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加州聖塔蒙尼卡這女孩子可真不是蓋的,掛上一塊燙金的心招牌,就大模大樣的幹起私家偵探來了。

莫凡在心中冷笑,她以為她心血來潮的在他花了大把心思和精神籌劃的婚禮上瞎搞胡塙一場之後,就能逃之夭夭的躲到這個陽光燦爛的海濱聖地,過她逍遙自在的日子?

她想得太天真了。

莫凡坐在黑色的奔馳車裡,望著正走出那幢西班牙式建築的俏美女子,唇畔溢出一絲冷冷的嘲笑。

“莫先生,那女孩子出來了。”坐在前座負責開車的高邁,回過頭說道。

“我看到了。”莫凡點點頭。這女孩子害他在婚禮上出糗,又害他莫氏跟安培機構的合併案延宕了四個月,還動用了青華會各地分會的弟兄四處追查,才找到這裡,現在就算她化成灰燼,他也能認出。

她害他損失慘重,而現在老安培又因為二次中風,臥病不起,他如果不盡速取得跟安培機構的合作案,恐怕就要永遠錯失到手的那塊山坡地了。

沒有了那塊山坡地,莫凡所有的計劃都要停擺,那個足以傲睨世界的偉大夢想,也將胎死月復中。

“莫先生,我們現在去抓她回去嗎?”金健自告奮勇的問。

以虎口摩挲著自己的下顎,莫凡略一思索,旋即丁語調沉緩的說:“別傷了她,這女孩子是我們取得安培機構的唯一籌碼,老安培不會希望看到她有一絲一毫的損傷,所以你們還是小心一點,免得對老安培不好交代。”

“明白,莫先生。”

得到指示,高邁和金健雙雙下了車,兩個人一前一後,虎虎生風的邁向早被他們鎖定了的目標。

彷佛身後正遭到某種不明物體的窺伺,雪璃沒來由約渾身掠過一陣悚慄,危險的訊號來自身後兩個輕巧移動的步履。當他們靠攏過來,兩副龐然的身影也躍然投射到車窗玻璃上。

幾乎是彈跳的疾轉回身,雪璃警戒的喝叱道:“站住!你們兩個鬼鬼祟祟的想幹什麼?”

反應神速!這女孩果然有幹私家偵探的條件。

斑邁嘿嘿冷笑,伸出一隻手,輕佻的搭在她那輛雪佛蘭跑車上,俯傾半個身,故意油腔滑調的調戲她道:“小姐,一個人逛街啊?治安這麼壞,身邊沒個護花使者,不怕遇上壞人嗎?”

哪裡冒出來這兩個品行不端的臭流氓?!

雪璃在心中謾罵。看對方長得高頭大馬,人模人樣的倒也清爽入眼,偏偏渾身流裡流氣,齜牙咧嘴的粗鄙模樣兒,就算不戴上墨鏡,也像極了黑社會的人渣。

反正肯定不是什麼善類!

“喂!我警告你們,我老公馬上就下來了,他可是空手道高手,一個人能打十幾個的,尤其像你們這種小癟三,他兩三下就能把你們揍得鼻青臉腫;識相的話最好快滾,免得捱揍了。”

吹牛不打草稿!斑邁和金健互覷一眼,兩個人差點捧月復大笑,最後還是金健抑住那份想爆笑的衝動,斜著眼兒,不懷好意的說道:“小姐,妳老公還真不少,紐約一個,這裡又一個,妳知不知道這樣是犯了重婚罪?”

這傢伙在胡說八道些什麼?雪璃挑起兩道秀眉,慧黠的眸子瀏覽在兩人身上。

“你們兩個混帳到底想幹什麼?光天化日之下也想打劫嗎?”

