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熱鬧的台北CITY。

熱鬧的繁華街燈正閃爍。

委靡、頹廢的橫流在這都市的網裡——

交織、交織、穿梭…….

所有的故事,都在同時進行著。

有著不同的曲調,欲都有著相同的終止——

豎起衣領,再度調整黑墨鏡架,尾隨“阿含婆婆”進入這低俗的紅燈戶區,宇文不免開始有些惶惶——

“阿含婆婆”來這種地方幹什麼?

接客嗎?不會吧,她的老骨頭還經得起折騰嗎?

看著她避開紅燈閃爍的區域,沒一會兒,她就進入龍山寺後頭一排違建的幽黑水上組屋小巷裡。

這巷子的路徑窄小,而且是沒有通往他方的死巷子!

他在猶豫該不該跟進,有人替他作了決定。

那是他不記得的高亢女聲,尖銳的語音正在問候著“阿含婆婆”。

“哎喲喲,阿涵啊,你這是幹什麼,演戲啊——哦,怎麼不演年輕一點的人,這麼難看,不懂啦,你們年輕人才懂藝術啦!”

“年輕人!”有沒有弄錯啊?是不是跟錯人啦?

偷偷伸出濃髮的頭項,側眼的觀瞧著——

沒錯!那豔麗色彩的衣衫,的確是從他的家中,一路被他跟緊追逐的目標,他沒弄錯人嘛!那是,跟她說話的人年輕頗具分量,才會稱“阿含婆婆”是“年輕人”吧!

咦!不會呀,那名臃腫的婦人,頂多五十歲吧!“阿含婆婆”少說也有六、七十歲啊,她是這麼說過的,難道——她隱瞞了一些事情?

他立刻把自己的形遺蹟藏得更隱密些,巷子的轉角正好有個寬大的垃圾桶,他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

“喂,少年仔,這是我的地盤,我先來的!”

是不是人在走楣運時,連垃圾都會欺負人呢?

被人趕,就換地方嘛,電線杆應該沒有使用,他可以躲躲的——不行!黑皮的老狗大聲的咆哮起來,一泡尿正中目標灑在進口的鱒魚皮鞋上,它的森森尖牙還有著血腥肉絲味的宣告:“這是我的地盤,不可以跟我搶!”

行!跟“畜生”計較,自己的水準不也降的跟它一般了嗎?

“好,這個區域沒人了吧!”

兩棟房子參差落差的些微轉角處,正好可以容下一人,離“阿含婆婆”進入的那間屋子也還算近,又不至於到令她發現,只是——奇怪,為什麼腳底有些粘,又有些臭臭的餿水味!

嘩啦啦……

落湯雞的男人,終於得到答案了!

這裡是二樓廚房的“下水道”,宇文,可憐的大男生,狠狠的洗了一次“獨具風味”的澡啦,裡頭有糖醋的味道和醬爆肉醬的味道,還混合一些其他的……

真是的,人倒楣時,連下水道的汙泥也會欺負人哦!

沒關係!既然已經勾到這種地步,全身上下已_經沒有乾淨的區域了,不把“阿含婆婆”的假面具給剝下來,今天他就白白犧牲了。

等呀等,哆嗦的等著。

夾縫裡的冷風陰寒的令人抖顫,而他的衣裳又是混臭的,冷冽更是侵入骨髓般,由腳底直透入肺腑經脈。

還要等多久,他已經縮成一團,像只流浪狗那般的悲苦無助了,他還能等多久?

碧執的個性,讓他咬著牙,繼續的忍耐等下去,而那輕柔的,在他腦海迴旋,要他放鬆的噪音,欲叫著他——回去吧,別跟自己過不去!

那可真的是“魔法”呢,瞧她,只是短短的十來分鐘,就在他的理智剋制區裡,種植叫人“放鬆”的芽兒,還且還不斷的茁壯呢!

實在……太可怕了!

“阿含婆婆”一定是個會操控人心的“女巫”,他會不會已經給他下了巨毒?要不然,怎麼會出現兩種聲音在他的腦海盤旋?

