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這天晚上,大家都非常高興,救了蘇蘇,每個人都覺得心中舒暢。尤其是小燕子,不住口的在那兒嚷著:

“哇!今天真有成就感!我們太偉大了,能夠把那個蘇蘇從火裡救出來!我覺得好感動,看到那個蘇蘇和族長的兒子團聚了,真好!永琪,這就是你們常說的的那一句‘有感情的人到最後都會成為夫妻’……”

“有情人終成眷屬!”永琪更正著。

“就是!就是!我們救人一命,勝過七張圖畫,對不對?”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屠是寶塔,七級浮屠是七層樓的寶塔!”紫薇笑著說。

“救人一命,跟寶塔有什麼關係?”小燕子納悶的問。“管他的!寶塔就寶塔!我們是八層寶塔!是九層寶塔!是一百層寶塔!哇……我好高興,我們從那個回憶城裡逃出來了,我又是‘小燕子’了,好想飛,飛到天上去!”

“我看,你已經在天上了!你是我遇到過的人裡,最有‘生命力’和‘活力’的一個!看到你這樣熱烈的活著,活得有聲有色,真讓我深深感動了!”簫劍說。

“是嗎?是嗎?”小燕子熱烈的看簫劍。

“是!你真是一隻會飛的小燕子……當初,是誰給你取了這個名字?”簫劍問。

“我也不知道!從我記得的時候起,我就叫做‘小燕子’!”

“知不知道有兩句著名的詩,‘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什麼王?什麼燕?飛到哪裡?什麼百姓家?”

“現在,大家都沒有家了!‘處處無家處處家’吧!”紫薇感慨的說。

“好一個‘處處無家處處家’!這和我那個‘以天為蓋地為廬’是異曲同工的!看樣子,大家都是孤兒浪子,以後,就是‘四處為家’了!”簫劍說。

“今天的家,就在這兒了!”柳青把大家帶回到目前:“我們定了兩間房,男的住一間,女的住一間!雖然簡陋,總比在農人家打地鋪好!”

爾康走上前來,提醒大家:

“大家都很累了,洗個澡,早點睡!今天這樣一鬧,我們的行跡已經暴露了!本來想在這兒多休息兩,現在,看情形也不可能了!大家養精蓄銳,明天一早就動身上路!”

金鎖和柳紅就把八個錢袋,發給每一個人。金鎖說:

“我和柳紅,把我們的銀子、銀票和值錢的東西,都分了八份,大家隨身帶著!每個人保護自己的財產!千萬別弄丟了,這一路上,就靠這些盤纏過日子!”

大家收起錢袋,貼身藏好。簫劍就對爾康說:

“你也不要太大方了!今天,出手救那個蘇蘇是必須的!傍賀禮就可以免了!我們雖然帶了足夠的盤纏,可是,路途遙遠,還是要省著用!”

爾康對簫劍一抱拳,似笑非笑的說:

“教訓得是!”

“別不服氣了!”柳紅看了爾康一眼:“人家簫劍說得有道理!你們這些公子哥兒,出手大方,成了習慣!等到錢不夠用的時候,後悔就來不及了!”

“我有不服氣嗎?”爾康看著柳紅,一笑。

紫薇忍不住幫爾康說起話來:

“爾康有爾康的用意,不這樣來一下,那個族長不會鬆口辦喜事,這個銀錠子不是單純的賀禮,是在所有人的面前,給那個族長一點壓力!賀禮都到了,他還能不辦喜事嗎?”

爾康深深的看了紫薇一眼:

“畢竟,還是紫薇瞭解我!”

“原來是這樣啊?我看這個正義村的人剽悍得很,會不會我們走了,他們又後悔起來,再把那個蘇蘇給燒了?我們需不需要等到他們成親再走?”柳青說。

“這樣最好!我最喜歡參加婚禮,我們喝完喜酒再走吧!”小燕子喊:“免得他們後悔!我看,那個族長的兒子,很怕他老子!和我們這兒的某人很像!”

“小燕子!不要指桑罵槐啊!”永琪皺皺眉頭。

“指什麼罵什麼?”小燕子一愣:“這四個字四個字的話,你們能不能免了?”

“不能免!你有你的習慣,我們有我們的習慣,我們遷就你,你也得遷就我們!指桑罵槐,就是指著桑樹罵槐樹!”永琪的語氣有點硬梆梆。

“指著桑樹罵槐樹?”小燕子又是一愣:“誰這麼無聊?指著桑樹罵槐樹?這個人有神經病啊?為什麼要罵槐樹?一棵樹也會招惹他嗎?好端端的去罵一棵樹,已經夠神經了,還會指著桑樹罵槐樹……這人簡直是個瘋子,應該關進瘋人院裡去……”說著,眼珠一轉:“哦!我明白了,你在罵我,說我是神經病,是不是?”就對永琪一兇:“我為什麼是神經病?”

“哎……這是從何說起?”永琪喊。

“從‘開天闢地’說起!從‘趙錢孫李’說起!從‘豈有此理’說起……”小燕子以為永琪在罵她,就一陣搶白:“四個字的話有什麼了不起,我也會好多!”

“從‘一鳥罵人’說起!”永琪衝口而出。

小燕子眼珠一瞪,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

小燕子一笑,大家都跟著笑了。一場莫名其妙的“小吵”就此打住。

“正義村的閒事,我們管到現在為止!”爾康下了結論:“明天一早出發,不能再耽擱了,我已經聞出一股追兵的味道了!別忘了我們還是‘欽犯’呢!”

