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魔鏡啊,魔鏡——為什麼羅宇文會這麼帥呢?”

“砰”,這是涵涵踢倒飯店垃圾筒的聲音,她是被他給嚇的。

“用手鼓掌就行了啦!”

面對“超級自戀”的男人,是很難讓他認清現實的,涵涵有些無奈的認啦!

沒見過比他自信——皮厚得可以刮下一層當皮鞋、做皮褲、當外套,還有三倍有餘的餘皮,變成皮毯放在地上,給人踏腳。

那些人是怎麼忍受他的呢?

他勢下一句,沒心情暫時休演,就把那些正在進行的工作踢到一邊納涼去啦,跟屁蟲一樣的尾隨涵涵上了內機,進了旅館。

涵涵趕他,他嘿嘿冷笑說:

“有僕人趕主人的道理嗎?還有啊,我可以提醒‘阿公大人’,你的肚皮上根本沒有開過刀的蜈蚣線。”

“整型技術好。”涵涵頂他一句。

“給我看看——”

打掉那雙毛手毛腳,涵涵又換成“哀兵”的姿態啦。

“你的工作在呼喚你;你的劇本哥哥在叫我,跟你揮手,請你回去把工作完成。”

“我是抗義劇本亂改才罷工的以示負責的,我可不能讓喜愛的我的觀眾被電影公司牽著鼻子走,為了多賺一些銀子就粗製爛造的亂拍,拿我的臉蛋去換鈔票,寧願背些罪名,也不要弄出一堆,不是國際參展沒票房的‘藝術品’,就是胡鬧滑稽的笑鬧片,一點內涵也沒有,還不如到英國、法國去拍牌子呢。”

想當初,小四會一腳踏人演藝圈,也是因為想賺些外快貼補學費、生活費的,他算是還小有名氣的平面模特兒、廣告明星,才會一回國就被電影公司網搽看上。

能大言大慚,臉不紅氣不喘的講出這些話,涵涵應當是沒資格批評的,不過呢,為了把他趕走。涵涵寧願繼續殘忍以待——

“算了吧,憑閣下的長相,本來就該最屬於笑鬧片的,該怪誰呢?”

“胡說八道,‘乖乖’來,你告訴她,我是不是天下第一大俊男呀,有氣質,有內涵、學識豐富、機智過人——”拿起王牌,小四先生就不住的讚美自己。

涵涵一見“乖乖”竟也跟隨著飄洋過海,一直被羅宇文掩蓋在臭衣堆裡的裡頭,不但心疼,而且是憤怒的去抓著宇文,大喊:

“你竟然敢用破衣服包‘乖乖’,還拿你的臭氣燻它——”

“拜託,你眼睛有問題啊?什麼破衣服,高級絲綢的上等貨色,這種破衣服,只怕你買上一件都要傾家蕩產吧!”躲著她的嘶咬,他還可以打著哈哈調侃人家呢。

“還有啊,鼻子也該去檢查了,什麼臭味道?明明是最高級,目前最流行的香草味的古龍水,你呀,一點概念也沒有。”

“我是鄉巴佬、土包子,買的衣服不是地攤貨,就是換季打折才狠狠買個過癮,那又怎麼樣?穿在身上不是一樣美觀大方實用,也不怕弄髒,哪像你一提到身外之物,就寶貝的像是你的生命那樣,是價錢穿衣服,還是衣服穿你?”

狠狠進攻,狠狠抓咬,撲釘一陣後,宇文乾脆包著“乖乖”扭身理入柔軟的大床上,涵涵撲上去,跨坐在他的身上又打又扭……

“OH。MYGOD!”

清潔的洋婦人,一見到這般……臉上紅,立刻又將紅褐色的雕花木門,一把關上。

他們相視對望,涵涵忍不住一聲慘叫。

“都是你,丟臉丟到人家的國家啦,我要去退房,我不要跟你站在一塊兒,只要有你的地方有洋相出。”

“喂。你講理點行不行,是誰在‘壓著’誰的?我都沒反抗,你還有什麼不滿的?”要住嘴?小四先生正好求之不得呢。

“把‘乖乖’還給我。”

“對不起,是我‘送’給你的,當然有權力要回來,要不要再上警察局對質?”

