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在街口下車,付了車錢,鍾曼情勾著婦人的手,慢慢地往家裡的方向走。

熬人東張西望,指著貼在電線杆上的紅紙黑字租屋廣告。“你看,春聯。”

“那是廣告。春聯貼在家裡門口,等等就會看到哦。”鍾曼情語聲輕軟,像怕嚇到婦人。“媽媽記得春聯了,那記不記得我們住哪裡?”

“住哪裡?”婦人停步,想了想,指著來時路。“住醫院。要坐車回去。”

“不是醫院,是我們的家,有阿公阿嬤,有曼曼的那個家,那個家在前面,我們回去看一看,吃好吃的豆花還有碗稞,然後晚一點再回去醫院。”她半哄著智力退化後變得嗜甜食的婦人,再度轉身朝著家的方向走。

熬人是她的母親,吸毒過量,智力只午剩五、六歲程度,連自己的女兒都認不得。母親住療養院,偶爾像今日這樣學校放假、她又能排到休假時,她會坐出租車去療養院探視,然後向院方請假幾個小時,帶母親回家一趟。

“有慢慢……”鍾母突然靠向右側。“走在路上要慢慢走,小心車子。”

她怔然片刻,只是勾著軟唇微笑,心口微微地酸。“媽媽最近好不好?曼曼最近很好哦,認識了一個男生,是以後會在學校教課的老師。他長得帥帥的、很斯文,有一頭半白的頭髮,他看上去有一點不好親近,可是人其實很好。”像個小女孩傾訴心事般,鍾曼情緩緩地說著。

“老師對我很好,請我吃糖果。”鍾母說。

母親住的療養院有專業治療師為母親做復健,關於語言上的或是情緒管理上的,都有治療師協助,就像在教小孩說話認字一樣,她與母親之間習慣用老師稱呼那些復健治療師。

“媽媽好棒,平時上課一定很認真。”對談似乎牛頭不對馬嘴,但她不介意。

“我很棒!”鍾母笑嘻嘻。

鍾曼情微微一笑,牽著鍾母散步般地走著。“媽,像我們這樣子的家庭,真的有男生不介意嗎?我要不要答應跟老師在一起?他好像是真的喜歡我,因為他知道我們家的情況,一點也沒有嫌棄的樣子。昨晚他打電話給我,知道我要帶你回家,還說要開車接我們呢,只是我不好意思麻煩他,所以拒絕了他——我其實也滿喜歡老師,可是他條件那麼好,我總覺得他是另一個世界的……”

“我要吃豆花。”說那麼一大串話,聽不懂,鍾母打斷女兒的話。

“好,吃豆花。我有跟阿公說今天要帶你回家,要阿公留碗稞和豆花給你,我們趕快回家吃。”方轉首,鍾曼情就見不遠處家門前的屋簷下,有一陌生女人徘徊,瞧那身打扮和氣質——找錯戶了吧?

她不以為忤地牽著母親走了過去,雙方倒是先開口:“你是鍾曼情?”

愣了兩秒,她應道:“對,請問你是……”

“我是梁秀辰的媽媽。”張美華淡淡點頭。她妝容精緻,短版西裝外套搭上過膝窄裙的湖水綠色套裝,彰顯著利落精幹;她手裡提著淺駝色黛妃包,頂級鱷魚皮的材質,展現出最極致尊貴高雅。

面容雖有笑色,挑高的柳眉與半彎的眼眸卻也深斂複雜心思,只是還處於意外情緒、涉世又未深的鐘曼情根本瞧不出那笑容下的洶湧暗潮。

“梁……老師的媽媽?”她訝然,見對方點頭,她匆匆開口:“伯母好。”也不知怎麼著,知道是他的媽媽,她臉腮突然就熱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

“這樣突然就來拜訪,不會打擾吧?我剛剛按了門鈴,好像都沒有人在。”

“不會。讓伯母在門口等,是我比較不好意思。我阿公去做生意,阿嬤大概去市場。”鍾曼情在揹包裡找著鑰匙。“伯母請進來坐,我先找一下鑰匙。”

“不用了。我看現在也差不多要吃中飯了,你方不方便和我吃頓飯?”

“吃飯?”找鑰匙的手一頓,她抬起臉容,有些困惑。為什麼要找她吃飯?

