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青城後山,仙人嶺。

嶺上站了密密麻麻的人,這些人都穿著青城袍服,在他們眼前,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手上甩動著一條約莫拇指般粗,富有彈性的牛筋藤蔓交纏的粗索,另一端縛纏於嶺上一方巨巖之上。

“今兒個這一關叫做『仙人謫降』,考驗的是你的膽試及應變能力。”

老人面色和善,踱近了崖邊,伸出頭往下瞧去。

哇!可真是雲深不知處,谷深不見底呢!

老人開口高喊:“要掉下去囉!”

這一喊,空谷回聲不絕,“要掉下去囉……要掉下去囉……要……”

“要摔成爛泥囉!”老人又再快樂大喊。

下一刻,“要摔成爛泥囉……要摔成爛泥囉……要……”陣陣迴音就同那颳得人臉頰生疼的崖上惡風一樣,叫人想不恐懼也難。

老人輕咳一聲,硬生生吞下得意的惡笑。

“成了,試驗完畢,待會就請想過關的人過來我這裡,自個兒將繩索綁在腰際,面對崖底站奸,閉上眼睛,然後由我這主考官由背後一腳踹下,先說好囉,不許運功、不許回手、不許施勁,要把自個兒當成是壓根不會武的普通人,要不我就扣分。”

聞言,人人臉色變得古怪,有些膽子小的,已經開始腿軟。

放棄了吧,耳語四起,別副掌門還沒當上先當了枉死鬼。

“執法長老,這樣會不會太嚴苛了點?這……這不等於是在跳崖自盡?”

“錯錯錯!”

郎意童對於自己所設計出來的關卡,十足滿意。

“自盡是自個兒跳的意思,時間自己掐準,但這『仙人謫降』卻得由我來裁定,被踹之人將防不勝防、備無從備,連後悔畏縮的時間都沒有,直至腰上繩索赫然拉緊,煞停落勢,再將人懸蕩于山壁縱谷之間,享受極速快感,享受山風擊身,享受要死不死的恐懼……”

愈說愈興奮,愈說愈快樂,郎意童在一對對瞠大了的駭然瞳子裡看見自己惡鬼似的笑容,停下聲音再咳了咳,好半天才總算能夠換回一張慈笑和藹的臉。

他是長老,他是長老,不是長年不老的小孩,謹記!謹記!

“請問長老,像這個樣子被吊在半空中,得要多久?”

郎意童一臉好商量的表情。

“隨你開心,一下子或一整天都可以,這項競賽將以時間長短來做為計分標準,我備了香案的,看你能熬過幾炷香,想上來就扯扯繩。”

“那繩索……”問的人不自在地吞嚥口水,“夠牢靠嗎?”

“放心!這東西既是要讓人用的,安全性自然得列入考慮,之前我已經試過了一頭豬、一頭牛、三條狗和五隻雞了。”

“結果?”眾聲齊問。

郎意童目露不屑,“呿!那些畜生膽子太小,溝通半天只會嗷嗷呣呣聽不懂,又不是讓牠們去死,幹嘛怕成那樣?牛被拉上來時心跳已停,狗剩下兩條,掉下去的那一條是自個兒太緊張掙月兌繩索的,至於那些雞,被激發出了潛力,竟然還能飛上崖頂。”

“長老,這聽起來好像都是失敗的經驗耶!”

“亂說話!那頭大豬公就成功了!”

是嗎?會不會是因為那傢伙的油脂太厚,將心臟包裹到沒了知覺吧?

換言之,待會若有人成功了,豈不該列入勝利豬公行列?

“長老,如果繩子當真撐不住斷了,那麼……”

“所以我一開始就講白了嘛!”郎意童終於不耐煩了。“今兒個我這一關要考驗的就是你們的膽試及應變能力,斷了就斷了嘛,難道不會學那雞發揮潛能,飛頂求生?這還要我教?來來來,閒話少說,想當『副首』月冠軍的就來我這裡排隊報名,不要的,就滾一邊去,別礙著旁人跳。”

沒多久,仙人嶺上,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響徹雲霄。

後山山腰處,密林中有塊如茵草地,景色優美,草地之上,有對正在談情說愛的情侶。

“咦,那是什麼?”詩曉楓抬高螓首,清澈的杏眸裡夾雜著疑惑,“好像是有人在尖叫耶。”

“管他是什麼!”郎焰閉著眼睛仰臥在詩曉楓腿上,連眼皮都懶得抬起,那些聲音他很熟,熟到深知不用去理會,他伸掌,抓住她擱在他胸口上的蔥白女敕指把玩,“妳只要照顧好妳的焰郎就行了。”

她臉紅輕啐一聲,用小手去掐他的臉皮。

“誰這樣子喊你啦?臉皮厚厚的青城掌門。”

“妳也看出來了嗎?”

