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棒日清晨,青城山上不起了初雪,片片雪花似鵝毛飄飄,仙人嶺上出現了一對佳偶。

郎焰牽著詩曉楓,她懷裡還抱著一隻小兔子,兩人磊落大方地站在瞪眼兼張嘴的青城門人面前。

“這位詩姑娘前陣子曾在咱們這兒煮過膳食,有些兄弟已經見過,現在我再次向各位鄭重介紹她的另一個身分--我的未婚妻,一等父喪期滿,我就會將她迎娶入門。”

有人拍手,有人叫好,當然也有人表情寫滿震驚與難以消受,不過在回想起掌門與執法長老昨兒個在殿上的那一場驚心動魄的對戰,以及掌門那還深嵌在鐘上的掌印時,就吞下了聲音。

算了吧,掌門英明,清楚自個兒在做什麼的。

“執法長老呢?”郎焰環顧眾人問了,“現在是早誡時辰,怎麼不見他?”

有人舉起手,“長老說昨夜突然發了疹子,病倒在床,請假七日。”

底下有人心虛交換視線,因為同時想起了長老那一聲慘烈“救命”!

為什麼發疹子要喊救命?他們搔搔首實在不懂。

“這麼嚴重?要七日?”郎焰蹙起眉,一手牽著詩曉楓,“走,咱們一塊去關心關心他老人家的病情,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走走走!”眾人齊聲高喊,青城山上,人情味濃,是該去看看那雖愛整人,其實卻很可愛的怪老童兒。

雪勢加大,雪片滿天,人語不絕,熱鬧氛圍更形加溫了。

長老大人,咱們來囉!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