“你們都連成一氣欺負我!”繼續踹他兩腿,有機會可以用武力發洩怒火,涵涵可是不會放過的唷。

“小姐,你也不差啊,單打獨住的,把我搞得人生一團胡塗,又把‘阿公大人’給迷得團團轉,一心要拉人罷宅,把這正牌的孫子給甩到冷宮去啦。”

“你的,‘阿公大人’比你可愛多了,他只是寂寞的老人。”涵涵很會為“弱勢”的人說話哦。

“要是他是主謀,綁了你阿爸,又騙了你們薛家姐妹,你還能這麼想他嗎?”小四始終有這樣的疑問,他也擔心,一旦自己的“阿公大人”童心未眠的拿人開玩笑,不知這復仇的後果,是不是得愛孫們來扛?

其實。他已經在扛了,不是嗎,他對自己做個古古怪怪的苦瓜臉。

“只要我老爸沒事,什麼東西都可以不計較,哎——把‘乖乖’還我啦,我想看看我爸有沒有事嘛!”

“‘乖乖’會告訴你?你騙誰?這種魔法之事,小四可是打從心眼的嗤之以鼻哦。”

“你不相信,可以試試啊——”

“想騙我把‘乖乖’交給你,不行,你得拿東西來換。”果然有羅老太爺的遺傳——精明的商人手腕。

“什麼東西?”

“語言翻譯機。”小四露出得意的笑容在這拉丁語系的國家裡,涵涵會說英文是沒用的,他們還要更深入到西班牙山城小鎮,能說外國語的當地人可能很稀少,有先見之明的她,當然不忘帶上這旅行寶典,在飛機上、巴士裡一路的唸了起來。

比起涵涵,小四就很感謝這幾年的留學生涯,在同學身上,他學會了七、八國的語言,拉丁語是最精通的一種。

“你想叫我當瞎子嗎?”

“我可以勉為難當你的‘遵盲’主人。”

說來說去就是不準涵涵丟下他,涵涵火大的捉起他的前襟猛力搖晃。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不過是欠個人情,你就要緊追不捨的胡纏爛打嗎?我——”

“唷,你還知道欠‘人情’啊?你自己想想,你有沒有想過,有沒有拿我當‘主人’看待、伺候呢?沒有,反而是我得替你奔波勞苦,忍受‘阿公大人’的毒打,我命苦……”

演戲的人,果然有些瘋狂的因子,說著,說著。他也能硬是擠出“幾滴”男人純情的眼淚哪,真是不簡單。

“你還敢說,不知道拿了什麼迷幻藥給人家吃,就讓人家昏迷過去,還對人家……都還沒跟你算帳呢,還敢跟我‘討人情’。”

回想起赤果果的在他房間裡驚醒後,看到自己柔軟部位的斑斑紅點,她就滿月復不甘心——要做也得在人家清醒時嘛,那種暖暖昧昧的想像多教人不舒服.

要不是他立即的帶著自己去找羅老爺爺。後來又忙著出國、簽證、行李……種種煩人瑣事.她早跟他算帳啦,那會留到這時候,再來翻舊帳。

“小姐,你講話有點那個哦,你只是‘情婦’,又名‘傭人’,主人要做什麼你管得著嗎?再說,那是你抵抗力太弱,隨便親親就不省人事。我還沒要你反省,你倒是先找我開刀起來,你的腦袋裝漿糊嗎?清醒一點啦!”宇文也真是的,知道人家火冒三丈,還拼命的往火上添油。

有句話是專門形容這種人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闖進來。

“你要我當你的情婦,好,我現在立刻當給你看——一”

哎呀,涵涵是氣昏頭了嗎?她一向是最排斥這種角色的,一向認為男歡女愛都在合法情況下來進行才合本性,就為了賭氣,就要抹減那獨特的本質,順著對方的需求行事嗎?