他沒張開眼睛,盡是淘氣壞笑,只有在她面前時,他才能放縱自己,偶爾出現些孩子氣的表情。

“繼鐵頭功之後,青城掌門目前正在苦修的是--『銅牆鐵壁厚顏功』。”

詩曉楓失笑,纖指往上爬,穿梭在郎焰頭頂上那剛冒出來不久,還粗粗硬硬會扎人手的黑色髮絲。

“說真的,你最近常帶我到處跑,難道打理一個大門派當真如此清閒?”

“本來就不難。”

他張開眼睛,在她腿上挪蹭,尋找著更舒服的位子,他動她臉紅,卻無意阻止,她喜歡他在她眼前時,一點也不像個掌門人,只像個會耍賴的孩子,這是種情人之間的恣意。

“我問妳,如果妳養了匹愛吃卻又很懶惰的馬,妳想要牠載著妳到處去玩,妳會怎麼做?”

“用鞭?用腳?還是在牠尾巴上掛串鞭炮,嚇得牠到處跑?”

“詩曉楓!”郎焰皺起眉頭,“原來在妳溫柔的外表下,骨子裡竟是隱藏了暴力傾向?”

詩曉楓輕笑,沒否認自個兒的方法似乎不夠好。

“嫌我暴力?成!那你說說,你要怎麼做?”她將問題拋回給他。

“用根長竹竿綁著牠愛吃的食物,然後將竹竿綁在馬背上,食物懸掛在牠面前,為了想吃,牠就不得不向前跑了,就這樣讓牠一路想吃卻總是吃不著,直到目的地到了之後才讓牠大快朵頤一番。”

“噢,我懂了,所以這就是你用來整頓青城的辦法?在他們面前掛了根長竹竿,讓他們忙著趕路,而你,就可以打混模魚,陪我到處玩了。”

他但笑不語沒解釋,繼續枕臥美人膝,還拉過她那摩挲著他頭頂的小手扳玩著,同時閉上了眼睛。

其實,他雖是在陪她,卻不是在打混模魚。

近來他的腦子裡盡在鑽研著一個接一個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難關。

來看她,一方面是陪她,另一方面也是想讓自己在思緒雜亂、壓力過沉的當兒,變換一下心情,而不至於想破了頭,或者是走火入魔。

他想的是有關於武學上的問題。

楓兒不懂武,他沒想和她解釋太多,說了她也不會懂,他只是要讓她知道,他是真心喜歡她的陪伴那就夠了。

情人之間的默契,言語溝通只是其次,一舉一動都足以會意。

這一陣子,有時天沒亮他就到豆腐鋪裡幫她磨豆,幫她煮豆,幫她開鋪、張羅桌几,且還限量一天只能賣上五十盅的豆腐腦就得收鋪。

如果有人敢來吃她的“豆腐”,討討言語上的便宜,說些一點也不好笑的渾笑話,那就別怪他這蒙面店小二會將人一腳踹出小鋪外面。

有時想想,詩曉楓真是想嘆氣。

她這豆腐小鋪早已遠近馳名,一個原因是限量賣貨,不想多賺,另一個原因則是前一個店小二很兇,後一個店小二很惡,如果你還敢上門來消費,那就要自求多福,幸好她開這鋪子本就是在消磨時間,是賺是賠不打緊,要不然,早該關門大吉了吧。

讓郎焰這店小二蒙著臉是她的意思。

若讓人認出了堂堂青城派掌門人竟放段來這兒為她端盤遞水,別說郎焰,怕是整個青城派都會掛不住面子吧。

限量賣貨則是郎焰的意思。

她會舍下蘇州的一切留在這裡,可不真是為著賣豆腐掙錢。

既然是為了他,那麼合該多撥點時間給他的。

兩人均是同樣心思,一個當掌門的像是在玩,一個賣豆腐的也只是在玩,其他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兩人可以時時相見,說說體己話、偶爾香一個、摟兩把、說句渾笑話就心滿意足了。

對於未來暫時還沒人會去碰及。

一來他剛遭父喪,至少得守孝三年,另一方面,郎焰很清楚詩曉楓的存在,將會引來他身邊多少人的反對及冷顏相待。

他畢竟是個太年輕的掌門人,一言一行在江湖、在青城,都會被人放大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