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離開故鄉,是秋天的楓葉時分,回到國內已是進入嚴冬的初寒時分!

離開鄉,是雙人並進出的比肩,回國時卻已形單影孤——

不是涵涵絕。不顧道義,而是當他們相偕的逃到洞口,從雨水衝涮後的鬆軟中挖出逃生的道路後,宇文已經不支的倒地。她是如何驚險萬般的負著他,撐著他,將瀕歸死亡的人兒給弄到安道爾的紅十字醫院的,他並不知道!只是,後來的護士轉述,當他們被送到加護病房予以救治時,撐著一絲微弱氣息、尚未合上眼的她,用著僅會的外文——美式英文,大聲地喊:“救他,把我的血給他,都給他!”

得到訊息的羅太爺來了,細心的替他們打量好一切,用最好的醫療來拯救他們虛弱的氣息。

涵涵只是體力透支,只是感冒將要轉成肺炎的前兆,所以,她很快的可以起身,可以到一直昏昏睡睡的宇文床畔,握緊他纏滿崩帶的手心,流著眼淚對他說話。

他的身體被許多病菌侵襲,時時被宣佈著垂危,在反門關一遭又一遭打轉的人——

每回,他覺得有些累了,就有一雙細緻卻堅強的溫柔手心,強行拉著他的神志回來,為了這雙手的主人,他始終不肯放棄的靈魂!

直到約期已滿,他也被宣佈月兌離險境時,她再三回顧的離開他,而他始終沒能清醒的看她一眼

她孑然的走了,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呢?她是否明瞭自己心緒的?她是否——好多好多的疑問,他真想抱緊她,好好的跟她說上一說!

是這樣忐忑的心情伴隨著一路孤單的他,回到睽達已久的故鄉,當他踏出機場的那一刻,他有些驚訝的愣住——

出發前故意的隱瞞躲藏,不讓任何人知道行跡的,怎麼一回國時,滿坑滿谷的人在夾道前歡迎?

他還不知道,他受傷垂危的消息傳回國內時,還造成各大宗教團體為他祈福禱告的熱潮呢,拍了三分之二的影片也讓片商即時推出,大賺了一票!

鮑司則利用他的病危大大的撈了一票,一旦知道他的回國日期時,更是大大的宣傳,安排了媒體大肆報導,把他巨星的寶座更是加上一層黃金般的鞏固住!

面對這般瘋狂的場面,光是十幾二十人的維行秩序是不夠的。.

羅宇文揮揮手,讓全部的人都注目他,那種君臨天下狂傲便回覆到他的臉上,跟著再一擺手,氣勢如虹的他震懾住全場的人,讓他們乖乖的讓出一條路來,好使他順利的能過……

不知是什麼人帶頭鼓掌,傳染性的,一個跟著一個,開始歡聲雷動的替他們的偶像增加氣勢,排出倒海的片片浪潮喊出的內容全是相同的!

“羅宇文,我們愛你!”

“羅宇文,你是我們今生的最愛!”

“羅宇文……”

機場的狂聲吶喊,一直伴隨在他的耳畔,直到他上了公司派來的車子,人潮始終不散,這些令人動容的畫面,又立即從電視台上傳播出去,全國上上下下開始瀰漫著一股屬於羅宇文的熱潮,旋風狂風的擲在每個人的心窩……他是身不由己的必須開始忙了吧!

畢竟,他生命中的某個部分,並不屬他自己擁有,而被擁護他的影迷們瓜分了,他想見涵涵的決心。是不是又得緩上一緩?

髒空氣,汽車亂叭的聲音,人聲吵雜的環境。

應該是熟悉的地方,為什麼變得如此煩躁的教人難以接受?

躺在病床上時,他可是日日夜夜的期盼回來,一旦回到現實環境,作一顆巨大的法運行時,他又想念起差點奪走他一條小命的危險區域啦!

因為——那個地方雖然時時有著奔人性命的險物,卻也留下他和她——涵涵愛過的痕跡,烙印下的汜憶,大概是不會遺忘的,他也不會!

他想再回去,帶著涵涵和“乖乖”,讓他再一次見識著屬於精神力量的迷幻吧,只要和她們在一起,他願意再進入他原來的不曾相信過的世界。

召開記者會,又用身體不適的藉口同公司請假,忙忙碌碌的一陣後,回到自己的窩居,打開冷落的門扉,迎接他的,還是一室的冷寂,他還以為——

涵涵會在這裡等他!