正當他疑惑、不安……擔憂的心跳已到達喉嚨頂端時,一名他“朝思暮想”、“念念不能忘”的女郎,生動活躍的在自己眼前出現!

他趕忙的揉淨眼眸,再一次確認——

沒錯!真的是她!

簡單輕便的衣衫長褲,蝸牛包包,面孔仍是當時那般的素淨聰慧,短短的發上,護耳的小型安全帽……他不可能會看錯,真的是她——讓她的臉腫得像豬公的那個臭三八女人!

一股衝動,讓他想跳出去,抓住她的衣襟,給點顏色讓她好看,另一個壓抑住的念頭。欲要他再等一下,因為,他看見先前那名臃腫的婦人,拿著一鍋子食物又踱步過來,正要和那“潑辣無禮”的扁平女人交談呢!

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可是,這……這也未免“知”的太離譜啦,他聽見那名婦人笑嘻嘻的在喊,列入國片輔導金面孔的人:

“阿涵……婆婆!”

怎麼可能,怎麼——

“嘻嘻,你演婆婆一定很辛苦,阿姨煮的魚湯正好給你補補,來!喝了它——乖——”

阿含?婆婆?婆婆?阿含……連貫的事情都串在一塊兒,宇文恍然大悟的認定,那名在眾人面前打了他的“瘋查某”,不但在別人面前羞辱他,還想侵入他的家,他的城堡,要進一步的打垮他,吃死他——

他跟她有什麼仇哇?她得這麼處心積慮的“消滅他”!

他的心思如波濤洶湧,神智似萬馬奔騰踐踏,他的耳朵欲依然堅守崗位,努力聽著。

“阿姨,謝謝,我趕著出去,回頭再喝好不好?”

“不好!你們這四姐妹也不知道在忙什麼?成天的往外頭跑,家就像旅館一樣,久久才回來一趟,睡個一天兩夜的又不見了,你們的爸爸也真是的,都不管你們——”

“阿姨,我喝湯!”棄械投降的涵涵,拿起鍋子就大口大口的灌下。

鄰居長輩還在一旁叨唸:

“喝慢點,又不是餓死鬼股胎的,真是的!多喝點魚湯哦,女乃女乃才會長大一點哦——一瞑大一時!”

這婦人的“肺腑”之言,讓涵涵嗆了氣,好一陣猛咳後,看著雪花的鮮魚湯——倒盡胃口!

“怎麼又不喝了?”

“我不要‘負擔’過重!”

跋忙的交還那鍋湯,牽著古董級的老爺車,變裝後率性又自在的涵涵,跨上英勇的“跑車”,快速的擲出幽深沉的暗巷。

被甩下的婦人還喃喃的念著:

“胸部太平,男人沒興趣,婚姻會不和協哦。”

涵涵已經離去老遠,這些話全都也是被甩下的——羅宇文給聽去啦!

追追追,向前追。

不管前有豺狼或虎豹。

不管人家是不是對落魄汙移的人兒掩鼻。

就是追……

一路的追下去——

宇文跑得汗流夾背,溼的衣服風乾又溼的粘在身上,一向養尊處優被奉承的很高位的大明星.虛月兌的想大叫,投降,不幹了!

倔強的自尊心欲要他支持下去,要他得到勝利的果實……

每當他正在天人交戰,吵得不可開交時,天時地利的環境就為他作了決定。

這一回也不例外。他累得像百歲老狗,正要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時,一路疾風奔逐的涵涵已停下她的踩踏,進入一棟紅色磚牆外嚴肅的建築——警察局!

與那兩位守衛神般的巨木對外.宇文正在想,她要幹嘛?

捫心想想,自己最近有沒有跟什麼不妥當的人接觸見面?好像沒有啊!自己有沒有什麼東西落民的把柄,可以列舉控告的?

雖然沒有,可是,像她那種才奸巨猾的“瘋查某”唷,要創造什麼證據也是有辦法的,而且,她先前昕到電話時,不也是很高興,好像完成一件事情那般…該不會是完成對他的“誣告”證據吧?

