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家回到房裡,就開始討論今後的計劃和去向。看到連老歐的農莊,都有官兵來搜查,大家心裡都明白,除了“逃亡”,再也沒有第二條路了。

“老歐這個農莊,剛剛被官兵檢查過關了,就不會再有第二批官兵過來,所以,目前,這兒是安全的!”爾康說:“我們正好利用這兩天,觀望一下,也打聽一下宮裡的消息!如果阿瑪、額娘、令妃娘娘、晴兒都沒事,我們三天以後,就動身南下!”

小燕子很興奮,不住口的追問:

“我們去哪裡?去杭州好不好?聽說那兒的風景美極了,好玩得不得了!連皇……不是,連‘瞌睡龍’都很喜歡去!”

“你以為我們是去郊遊還是旅行呀?我們是逃命啊!那些著名的城市,我們都不能夠去!皇……龍找我們,也很可能從這些有名的城市下手!”永琪說。

“黃龍是誰?是派來找們的大官嗎?”小燕子睜大眼睛問。

“我沒有辦法像你那樣沒規矩,我不能稱呼我爹是‘瞌睡龍’,勉勉強強,我喊他‘皇龍’吧!”

“好了!我們不要把話扯遠!我和簫劍,已經決定了路線!我們去大理!那條給蒙丹的路線,仍然是最理想的一條路!那個‘臥龍幫幫主’一定不會猜到我們跑到那麼遙遠和偏遠的地方去!沿路有山有水,要藏身都很容易!”爾康認真的說。

簫劍就誠摯的接口:

“而且,那是我生長的地方,還有我的義父在那兒,我們不會變成舉目無親!生活也會比較容易!只是,這條路非常漫長,大家一定要有吃苦耐勞的精神!”

“這個你放心!在進宮以前,我和柳青柳紅,什麼苦都吃過,也沒餓死!”小燕子說。

簫劍仔細看小燕子,關心的問:

“你吃過很多苦嗎?”

“可不是!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多著呢!冬天,連棉被都沒有,凍得耳朵都快掉了!小時候,去偷柴火,被人打得半死!十歲的時候,被人賣到一個人家當丫頭,那個主人好凶,每天要我做苦工,幸虧我會逃……”

“你被誰賣了?你還有家人?”簫劍聽得出神,眼光深深的看著小燕子。

“不知道被誰賣了?大概是個壞蛋,撿了我去賣!要不然就是騙了我去賣!反正被賣了就對了!”

“怎麼你以前都沒說過?”永琪也聽得出神。

“沒人問過我啊!那麼多事,哪裡說得清楚?”

爾康咳了一聲:

“好了,小燕子的故事,慢慢再說!我們現在要決定的,是兵分幾路?我的意思是,蒙丹和含香一路,剩下我們八個,要怎樣分組?”

“大家一路不好嗎?為什麼要分開呢?”含香不捨的問。

“不行!蒙丹和含香,一定要單獨走!”簫劍看著蒙丹和含香:“現在,被小燕子他們一鬧,弄得官兵挨家挨戶搜查,北京已經不安全了!含香的身份特殊,萬一被捉回去,又是羊入虎口!”

“就是!你們把握住好不容易得來的自由,趕快走吧!中國那麼大,哪兒都可以容身!千萬不要再被我們這一大群人拖累了!”紫薇跟著說。

“好!我們就聽你們大家的話!”蒙丹決定了:“我們的行裝,是已經準備好了的!餅兩天,我們就先上路!如果你們去大理,預備怎麼走?”

“我們八個,可以分成兩組……”爾康看著大家。

“這一定有困難!”金瑣立即反對:“我和小姐不能分開,小燕子和五阿哥不能分開,爾康少爺和小姐不能分開,柳青柳紅兄妹最好不要分開,小燕子和小姐又分不開……”

金瑣話沒說完,紫薇就拼命點頭,說:

“金瑣說得對!我們八個,最好不要再分開了!大家就是為了要在一起,才闖下那麼多禍,如果還是四分五裂,怎麼算是一個‘家庭’呢?我們就‘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何況,‘單絲不成線,單木不成排’!團聚有團聚的力量!”

紫薇這樣一說,小燕子就嚷著:

“就是!就是!紫薇說得對極了!我們不要再分開了,如果被抓到了!也是‘有頭一起砍,有血一起流’!”

