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

鍾曼情當然相信他。只是這一等,已是她畢業典禮當天的事了。

典禮下午開始,四點鐘從導師手中拿到畢業證書後,她提著裝有證書、獎狀、禮物的袋子,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人說畢業等於失業,現在她似乎有一點體會,雖然目前有咖啡店的工作,但她難道要在咖啡店上班一輩子嗎?

“曼曼同學!”身側突然一部車停下,打斷了她思緒。

她側眸,楊特助的臉出現在降下的車窗後。“楊大哥?”她靠近車子。

“我打電話給你都沒人接,正要去你家找你呢。”想不到在路上遇見了。

她翻出手機,果然有幾通未接。“因為畢業典禮,我把手機設成靜音了。”

“畢業了呀,恭喜你。不過我不知道你今天畢業,沒準備禮物,但你今天運氣很好,我找你也是有好事報給你知。”楊特助下車,繞到她面前。

“真的啊?什麼好事?”她笑眸彎彎。

“夫人找到梁總了。”

鍾曼情怔愣幾秒,忽瞠美目,略帶驚喜的口吻。“你說……找、找到他了?”

“對,夫人讓人去查,前天收到消息說是在花蓮,昨天我陪夫人去了一趟,他真在花蓮,開了民宿,叫‘曼曼小屋’,但還沒正式營業。”見女孩眼眸再瞠,模樣滑稽,楊特助笑了兩聲後又道:“夫人怕他又跑掉,我們只敢遠遠看著他。”

她又驚又喜,唇張合幾次,突然哭出聲來。“那他、他好嗎?”

“是有沒有這麼高興?哭成這樣。”楊特助只是搖頭失笑,從襯衫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塞進她手中。“好不好你自己親眼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地址在這裡,就當是我送你的畢業禮物。見到他時,別提夫人去偷偷看過他這件事。”

她打開紙條,微哽著聲音道:“楊大哥,謝謝你。”

“不要跟我客氣,這是我該還你們的。”

“謝謝你,你人真好。”她突然湊上前,輕抱了他一下,隨即擺手道:“我要回家了,明天一早就去找他,真的謝謝你。!”

楊特助呆在原地,看著那腳步輕快的背影。搞什麼呀,他可是男人哩,但其實……感覺好溫暖。難怪有人那麼愛她。不知道那個“有人”見到她時,是什麼表情?他其實很想看久別重逢的狗血戲的說。

一畝一畝的農田延伸到山邊,遠處有蜿蜒的蔚藍海岸線,空氣清新美好。

出租車在一處院落前停下,司機回頭道:“小姐,到了。”

鍾曼情瞧了瞧,在外圍紅磚牆上看見一個像是原木刻的招牌,上頭清楚刻著“曼曼小屋”四個黑色字體,她心湖霎時湧動,急急付了錢下車。

穿過寬廣的翠綠車皮,她來到一棟有著西班牙風情外貌的建築物前。她試著開門,門鎖了,她沒找到電鈴,又拉不開門,便隨處看看。

她穿過迴廊繞到屋後,一部腳踏車斜靠在牆邊,後院花團錦簇,然後她瞧見了那人瘦削的背影。他矮在低矮的綠葉間,背脊微微拱起,線條甚是精實好看。他硬朗的脖頸微低,袖子反折起,臂上一層薄汗,在陽光下爍動流光。

看著那被陽光鑲下薄金色的背影,心口漲了起來,一點喜悅、一絲感動、一些感慨,還有微微的痠疼。怎麼辦?她好想走過去擁抱他……

她一個深呼息,打算上前,那人卻像是察覺了什麼,霍地轉過面龐——梁秀辰黑眸微瞠,有好幾秒鐘的失神,心想可是因為天氣太熱,他暈了頭花了眼?

見她綻笑,他直起身子,與她對望,似是在確認是幻影還是真實。

他曬得較黑了點,身材看上去更清瘦,可感覺卻更結實;他襯衫衣襬不規矩地拉在外頭,卻別有一番頹廢的英俊。

“好久不見。”他不說話,於是她笑著開口,誰知口一開,熱紅了眼眶,微哽柔嗓又說:“我忘了帶高岡海苔,你會不會不歡迎我?”

至此聽見了她微帶幽默的嗓音,梁秀辰才相信她是真實的。也許是多時未說話,他開口時,聲音異常沙啞:“你……”話未竟,即被結實地擁抱了。

“明明對我說過你會回來,要我等著,可是我很想你,等不到你來,就自己找來了。”她十指環過他胸懷,在他身後交扣,臉容就貼在他頸側。她說話間,嘴唇嚐到鹹意,不知道是他脖頸上的汗,還是自個兒的淚。

即便這陣子幾乎每天都與他通電話,可這刻真實抱到他的人了,還嗅到他微汗的味道,才知道原來思念不是光用聲音傳遞就足夠。

想伸手回抱她,可指尖沾土,且她背上還背了個大揹包。他看著她的大揹包,聲線低柔:“本來打算房子都裝潢好了就回去接你過來,沒想到你先來了。”

“什麼時候才會正式營業?”她鬆開手,略抬下巴看他。

“等傢俱、床組進來,登記證下來,網站也架好後,就能開放訂房了。”

她點點頭,目光覷見他沾土的手指,好奇問:“你剛剛在做什麼?”

“摘地瓜葉做午餐。你吃了沒?”他彎身拾起方才摘下的菜葉。

“沒。一下火車就叫出租車過來了。”早上七點多的太魯閣號,到花蓮已近十一點半。“你自己下廚?”

