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繁忙的都市鬧區裡,一棟由松木圍籬包圍著的獨立五層樓建築物,禪風十足地矗立其中。它看來並不突兀,倒是因外觀會讓人彷彿置身於山間小屋般,總讓經過的路人忍不住多看一眼。

它不是書店、不是餐廳,也不是咖啡屋,它是一間內科診所。

說它是內科診所,其實還包含了推拿、精油按摩,還有……是熟人才知曉的外科傷口處理。

葉昀清站在掛著竹鈴的玻璃大門前,看著玻璃門開了又關、關了又開,這開開關關的同時,讓竹鈴發出清脆的聲響,也傳出了診所裡面的氣味。

進出這診所的,多半是感冒求診的病患,有年紀大的老者、也有年紀幼小的孩童。孩童們走出大門時,大部分都是掛著兩串鼻水夾雜哭聲;若安靜走出的,必是手中有著甜糖或是貼紙。

除了病患之外,偶爾也能見到氣色不錯、面帶微笑進出的人們。

她想,這些看來不像是病患的,應該是上樓做推拿或按摩的。因為這些人經過她身側時,都會帶點淡淡的藥香,或是精油的香氣。

那些香氣奇異似地撫平了她有些緊張的心情。但她知道,貧窮的她大概一輩子都無法體驗什麼叫精油按摩,因為她看到大門旁立著一塊精油按摩的價目表,而上面的價錢讓她瞠圓了雙眸。

或許對於一般人來說,花個一兩仟做做精油按摩是絕對消費得起的享受,甚至還算便宜;但對她而言,卻是一種奢侈且昂貴的舉動。

不過,如果等等的目的能達成,也許她就能賺到很多錢。可即使是如此,她想她應該也是消費不起……她在心底苦笑幾聲。

深吸一口氣,她握住玻璃大門上的把手,拉開。

一踏入診所,她便看到了許多植栽小品陳列著,很清新,像是特別挑選的新世紀音樂在空間迴盪,似在應合著那些綠色小物。

迎面而來的是精油的香味,混有一些些淡淡的甜藥水味。她猜測,那甜藥水味大概是來自給小孩治咳嗽用的糖漿。

她往前走了幾步,發現這設有掛號、領藥的大廳,挑高格局,大片玻璃引進明亮的光線,打造了診所獨特優雅的氛圍。

她微偏螓首,打量整個空間。

左側往樓上的深木色樓梯筆直延伸,讓狹長型的建築環境突顯了特殊的視覺感,少了氣勢,多了份靜謐,一個很溫暖的空間。

這樣風格的設計,她是頭一次在診所內見到。若不是外面掛著招牌,她大概會以為她來到了溫泉旅館。

她沉沉吐了一口氣,走到掛號處。

“你好,我來找餘醫師。”她頷首,對著櫃檯內的小姐微揚唇角。

“餘醫師?”穿著淺綠色護士服的陳郁秀抬眼。“他在看診,你要看病的話要先掛號喔。”

“我不是來看病的,我……”

“不是來看病?那你和他有約嗎?”陳郁秀眼神調回電腦熒幕。

不是來看病,那就是來看人的啦。反正這種戲碼一個星期總會上演幾次,誰教她老闆餘醫師是個宇宙無敵天下第一世界霹靂帥的帥哥。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女患者多得是,偶爾也會有男人來向餘醫師“示好”的情況發生,她早就見怪不怪啦。

“沒有。”葉昀清據實回答。

她不是沒想過要先撥個電話過來,但她伯萬一餘醫師在電話中直接拒絕她的話,那她還能找誰?況且,她的情況比較特殊,直接面對面談話,應該能說得比較詳細。

“沒有的話,就要麻煩你等他看完診了。”陳郁秀忙著幫另一位剛進門的男病患調出病歷。

欸,不是她要說,她那個老闆啊,長得很帥是真的,看起來玉樹臨風、溫文儒雅也是真的,可是從沒聽過或見過他有什麼女朋友,就連女性朋友都很少見,所以大家都在傳說他是同志。

啊,這樣可能只愛男人的的男人,怎麼還是有那麼多女人喜歡啊?

葉昀清聞言,看了看腕錶,問道:“那……小姐,請問我大概還要等多久?”