他失望了,同時也起了些疑惑——

是他對她的情太深,而她不夠,所以才錯失了嗎?或是另有其他的原因?

他不明不白的疑惑是不能等待的,不管現在是什麼時候,驅車挖人——他還以為——

涵涵會在這裡等他!

他失望了,同時也起了些疑惑——

是他對她的情太深,而她不夠,所以才錯失了嗎?或是另有其他的原因?他不明不白的疑惑是不能等待的,不管現在是什麼時候,驅車挖人——他想把涵涵挖出來啦,他立即的行動者,馬不停蹄的,披星戴月的——

沒錯喲,現在可是半夜兩點鐘呢!

沒辦法,沒把涵涵“捉”回來,放在身邊,他就是睡不著嘛!

來到上回跟蹤她時,狼狼狽狽被潑了一身臭水的巷裡,哈!沒錯,相同的地方。有一名流浪漢坐在垃圾筒旁安睡,他已經成了找人的指標啦!

躲人的凸穴也找著了,地下還留著一攤臭酸之水呢,只是向前望去,那四間相同樣式的古老斑駁房屋,哪一棟才是屬於涵涵的悽身處呢?

一棟一棟去叫門嗎?反正都是會被罵的,不如……扯開大喉,發出殺難似的尖銳呼喊,也不管擾不擾人清夢的,萬人迷明星很沒氣質的在半夜三更吵人哦——

“涵涵,快出來,羅大人來找你啦!”

“夭壽——”

有人用罵的,有人用丟碗盤的,還有更狠的人,拿出白晃晃的刀就殺出門來——這太誇張了吧!

幸好那是熟人——不對哦,你熟,人家可不熟哦,”那時宇文在暗處,見著涵涵在這婦人的“威逼”下,拿起鍋喝魚湯,對她印象很是深刻,如今見沒有引出大尾的魚兒,卻引出煮魚湯的人來,他也是大為高興的。

熱熱鬧鬧的跑去握人家肥肥的手,還猛力的眨送著萬世巨星的迷人魔眼,搞得人家芳心一陣狂跳,以為是——

“你幹嘛,有羊癲瘋啊!”

唉——物以類聚嘛,只有跟涵涵有瓜葛的人,才不懂得如何欣賞男人!

有時候,人太帥也是一種負擔呢!

“阿姨,你忘了我嗎?我是涵涵的朋友——”

“騙誰?”白晃晃的利鋒,當胸就是一比畫,“我的記憶比電腦還好,涵涵什麼時候有你這號朋友的,我可不知道。你有什麼企圖?難道是想對涵涵圖謀不軌?別跑,讓我先宰了你再說!”

既然確定,還能說什麼?要他乖乖站著任人宰割,也是不可以的,於是堂堂的國際巨星,演技高超的金將影帝,這一回演起“過街老鼠”啦!

“阿姨,我真的是涵涵的朋友啦,哎哎——”以一毫米的險跑,刀鋒從頭髮頂上銳利削過。

“涵涵最喜歡喝你煮的魚湯啦,她都有告訴我,你是天底下最好的阿姨,對她好的沒話說,她——”

眾人蜂擁而至,實在太噁心啦,所以不出來,倒是執刀的劍子手,高興的掩住面孔,聽著噁心之至的讚美,還用力的點頭補充說:

“沒錯、沒錯!我是這條街的一朵花,年輕的時候,還是紈誇子弟爭相套寶的‘黑貓美女’吧,涵涵形容的一點都不過分,不枉費我疼她!”見人家心花怒放,知道利用時機的人兒,立即的追著問:

“涵涵不在家嗎?”

“你問我?你跟她不是很好嗎?怎麼會不知道?”

哇!好厲害的角色唷,口是心非的浪費那麼多口水,人家還是不賣帳嘛!

“阿姨,告訴人家啦!”扭著像股麻花擲一樣的凝態,是鍾愛孩子的人們最愛一種姿態,用在其他人身上行得通,用在胖阿姨身上不知管不管用?

好像不管用哪,她還是搖著頭,於是,宇文便垮著肩,氣妥的嘆息著。

“原來阿姨也不知道嘛!’'