小燕子說得豪邁,紫薇說得感性,大家都心有慼慼焉。

“既然紫薇和小燕子都這麼說,我們就不要分開了吧?”柳青看著爾康。

其實,爾康心裡,也是一百萬個不願意分開,只是理智的分析,似乎分開比較安全。現在,聽到幾個姑娘這樣情深意重,就下了決心:

“好!我‘從善如流’!就這麼決定了,三天以後動身,我們這麼多人,只好化裝成一家兄弟妯娌,從北邊搬家到南邊的大家族!既然是大家族,衣著最好不要太寒酸。我們走嵩山南陽這條路,經過三峽去雲南。蒙丹,如果你們也去雲南,最好走洛陽均縣金沙江那條路,我們以一年為期,看看能不能‘殊途同歸’!在大理見面!”

小燕子聽到可以不分開了,就跳起身子歡呼道:

“好!就讓‘蟲子’和‘鱔魚’一起‘溜’,‘兔子’和‘烏龜’一起跑!大家在大理見面!”

“蟲子鱔魚?兔子烏龜?這是什麼啞謎嗎?”簫劍納悶的問。

“‘從善如流’和‘殊途同歸’!”紫薇笑了:“小燕子碰到成語,通通跟‘動物’有關係!你對於她的語言,還沒習慣,久而久之,就見怪不怪了!”

眾人大笑。柳紅看著蒙丹:

“蒙丹,你們還是化裝成賣香料的!我們先送你們上路,我們再出發!”

含香立刻充滿離愁別緒了,黯然的看著大家。小燕子就走上前去,一手拉住蒙丹,一手拉住含香,誠懇的說:

“師傅,師母!你們兩個要先走,徒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送你們。我想,明天,給你們辦個婚事!在這農莊裡,我們大家的祝福下,你們成親了吧!”

眾人一聽,就瘋狂的鼓起掌來。爾康由衷的說:

“小燕子這個提議太好了!在經過‘砍頭’這樣悲壯的事情之後,在必須面對離別的場面之前,有個小而隆重的婚禮,正好調適一下我們大家的情緒!”

“可是,只能鳳冠霞帔一下,花轎也免了!我知道回人結婚,一定要有阿訇在!我們這兒沒有阿訇,你們就入鄉隨俗吧!”紫薇說。

蒙丹和含香互視,兩人的眼眶都溼潤了。

那一夜,含香和蒙丹就在小燕子等人的簇擁下,和蒙丹成親了。在農莊的院子裡拜了天地,在農莊的廳房裡拜了堂。雙方都沒有父母參加,一對新人一定要對永琪、爾康等人行大禮,眾人攔也攔不住,拉也拉不住,只好由他們了。婚禮雖然簡單,倒也別開生面,喜燭鞭炮,樣樣俱全。小燕子、紫薇、爾康、永琪、簫劍、柳青都穿著簡單的紅衣,組成了一支小小的樂隊,簫劍吹簫,小燕子打鼓,爾康敲鑼,永琪吹嗩吶,紫薇彈月琴,居然演奏得有聲有色。金瑣和柳紅,就扶著含香,在鞭炮聲,喜樂聲中,和蒙丹行禮如儀。老歐夫婦,是唯一的佳賓。

洞房就是農莊的臥房,帳子上,貼著“喜”字,房間裡也是紅燭高燒,整個房間貼滿喜字,喜氣洋洋。新郎新娘就被大家歡天喜地的送進了新房。

蒙丹挑起含香的紅巾。新娘裝的含香,另有一番風情,美若天仙,含羞帶怯。

眾人立刻掌聲雷動。

“哇!我太感動了,這一條路,他們走得好辛苦!”紫薇驚歎著。

“雖然辛苦,總算有了今天!他們遠從新疆走到這裡,用了多少血淚,才營造了這個婚禮!蒙丹終於等到他的新娘了!”永琪感慨的說。

“好美的新娘,好美的婚禮,我都快要哭了!”小燕子激動得不得了。

金瑣端上喜盤,上面放著喜酒。

“請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從此長長久久!”

含香羞答答,蒙丹喜洋洋,兩人喝了交杯酒。

大家瘋狂的鼓掌。小燕子就衝上前去,說:

“恭喜恭喜!師傅師母!請受徒兒一拜!”

小燕子說著,就跪了下去。蒙丹一把就把她拎了起來,感動的說:

“你這個徒兒,把我們兩個一路送進洞房,為了我們,你幾乎丟了性命,帶著所有的人,冒險犯難!我們心裡的感激,已經不是言語可以形容!哪裡還能讓你拜我們?謝了,小燕子!謝了,眾家兄弟姐妹!”

蒙丹回身,對眾人抱拳以禮,感動至深。

含香戴著鳳冠,起立,站在蒙丹身邊,向大家行禮,眼淚奪眶而出,哽咽的說:

“我還能說什麼?這麼多這麼多的事,哪裡是一個‘謝’字可以表達!”