“早上的看診時間是到十二點結束,不過今天病患比較多,可能會超出這個時間喔。”陳郁秀伸手跟男病患收了掛號費後,站起身。“你要不要先坐一下,看看報紙或雜誌,等他看完診後,我再通知你。”她指了指右側的米色長沙發。

“可以先讓我進看診間找他嗎?我有重要的事情。”等到十二點?今天星期六,幼稚園上半天課而已,她得趕在十二點以前到幼稚園去接昀希。

“這……恐怕沒有辦法。”陳郁秀陪笑道。

來找餘醫師的女人,十個有九個都說有重要的事。

想起自己第一天上班,就是遇上這樣的女人。她那時什麼也不懂,傻呼呼地讓那個女人進看診間,後來那女人是青著臉離開,而餘醫師則是冷眼臭臉看了她一個月,害她每晚惡夢連連,從此遇到帥哥都先跳離三步遠。

“拜託一下,我是李俊傑醫師介紹的。”葉昀清從揹包裡找出一張名片,遞給她。

一聽到李俊傑三個字,陳郁秀連名片也沒接過就走出櫃檯。“是李醫師介紹的……那你要早說啊,不然我會以為你和那些女人一樣,看到我家老闆帥又多金,就妄想爬上他的床當醫生娘。”

爬上餘醫師的床?葉昀清楞了楞。

抿抿紅唇。她……看來像是那種人嗎?

“你等等喔,我先通知一下餘醫師,再帶你上樓。”說完,略顯肥胖的身影一轉眼就跑不見了。

等待的時間,葉昀清先把名片收回揹包裡。

看見名片上那燙金的李俊傑三個字,她想起了他說的話。

他說餘澤亞雖是內科醫師,但擅於外傷處理,更能將傷口縫合得極漂亮,一點疤都不留,讓人看不出傷者曾動過刀。

若不是李俊傑大力推薦加保證,她想,她大概永遠都無法猜到一個開內科診所的醫師,竟專精外傷與縫合,也無法信任他的技術吧。雖然她到現在還是心存懷疑。

但即使懷疑,她還是來了,還是站在這裡了。

除了因為李俊傑是她好友的堂哥,她可以信任他的話之外,也因為她實在不知該找何人。

想起自己到這裡來的目的,她不禁深深嘆息。

她想,這世界上大概只有她會做這種事吧?

“小姐,餘醫師要我問你,你是哪裡受傷了?”胖胖臉奔回來,拉回她有些飄遠的思緒。

“我……沒受傷。”葉昀清訥訥開口。

她知道這樣的答案很奇怪,沒受傷還來找專精外科的醫師,但她一時間也找不到其它說辭,只好據實回答。

丙不其然,陳郁秀聽到她說她沒受傷時,眯眯眼瞬間變大。“沒……沒受傷啊……那你是來……”不是來看內科的,也不是帶著傷,那她……真的來爬床的?

斂下眉目,葉昀清盯著自己的鞋尖,啟唇輕道:“麻煩請你告訴餘醫師,我要做一個手術,李俊傑醫師會幫我動這個手術,但想請餘醫師幫我縫合傷口。”她要一個沒有缺點的身體。

“這……這樣啊……”眨眨眯眯眼,陳郁秀狐疑著是什麼手術需要這麼麻煩?李醫師劫開,再由余醫師縫好……真詭異的手術啊!“那你再等我一下,我幫你轉達。”邁開小胖腿,直衝看診間。

片刻後,她再度奔回葉昀清面前,喘著說:“走吧,餘醫師要我帶你上樓。不過啊,要先麻煩你填一下基本資料。”拉起纖瘦的手臂,步回掛號的櫃檯,待葉昀清填完資料後,兩人直接踏入電梯。

“葉小姐,你才二十一歲啊!”陳郁秀看著手中那份病歷表上的個人資料。

一進電梯,盯著樓層顯示燈的葉昀清,在聽見身旁的聲音時,微微側首。

瞧見護士小姐正在研究她的資料時,她微揚唇,帶著孩子氣的笑容,輕問:“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嗎?”

陳郁秀抬臉,仔細端詳著她。“不是長相啦,是你的氣質不像二十一歲。你還在唸大學吧?”

“嗯,我休學了。”不像二十一歲?很多人都這麼說她。但怎麼樣才該是二十一歲的樣子呢?她真的不知道。

休學?陳郁秀訝異。她休學會是因為要動這手術的關係嗎?

