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曹百萬看見綠芽和大飛兩人一前一後,由曹家的院子走進大廳堂,原本正在呼嚕呼嚕噴著水煙的肥手,不自覺的停止下來。

他睜大眼睛,他瞪著表情怪異的兩人,戒備的問道:“你們為何私闖曹府?”

“我今天是依約前來!”大飛簡短的回應。

“我們是你的客人,為何說我私闖曹府?”綠芽沒好氣的說。

曹百萬一愣,不過,他就像九尾狐般的狡猾,一見到苗頭不對,立刻擺出笑臉。“兩位別生氣!今日家中有事,不便招呼兩位大爺,還請兩位見諒。”

“要不是知道曹府有事,咱們幹嘛還相約上門呢?”綠芽說。

“我說童公子,咱們還沒把小女昨晚『失蹤一夜』的荒唐事給算清,您就上門來胡鬧——這年頭,難道沒王法了嗎?”曹百萬理直氣壯的道。

“王法?喲!曹大貴人,敢情只有您老人家才知道那兩個字的真正意思吧?你把閨女送出來跟這麼多人訂親,這樣就沒罪?還縱容外甥當街擄人,把我給弄傷……,這些帳我們現在就來算一算吧!”

經綠芽這麼一說,曹百萬立刻臉色大變,卻又不敢當眾跟她扯破臉。

“如果不是童公子拐走了小女,會生出這些事端來嗎?”曹百萬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反口就咬住綠芽。

但綠芽很少找得到敵手呢!

“你如何證明我拐了令府千金?汀芳小姐可有腳鐐手銬在身上?嘿!您含血噴人的本事真高明啊!萬一在下不想善罷干休,一狀告上縣衙,您倒說說看,令連襟會不會判您刑責呢?”

“童公子,似乎話中帶話?”曹百萬暗中警戒,並且用眼神指示管家,準備將這兩人捕捉起來。

“在下怎敢話中有話呢?”

綠芽淡淡地說完話後,隨即用內力震落了廳堂上的紫檀茶几一角。

看綠芽露出這一手後,曹百萬更加謹慎了,他實在沒把握他的手下有多少能耐能制服這兩個人!

“童公子想討汀芳作二房的事情,咱們可以再談啊!”曹百萬又換了一張笑臉,他又想拿美貌的女兒當籌碼!

“再談嗎?”綠芽斜睨著大飛,用眼神暗示大飛加入戰局,不過,大飛卻不知她在搞些什麼名堂?彷佛愛上曹府金碧輝煌的梁木,眼睛一動也不動的盯著。

“洪公子、洪公子——”

綠芽見叫他不理睬,便伸手推推他。

“你在搞什麼鬼?綠——”

“洪公子!咱們在等你回話呢!”綠芽連忙打斷大飛差點就穿幫的話。

“曹伯父想把汀芳小姐許配給在下當二房,您看如何?”

“好哇!要不要送紅包?”

“洪公子!您忘記咱們的約定了嗎?”她再次提醒大飛。

大飛只得無可奈何的攤攤手,愁眉苦臉的說道:

“桃花堡乃是有名望的人家,堂堂少堡主討個聲名狼藉又被玷汙過的姑娘,實在有辱門風!”

大飛想變掛?緣芽氣得快吐血。

“童公子!在下就算想按照約定娶曹大小姐為二房,咱家的兩位高堂可不一定會同意呢!”

大飛神秘的詭笑,他直視著她,說道:“要說服兩位老人家也不是難事,只要投其所好就可以了!”

“你們在打什麼啞謎?什麼約定?”曹百萬抗議道。

“曹百萬,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利用汀芳姑娘做『假訂親真騙財』的工具,這樁騙局已給咱們識破了!”大飛馬上對綠芽勾肩搭背。

“不過,汀芳姑娘哀求咱們別處罰她爹,所以,咱們私下商議好了,看誰損失大,就把汀芳小姐帶走,當作補償!”

