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像這樣的打工方式,在歐美國家已經風行多年,揹包客在世界各地體驗人生,進行探索旅遊以增加國際觀的旅遊方式,多數是協助客房鋪床、整理,或是環境打掃等等。但這次我們梁亞飯店首創的‘寒假換工’計劃,是不同於我方才所說的那些。我們梁亞飯店特別發揮創意,提供了與眾不同的打工方式,只要各位同學你有一技之長,都可以來參加我們這個換工活……”C大的活動中心,台上正在說明“寒假換工”活動的是梁亞飯店的公關部經理,而台下坐滿了康樂性質的社團成員,吉他社、管樂社、太鼓社、國際舞社、口技社等等。

為響應政府的觀光政策,梁亞飯店特別首創了“寒假換工”計劃,參加活動者必須秀才藝,只要獲得評審青睞,梁亞飯店會提供一個表演舞台,讓得獎者在飯店表演,以換取梁亞飯店提供的免費客房住宿、飯店餐廳每日兩千元抵用券和旅遊基金十萬元等獎勵。

梁亞首部就來到C大做活動說明,學校還特別集合了校內的康樂性質社團成員,因這些成員各有專長,而藉由這樣的機會,還能打響學校社團名號。

“有興趣的同學,歡迎踴躍報名,我們會在兩星期之後進行甄選,入選的同學在寒假期間,必須每天到我們飯店提供的表演舞台做……”台上公關經理滔滔不絕,可台下的鐘曼情卻悄悄離座,她矮著身子離開,快步跑向活動中心門口。

原先社團收到這個消息,併發布給社員知道時,她滿心期待,畢竟旅遊基金有十萬元,她若能拿到那筆錢,就可以把欠廖大哥的錢還一部分,也許她就能要求不接拍內衣泳衣照,也不必擔心是否還有第二次飯局;可怎麼想得到竟是梁亞飯店的活動,她若報名了,是否會和那人再牽扯上?

可十萬元讓她好心動。

要不要報名?她滿腦子繞著這個問題轉。睢那公關經理說得口沫橫飛,她要是再聽下去,一定會衝動報了名,她還得再想想看。

沉思間,已走出門口,只是一抬眼,身體竟像被點了穴般,有好幾秒鐘的僵凝。

就這麼巧?活動中心裡頭的是公關經理,她以為就幾個代表過來宣傳他們的活動,可面前那正和校長談話的又是誰?

薄陽穿透葉隙,在前方那人完美的肩在線的篩落細碎光影,他正微微勾著唇,與校長交談著什麼,那樣侃侃而談的姿態,加上身後還站了個楊特助,那讓他看上去更有成功企業家的氣勢。

她現在離開應該不會被發現吧?只要往另個方向走,慢慢移動自己。

“嘿,鍾同學!”她方轉身,才想朝另一方向繞開,身後傳來校長的聲音。

迫不得已,鍾曼情緩緩回身,看著校長。“校長好。”

“好好,來,你過來。”校長招招手。

她垂眸靠了過去,明知那人目光灼灼落在自己面容上,她還是不去看他。

“你沒在裡面聽梁亞飯店的寒假換工活動嗎?很不錯耶,你應該要第一個報名。”校長自顧自地說著,又得意地看著梁秀辰。“梁總這次到我們C大來,真是找對學校了。這位是我們國際社的副社長,她舞跳得真棒,和社團的社長是固定舞伴,兩個人參加上一屜大專院校全國運動舞蹈錦標賽時共拿了三金一銀,可優秀了!這次梁總辦的這個活動他們要是參加的話,我敢說一定會得獎。”

“是嗎?”梁秀辰稍側面龐,噙著淡笑。“曼曼同學,幸會了。”

鍾曼情還暗忖著該怎麼面對他時,就聽一旁的校長訝然問道:“曼曼?梁總怎麼知道大家都這樣叫她?”

