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行,我幫你作證結案,不過呢,我有條件!”羅宇文,換過一身乾淨得體的衣著後,自信神氣的表情也全恢復邦交的掛在臉上。

昨夜的悲慘,雖然有個不算太壞的結果,晨間的新聞大都站在稱讚他的這方面,不過,只要一想起“阿含婆婆”,他就沒好臉色。

接到那通期期艾艾的電話,請求他上警察局“坐上一坐”時,他就武裝起冷然嚴肅的面孔——

聽完涵涵的“偽裝”自白:面無表情!

聽完涵涵的“夢幻之星”來龍去脈:面無表情!

請求他當證人蓋手印時,他可大開尊口,白牙森森的笑著說:“我在=三年前的確到過南非,那時候,我還是個無名小卒,是博士候選人而已,不過呢,當時我們持用的是有豁免權的外交官通行證,見過的人物嘛,不多不少恰恰有人是知名的礦產大亨,照片也有,只是還要找找——”

“沒關係,先作證,後呈證據!”想不到第一個尋到的“強而有力”的人選就可以過關,涵涵心中的高興,真的是筆墨難以形容的,只是,問題有那麼簡單嗎?人家肯如此輕易的答應替她當證人?

答案是:NO!

“當證人可以,我有條件!”白白的牙,已經準備好一口咬斷敵人的n因喉,饞涎唾沫在喉結的頂部,上上焉下的滑動著。

“我……剛剛失業,存款有限!”先堵上一句,免得自己到頭來剛躲過警察大人,又換跑給高利貨的兄弟追殺。

“你不會失業的,我正要提供你‘就業’的機會呢!”字文緩說著。

涵涵迫不及待的追問:“繼續當傭人嗎?”不是,“那太浪費啦,當我的情婦,直到我玩膩了為止!”

迷底揭曉——一人得意,就有一人憂愁。

“你這麼‘喜歡’我,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對啊,我是非常、非常的‘喜歡’你,想好好的‘痛愛’你呀,我呢,最近喜歡逛逛情趣用品店,凡是那些皮鞭、蠟燭、繩索……虐待怕的用品啊,越看就是越有趣,當後就想找個人試——”

“不會吧!”哀憐的大眼睛,亮晶晶、水汪汪,多像無害無助的小狽狗唷——可惜,已經完全“洞悉”她本性中,貪婪、欺騙、拿別人當作樂取笑對象的個性後,宇文說什麼不會讓矇騙啦!

“不會吧——是指,不會吧,正好是投你所好呢?還是你已經玩膩了?”

“阿文仔——”

“請稱呼我:羅、大、人!”冷冰冰的糾正涵涵的剝削措詞,不留餘地的著人家。

“你要記住,當我的情婦,就是等於我眷養的一隻狗,主人的命令要服從,並且視主人為一切,沒有自由,更沒有講話的權利!”

什麼……?

原來人家對她的恨意是這麼的——強烈啊!

道歉認錯都不足以彌補兩人之間的嫌隙,賠上身體,還得附上自己的思想意識——認真想想,自己真的有做出那麼罪不可恕的事情嗎?”

涵涵真的是無法想像啊!

但是,宇文可不是這麼說的唷,在他的看法中,涵涵不但是罪大惡極,而且是那種砍十七八次腦袋都不足補過的吧!

打從一見面,就真的“用打的”讓自己尊嚴打地,之後更是可惡的登門踩地,戴著“阿含婆婆”的假面具,在他家裡包吃、包住、包打破杯盤碗瓢

這麼多日來,他的隱私,他的生活,還有什麼秘密是她不知道的?雖然他也沒有什麼秘密,可是——人言可畏啊,難不成這香銷玉損的冤魂,還要多上他這一名水成?

不行,不行!說什麼也不能善罷甘休的!

瞧她說的多好聽——

什麼為了要救被綁架的老爸,需要你們家祖傳的“夢幻之星”,聽說你爸爸把他傳給了下一任的羅氏企業繼承人!

狽屁不通嘛,八成是她編出來的滿口謊言,為了消除他的戒心恨意吧!

他是不可能上當的。

“考慮好了沒?”

“你認為我做的到嗎?”涵涵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沒想到人家欲不以為意的點點頭說:

“我知道你做不到——”

“那——”

宇文伸出食指輕輕晃呀晃的:

“有抵押品情況可能就不一樣——聽你說的,你那水晶球還有個名字啊?”