請求有時不如激將,用在倔強人兒的身上最是管用,可惜,人家還是不為所動。

“傻孩子,不是我不知道,是知道了也不能講,不然鬧起革命來,不是一條人命、兩條人命,就是有三條人命……”哎喲喲,搞不好是你們這些孩子陰魂不散的,把如花似玉的阿姨眨著小小的眼睛,眼裡有著興奮的光芒。

說了一段啟人疑實的話後,她又“自”的解釋道:

“想不到,我們這條街最有名的‘真平妹妹’竟也有兩個男人,同時為她爭風吃醋吧,真是太好、太好了,老天爺待涵涵真是不薄!不過呢,我還是嫌姓羅的那個老頭子太老了點,都要作爺爺的人了,還有什麼搞頭,不過也許這樣好,早早作了寡婦,後半輩子也不必愁——喂喂喂,阿姨話還說完,你幹嘛急匆匆的跑了呢?真是!”

恨不得跑車有翅,能夠飛翔,恨不得精靈顯靈協助。讓他打破空間定律,轉瞬間移位至涵涵的身邊。也希望自己的速度夠快,她還在“阿公大人”身邊待著,他一路狂風,直直上了仰德大道……

“現在幾點鐘?”

被吵醒的老人,擺出一臉臭酸樣,宇文不得不哄哄老人家。

“‘阿公大人’老人家不必睡那麼多啦?”

這是哪門子的安慰法?

不給他一棍子,怎麼維持“阿公大人”的威嚴呢?說作便作,打得可憐的小孫子抱頭鼠竄。

“沒良心的小傢伙,要爺爺替你擔心受怕的,怨恨自己逼你走上絕路,好容易生命是保住了,又要回來惹我生氣,我救你究竟是該不該呀?”“‘阿公大人’,咱們祖孫嘛,誰也不能講誰什麼,我們是相欠債,死命冤家,打也打不散的祖親情,你是活該得生生世世作人家的‘阿公大人’啦!”

也只有宇文敢在“阿公大人”面前如此囂張,受寵的孩子,說話分量就是不一樣哦。

“你半夜拉我起來,就是要講這堆廢話嗎?”逗得笑紋出的老人,又是一陣猛打。平時找不到機會,一旦碰上了,不好好打個夠本,不是羅家老太爺的本色。

“‘阿公大人’你再打,打的以後沒曾孫,可別怪人哦!”

可惜啊,他的威脅不起作用,嚴肅的老人用著難得頑皮的可愛笑容說:

“你慢了一步,我的涵涵剛剛證明,你的威脅已經不能用了!”

“什麼意思?”宇文還有些訥訥呆愣,“她真的要‘嫁’給你!”

胖阿姨的一番話,多多少少還是停駐在他心上,產生一些影響嘛!

“去你的,站好,非得好好毒打你一頓不可,你滿口胡說八道些什麼?不要涵涵嫁你了啦。反正都影響不了老爺爺要她繼任的心。”

“到底她是你孫子,還是我呢?也沒見過胳臂往外拐,這麼厲害的老人家啦!”

喃喃的抱怨著,喜悅洋溢著心坎的邊緣,潑出蜜汁調成的甜蜜汁液……呵呵呵,原來是自己“做人成功”了嘛!

那時候,什麼也沒想的,只是一味的想跟她有點關係,變出這般的結局,這豈不是——天助人也。太妙了!

“砰砰”老爺爺打成癮了,說話前先拿宇文作開場的打他一下焉。

“別想的美,涵涵說了,要是因這樣就強逼著你們結婚,大可以抱著孩子躲到無人的森林,隱居起來,因為她剛剛證實,她可以在原始地方生活。”

“什麼意思嘛!要不是有——”

我才不聽你的抱怨,涵涵最大,她怎麼說我怎麼相信!”羅老爺一副賊眉賊眼的,得意的笑道:

“要不是她們姐妹的這場事,我也不會撈到四個能幹的乖孫媳婦……不過,她們都沒答應給我的孫子們,只同意給羅家後代,陪我這‘孤單老人’而已,看起來‘阿公’還是比較有魅力呀!”

“老奸巨猾,拐了女人,就把自己的孫子扔出牆去啦!”

“你倒說說,你們還有什麼利用價值?敗家孫子你們都不當,只好寄望到下一代了。”

“居心不良的阿公,原來是你有計劃的弄出這些事!”

“才不是,我只是將計就計!”羅家老人哈哈的笑出眼淚來,又說:

“以後阿公也不必跟你們嘮哩嘮叨的,若人家嫌了,自然有緊箍咒收拾你們!”

“好吧,隨你怎麼說,你只要把‘緊箍咒’的下落告訴我,就可以了,其他的我來——”

“不行哦!”