一想到有關“阿含”的事情,宇文就會不由自主的想到最最可怕的狀況,而且——都是要陷害自己的!

這也難怪嘛,打從他們一見面,就是劈哩啪啦的一陣巴掌聲,之後也是一連串的劈哩啪啦……鍋盤碗瓢、杯子,砸碎了不少的聲音。

要他相信,她還有什麼“好”的地方,那大概是“迷死,因怕死不”(請用英語念)吧!

既然要上戰場,就得先把自己武裝好!

像他這副狼狽落魄的德行,別說洗清“冤屈”吧,只怕一上警察機關,就會被當作是流浪漢,給送到收容機去啦!

東望望,西看看……一棟國際知名的飯店正在眼前閃爍著霓紅燈,好像正在對他招手邀請——

“去去去,這裡有外國影星正在使用,你別來這裡丟人現眼!”有眼無珠的門房,一見宇文就捂鼻揮趕。

“我——”他都還沒能說出自己是——羅宇文。那個國際知名,響噹噹的明星人物,人家已用聲嘶力竭的呼喊,叫來警衛要把宇文扛走!

正在鬧的不可開交時,步下華麗轎車的外國人和蜂擁而至的記者先生、小姐們,也不約而同的出現在這棟五笪級的國際飯店;

眼尖的記者,必竟是很多的,雖然他是那般臭酸、落魄,還有黑墨墨的兩圈黑輪罩在眼睛上方.能喊出他名字的,還為數不少呢!

“羅宇文——你為什麼?”

“你在什麼地方‘混’,怎麼——”

“羅字文——”

七嘴八舌的訪問,讓媒體寵兒的國外影星傻眼,也令原本和他爭執的“有眼無珠”門房,差點昏倒在地上。

巨星不愧是巨星,只見他雙手向上高攀,制止蜂擁人潮的湧動,對著知名國外藝人方向一伸掌,用著掌,用著洋味的英語說著:

“國外的演員者是說中國式的苦難電影,演員總是太過美麗,尤其在成名的大牌演員身上,理會看不見真正的破敗汙移……我就是要證明——越是知名的明星,為了真正的電影,越是會犧牲到比臭水溝老鼠還沒尊言的地步,請支持台灣電影!”

哇!泥塑木偶般的群眾,端看著一尊“偉人”的銅像般,那樣肅然起敬,那樣的仰之彌主——

容易感動的金毛外國人,早就紅著眼睛撟著“大義凜然”的“愛國藝人”到專屬的一層總統套房內,敘敘電影軼事去啦!

反應夠快的鎂冰島燈也此起彼落的將這歷史性的一刻——頂尖的王牌對王牌,拱手共的畫面,收錄起來,想當然,明天的新聞又有好題材吧。

不知道,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也許“福”與“禍”是相伴而來的學生兄弟吧!

這廂是明星對明星的面對面,那廂是什麼呢?

面畫就是涵涵停妥“古董車”,興匆匆的跑到嚴肅不敬而言的警官察人員服務檯接續起……

當她蹦蹦跳跳的跑到繁忙的警局時,她是十分興奮而愉快的,所以講起話來,也是輕輕鬆鬆的:

“警察先生,聽說我的‘乖乖’找到了,一接到消息,我就立刻趕了來,現在可不可以把它拉回家去啊?流浪那麼多天,它一定害怕死啦,再多待一些時候,它一定會哭死它!”

丈二金剛模不著腦袋的警大人,張開昏濁的眼睛,不大明白眼前這名小姐講了什麼東西的表情,涵涵恍若大夢初醒的拍拍自己俏麗的前額,飄蕩的劉海,優美的轉個彎,又落回原位。

“對不起,對不起!太高興了,所以語無倫次,請原諒,我是說——嗯,就是剛剛啦,我的姐姐通知我,說你們這裡有我遺失的……嗯,就是東西啦,要我來領,因為白天聊絡不上,她好不容易在剛剛找到我,所以我就——”

“什麼東西啦!”冷冰冰的一盆水,當面撥來。

“就是水晶球啊!那是有魔法的唷,我可是花了許多功夫才——”

“你等等。”又是一記冷,高興的心情讓涵涵也不願去計較吧!