“你——”

“嘿.我得去訂購有十二層的防盜用保險箱了,當然,這筆帳,還是落在你頭上!”

賊賊的笑容可掬映親著一夜無眠的蒼白灰敗臉容,看來,、這一次的短兵相交——

表面上,宇文已勝了這回合了!

JJWXCJJWXCJJWXC

落日、夕陽、竹林晚風……

好一幅只羨人間不慕神仙逍遙的世間美景呵!

深入境中的人,可真是幸福……真要發瘋啦。

要是不快點想辦法,把自己從鐵籠中弄出去,再過一會兒。她的“主人”就要回來了吧。小四先生,真是言出必行,涵涵總算是領教到啦!

拿走她的“乖乖”後,他就叫她到飯店待命,直到他說可以,她才能回關渡小屋——

要涵涵乖乖待命,可能嗎?

——不到三兩小時,烈日當空下,她已揮汗雨的跑到羅宇文的家裡,瞧著鄰居都在午睡,她後腳俐落的翻上了圍牆……

“小偷、小偷、你是小偷——”

突如其來的廣播,把涵涵嚇住,從圍牆上翻落下來,腳也拐到扭傷了。

包要命的是,她怎麼跟鄰居解釋!

鎊戶的門板都響著要找開,一窗究竟的聲音,顧不得腿上的疼痛,涵涵一溜煙的跑了……

進了飯店房間,正想躺下來休息、休息,一躺之下,她又用力的彈跳起來——她躺到別人身上啦!

“你來幹什麼?”

舒舒服服洗過澡後,一綹溼溼的發貼在光潔的雙頰上,眯起的眼眸,慷慷懶懶的笑著說:

“這是當情婦的人,應該問的話嗎?”

涵涵保持著眼睛直視在他的臉上部位,十分好奇的往上梭巡……唷,那結實的小麥色胸膛,可真是性感的教人想模上一模呢!

“關渡……好玩嗎?”

“你,你怎麼知道?”

“當然知道,難道大筆的保全費用是白費的!”笑著涵涵凝傻的宇文,果然是深具魅力的大明星,一抬手、一舉足,都有種目眩神迷的風采,只是,每當他開口說話,涵涵便恨不得要掐死他。

“喂,過來啦,幫主人捶捶背,不會嗎?”

瞧她奇疑的神情,宇文又“好心”的補上一句:

“你放心啦,我現在對你沒興趣,也沒心情,等你多喝點魚湯,多長點肉我嘛——再考慮、考慮!”

涵涵.只想拿那顆潔白的大枕頭去塞他的大嘴巴……奇怪,阿姨對她的“擔心”,他又是怎麼知道的?

難道,他有神通超能力

有錢好辦事,果然是一句至理名言。

打從涵涵正式的用薛涵這張臉,搬到羅字文的家中,也不過四天吧!

她遭遇的各種酷刑,簡直可以出本成專書吧。“哇!小四先生開始實現‘虐待’她的種種宣言了呀?”

不是的,他到南部去拍外景戲,把她丟到關渡小屋後,就不見人影啦。涵涵還想趁著這美好機會,把她的“乖乖”趁機給救出來。

也不知道是哪家變態的防盜公司,給設計出來的防盜裝置——

罷要上得樓梯,進入宇文的私人禁地,扶手上樓就傳來一陣教人酥酥麻麻的電流,讓她一倒地就過了兩頓飯時間。

不能碰扶手,光走樓梯行嗎?

顯然是不行哦,地毯會波動搖擺,直到你順流離開為止。

咱們的涵涵有咱大智若愚的決心,不再試試,她不是肯善罷甘休的,學著那啟發過先總統,蔣公先生的小魚兒那般,逆流往上……嘿,還有讓她抓到前門的游到“鋼門板”了吧——

可是佈滿鋼刀鐵箭的裝飾品的那個呀,誰敢去碰呢?每二天,她朝窗戶下手。可是釘牢的窗子好像在嘲笑她無知那般,硬是動也不動上半分。

好嘛,只好上屋頂去啦。

好在她手腳靈活,身材高瘦,借來加大的鋁梯,踩著屋詹、陽台的突起,一顛一顛的就上到樓台上

好像沒有隱阱吧!

