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2)

“你的意思是跟你在一起嗎?我還在唸書,未來出社會後會有正職工作……”

“你可是想告訴我,你出社會後會遇上很多人,所以你不想被一段感情縛住?”他打斷她的話,目光沉沉。“怎麼你還想用一樣的理由敷衍我?我請教你,這些年來你遇上了什麼樣的人了嗎?遇上你想要的那個男人了嗎?”

鍾曼情盯著他冷峻的眉眼,心口微微地痛,至此,她才察覺了這男人如今的陰晴不定是因誰,她眼眶又澀又熱,卻對他笑。“也許明天就讓我遇上啦,當然你也可能在下一個路口就看見最美麗的風景。未來總是美好的,總是給人希望的。”

“但我不相信下一個會更好那種鬼理論,那全是騙人的。我一度遇見最美麗的風景,卻被一陣濃霧擾亂了方向,我迷了路,好不容易我才又尋到那片景緻,你要我如何不為她停留,你怎能要我再去尋下一個路口?”

他兩掌握住她秀肩,清冷的音質微微沙啞:“最好的已在眼前,我要怎麼騙我自己下一個會更好?”

“可是老師,我不愛你啊。”她輕喊出口,眼底映入他爍動銀輝的髮絲,霎時間,眼眸像被那幽冷銀芒劃痛般,熱出水氣來。

梁秀辰目光驚痛地凝注她,時光像在這刻停止,腦海裡只有她不愛他這項訊息。良久,那雙擱在她肩上的掌心突然鬆了力,漸漸滑下,手指不經意間擦過她的,他遲疑了下,終究沒去握。

最殘忍也不過如此,她並不愛他。他苦苦留戀是為什麼?他是著了什麼魔,被拒絕一次還不夠,非要再一次親自送上門,卻讓她在他面前狠狠甩上門?不過就是一個小他十歲的女孩,他還得求她愛他不成?

“很好,你……”可當他抬起冷厲眉眼,撞見她淚流滿面的臉蛋時,喉管像是被人掐住般,呼息梗在那,他一時間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哭了,他把他深愛的女孩弄哭了。未曾見她哭過,她是向陽的小草,樂觀得只對你笑,可他卻把她惹哭了。被拒絕的不是他嗎?她卻哭得她才是被拋棄的那一個,他還能如何?

他喟嘆了聲。“你哭什麼?”

哭什麼?鍾曼情自個兒也不清楚,只是覺得自己像個劊子手,拿著刀這樣劃他的心。她捨不得他痛,他偏來逼她。他為何不離她遠遠,老要逼她說著言不由衷的話?她愛他嗎?肯定是吧?否則那句“我不愛你”的話一出口,她應該感到輕鬆才是,但她現在卻是這樣難受。

她停不了眼淚,像是要把多年前那次的離開所承受到至今的情緒,也統統發洩出來似的。她也想有個肩膀可以依賴,她也想被人捧在手心裡疼,她也欣羨那些可以牽著男友的手一起去逛街、看電影的同學,但她有何條件讓人如此待她?

“曼曼……”梁秀辰低聲喚。沒見過她哭,也沒哄過哭泣的女人,他甚至覺得女人在男人面哭哭啼啼是讓人作曬的。可心愛的人哭成這樣,哭得他心口隨之一抽一抽,他才明白原來這叫心疼。

鍾曼情兩手捂住眼,彎子,縮在那靜靜抹淚,孩子氣的模樣讓他心口發軟。一個說著不愛他的女孩,又蹲在那哭得傷心欲絕,這真是不愛他的表現?有時候的傷害,並非不愛,他不也幾度對她說著涼薄的話,可他難道不愛她?

假若她其實並不如她自己說的那樣不愛他,那麼她的拒絕是為哪樁?

真是怕他害她成為拖累他的人?多年前她用過同樣的理由,當時他一度相信,事後回想,才察覺那不像她的個性,可她已離開。現在再看她珠淚漣漣的模樣,要他如何相信她對他毫無情意?

緩一緩吧。也許是自己逼得太急了,只要她沒有對象,只要時時守著她,他終會等到他願意承認愛他的那一天,幾年的時間他不也都過來了,還急於這一時?

思及此,方才那因被再次拒絕而生的惡劣情緒緩了些,他微彎身軀,一把拉住她手腕,將她帶入懷,有些笨拙地撫著她的背,低聲哄:“好了,不哭了,不愛就不愛,不逼你就是。你哭成這樣,好像是我對你始亂終棄。”

他也會開玩笑?鍾曼情慢慢止住淚水,睜眸時,半垂的視線忽地映入什麼,她微瞠眼,看著他西服下的領帶,那別在領帶上的領帶夾似鑲嵌著什麼,輕爍流光,她想細看,他一個掏手帕的動作,掩去那流光。

“擦一擦。”

接過手帕,她按了按猶帶水氣的眼,拿下手帕時,見他神色不若方才陰鬱,似也平靜不少,她一臉有話要說,卻又猶豫。

他取回手帕,道:“有話想說?”

