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2)

鍾母才一離開,張美華便等不及地說:“我聽說你媽是因為吸毒過量才變這樣,別說你跟我們秀辰在一起,他還要幫你照顧這樣的媽媽,你不是還有個也是因為吸毒被關進監牢的爸爸?哪天他要是出來,又繼續吸毒的話,會對我們梁家和梁氏集團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但秀辰如果娶了開陽的千金,我……”

“伯母希望我怎麼做?”不想再聽對方嫌惡她的家人,她開口就問。

沒料到這女孩這麼直接,張美華也不囉嗦,從皮包裡拿出一張支票。

“這裡有五百萬,夠讓你們一家生活好幾年了。你只要離開秀辰,不要影響他的未來,這支票就是你的。這樣做不只是為秀辰好,也是為你……她、她是怎麼啦?”

角落傳來玻璃裂聲,跟著是哭聲,鍾曼情見著母親的身影,匆匆起身。

“媽!”她忽略服務人員及顧客投射來的目光,看了眼地上摔碎的餐盤和一些甜點,拉著母親的手安哄:“摔破盤子嗎?不要緊,我撿起來就好,你不要哭。”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掉到地上,然後盤子就破掉了……”鍾母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不要……不要叫警察來抓我……我下次不敢了……”

“沒有,沒有警察,媽你不要哭,等等再買好吃的糖果給你。”見母親滿涕淚,如此害怕,想起方才他母親的那些話和那張支票,她眼眶竟是不受控制地發著熱。她怎麼能讓媽媽受到這樣的驚嚇?

“我讓領班來處理了,你們先跟我回去把事情談完。”一陣混亂中,張美華帶著領班走了過來,再顧不得身為長輩該有的風度,青著臉色低斥:“這樣哭哭鬧鬧的多難看!要是嚇跑我們的客人,你們怎麼賠得起?妄想攀上枝頭變鳳凰,也要看看自己什麼出身!”

變鳳凰?鍾曼情愣了下,道:“伯母,不用再談了,我把東西撿一撿就好。”她彎子,撿拾地面上的玻璃和蛋糕。“剛才你拿出來的東西我不需要,我也不會待在‘那個人’身邊。”見自己成了焦點,她刻意改了稱謂。

有服務人員遞來垃圾桶,她把東西放進去。起身時,她靠近張美華,低聲開口:“伯母,他早就是成年人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我知道伯母是為他好,但這些是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呢?伯母難道沒發現,他過得不快樂?”

“你這是在挑撥?憑我和他的關係,你別以為他會為了你而和我翻臉!”被一個小丫頭如此質疑,張美華瞪大眼,五官有些扭曲。可見到周遭有客人頻頻投來好奇目光,她隱忍著脾氣。

“我知道伯母的辛苦,所以我不會讓他為難。謝謝招待,我們先走了。”鍾曼情隨即轉身,環住那因為懼怕而哭顫著身軀的母親的肩,低聲安撫。

她們在指指點點中慢慢走出亞園,轉出大門時,突然間有一穿著餐廳制服的男人匆匆經過身側,還擦撞到她,那穿制服的男人急急將一個物品交給角落的男人後,便又回頭走進亞園。

她原不以為忤,但目光不經意看見角落的男人面孔時,她有一瞬間的訝然,可最終也只是攬抱著母親越過對方身側。

“那個……曼曼同學!”最後決定將自己掩在角落,靜靜注視方才那一幕混亂的楊特助,收下男子交給他的物品後,隨即將之收入口袋,抬眼時見鍾曼情看見自己,也不知怎麼著就開口喊了她,可喊出口了,才想起自己能說什麼?

她腳步一頓,慢慢地轉過面容,見楊特助欲言又止的表情,她揚唇笑,好甜美地對他點了下頭。“你好,請不要告訴‘那個人’我今天來過哦。”

“為、為什麼?”

“我不能讓他變成不孝的兒子呀。”她微笑地攙著母親離開。

楊特助呆在原處。女孩為何還能那樣笑?望著那對相擁著彼此、已逐漸遠去的相依母女,陡地憶起方才看到的那一幕混亂畫面,他鼻子竟有些發酸。

會議結束,梁秀辰獨自驅車離開飯店,他撥了幾次女孩的手機,只有制式女聲告知轉入語音信箱的響應。

為什麼不開機?昨晚給她電話,她說她今日排休,要去療養院接刀子母親回家看一看,他有意接送,她推說不便;他知道她不想麻煩他,也就不勉強。原打算會議結束過去找她,電話卻不開機,她做什麼不開機?

