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2)

看了下腕錶,早上七點三十分。他從楊特助給他的課表知道她第一堂有課,只要守在這裡,他會等到她出門的。

他長眸透過後視鏡盯著巷尾那棟兩層樓高的透天舊屋,卻見對面另一棟看得出翻修過的五層樓透天屋裡走出一名年輕男子,男子在舊屋前等待,不一會兒,那讓他等候多時的纖影出現在舊屋門後。

她對著年輕男子揚笑,回身鎖了大門後,與年輕男子並肩走來。

“月底在大露天的研習營你真的不參加嗎?你也知道這次他們邀了中華代表隊的國手朱老師來指導。”年輕男子看著鍾曼情被晨陽打上薄扁的側顏。

“我要上班啊。”她晚上與週休在連鎖咖啡店工作,算兼職人員。

“再說就算現在反悔想去,也來不及找伴練習了。”她參加學校的國標舞社團,是副社長,身側年輕男子是隔壁班同學,是國標社社長,兩人一直都是彼此的舞伴,一起練舞,又因為住在對面的關係,感情很友好。

這次活動她本就無意參加,所以他和另一個學妹已報名,她若反悔想加入,得再另找個新舞伴;和新舞伴間的練習也許不難,但默契培養可就不一定了,是故她當然不會在這時喊著要加入。

“找伴容易,我就是現成人選啊。”因是國標舞,報名必須是雙人。

“你不是和學妹一組了?要是你跑來和我一起,學妹會砍了我。”

年輕男子靦腆地搔頭。“你明知道我對她沒意思,我喜歡的是……”

“你喜歡誰不用告訴我,反正你已經和學妹約好,就不能反悔啊。”

鍾曼情微微笑著。同學了幾年,她怎會看不出他心思?可自己對他無意,為免日後見面尷尬,她才打斷他的話,不讓他告白;況且學妹喜歡他,她無意介入他們。

年輕男子有些挫敗。“曼曼,你能不能別這麼聰明,我都還沒開口。”

她睞了他一眼。“哪還能讓你開口把話說完啊,要是那樣,我……”

她眼眸一轉,對上前面車子後視鏡映出的那雙清銳黑眸時,腳步一頓,不說話了。

“怎麼了?”年輕男子也停步,一臉困惑。

鍾曼情眨了眨眼,看著從前頭那部黑色休旅車走下的男人,他一襲深灰合身西裝,恆常清冷的表情。

“早上好。”梁秀辰站在車門邊,直挺著身子,姿態優雅得如同王子。“這麼早要去哪裡?”他明知故問。

“早安。我要去上課。”她只能微笑以對。

年輕男子看著面前那散發著清冽氣質的男子。他好帥,尤其那頭銀髮真是好看。是曼曼的朋友?

梁秀辰表情沉靜,他看著面前直盯著他瞧的年輕男子,隨口問:“這位是?”

“隔壁班同學。”鍾曼情簡單回應,沒想要介紹名字。

“你和隔壁班同學都這麼好?”他目光直勾勾。

問得迂迴,她卻明白他的意思。“因為同一個社團,他是社長。”

“什麼社團。”梁秀辰兩手滑進褲袋,微低著低美的臉孔。他膚色白皙,側顏鑲上晨陽的金芒,更顯得他深眸墨遂,黑玉般。

“國標舞。”她垂下眼,避開那讓她心跳微微加快的俊顏。無法念舞蹈系是有些遺憾,但還好目前的學校有社團,能彌補一些她還想跳舞的熱情。

“兩位結伴上學?”他語氣不冷不熱。

鍾曼情只是點了點頭。

“上車,我送你們。”他拉開後座車門。

她猛然抬眸,錯愕地看著男人。“不用麻煩了,學校很近,走一下就到了。”的確是很近,步行只需十幾分鍾,所以她平時要不是走路,就是騎腳踏車。

“沒關係,我順路。”梁秀辰勾了下唇,像是在笑,眼神卻瞧不出他想送他們去學校的誠意。

“可是……”還想找藉口拒絕,男人卻轉移目標。

“這位社長同學,介意我送你們嗎?”梁秀辰看著年輕男子。

“呃,當然……不介意。有人送怎麼會不好。”社長同學根本不明白這兩人間的糾葛,只以為她怕麻煩對方,但對方都開口問他了,他怎麼好意思說介意。

梁秀辰只是坐回駕駛座,後座車門還開著,他透過後視鏡盯著她,長眸沉沉。

有同學在場,她也不好再推拒,那會更讓人好奇她與他的關係,她只好看著身側男子,笑道:“偶爾坐車去上課也不錯。”話說完,便上了車。

學校真的不遠,隔條街罷了,但壞就壞就學校附近還有一所高中及另一所大學,這時間又是上班上學時間,他們就陷在車陣中。

車內氣氛微冷,社長同學禁不住太久的沉悶,可曼曼不知為何沉著臉,他只好和前頭開車的男人對話。“塞車耶,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先生的上班時間?”

