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綠芽一睜開的雙眼,便覺天旋地轉、頭痛欲裂,紛亂的思緒雜沓的湧入腦海,讓她忍不住申吟起來!

她不安的扭動,企圖擺月兌恍惚的狀況,卻發現不管怎麼努力就是沒法子起身,這時她才驚覺——她的手腳都被綁起來啦!

她打量四周的環境——烏漆抹黑的,好像是個山洞!

等到她的眼睛適應了黑暗,她更清楚的確認,這裡的確是個山洞!

但,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因為,她發現除了她手腳上的粗繩之外,還被一隻粗壯的手臂環住她的腰。背後傳來炙熱的體溫和喘息聲……綠芽的淚珠幾乎要掉了出來,她該不會慘遭……呃——天哪!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別動,我累了!”

聽見這個含含糊糊的聲響後,綠芽全身上下的神經都放鬆了,剛才太過緊張,竟然沒發現那隻手的分量是如此的熟悉……

“叫你別動,你還動,現在就算你光溜溜的躺在我懷裡,我也沒有力氣碰你了!”大飛懶洋洋的抱住綠芽。

“誰愛你碰啦?快把人家的繩子打開!臭大飛!”知道是大飛躺在她的身旁,她的精神全恢復了,看來,大飛比仙丹妙藥還好用呢!

“我花了那麼大的功夫才把你捆起來,怎麼可以輕易的再把你放開?”大飛打個大呵欠,準備繼續找周公下棋去。

“什麼?是你綁的?這究竟是什麼地方?大飛!不許睡,不把話講清楚,咱們就沒完沒了!”綠芽像在審犯人似的,不斷的往大飛懷裡鑽,大飛仍是慵懶疲倦,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綠芽的問話。“咱們本來就沒完沒了……不是你沒完就是我沒了,別鬧啦!痺乖,等天亮再談!”

“大飛——”

不管綠芽如何喚他,他都像塊沉穩的磐石似的動也不動,不出片刻,規律的呼吸傳來——沒戲唱了,大飛又睡著啦!

綠芽只好賭氣似的面對黑色山洞,開始轉動她聰明的小腦袋。

她現在只擔心曹汀芳,不知道那位美貌如花的佳人,是否也獲救了?

能給她答案的人,現在卻像頭死豬似的沉睡,真是快把她給氣炸了!

好!他有本事綁她,她就有辦法解套,她才不相信自己沒有能力解開這個繩結!

於是,她輕巧的模索兩手中間的結……沒有!再尋著沿伸出去的繩索找找……奇怪?兩道粗線竟然都是順著她的腰消失在她背後的方向。

她不死心,小心翼翼的翻轉過身,和大飛鼻子碰著鼻子的躺著,確定沒吵醒他後,她那雙被套牢的雙手,才又動起來……

當她的手漸漸朝他身體的方向模去,等她確定繩子的確是纏繞在他的身上,而且,他把繩結打在他的腰間。

即使黑漆漆的一片沒人看見,綠芽依然覺得臉頰火辣辣的在燃燒。

敝不得他可以睡得如此安穩,不怕她解開繩索,原來他早想好防範她的方法了!

看來大飛是氣瘋了,才會不顧一切的把她綁起來?

此時,她不斷想起從前的種種,心中不禁泛起甜蜜的滋味。

她開始伸出頑皮的舌尖輕輕吻著大飛的臉,瞧他一副強忍著的樣子,綠芽進而擴大輕觸的範圍。

看他仍掙扎著,於是,她的舌尖繼續搔動他的耳垂,頸子……

大飛抖動了一下,翻了個身,鍥而不捨的綠芽也學他翻個身,把柔軟的身子壓疊到他身上。

香甜的吻痕落在大飛的胸前,頑皮的唇無所不用其極的騷擾好夢正酣的大飛,她學著大飛以前挑逗過她的各種方式,折磨著他。

“好!我放棄,本大爺不睡了!”

瞧!大飛已經棄械投降了,他時而口齒不清的說著,時而濃冽的喘息,咬牙切齒的忍耐一波波由綠芽製造出來的快意!

“天哪!你簡直……別停!再來——”

在綠芽的主導下,她把大飛當作易碎的珍寶,不停的撫弄他!

罷強似鐵的漢子頓時變成柔軟的棉絮,只能放鬆全身的氣力,隨著她的柔情舞動。

不見五指的黑洞,交纏著熱辣的濃情,不斷的喧騰翻舞……一首身心和諧、靈魂相吻的愛曲,正在吟唱著……

第一道曙光射進洞口,赤身交纏的一雙璧人,互相望著對方微微含笑。

他們都不願意先開口,怕一出聲,這種神奇的感受便成了幻影。

晨曦帶來摻著水氣,感覺涼意的身軀,忍不住依偎的更緊一些……

咬牙忍住慾望,大飛捨不得的翻身坐起,背對著她——他仍不住猛喘。

綠芽青蔥的玉指在他寬闊的背上滑走,柔軟的櫻唇也不停的吸吮他背後一道道白色的疤痕……

大飛無法忍受這樣的誘惑,轉過身去,雙目猶如燃著火苗,盯著長髮掩面的佳人。

皎白的玉體,像是抹了層香油般的滑膩晶瑩,散發著如花瓣般的嫵媚與香氣。

外公曾經說過,他很氣大飛的爹強搶走他的女兒,但是,當他發現女兒變得光彩奪目時,他就原諒了洪大宇,他相信女兒跟著洪大宇能夠幸福!