金健咧出一口白牙,似笑非笑的料睨著她。“我們兄弟不幹那種沒格調的勾當,就算要幹,也得劫財劫色一起來。不過……妳這活色生香的大小姐,身價不凡,我們兄弟招惹不上。今天只是想請妳安大小姐回紐約,走完那塊紅毯,如此就算功德圓滿。”

“紐約?紅毯?你們……”雪璃猛然間心頭一震,錯愕的看向他們。這兩人……難怪剛才覺得他們面善,原來是莫氏集團的人追到這裡來了。

“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你們一定是認錯人了。”雪璃裝迷糊。這幫流氓不知幹過多少壞事,她才不跟他們蠻纏下去。

她轉身去開車門,金健先她一步按住車門,擋下她。“安大小姐,妳還是乖乖的跟我們回紐約吧,老安培現在已經中風倒下了,妳這個作孫女的,總不能太絕情吧!”

苞這幫人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好,非常時期就用非常手段,先擺月兌這兩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蠢蛋再說。

探手握住皮包裡隨身攜帶的防狼噴霧器,雪璃冷不防轉回身,就要使出最後的絕招——用防狼噴霧器制伏這兩個歹徒,讓他們夾著尾巴逃走。

“小心!”

結果還是高邁眼明手快識破她的技倆,他一掌推開金健,身手敏捷的擒住雪璃的手腕,反拗到她背面,同時把那瓶防狼用的噴霧器打落地面。“啊——”腕上傳來的劇痛,讓雪璃痛得渾身發顫,眼淚汪汪,淚水差點掉下來。

“放開我!你們這兩頭豬。”

“小姐,這套太老舊了,妳還是乖乖的跟我們走吧!”高邁輕輕鬆鬆的把她制伏在手裡,反拗她雙臂,粗重的雙掌如螃蟹的巨螯箝制得她不能動彈。

“混帳!苞你們說了我不是什麼安大小姐,我叫白雪璃,是曙光徵信社的人,你們強行擄走我,就是犯下了綁票罪。”希望這個罪名可以唬倒他們,然後再想辦法溜掉。該死,安可蕾沒告訴她這幫人這麼難纏,居然有辦法找到這裡來,把她逮個正著。

這些傢伙到底想幹什麼?押解她回紐約,補行那場荒謬的婚禮?天呀,這些人是白痴嗎?到現在還搞不清楚那場婚禮只是李代桃僵的鬧劇?真是一群豬!

******

她不敢相信,他們真的綁架了她!

天哪,她招惹上的究竟是什麼樣的凶神惡煞?這……這還有天理法紀嗎?

鎮定,先瞧瞧這舒適而微微晃動的狹小空間是什麼地方?她努力回想,卻只記得自己被一塊掩上口鼻的白布迷昏,然後就什麼也不記得了……這些王八蛋真是目無法紀,竟然敢當街綁票,可惡!真是可惡透頂!

而這裡……她順勢往圓形的窗口望去,看到飄浮在空中的一朵棉花榶似的可愛白雲……白雲?我的天呀!自己竟然在……在飛機上?!

驚遄如飛的心彷佛要跳出胸口,雪璃大駭之中,終於搞清楚了自己正在一架私人的專機上,飛行在離地二萬英呎以上的高空。

好極了!這下她真是插翅也難飛了。這幫惡霸成功的綁架了她,接下來還會有什麼樣的“驚喜”等著她?一場跋鴨子硬上架的荒謬婚禮?她開始真正的後悔不該蹚進這淌渾水裡。

“妳終於醒了,親愛的可蕾小姐。”

一個低沉而冷漠的聲音從她耳側響起,她轉回頭,瞧見的正是那個惡名昭彰的國際大壞蛋——莫凡。

“我真佩服妳,在這二萬英呎的高空上,竟然還能睡得這麼香甜。”他有意譏諷地道。“妳肯定是個沒有什麼危機意識的甜姐兒,才能睡得口水連天邊。”