閉杖舉到宇文的腰際,這一次人家可是敏捷的避開了唷。

“我跟涵涵有約定,她可說了,這是她自己的事,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如果……”

“什麼叫跟我沒關係?”宇文氣沖沖的吼起來,“要不是我努力的出力,哪會有今天的結果,怎麼可不分我一半羹湯的,太不公平了!”

這一次,打中他的啦!也只有國際巨星的阿公才有權利哦。

“我可不管你們的恩怨哦,我老啦,有個嬌滴滴的女孩肯跟著我,就應該很偷笑了,何況一次來了四個,嘿嘿嘿,你們這些孩子的手段都不怎麼樣嘛,應該回來再拜師學藝過!”

呵,拐到薛家姐妹後,回過頭又想拐自己的孫子——天底下最會做生意的人,莫過是羅家老太爺了。

“呸呸呸,我的涵涵絕對不給你碰到一根手指頭,看都別想看,色鬼老阿公,快快把我的涵涵交出來,要不然——”

“要不然怎麼樣?現在是你要求我吶,還這麼囂張的弄不清事實,本末到置,有你這種分不清事實的孫子,老爺爺我真倒楣呢!”

自從得了四座最強而有力的大靠山後,一向“看孫子們臉色”的老人,鹹魚大翻身,講起話來神氣十足,辛辣無比的,也沒見孫子敢再拂袖而去……呵呵呵,他只怕會高興的笑到下巴掉來呢!

“‘阿公大人’,最可愛、親切,宇宙超級有智慧的好阿公,您忍心看見自己可愛的孫子,找不到心愛的女人,而自甘墮落……風塵嗎?好嘛,就算我以前得罪過您老人家,看在我是您孫子的份上——”

又是一堆沒講完的廢話,老人已迫不及待的打斷他,亮起老謀深算的眼眸笑著說:

“人家出的條件是,生產前每星期來羅家大院住上一天,習慣習慣這裡的生活,以後呢,等孩子生下來,不管有沒跟我住,她會每天讓我抱小孩一個小時,六十分鐘吶!”

“給你親一次,打一次。”萬般不情願的又加上二條。孩子都沒生呢,就已經有一堆人在謀取擁有他的權力啦!

“各六次吧,六六大順,”老人就此的加價起來了。

“不行!孩子會被你寵壞,帶壞,親壞,萬一又被你傳染性格,那豈不是沒救了嗎?”宇文沒大沒小的開著價,“兩次,最大讓步!”

“五次,不然我自己去跟小涵涵商量!”老人是不受威脅的,便會被利誘。

“三次!這是最底價,再不要,讓我查到涵涵的下落,我就用盡鎊種方法說服她,把她洗腦徵,幾幾乎乎的忘了你的存在!”

這是在逞強哦,被洗腦的人好像是自己,而不是他呢?

“好吧,我看你說的可憐,告訴你吧,她上彰化去啦,好像是去救她老爺,她沒說的很清楚!”老人奸計得逞,滿面春風得意。

“就這樣,地址呢?電話呢?”

“我又不是包打聽,怎麼會問這個問題呢?”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硬生生的就被拐去管孩子的權力,還得跟人家說謝謝,很不值得吧。

瞧他的面孔漸漸的僵硬起來,好看的眉心收擾上挑,老人就決定再下貼猛藥給他吃——

“也不知道你這孩子是怎麼跟人家鬧的,人家想甩你,一直央求著我,不能給你訊息什麼的,說什麼自己得有空間想清楚啦,這些都是藉口,我看她呀——涵涵根本沒要跟你的意思,她的身旁早又有個叫什麼鷹的年輕人,聽說是從小就粘在一起的青梅竹馬,二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是一夕就能打斷的,她一定是被你強迫,要不就是遭遇了什麼不可逆的事情,好才……唉,苦命的孩子,幸虧人家也不嫌她——”

“誰敢嫌涵涵,涵涵是——”頓了頓,急急的捉住任何飄過的形容詞,偏偏卻沒有一個字眼足以形容她的,字到用時方恨少,他又嚐到一次。

喘了幾口氣,他才硬逼著聲音說:

“涵涵是魔女,使了魔法偷走我的心的妖精,她是我的,什麼人都不能跟我搶!”

“那也得涵涵同意,是不是?”