娘為著爹而燦爛,綠芽是否也會為著自己變得千嬌百媚?

當初,爹孃千挑萬選看中了她,可是知道有朝一日,頑童似的姑娘變成婀娜多姿的俏麗佳人時,翩翩的風情竟會令他驚豔?

認識她愈久驚喜愈多,彷佛是取之不盡的寶庫!

瀑布般的黑髮柔順的裹在她身前,更襯托出她雪白的肌膚。

看著她白皙的頸子,堅挺渾圓的酥胸,纖細窈窕的腰身……全是一種的誘惑,大飛多想當死命的蛾,飛撲上這道令人垂涎的佳餚。

“老天……你真是美極了!”

大飛剋制不住的捧著她的臉,覆上她殷紅的小口,反反覆覆的吸吮……

“夠啦!人家要穿衣裳了!”

推開大飛,綠芽一層一層把自己包起來,大飛瞪著她,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

綠芽回眸一笑,直勾著傻愣愣的大飛說:

“快穿好衣服,準備回桃花堡迎接你曹家的岳父大人,今天可是曹百萬到桃花堡看女婿的好日子哪!”

“你早就是我拜過堂的妻子了,幹嘛還要我去娶曹家的女兒?”大飛鑽進她如雲的黑瀑中。

綠芽一扭身,滑溜的從大飛的身旁溜走。

“你既然知道咱們已有婚約在先,卻又要另娶她人,你說!你究竟想把我擺在哪裡?”綠芽邊穿衣邊問道,

瞪著她,大飛捨不得離開視線。

綠芽繼續說:“汀芳是個好姑娘,今後我希望她和你都能幸福!”

“她能不能幸福我可不知道,昨天她表哥柳如風來抓人,我只來得及把你救出來——”

“什麼?”綠芽急得要往山洞外頭奔去。

眼明手快的大飛一把抓住她。“你急什麼?都這時候了,會發生的事情,早就發生了!”

倚在他赤果的懷中,兩人的姿勢曖昧的教人刷紅了臉。

“你怎麼還能那麼輕鬆啊?要是汀芳她想不開,你的良心過得去嗎?”

“別講得好像都是我的錯,要不是你不斷的消耗我的體力,我半夜就該去縣太爺的府邸救人啦!”大飛輕鬆的把罪推到綠芽的頭上。

“糟了!”她顫抖著身子,懇求大飛。

“要是汀芳發生什麼事,你不能嫌她,一定要娶她!讓她……讓她幸福,求求你,她是個好姑娘,都是我害了她!”

“她是個好姑娘,難道你就不是嗎?誰喜歡把事情搞成這樣啊?現在又多個曹汀芳,我簡直是自找苦吃!”

大飛喃喃的抱怨,一方面卻又把暖玉溫香的綠芽抱得更緊。

綠芽被他這種事不關己的態度氣壞了,忍不住用指尖戳戳他的肚臍眼!

“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要不然,你怎麼還有心情在這兒說風涼話?”

“我的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下,如何去做其他的安排?”大飛握住她搗蛋的手。

“沒騙我?”綠芽狐疑的望著大飛。

“騙你有什麼好處?”大飛一派正直的表情。

“好!咱們去救汀芳!”綠芽說著又想從他懷裡掙月兌,可是,一旦被大飛抱住,想要再次月兌身就很難羅!

“不行!你忘記曹百萬午後就要前往桃花堡,都這時候了,咱們還在乎鎮外的小丘陵談情說愛,要是等一會兒不快馬加鞭,可是很難趕在曹百萬的前頭回桃花堡!”

大飛說的沒錯,要是訂親不成,曹汀芳嫁給大飛的願望也就難實現了!

“好吧!你回桃花堡,我去縣府查探虛實。”綠芽回道。

“甭想!又想要要詭計把我撇開嗎?我才不要再嘗一次那種找不到你時的焦慮!”

原來他的心裡真的有她!綠芽捧起大飛的臉,仔細端詳,揚起唇瓣。

“知道你曾經在意過我,我就滿足了!你不用在乎咱們小時候的婚禮,那時候你神志不清,根本不算數!”

“你給我說清楚,什麼叫不算數?難道我跟你之間的事都不算一回事?”大飛更加氣惱了,這丫頭腦袋究竟裝什麼東西啊!