說什麼鬼話?分明是他們用迷藥迷昏她,再把她架到飛機上,這死傢伙居然還在那裡說風涼話,真是滿口胡說八道。

她給了他一個惡狠狠的白眼。

“你們剛犯下了一個嚴重的罪行——綁架一個善良的美國公民。我的律師會教你們吃不完兜著走,你們等著吃官司吧。”她咬著牙,氣憤填膺的就差沒撲上前勒住他脖子,活活將他掐死洩忿。

“還有,你這死傢伙,不要滿口胡言亂語,我睡覺可不會流口水。”她衝著他補充一句,高八度的聲音可以震破人耳膜。

蹙緊眉,捱過她那“魔音穿腦”的恐怖聲量,莫凡這才好整以暇的拿出根雪茄,咬掉上面的包裝紙,叼上嘴唇,點燃吸進一口。藍色煙苗掠過他剛毅瘦削的面頰,迷濛了他那雙看起來專注,卻又高深莫測的幽亮黑瞳。

濃烈的菸草味頃刻間溢滿整個機艙,瀰漫在他們四周圍,他的目光透過那層薄薄的藍色煙霧,直勾勾的看住她。那份志在必得的狂狷態勢,就好象她早已經是他唾手可得的獵物一般。

那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目光?雪璃暗惱的晲了他一眼,在他那雙萬瓦電力的狂狷目光注視下,不自禁的扭動了一子。“你……你死盯著我幹什麼?我頭上又沒長角,你再死盯著我打歪主意,小心我挖下你的賊眼。”她用武裝過的兇狠語氣喝叱道。

“挖下我的眼?”莫凡咀嚼著她那句狠話。“妳還真有趣,身陷虎穴,都還不知道見不見得到天日,竟然還敢那麼大口氣說話,我真是服了妳了。”

“你……惡棍!”她罵了句,漲紅著一張臉,傲慢的對著他撇開臉。二萬芵呎的高空,她總不能跟他撕破臉,打開機艙門,作空中飛人跳下去吧?

多悲哀的醒悟!而那個死傢伙莫凡掌控了全局,難怪他能那麼快意恩仇的談笑風生,一派悠然自得。

莫凡是很快意,他邪裡邪氣的叼住雪茄,欣賞著她那副氣憤咬牙的俏模樣,終於稍稍抵消了他囤積數月的惱火和不痛快。

坦白說,他欣賞她的膽識,就算她在虛張聲勢唬弄人時,依然是那麼俏野迷人和難以駕馭。只是,這該死的丫頭害他損失慘重,讓他幾乎白浪費了四個多用的時間推行他的兼併計劃。現在老安培甚至揚言要把公司交給他的侄子,而他那個不學無術的侄子,正是邁氏機構的寄生蟲,邁氏機構又是莫氏集團的死對頭。

想想看,邁氏機構想把楊克斯那塊山坡地拿來幹什麼?建造一座只有名人富紳寸進得去的高爾夫球俱樂部和五星級飯店,這些唯利是圖的奸商!

“妳塙砸了我的一筆大買賣,親愛的可蕾小姐!妳現在要彌補我的,是跟我回去補行那場懊死的婚禮,替我挽回那個瀕臨難產的兼併案子。”他的聲音極為濃濁,不安好心的黑眸清楚的映著她的臉。

很奇異的,他想起了在婚禮上吻她的情形,那柔女敕的唇,沁著一股誘人的芬芳,直直的潛入他的心版,激起他體內一股熟悉,卻又久未燃起的異樣情愫——一股原始的生理,十分狂野奔逸的。

那突如其來的致命一咬,卻讓他首次嚐到女人溫馴外表下,絕對暴力的傾向。

一個包裹糖衣的毒藥,誘惑男人的致命蜜糖。

他邪惡的眼睛,在她身上打量著什麼詭計?這個黑社會敗類!她希望他不會蠢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她不是要娶的女人。“我已經說過一百次了,也不在乎多說一遍,我不是安可蕾!你們這幫混蛋是瞎了狗眼嗎?”她傾身向前,近乎咆哮的吼道。