等了約莫有三、兩分鐘,她就覺得幾乎已是一世紀的長久,看著不同面孔的警察叔叔、伯伯、大哥哥們,經過她身邊時,特意一瞥,她還以為意的跟人家笑笑、打招呼呢。

翹首遙望著那名警員消失的門,她著急的想著:“怎麼那麼慢,‘乖乖’會哭唷!”

“乖乖”的哭,大家看不著,聽不到,涵涵的哭,就會驚天動地、泣鬼神了吧?

那堆人,就堆在門口,一邊人肉牆圍著涵涵看不見外頭的暗黑的星空,冷漠的警察大人終於出現,也有著笑容——是冷笑哦!

“請,我們貞二組長親自問你話。”

被大陣式弄迷的涵涵,還覺得奇怪的想問:

“‘乖乖’闖過了嗎?”

“嘿嘿嘿,小姐,我們組長可不大喜歡說笑哦,你最好不要嘻皮笑臉的!”

爸爸媽媽一向教人要“笑臉迎人”什麼時候,笑容可掬也成了犯罪的條例?

“你老實說!”

分不清這是第二十一次,還是二十五、六次的話了,還是那句沒創意的老調調。

“那是師父送我的禮物。”

疲憊的涵涵,垮垮的斜倚在冰冷的金屬椅上。醜陋簡單的貞訊室裡是令人窒息的不自由!

要是可以讓她瘋狂的叫上一叫,喊上一一‘喊,哭上一哭……她或許會好過一些。

警察局通知她來招領失物的日的,竟然是——扣押她!

這末免太過離譜啦!

雖然,她偶爾會闖闖紅燈,搶過平交道,可是,為了這些原因,就把她扣留起來,反覆審訊!刑警大人你們也沒這個功夫。

人家要她來認領水晶球的目的,是什麼呢?聽聽下面這段話,大家或許就會明瞭啦!

“小姐!別說謊了,人家說呢,這水晶球是南非非法進口的國家礦物,非常稀少珍貴,而且已經絕產的——紫芸礦!你呢,好好交代,這非法的東西是怎麼來的,是跟什麼掛勾啊!有什麼特殊門路?要是好好合作,酌量減輕刑責還有機會,要是——哼!我們就把風聲放出去,說你已經招認,讓你的同夥來追殺你,然後我們在後頭收線,一網打盡,你覺得如何啊!”。

這是要拿她當餌,放線釣大魚呢,可是,叫她隨便捏造個人出來,混沌的腦袋實在不靈光吧,她只好還是回答第N遍的那句話。

“那只是很普通的水晶球而已!”

“少來這套,你把我當成什麼?化驗報告都出來啦。會有錯嗎?你還是乖乖的老實說吧!”大頭組長氣得直捶桌子,要不是正被警察不得用刑的逼供這條。他早要人拿刑具來嚴刑逼供啦!

“‘乖乖’是我替水晶球取的名字!”昏昏沉沉的神智裡,她無頭緒似的進出這叫人捉狂的一句話——組長果然捉狂的甩上門,留下緊閉著一室的窒悶,給涵涵自承受。

經過三小時連續不停的貞汛後,涵涵終於能夠停止腦袋運轉,靠在冰涼的桌櫃檯,小憩片刻。

是她得罪什麼嗎?

所以必須遭受一回無妄之災——

所以,那群兇狠的執法者,說是沒看弛涵涵的修養與氣質,一味的認定她與犯罪扯上關係嗎?

怎麼會這樣呢?

“乖乖”還讓人家扣留著,沒有工具的她,就像沒有穿衣服的國王,什麼都沒有,只能任人欺凌.任人嘲笑,真的是可憐哪,可憐哦!

偷走她東西的人,究竟是什麼人?