合上病歷表,陳郁秀打量著她。“咦?我記得那個李醫師是婦科的,你要動手術……才二十一歲就動婦科手術不大好吧?如果不是太嚴重的病,你跟李醫師商量看看能不能不要動刀。我跟你講啊,雖然這個……啊,到了,走吧!”未完的話語,被開啟的電梯門打斷。

葉昀清暗吐一口氣。

還好還好,還好電梯救了她。若再讓這位熱心的護士小姐繼續問下去的話,她真的不知該怎麼回應。

苞著陳郁秀,很快地,葉昀清已置身在看診間。

“你先等一下吧,餘醫師等等就上來。”陳郁秀退出診間外。

通常是這樣的,醫師看診時都會有一、兩位跟診的護士,一來幫忙醫師,另一方面也可避去不必要的麻煩,例如性騷擾這等事。

有個第三者在場,患者比較心安,特別是女病患。

餘澤亞內科看診時,確實會有兩、三位護士在旁;但對於外傷部分,他則有個怪癖──除了患者與他本人外,不能有第三人在場。

據說,他的縫合技巧能夠如此高超,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沒有第三者在場,他可以凝聚所有的專注力於傷口上,若有其他人參與,難免會因為聊天而分散掉注意力。

在醫院實習那段期間,他不是沒見識過手術時大夥兒聊起天來的情況。

那和菜市場沒什麼兩樣,從家庭提到事業,再聊政治、影視八卦,反正注射了麻醉藥的患者根本沒有意識,就算聊再私密的事,如醫院裡的鬥爭,也不用伯會被傷患知道。

所以醫生忘了剪刀還在患者肚子裡就縫合傷口的事,絕不是誇張的新聞。

必於護士小姐留她一人面對男醫師,葉昀清倒是不在意,李俊傑掛保證的醫師,相信品德也不會太差。

她比較擔心的是,萬一這個餘醫師不肯幫忙呢?

她低垂螓首,忖度著待會兒見到他時的說辭,直到一陣略甜的藥香味伴隨淡淡的香氣充滿在這不大的看診間時,她才倏然抬首。

桌後方的男人不知是何時出現的,她居然沒聽到腳步聲,若非她生在這個年代,她一定會以為對方是個輕功極佳的武林高手。

男人俯首翻閱除了個人資料外,其餘仍是空白的病歷表。

從她這角度看過去,只能見到他四分之三的上半身,但仍看得出來他那件白袍裡面還有一件淺灰色的襯衫,而包覆在衣衫下的身體線條是精實偉岸的。他的手指頭修長、骨節分明,該是有力的一雙手。

他的髮長短適中,髮色很黑,也很濃密;眉毛如發般,也是極濃極黑。他低垂著臉,她看不清他的長相,但他鼻樑上架了一副無框眼鏡,看起來該是斯文儒雅的。

男人的視線在病患個人資料上繞了一圈後,他微擰眉。

方才聽鬱秀說,這女人想動婦科手術。才二十一歲的年紀……究竟是要動什麼婦科手術?

修長手指在桌面輕敲,他緩緩地啟唇:“葉昀清……”合上病歷表,他倏然抬眼。“請說,什麼手術需要我的縫合技術?”

一樓的診間還有許多患者在等待,他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裡耗。再說,目前的她並不算是病人。

若不是看在她是李俊傑介紹的份上,他其實沒打算見她。

當初會在五樓這裡另設一個隱密的外傷處理診療空間,只是為了自家人的方便。受傷當然必須送醫院,但有些傷萬萬送不得,那隻會惹來警察大人的注意,同時也等於惹上麻煩。

他僅有內科醫師執照,若要說他是外科密醫,其實也成,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教他有個黑道背景的養父。

所以會找上他處理傷口的,都是自己人,像葉昀清這種情況的,並不多見。

至於他會坐在這裡,完全是看在李俊傑的面子;他倆是在醫院實習時認識的,興趣相投又聊得來,就這麼相知相交到現在。

他想,李俊傑會讓這女人來找他,必定是有什麼特別的理由。

“結紮。”葉昀清輕輕吐出兩字。

從方才他抬眼時,她便注意到他確實有張俊美的臉,若不是藏於鏡片後的目光透露出精銳,她幾乎以為他是個老實的斯文人。

難怪那護士小姐會誤會她想爬上他的床,因為他的確是有懾人心魂的魅力。

唔,那護士小姐會這麼誤會,莫非有很多女病患真的想爬上他的床?

呵,那些笨女人……男人是不能信的啊!她在心底忖道。

餘澤亞聞言,微訝,再次低首翻閱她的個人資料。

“未婚”兩字靜靜地躺著,一筆畫也沒少,證明他沒看錯。

她是李俊傑介紹過來的,不可能大老遠跑來這說笑尋他開心;若說她填錯也太牽強,自己是已婚或未婚沒道理會弄錯。

那麼……她到底想做什麼?

