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不甘心!她死都不會甘心。

莎紋在海沫夜總會會那間偌大的辦公室裡來回踱著,抓狂的表情使她那精心妝扮的臉全走了樣。

她猝地踹開橫亙在前頭的一張椅子,發出一聲惡咒:“死賤人!我就不信扳不倒妳,妳等著瞧!”

哼!耙跟她莎紋爭男人,她白雪璃算哪棵蔥?!

安凱威想設計陷害那個賤人,結果反倒讓那個賤人佔了便宜,搖身變成安培機構真正的大小姐,還是老安培現在最寵愛的孫女,光是想到這點,就讓莎紋氣得想吐血。

安凱威那個笨蛋活該被莫凡的手下逮到,聽說莫凡要將他交給邁氏的人。這蠢蛋卷走了邁氏上百萬的帳款,又積欠了一身賭債,如果他真被送回邁氏,就算不死也只剩半條命,活該,這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渣!

她啐了聲,她是不會對安凱威那個大白痴有丁點兒同情的,誰教他壞了她的好事,就算被邁氏的人千刀萬剮都應該。

至於白雪璃……哼哼,她休想作她飛上枝頭的美夢!她不但要她做不成安家的大小姐,更要她當不成莫凡的妻子。

她除惡而得意的笑起來—她可還有最後的一招殺手鐧呢!

******

雪璃收拾著辦公室裡的東西,這是她最後一天上班,下午莫凡要帶她去看婚紗,可蕾和夏琳也都興致勃勃的要一起陪她去。

“我寶貝孫女的婚禮,豈能隨便?這婚紗一定要選最好、最漂亮的。”老安培振振有辭的說。

“爺爺偏心,怎麼就不問間人家結婚時穿的婚紗如何,人家在澳洲的婚禮可寒傖了。”可蕾噘起嘴,佯裝生氣的樣子。

“妳還好意思說,瞞著爺爺在澳洲偷偷結婚,爺爺還沒說妳不肖呢!”老安培瞪了孫女一眼。

可蕾吐吐舌頭,忙陪笑對爺爺撒嬌:“好啦,好啦,爺爺都是對的,是可蕾的錯!爺爺別生氣了,我給爺爺捶捶背。”

趁著可蕾跟爺爺撒嬌的當兒,莫凡拉著雪璃躲入安家那間書房,濃情蜜意的竊竊私語。

這些日子,莫凡幾乎片刻也不願離開雪璃身畔,無微不至的呵護,就好象她是個易碎的瓷女圭女圭,非得小心捧在手心上不可。

“我不要妳再到公司上班,妳現在有身孕,應該留在家裡好好休息,還有,”

他對她眨眨眼睛,唇畔隱著今人暈醉的笑意。“全心全意準備做我莫凡的老婆。”

“可是,爺爺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

“噓,我的小璃兒,這些事就讓我來操心,妳只管把自己養得白白胖牉,替爺爺生下一個圓胖可愛的曾孫子就行了。”

他的唇,來回貼在她的耳鬢上摩挲,又極不安份的遊移到她的粉頸,貪婪的駐留在被他褪下半截衣襟的胸前。那催迷他神志的淡雅幽香,讓他心神馳動,誘使他將自己約兩片唇更狂野的蹂躪在她脂王般柔亮的肌膚上。

雪璃被他兩片熱唇逗惹得心慌意亂,只能縮身在他懷裡,嚶嚀且嬌喘不休的企圖制止他。

“不要啦,莫凡……人家在跟你說正經事,你卻一點都不正經。”

“錯了,我現在最正經的事,就是馴服妳,乖乖做我莫凡的妻子……”

以不容抗拒的深情,他抬起她的下巴,掌握她朱唇微啟的那一剎那,靈巧的以他的舌尖探入她的櫻唇,狂惑的再次掠奪她的甜美。

溫柔的吻,勾起了雪璃的熱情,寂靜的書房,無人干擾,只剩下他們倆兩情繾綣。

……沉溺在甜蜜的暇想裡,雪璃禁不住從唇畔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

大致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雪璃正要離開,這時,放置在袋裡的行動電話帶著擾人的鈴聲嘎響起來。

“喂,我是雪璃。”拿出袋裡的手機,雪璃柔柔的聲約應著。一定是莫凡,這支手機幾乎已經成為他打給她的私人專線。

“白小姐,不,我應該叫妳一聲安大小姐吧?妳最近可春風得意哦。”

是莎紋,她打電話來幹嘛?