“不至於。”梁秀辰清清冷冷地應了聲。

“先生做什麼的?”社長同學很好奇。憑他這高貴車子和那身看上去極為精緻的筆挺西裝來臆測,恐怕不是一般人家。

“休閒業。”他有意無意透過前言中央照後鏡,看著右後座的她,似是提醒她,昨晚飯局上莊董曾說的那句“他們可真有緣”的話。

丙然,鍾曼情因他的話而將目光挪向照後鏡,試圖從鏡裡映出的他去探究他心思,可在鏡中一對上他諱莫如深的凝視,她匆匆移開目光,看著車窗外。

“這麼巧啊,我和曼曼唸的科系就是休閒事業經營耶,你和曼曼是朋友嗎?你們在哪認識的?”

前頭車子開始移動,梁秀辰驟然踩下油門,快速地經過路口,半晌時間後,才聽他開口:“這位社長同學不知道曼曼有在打工?我和她是在昨晚的……”

“他是我老師。”鍾曼情聽他提了昨夜,情急下趕緊開口。自己做了飯局小姐的事,怎能在同學面前公開來?“很、很久沒見面了,昨晚突然遇上。”

梁秀辰豈會看不出她的心思?從她不願介紹他和那名社長同學認識的舉止,便能一清二楚她想和他劃開關係的心思。她昨夜質問他是否在懲罰她的那份勇氣去了哪裡?黑夜過後,她想到的就是用這副淡然面對他?

她不願介紹,他偏要讓她開口,他就是不讓她抹殺曾經,哪怕那段曾經只是短短的時間,哪怕她也許只當他是老師,從未對他動過心,它依然要存在,何以只有他一人苦苦眷戀那短暫的曾經?瞧,她這不是承認了嗎?

“老師?”社長同學訝然,轉頭看著鍾曼情。“他是你的老師?”

嚅動菱唇,才想回話,卻有男人清冷的聲嗓低低迴蕩在車內。

“不敢。我什麼都沒教過她,不能算是老師。”梁秀辰輕輕地笑,那樣的嗓音猶如那年在便利商店前,他的腕錶刮過玻璃桌面的聲音,尖銳得讓人表疼。

“啊?”社長同學微愣,這刻,似也發覺這兩人間的微妙了。

一個緊急煞車,在後座兩人受到驚嚇時,梁秀辰只是說:“學校到了。”

鍾曼情終於鬆口氣。她該不該感謝他什麼都沒透露?斟酌片刻,她只是看著他面前的照後鏡。“那老師……我們去上課了,謝謝你送我們一程。”

他緩緩抬眸,對上鏡裡的她,凝注良久後才道:“客氣了。”

她匆匆下車,幾乎是逃離的姿態,甚至不待之社長同學跟上,便直往校園走去,直到社長同學追了上來。“曼曼,你幹嘛跑這麼快?”

鍾曼情思緒亂成毛線球,根本未聽清楚身後的問話,直到他再丟來一句。

“那個人是你一直不交男朋友的原因吧?”社長同學立在原地,看著她倏然僵住的背影。“我指的是你的老師。曼曼,你對他的態度很不一樣,認識你那麼久,第一次看你對男生有那樣的態度,我沒猜錯吧?你因為他所以不交男友?”

她一愣,腳步凝滯。是嗎?他是她不交男朋友的原因嗎?

她不知道是不是。平時上學工作,還要想辦法避開總回來要錢的爸爸;她時間很有限,雖羨慕身邊一些有男友的同學,但她沒有那樣的條件可以盡情享受戀愛滋味,她要做的事情很多,可她也不是無人追求,她為何總拒絕?

不能否認自己常常想起他,想起那夜他騎著她的車載著她的背影,肩線是那樣寬闊好看;想起在他飯店的套房裡,他難得的淺笑聲是那樣好聽;想起就是在那個套房裡,他誘哄著她與他在一起的低嗓是那麼醇厚;還有……還有那深刻纏綿的親吻……

她指月復倏然撫上自己的唇。當年的自己是心動的,但多年下來,每每想起他時,她總是告訴自己因為他擁有她的初吻,所以他對她而言,存在著某種特殊意義,可真只是因為這樣而已?

“因為他是老師呀,他是我高中時期的老師,雖然沒有教過我,但他就是老師,既然是老師,我面對他和麵對其他男生的態度當然不一樣。”

鍾曼情陡然轉身,輕睞著他。“我說社長大人,您老何時這麼八卦了?你不怕遲到,我可是很怕老師突然點名,所以我先走啦。”擺擺手,她瀟灑離去。

何必再去細究自己為何不交男友?那本來就不是她目前該做的事。

第7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