紫薇急忙上前,為含香拭淚:

“今天晚上,不可以掉眼淚!要討個吉利!”

大家就全部上前,齊聲說:

“恭喜恭喜,甜甜蜜蜜!長長久久,永不分離!”

蒙丹和含香感動得一塌糊塗。爾康就體貼的說:

“閒雜人等,一概退出洞房!”

大家嘻嘻哈哈的,全部退出洞房。

含香和蒙丹對視,恍如隔世,簡直不能相信彼此已成夫妻。終於,兩人緊緊的、緊緊的擁抱在一起了。

婚禮的第二天,大家就在曠野裡,送走了含香和蒙丹。

含香和蒙丹的馬車是簡單而樸素的,車裡,載滿了香料。含香一身清裝,和她的回族裝束完全不同,依然嬌美。大家站在曠野裡,秋風起兮,草木蕭蕭。含香上車前,握著紫薇、小燕子的手,依依不捨。幾經催促,都不肯上車。最後,還是爾康命令的說:

“好了,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大家就在這兒分手吧!”

小燕子、紫薇、金瑣、柳紅一聽,紛紛抱著含香不放。

“含香,真捨不得你!保重!保重啊!”紫薇喊。

“你們也是!要小心大家的腦袋啊!小燕子,你最粗心大意了,以後要謹慎一點!紫薇,要注意身體!金瑣、柳紅,保護她們兩個!”

“上車吧!”蒙丹拉著含香,含香一步一回頭,終於上了車。

“師傅,你要照顧師母!”小燕子追著馬車喊:“你還欠我好多武功,到大理之後,你再還給我!你們一定要去大理啊!我們什麼兔什麼龜,一言為定!”

永琪拍拍小燕子的肩:

“不要依依不捨了!我們這樣一大群人,站在這兒話別,也是很危險的!讓蒙丹和含香走吧!我們也要趕快回農莊裡去!”就對蒙丹和含香一抱拳:“後會有期!”

“暫時再見了!大家珍重!後會有期!”

蒙丹喊著,一拉馬韁,馬車絕塵而去了。

含香把頭從車窗伸出來,瘋狂的和大家揮著帕子。

“再見……再見……再見……”

眾人站在曠野裡,看著那輛馬車,越跑越遠,越跑越小,終於消失在地平線上。

紫薇眼裡含著淚,微笑的說道:

“含香的故事,應該告一段落了!”

爾康深深的看著她:

“我們也該去創造新的故事了!”

小燕子充滿了離愁別緒,勉強的笑著,眼角滑下一滴淚。她揮去眼淚,極力要揮去悲傷,就跳跳蹦蹦起來:

“我才不會為了分別掉眼淚,反正過不了多久,大家還會見面!我不要傷心,我要去做一點事,那邊有個水塘,我去撈幾條活魚,給歐嫂做午餐!”

小燕子說完,就甩開大步,飛奔而去。永琪急喊:

“小燕子……小燕子……你一個人去哪裡?等等我!”急忙追著小燕子而去。

柳青看著二人的背影,不放心的說:

“他們這樣跑開,行嗎?會不會碰到官兵呀?”

“要不要我去保護他們?”柳紅問。

“不用了!這附近,官兵都搜查過了!今天不會再來第二遍的!讓她去散散心也好!”簫劍說。

大家就掉轉身子,帶著幾分安慰,幾分離愁,往農莊走去。

小燕子一口氣,跑進了一個柿子林。永琪追在後面,東張西望的問:

“水塘在哪裡?你別亂跑,等會兒迷了路,這個鄉下地方,我們兩個都不熟!”

“穿過這個樹林就是!你跟我走就沒錯,我認路本領是第一流的!怎麼會迷路呢?你不要老是怕這個怕那個!”

小燕子說著,忽然發現置身在一個柿子林裡,看到一棵棵的柿子樹,都結著累累的果實,小燕子就興奮起來,驚喜的大喊:

“哇!又紅又大的柿子!摘回去給大家吃!”

“這樣不好!這好像是個果園,大概是有主人的!”永琪慌忙阻止。

小燕子四面張望:

“哪兒有主人?一個人也沒看見!沒關係啦!我上去摘柿子,你在下面待著!等會兒如果主人來了,你付錢就是了!來來來!把你的外衣月兌下來,我要包柿子!”

永琪放聲大喊:

“喂喂!主人在哪兒?喂喂!有沒有人?我們要買柿子!”