“這就是你們的約定?”曹百萬的目光輪流在兩名年輕俊逸的少年身上瞟著。“我為什麼要順從兩位的私下交易呢?”

“縣太爺柳天生,也就是你最大的靠山,現在為了他兒子,已經要跟你翻臉啦!”大飛氣定神閒的說道。

“你究竟在胡說些什麼?”曹百萬沉不住氣了。

“有沒有胡說,等柳天生來了,不就真相大白了嗎?對不對,兄弟?”大飛用肩膀碰碰綠芽。

此時,一票人馬浩浩蕩蕩的殺入曹家大廳,為首的正是曹百萬的同謀——平鎮縣太爺柳天生和他的寶貝兒子柳如風。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老弟!你們太不尊敬老哥哥啦!”曹百萬驚訝的執問。

“尊敬?要不是你做得太過份,我柳天生今天也不會做得這麼絕!”縣官向來和曹百萬狼狽為奸,現在兩人反目成仇,必定有極大的理由。

“姨父!咱們都講好了,汀芳表妹必定要許給我為妻,曹家財產也都由我來繼承,沒料到你說話不算話!”柳如風不平的說。

“要不是汀芷到柳家來哭訴,咱們父子都還被你當傻子,耍得團團轉!”柳天生附和著。

“還好我早說服汀芷和五姨太當內應,曹府一有風吹草動就往咱那兒報去,要不然早被你當成冤大頭了!”

“不用跟他羅唆了,把汀芳帶走,曹府的人全押入大牢,咱們再來清算這個老傢伙暗中汙走的寶物!”柳天生擺出官架子。

“哇!當官這麼神氣,三、兩下就可以把人定案入罪,真是太神奇了!”綠芽驚訝得張大嘴巴。

“要不是他當官手段高明,懂得欺上瞞下,否則這個骯髒的縣官早就被人革職啦!”大飛一面說,一面又欺近綠芽,大手也沒閒著,立刻攻佔她纖細的柳腰。

大夥兒的眼珠子全快掉出來了!

大飛佔了便宜還沾沾自喜,輕佻的摩挲她的下顎,並當眾宣佈。

“我啊!雖然喜歡美貌的姑娘,但是對於清秀的少年公子更是加倍喜愛呢!這種癖好,從小到大一直沒改變!”

“這兩個不要命的傢伙正好在此,省得我千里迢迢去抓人!爹,把他們一起拿下!”柳如風惡毒的說。

“兒子!你的主意不錯,來人——”

“慢著!”大飛把綠芽推到前面,“要咱們上斷頭台,也得有個好理由,如果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把咱們殺了,你想咱們的家人會放過你們嗎?”

“好!就讓你們死得明明白白!”柳如風高舉雙手,向天長嘯,一群黑影快速的佔據廳堂每一個角落。

“這些人全是武林中用毒高手,只要我一下令,就能散發無影無蹤的毒氣,讓你們沒有反抗的能力!”柳如風得意的說。

“然後呢?再來取我們的性命?”綠芽跟這群人有深仇,就是他們害汀芳失身的。

“沒那麼簡單!我會讓你們簽下龐大的借條,然後去跟你們家要債,通常你們的家人都不敢聲張,然後我就施放『致命血蠱』這種毒藥是放在飲用水裡服用的,過了四十八小時便失去效用,你也驗不出致死原因!”

“你就是用這種方法,害死十二家兩百多條人命?”大飛靜靜的看著柳如風。

柳如風狂傲大笑,拍著胸脯說:“沒錯!全部都是老子所為,加上你們就不止兩百條人命了!”