藤架、翠竹、花花綠綠的一些盆苛,看起來很普通的,可是,吃過虧上過當的涵涵,才不想又去招惹這些看來無害的東西呢。

偏偏這些東西都架在頂樓上的鐵門前,要怎麼樣既不碰到那些“不明物體,又能去開門的?”

賓的?跳的?還是——學泰山攀著繩子蕩過去?

都不太妥當吧!

啊!有了,那地方可以試試,就是那個挖了大洞當天窗的玻璃塊,它看起來很安全——

才不安全呢!

那塊平凡的玻璃下,就著這個大籠子,涵涵一不小心,施力過猛,重心不穩,就一古碌的摔下來啦!

好像是算準她會從這地方進來似的,籠子裡有被褥、枕套,還有一幅“竹林晚照”在她面前晃來晃去,一等到她進了鐵籠,自動預設的收音機就開始播放:“真正高興能見到你,滿心歡喜迎你……哈哈哈,要是在我回家以前,你還沒能月兌困,‘乖乖’只好送給別人領養啦!高不高興啊!”

這就是餓上一天一夜,眼冒金星的涵涵,如此心急欲焚,如此不能停下團團亂轉的身子,拼命想方法的原因。

謗據他的提示,只要可以說出他設定密碼的內容,她就可以月兌困,鐵籠會自動打開——

可是,中國字有多少哇!組合起來又有多少字句?輕重音不同又是另一句不同意義的話呢,她該怎麼選擇,羅宇文大人會設定的語音?

從強而有力的罵人開始,當然是先罵他呀,後來,發現一點效用也沒有,她一開始想像人家罵自己的字眼,什麼三八婆、瘋查某……都用完了,鐵籠還是不為所動。

低緩磁性的嗓門,從有聲叫到沙啞,她真的好累哦——

為了什麼,她必須受這些苦?

難道想用“魔法”來解解冤,也有錯嗎?

難道太過正義的心思,在別人的眼中,世俗的規範裡,都是發臭過時的食物?

想起那含辛菇苦,有待女兒拿“夢幻之星”去交換的老爸,想起那幾乎是跟著自己長大的女兒“乖乖”,她就有滿月復的辛酸淚,不知該向何人灑去?

嘶啞低喃的聲音,斷斷續續的請述著她的不甘和委屈,就像在交代遺言那般的凝重和無奈……受不了那沉悶的自己,涵涵申吟似的使盡力量叫道:

“我愛你……”

“們”字還沒出口,鐵門“砰砰”已大大展開,帶著合不攏的大嘴巴,涵涵片刻不敢稍留,連滾帶爬的逃出去。

就是有那麼湊巧的事,老天爺好像很特意為難她唷,她才逃出鐵籠,還沒能來得及慶祝慶幸一番呢,一雙臭臭的大腳丫,已經不可一世的睥睨在她的頭上方——

“真想不到,原來你是這麼的有本事呀,現在才知道你的真心呢,好吧!勉為其難的給你一些獎品吧!”

說完話,那張大大的臉就不由分說的湊近涵涵神情渙散,注意力無法集中的濛濛睡眼……往她粉色的唇上,重重的咬下一大口……

電影嘛,不外是情仇的人生恩怨,雖然他的情感一向被兄長們取笑為“太過豐富”,可是,台上、台下的環境,他還是可以分開來,要不,每拍一部戲,就跟一位女明星談戀愛,他會有多累啊?

所以,要他真正動心,不帶演戲意味的去親吻女人,這樣的情況,還是屈指可數的。

當初,帶著好笑、調侃的成份吻上那張純真的唇齒,一口吞嚥住那甜美的滋味時,他還是有著演戲的味道……

只是,當他輾轉挑逗、吸吮,都不能得到女明星們那般配合的申吟、嬌喘、動情的聲音時,他放棄了那些純熟的技巧,輕合著晨星般的眼眸,跟隨著自己的感覺膜拜似的輕觸、洗禮著每個幽微的暗處,開發著一種純然,沒有矯飾的感動……

那是種令人無法自持的迷幻世界呵!