梁秀辰側過身,淡淡頷首。“校長,我和這位曼曼同學是舊識。”

“舊識啊……”校長尾音拖長長,訝異得很。

“曼曼的高中校長曾聘我到學校任課,不過後來我推掉了,我就是在曼曼就讀的高中認識她。”

“原來是這樣……”校長笑眯眯。“既然是這樣,那就最棒了。曼曼你應該報名這次的活動,我想梁總應該會多關照你,拿了獎金,你的負擔也能減輕一點。”

鍾曼情只是垂著眼,淡淡笑著。她知道很多人都對她很友善,像同學、像以前學長姐和現在的學弟妹,還有老師,甚至是校長,都因為知道她的家境情況,所以總是對她良善,她感念這些心意,可這刻卻覺得這樣的關心在某些時候也是一種沉重的負擔。如果不是梁亞飯店,她當然毫不考慮就去報名參加,偏偏命運老以這種讓人捉模不定的姿態來攪亂她的生活。、“校長,我與曼曼同學這麼熟,相信她會樂意加入我們梁亞的活動。”梁秀辰輕輕地開口,那樣的口氣卻像斷絃的箏,錚一聲滑過耳膜,分明要她疼。

“知不知道參加的方式?你剛才有沒有進去聽啊?”校長追問。要是她參加了,也被選上,別說她能得到一筆獎金,學校也能憑她的表演做免費廣告呀。

“校長,我有聽了一會。”鍾曼情據實相告。

“怎麼不聽完,然後順便報名呢?”

“裡面人多,空氣不流通,我出來透透氣。”她隨口說說。

梁秀辰輕笑一聲。“透氣?那真巧,我第一次到C大來,正想參觀一下校園,不知道曼曼同學能否帶我到校園各處走走看看?”

她頸後一涼,想反身走,偏偏校長揚著認同的笑看著她,她還能怎麼辦?

“當然可以。”不等她應聲,校長便出聲代回:“我還得進去講幾句話,梁總就慢慢參觀。我們校園最棒的景觀在活動中心後方,那裡的花園廣場有噴水燈柱;還有,體育館後面的寧心湖也很漂亮,養了幾隻天鵝,常有新人來拍婚紗呢。”

“那就麻煩曼曼同學帶路了。”梁秀辰淡淡頷首,優雅得如末世貴族般。

“……她,這邊請。”鍾曼情低著眼說完,轉身往體育館方向移動。

梁秀辰只交代楊特助先上車等他後,跟上她,走在她身側,一步距離。

鍾曼情雙眸直視前方,可還是被身側那人的呼息擾得心思紊亂。他是如此接近,稍一碰就能觸到他體膚,模到他體溫,可如今的他已比夜空還遙遠、蒼冷。

“這個就是寧心湖,在那邊遊的是天鵝,很多新人喜歡在這裡拍婚紗照。”她領他走到植有楓香與楊柳的湖畔,看著寧靜湖面平鋪直達著,心湖卻是波濤翻湧。

他不大一樣了,雖是一貫清冷,心思卻似更沉,也變得有些陰晴不定。彼時,他只是不多話,只是不常有笑容,可現在他會牽動嘴角,微微地笑,卻猶如劍鋒般銳利,讓人無從靠近;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與這個他相處,遂翻出校長的話,以她的方式重複。

“直接拷貝校長的話,這麼沒新意?”梁秀辰微微側目,勾著笑。

“新意?”她眼眸轉了轉,伸指隨意指著。“後面這排是楓香樹,前面這個是楊柳,對面那個葉子掉光的是印度紫檀,你左邊……”手指順著話移去時,不期然對上他的眼,那深深凝視讓她呼息一窒。那樣情深的眼神,分明逼她落淚。

可怎麼能落?她目光移至他身後,抿抿嘴,欲接續她的介紹,孰料手指竟被他一握。她睜大眼,一時間竟反應不過來。

“你很不安?跟我在一起,就這麼痛苦?”他握住她纖指,似是隨口提起,卻不動聲色掐擰她某一處,讓她想起她的狠心拒絕、想起他起身時腕錶刮過桌面的聲音、想起他母親的話,她胸口抽著、痛著。

她明明可以將這話解讀成她現在的反應讓他以為她並不想帶他參觀校園,可其實他們都知道,他指的是當年她的拒絕。他不惜刺傷她,即便以自身的傷來傷她,他也要說那樣的話。他是否一直都認為,她待在他身邊很痛苦?