莫凡蹙起眉,又一次被她超大的聲量震得耳膜快要破裂。

“不管妳是不是安可蕾,總之,妳搞砸了我的婚禮,害我的合併案難產,妳就必須負責替我化解這個僵局。”他蹙緊眉頭,用一根手指清了清耳朵,斬釘截鐵的“怎麼做?回去那座可笑的教堂,重新嫁給你你這個流氓?你瘋了,我說過我不是安可蕾。”她穩住那股氣得想咬人的衝動,怒氣衝衝的說。

“如果妳不是安可蕾,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婚禮上?安培先生不會胡塗到連自己的孫女也不認得吧?”他提出質疑。

“我……”雪璃想到安可蕾要求她不要洩漏她的行蹤,以免他們殺到澳洲抓她回來,匿名返回澳洲的安可蕾,簡直視這幫人如蛇蠍。

“那幫人沒有人性的,他們會殺了世華!”安可蕾告訴她,“妳一定要救救我和世華,我們長得這麼像,就是有緣,妳幫幫我們吧!我和世華會感激妳一輩子的。”

安可蕾還信誓旦旦的說,這個姓莫的惡霸牽涉一樁謀殺案,是個冷血殺手。至於謀殺案的細節,她倒沒多說……“反正我不是安可蕾,我叫白雪璃,是曙光徵信社的資深合夥人,我的皮包裡還有我的駕照和身份證明。”她轉過身,想去翻找自己皮包裡的證件。

“妳說的是這個嗎?”

像變魔術一樣,他修長的指間倏忽多出了幾張證件。

雪瑀訝異間疾抬眼,眸中頓生一簇憤怒的火焰。“你偷了我的證件!你這個臭賊。”她一把奪回他手中的證件,噴火的眸子睜得又大又圓。現在她知道這傢伙不僅是殺千刀的世紀惡霸,還是個賊。

“這些證件不足以掩護妳的身份,雖然它們偽造得幾可亂真。”他輕易的推翻她的“供詞”,外加她一條“偽造文書”的罪名。

雪璃氣得快吐血了,這傢伙是個十足十的智障、白痴!

“我說過我不是安可蕾!”她氣得跳腳,想上前掐住他的脖子,直到他承認他那雙狗眼看走了眼。她怎麼會碰上這麼一個豆腐腦的低能兒?現在她要如何月兌身?

離地二萬英呎的高空,就算神仙也難救她月兌逃,難道她真要乖乖的跟他回去補行那場荒謬的婚禮?神啊,她不想做這麼大的犧牲哪!

“莫先生,我必須很慎重的告訴你,我真的不是安可蕾,我……”跟他講道理似乎沒用,但總要一試。

“看在老天的份上,可蕾小姐,妳爺爺已經病重垂危,妳為人孫女的,總該到他病榻前慰問一下吧?”他打斷她的話,攢緊的眉頭顯露極端的不快,聲音也變得尖銳。

這一刻,他想到的不是那些合併案,而是那個孤獨的老人纏綿病榻上,思念摯愛孫女的淒涼境況。

不管她有多少理由棄婚潛逃,回到垂死老人跟前克盡孝道,總是不能推辭的責任。何況她還關係到他合併案的順利推展。

雪璃囁嚅的看他一眼,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安培先生,真的病得很重嗎?”