四周靜悄悄,一個人也沒有。小燕子不耐煩的嚷:

“你真羅嗦!以後,我們要一起跑江湖,都像你這樣‘君子’,大傢什麼都吃不到!我告訴你一個生存法則,有人的地方給錢,沒人的地方,嘿嘿!就算了,小小的‘偷’,不算‘偷’!何況,看樣子,這是一個野生的柿子林!”

小燕子說著,一跳,就上了樹,飛快的摘了幾個柿子,對永琪喊:

“把你的衣服月兌下來,鋪在地上包柿子,我把柿子扔下來了!你幫我撿!”

小燕子就把柿子一個個丟了下來。永琪看她興致那麼高,不忍阻止,只得月兌下那件農裝的藍布上衣,做成包袱,忙著到處撿柿子。小燕子越摘越高興,越丟越多。

“夠了夠了!你把人家一棵樹上的柿子都摘光了!剩一點給別人嘛!”永琪喊。

“幹嘛?我們有十個人耶!一個人吃兩個,也要二十個才夠!反正沒主的柿子,誰見到就是誰的……”

小燕子把柿子劈哩叭啦往下丟,永琪忙著撿。

忽然之間,一聲大吼傳來,一個孔武有力的農夫跑了出來,大叫:

“小偷!賊!原來偷我們果園的,是你們兩個!”就揚聲大喊:“大牛!二牛!快來幫忙抓小偷!”

農夫這一喊,也不知道是從哪兒,就跑出好多大漢,個個手拿扁擔,氣勢洶洶的奔了過來,嘴裡大喊大叫:

“打!打!捉起來打……小偷!賊!打……”

“不要誤會!不要誤會!”永琪急忙喊:“我們是來買柿子的,不是賊!因為喊了半天,沒有見到人,這才自己去摘!你們看看,多少錢?我付就是了!”

那些農夫奔到樹下,看到一地的柿子,氣憤的大吼:

“爬到樹上,把整棵樹都給摘光了,還說不是小偷!打……打……打……”

農夫們舉起扁擔,就要打永琪。小燕子從樹上一躍而下,大喊:

“我們是小偷?你們才是土匪呢!說了給錢就是了,你們算算多少錢?我們照付!你們兇什麼?再兇,我把你們全體送給官兵去!這幾天,官兵在這兒搜查逃犯,大概就是你們幾個!”

那些農夫給小燕子一吼,呆了,七嘴八舌的問:

“什麼?逃犯?我們是逃犯?”

“就是!我看你們就是逃犯!說!是從哪個監牢逃出來的?”

永琪急忙拉住她,對農夫賠笑說:

“我們付錢!我們買這些柿子……你趕快算一下,要多少錢?”

農夫開始數柿子:

“好了!好了!算我們倒楣!一共五吊錢!”

“五吊錢?”小燕子掀眉瞪眼:“你們是強盜啊?這些柿子頂多只要一吊錢!再說,這樹上又沒有刻名字,誰知道是不是你們的?”

農夫們一聽,掄起扁擔就吼:

“打……打……打……不要跟她羅嗦……打……”

永琪急於息事寧人,急忙說:

“五吊錢,就五吊錢,不要吵了!”

他伸手去模錢袋,一模之下,傻了。原來換了衣服,忘了帶錢袋。

“糟糕!沒有帶錢袋!小燕子,你身上有錢嗎?”

小燕子一聽,情況不妙,抓起地上的那袋柿子,拔腿就跑,嘴裡大喊:

“永琪!跑呀!”

小燕子一跑,永琪只好跟著就跑。農夫們大怒,紛紛大喊:

“賊!小偷!混蛋!抓賊啊……抓賊啊……”

永琪站住,還想講理:

“各位不要激動,我家就在那邊,我回去拿錢給你們……或者,哪一位跟我回去拿錢!我一定付……”

永琪話沒說完,忽然聽到一陣狗叫,再一看,幾隻兇惡的大狗,正狂奔而來。

“狗兒!去咬他們!去追他們……”農夫們吆喝著。

一群大狗就兇惡的,狂吠著衝了過來。

小燕子回頭一看,糟了!打架還不怕,大狗可鬥不過!就大喊:

“永琪!逃呀!不要跟他們講理了……跑呀……”

永琪見到那些狗窮兇極惡的衝來,不跑不行了,拉著小燕子,就往前狂奔。兇狗緊緊的追著。小燕子還抱著一大包柿子,這一跑,柿子一個個掉落地,她又捨不得柿子,掙月兌永琪,還要去撿柿子。

“算了!那些柿子不要了!”

“不行!不行!”