小四是認定涵涵不可能溫馴、服從、忍讓、犧牲……這些陰柔的字眼沒有一個可以形容她的,反而是恣意展現自由姿態,像一朵由世獨立醒著的蓮花,這樣的形容詞,這樣的相貌才符合她。

可是……可是……她也未免太那個了吧!

瞧.她變成什麼樣子啦——

戴上面無表情的面具,頎長的身子蜷曲跑到在宇文的身旁,機器女圭女圭一般的平板聲音,聽不出有多少恭敬的說:

“主人,您需要什麼服務?”

“嗯.剛剛被你打的腰痠背痛,幫我揉揉吧!”

既然人家愛演戲,宇文也就配合著,他也想看涵涵可以撐到什麼程度。

掐揉拍打,真是專業的手法,可是就是缺少了什麼—一?對了,人家在按摩時,都有感情啦?情緒啦,這些交流的,可是,她也未免太能隱藏了吧?

那些施在小四身上的撫慰拍揉,竟不帶任何情感色彩,真像是按摩機器上在自己身上施力一樣,她怎麼做到了?

揉握一陣,她始終保持這樣的“機器式”手法。小四有些厭倦啦,翻過身——“乖乖”他還是妥貼牢告的抱在懷裡,他的王牌,他才不會忘記呢。

“乖僕人,現在把主人的衣服月兌掉,做點情婦的工作吧!”

“是!”

低眉斂目,彷彿,乖乖”不存在那樣,她的心思裡,只有一個服從字眼——

吧淨俐落的月兌了他的衣服,讓他僅著i!佔著的小褲坐在床上,平板的聲音又在小四耳畔迴響:

“主人,您需要什麼服務?”

“親我。”毫不考慮的回答後,那令人討厭的聲音又問:

“親哪裡?”

還有親哪裡?

小四原本要這麼回嘴的,後來轉念一想,決定繼續捉弄她,看看她可以忍受到什麼?於是,賊笑滿面詭記的“主人”,盯著那必恭必敬、冷肅端正的“僕人”說:

“全身上下,連手指頭、腳趾頭……都不能漏掉,每個地方都要親到。”

看你還能偽裝到何時——咦?這是在幹嘛,母猴子在替小子捉蟲子嗎?

她一根根的拿起他的發,送到唇直碰了一下,再放下……再拿起……再落下……媽媽咪呀,他的頭上有幾根發?讓她全部“親”完,還不知要多少時間呢?

“停,停止!”

命令一出立即服從,真的是做到“好僕人”的職務呢,宇文真是被她打敗的大翻白眼。

“我是說親我的皮膚,沒有毛髮的部分——”

炳,話一出,宇文就知道講錯話了,作法自好像就是形容他的形容詞嘛。

涵涵用力的扳著手腕扯他的發,讓他‘沒有’毛髮,這——夠不夠盡責呢?

要是讓她“拔”光啦,他這小生名字,是不是要變成出家和尚?忍著汪汪眼淚,他只有第二度豎起白旗。

“停止,停止,我是說親嘴巴、頸子啦,搞清楚嘛,不要趁機報仇。”

“是!”

是過啄木鳥在捉害蟲嗎?那“啄啄啄”一往一來,力道均等又快又準的動作——現在就重現在涵涵身上啦,那麼,無法免的,宇文就是那有害蟲的樹啦!