“是的。”

難道她真的不是安可蕾?莫凡心中疑竇叢生。不可能,她跟照片中的安可蕾幾乎長得一模一樣,如果她不是安可蕾,又會是誰?那個白雪璃?他瞥向她手中那些證件,心中的疑惑愈來愈深。

他再任細端詳她一會兒,她無疑是個可人兒,晶瑩的眸子,耀眼的鑲嵌在那張亮麗的面龐上;秀麗的鼻樑,襯著那兩瓣淺紅的柔唇,一股靈氣逼人。

那是一張很東方的面孔,極致無瑕的美,足以令每個男人傾心。

他突然很想再體驗一次吻她的感覺,這份意念,引發他下月復一股難抑的蠢動。

他很清楚那是怎麼回事,最原始的,正通過他的鼠蹊部,發出訊號。

天,他只是不經意的回想到那次品嚐她的經驗,怎麼就激發他這麼強烈的生理反應?他在心中暗自申吟。

他黑眸中閃動的神采,讓雪璃百覺得有詐,這傢伙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她討厭他渾身上下發射出的危險訊息,這個男人……太危險了。

她真的開始後悔攪進這淌渾水裡。

“我答應跟你回去看……爺爺,不過,你不能逼我馬上跟你結婚。”

“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她現在騎虎難下!雪璃恨恨地想道。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去跟他爭辯。

反正她只要替安可蕾回去看看那個可憐的老人,然後就可以開溜了,管他姓莫的痛不痛快。

“結婚是攸關女孩子一生幸福的大事,草率不得。這段時間就當作是評估期,等我多瞭解你這個莫惡霸到底有多混蛋,再談結婚也不遲。”她說得頭頭是道。

“聽起來很合理,可是我約合併案怎麼辦?繼續讓它難產下去?”他將兩道濃眉一挑,反問她。

雪璃從唇畔綻開一抹淺笑。“耐心點,莫先生,難產總比死產好,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敗類,是需要比別人多一點耐性的。”就算是譏諷,她依然笑得如花燦爛,千嬌百媚。

她絕對不是什麼天使。莫凡肯定這一點,這個伶牙俐齒的丫頭片子,是個真正的棘手貨,而諷刺的是,他需要這個難以駕馭的女娃兒,來替他的合併案催生。

“到紐約還有一段航程,妳可以再睡一會兒。”他熄掉雪茄後站起身,正準備走向前艙,這時機身一陣晃動,他才努力站穩,旋即又在另一次的機身搖晃下,顛撲上前,不偏不倚的壓在雪璃的身上。

驟然間抱成一團約兩副軀體,相視愕然。然後是雪璃顫巍巍的聲音,“怎麼回事?我們要墜機了嗎?”

“只是亂流。”他冷靜的安撫她。撐起手臂,正要從她身上站起,不意間,他深深的望進她黠亮的星眸。惹得他沒來由的一陣心猿意馬——突兀地一個舉動,他俯傾下臉,將唇覆在她驚怔錯愕的柔唇上。

熱焰般的氣流,從他混雜著男性氣息,和辛辣雪茄煙草的氣味中送入她的唇腔,昏惑了她的知覺,吞噬掉她所有的意識和行動力。

直到那個吻幾乎要窒息了兩人,他才喘息不下的放開她。“吻妳的感覺,和我記憶中的一樣美好。”他笑道,眼眸發亮。

她只是瞠目看他,忘了該說些什麼。

機身隨即而來的,又是一陣劇烈的晃動,她幾乎可以感受到連引擎的聲音都變調了,這讓她喘息如劇。她驚訝的看向莫凡。

飛機不尋常的接連晃動,似乎已經不是遇上亂流可以解釋的,莫凡迅速的掃眼向駕駛艙。“坐著別動!我到前面看看。”他指揮若定的說道,起身走向前艙。

懊死的,希望不是引擎出了問題。那彷佛嗚咽一般的引擎聲,帶給他不祥的預感,他在心中暗禱,雙眉挑得死緊。

罷走上兩步,金健已經神色倉皇的走至後艙。

“莫先生!我們遇上亂流了。”他劈頭就對莫凡說,緊張得聲音隱隱發抖。

“還有呢?”金健不是個容易驚慌的人,他比高邁還沉得住氣,如果只是單純的亂流,他不曾這麼神色倉皇。

金健看了他身後的雪璃一眼,力持冷靜的說:“機師發現左引擎和機翼出了問題,我們必須找地方迫降。”

“迫降?”雪璃從椅座上彈了起來,心臟差點停止跳動。他們在二萬芵呎的高空,她剛剛才被這個超級惡霸非禮和輕薄,現在卻要靠著這架破飛機迫降在某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這開的是什麼玩笑?!