雪璃如臨大敵的問:“妳有什麼貴幹?莎紋小姐。”

這個莎紋恨她入骨,她一定要提防她便詐。

“妳不用這麼緊張,我只是要妳看清楚莫凡的真面目,以免的後悔莫及。”

莎紋以一副倨傲的口氣說。

“謝謝妳的好心,我和莫凡很好,不會受妳的中傷和挑撥,妳不必白費心機了。”

雪璃正要掛斷,卻聽到莎紋冷笑說道:“嫁給一個冷酷無情的殺人兇手,妳也覺得開心嗎?我跟莫凡打混了這麼多年,罪惡的事看了不少,我是無所謂,不過妳若也有“雅量”接受這點的話,那就完全出乎我預料了。”

“莫凡不是殺人兇手,妳的謠言離間不了我們。”雪璃抓緊電話說。

“哼,他不是兇手,難道是我嗎?”莎紋在電話中冷笑。“我知道你們的婚禮訂在下個禮拜,如果妳真的想知道莫凡是不是殺害莫倫和卡洛琳的兇手,現在就一個人到月神號來,我有證據證明莫凡就是這樁兇案的兇手,當然,如果妳要懵懂無知的跟他生活下去讓他欺騙一輩子,那我也無可奈何。”

“喀”一聲,手機中傳來嗡駁目障臁Ⅻbr />

“月神號……”

雪璃咬咬唇,兀自低喃著。她關上手機,正要轉過身,看到男機要秘書已經捧著一份攤開的卷宗,走到她身畔。

“雪璃小姐,這裡有一份文件請妳先……”

“先放著!張秘書,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

她說完,抓起皮包,快速的離開了安培機構的辦公大樓。

莎紋說她有證據證明莫凡就是殺害莫倫和卡洛琳的兇手,不管這件事是真是假,她一定要去證實。

天哪,她寧願相信莫凡是清白的,可是……如果事情真如莎紋說的,她能無視於這些罪惡,與莫凡共度一生嗎?她要如何面對這殘酷的事實雪璃的心,第一次升起真正的恐懼,而它們正迅速的流竄,她全身。

手腳傳來的冰冷讓她意識到自己的悚慄和不安,她環著胸,提醒自己鎮定,只求這一切夢魘趕快過去……

******

停泊在港灣的月神號,靜靜得依靠著碼頭。

甲板上空無一人,就連負責看守這艘遊艇的中國籍老船長,也不見了蹤影。

她進入船艙,看了一下垂落密密紗幔的攬景大玻璃窗。船艙內出奇的靜謐讓她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彷佛正被什麼東西窺伺著。

她謹慎的向前移步,卻被身後一陣毫無預警的“嶇啷”巨響,驚回了頭。

莎紋浮著詭秘的笑,踩過被她刻意撥倒砸碎的花瓶,妖嬈的攏攏那一頭鬈長髮,堆起一臉假笑,說道:“噢!真對不起,嚇到妳了,我真是粗魯。”

雪璃看了眼踩在她紅色高跟鞋下的碎花瓶。

“妳說妳有證據證明莫凡是兇手,證據呢?”無意理會她那些虛張聲勢的拙劣手法,雪璃直接問道。

“證據?證據就是這艘遊挺,難道妳不知道莫倫和卡洛琳就是死在這艘遊艇上的嗎?”她侮蔑的由鼻孔“哼”出一聲。“為了那個該死的卡洛琳,莫凡當然要設計這樁謀殺案。他怎麼能為了那個該死的賤人失去一切,變得一文不名?莫倫和卡洛琳訂婚的那晚,他潛入月神號,破壞了遊艇和無線電。”

“妳……胡說!”雪璃顫著聲。

“我沒有胡說!事實就是如此。”她向她逼近,媚煞的眼眸顯得有點狂亂,神色也轉變得陰惡。“莫凡是兇手,他殺了卡洛琳和莫倫,有一天他也會殺了妳。”

被她惡狠的神態驚懾住半晌,雪璃忽覺自己身處危險,正要轉身離開艙房,冷不防,莎紋透著詭譎的豔紅身影,倏地拔射到她面前,阻擋了她的去路。

“妳想離開嗎?這遊艇上的狂歡派對,才要開始呢!”她獰笑說。

雪璃的身體本能的往後退縮了一步。

“妳想幹什麼?妳所指控莫凡的一切罪行,全是無稽之談,我不會上妳的當的。”

