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俊仁一下班回來,就喊道:“丫丫,你回來了嗎?”

屋子裡只有嗡嗡的迴音,他有些奇怪的自言自語:“應該回來了呀!”

忽然,從自己的臥房裡傳出細微的聲響,他的心臟開始緊縮成一團。

是不是有人潛人?是不是丫丫受挾持?

他擺開架式,輕輕的放低走路聲響,接近自己的臥房,然後猛力一拉房門。

雪柔差點由圓凳子上掉下來,俊仁見狀忙上前接住她。

“小心點,你現在的身體可不比從前!”

雪柔趁勢依偎著俊仁,雙手攀在他的頸間。俊仁皺著眉頭,想扯開雪柔的依附。

“俊仁,你看看四周!”

他的房裡,所有的海報,連同宮澤理惠的照全被取下,換上他與雪柔在塔釐島的各款合照。

發生了這麼多事,他都忘記這卷底片了。

“雪柔,這是什麼意思?”

俊仁的口氣軟化了,他雖然生氣雪柔的不懂事,但是他仍然無法忘懷她。

雪柔輕吻著俊仁的唇。

“就這個意思!”她把玩著俊仁胸前的領帶,“我忘記自己還欠媽媽大恩情,我無法還她,只得還給你,你是她的兒子!”

“雪柔,你胡扯些什麼?你是你,不欠任何人,媽媽就是怕你有這種想法,所以在我們結婚前,她不願告訴你這件事!”

“俊仁,你不怨我?我剝奪了很多你跟媽相處的時間。”

“因為你,我才擁有兩份母愛,我該謝謝你!”

“如果媽早點告訴我,我才能跟她說我愛她!我不介意以任何名義跟她一起生活,因為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

“雪柔,你終於想通了!”

“俊仁,這麼傻的人,你還要嗎?”雪柔幽幽的問著。

俊仁回抱著雪柔,溫柔的舉止,讓雪柔感動不已。

“表面上,我比你成熟、穩重,實際上我幼稚,希望別人的愛包容我;跟我在一起,你會感到不自由,我會是你沉重的負擔。”

“不!是甜蜜的負擔!”俊仁聞著雪柔佈滿肥皂味兒的肌膚,“你跟孩子將是我最快樂的負擔!”

“我們還會吵架。”

俊仁笑了。

“嗯!我們會吵,吵上一輩子,因為你的大腦像混凝土一樣,非得敲很久才會碎掉。”

“那你還敢跟我在一起?”

“誰教我愛上你!”

“我也愛你,俊仁!”

俊仁忽而想起,“丫丫呢?”

雪柔笑著拉下他的頭。

“她可以等!”

雪柔跟俊仁舉行簡單的結婚儀式,小小的,不太喧譁,除了好友、近親,並不驚動太多人。

“雪柔,看是誰來了?”

俊仁穿西裝、打領帶,顯得神采飛揚,他把身後的人引到雪柔跟前。

“傑明!”

宋傑明戲謔的舉起雪柔覆著長手套的皓指。

“我可以吻新娘嗎?”

俊仁笑著說:“可以!但是隻限定臉頰!”

“太苛了吧!”傑明抗議。

俊仁再度笑了笑,跟他們說:“你們聊聊,我去招呼客人。”

俊仁走後,傑明仍握著雪柔,他從上衣裡拿出向她求婚時用的戒指,替雪柔套在指上,“收下吧!這是我的祝福!”

“傑明……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謝謝你!”雪柔輕聲說:“你能來,就是給我最大的祝福了,這個——”她把戒指取下,“給你的妻子吧!我不能收。”

傑明苦笑著,仍堅持將戒指套進她的手指,他說:“人都得不到,留著戒指有什麼用?”

“傑明,我很抱歉!”雪柔歉疚的垂首。

“何必?感情是不能勉強的。來,漂亮的新娘親我一下,讓新郎吃吃醋。”

雪柔在傑明額上吻了一下,“我一直沒有哥哥,你願不願意當我的哥哥?”

傑明嘆了口氣,“當不成新娘的丈夫,當她的大哥也不錯,至少還能看著她!好了!好了!別哭了,新娘子這麼愛哭,新郎以為我欺負你,會找我拼命的!”

“胡說!”

雪柔不好意思的擤擤鼻子,把亞雲喊來。

“幫我帶傑明到席上坐吧!讓他挨著我坐,他現在可是我們的大哥了。”

亞雲顯然很高興有這個結局,忙把傑明接走。

新娘休息室裡,只剩下雪柔一人,她從一堆雜物中取出化妝箱,細心的取出一朵胸花。

胸花是蝴蝶蘭做成的,四周綴著林母的小照。她簇擁著花,穩穩當當的別在自己的胸前。

“新娘該就位啦!”

“好!就來!”

雪柔的手壓在自己的胸前,她低頭輿母親的照片一笑,喃喃的說:“媽媽,你看著我,我會連同你的份一起活下去,連同你的份愛著俊仁、愛著自己的家!”

結婚進行曲柔聲的響起,雪柔舉步緩緩走向俊仁。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