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君侯,彩霞夫人走了,還帶走謹兒少爺,和府裡一些值錢的東西。”於總管上綠

珠樓稟告。

石崇無動於衷。“走了也好,謹兒是石家惟一的命脈,倘若留,恐怕也有生命危

險。”

“桌上留有一封信。”於總管呈遞。

石崇意興闌珊地拆開,赫然看著那幾行文字。

君侯:

我會帶走謹兒,是逼不得已的,因為他不是你的親骨肉,我受孕的時候,正好你出

外經商時,所以謹兒應該是左大人的兒子,我怕他起疑,騙你說謹兒早產,其實是足月

生產。

我不奢求你原諒我,只希望你不要來索取謹兒回去,他不是你的兒子。

彩霞筆

他臉色如挫敗的公雞,揉皺了那張紙,憤恨、悲痛。他那麼疼愛謹兒,謹兒居然不

是他的兒子,教他怎麼承受得了這個打擊。

1|

“為什麼?為什麼要騙我?”

綠珠自他手中抽出那封信,端詳之後,驚訝不亞於他。

“謹兒……怎麼會這樣?”

一連串的打擊,已教他失去了生命的鬥志。

一名家僕急奔上樓,氣喘不休地說:

“不好了,君侯,府裡四面八方都被士兵包圍住了,要君侯立即交出綠珠夫人。”

“該來的總是會來,逃也逃不掉。”石崇顯得很無奈,但是很鎮定。

綠珠心底撩起迷離的惆悵,濯著輕愁。

她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取出一管橫笛,幽幽地吹奏“王明君曲”(即王昭君,

因晉人避司馬昭之諱而改名)。

當年王昭君被毛延壽所害,出塞和番,和皇上離情依依……正像她如今的心情。

她為石崇獻上這最後一曲,細緻的姣容鏤著平靜而深峻的堅決,無人能撼。

石崇悠閒地倚欄飲酒,和綠珠面對面坐著。

園外一片嘈雜之聲,孫秀等得不耐煩,帶人上樓索取綠珠。

看見石崇和綠珠不慌不亂,好整以暇,不免驚愕。

兩人眼中只有彼此,根本不把孫秀放在眼裡,孫秀氣憤得下令:

“來人啊!將梁綠珠帶回宮中。”

她緩緩站起身,迎面瞪視孫秀,痛斥一番。

“你這個卑鄙的小人,當時真不該饒你一命,如今讓你成為朝庭的腐蟲,你助紂為

虐,叛君弒王,終有一天會得報應!”

孫秀面目猙獰,趾高氣昂地說: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乃千古不變的道理。”

“孫秀!”石崇暴喝一聲,“你逆天行事,蒼天不會讓你得意太久!”

孫秀冷笑,無所謂地聳聳肩:

“至少我現在大權在握,足以要你的命,這就夠了!”

“你以為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嗎?那你就錯了,我不會讓你的奸計得逞的。”綠

珠剛烈地說。

話落,綠珠挪動蓬步,靠近閣樓的欄柵,悽楚地望了石崇最後一眼,飽含無奈、不

舍。

“綠珠!不可以!”石崇驀然喊道。他知道綠珠要做出傻事,但是他來不及阻止。

她回身拂袖,翩然奮勇墜樓,像一朵落花飄零……

孫秀大驚,欲伸手勾住她,卻連衣角都抓不住。

“綠珠——”石崇撲向欄柵,眼見心愛的女人被迫墜樓,悲慟地吶喊。

綁樓底下的士兵過去查探她的鼻息,朝上大聲回稟:“啟稟軍爺,梁綠珠已經氣絕

身亡。”

美人香消玉殞,孫秀陷在震撼中,他萬萬沒想到,綠珠寧死不侍趙王。

真是可惜了一位國色天香的絕色美人!

他把所有的怒氣都出在石崇身上,喝令道:“來人啊!把石崇押下,家產全數充

公。”

石崇渾渾噩噩,任憑兵士擺佈。

綠珠死了……

所有的事都不重要了。

???