宇文忍不住炳哈大笑起來,一個不小心翻倒在床上,拉著涵涵坐伏在他的身上。

一種辣辣的熱流捉住了他,讓他停止狂笑,讓他認真的看著涵涵的平板面容……

“你應該這麼親的——”

試探性的挑逗、初賞,聞著她身上的迷失香味……他醉了,暈陶陶了,更是大大的一口飲下了她。

將抗拒的她緊緊扔在自己身軀,嵌入相同的曲線裡,深深的、釋放的……將他的心展開與她相觸

這樣的他,是老是瞧見他的不好、他的錯,涵涵所不能理解的,想要逞強撐著“不感興趣”的面紗。直到他“捉弄”完畢的心情,似乎已有些兒崩解、擊碎的碎片聲音在剜開她的防護……

有些兒不知所措,有些兒莫名的燥熱騷動,還有更多的是跟隨著他波動共舞的交流;他喚起她性感熱情的地域,吟哦著情人相互傳處的激動……

怎麼會這樣呢?他只是在吻她,只是在她口內送著無法計量的“細菌病源”而已,為什麼……

白熱化的激昂熱力,燃燒著她理智聰慧的腦袋,她——再也封鎖法思考了。

是誰在吻著誰?也成了不可考的歷史,正在進行的,是他不斷探索前進的掠奪,也是她嘶啞波動無止盡的提供……

她和他,壓榨著彼此的肺空氣,輾轉的用著各樣的角度,吸取著對方的生命熱力,起初開始的較勁,不知不覺的昇華成一場原始的舞蹈,舞踏著節奏靈魂深處的渴望……

衣著片縷,成了阻凝彼此的障凝物體,成了肆放熱情的約束,他們剝著彼此的障凝,將手指的力量激移在肌膚與肌膚之間的細微之處,心靈與心靈的交錯之處……

他們在探索,也在分享,更是在融合。

忘我投入的啃咬著對方,用深深的牙印,記錄下曾經的激情一刻,直到他們再也忍受不了這樣激情原怒的折磨,放開一直吻合的身軀,為著這完完全全的相屬,解放最後一區的最後一絲牽掛時,良好空調的冷風,頑皮孩童似的逗留在他們汗溼泛紅潮的上,親吻跳躍,把清冰追逐進入他們的鼻翼……心坎。

他們同時的止住掙月兌衣物的舉動,怔怔的看住這全然陌生的之軀——

他從她迷離的目的,淤血的唇,腫脹柔女敕的頸項,小巧圓挺的胸線,蜿蜒而下的檢視著自己激情的影子,這……真的是他嗎?

剋制力極強的他,自認對自己信心十足的他,可曾有過如此瘋狂的舉止——她的身上竟然“體無完膚”,每一處都留下他身體、手指.以及唇齒的痕跡。

他瘋了吧?

挑逗女人的前戲需要花費如此多的能量?

若是隻為了最終那一刻的滿足,為什麼監陣前被終止的,欲不是叫他難過的?而是一種更深沉、更具力量的飽脹,好像是快到達的飽足,是一種浪費,只剩下吃太多的不舒服——這難道是一種不同層次的尊重與……愛情?

多麼不可思議啊!

當他已經學會不分的情愛時,他忽然體會著“達古”人類的精神之愛。

他會不會是病了?

他相信自己,一定是瘋了,一定是被魔法詛咒了。

她也看著他,不害羞的看著他,用她靈力的第三隻眼觀看著他——

師父曾說,她本質量的一種潔淨純然,使她能夠開心放靈,看到別人矇蔽的真實面,所以她才會成為她的子,被精靈選為代言人,成為薛濤口中“妖言惑眾”的魔女——來莉爾。

她和一般的命相卜卦是不同的,另人有一套模稜兩可的說詞,或是推論他們過往的一種科學式的機率排列手段而面對客人的她,只露出兩雙晶亮的眸子。

讓“乖乖”透過神秘的區域,直接的讓她看見求救者的狀況。

只要她覺得對方有能量,五秒鐘內,她一定把對方趕走,要是救助者確實有些不足,生命的光圈是灰暗的,她會如同那時她為宇文做那般,用著花香、“乖乖”和命緩的音樂,將宇宙的能量分享在他們的體內,她是這樣的“魔女”,所以——

她根本不能相信,老天啊!那些痕跡真的是自己的爪痛嗎?