“你就要娶曹汀芳了,我要是不成全你們,難道還讓你腳踏兩條船嗎?跟人家爭風吃醋的行為,我做不出來!”

“我最恨你這樣子了,動不動就嚷著要退讓,從來沒想過要親自去爭取,我不值得你去爭取嗎?”大飛攫住綠芽的臂膀急著問道。

“我明白了,你一定到過外公家怪不得我講咱們已成親的事,你一點也不驚訝!”大飛恍然大悟。

“是我叫外公不可以洩漏的,他疼我,所以才——”綠芽解釋道。

“爹孃疼你,連外公一樣,你們想要聯手把我整死才高興嗎?”大飛抓狂了。

“還以為你是我的,相信咱們會是情投意合的一對,當我從親戚的嘴裡知道你不是我的表妹,而是我的小新娘時,你知道我有多麼高興嗎?沒想到你居然這樣對我!”

“你從來都不說,你要我怎麼想?”綠芽噘著唇,露出不悅之色。

“難道你出了這趟遠門,竟然沒有一絲想我的念頭?你為什麼總是不懂我的想法?”

“我想你!我想你……想得夜裡都睡不著,但是,那又能如何?跟汀芳搶?我做不到,她已經夠可憐了!”

“既然如此,你還跑出來做什麼?這麼想讓我跟曹汀芳配成一對?再狠狠把我甩到地獄去,這就是你想念我的下場?我不接受!”

一趟遠行,讓綠芽找到外公家,嚴厲的外公並不像大飛形容的那麼冥頑不靈,他只是愛之深、責之切,希望大飛能成材,才故意要讓他吃點苦頭!

外公喜歡綠芽,把她視為童家的一份子,同時也沒忘記告訴綠芽,大飛每回接到她的信函時,那份雀躍的心情,還有,大飛終於瞭解綠芽是他小媳婦兒時,那副傻愣愣的模樣。

他終於見到她了,但是,他仍不滿足,因為他總是感受不到她的心。

直到昨夜,綠芽放下一切的矜持,讓彼此盡情的狂喜,他以為這可能是僅有的一次了!

沒想到,綠芽不斷的需索,他竟然可以一次又一次抵達極樂仙境。

現在,她卻要拱手把他讓給別人?

大飛愈想,憤怒火苗就愈加狂燃!

他惡狠狠的咬住綠芽粉腮,並在她的頸側留下一連串咬痕,不理會她的嬌聲抗議,大飛一把扯開她的前襟,使勁地抽掉她的肚兜……

“別鬧了,大飛!咱們還有正事,人命關天——”

大飛聞言,更加的蠻橫霸道!捧高那對渾圓的酥胸,低頭留下他的印記。

“大飛!咱們真的沒時間耽擱……啊!”

他怎麼那麼有體力呢?昨夜的狂潮還沒搾光他的力氣嗎?

大飛抓狂了,用膝蓋分開綠芽的雙腿,雙手捏緊她的,不管她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他就把火熱的亢奮,推擠到她緊緊的甬道中。

不適應的疼痛,像把利刃劃過她的心臟,可是,隨之而來的快意又把送上雲端,她的身體很快的接納了他的一切……爾後,兩人均縱身投入了慾火之中!

不似昨夜的纏綿,只顧快速急切的衝刺,讓大飛不多久便發洩完怒氣!

她環顧已撕裂的衣衫,雖然還能縫補,可是,她臉頰和頸邊的吻痕卻很難向人解釋!

“你是故意的,要我不能見人!”綠芽指控著大飛。

“對!我是故意的,你身上的印記不可能消失的,當你每減少一個印記,我就會再補上一個,讓永遠都你沒辦法見人!”看見她拚命的撫著她的腮邊,大飛便惡意再補上一記!

“大飛!我又不怪你佔我的便宜,連你想討別人當老婆,我也大方的同意了,你還想怎樣?”

她的淚眼攻勢,幾乎讓他軟化。“我差點就上當了!你現在沒資格跟我談條件,因為——你現在是我的人了!”

“你講不講道理?”

“我不再受你們擺佈了,聽見沒有?”大飛咆哮的道。

“好!可是,你得答應我,一定要善待汀芳!”

“又在耍大方,當善心人士了,很好!既然你這麼愛管別人的閒事,我就成全你!”大飛冷笑著說。

他迅速的穿好衣服,抱起痠軟無力的綠芽,大步跨出洞口。

走出洞口,步向婉蜒小徑,半晌後,桃花堡的車陣赫然出現在眼前。

英挺的六叔,好心的想上前協助大飛,卻給大飛斥退,他環顧眾人,警告的說:“要是綠芽再失蹤,你們就別想過安穩的日子!”

大飛雖明著對著眾家僕說話,但暗地裡則是在警告綠芽!

綠芽無聲的嘆了口氣,她以為這是兩人再次複合的開始,卻要用互相怨懟來作終結,為何他們的姻緣路會如此坎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