“……不是。”應該回答是,卻不知為何她突然軟弱了,可是因為心疼他?“只是怕自己介紹得不好,你會覺得無聊或是覺得我們學校不漂亮。”

梁秀辰微微一笑,鬆開她的指,兩手滑入褲袋,眺著遠處。

“我們聊聊。”停了幾秒,他問:“這些年好嗎?”

“還不錯。”她微揚唇畔。

“阿公阿嬤好嗎?”

“很好。”

他不說話了,只是看著遠處。她看著他微抿的唇角,後覺地發現自己的回答有多愚蠢。她要是過得好,還會讓他的飯局上遇見她?她要是過得好,方才校長提到的負擔減輕不就是笑話?他怕是早猜到她的生活過得並不容易了,更何況多年前他早已明白她是窮苦人家的小孩。

氣氛沉滯良久,才又聽他輕輕問起:“你這幾年,一直待在台中?”

她想了想,人就在台中被他遇上的,她還能怎麼騙?“對,一直在台中。”

然後她聽見他沉沉一吐,不知道是否在壓抑情緒,接著一條手帕映入眼底。

“那麼,這是怎麼回事?”梁秀辰掏出那條DAKS的深藍色手帕。

覷著那條手帕,她有些感慨。“是真的想過到南部生活,一個人到高雄待了幾天,找不到適合又負擔得起的療養院,回台中前才決定在高雄寄給你的。”也就是那時候,她決定留在台中。阿公阿嬤長居中部,支到南部未必習慣,加上母親換了療養院,勢必得重新適應環境,她怎能讓全家人因她一人而做如此大的變動?

於是她心念一改,將手帕從高雄寄出,他收到時便會相信她不在台中;她還另找住處,這樣即便他到原住處找她,也再見不到人。

她方說完,就見他五指收攏,將手帕緊緊收束在掌間,以為他又會說出什麼諷刺的話,下一稱,他卻只是把手帕收進西服口袋。

瞧不出他情緒,她只好開口說:“老師,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

曾經一度要她別喊他老師,可如今這稱謂似乎是唯一能證明兩人關係的證據;雖然他不曾教過她,卻也眷戀她喊他的那種語調。

他道:“待在這裡就好,我對參觀校園沒興趣,只是想要你陪在身邊一會。”

鍾曼情怔了下,想起方才校長與他的談話,她問:“你後來沒在清寧教課?”

“何必?”他抿了下嘴,一抹自嘲的弧度。“不過觸景傷情。”

的確是這樣。在他收到她寄回的手帕,又尋不著她人之後,他推辭了清寧的任課邀約,因為他想要遺忘。只是,說是遺忘,又何曾真的遺忘?

聞言,她像被掐住氣管,喉間發疼,只能瞪著遠處湖面上那對悠然游水的天鵝,澀然無語。

梁秀辰不知憶起了什麼,忽然輕輕一笑,那笑聲帶了點緬懷,微微的暖。

今天天氣甚好,陽光爭豔,煦暖得不似秋天,湖面一陣輕風拂來,攜來不知名花香;他半仰起臉,合上長眸,似是一下子受這刻暖風拂面的寧馨,光影透過葉隙在他面龐上交錯明滅陰影,似在與他半頭銀絲相呼應,襯得他俊美得不可思議。