“如風!你跟他們講那麼有什麼用?快把他們抓起來!”柳天生催促著兒子。

“等一等!還有個地方不明白,那十二家的財富合起來絕對超過三座汾陽城,這麼多的鉅款,你們是如何分配的?按理說,曹百萬出餌,你們動手,動手的人應該要多得一些才公平嘛!”大飛不知死活的問道。

一聽到這裡,柳天生便抓狂起來,忿恨的上前,揪起曹百萬的前叫道:

“說!你暗地裡藏起來的財產放在什麼地方?汀芷說,你打算拿這些錢遠走高飛,還想把汀芳送給尚書公子藉以謀取有力的靠山,你給老子誠實招來!”

大飛推推綠芽,暗示她“尚書公子”就是指她!

綠芽只是瞧他一眼,並沒有答腔。

“別聽汀芷那丫頭胡說八道!錢咱們一人一份分得剛剛好,汀芳也是早晚要許配給如風,嘿嘿……昨天夜裡如風不是就把汀芳給綁走了……哈!老親家!別生氣,這樣吧!我補一份賠禮,選蚌好日子,汀芳和汀芷這兩個丫頭就一起給如風當媳婦兒好了。”曹百萬急忙解釋。

“你還想賴帳?這是什麼?”柳天生拿出汀芷去投靠柳家時的一份財富清冊。

“佟家的白玉簫價值連城,但是你沒有列在帳上,還有梅家堡的鎮山珠象,柳家的鼎、曹家的夜光碗……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老大哥!別生氣,這些全是汀芷那丫頭,為討你的歡心捏造出來的,要不然,你們可以搜,曹府就這麼一丁點大,紙上那些琳琅滿目的珠寶,沒有一座小山是藏不完的!”

曹百萬頻頻拭汗,頻頻咒罵親生女兒,為了顯示真誠,他還交出一串鑰匙給柳天生父子。

“別演戲啦!你們曹府就如同一座小山那麼大嗎?”大飛成功的把眾人的目標轉移到他身上。

“你在說什麼?”綠芽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你看——”大飛用兩手捧高綠芽的臉蛋,讓她看向天花板上。“看到沒?那把簫和那把斧頭,還有那顆嵌在正中央的珠子,誰想得出那些價值連城的東西,會被光明正大的擺在最顯眼的地方?”

綠芽對大飛的觀察入微讚不絕口。

“沒錯!有誰會想得到呢?跟這些雕龍刻鳳的裝飾擺在一起,寶物就感覺不出來是寶物了!”

“也許腳底下還埋有什麼好的東西也不一定呢!”大飛惋惜的說道。

“那織錦在什麼地方?”綠芽似乎忘記廳堂有其他人,竟和大飛聊起天來。

“瞧!太師椅後頭當屏風掛的那一大塊就是織錦了!”

“還有什麼?”綠芽興奮的扯住大飛的手臂。

“你們兩人鬧夠了沒有?”本來矇住臉,喬裝柳如風手下使毒高手的其中一人,突然受不了的狂吼,扯下黑色的臉巾,一張俊逸非凡的臉呈現在眾人眼前!

“佟好德!”曹百萬詫異的看著曹府教書匠!“這是怎麼一回事?”

佟好德沒有回答,反而對著綠芽和大飛說:“你們是唯恐天下不亂,是不是?”

“喂!講話客氣點,柳天生父子和曹百萬共同謀害十二家人命的案子不是已經罪證確鑿了嗎?”大飛雙手叉腰吼回去。

“要不是答應幫你趟這淌渾水,我跟綠芽也不至於鬧翻呢!”

“他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綠芽一頭霧水的問。

“他和我?他就是外公的徒孫,也就是我的師兄嘛!我被外公關起來的時候,是他每天送飯給我,後來被外公知道,他還被外公修理一頓!”大飛跟綠芽解釋道。

“沒錯!我請大飛協助我逮捕三年前殺害我全家的兇手,還請他扮演追求曹汀芳的富家公子!”

因為出外學藝逃過一劫,佟好德一心想找出兇手為全家報仇!

大飛的身分和背景很適合扮演臥底的角色,不容易讓曹百萬拆穿他的真實身分。

可是,佟好德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綠芽這個掃把星存在,天哪!他完美的報仇計畫差一點就敗在他們兩人的手中!