“妳就是不相信莫凡是兇手,是嗎?”她又同她趨近一步,眼中閃爍出一抹充滿殺機的寒光。她猝不及防的抄起預藏在船艙角落的一支高爾夫球杆,迎頭揮向她。

“住手!妳瘋了?!”雪璃在驚叫中矮身躲過她致命的一擊,那支高爾夫球杆越過她的頭頂,砰然砸碎了雪璃身側一盞價值不菲的骨董級檯燈,球杆和電線也因此纏繞住了。

雪璃轉身想逃出艙門,未料,莎紋從後一把扯住她的頭髮,瞬間即將雪璃整個人拖倒在地板上。

她瘋狂的騎坐在她身上,使盡全力扯住她的頭髮直地板上捶撞,一邊伸手猛摑她的臉,惡狠的咒罵道:“賤人!敬酒不吃吃罰酒,妳喜歡犯賤,我就讓妳犯賤個夠。”眼底充滿了血絲,莎紋一張豔臉扭曲得不成人樣,還夾雜著猙獰。

“放開我,妳瘋啦!住手,快點放開我。”雪璃想掙月兌莎紋的拲打腳踢,但一股鹹澀而膿腥的味道,正自嘴裡源源不絕的湧出。她受傷了,驚懼地發現從自己口

中不住流淌在地板上的鮮紅液體,雪璃自己都快嚇昏過去了。

為了保護月復中的胎兒,她也不敢反擊,只能弓著身,任由莎紋那一陣沒命的拲打腳踢,如雨點般的落在她頭上和四肢。

終於,莎紋放棄了那耗費氣力的拳腳功夫,她回頭找來一條軍繩,在雪璃企圖掙扎爬山船艙之前,將她拖回偌大的船艙內。

“想逃走?哼!沒那麼容易,妳這個死賤人跟卡洛琳一樣該死,全部都該死!”

她將她壓趴在地板上,把繩索套住她的脖子,開始反綁她的手腳。

“住手!妳放開我,妳到底想幹什麼?快放開我。”看到莎紋那張幾近變態的獰惡神態,雪璃的心不斷打著哆嗦,她看起來完全像個瘋婦,或者說,像一頭髮瘋的母獸。

莎紋哪肯歇手,她摑了她一個耳光,喝叱道:“安靜點!妳很快就會跟卡洛琳一樣,活活的被炸死在這艘遊艇上,現在妳給我閉嘴,等我把妳綁好之後,就會讓妳死得痛快一點。”

“妳……是妳殺了卡洛琳,和……莫倫?!”雪璃屏息問道。

“當然是我殺了他們,那該死的卡洛琳從搭上莫凡那天開始就該死!還有那個莫倫,他是個人渣,他跟卡洛琳一樣死有餘辜。”

“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莎紋停下捆綁她的動作,眼神恍惚又帶渙散的看著她。“為什麼?妳問我為什麼?妳這個賤人是白痴嗎?妳是白痴嗎?”她又連續揮了她幾個耳光,好象她的話冒犯了她一般。

“住手!住手,妳快住手!”盡避拚命躲閃,雪璃還是連吃了她數記重重的耳光。旋即,她又感覺到那膿腥的血水正沿著唇色流下。

耳際則傳來莎紋尖利的嘶叫聲:“妳這個白痴!妳看不出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莫凡嗎?卡洛琳和莫倫這對狗男女陷害莫凡,我殺了他們,不過是為莫凡討回公道。我這樣挖心掏肺的對他,他竟然全不感激,還忘恩負義的想關掉我的夜總會,哼!他既然無情,就別怪我無義!我在這艘船上炸死妳,再嫁禍給他,到時看他要怎麼收掉我的夜總會。”

她說完,加快了手裡的動作。她已經反綁住雪璃的雙手,雪璃幾乎可以預見自己性命危在旦夕。

她錯了,她不該懷疑莫凡的清白,她更不該隻身前往涉險,落入這個變態女殺手的手中。

想到莫凡即將被指控為殺害她和她月復中胎兒的兇手,雪璃的心就痛得淌血。

她怎能讓莫凡揹負這麼深重的罪名?她又怎能讓莫凡承受那份噬心巨痛!不,她不能,她不能再讓莫凡蒙受不白之冤,她需要一個奇蹟來救助她……她轉過臉,驀然間地叫出:“莫凡!”

“莫凡?”莎紋隨著她的視線望向艙門口,就這時,雪璃張嘴狠狠的咬了她一口,翻身再踹她一腳,帶著被反綁的雙手和套牢在身後的繩索,跌跌撞撞的就要往船艙外逃。

“妳給我回來,別想逃走。”

猛然從後面捉住雪璃的頭髮,莎紋面上呈現的盡是狂暴之氣。“賤女人,妳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妳想逃?我讓妳逃!妳逃啊,逃給我看,逃啊!”