老辣的老人又毒的送上一句,並且奉送那個什麼鷹的地址,要他去打聽。

披星戴月、風塵僕僕,揚長避拖著剛剛才痊癒的疲憊身子,宇文又匆匆的趕上尋找“魔法女郎”涵涵的路程,真是好辛苦啊!

不知這一回,“乖乖”會不會幫他?

JJWXCJJWXCJJWXC

苑裡是小鎮,農田、綠樹,露珠兒在荷葉殘敗的葉柄上滾來滾去,圓圓的剔透晶瑩,有說不出的可愛迷人呢!

雖然比不上先前歐洲那趟廣渺世界的開闊動人心魄。但是清新自然的泥土味,卻也少了那時的危險不安,充滿優頭慢條斯理的怡然氣氛呢!

雖然有三十多個小時未曾合上眼,他依然神采俊逸、容光煥發的出現在一堆熟悉的人面前——

“都到齊了哦!”“慢慢來”的阿翔,給予小麼弟溫暖的支持,宇私和老二。

只有薛家的姐妹,滿面孑L要挖出他的血肉,秤.秤他斤兩的表情,平時她們吵架吵的最兇,一旦見妹妹被臭男人追,她們就一致的槍口向外,對準敵人——“砰!”開炮!

小小的三合院裡,一大清早的就擠上這麼大群“有一頭”的人物。

昨夜,就為著房事……嘿,講清楚點,就是房間太少,羅家的男子不能一人一間房的與“妻”共枕,為表抗議,都到自己的轎車上窩上一夜,當然,不管用什麼辦法,薛家的姐妹,也讓他們拐上車去。

車內舒不舒適,這是見仁智的看法,至少羅家男生沒怨言,這麼一大清早的,他們又齊齊站在霧的院子裡,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排排隊、作運動?不是,當然不是,他們是為了查證一些事而來此聚集的。

兩個月餘的辛辛苦苦的,就是為了今朝這一番成串的解釋,他們都在等待……

七嘴八舌的交換過一些前因後果,宇文就不再羅唆,單刀直入的看著眾人問:“我的涵涵呢?”

“什麼叫‘他的’涵涵,涵涵沒人權嗎?”

“是呀,是呀!一看就只會當大男人的沙豬,涵涵千萬不能跟他!”

“對嘛,長得帥一點,當個電影明星就濺嗎?把人當作物品啦,沒水準!”

“這一語的,就是宇文一句中聽的批廉政,更可惡的是,自家兄弟不幫忙也就算了,竟然還跟著起鬨,嗚……沒天理嘛!”

“你們在吵什麼,一大清早的,別人要不要睡嘛!”窄窄的木門,一個便服的人兒當前一站,窈窕修長的麗影就落入宇文的眼底,其他人——滾邊去吧!

“涵涵——”

誰敢跟他同時叫著心愛兒的名字。

還動手動腳的扳住她的肩膀,更,更過分的是,人家只穿一條四角寬邊褲吧,垮垮的肚皮,鬆鬆的軟肉……嗆,怎麼可以站在可人的涵涵身邊,破壞畫面?不行,那是他的位置,他要搶回來!

也不必用大腦想啦,伸出拳頭,一照面就給人家兩顆大石頭當作見面禮。“什麼鷹”的以後都不能飛啦,只能作死鷹給人當踏腳布踩,敢跟他搶可人的人,都是這種下場……

打垮敵人,就可以坐擁佳人嗎?

錯錯錯,連三錯,錯不能再錯離了譜啦!

那些薛家的姐姐妹妹,薛濤、薛洛、薛江,齊齊的粉拳四飛,招招中的攻擊著宇文,涵涵哪裡去了?

只見她一把夫起……可憐兮兮,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兒,又拍撫、又安慰的深情凝望,對人家說:“老爺,別理那條臭狗,我不認識他!”

天呀,這一回——宇文踢到大鐵板啦,他認命不再掙扎,唯今之計,看來也只有任人宰割,才能搏回佳人歡心吧?

但願如此唷,魔法精靈保佑、保佑!

宇文是倒楣到家啦,一陣好打後,人家老爸可是看不過去的罵著女兒們,要她們收斂,還不計前嫌的贊宇文的身手,可是,可是——他又不是涵涵!

得了他的歡心賞識,涵涵還是氣得扭身不理他,跟她的老爸求救。

老鮑先生笑的雙手攤一攤,“我還沒大方到把女兒綁起來送給人吧,女兒們想退人我是沒意見啦,要是不嫁人,一輩子跟老爸生活,也不錯呀!”