看出她的疑問,張美華微笑著說:“因為前兩天秀辰突然告訴我,說他有喜歡的女孩子了,我很好奇,又問了他,才知道他喜歡你。秀辰也到適婚年紀了,既然他有喜歡的對象,我這個為人母的也很為他高興,我想既然他喜歡,那表示我們有機會成為一家人,所以我想先跟你吃頓飯,瞭解一下你這個人。”

原來是這樣……她斟酌片刻,道:“可是伯母,我要照顧我媽媽。”

“媽媽也要吃飯吧?一起去啊。”張美華邀請著。“就去我們飯店好嗎?”

不管怎麼說,對方是長輩,還親自來邀請了,她怎好意思拒絕?

“好,伯母決定就好。”思忖幾秒,她點頭道。

張美華站在梁亞飯店一樓的亞園一角,她身邊站了個年輕男人,兩人一同看著那正在幫婦人切牛排的女孩。“小楊,是這個女孩沒錯吧?”

“是,夫人,是這個女孩。”年輕男人是楊特助。

“老實說,我怎麼看都看不出那女孩有什麼特別,秀辰的眼光有這麼差?”

楊特助乾笑幾聲。“大概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其實他一開始也覺得女孩不特別,就是清秀而已,可慢慢才發現,女孩有她可愛的地方,她純真得不算計,也不迂迴,無論對象是誰。然而,那樣的純真還能在她身上停留多久?也許再不久,她就會知道這個世界不是保有純真就可以。

張美華哼了聲。“西施?她也配!不論外型還是學歷家世,開陽建設的千金都好上她幾百倍,我真搞不懂秀辰怎麼會喜歡上那種毒蟲家庭出身的小丫頭。”

前兩天,她特地到秀辰的辦公室與他談和開陽千金見面吃飯一事,他卻突然開口說他已有了喜歡的對象,她本以為是哪家的千金,一問才知道是個連高中都還沒念完的小女生。找來小楊再一問,然後派人去調查,結果更讓她錯愕。

開什麼玩笑!秀辰堂堂一個五星級飯店的主事者,她怎能容忍自己從小就保護得好好的、什麼都給他最好的、唯一的寶貝兒子,去和一個雙親都有毒癮、一個入監一個入精神療養院的小女生在一起?那豈不是等著被眾人看笑話?

楊特助又幹笑幾聲。“所以才叫情人眼裡出西施嘛,呵,呵呵!”

“秀辰還在開會?”張美華問。

“是,明年四月的台中旅展,梁總要辦現場試吃。飯店的住宿與服務質量一直都是我們引以為傲的,不過在餐飲這部分的確是比其實業者弱了點,今天會議是在討論活動進行方式和表決試吃的餐點。”最近忙著農曆新年的慶祝活動,還有緊接而來的旅展,才會忙到連今天這個休假日還來上班。

張美華應了聲,說:“既然確定了是這個女孩,剩下的我自己會處理,你快回去吧,免得出來太久被他懷疑什麼。”

方才假借上樓找秀辰下來吃飯的理由,暫時離開那對母女,她傳了簡訊要小楊到一樓亞園門口一趟,為的是要他跟她確定她有沒有找錯對象,如今既已確定,他也就可以離開了。

“那我先上去了。”接到簡訊時,他正坐在老闆身側。慶幸是震動,並未驚動到老闆;他找了上洗手間的藉口離開會議廳。既然是上廁所,也不好太晚回去。可才轉身打算離開,見一名客人從甜品區端了盒豆花,他忽覺不妥,停了步。

最近老闆要他以陳先生的名義跟一個老爺爺訂碗稞和豆花,當作開會時的點心。他後來好奇問了老闆,才知道那是曼曼同學的阿公,他每次去拿碗稞和豆花時,總會看到老爺爺那雙斑駁著歲月痕跡的手,很忙碌地盛著豆花……

說起來,曼曼同學的家庭也是挺讓人同情的。夫人到底想對這樣的女孩做什麼?略有遲疑後,他謹慎開口:“夫人,我能不能請問您把曼曼同學帶來這裡用餐的目的是什麼?”