小燕子抱著柿子跑,聽到狗叫越來越近,她狼狽的回頭看,沒有看到前面有個大斜坡,腳下一個踩空,身子就骨碌骨碌往下滾去。永琪驚喊:

“小燕子!”急忙施展輕功,飛撲過去救小燕子。

誰知,斜坡下面,是個水塘,永琪伸手一撈沒撈到,小燕子就尖叫著滾進了水裡。

“救命啊……”

只見水花飛濺。

小燕子落了水,紫薇、爾康他們也險象環生。

原來,大家從曠野回到老歐的農莊,才跨進院子,就聽到歐嫂在很大聲的說:

“各位軍爺,多喝一點,沒關係!沒關係……”

大家抬頭一看,不禁大驚。原來,前天來過的那幾個官兵,居然又來了。歐嫂正著急的對外張望,一面倒酒招待著那些官兵。大家一怔,已經來不及躲藏。

歐嫂看到眾人,機警的笑著喊:

“你們回來啦?趕快幫忙幹活,這穀子再不翻一翻,就要犯潮了!今年收成已經不好,大家麻利一點,那麼多張口要吃飯哪!”

爾康反應最快,立刻飛快的答道:

“是!是!我們這就來了!”就推推紫薇和金瑣,“我把金妞銀妞帶來幫忙,給翠妞做點針線活!”

“哦!哦!那真好!”歐嫂應著,就看著那些官兵,指指柳紅說道:“翠妞是我家小泵,再過幾天就要成親了!陪嫁衣裳到現在也沒做好!”

闢兵好奇的打量著紫薇和金瑣:

“你家人口挺多啊?聽說昨晚也有吹吹打打,辦喜事啊?這麼多喜事?”

“昨晚不是辦喜事,只是練習一下吹吹打打!窮人家辦喜事,還不是窮湊合!”簫劍接口說,一面猛對柳紅使眼色:“翠妞,你還不帶金妞銀妞進房去!”

“是!”柳紅拉著紫薇和金瑣:“走吧,我們進去幹活!”

紫薇、金瑣、柳紅就緊張的、急急的進房去。

爾康、簫劍、柳青就急忙拿起耙子,開始耙殼子。

歐嫂熱心的給官兵們倒著酒,眼神還緊張的瞄向院子外面,奇怪著小燕子和永琪怎麼不見。心裡快要急死了,尤其,那個小燕子長得濃眉大眼,和畫像上一模一樣,萬一猛然出現,說不定會被認出來。她的怪招又特別多,只怕自己接招接不住。

爾康、簫劍、柳青也不住的往外看,大家都懸掛著小燕子和永琪,人人緊張。

柳青就忍不住問:

“軍爺,你們那個‘逃犯’還沒抓到嗎?”

闢兵非常享受的喝著酒,慢吞吞的說:

“哪有這麼容易?每天都叫我們搜查!老百姓家家叫苦,咱們負責城郊還好,可以走動走動……大嬸,你這酒釀得真好!天冷,喝點酒全身都熱呼呼了!再添一點吧……”

“是!”歐嫂忙不迭的倒酒。

紫薇、金瑣、柳紅在房間裡,也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趴在窗子上對外看,三個人又急又慌。紫薇低低說:

“怎麼辦?小燕子和永琪還沒回來,萬一闖了進來,大家不是面對面了嗎?”

“別慌別慌!罷剛我們也面對面了,那些官兵也沒認出來!畫像和真人還是有段距離。何況,我們現在這身打扮,跟那些畫像,已經差了十萬八千里!”金瑣說。

“這些官兵在磨蹭些什麼?慢吞吞的一直不走?”柳紅急得要命,為小燕子和永琪捏把冷汗。

“看情形,都給歐嫂的酒喂壞了!存心來討酒喝!”紫薇說。

金瑣小聲驚喊:

“回來了……小燕子回來了……”

三個人急忙湊到窗戶縫去看。

小燕子確實回來了,她一身的水,頭髮零亂,身上掛著水草,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的直衝進來,嘴裡大叫大嚷著:

“柳青……柳紅……趕快拿傢伙,有一群土匪,放了狗來咬我……”

歐嫂忙著咳嗽,爾康、柳青、簫劍咳的咳,嚷的嚷。柳青想遮掉小燕子的聲音,喊得驚天動地:

“這穀子怎麼翻不動?我來好好的翻一翻……”

柳青不止喊得驚天動地,動作也誇張得離譜,把谷揚了起來,揚得官兵一頭一臉。官兵急忙跳開:

“哎哎!別弄髒了好酒!”

小燕子一看官兵在,趕緊煞住了車,睜大眼睛驚愕的看著。永琪隨後衝進院子,頓時傻了,急忙低下頭去。爾康急中生智,一個箭步跑了過去,抓住小燕子喊:

“傻妞!你又闖禍了?”