他也沒有忘記,綠芽女扮男裝,在後花園輕薄曹汀芳,當時還教他誤會……種種事情令佟好德對緣芽實在很反感。

“早跟你說過,女人要選痺巧老實又不愛跟男人逞口舌之能的,偏偏你要選一個男人婆,嘴巴利得像鋸子!”佟好德抱怨道。

大飛也跟他爭辯道:

“我的綠芽可真是個妙寶貝,不僅讓我每天的生活熱鬧又活潑,而且酸甜苦辣的滋味更是絕妙無比呢!”

綠芽嘟起紅唇不滿的向大飛皺眉頭,因為她弄不清楚大飛這是在誇獎她、還是在取笑她?

幾個蒙面黑衣人,聽他們三個人居然在閒話家常,於是不耐煩的一個個除去臉上的黑布。

柳如風看見後,心臟差點停止跳動,這些人他怎麼一個也不認識啊?

他的那些蒙面黑衣手下,何時全被調包了?

他們是無常老人、童豔書、洪大宇以及無常老人的徒弟和徒孫們,他們藉機是來“活動筋骨”的。

無常老人環視眾人,捻起雪白鬍子,隨即以武林盟主的身分下令將罪魁禍首收押起來,並讓他的弟子請官差來把整件案子了結。

待一切處理完畢後,無常老人“散步”到大飛身旁,護子心切的桃花堡主洪大宇也趕緊飛奔至大飛身邊,童豔書無奈地嘆口氣也跟上前去。

倏地!綠芽一陣氣悶逼胸,眼前一黑,便往後倒下!

大飛眼明手快的一把抱住她。

一群人都在問:“綠芽怎麼了?”

他這才發現,自己正受眾人注目的焦點,他還傻傻的看看眾人,疑惑地問道:“你們是什麼時候跟來的?”

這一回,洪大宇首次和丈人達成共同的協議,他們一起伸手朝大飛的後腦杓“啪”下去,還很兇的對大飛說:“還羅唆,快去請大夫啊!”

“幹嘛?又是為了綠芽揍我!我真是招誰惹誰了?”

“廢話一大堆,你不擔心綠芽有什麼萬一嗎?”無常老人又喝斥大飛,洪大宇也作狀要揍人!

大飛雖然嘴巴嘀咕,卻又不願撇下綠芽,急忙把她背到平鎮最好的一家藥鋪找大夫。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跟著大飛的腳步,場面真是蔚為奇觀!

經過大夫的診察後,眾人響徹雲霄的一陣歡呼聲,令平鎮百姓以為出了大事呢!

原來是綠芽懷孕啦!

敝不得她變得既愛哭又神精兮兮,常常情緒起伏和不安。

大飛決定“原諒”綠芽給他惹來一堆的麻煩,因為,他現在更有資格神氣了。

“爹、外公!你們再欺負我就別想抱孫子和曾孫了!”

瞧他那副得意的模樣,那兩位愈來愈有默契的翁婿,不約而同的大腳踹上他的屁屁,送他兩枚大腳印!

引起一室的嘲笑聲,讓大飛狠狠跺著腳跟自己發誓:

我洪大飛這輩子肯定跟綠芽沒完沒了!

他得好好計畫一下如何實施“沒完沒了”的詭計!

***

桃花堡

連天響個不停的鞭炮聲,綿延百里的賀客盈門。

原本應該喜悅無比的新郎倌,此時卻似將要被人押上刑場般,嘴巴翹得足以吊上百斤豬肉,隨意的行禮拜堂。

孕婦最大!所以,大夥兒都讓綠芽給勸服了,強迫大飛娶曹汀芳當他的老婆。

怎麼可以這樣?大飛當然不肯答應!

不過,綠芽又再次表演失蹤記,而曹汀芳是唯一知道她藏身何處的人,逼不得已,大飛只好當個心不甘、情不願的新郎!