她的香甜,她的味道,是沾染著魔幻世界迷離色彩的光幕,一旦沾染上了,就更想去深入她、品嚐她……她讓他的感官,他那些被訓練過度的肢體,重新活了過來;她也讓他像個笨拙孩子,第一次碰到心的女生那樣的手足無措。

就是四片唇的相接,就只是探索她那任人予取予求的天地而已——他就已經無法自持,深深的衝上那目眩神迷的感官天堂…一

涵涵並沒有如此多的感受,在搖搖恍恍翻翻滾滾的情濤浪潮裡,她是一艘溫暖安全的小舟,逐步的駛向黔暗無垠的深幽夢鄉里。

她太累。

太累,提不出精神反抗人家“無禮舉止”,而他的觸動也太柔太柔,柔軟的像是邀請她入眠的棉花堆,溫暖的要鎖住她那般的……

閉上眼睛,把身體的重量交在他的手上,不知怎麼地,他令她覺得安全可靠……放心……像“乖乖”那樣的貼近心靈……

她根本沒有察覺宇文的變化,當他靈活的除去兩人的衣物,將彼此光果的肌膚,放在鋪上長毛毯的乾淨地板時,涵涵已沉入睡——

聽見她幽長微細的鼾聲,宇文驚訝的停下所有的舉動,好半晌,他才啞然失笑的自語著:

“我才奇怪,你怎麼會變乖了,原來是睡著了呀!”

依依不捨的在她胸前,堅實優雅的弧度上,留下吸吮過後的激情吻痕,他有些賊的笑道:

“從明天起來,一定會很精采的?!”雖然,她的睡眠打斷他的,他欲是不以為意的笑笑;有著高度幽默感的他,向來孤獨、不被瞭解的,人人都當他是難纏難應付的古怪明星,哪裡知道那也是他自得其樂的方式之一吶!

要不這麼維持好心情,他怎麼應付必須大量消耗精力的演藝事業——

涵涵的遭遇,不正是一個最好的佐證!

他哪有那麼多怨氣要發洩啊?他只是覺得涵涵很好玩,從調查而來的報告中,又顯示著不同於其他人的特殊,會有一顆“乖乖”水晶球,會拿古董老爺車一腳踏車,取名叫“跑車大爺”的女生,還不夠佔怪吧?

還有故事的能力、化妝的技巧……竟然還能不可思義的猜中,他認為她絕對猜想不對,說不出口的密碼……這些拉拉扯扯的東西重置在一起兒,宇文不更想把她留在身邊,當作是“消遣解悶”的聖品啦!

這麼美好的事件上門來,碰上他的手上,他如何咽得F這股興奮之情,而不跟別人分享呢?

洗個舒緩身心的澡,拿罐松馳壓力的海尼根……嗯,自從涵涵來了以後,這個家,越來越有家的味道了。

斜倚在寬大的懶人椅上,赤身的他,優閒的啜著酒,配著佐料大餐……涵涵的憨嬌睡象,就撥起熟記的電話……

一、二、三、四……十一、十二,沒人接!

再換一個,相同情況仍再上演一次,第三次,狀況還是相同。

有點詭記哦,不在家在哪兒呢?對了!加班嘛,除了自己選擇沒有假日的工作外,其他的哥哥們都還算是各有所長的專業人士呢。

把電活撥到二哥——羅宇傑的專用電話上,不出三響就有人接聽了,宇文高高興興的報上大名,沒想到宇傑可不大歡迎,火藥味十足的衝著電話筒叫: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幹嘛——”

“你要試試三天三夜不睡覺的滋味嗎?去找薛家的女人,她們一定包君滿意!”羅宇傑連珠似的連連掃射,拿著字文當發洩的垃圾桶。

宇文一見苗頭不對,立刻收線。

打給老大羅宇弘,他竟難得的休假去啦。真是奇怪,他明明是不到半夜三更,夜不歸營的“工作狂”啊,平常兄弟們也都不敢“打擾”,他怎麼會休假?

Call三哥吧,他是兄弟們的資料站,他應該會有答案——

可是,他怎麼想也想不出,真的有這種答案!

真的有“夢幻之星”,真的有薛家四姐妹聯手出擊,各個擊破的找上羅家四兄弟,跟他們要東西吧,怎麼可能?

涵涵,她不是騙子吧!

掏出那顆雙手合圍的水晶球,它已經跟著他在外奔波多日啦,他很習慣在夜半無人,有點寂寞想說說話時,看著它,跟它談心……

它就像她的化身那樣,或者可以說:涵涵等於乖乖吧!