歐嫂立即順著爾康的話,對官兵不好意思的笑著說:

“我家傻妞……”對自己的腦袋比劃著:“腦子有點問題,小時候生病發燒,把腦袋燒壞了……”

小燕子眼珠子一轉,明白了,就往地上一坐,雙手拍打著地,拉扯著自己的頭髮,指著永琪,對歐嫂哭喊道:

“娘!爹……隔壁小虎子欺負我,搶了我的柿子,大柿子……這麼這麼大……”用手比劃著:“還放狗狗咬我……哇!哇哇……”

永琪當了一輩子的阿哥,哪兒演過這樣的戲碼?根本不知道自己就是“小虎子”,完全還會接招,狼狽的低頭說道:

“大嬸!這個傻妞……我給你送回來了,我還要去幹活……我走了……”埋著頭就往外走,心想,自己是阿哥,很多人認識,三十六計,躲為上策!

誰知道,小燕子直跳起來,伸手把永琪一把拉住,哭鬧著:

“不許走!你還我柿子來!還我……還我……”就對永琪拳打腳踢起來。

“哎哎!這個……這個……那個……那個……”永琪不會演戲,又怕官兵看出自己來,低著頭遮遮掩掩,手忙腳亂。

小燕子卻越演越有勁:

“什麼這個那個……我打你!打你……這個也打!那個也打!你欺負我……還我柿子……”扭著永琪不放。

眾人心驚膽戰,個個瞪著小燕子,又恨不得把她掐死。

簫劍急忙衝上前去,一把扣住小燕子的手腕,對永琪賠笑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家傻妞……你知道的,就是這樣子!你快去幹活吧!”

永琪低頭就走,誰知,那些官兵已經越看越奇,一個官兵喊道:

“站住!傍我們瞧瞧!”就去翻畫像,要比對比對。

小燕子一看,情況不妙,撲上前去,把那個官兵撞翻在地。她就劈手奪過畫像,大叫:

“我的柿子!原來你搶了我的柿子……”

闢兵莫名其妙的問:

“什麼柿子?這哪兒是柿子……”

小燕子急切中,老方法又來了,把那張圖塞進嘴裡,又嚼又咽。

眾官兵急忙去搶:

“哎哎哎!你怎麼把我們的畫像給吃了?”

闢兵們搶的搶,奪的奪,哪兒還搶得回來。大家嚷著叫著,亂成一團。

永琪乘機溜了。

“傻妞!”歐嫂尖叫:“你怎麼什麼東西都吃?趕明兒吃到有毒的東西,毒死你!”

爾康就揪著小燕子的衣領,嚷道:

“跟人家道歉!說對不起!上次小虎子一本《三字經》,也給你吃了!這個看到紙頭就吃的毛病,怎麼改不好呢?”

“就是!就是!等到軍爺走了,我好好的教訓你!”簫劍跟著罵。

小燕子轉著眼珠,傻笑:

“三字經,我會背三字經!”就背了起來:“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狗不叫,貓不跳,雞不飛,豬不鬧……爹不疼,娘不要……”

爾康聽到小燕子背得奇奇怪怪,頭有斗大,趕緊對簫劍使了一個眼色:

“咱們把她拖進去關起來!不關不行,一天到晚闖禍!”

爾康和簫劍,就挾持著小燕子進房去了。

歐嫂連忙對官兵們打躬作揖:

“對不起!對不起……我家傻妞就是這樣,看到什麼東西,都當成好吃的……來!多喝一杯,算是我跟各位賠不是了!”

闢兵們雖然疑惑,但是,那個小燕子滿頭的水草,一身的溼衣服,滿臉的汙泥,瘋瘋癲癲的,實在不像什麼格格。大家也就不疑有詐,依舊喝起酒來。

室內,大家雙對小燕子抹脖子,瞪眼睛。比手劃腳。

“我演得這麼好,你們還不滿意?”小燕子不服氣的嚷。

紫薇急忙伸手,捂住她的嘴。

院子裡,官兵們終於喝夠了,大家吆喝著出門去。

“走吧!走吧!畫像丟了,還得再去補充一份!”官兵看歐嫂:“大嬸!你家人口真複雜啊?到底有幾口人?”