她到底多少日子不知“肉”味啦,怎麼會這樣啃咬人家……的?

他的肌膚原來就較一般男人光滑細密,留下的痛跡自就深的多,同時也更久,所以,就算涵涵不想認帳,人家的身上也明顯的擺出一本帳目清單

面頰、面頷的紅腫就不必說了,兩方渾圓的胸肌上,平坦的月復腰肌,那些滲血的肌膚爪痕,真的是自己的傑作?

拿起平整的指甲,粗略的看著,也無法消弭那笛紅的顏色,和絲絲血液的味道,而她——竟然不覺得殘忍吧!

這怎麼可能嘛!

她會不會是瘋了呢?

愛情才會教人瘋狂的,她肯定?肯定、肯定的沒有“愛”上他,可是,這心虛的滋味……又是為了什麼呢?

太過強烈震撼的情感,讓他們一時收束不住流串波動的交流電波。

太過強烈的否認情緒,也讓他們急急的想些足以說服自己的藉口來掩飾。

於是,宇文大人不自在的笑著說:

“我只是——嗯,那個,對了,我檢查過你的肚皮……”他的眼睛,不自覺的往那個地方瞄,所以就不能剋制的嚥了好幾次口水,停了好些時候,才找到聲音繼續往下說:

“我沒做好防範,所以不能跟你……我可不想讓‘阿公大人’的契約書變成真的,我——我是有選擇性的——”

本來想“羞辱”她的身體、她的“伺候”不夠得體,可是話一上喉嚨,就被舌頭纏住啦。

他的唇具牙關比他的心念理智老實,當他們還記得屬於涵涵甜美激情蝕魂的滋味時,他們是無法容許宇文搗蛋的心思,破壞他們美好的記憶。

涵涵是有沒聽進去,嗯嗯兩聲後,記起他放開的“乖乖”躺在寬大的彈簧軟床上獨眠,顧不得潔白女敕膩的肌膚沒有遮蔽,一轉身,用力撲躍,捧住了乖乖,她立刻凝思,立刻檢視自己……

瞧她得手,他也慌忙的撲上,壓她典線玲瓏的背部,暖暖昧昧的姿態,提醒著他尚未遠去的熱力,從她肩上向前張望,他只看見一張飽含獸性的原始臉譜,在“乖乖”的反射裡。

而涵涵看到的,欲是兩張相同臉譜的重置,她第一次無法在“乖乖”的精神內蘊裡,看見自己的內在狀態,也看不見羅宇文的。

為什麼?

是乖乖離開了?還是她的本質更改了?

“乖乖”頹然的由她指尖沉落,她彷彿被抽去一切力道能量的女郎,也無力的靠在床上,她已放棄任何掙扎活力的遺棄自己的身體,宇文若是要她,在這種時候,她是不會有任何反抗或是思潮的,但是,她也會像個令人索然無味的布偶女圭女圭任憑擺佈。

宇文彷彿是明白她的。

雖然,不知道究竟真正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她突然的頹喪為了什麼?

本能的關懷突破了原始感官的洪流,把他火紅一片的火山源裡掙月兌出來,讓他的指尖,柔和甜蜜帶著溫馨的笨拙,環上她的肩,讓他胸膛的溫暖跳動,直接韻貼上涵涵的背部。

他們如此的相依相偎,緊緊依靠,渾身赤果果欲是不佔色彩的純潔。

若是有位懂得他們語言的導演在此,在淡淡的畫面裡,他會為他們加上兩雙收攏休息的潔白翅膀在他們的背窩,他們就是在遊戲之後,疲累休息處的天使……

帶來酣夢的仙子,就是這麼認為的替他們披上休息的黔色毯子,讓他們共同的進入純然潔淨的無夢狀態之中。

太陽正池中,多陽光的歐陵,一地的懶懶洋洋,打盹休息。成了明訂的法律條文。

他們雖然借過了預定的車程,欲也因此被視做入境隨俗的“好”人。

而“天使”本來就是“好人”的,不是嗎?