牢牢地、欲又輕輕柔的捧著它,看著那日日不同的光點流動變化,宇文低低喃喃的問:

怎麼回事啊?

“怎麼回事啊?人家的老爸被綁架,竟然要你的東西才能交換,要我相信你沒有從中搞鬼,死人都不相信啦!”涵涵大吼著。

知道涵涵真的需要“夢幻之星”,宇文就決定“法外施恩”一回,帶她上羅家,直接找老太爺——罪魁禍首去要。

這個轉變,讓不知情的涵涵,有些迷惘。

到了羅家大宅,宇文便首先發難,老辣的爺爺容許他目無尊長的囂張,龍頭杖一頓地,絕冷的話語也紛紛出口:

“你是什麼身分?對爺爺大呼小叫的,培養你是為了什麼?竟然敢去當戲子,還有臉回來喊我一聲爺爺,你存心要我早死早超生,是不是?”

“早死的人不見得早超生哦!”符合邏輯的回答,顯然不是羅老太爺想要的答案呢,舉起杖,他就想給孫子一陣好打——

“等等,讓我把話說完,你再決定要不要打?”

“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看著神采俊逸的孫子,他真的覺得累了,是該交棒的時候啦,為什麼他們對這廣大的企業就是沒興趣,一個接著一個出走呢?

難道,這些果是他以前種下的因素嗎?

嚴格的教育,是為了不讓他們走偏鋒,他們確實也能如自己所盼那般老實,腳踏實地不圖非分的展露才華……只是,這些才華全然不用在“正途”上,都給拿到外頭社會浪費去了,他一想起來就痛啊,心痛!

可是,羅老太爺就是買他的帳哦,真是吧!這可是他們祖孫的默契呢?

“好吧,成全你當‘孝孫’你乖乖的回來繼承家業吧!”老太爺和緩著麵條的線條,柔聲的說:

“你的書也念完了,說要磨練社會能力也有一年的時間了,除了看你在銀幕上扭的出賣色相,爺爺也沒見你做過什麼正經事,還是收心回來吧,學以致用不是很好嗎?”

宇文豎起食指對著老爺爺左右晃呀晃的。

“對不起哦,我喜歡現在的工作,羅家的企業我是不可能回來接的!”

“扭的工作算什麼工作!”暴躁的老爺爺又氣沖沖的跳腳起來。

宇文還是那張事不關已怕優閒表情。

“那是電影,第八藝術,不叫扭的工作?!”

“不管是什麼,羅家的子孫不必上銀幕出賣色相,我不準?”獨斷的老太爺,絕然的宣告:

“要是你不辭去那種不入流的工作,以後就不準喊我爺爺!”

“好吧!”

最後的通諜,對具有“高度而奇物幽默感”的孫子,好像起不了作用嘛。聳聳肩,一派自在輕鬆的說:

“以後就改口叫阿公吧!”

“宇文——”

“阿公大人,今天不是來討論我的‘工作’的,是人家薛涵小姐,要跟你‘借’夢幻之星一用啦,她也是孝女哦,別刁難人家嘛?!”

羅宇文會替自己說話——難道她現在是在作一場夢?

狠狠的掐著手臂……

“喂,你為什麼不捏自己的,幹嘛拿人家身價千萬的手臂出氣?”

“會痛嗎?”涵涵大概也被染的有些神經兮兮的,“為什麼你說話都那麼奇怪,平常你都是用這種方式說話嗎?還是隻有在夢中才會這樣呢?”

“我在替你說話吧,你這是什麼態度?”宇文氣呼呼的雙手叉腰,瞪視著幾乎是平行的雙目,對女孩子而言,她算是高的,腳蹬上高跟鞋後,宇文可能就被壓倒過去了。

“就是你替我說話,才讓我覺得——要變天啦!”

臂察他的氣勢,誰也不肯讓誰的,這些舉止收落在老太爺的眼袋裡,都成了可資利用材料吧!

“你們也別吵了,小四!你站到一邊別出聲,我有話跟薛小姐說。”

“爺爺,您可以喊我涵涵,每個人都是這麼叫我的哦!”親切的笑容,再加上雙手的互握交置……多麼令人心疼的女孩呀,她很快的呵護住寂寞孤獨的老人的心扉,那麼輕易的攻陷以冷硬作防護的城池

真想把她留在身邊啊!