隨著那獰笑聲,莎紋順手再抄起那支高爾夫球杆,對著雪璃迎頭就是一擊。

“去死吧,賤人。”

逃月兌不及的雪璃硬生生捱了她一杆,身子也跟著軟了下來。

在雪璃暈過去之前,莎紋走上前,用著金紅色高跟鞋,冷冷的踢她一腳,說道:“這艘船再過十五分鐘就會爆炸,妳等著被活活炸死吧!”

她鄙夷的丟下一句,旋即揚著尖銳可怖的大笑,扭腰擺臀的離開了。

******

莫凡把腳下的油門一路踩到底,瘋狂的驅車趕往停泊“月神號”的小佰灣。

他已經打過電話,莎紋並不在海沫夜總會。依據張秘書的敘述,拐騙雪璃到“月神號”的人,肯定是莎紋沒錯。

那個陰險的女人到底想幹什麼,想到雪璃落在這個蛇蠍女人的手中,莫凡的心就掠過陣陣戰慄。

天,她若敢傷害雪璃和她月復中的胎兒一根汗毛,他一定要親手殺死她。

吱地一聲,把車煞住。莫凡跳下車,沒命的衝向遊艇。

“雪璃、雪璃。”

衝至船艙門口,映入眼簾的,即是雪璃昏倒在地板上的虛軟身軀,那怵目驚心的血跡,讓莫凡一陣窒息。

他跌跪在地抱起雪璃,一疊連聲的叫喚道:“雪璃!雪璃妳快點醒醒!拜託妳醒醒,雪璃!”

莫凡,是莫凡的聲音,不行,她要醒來告訴他炸彈的事,她不要莫凡跟著她喪命—“炸彈,莫凡……”她抓住他的手,用慬餘的一絲氣力,氣若游絲的告訴他,“莎……莎紋,在……遊艇上……裝了……炸彈,再……”勉強看看時鐘。“再……一分鐘,就……就會爆炸,你……你快走!快走!莫凡—”

莫凡抓緊她的手,“我不會丟下妳的,就算要死,我們也要一起死。”他迅速解開她身上的繩索,然後抱起她,在倒數的時間內,使盡全力的抱著她逃至船舷。

眼看爆炸迫在眉睫,莫凡唯有當機立斷的道:“我們要跳船!雪璃,妳一定要撐著。”

攬緊懷中的女孩,莫凡踩上船舷的橫槓,在遊艇爆炸前,抱著雪璃躍入深澈的海水中。

隨之,身後的遊艇起了轟然的爆炸聲,濃烈的焰火和船身碎片四散飛出,剎那間成星散的墜落在海面上。

*******

雪璃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雙澄亮的黑眸,帶著憂心,一眨不眨的俯視著“我死了嗎?這裡是不是天堂?”

她眨動那雙黑白分明的清靈大眸,幾分天真和傻氣的問。再瞪眼對著那張放大在眼前,跟她只有咫尺之距的潔亮俊臉,迷糊的說:“你一定是天使吧!你長得好象莫凡……天使都會長得像自己心愛的人吧?看來我是真的死了……”她有點悲傷的揉揉鼻子。

“妳嘰哩咕嚕的在胡說些什麼?”莫凡感到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尖。“傻丫頭,妳想死還沒那麼容易呢!妳休想藉死來擺月兌我,這輩子就算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跟定妳了,妳別想找機會甩開我。”

“會痛?”雪璃皺起嬌俏的鼻樑,疑惑的自語道:“奇怪,人死了不是沒有感覺了嗎?怎麼還會痛……”她突然眼睛發亮,雀躍的抓住他捏在她鼻尖上的手,興奮的叫:“我沒死,天啊!我真的沒死,你是莫凡,你不是天使,噢!莫凡,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她投入他的懷裡,喜極而泣的流下淚。

莫凡放開兩臂,看她哭得活月兌月兌像個淚人兒,於是輕拍她的背,安慰道:“哭夠了吧?妳再哭下去,我這件襯衫都要“泡湯”了。”他故意逗她。

雪璃揚起那雙淚眸看他一眼,可憐兮兮的又拉趄他襯衫的衣角擤一下鼻涕,這才突然想到:“孩子呢?我肚子裡的孩子—莫凡!我的孩子—”