抿起嘴,他有些煩躁地拿下藍牙耳機,扔在一旁的副駕駛座上。

右手拿起礦泉水瓶,才發現瓶子是空的;可他運氣好,下一秒就覷見前方不遠處的便利商店招牌,他打了方向燈,一偏方向盤,將車子暫停在超商外。

他下車,有些心不在焉的,在超商大門前與方從超商走出的婦女碰撞了下,對方手裡的東西掉到地上,他一怔,回神時見到的是一個軟黃色布丁碎在他腳邊,布丁盒滾在一旁,他筆挺的西褲褲管和黑色鞋面被噴濺上幾點軟黃。

“抱歉。”梁秀辰低道。

“你撞倒我的布丁!曼曼買的耶!”婦人哽聲嚷嚷,語音模糊的。

“嗯?”他聽不真切,微低面龐地詢問。

“嗚……我要吃布丁啦,曼曼……”婦人嗚咽了聲,放聲大哭,那句曼曼藏在哭音裡,聽起來像是媽媽。

梁秀辰愣了好幾秒。瞧這婦人約莫有四十多歲,可言行舉止卻像個孩子,他心思一轉,似是意會了什麼。“想吃布丁嗎?你不要哭,我買給你吃,好不好?”他垂眸,看著婦人稚氣的表情,語聲極輕。

“你要買給我哦?”婦人抬臉,那雙被淚水浸潤過的眼神好清透,他微地一怔,驀然就想起女孩……她也有這樣一雙澄透乾淨的大眼,玻璃珠子般。

“我買給你,但你不能哭,好不好?”許是想起了女孩,他極有耐性地問著。

“好,那我可以買兩個嗎?”

“可以。你……”身後的細嗓讓他一頓。

“媽,不是跟你說不能隨便和陌生人說……”鍾曼情結完帳,手裡還拿著一顆健達出奇蛋和兩包糖果及發票零錢,她一踏出超商門口,見著母親和一個背對她的男人說話時,緊張地喊出聲,可話未竟,那倏然轉過身的男人面龐讓她一時半刻間竟是無法反應。

沒料想到那讓自己起了煩躁的女孩就這樣出現,梁秀辰靜深的黑眸慢慢透出亮澤,像深藍夜幕中唯一高掛天際的星子般,那愉悅是那麼明顯。

“曼曼。”他低低地喊,輕輕的嗓音,卻藏有麥芽糖般濃稠的情緒。

“老師。”她喚了聲,甚是意外在這裡遇見他,尤其才和他的母親見過面。

她和媽媽走出飯店後,一時間也不知道要去哪,只是順著路往下走,可因為媽媽哭著要吃布丁,她才會在經過便利商店時帶她進去買布丁。她讓媽媽拿著布丁先到外面等著,自己又再挑了幾樣零食後,才走出超商。

如果不停下來買布丁,就不會遇上他了吧?這麼突然地相遇,她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他呀。

“曼曼,他剛剛撞倒我的布丁!可是他說要買兩個給我。”鍾母好開心。

鍾曼情這刻才發現他的腳邊有軟碎的布丁,可豈止是這樣,他皮鞋上面也有幾點軟黃,褲管好像也有……

“媽,你先這裡坐,這些都給你,慢慢吃,我把地上弄乾淨。”將母親安置在一旁的咖啡座椅上,她回身時,卻見男人深邃的凝視。

她猶豫了兩秒,走了過去。“老師,那是我媽媽。她撞到你嗎?希望你別介意,她現在就像中大班的孩子一樣,很多事情並不懂,她不是有意的。”

“原來你長得像媽媽。”方才站在這看她彎身交代她母親什麼,那畫面是那樣溫馨,他才注意到她長得很像她母親,難怪他會在看見她母親的眼睛時想起她。

他的答非所問讓她愣了兩秒。“對,我長得像媽媽。我先把這裡清乾淨。”

她低眸看了眼那片軟黃帶淡褐的溼軟,隨即矮子撿回布丁盒,另一手抓起地上的滑女敕物體放入布丁盒裡,當手指移到他的鞋面,欲清掉上頭的軟黃時,卻有他的掌心探來,直接握住她手腕。

“沒有關係,我自己來。”梁秀辰微彎子,低眼看她。

他的女孩今天不開心嗎?每次遇上她,她周身總是透著教人舒心的輕暖,今日卻有不一樣的情緒在她眼裡流動。她煩惱什麼?

見她維持著原來的姿勢不動,他問:“我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你,全轉成語音信箱,我有話要說,我們坐下聊聊?”

聊聊?他想聊什麼?聊她的決定嗎?她眼珠子慌繞了圈,再次看向他時,有些惶然。“老師……”

“來,我們到那邊坐。”他看了下一旁的咖啡座,握住她手腕的掌心挪動,直接包覆住她手心,微微施力。

他掌心微涼,卻乾燥,修長的五指輕易就將她的手心包覆住,帶有一種安定人心的力量,她卻不能依戀。藉著他的力道站起身,她馬上抽回在他掌間的手,那速度之快讓他發現了什麼。

他微微皺起眉,問:“怎麼了?”

鍾曼情想著該怎麼回答,可驀然發現手心的黏滑後,她搖搖頭。“手黏黏的。”

他指月復滑過自己的掌心,的確是黏滑,是她的手沾了布丁,再被他握住造成的。他微勾薄唇,眼底有淡淡的笑意。“我去買水給你洗手,你等我。”

看著他轉進便利商店的身影,她心口驀然一抽——待會兒,該如何開口?

第6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