“涵涵。”

“有!”明朗的答應著,彷彿憂愁不愛跟她為伴的笑容閃著輝煌。

“留在爺爺身邊好不好?”羅老太爺把內心的期望化成字句,表露出來——這可引起了宇文的害怕呢,一把將她拉到身後,忘記“阿公大人”的三申五令:不準說話!

宇文拼死命也要把話講清楚。

“不好,不可以,不行!阿公大人請你想想,你有多大的此啦,不要拿女孩子的幸福開玩笑了,再說,你的心臟能負荷嗎——哎唷!幹嘛打人!”

“就只有你敢跟我不三不四的講話,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敢亂說!”

捧著吃痛的頭,宇文還有委屈想申辯,老爺爺作勢又舉起龍頭柺杖要的打人,他這才嗚金收兵的乖乖站到一旁——監視。

“涵涵,你的姐姐們已經先來過啦,跟她們之間也作了契約方面的約定了,現在我把內容再跟你說一遍.牽涉的條件,你可得聽清楚哦……”(要是不知這些‘……’意思的人,趕快找系列一、二、三,每集都有答案哦!)

證明了老半天他們終於聽明白了——

這“夢幻之星”是什麼,老爺爺終不肯吐露!

而且,簽下契約之後,得到的寶藏圖,也不見得可以找到“夢幻之星”。

那是個什麼古怪玩意兒,為什麼那麼難搞定?要是“乖乖”在身邊就好,她可以施施魔法,問問答案呀!

可是,那個冷酷的刑警組長,竟然會在結案後,把“乖乖”交給陌生人——羅宇文,拆散她們母女倆,讓她受盡折磨……

哎呀呀,這些先別提了,壞人會有惡報,只是時間未到而已。她還是專心的面對該不該簽下合約的問題吧?

“考慮清楚了嗎?”老爺爺含笑看著被擺佈的女郎,無疑的,他欣賞能幹的薛濤,但是會令他衷心寵愛的,可能是這個天生熱情活潑的調皮女生吧!

“有個問題,我恐怕不能生哦,以前卵巢有惡瘤,曾作過摘除手術,所以——”

她講得認真又悲切,十足十的苦旦角色;可是,小四明明記得她身上沒有任何疤痕的,難道是外星人替她作治療的?

“沒關係,有三個曾孫也夠了,你就來羅氏企業擔任職務吧,用加倍的工作量補回來!”

“可以啊,不過,我花錢比賺錢容易,要我去辦公乖乖坐上一天八小時,一個小時以後就會替公司‘損失’一大筆交易哦,爺爺,你敢冒險啊!”

“沒關係,每個孩子都想浪費錢財,弄垮公司多添你一個幫忙,也不至於會到倒閉的程度,你相信我,這樣的肚量我還有的!”

姜,越老越辣,當小紅椒碰上老薑時,熱熱辣辣的火,還是老薑略佔上風。

“如果,我住進羅家,那我算不算也是個不小的主人之一呢?”涵涵小心的探問門路。

“算呀,你就有權做些你想做的事啦!”

“那,把我家的街坊鄰居都搬進來羅家宅院住,可以嗎?”

這是多麼難的問題啊,要是不好好回答,不是顯得羅家老太爺太不夠誠意,並沒有拿人當“自己人”。就是得打破自己先前開出的契約條件——涵涵住進羅家!

行!我f目的牆夠寬大,你愛釘上多少門牌就釘上多少,爺爺絕不會限制你!

好高段的四兩撥千金手法,涵涵開了眼界,當然,最後的結果,也如同她的姐姐們一般,簽下一張以自己換取“或許可能”夢幻之星的寶藏圖——

為了老爺,四名姐妹有志一同的選擇,委屈自己的決定,想到和羅宇文現枕共衾,生下有他血緣的孩子,她硬生生就起了陣雞皮疙瘩。

沒關係,這些事都還想辦法解決,等事到臨頭再擋吧,現在該專注的事是——寶藏上的提示。

嗯——庇里牛斯山的魔鬼峽谷,媽媽咪呀,要飛二十多個小時吧,沒時間打哈哈啦,快快回去搜刮可以使用的藥品吧,再找個人,在她坐上飛機時,一拳打暈她,免得她老是擔心會墜機……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