她焦急的抓住他的衣領,眼神透露著驚懼。

“放心吧,孩子沒事,醫生已經替妳打了安胎針,妳只要好好休養幾日就行了。”莫凡微笑道。

莫凡的話讓她緊懸的心略略放鬆了下來,隨之,她才怯怯的道:“對不起,莫凡,我……我不該懷疑你的清白,都是我的錯……”

“妳當然錯了,妳知道妳最不可原諒的是什麼嗎?妳竟然讓自己和肚裡的孩子丟冒險,還差點一起喪命!如果妳跟肚子裡的小孩死了,我怎麼辦?拿把槍轟了自己的腦袋,還是出家當和尚?失去你們,我無法回去過原來的生活,或許我該把自己浸死在威士忌裡,終此一生。”

“你……何必說得這麼悲慘。”

“悲慘?這些已經是我所能想象最好的下場,我還沒說我想找全世界陪我同歸於盡呢。”他殷紅了雙眼,聲音粗嘎的說。然後用力把她擁入懷中,低吼道:“天啊!妳為什麼就是不懂妳和孩子對我多麼重要,真是個傻丫頭。”

“對不起,莫凡……”

莫凡閉上眼睛,用力吸進一口氣,這才緩緩鬆開擁緊她的手臂,說道:“好了,事情全過去了。莎紋已經被警察抓去,我們也找到了被她設計迷昏在船塢的老船長。她向警方供出五年前的遊艇血案,也承認是她殺了莫倫和卡洛琳,我只是沒想到她會為了嫉妒和權勢而幹下那樁遊艇血案,而我竟也將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留在身邊共事了五年,真是蠢。”

莫凡痛罵自己。

“這不能怪你,莫凡。”雪璃伸手想撫平他鬱結的眉心,挪高一,在他唇上輕印上一吻,手指依戀的在他性感的唇線上輕划著,說道:“莎紋是卡洛琳的姊姊,誰也想不到她會因為嫉妒而殺害卡洛琳和莫倫,正因為這點,才讓你失去戒心,她的罪行也才能隱瞞這麼久。”

莫凡抓住她頑皮輕畫在他唇瓣上的小手指,吮入嘴裡,半晌才黑瞳炯熱的對她說:“妳不該在這時候挑逗我,妳知道男人的慾火一旦被挑起,很難熄滅的。妳會讓我強要了妳。”

雪璃星眸燦亮的笑趄。“原來你是個色魔,你準備去洗冷水澡吧!大包狠。”

“我當然會去洗冷水澡,不過,在這之前,妳得賞我一個大大的吻,安慰安慰我一下。”

莫凡說著,攬起她的纖腰,俯首就對著她瑩澤的雙唇烙下一記深吻。

那個甜蜜的熱吻持續了一分半鐘,然後雪璃才嬌喘吁吁的倒在他懷中,雙頰暈染上一片嬌女敕的緋紅,她偎在他懷中,指尖透過他那件絲襯衫,在他寬厚結實的胸肌上輕畫著。

“莫凡,我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恢復全部的記憶了,連飛機上發生的事,我也全都記起來了。”這全拜莎紋所賜,是她敲在她頭上的那一杆,讓她尋回了全部的記憶。

“真的?”莫凡大樂。“那太好了。”

雪璃覷他一眼,“我也記起來了,是你和你那兩個混帳手下用迷藥迷昏我,才把我綁架上你那架鬼專機的。”

“嘿,那……那也是不得已的,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嘛!不然怎麼娶得到妳這個“非常老婆”呢,是不是?”莫凡笑得尷尬,他這個“非常情人老婆”恢復記憶之後,又變得棘手和難纏起來了。

雪璃瞪他一眼,“你別裝得那麼無辜,反正你已經有了“前科”,再裝得多清白也沒用,總之你就是個壞胚子。”

“是,我是壞胚子,我等妳來好好的教我嘛!”莫凡陪上笑臉,低聲下氣又扮可憐的跟她打哈哈。

雪璃被他逗笑了,用手肘輕撞他一下,笑罵道:“你就會油腔滑調,標準的大壞胚。”

莫凡摟著她,他就是喜歡這樣摟著她,即使什麼事也不做。

“莫凡,自從你認識我之後,就惹上這麼多麻煩,又害你事業差點停擺,你真的一點都不介意,也不後悔?”

“傻瓜,沒有起伏的人生,又有什麼意思呢?是妳讓我的生命再度活躍起來,妳是我的寶貝。”

他低臉輕啄她的臉頰,面龐摩挲著她的耳鬢,繾綣多情的聲音,如夢似囈的在她耳畔低迴道:“我愛妳,雪璃,此生此世,妳是我的唯一……”

最後,他烙下了一個纏綿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