她去報案備查,反倒被咬了重重一大口,成了走私非法的女賊,她——這苦楚是無處可說的唷!

要是叫他們去找死去的師父問話、作證,師父大概會從十字架下的棺材裡跳出來罵人吧!

怎麼辦?難道她註定得背這“走私女賊”的名義,冤冤枉枉的洗刷不清,過完這一生嗎?

苦中作樂,還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不過,涵涵的委靡無神,終於好了一些,她正好抬起頭,背後的門也正在此時,又微啟一道狹小的門縫。

轉過頭去,跟這次要短兵相接的人,打個照面吧!這叫做“先禮後兵”嘛——咦?那短短的三分頭髮,銳利神采有鷹似目光,緊抿的唇角,顯示著自信人的力量,他看起有點印象哦!

什麼叫作有點印象而已,涵涵真是被逼的神智不清,那個人明明是她的“好姐妹”嘛——

“阿五!謝天謝地,你來救我啦!”“救你!我聽說又有一個智慧型的罪犯,嘴巴硬的不得了,竟然可以挺過三小時的連續偵問,而不露出一點痕跡破綻,路過這裡,覺得很好奇才進來看看,怎麼是你在這裡?四姐。”

這個英俊好看年輕刑事警官,名字叫作尤劍鷹,為什麼說他是涵涵的“好姐妹”,而他為什麼又稱人家“四姐”?這些疑問呢——,老奸巨猾的李×小姐說,等第五集的書出來後,大家就會曉得啦!

“阿五,要是你有很多時間聽,我可以花三個小時詳詳細細的解說,要是你只想知道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我也可以濃縮成一句話——”

“什麼?”好看的濃眉不自覺的攢在一起,只要是跟她們姐妹碰在一塊兒,事情都有種越來越“復親”的趨勢,而她們都沒有察覺呢。

“我碰上‘那個’啦!”神神秘秘的籲口氣了像這已代表千言萬語。

“阿五”翻翻白眼,等候奇蹟出現,可惜一一奇蹟永遠站在薛家姐妹那一方,雖然,有時是好事,有時是壞事,不論好壞自己總是邊邊站的。

所以,特別刑事小姐的警官先生決定——細訴從頭,當然,他可沒忘記交代一下:

“不準說太長,一個小時之內一定要說完!”

“真沒意思,還虧是‘好姐妹’呢,真沒有手足親情,竟然——”

“四姐!”

“好吧,人在矮牆下不得不低頭嘛,誰叫我衰落到得讓你施救的命運,我——”

“剩下五十八分鐘!”

“尤伯伯那麼有養的人,怎麼會養出你這種兒子,你根本——”

“好,剩下半小時,三十分鐘,再辯啊,再辯一句立刻走人!”

四目對瞪,不必明說的“攻訐語言”彼此瞭然於胸……委委屈屈的吸口氣,形勢比人弱的涵涵決定“委曲求全”,讓這小子囂張一次,開了口,言語便要紛紛出籠,難得“勝利”一回的尤劍鷹,欲先喊了“暫停”。

“我得先去報準!”

報准算不算在三十分鐘以內?

“算!”劍鷹,阿五——真是快樂無比哦!

“萬一超過三十分鐘呢?”把人家當成“小人得志”的涵涵,又不放心的問上一句。

“那,薛家就多了一位‘死硬派的走私販’啦!”

才不管他有能力“拯救”自己呢,可以罵出口的事蹟,涵涵一個也不放過的念出來……念給空氣聽!

唉,關押過久,涵涵已經染上半瘋狂的因子了!