“還不認識你時,先在清寧的軍歌比賽上見到你,那時清寧的校長在我面前對你讚譽有加,我想就是那時對你留了心。直到那天下午你撞進我懷裡時,不知怎麼著,我就想知道你的名字。你說,我這樣算不算是對你一見鍾情?”他略低的嗓音從他唇齒間輕輕逸出。有些東西,你可能一眼就喜歡上,不為什麼,就好比你在飾品攤上,一眼就會看中哪一個,其它的就是入不了你的眼。

“方才校長當著你的面對我稱讚你,那感覺簡直和當年清寧校長對我稱讚你時一樣……”梁秀辰忽然展眸,側過俊顏,啞聲開口:“曼曼,這是否又是命運另一次的安排?它要把你送回我身邊嗎?”

他一改冷諷姿態,這樣深情呢喃,教她心跳怦然,她低下視線,長睫顫顫如湖畔那蔭蔭垂柳,不敢迎視她輻射著熱度的眼神。

梁秀辰倏然大手一攬,一把便將她攬進懷裡,不管他倆正置身在校園內。“曼曼,我忘不了你……”他俊臉湊前,埋在她雲髮間,低低傾訴:“我忘不了你……曼曼,我該怎麼辦?”他鼻尖輕磨她泛香的頸側,留留戀戀。

他是這麼思念她,這麼想要像這樣擁抱她,甚至親吻她,那麼為何不再試試看?為何一見面就老要以尖銳的態度對她?他明明只想給她呵護的啊。

怎麼辦?她也不知道怎麼辦?

她非鐵石心腸,自己這些年來亦是時常想起他,他這番深情傾吐,她要如何無動於衷?更別說她現在人就被他擁在他懷間,臉頰貼著他質感甚好的西裝布料,那微弱的摩擦感是這樣強烈,像他們胸下兩顆炙熱跳動的心,彼此撞擊著,怦怦作響;她頸間有他微暖的呼息,那樣溫柔地拂在她頸側、她耳畔,那低噥愛語,如此魅惑人心,可她不能有所回應,他們分明不是同世界的人,她怎能沉淪?

“曼曼,回來我身邊。”她並未掙月兌自己的懷抱,他低嗓隱藏期待。

鍾曼情眨了下眼,陷入掙扎。她不是不心動,但是……她忘不了自己與媽媽被他母親那樣對待的畫面,她不能因著這一時的意亂情迷,就不顧家人啊。

“曼曼,你回來,我們重新開始。嗯?”梁秀辰說話的同時,臉龐緩緩上移,微涼的唇一路上移到她耳垂,輕吻了吻那塊軟女敕的肉,又貼上她耳廓。

他低聲哄著她回來,暖熱的鼻息呼進她耳道,她一敏感,身軀輕顫,他兩臂順勢環住她腰身,薄唇自她耳際一路吻向她的唇,他舌尖橇開她兩片粉唇,欲探嘗她唇齒間,她像是倏然清醒般,面容匆匆一轉,他唇舌擦過她唇畔,最後微風揚起幾絲她碎髮,在他唇間慢舞。

鍾曼情緩緩轉過面容,看著自己絲絲髮梢離開他唇月復,像是有什麼自心上某處抽離般,她閉上漸漫熱氣的眼眶,待水氣漸退,她睜眸看著他沉鬱的側顏。

她啞著嗓,輕輕地說:“老師,我從不曾在你身邊,要如何回到你身邊?我們不曾開始,又要怎麼重新開始?”

那麼輕的聲音,怎也能擲地有聲?梁秀辰回眸,陰鬱地瞪著她。“那好,就從這一刻開始,你到我身邊來。”他不用“回”,不用“重新”。

他眼裡的堅定讓她有些無措。他的執著從何而來?憑他的條件,他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為何非要她這種搬不上台面的女子?她從不覺自己很卑微渺小,可在他這樣的男人身邊,她才知道原來她的內心裡也住著一個自信微弱的曼曼。

第7章(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