繁華事散逐香塵。

金谷園陰風颯颯,人去樓空,一片蕭條。

“珍珠……”

六名仙女翩翩下凡,佇地望著綠珠冰冷屍首。

綠珠的幽魂自軀殼中月兌離,神情哀怨。

“我不想走……青石他有危險……”

石崇就是青石神君轉世,而綠珠就是欲與他結七世姻緣的珍珠仙子。

“唉——”鳳蝶仙子嘆氣道:“真是可——啊!這是你們的第七世了,倘若功德圓

滿,就可回仙班歸位。”

“各位姐妹,求求你們幫幫我,讓我起死回生,去救青石。”綠珠懇求道。

“這……”眾仙子互望一眼,十分為難。

“我們若助你復活,便是觸犯天條。”彩雲仙子說。

綠珠黯然神傷,她的確不能那麼自私地要求別人。

可是孫秀羈押石崇,石崇恐怕也性命難保。

雩虹仙子不忍心,拿出她的虹彩神燈。“珍珠,我可以用神燈為你護住靈肉,讓牛

頭馬面無法帶走你。”

“雩虹,謝謝你。”綠珠感激涕零。

其他仙子驚呼:“雩虹你這麼做,天帝會怪罪下來的。”

“我不怕。”雩虹挺胸道:“珍珠是我的好姐妹,我不能見死不救。”

既然雩虹仙子都這麼重義氣,其他仙子若不伸出援手,未免也太薄情。

“好吧!這件事就讓我們一起承擔。”七仙女為首的織女決定說。

六名仙子有志一同,立刻商量令綠珠起死日生的法子,因為虹彩神燈只能讓軀殼保

持體溫,並不能死而復生。

“太上老君是青石神君的師父,我們一起去求他老人家,也許他肯給我們還魂丹。”

蕊香仙子道,她是百花之神。“好主意,事不宜遲,零虹你留在這裡護住綠珠的心脈,

我們立刻前往太上老君的居處。”翠竹仙子贊同道。

話落,五名仙子水袖一揮,幻化成五道霞光,升上天際。

“雩虹……”綠珠擔憂地望著她在天庭的好姐妹。

“放心,我們一定會救活你。”雩虹執起她的手,輕拍了下,安撫她紊亂的情緒。

“什麼都別多想,快進入你的軀殼,我用神燈幫你護法。”

雩虹仙子輕託虹彩神燈,纖指一點,神燈放射出七彩光芒,絢麗耀目。

一層色暈圈住綠珠的身體,徐徐灌入天地真氣,她蒼白的容顏漸漸恢復光澤,四肢

百骸不再冰冷……

???

天界仙居,雲煙嫋嫋,徘徊在腳邊。

太上老君正和南極仙翁悠閒地在涼亭下棋,忽然覺得有事即將發生,他老人家掐指

一算,面有難色。

“怎麼了?下個棋都心不在焉。”南極仙翁問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太上老君無奈地道。

話落,織女、鳳蝶、彩雲、蕊香、翠竹,五名仙女出現在眼前,雲肩垂絡,腰肢嫋

娜地款款一拜。

“參見太上老君、仙翁。”

“我看見你們就頭痛,還是別來找我。”太上老君擺擺手,拄著杖,急欲溜走。

“老君!”蕊香仙子橫住他。“你既然都知道了,不能見死不救啊!”

“是啊!”鳳蝶仙子拉住他。“青石神君是你的徒弟,你怎麼忍心見他在凡間受

苦?”

“青石自己缺乏大智慧,我有什麼辦法?”太上老君兩長眉蹙緊。

“青石和珍珠只差這一世就能回返天庭,老君您幫幫忙,給我們一顆還魂丹去救珍

珠。”織女求道。

“你們……別為難我啊!”太上老君被眾仙子你一言,我一語,說得他意志動搖。

他是天界的元老了,怎能做出觸犯天條的事?