真是氣死人的變態老頭……不不不,宇文急忙的收回任何不敬,他是她老爸吧,他的岳父,怎麼可以得罪?

寄望他的老哥們替他說說好話吧?

別指望啦,他們都是同志尚在努力,自身難保的,不要火上加油添醋的拿他開刀的就該謝天謝上帝啦,還敢指望他們什麼?

纏功盡出,好話盡說,從鄉下野地又一路的追回台北盆地啦,涵涵還是隻有那句話:“你打了我老爸,這麼粗魯莽撞的人,我怎麼放

心讓孩子有這種不會分青紅皂白的爹,算了吧!孩子就讓給我吧,你也別爭了!”

“好,不爭孩子,你跟著,我就不跟你爭!”多麼富有哲理流通,得了老孃不就險送孩兒一個嗎?

真會打算!

“你應該回去繼承老爸爸的事業,你的算盤打的很好!”

她似笑非笑的睇睨,是宇文最愛的表情。他真想一口咬下,品嚐——

“我沒學過算盤!”

氣息不穩的啜上一口,再一口,弄得兩人熱力上昂,全身騷動不止,跟著就想剝開衣服透透氣。

“不行,名不正言不順,你要是不給我個交代,絕對不再受你‘利用’!”

“你說什麼?誰利用誰呀!”

人家說,孕婦的脾氣特別壞,果然是真的,瞧她氣呼呼的猛立起身,宇文是又擔心,又難過的,就連行李一提,準備騎著心愛“跑車”回“孃家”,他也不敢阻攔——

只好把“跑車”架在他的跑車上,低聲下氣的。

“陪”她一起去她的三坪小窩。

涵涵趕他趕不走,求他去工作別煩她,他還決心要引來記者,公佈這段“受虐”奇聞,翻白眼的女郎,只好逃到最後一塊安身地——羅家大宅!

JJWXCJJWXCJJWXC

“放我進去……”

他喊了老半天,不動如山的鐵柵欄,不動就是不動,鐵了心的不動把羅老太爺說成是獨裁老軍伐啦!然後又換作是玉皇大帝老爺了,人家還是不理他……

知道肉肉身體敵不過電子武器的剛硬,敗陣下來的落難巨星只好垂下頭,低著眼睛離開啦!

“哇!走了唷!”

站在陰涼內房,撩著緊密窗簾看著宇文起亂的人群,都無聊的散去了。

近日裡,宇文隔著鐵門喊話,已成為羅家的一大娛樂,放下手邊的工作,他們都準時的聚集收盾,好像是涵涵來了以後,有些硬性的規矩就不知不覺的被敲碎啦!

一向只有規矩、規矩、規矩的冰冷冷房子,也逐漸有了人情味的溫暖和笑語……

“魔法小姐”是那些愛戴涵涵的傭僕們,給他的新封號呢!

只要宇文不在身邊攪和,她和“乖乖”便安然無事,可是,只要宇文出現攪擾,她那時的魔力準是破功!

在羅老爺的大力支持下,涵涵的心靈體甜加油站逐步的成型定案,她想在廣大的羅氏企業內。為心靈乾涸的人加點足以解除壓力的地方,這個點子,羅老太爺放手讓涵涵去實行……他是一步步的在收魚網,而且是連本帶利的在回收!

敝不得,跟他四十多年的喬秘書一直稱讚他:最近變年輕了!

雖然,待解決的事仍有很多,他還是不免的關心起這對小兒女,他衷心的念頭裡還是希望他人可以在一起,吵吵鬧鬧的,把羅家宅院掀開也可以,清冷的日子過久了,他變得非常愛熱鬧哩。

“涵涵,這樣好嗎?”

看她索然無味的合攏簾扇,還嫌人家罵的不夠過癮似的表情,老爺爺便有一陣擔心,這麼倔的兩個人,會不會弄假成真的鬧翻?

“爺爺,放心啦,他比找不死的蟑螂還神勇,小小挫折困擾不了他多久的。”

“我不說這個啦——”爺爺好像也被傳染上涵涵的口氣了唷!

“不說這個還能說什麼?他是打我老爸的惡棍,我是不會再理他了,要是爺爺看不過,我還是走好!”

唉——涵涵的威力,實在是凡人無法擋,一向驕傲的老人家也得乖乖在她手下俯首稱臣,看來這天嘛,易主羅!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