“葉小姐,你一個二十一歲,還是未婚的女人,為什麼要結紮?”放下病歷表,他挑高眉毛,俊逸斯文的臉龐上神情柔和,但有著探究的意味。

“我……我……”她突然間猶豫了,不確定該不該把理由告訴他。“我一定要說嗎?”

“……不說,也是可以。”未料到她如此反應,他定定望住她。

她很漂亮,漂亮得近乎完美,但他對於這種具有外在美的女人不會特別在意。想他的身份、想他的面貌,多得是女人主動投懷送抱,要美麗的有、要可愛的有、要性感的有、要成熟動人的也有,所以他早已免疫,甚至對於空有美貌的女人還相當反感。

但方才她一抬起臉時,他卻沒辦法忽略她的美。

或者應該這麼說,她眉宇間散發出來的氣質,遠比她的面容更讓人印象深刻。有一種堅定,帶些勇氣,卻又好像隱藏了淡淡的迷惘和無助。

二十一歲……才二十一歲的小女人,為什麼她的氣質卻給他一種歷盡滄桑的感覺?

摘下鼻樑上那副只有看診時候才會用上的眼鏡,他繼續道:“雖然結紮這種事沒有限定年齡和緣由,但一般來說,由男方來做是比較好的。你既未婚,那麼是為了男朋友?他知道你的決定嗎?”會想結紮的,都是不想生育的,她未婚,那定是為了男友。

現在這社會,男女關係雜亂,想要男歡女愛又怕懷孕的,只能想盡辦法避孕。她會有此想法,其實他也無須太意外。

只是,為什麼她要他為她縫合傷口?

莫名地,一想到她可能是為了男友才想結紮,他的胸口竟微微緊繃著。

“我……沒有男朋友。”她咬咬唇,坦承自己並沒男友。

他聞言,怔愣了會兒,一是因為聽見她沒有男友,那緊繃的胸口倏然放鬆,這讓他覺得自己很古怪;二是因為沒有男朋友又未婚,那為什麼要結紮?

他暗暗吐氣,為自己那份計較她有無男友所衍生的莫名情緒。

他雙手環胸,身體向後靠在椅背上,輕掀薄唇:“葉小姐,你未婚,也沒有男朋友,那表示你應該沒有性行為,既是如此,為什麼想結紮?”李俊傑那傢伙該不會是故意要這女孩來尋他開心的吧?他看來有那麼閒嗎?

“啊?”性行為啊……她的臉慢慢泛起熱意。

和一個陌生男人獨處便罷,現在他還和她討論起性行為,這讓她有些窘困。

“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麼你想結紮?”他睇著她臉上那淡淡的紅暈,唇畔莫名地彎起一道弧。

現在的女人,行為、思想都很開放,遇上順眼的男人,來個一夜也無所謂,他自己也常遇上那種看上他面貌便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但眼前這僅只是聽到“性行為”三個字就犯臉紅的女人,真的不常見。

不知怎地,他覺得自己對她似乎興起了一點點的好感。

“我……”她吐息幾次,試著想道出原因,可偏偏話到了嘴邊,竟說不出來。那是好難堪的事啊!“我可不可以保密?”

見她秀眉輕擰,似乎有難言之隱。但她若不說,他怎麼能隨意答應為她做術後傷口的縫合?再者,李俊傑應該會判斷她的情況才決定是不是該做這個手術,既然俊傑讓她來找他,那表示手術是要進行的。

既是如此,那麼她為什麼不讓他知道原因?

他沉吟了會兒,輕聲說道:“既然葉小姐不願意說明原因,那麼這份工作我不方便接下。我想,你還是回去請李醫師幫你縫合就好。這麼一來,手術時也不用這樣麻煩,還要我特地去幫你縫傷口,畢竟結紮不是大手術,讓李醫師獨自完成,也方便許多。”

