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悠悠十年過去了——

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他們依然在老地方相約見面,十年來不變!

無論這一天颳風下雨,有什麼重大的事,他們總會克服一切,如期赴約。

從早上到夜晚,他們不斷暢談彼此一年來的生活,直到咖啡店打烊休息,他們才結束約會,各自離去,期待明年再會。

白毅帆身穿一襲剪裁合宜的西裝,左方口袋夾著一枝銀質鋼筆,十年來,他致力於事業,已將父親公司從虧損轉成盈餘,營運蒸蒸日上。

李佩琪也成了一位風姿綽約的女強人,由作家躍身為出版社老闆,她的眉宇間多了一份成熟的幹練。

“今年還是單身嗎?”見她獨自一人而來,他有說不出的喜悅。

“老了,沒人要了,女人過了三十,就像是跌停板。”她自嘲,笑容隱含著悲壯。

“我也沒人要,不如湊合湊合。”他還是一樣開玩笑。

她每年都當作沒聽見,顧左右而言他。“你們男人三十幾歲集成熟、穩重、財富於一身,哪會沒人要?”

他爽朗地笑。“這幾年我的確拼出了點成績,向王海妮借的一千萬也全數還清了,她和徐志揚愛情長跑十年,上個月結婚了。”他眯住笑眼,透露消息。

“真的嗎?怎麼沒請我喝喜酒?”她又驚又喜,早在十年前第一次見面,他告訴她徐志揚和王海妮在談戀愛,她就好驚訝、好期待。

“你都不和人家聯絡,他們怎麼通知你?”他糗她。

她有此不好意思。“我補送他們禮金,你幫我拿給他們好了。”

“我不做仲介,你自己拿去。”他故意不幫她。她噘了噘唇,宛若十八歲的少女。“壞心。”

他忽然捉住她在桌面上的手,深情而認真地道:

“佩琪,我們再結一次婚,好不好?”

每一年的相見,他總想這麼說,卻怕會把她嚇跑,今年他終於鼓起勇氣向她求婚。

她怔忡地,不知所措,想要抽回手,卻被他緊緊按住。

在他熾熱盼愛的眼神下,十年波紋不生的心,又躁動沸騰起來。

這些年,她身邊不乏追求者,但她始終沒有接受,原因她心裡也很清楚,因為她心中一直有他,吝嗇到分不出一絲一毫給別人。

“我媽媽過世三年了,海妮也結婚了,我們過去的問題都已不復存在,你還在猶豫什麼呢?”三年前毅帆的母親得了食道癌去世,臨終前非常希望佩琪能原諒她的所作所為,回到毅帆身邊。

“我……真正擔心的是那個詛咒,你知道的……”她還是感到很惶恐。

“讓我們再做一次賭注,為了我們的理想……”他暗眸充滿濃濃的愛意。

十年了,他對她的愛有增無減。

她好為難。“繼續維持這樣不好嗎?”雖然十年漫長的歲月裡,她不知哭了多少夜……

“不好!”他立刻打斷她,嗄聲說:“佩琪,人生能有幾個十年,我們不要浪費光陰,好不好?雖然……我願意一直等下去……”

“毅帆……”長久以來的桎梏似乎鬆動了,轉化為最強烈的渴望。“我也希望能來得及幫你生個孩子……”

“那就嫁給我!”他忽然取出一隻紅絲絨的戒指盒,打開一看,裡面是一顆一克拉的鑽戒。“這是我欠你的鑽石戒指,我一直記得我說過,等我賺了錢,我一定要買個鑽石戒指給你,好好補償你……”

她紅了眼眶,盈淚於睫,有說不出的感動。

不知何時,咖啡店的老闆帶動所有員工、客人,為他們鼓掌祝賀,助長美好的氣氛。

“恭禧、恭禧。”

“祝福你們。”

佩琪羞紅了臉,十分不自在。

他單膝下跪,呈上鑽戒,感性的說:“嫁給我吧!”

眾人又是一陣譁然、打氣。

真愛無敵,她嫣然巧笑,頷首點頭。

—本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