懶懶洋洋的毒辣陽光,戴上太陽眼鏡,不置可否的彎起唇角啦!

“嗯——”

長長的伸個懶腰,大大的打個呵欠……

好舒服的睡眠哪,疲憊勞累,莫名的壓力。全部都消失啦。

似乎在她的身邊,他總是睡得特別的好哦,真是奇怪的現象?

她的身材不特別像媽媽,渾身上下也有給人慈愛的細胞啊,為什麼她就是會令他覺得,煩惱都可以公成有助的動力?他得好好的探索一番。

打橫過右臂,閉著眼睛,用手掌去模索那充滿疑問的肌膚,彎起的唇角已經開始想像,當他的唇不安分碰上她的柔軟時,將又要發生一場怎麼樣的勢力火花,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咦?空空的。

他大吃一驚,立刻起身跳起,檢查著浴廁、衣櫥——她的衣箱還在,只有“乖乖”和她一起失蹤,真是太掃幸了。

可是,新的疑問,馬上又出芽兒來啦,她人生地不熟的,又能上哪兒?

有什麼事,非逼得她外出不可?

有!

一覺醒來時的涵涵,有些迷迷糊糊的,聽見深沉幽長的呼吸三聲,她還恍恍惚惚的想著:

“乖乖”還在睡呀?對——

冷水、冷風、冷冷的絲絹衣袍。用了一切冷的東西后,她才覺得稍稍的恢復“正常”,她更想馬上、立即的探拭一下自己不正常?

抱了“乖乖”她意識走上地毯的廊,這棟曾經是貴族別墅的歷史古宅裡,槐木的板迴響著足音的清脆,更迴響著涵涵孤疑的心思。

走了一段話,聽見樓梯盡頭的衣帽室裡,有著哭泣飲淚的聲響調時,涵涵立刻明白,她想做了深探視是什麼了。

她們這對母女,就是這麼妙不可言的搭在一起,要涵涵說出這個道來,她也只會瞪著大眼珠說:

“這是魔法。”

魔法或許發揮了效用,也或許是涵涵的目光給了絕望的人一絲光明的晨照,那哀悲哭泣的人,怔怔的又掉著眼淚,眼裡只有看住涵涵,喊著她:“寶貝,寶貝,寶貝……”

她看見了什麼,沒有人知道的,只有當事人才明白吧!

可是,婦人的轉變欲是有目共睹的,她雖然還是哭,雖然還有悽楚與心碎,雙頰欲增添著紅暈光暈,那是一種滋愛的感覺吧!

言語不通,她們欲共同的感覺著它……

在彼此的擁抱結束後,圍繞著她們,好奇的人們,爭行恐後的來握涵涵的小手,簡直把她當聖母瑪利亞來朝拜啦!

涵涵被當成稀有動物般“供”起來,欲是滿心快樂的,嘿——不是她愛出頭哦。而是,她發現,她和“乖乖”之間的親密又恢復了!

經過休息就能“正常”是不是可喜可賀呢?

一個驗證還不夠,兩個、三個呢?

被了,夠了,太足夠了,她已經可以證明。是一時的“失常”才讓她們失去聯繫,現在既然證明“乖乖”復活,她就敢提保,用自己的性命擔保,她再也不要發生這樣的失控狀況——

不過,她好像有點太過樂觀哦.正當她興高采烈,手舞足蹈用中文雜洋文的跟求助者又說又笑的時候,一名擔心焦急,終於尋找到她,對她投下廣大巨影的男人,對叫喊著。

“你跟這個臭洋人鬼子擠眉弄眼是什麼意思啊?一個‘情夫’不夠,想找第二個?”

涵涵慘叫一聲,不是為了那淒厲的控訴。而是她發現——

“乖乖”又失靈啦!

懊死的羅宇文,為什麼只有你在,“乖乖”就會跑去躲起來,天殺的剋星,賠我“乖乖”來啦。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