“嗯。以後要幫客人準備早餐,現在就當練廚藝。”他打開後門,領她進屋。

“那些菜你種的?”後門進來便是廚房,空氣間還有淡淡的木材味。

“對。自己種比較健康,跟住敖近幾個熱心的歐巴桑學的。”他倒了杯水給她。“打算待幾天?”

“明天就回去了,店裡工作不能不管。而且畢業了,我現在是正職班,不能請太多天假。”她擱下揹包,接過水杯,好奇地問:“這房子你買的?”

“一個業界朋友的別墅,他打算移民,之前就曾提過想要月兌手這棟屋子。決定離開梁亞後,我問過他這屋子的情況,他還沒賣出,我乾脆買了它。”他開了水龍頭,洗菜。“既然畢業了,想過要從事其它工作嗎?”

所以之前在電話裡聽見的敲打聲,是他在裝潢這屋子?他真神秘。

“想過啊,想考舞蹈團。但要是考上了得常常出國演出,我不放心阿公阿嬤還有媽媽。”她不意外他會作菜,因為修這類相關科系的多少都會接觸到餐飲。

他淡聲道:“都弄好以後,把阿公阿嬤和媽媽都接來,我有留他們的房間。”

她微詫。“你說……要把我阿公阿嬤還有我媽都接來?”

“你明天回去把工作辭了吧,找一天我開車去接你們過來。你還沒考上團員前,就留在這裡幫我,考上之後要真有出國時,阿公阿嬤還有媽媽我會照顧。療養院雖有專業人員照顧,但不比自己家人。媽媽接回來和大家住一起,會好得比較快;而且還有我能幫忙,你們住在這裡,也不用擔心你爸再來找你們要錢。”

他意思是要照顧她的家人嗎?那他自己的家人呢?“這樣好嗎?”她問。

像是明白她的想法,梁秀辰道:“當然好。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而我的家人若願意祝福我,我當然也樂意他們過來住,後院可以蓋新屋。”

她久久不說話,不知道怎麼形容這樣的情緒。原來他會選擇經營民宿,是連她和家人的生活都安排在內了?知道她在乎她的家人,他也給予同樣的在乎嗎?

沒聽見她回話,梁秀辰關了水,抹乾雙手後走到她面前,拿走她手裡的水杯,雙掌將她兩手包住。“難道你今日過來,不是想跟我在一起?”

她微愕,睜大眼。“當然想啊。”說完,臉微微一熱,可思及方才他矮在那片地瓜葉前的身影,她遲疑地問:“本來是坐辦公室使喚員工的,現在跑到這裡來當民宿老闆為人服務,你不後悔嗎?你決定離開梁亞,與我無關?”

“我本來就喜歡花草,曾經想過做園藝造景,不過揹負著家族事業,我不能隨心所欲,但心裡偶爾也會興起想要追求夢想的念頭,你只是讓我更加確定自己該選擇的路。”他兩手握住她肩,低著黑眸看她。“還在意我媽對你說過的話?”

她思考過這樣的問題,想也不想就說:“說不在意是假的,可是你都堅持到這個地步了,我怎能再讓你自己一個人努力?我無法改變你媽媽的想法,只能儘可能對你好,讓她知道你跟我在一起是很快樂的。”他的執著讓她感動,她相信終有一天,他母親會明白她也是真心喜愛他,不是為了貪圖什麼。

“乖女孩。”他長指撩開她微覆眼睫的劉海,以眸光鎖住她的眼。

“那把阿公阿嬤媽媽都接過來。”

他的凝視是如此多情,她招架不住地點了點頭,隨後才想起一事。“你怎麼都不問我怎麼知道你在這裡?”

“你怎麼知道的?”梁秀辰黑眸輕爍趣意,神色平靜地問。

“你的表情好沒誠意。”她瞠他一眼,而他只是笑。似是看郵端倪,她狐疑地問:“你知道誰告訴我的?”

淡點下顎,梁秀辰道:“是楊特助吧,我有看見他和我媽。”

他們就站在庭園外遠遠望著他,那時他正在清幾株雜草,抬眸間不意看見他們。他們前兩日方來過,她今日便來了,而他都還未解釋這房子的用途,她卻已知道,除了母親讓人去查之外,還會有誰?但母親不會告訴她,那自是楊特助了。

她微訝。“你知道了?楊大哥還要我別讓你知道他和你媽媽都知道這裡呢。”

“也許是怕我再次離家出走。”他低下脖頸,額貼上她的。“等把你家人都接來安頓好了,我再帶你回嘉義。”

微仰起臉看他,那雙靜深的黑眸蠱惑了她,她輕應出聲。“好。”

他勾唇淺笑,薄唇在她額上輕輕一印。“坐一下。昨天剛滷了一鍋肉和白菜,等等煮個蘿蔔湯,地瓜葉炒一炒就好。一個人吃得比較簡單。”

她看著他繫上圍裙,問:“需要幫忙嗎?”

“你會作菜?”他在湯鍋裡盛了點水,開火。

“不會。我家都阿嬤在煮,我下課後就去打工,沒什麼機會可以學,但你可以教我啊。”她湊上前去。

“教你做什麼?我會就好,你坐著休息。”

“你會,但我不會,總不能一輩子都讓你煮給我吃啊!”

梁秀辰頓了下,一輩子嗎?她已開口,他怎能不如她願?側過臉,他黑玉般的深眸凝著她,低低開口:“好,那就一輩子,我每天煮給你吃,煮一輩子。”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