“十多口!累啊!以為多子多孫多福氣,怎麼知道養起來難啊!”歐嫂搖頭嘆氣。

闢兵們一走,永琪就從門外閃身而入。

大家進了房間,就開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數落小燕子。

“你們真是奇怪,我演得那麼好,簡直就是一個‘傻妞’,這種演技,連我自己都很感動!你們不獎勵我,還要罵我,下次,你們再要我配合演戲的時候,我就不演了!隨你們去應付吧!”小燕子嚷著。

“好了好了!也沒罵你,就是要你小心一點,不要演得太過份了!”永琪說。

“怎麼過份?我是‘傻妞’,總得傻呼呼的才像呀!那個畫像,我不把它吃了,大家不是都危險了嗎?我真倒楣,以為可以摘很多柿子吃,結果,柿子沒吃成,還摔進水裡,給大狗追,還吃了一肚子紙!我怎麼跟這個‘紙’過不去,老是吃紙!如果養成習慣,看到紙就想吃,那怎麼辦?”

永琪又是心痛,又是好笑:

“其實,你把那些畫像撕碎了,丟到地上去踩,或者丟到水溝裡,毀掉它就可以了,反正你是裝瘋賣傻嘛!為什麼要吃呢?”

小燕子一愣,恍然大悟的說:

“是啊!我好笨!為什麼要吃呢?難道我真的是個‘傻妞’嗎?”

紫薇安慰的拍拍她:

“還好又讓你過關了!這幾個官兵,根本就是拿錢不做事的人,唬弄唬弄,打發時間就交差,這才讓我們逃了!要不然,這麼多狀況,他們看不出問題,也都是一些‘傻兵’了!”

“他們不是傻兵,是給我們鬧了一個頭昏腦脹,招架不住了!”爾康說:“小燕子,你那個三字經要不然就不要背,要背就好好背,怎麼還改詞?”

“不能不改呀!我一緊張,把下面的詞全忘了!再說,‘傻妞’如果背得很溜,那就‘不傻’了,不是嗎?”

簫劍看著小燕子,對她有興趣極了:

“傻妞如果能改三字經,還能押韻,那還能叫‘傻妞’嗎?小燕子,你實在聰明極了!”

小燕子被簫劍一誇,就輕飄飄起來,高興的看著簫劍:

“真的嗎?我很聰明嗎?我押了韻?我會押韻?永琪他們都說我笨,教我成語也教不會,教我背詩也教不會!害我看到書就怕……”

“你很聰明,將來,讓我來教你,包你一學就會!”簫劍認真的說。

小燕子興高采烈,嚷著:

“簫劍!你真的好合我的胃口!我看,你還是當我的師傅吧!你的武功又好,還會作詩,還會吹簫,我什麼都要學!”

永琪看看簫劍,看看小燕子,心裡,浮上一種怪異的感覺。

爾康看看三人,心裡也覺得有點怪,就打斷了他們:

“好了!我們言歸正傳。我看,這個農莊已經不保險了,那些官兵回去以後,想一想,就會覺得我們大家很奇怪,如果起了疑心,第三次來,我們就沒有這樣容易過關了!所以,我建議,我們大家,明天一早就動身!”

“可是,我們的裝備和馬車,都在帽兒衚衕,這樣吧,今晚,我和簫劍去帽兒衚衕把東西帶來!再不走,確實不行了!”柳青說。

“那個帽兒衚衕危險不危險?會不會已經有人埋伏了?我覺得,皇上好像非找到我們不可,所有和學士府有關的地方,都很危險。那些裝備,能不能放棄呢?”金鎖問。

“不能放棄!”爾康說:“我們這樣八個人,一路上要吃要喝要住,衣食住行,全在那些裝備上!這樣吧!簫劍,柳青,柳紅,你們冒險去帽兒衚衕,我呢?要冒險去一趟學士府……”

“什麼?學士府?那是全世界最危險的地方了!”柳紅驚喊。

“你一定要回去一趟嗎?”紫薇就看著爾康。

爾康惻然的看著紫薇:

“對不起,紫薇,我必須冒這個險,不跟我阿瑪額娘告別,我於心不安!”

“那……我跟你一起回去!”

“不行!我一個人比較安全,畢竟我會武功,必要的時候可以逃!有你在,我會顧此失彼,礙手礙腳。你還是留在這兒,讓我安心吧!”

“爾康!你這樣做,實在是大大的不理智,我們這群人,好不容易才在一起!萬一你又失手,我們大家就前功盡棄了!”柳紅不贊成。

“就是!爾康少爺,你還是聽大家的勸,不要冒險了!埃大人和福晉會了解你的!不會怪你的!”金瑣也說。

“他們不會怪我,我會怪我自己啊!”爾康難過起來。

簫劍就站了起來,用很有決斷性的語氣,說:

“爾康!你少數服從多數,不要再爭辯了!如果你一定要回去,也等我從帽兒衚衕回來以後,讓我陪你走一趟!”