當莫凡一雙凝肅又深奧難解的目光掠過她的身子時,她心中只想到一件事,這個殺千刀的莫凡會害死她!

然後他丟下一句“坐好在妳的位置上,別亂動!”即跟著金健一起往駕駛艙去。

在莫凡之後,雪璃只能讓一遍遍的在心中禱告,希望飛機能安全著陸。天啊!她還這麼年輕(二十三歲應該算年齡吧?她突然又想。)怎麼能就這樣隨隨便便就死?

“冷靜點,只是亂流,只是飛機引擎和機翼出一點小問題,只是……”天哪!平白遭三名惡徒綁架上飛機,現在飛機引擎失靈、機翼又故障……事情還能更糟嗎?

她現在只想殺了那個姓莫的惡霸,是他害她遭遇這場惡夢。

******

想不到藍脊鄉間風光這麼明媚,都是悠閒和諧的。

莫凡手肘上吊著一條護帶,固定在那隻骨折的手臂;透過澄透潔淨的窗口,眺望著藍脊山脈那片蓊鬱的山谷,陽光撒在山峰間的雲嵐,將整個藍脊山區勾勒得更具風情。

好個世外桃源。

他突然興起一個念頭,他要在這裡蓋一間鄉間別墅,等他過膩了紐約那種爾虞我詐的都市叢林生活之後,就飛來這裡,淨化自己的心靈,享受那種與世無爭的淡泊。

是的,雖然他積極於自己的事業,也享受那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核心權力,可是他偶爾還是想當一名隱士。

“莫先生,可蕾小姐醒過來了。”

斑邁走進莫凡的病房,他是飛機失事意外事件中,唯一沒有受傷的人,就連金健都撞斷了三根肋骨,而莫凡自己除了手臂嚴重骨折外,頭部也受了傷,現在頭上還纏著一圈又一圈的紗布,幸好沒造成腦震盪。

至於機師和副駕駛,兩人也雙雙掛彩。

只有那個安可蕾到現在還昏迷不醒。

她像個睡美人一樣的昏睡了數天,白皙粉女敕的俏顏上,就是不肯張開那雙緊合的眸。

莫凡開始懷疑她是藉昏迷來懲戒他。因為他拖她下水,所以她要讓他良心不安。

如果是這樣,她已經成功的折磨了他的心。從她昏迷到現在整整五天的時間裡,莫凡沒有一刻是輕鬆度過的,焦慮帶來的沉重壓力,壓迫著他的胸,讓他幾次想衝到她的病床,用力搖醒她,喝令她不準再昏睡下去。

她到底想幹什麼?等王子騎著白馬來吻醒她——這個該死的安可蕾,她就算要做美夢也該換個時間。莫凡在心中抓狂的想。

斑邁來稟報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滿腦子都在想那女孩子,包括她的倩笑和難以駕馭的眼神,以及沁著蜜一般的甜美柔唇……不過,白馬王子那一幕,卻讓他感覺很不是滋味。

怎麼回事?他中邪了嗎?他們剛死裡逃生的經歷一場飛機失事意外,而他竟滿腦子都是對那女孩子的綺思遐念,還有荒謬絕倫的無稽妒意,不是中邪是什麼?

他深深吸入一口氣,不該這樣,他在五年前冰封起的心,難道這麼輕易的就為這個女孩子敞開?他的定力是如此不濟的嗎?

闊步走向略顯狹窄的醫院長廊,莫凡在心中告誡自己,不,他不能再犯另一個錯誤,他要的只是那件能將他推向巔峰的合併案,安可蕾……只是一顆棋子,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