頭一回當新郎時,他年幼且因病而渾然不知,第二回當新郎卻是被逼迫,這一條姻緣路,大飛可是走得既坎坷又辛苦!

他滴酒未沾,鐵青著臉進入洞房,還把在新房裡侍候的僕傭給趕跑。

他走向坐在床邊的紅巾帕新娘前,大飛平靜的對新娘說道:“我只能對你說抱歉,我還是不能跟你作夫妻!要我娶你都是綠芽的主意,等我把她找回來,看你想如何教訓她都可以,而且我要綁住她的腿,要她一輩子不能再亂跑!”

新娘始終一語不發。

大飛按捺住下快,繼續講“道理”。

“請你告訴我她的去處,我願意用桃花堡來交換綠芽,只要你告訴我綠芽去哪兒,這座城堡和洪家的財富都是你的!”

有形的物質失去並不可惜,唯有失掉牽掛的人兒,才能令他日夜不寧、食不下咽。

“你想要多少財富都沒有問題,只要告訴我一聲,我一定替你辦到!你究竟還要怎樣呢?開開你的尊口好不好啊?”

新娘仍沒反應,大飛不耐的用大手揮掉新娘的紅頭巾——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只見綠芽木然的坐在床沿,她的嘴巴被一張紅色的紙封住,只剩下兩隻眼睛噴著怒火。

大飛開心的大笑,揭開了她嘴上的紅紙——紅紙上頭還有寫字呢!

紙上寫著“禮物”兩個字,然後是一些長輩的簽名,人人有份,竟然沒有一個人遺漏掉姓名!

敝不得大家辦喜事辦得如此開心興奮,毫不考慮的答應綠芽的條件,原來大夥兒早有頂謀,想要這兩個年輕人好好的玩一玩!

“那……曹汀芳呢?”大飛問著綠芽。

“你還敢跟我搶?你這種料只能配毛綠芽這個兇婆娘!”佟好德開心的牽著曹汀芳的小手,從新房的一角閃身出現,順手給大飛重重的一拳,讓他措手不及的倒地。

“抱歉!”曹汀芳看看他們幾個人,害羞的垂著頭低聲說道:“他才是那天要了我的人,所以——”

“我們走吧!”佟好德向曹汀芳下令,她乖乖的跟上去,果然是一副溫馴聽話的模樣!

佟好德領著曹汀芳,甩下兩人便長揚而去。

大飛迅速的把房間再仔細的搜一次——沒人了!他才放心的走向前,一把抱住綠芽,見綠芽沒有反抗,於是大飛問:

“你是不是被點穴了?”

綠芽點點頭,滿面期待的表情——咦!解穴何必要解開她的扣子呢?

當大飛的手覆上白皙柔軟的肌膚時,他的意圖就很明顯了——

“我知道被大家聯手作弄,你一定很嘔,但我也很嘔,不過,現在大家一定對咱們的反擊有所準備,馬上行動一定沒效果,咱們應該先表現的若無其事,等大家都卸下心防後,再出其不意的給他們狠狠的一招……這個想法很妙吧?”

綠芽嘆一口氣,眯上星眸,迎接他每一個強勁的熱吻,一個接著一個沒停止的烙痕……

大飛真是可恨,他根本是在趁火打劫,在她不能動彈的時候,盡情的對她做著邪惡的事情。

亢奮的炫麗色彩在她腦海迴旋,讓她不停的朝向高空盤旋……

有些帳確實可以一等,現在,他們只想縱容彼此,在被設計的婚禮後,狂舞……熱舞……

滿山的桃樹林,彷佛也被他們的熱力融化,綻放出滿樹的紅豔桃花。

十多年的情感,至今終於開花結果!

但這不是終點,而是漫漫人生從此展開——如同大飛說的,他們這輩子是註定要糾纏在一起,永遠沒完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