JJWXCJJWXCJJWXC

“拜託,不要又出難題給我行不行,什麼叫作有影響力的啊?你介紹一個給我認識呀,叫人家來替我作證嘛,我這是招誰惹誰?‘乖乖’不見了,去備案,竟會被當作是嫌疑犯扣留,這是什麼道理?我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吧,雖沒繳稅,捐作善款的金額也可以買棟小平公寓了,我——”

“四姐.不這麼作不能結案,報告不好呀!”被涵涵說得頭腦發脹的“阿五”可憐兮兮的堅持立場。

“你沒幾尢過‘乖乖’嗎?它跟著我十多年了,你見過的次數也不上千次的,你是最強而有力的人啦,你來替我作證!”死命的“賴”上她半年多的“妹妹”,涵涵也是不肯改改的堅持。

“要怎麼說你才能懂嘛,報告已經打出來了,落網的嫌犯除了你這共犯以外,其他的人都招認了——”

“‘共犯’!哼,好個‘共犯’,我們上法庭去封質!”涵涵嗤之以鼻的冷笑著。

“可以啊,那得換成證明你從你師父手上得來‘乖乖’時,是有人證的——你有嗎?要是沒有。又得把你師父的來歷說清楚,跟乖乖、跟四姐你的關係弄清楚,折折騰騰的時間不必計算了,把你師父的過去攤在法官面前,難道是願意看見的?”

致命的一擊,確切的擊中涵涵的心坎!

“四姐,要我作證也不難,只是問題又回到原點,還是得查回你師父她老人家身上,她已經長眠了,你還記她不能安眠嗎?”

再一次的發射箭簇,再一次正中紅心!

涵涵知道,再掙扎都是徒然的,落網的魚,越是掙扎,魚網便是越加的收拔,令人不得月兌身。

“你說該怎麼辦?”

“我跟組長打過招呼了,他說,他只能提出‘乖乖’是別人送你的禮物,而那個人必須是到過南非。有證據可考,又有通關優惠免驗行李的特殊權力——只要有這樣的人替你打包票,報告上就可以證明那人是‘誣告’!你就自由了。”“如果‘乖乖’是普普通通的水晶就好辦,偏偏它不是——”

“它是特殊的嘛!”

“特殊,就有‘特殊’的待遇,很公平的!”

不僅是涵涵累了,阿五也厭倦了這不能終止的對談,站起身、給予最後一絲漫暖慰藉,他無奈的說。

“你還有時間可以想一想,要是麻煩的弄個水落石出,還是簡單託個順利結案,你自己考慮吧,我還得去值勤務呢,已經花太多時間在這上頭啦!”

頓了一頓,他又說:“要是我啊,我會趕快把案子結一結,快快了事,快快去找那個什麼‘夢幻之星’的,去救鮑叔!”

是啊!

拯救老爸才是涵涵的第一等大事,千萬不能未倒置吧。

只是要上哪兒去找:強而有力的人呢?

酷酷的組長,抱來一堆名人偉人的親筆書籍紙,不懷好意的笑笑,“等你找到‘合意’的人再能通知我呀!”

找這些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兒的人有啥用?

要求這堆書本,是要“打地鋪”啦!

美美的睡上一覺,或許半夜會有“人”來指示她該彼做,她才不要白費力氣,去翻那堆她一一個也不認識的“名人”。

“強而有力”的人,“強而有力”的人,要“強”又要有“力”——唉,乾脆叫那個×頭牌的口服液來好啦,它是最“強而有力”的嘛,廣告不都是這樣說的。

便告——電視——明星——

嘿!對了,找他來吧,只要他_去過南非,就一切OK……呵,可足,要怎麼跟人家說呢?

“阿文仃,我是阿含婆婆啦,那個嘛,我也叫薛涵,涵涵啦,就是那個打過你一巴掌的人啊,記得嗎?”

說完,她的皮大概也要被連剝三層啦,不行,不行,換個方法說:

“你好,我是薛涵,有件事想拜託您,只要您去過南非,就一定可以幫我!”

自己算是哪根蔥?哪根蒜?人家為什麼要平白無故幫人?

“阿文仔,涵涵是我阿含婆婆的外甥女,她……”

不是孤苦伶仃嗎?這一講下去全是穿幫了?不行,還是不行啦!

怎麼辦?怎麼辦?

黎明的曙光已在空氣的流動,灑落暖暖的清新味道,而涵涵的陽光似乎還在冬眠哦!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