“你……不生氣嗎?”她盯著他瞧不出情緒的臉。

梁秀辰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側轉過身,看著面前的湖水與垂柳。

他氣,可是能拿她怎麼辦?逼她開口說愛他?還是將她綁在身邊硬要她與他在一起?

他就像那湖面,而她是那輕垂湖畔的垂柳,風一來,她枝葉婆娑,在水面上擺動她撩人姿態,張揚著恐怕連她自己都沒發覺的美麗,偶爾風帶動垂葉滑過湖面,輕輕劃開漣漪,盡避他內心波濤洶湧,也只能遙望著她繼續擺動迷人風采。

“這個寒假換工活動你會報名吧?獎金十萬,對你的生活不無小補,飯局小姐那工作別做了。”沉默之後,他竟是轉開話題。

會報名嗎?她也不知道。她咬住下唇良久,才問:“你們飯店這個計劃是為了……是為了我辦的?”說完耳根迅速一紅。她非往自己臉上貼金,可又不得不這樣猜測,何以這麼巧,他方與她重逢,他的飯店就有了這樣的活動?

他維持原來身姿,並未看她。“不是。本來就在計劃這個活動,對象以大學生為主,打算選六名,中部有相關科系的大學,梁亞公關部都會陸續到學校做說明,H大、N大等等。”他側首,神色平靜。“你會報名吧?感情是一回事,打工又是一回事,你那麼聰明,不會不知道該做如何選擇。好好準備,一個月後,希望能在六位入選名單上看見你的名字。”

鍾曼情想了片刻,應了聲。“好。我會報名。”她需要錢是事實,她一向重視現實面,沒必要和錢過不去。只是,在很久以後回想起來,會不由得想,如果自己這時拒絕了,命運又會將他們帶往何種境地?

鍾曼情放寒假的前十天,梁亞公佈了“寒假換工”的六名入選者,也分別頒發了十萬元旅遊基金給入先者,並簽下寒假換工契約。不意外,她憑著拿過全國運動舞蹈錦標賽三金一銀的實力得到了入選。

“阿嬤,都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方從咖啡店下班,一進家門,見這時間該是睡著的老人家居然站在樓梯口,似是望著樓上方向,鍾曼情疑惑開口。

明天寒假正式開始,咖啡店她得改上白天班,傍晚再到梁亞飯店進行換工的表演工作,她必須先將這事告訴阿嬤。

將揹包和鑰匙放在椅子上,她朝阿嬤方向走去。“阿嬤,明天開始,我白天就……”樓上傳來了陣聲響,隨後幾句對白讓她睜大眼。“爸回來?”她聽見她的父親在樓上大聲嚷嚷著“老番癲”。

案親出獄後常回家吵鬧,阿公阿嬤要是多說幾句,他總回一句“老番癲”,她甚後悔當初搬來這裡時還把新地址告訴當時仍在獄中的父親;以為他會反省,怎料得到出獄後非擔三番兩次回來拿錢,拿不到錢還拆窗戶、門板去換,逼得阿公阿嬤最後連老人津貼也給他,家裡能賣的全被他拿光,他這次回來還想做什麼?

“又回來要錢,我跟你阿公沒有錢可以給,他就上去翻你房間,你阿公上去擋了。”鍾阿嬤有退化性關節炎,這兩年更是嚴重,幾乎不大女乃上下樓梯,只得站在這裡幹著急。

翻她房間?鍾曼情心底一跳,急急奔上樓。房裡有上星期從梁亞飯店得到的旅遊基金,那十萬元她就放在枕頭下……

“阿公!”她一上樓,在自己房間門口就見阿公被推了出來,她上前攙住,跟著是一道瘦得幾乎只剩皮包骨的身影跑了出來,他撞開爺孫倆,往一樓直奔。

“爸!”鍾曼情還扶著阿公,只能轉身對著那跑下樓的身影喚。

男人舉高手,手裡握著一個牛皮紙袋。“這錢借我週轉,改天一定還你!”