苞著他腳一蹬,椅子向後退了一步的距離。“葉小姐,很抱歉,我樓下還有很多患者在等著。你請回吧!”直起身子,長腿一邁,他人已自桌後方走出來,欲往門口移動。

在經過她身側時,一隻冰冷的小手握住他的掌,遲疑半晌,才道:“對……對不起,請你留下來。”抬首,她望著他,這才發現他長得好高。

一個擁有醫生身份,又具備極佳外在條件的男人,莫怪那護士小姐會以為她想上他的床。

他垂下視線,盯著那緊握住他手掌的小手。

接著,沿著她在外的手臂,經過她的肩、她因穿著V領上衣而略為露出的鎖骨、她尖瘦的下巴、緊抿的雙唇、小巧的鼻端,然後他看進她那雙帶著懇求的盈盈水眸。

四目相對,他看似高深莫測,實則心口宛若被什麼東西擊到,盪漾著某種讓他微微撼動的不知名情緒;而她在他的注視下,顯得有些不自在。

被這麼好看的男人盯著,她不是頭一次遇到,但他那雙黑眸,像是有什麼吸力似的,讓人一對上,便很難再栘開。

她不是動心,只是那樣的眼神讓她有些失神,她幾乎以為他懂催眠術,否則,她為何會離不開那雙黑得發亮的瞳眸?

片刻後。“我的手……可以還我了嗎?”他掀唇,眉目淡柔。

葉昀清發現自己的手還緊握住人家的,連忙一鬆,有些窘迫的垂下頭顱。饒是如此短暫的接觸,她也能感受到他掌心的溫暖和潤滑,與她的冰冷和粗糙是不同的。

長髮落在頰畔,她從發隙中覷見他走回桌後方。

他從白袍胸前的口袋裡拿出眼鏡,重新放回鼻樑上。揮揮衣袖、拉拉衣領後,他又坐回她對面的位子上。

“要我留下來,是願意告訴我理由了嗎?”長指敲著桌面,暗自掩飾方才心頭那份撼動。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搞的,大可以走人的他,卻在望進她的眼眸時,心狠狠抽了一下,然後他留下了。

“我要結紮,請你幫我縫傷口。李大哥……我是說李醫師他說你的縫合技術很好,會讓人看不出有動過刀的痕跡,而我需要這樣的技術。”她垂低視線,淡淡開口。

“為什麼?”他審視她的表情。她很認真,不像在鬧他。

“咦?”抬眸,她有些迷惘的神情,很孩子氣。“什麼為什麼?”

看著她孩子氣的表情,他原就溫淡的臉部線條,霎時更為柔軟。“你才二十一歲,未婚,又沒有男朋友,結紮的理由何在?”倘若她今日開口說她要整型或是隆胸,他或者不會意外,但她竟是要結紮,這就讓人匪夷所思了。

葉昀清眨眨眼睫,暗吸一口氣後,依著她對李俊傑的說辭,重複一次給他聽,“因為……如果我以後結婚了,不想有小孩。”瞥見他變銳利的目光,她硬著頭皮又道:“聽說年輕人新陳代謝比較好,恢復力也比較快,所以我想趁著年輕時,先做這樣的手術。”

“如果以後結婚了?”他雙手置於桌面,微傾身向前。“你用了‘如果’,那麼就意謂著你以後不一定會結婚,現在就考慮這個問題,未免太早。李醫師願意接你這個手術?”

他突然的傾身,讓她怔愣了會。

他近在眼前的俊朗臉龐,還有他所呼出的溫熱氣息,都教她有些慌亂。這男人何止是俊美,他簡直是妖豔了,哪有男人的皮膚那麼光滑的!

她雖未直接觸及他的皮膚,但如此近距離的注視之下,她也能感受到他不同一般男人粗糙又可見毛孔的暗沉膚質。

“我……我……其實有個男孩子在追求我,我覺得挺不錯的,正在考慮答應與他交往。”在他沉沉的目光下,她莫名地緊張起來,微退身子,與他拉開一段距離後,她找回冷靜。“如果我與他交往了,那就有懷孕的可能。李醫師本來也不願意的,但聽到我有可能與那男孩子交往後,他才答應的。”

餘澤亞撫著下顎,忖度著她話裡的真實性。

俊傑的個性大而化之,又憨厚,會答應她的要求不是不可能,但是……他不是李俊傑,沒那麼容易就信了她這極為牽強的說辭。

靜默半晌後,他噙著一抹極淡的笑容,慢條斯理道:“為了避免你術後發現有後遺症時才來後悔,我看……這樣好了,等你確定與那男孩交往,他也決定讓你動這手術後,再和他一道來找我。”話方落,他已起身,拉拉白袍,確定它是平整的後,腿一提,他邁開步伐。

欸,是什麼原因讓她那麼難以啟齒,非要他用這種不大光明、以退為進的方法來逼她說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