“老君,難道您就這麼鐵心腸,一點情分都不顧?”翠竹仙子氣道。

太上老君瞪著這個沒大沒小的仙子,惱怒道:

“你們想要還魂丹,不會自己去偷啊!我那個笨丹童又不你們的對手!”

他一語雙關,只要別把他扯下去就好,玉帝若怪罪下來,可沒他的事。

“可以用偷的嗎?”眾仙子齊聲問,發出會心的微笑。

“別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太上老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多謝老君成全。”仙子們揮袖而去,轉往煉丹爐,竊取丹丸。

???

綠珠服下還魂丹,很快甦醒。當她成為鬼魂時,和神仙同處一界,自然看得見天庭

仙女,瞭解自己的前世因果,一旦她又活過來,恢復凡人的身份,她又靈智全失,看不

見眼前的仙子姐妹。

“我……居然沒死……”綠珠驚訝地模著自己身上的髮膚,她有體溫、有感覺,還

是活生生的人。

可是她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怎麼會毫髮無傷呢?

“莫非是神明保佑?”她慶幸自己大難不死。

六名仙子見她成功地復活,相視一笑。不過接下來的事,她們沒辦法再幫下去了,

一切得靠綠珠自己。

眾仙女冉冉升上天際,踩在雲端,回返天庭。

綠珠看金谷園空無一人,大門深鎖,似乎已被查封,她只好從後門離開,去打探君

侯的下落。

她巍顫顫地沿著圍牆走,身子還有些不適,頭重腳輕,還絆到石塊,踉蹌了一下。

一邊走一邊想,現在孫秀一定以為她死了,她若再去找他要人,等於是羊入虎口。

她不能去自投羅網,憑她一個人的力量,也救不了石崇。

太子已經死了,還有誰能可以幫她呢?

現在天下大亂,百姓流離失所,大家只顧著自己的身家性命,恐怕沒有一個人會對

她伸出援手。

天就快要暗下來了,她得找間客棧投宿,可是身無分文……

“有了,就拿這個去典當。”她拔下髻上的鳳釵和手腕的珍珠鏈子,往當鋪走去。

換得了銀兩,她以薄紗蒙面,避免別人認出她。

1|

就讓大家都以為梁綠珠死了,這樣她才好掩人耳面。

她找了一間生意清淡的客棧,投宿一晚。

明天,她再去打聽一下,想辦法救出君侯。

???

孫秀假公濟私,矯詔聖旨,一手遮天,將石崇囚禁于軍機處的鐵牢中,搜刮他的家

產。

石崇痛失愛妾,悲慟萬分,弓腿坐在石炕上,眼淚汨汨流出,望著牢房裡惟一的明

亮處,小小的窗口透著皎潔的月光和徐徐的寒風,他真想出去親手為綠珠挖墳埋葬。

綠珠的屍首還冷冰冰、孤寂地躺在金谷園裡。

可惡的孫秀竟然任她曝屍,棄而不管,簡直沒有人性。

他不在孫秀乎會對他怎樣,反正他的心已隨著綠珠一起死了,只希望自己死後,能

和綠珠葬在一起。

可惜他這點心願,沒有一個可靠的人可以託付。

曾經他是那麼風光、奢華,現在卻孑然一身,成為階下囚。

時也,遲也,事事難料啊!

“喂,吃飯了。”獄卒自兩杆之間送進一碗菜飯,早過了用膳時間才送來,而且看

上去菜色像是餵狗的一樣,教石崇怎麼吃得下去?他們根本不把他當人看。

悲傷過度他也沒心情吃,悶悶地倒背倚牆。

一隻老鼠不知從哪兒鑽出來,嗅到飯香,動作迅速地掠過眼前,吃起那碗菜飯來。

石崇斜睨著那隻搶了他的飯碗的老鼠,並不去趕走它。

想不到那隻老鼠吃完,居然口吐白沫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