鍾曼情瞪大眼。那錢她要拿來還廖俊林的,她約他明天碰面……

“爸,那個錢你不能拿走!”回過神時,她急急追著下樓。“爸!你等一下,你把錢還我!那個我要還……”

“你錢拿來!那個是曼曼的錢,你怎麼連自己女兒的錢都要搶?你也讓我拜託一下,不要再拖累你女兒啦!”站在樓梯口的鐘阿嬤一把抓住兒子的衣襬。

“媽,你放手啦,我欠地下錢莊一筆錢,不拿這些錢去還,人家會要你兒子的命的,你不擔心我出去被人剁手剁腳?”鍾父緊抓紙袋,悲情地開口。

“剁掉也好,留著手腳幹什麼?你那雙手腳除了跑去借錢買毒品,你還會做什麼?把自己的老婆害成那樣,還連自己女兒的錢都要搶,你活著有什麼用?像你這樣的人,怎麼還能把你放出來?”鍾阿嬤眼眶泛紅,語聲激動。

“隨便你要怎麼講啦!傍我放手!”鍾父一改可憐姿態,粗著脖子怒斥,但老母親還抓著他衣襬,他乾脆手一推。“幹!”

“爸!你不能……阿嬤!”鍾曼情來不及阻擋,阿嬤已跌坐在地,她彎子。“阿嬤,你要不要緊?”

“我不要緊,你快去追你爸,那個錢不能被他拿去!”鍾阿嬤推著孫女。

“可是阿嬤,你……”話未竟,鍾阿公已走下來。

“曼曼,你阿嬤我看著,快點去把錢拿回來。”鍾阿公攙著鍾阿嬤起身。

“好,我等等就回來。”她起身追出去,可追出巷口,哪還有父親的身影?

怎麼辦?錢被拿走了,那麼她明天要怎麼還錢?她打算好十萬元全還給廖俊林,加上之前還的幾筆小筆數目,前後加一加,她大概還欠十八萬,可如今十萬沒了,她還欠二十八萬。

對一般家族而言,二十八萬也許不算什麼,可是她要賺好久好久好久……她不想繼續拍內衣照,更不想哪日又被帶去吃飯局……但還有什麼辦法?

她靜立長久,茫茫然的,直到一隻溫暖的手拍上她肩頭。“曼曼,回家了。”

她回身,見著出來尋她的阿公,眼眶倏然一熱,卻也不敢讓淚水放肆,她深吸幾口氣,憋回熱淚,才道:“阿公,我找不到爸爸。”

“是阿公對不起你,沒有把你爸爸教好。阿公老了,沒用了,連你爸都管不動,現在還讓他搶了你的錢。阿公對不起你,讓你一直這麼辛苦,我要是不裝支架,你也不會欠人家錢。”鍾阿公突然悲從中來,那張刻滿風霜的臉溼了大半邊,他拇指抹了抹人中的鼻水,又說:“那十萬塊,阿公會想辦……”

“阿公,阿嬤有沒有撞傷?”她何嘗不心酸?但她除了更堅強,沒有別的。

“沒事啦!只是看你沒有回去,擔心你。”鍾阿公指指巷子裡的屋子。“曼曼,乖,跟阿公回家了,你在這裡站,他也不會把錢拿回來。”

“其實也沒關係啦,錢再賺就有了啊,我還這麼年輕,可以工作很多年,將來我一定買棟房子給你和阿嬤住。阿公,你先回家睡覺,跟阿嬤說我沒事,我脖子有點餓,去便利商店買一下東西,等等就回去了。”她笑著安慰阿公。

“那你買完快點回家。”

“我知道。阿公你自己也小心一點。”她看著阿公微駝的背影逐漸淡去後,找出口袋裡的手機,撥了個號碼。“廖大哥,我是曼曼。本來跟你約好明天要還你十萬元,但剛才我爸把錢搶走了,所以明天我恐怕拿不出錢還你。不過你放心,明天開始放寒假了,我咖啡店暫時轉白天班,賺的錢會比較多,而……”

“曼曼,你不能老是這樣,這錢說要還已經說好久了,但每次都是一、兩千慢慢還,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拿回我的錢?”廖俊林在那端掏掏耳,又道:“最後公司一直沒有案子接,我也要吃飯,你又那麼難伺候,每次排案子給你,老要我三請四請的,既然不想拍照,那你當初就不應該和我簽約的嘛。”

那也是因為當初說好的是一般外拍照片,後來借了三十萬,他硬要她拍內衣和泳衣照,她才會抗拒……抿抿嘴,她繼續說:“廖大哥,梁亞飯店辦了活動,我去參加得了獎,現在梁亞會提供場地讓我表演,第表演一次就可以賺到梁亞飯店價值兩千元的餐廳抵用券,我只要把那些抵用券賣出去,也有一筆收入……”

“梁亞飯店?”廖俊林嗅出了不尋常。“上次飯局後,你和梁總有聯絡?”

鍾曼情愣了半秒,低應了聲。“偶爾。”

“好吧,看在梁總的面子上,你把抵用券給我也行。等你消息。”掛電話。

“……”沒料到廖俊林這次這麼幹脆,她呆愣原地,有些難以相信。

第8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