小燕子看著簫劍,滿臉佩服的說:

“這樣好!簫劍的武功,是‘神仙畫畫’的!有他陪你,我們大家就放心了!”

永琪再看了小燕子一眼,心裡那種異樣的情緒更加重了。他就默默的走出門去,看到院子裡一地亂七八糟的穀子,就拿起一把掃把,把那些四散的穀子掃成一堆,臉上是若有所思的。

小燕子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跑出來,看到永琪在掃穀子,就笑著嚷:

“哎喲!幾時看到過阿哥在這兒掃院子?”

永琪臉色一沉,警告的說:

“不是說過了,不要再提‘阿哥’、‘格格’了嗎?”

“是!”小燕子大聲應著,看著他:“你在做什麼?”

“你沒看到嗎?我在掃這些穀子!老歐碰到我們這群人,也真倒楣,穀子弄得亂七八糟,也沒有人會幫忙掃一掃!”

小燕子好笑起來:

“人家‘曬穀子’,就是要鋪平了在那兒曬,你把它們都掃成一堆,不是越幫越忙了嗎?少爺!你不懂,就不要亂幫忙了!”

永琪一愣,臉色更加蕭索了。

“是啊!我根本不懂,在這兒越幫越忙!”他廢然的放下掃把。

永琪就走到台階上,坐下來,用手託著下巴,看著天空。

小燕子追了過來,推了他一下。

“你怎麼怪怪的?在想什麼?”

“在想……”永琪看她一眼:“出了那座‘回憶城’,我可能什麼都不是!以後漫漫長路,正是考驗的開始。恐怕,我在‘回憶城’裡學的所有東西,在江湖上,全都沒用了!”他看著那些流動的雲,嘆了一口氣:“不知道皇阿瑪,現在有沒有想我們?是不是還在生氣?”

“不要再提那隻‘瞌睡龍’了!我們就是被他害得這麼慘!”

永琪就正視著小燕子,一本正經的說:

“小燕子,我們辦一個交涉!以後,你不要管我心裡對皇阿瑪的想法,任何不敬的言辭,我都不會用在皇阿瑪身上!我希望你也不要‘瞌睡龍’、‘瞌睡龍’的叫來叫去。再有,我們雖然要流浪江湖了,我還是不喜歡你的江湖習氣,你可不可以不再用偷的騙的?哪怕是偷一個柿子,騙一個雞蛋,都太不光彩了,不是光明正大的人應該做的!你看,讓人家當成是小偷,放了狗來追,真是難看極了!”

小燕子一呆,臉色頓時變了。

“還沒開始動身‘流浪’呢,你的阿哥架子怎麼又端出來了?如果你捨不得那個回憶城,你就回去吧!我本來就是江湖女子,你要我怎麼改?看我不順眼,就算了嘛!這樣板著臉教訓我,你算老幾?說什麼要為我做一個全新的永琪,都是騙我的!”小燕子說完,一扭身子就要進房。

永琪立刻後悔了,飛快的攔住了她,賠笑的說:

“不許生氣!”

“來不及了,已經生氣了!”

“是我在犯毛病……”永琪勉強的笑了一下:“昨晚沒有睡好,今早送走含香,心裡也挺難過的。接著,跟那些農夫吵架,被他們放狗來咬,你又摔進水裡,回到農莊,再被嚇得魂飛魄散……這一個上午,我被折騰得七上八下,心裡難免有些毛躁……不是有意要跟你嘔氣……”

小燕子瞅著他,心軟了,好後悔說得那麼衝,就擠在他身邊坐下。

“我知道,我知道!這幾個晚上,你和爾康打地鋪,睡門板,大概你們從來沒有受過這種苦……”就歪著頭去看他的臉,柔聲地說:“好了……我以後不偷柿子就是了,今天也不是存心的……已經被那些狗嚇得魂都沒有了,你不知道,我小時候被狗追過咬過,最怕大凶狗!又掉到冷水裡,已經受到懲罰了嘛!”再歪著頭看了看他,小小聲的說道:“我以後也不說‘瞌睡龍’了,以前,我們出巡的時候,大家都叫他‘老爺’,我叫他‘老爺’總可以了吧?”

永琪看到這樣的小燕子,實在愛進心坎裡,就把小燕子的手一把握住,盯著她,一本正經的說:

“下次偷柿子的時候,一定要找沒有狗的柿子園!”

小燕子眼睛一閃,大笑起來:

“就這麼決定!”

兩人對看,小小的不愉快,就在兩人的笑容裡煙消雲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