才有力氣談談合作案。”梁秀辰出聲打斷鍾曼情的舉動。

“呃……對對!梁總說的是,還是先用餐。來來,大家不要客氣。”莊董招呼著大家繼續方才中斷的飯局。

頂級的餐具,可口的佳餚,一旁還有美女溫柔相陪,軟語呢喃,有什麼比這一刻的時光更讓這些大企業家覺得輕鬆自在?可鍾曼情吃得不甚開懷。除了這場合本就不該有她置身其中,更因為身側男人給予的無形壓力。

他依舊寡言,與她沒有交談。他本就是情緒深埋的人,這樣不說話不看她,她完全猜不到他在想什麼。他沒理由記得自己,可難道他對於自己曾經表示過情愫的對象,也不留一點記憶嗎?

她看了看對座的美豔女子正揚著醉人的笑,為身側男人剝著荷葉沙蝦,那撒嬌討好的動作是如此熟練,那笑容是如此專業不扭捏,更顯得她的格格不入。

她側目瞄了眼男人乾淨的瓷盤,忖度著自己是否也該為他這樣服務。片刻,她舉筷夾來兩尾肥美蝦子,放在瓷盤裡,打算剝開蝦殼。

“這位小姐喜歡吃蝦?”梁秀辰餘光映入她夾蝦的動作時,稍側過俊美的面龐,低聲輕問。

男人低沉如醇酒般迷人的嗓音滑過耳膜,灼熱的氣息拂過她頸項,鍾曼情耳根一熱,頓了幾秒才轉過面容,當目光迎上他墨深長眸時,她僵滯了好幾秒。

他的發較當年短了些,而那精短的劉海下,有他清俊的眉眼;頭上那一片墨黑中竄出的銀白髮絲似是多了些,但未顯老態,反倒添了幾分成熟魅力;仍舊清俊的五官、依然清瘦的身材……這人真是天之驕子,連歲月都不忍在他面龐上、在他身形上刻上痕跡。

他是不記得她了還是不想認她?不記得也好,在這種情況下重逢,她寧可他是忘了她,反正今晚飯局過後,就不會再有交集,又何必執著這無意義的事情上?

她驀地揚笑,眼眸燦燦。“我不大挑食,只是看梁總都沒動這道菜,也許是嫌剝殼麻煩,所以我想剝幾隻給您嚐嚐。”他要這樣像對待初識的人般對待她,她也不是不可以。

梁秀辰沒說話,只是夾過她盤裡的蝦剝了起來。她有些意外地看著他,他眼眸卻只凝注著蝦子,沒看她,倒是那張唇色好看的薄唇緩緩掀動。“這位小姐看上去很年輕,還在唸書?”

這位小姐?她想了幾秒,道:“梁總叫我Melody就可以了。”

梁秀辰像是充耳不問,再問一次:“這位小姐還在唸書?”

這人是沒聽懂她的話還是怎麼著?納悶了幾秒,她應聲:“嗯,還在唸書。”

“幾年級了?”把一隻剝了殼的蝦放進她的碗裡。

“大四。”鍾曼情看著那隻肥美的蝦子,略感意外,抬眸又見到同桌用餐的幾位大人物與小姐,目光皆在她與他身上探繞,她又感到幾分尷尬。這蝦子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身側這男人究竟在想些什麼?

“小姐念什麼科系?”他無視那些帶了點八卦意味的探究目光,慢條斯理地繼續月兌第二隻蝦衣。

“休閒事業經營。”

“休閒事業?”莊董訝然出聲,隨即笑道:“Melody跟梁總可真有緣,咱們梁總可是飯店總裁,兩人不怕沒話題聊,呵呵。”

鍾曼情微微一愣,至此才後覺地發現原來命運竟是這樣安排,連她當時不得已選擇的學校和科系竟是與他的行業相關。

“小姐念這科系,未來想考導遊嗎?那很好。”把第二隻剝得光溜溜的蝦子放進她碗裡,他拿來餐巾,仔細地擦拭手中的油膩,不緊不慢地說:“多吃點海產也很好。”

他又是把蝦子放到她碗裡,又說這樣的話,他這是要她吃他剝的蝦?這種場合怎麼樣也不可能是大老闆剝蝦給飯局小姐吃呀。“梁總,這蝦子……”

“我說Melody呀,出來做這行呢,反應就要快一點,梁總都親自剝蝦子給你吃了,你還不做點表示?”莊董暗示她該有些肢體上的表現。

雖然他和其他賓客歡暢地吃喝,但他一直留意著梁秀辰的神色;若能和梁亞那樣的大飯店合作,勢必能為他的遊樂園帶來新氣象。Melody這女孩可是梁秀辰自己看中的,相信他對她應有極高的興趣,現在又見他剝蝦給她吃,這更證明他對這個女孩有那麼點意思,所以他得趁這機會好好利用Melody的美色。

表示?鍾曼情納悶地看向莊董,在視線觸及他身側的女子半靠在他懷間、他一隻大掌摟在女子肩頭並來回撫模時,她倏然明白了所謂的表示是指什麼。

她臉腮發燙,沒想過有天自己必須對身側男人做這樣的事,她垂著眼簾默思著,不敢看向身側的男人,遲疑之間,身側男人卻在這刻站起身。

“莊董,我去一下洗手間,回來時,我們來談談合作的事吧。”梁秀辰不輕不重地說了幾句,隨即退開椅子,並暗示楊特助跟上後,轉身離去。

“喔,好好好!也該談談正事了。呵呵。”莊董眉開眼笑地看著梁秀辰的背影,有幾分得意。

上次讓小廖找的那個女模肯定是不對梁秀辰胃口,才會一眼也不肯施捨給那小模。本還以為梁秀辰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癖好,但今晚一個Melody就讓他願意主動提合作,這再次證明天底下的男人想要談成合約,還是得在溫柔鄉里。

回頭該給小廖一筆賞金。

而離開餐桌的梁秀辰並沒有踏進洗手間,只是和楊特助走到無人的角落交談。

“你等等去找那個廖俊林,想辦法從他嘴裡套出曼曼的事,灌醉他也行。曼曼為什麼會認識那種人,為什麼會從事飯局小姐這種工作……這些都去問清楚,事情辦妥後你可以先走。”梁秀辰匆匆交代後,便轉身離開。

編……灌醉?!那豈不表示他自己也得喝?這樣他是要怎麼開車回家?楊特助看著老闆的背影,卻突生歉疚……這樣也好,就算是讓他彌補老闆和曼曼同學吧。

第2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