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以前有段日子,心臟不是太好,會莫名地加速,但絕不是因為看到帥哥或是美女所引起的,純粹是生理上的不適。

去看心臟科時,醫師只是拿著聽診器聽了聽,淡淡地說:“沒聽到雜音,應該沒什麼問題。”(年代久遠,只記得那醫師的意思大概是這樣。)

他沒開藥給我,也沒要我回去複診。妙的是,沒多久,我那症狀竟然就消失了,直到現在也沒再犯過類似的毛病。所以我想,或許是那段日子因為揹負升學壓力的關係,才造成那樣的心理作用吧。

前些時候,想起這件事,突然又想到:只是一個冰涼的聽診器,就能聽出病人身體的毛病,那倘若今日我只是因為不如意而傷心,那麼醫師能從聽診器裡聽到我的心痛,甚至是心碎聲嗎?

於是,這個關於醫師的故事就這麼產生了。

謝謝出版社提供這樣的平台,讓我可以發表我的作品。最後,願大家喜歡這個故事,也祝大家順心如意、平安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