“這你不必知道。秀辰喜歡那個女孩的事,你並沒有跟我報告,我還沒跟你計較這個疏忽。你要知道,他是我唯一的兒子,除了事業我得幫他鞏固好,婚姻方面當然也要幫他找個門當戶對的對象,怎麼能隨隨便便讓他自己挑?反正你只要記得,別讓秀辰接觸激烈運動,還有多幫我留意他交友的情況,有什麼變化一定要馬上跟我聯絡。”張美華離開前又吩咐了句:“別讓秀辰知道我見過那個女孩。”

“是,夫人。”他對著已轉身離開的夫人背影恭敬應聲。

在老闆接手前,老總裁是將梁亞飯店交給長媳管理,也就是張美華;老闆回國接管後,他表面上領的是老闆的薪水,實際上私下還受僱於張美華。

從老闆一進入飯店工作開始,她安排他跟在老闆身邊當特助,一旦老闆有什麼事,無論公私都要他回報給她,美其名是關心兒子,可在他看來,那是掌控欲強。

現在細細一想,有這樣的母親,連兒子都已接手飯店了,還要時常遠從嘉義來台中巡視,似乎無法信任自己兒子管理飯店的能力,莫怪老闆總像個冷冰冰的機器人,因為沒有自我啊,又怎能有什麼情緒?

看著那朝女孩走去的背影,猜不到夫人到底要對曼曼同學做什麼事,他是不是該留下來?還是跟老闆報告這件事?他陷入了兩難。

而那一頭,張美華已走回位子落坐,微笑地看著女孩。“菜色還合胃口嗎?”

伴下刀叉,鍾曼情客氣回應:“很好吃。我媽很喜歡,謝謝伯母。”

“不用客氣。我也是想你們母女一定沒進過我們這種大飯店,更別說吃這種高級Buffet了,所以讓你們有機會見識一下什麼是上流社會。”

這話讓鍾曼情略感古怪,可下一秒又勸慰自己別想太多。驀地,身旁的母親不小心把盤裡的牛肉掉到餐盤外,隨即用手抓起送進嘴裡,她來不及阻擋,只能拿出面紙幫母親擦拭沾上牛排醬的手。

張美華嫌惡地看了一眼,問:“鍾同學知道開陽建設嗎?”

“我不知道。”她搖頭微笑,還在擦著母親的手,可美食當前,智商退化的鐘母哪管得了其它,她揮開女兒的手,抓了鮭魚卵手卷就吃起來。

“難怪你不知道。依我瞭解,你的家庭環境應該也不會認識什麼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開陽建設的千金今年剛從奧地利的音樂學院畢業,拿碩士文憑的呢,人美又乖巧,一直是我心裡最完美的媳婦人選。”張美華眉開眼笑的。

微地一怔,笑容凝在唇畔,鍾曼情再怎麼單純,這刻也隱約明白了對方的意思。“伯母今天找我的用意是?”

“前兩天我找秀辰,想安排他和開陽的千金見個面,他不願意,我一問才知道原因在於你。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怎麼會看上你。”見女孩臉色微變,張美華又露出親切的笑。“我沒什麼意思,你千萬不要誤會。我是想,你也才高三而已,未來的路還很長,將來要考大學、要工作,你一定會遇到其他跟你更匹配的男生,不一定要我們家秀辰。秀辰好不容易才坐上樑亞飯店總裁這個位置,但飯店還不一定是秀辰的,我這個當媽的當然希望找個能在事業上幫助他的……”

“我要吃布丁!”鍾母突兀地喊了聲。

鍾曼情微微一愣,側眸溫聲安撫著:“媽,等一下好不好?我跟伯母說話,等一下再幫你拿布……”

“布丁布丁!我要去拿布丁啦!還有蛋糕,我剛剛有看到好多蛋糕!”鍾母孩子氣地扔下吃了一半的手卷,一邊嚷嚷著,鮭魚卵在桌面上散了開。

“她,吃布丁。但是媽媽不能把手卷丟掉呀,這樣好浪費的,阿嬤說會被雷公公打哦。”鍾曼情哄孩子似地拿起那被丟在桌面上的手卷,交給母親後,將散在桌面的鮭魚卵拾放回餐盤裡。“我們應該要先把手中的東西吃完,再……”

“不要撿了,你要是想吃,我等等叫廚房包一些給你拿回去,你就先讓她去拿她要吃的東西,她這樣喊,等等其他客人會被嚇跑!”張美華不耐地看著她們。真是丟臉死了!

“……好。”深呼息幾次,鍾曼情壓下情緒。她不是小媳婦,沒理由讓對方這樣待她,可對方是他的媽媽呀,她豈能不禮貌?萬一回了嘴,恐怕她會落得家教不好的指控,她何必牽累家人的名聲?忍一下就好了。

她轉過身,拍拍母親的肩。“媽,我跟你說,布丁在那一邊,你想吃就拿一個起來,回到這裡吃完後,才能再去拿,這樣有沒有聽懂?”

“吃完才能再拿。”鍾母的目光早飛到甜品區。

“媽媽好厲害。現在可以去拿了,但是走路要小心,慢慢來。”

第5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