大家都沒有異議了。

這晚,有很好的月光。

客棧有個小小的花園,花園裡不有座小小的亭子。爾康和紫薇,都有一肚子的話要說,吃過晚餐,兩人就有意無意的避開了眾人,走到亭子裡來看月亮。

爾康見四下無人,就把紫薇的手一把握住,熱情的看著她,說:

“紫薇……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不像你想像中那麼好,你會不會輕視我?”

“你怎麼突然冒出來這樣一句話?”紫薇怔了怔。

“我覺得‘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人,不能自滿,隨時有人會把你比下去,好怕我在你心裡,不夠完美!”

紫薇盯著他,熱烈的說:

“我才怕我在你心裡,不夠完美!”

“是嗎?你會這樣‘怕’嗎?”

“我會!但是,你是不用這樣‘怕’的!你在我心裡,早就超越了一切!沒有人能夠和你相提並論……就拿我們這麼一群人來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長處!每個人都很出色,那個簫劍也是!能文能武,深不可測!但是,你是我心裡的一座山,穩穩的屹立在那兒,出類拔萃,堅定不移!”

爾康好震動,深深的凝視她。

“謝謝你這幾句話,給了我太大的力量!”就低頭問道:“今天,那個蘇蘇事件,是不是在你心裡造成了陰影?”

“你怎麼知道?你好可怕,總是看穿我的心事!”

“不要有陰影,上一代的事,早已過去了!”爾康深情的說:“如果你為了它想不開,那才是自找苦吃呢!”

“我不是為了上一代的事情想不開,是自從我的舅公舅婆出現以後,心裡就很不平靜。接著,發生了這麼多驚心動魄的事,我都沒有時間好好的想一想。今天,碰到火燒蘇蘇的事件,帶給我太大的震憾!我不禁想到我娘,是怎樣度過了她艱辛的歲月,來把我養大!那個讓我娘懷孕的人,不管他是誰,他都罪孽深重!如果濟南的老百姓和這個正義村一樣,我娘大概已經被燒死了!”

“不要怪那個讓你娘懷孕的人,如果世間沒有你,就也沒有我們的故事了!好險!如果你娘被燒死了,我還有什麼機會遇到你呢?”爾康凝視著她,微笑起來:“你猜是怎麼回事?當年,你娘有了身孕之後,玉皇大帝在天上,預知了人間幾千年的事,算出在某年某月某日,我福爾康要和一個女子相遇,它絕對不能讓這個女子還沒出世就消失了,所以,它不允許村民發動火刑,為我福爾康保存了你的性命!”

“哦,原來是這樣?”紫薇聽得匪夷所思,睜大眼睛看著他。

“可不是!所以,你欠我一生一世!所以,不許再作繭自縛了!不許再東想西想了!把你的多愁善感收起來,快快樂樂的和我在一起吧!”

紫薇感動極了,不禁應道:

“是!”

爾康把她一拉,她就撲進了他的懷裡。他緊緊的擁著她,看著她美目盼兮,不禁意亂神迷,俯下頭,就想吻她。紫薇一個警覺,把他推開了,四面張望。

“幹嘛那麼緊張?”

“這裡的村民好保守,只怕他們看到,會把我也燒了!”

“怕什麼?他們要燒,我也會陪著你一起燒成灰,化成煙!”

紫薇瞅著她,在他那樣深情的眼光下,融化了。她誠摯的說:

“爾康!有你在,我真的什麼都不怕了!天涯海角,跟定你了!我現在已經豁然開朗,雖然自己身世不明,犯下一大堆欺君大罪,失去了自己深深崇拜的皇阿瑪……前途茫茫,後有追兵……可是,我跟小燕子一樣,覺得快樂極了!好高興,我們飛出了那個回憶城!好高興,我有一個你,和我一起流浪!一起飄泊!”

“好美的一篇話!”爾康滿足的嘆了口氣:“剛剛在房間裡,你說‘處處無家處處家’,我卻覺得,自從開始流亡,因為有你在,處處都是我們的幽幽谷!如果我們可以平安的到達雲南,到達那個世外桃源,我想,我曾經答應過你,我們那個美好的未來,那個有詩有夢的日子,就要實現了!”

兩人眼裡都閃著希冀的光芒,緊緊互視,然後,兩人就忘形的緊擁在月光下,即使會被燒成灰燼,也顧不得了。

接下來,又是一段流浪的日子。這天,到了一個名叫“紅葉鎮”的小村莊。

車車馬馬走進小鎮,大家都是僕僕風塵。

“前面有一家‘悅來客棧’,我們停下來休息吧!”爾康說。

車子停了下來,大家下車的下車,下馬的下馬。

小燕子東張西望,忽然看到一群人聚集,不禁好奇的伸長脖子看。

“你們先進去,我等一會兒就來!”小燕子回頭就跑。

“你又要去哪裡?”永琪急喊。

“別管我,我丟不掉的啦!”小燕子已經繞過街角,跑得不見蹤影了。

爾康連忙對永琪說:

“你還是追過去看著她吧!”

永琪追了過去,只見街角有一大群人聚集著,興奮的吆喝:

“紅毛贏!紅毛加油!紅毛勝利!紅毛萬萬歲……”

“綠毛贏!綠毛加油!綠毛勝利!綠毛萬萬歲……”

小燕子早已興奮的從人群中擠進去,嘴裡嚷著:“什麼紅毛綠毛?我黑毛來也!”

永琪跟著擠進去一看,原來,人群中間的空地上,正有兩隻鬥雞,在彼此搏鬥。群眾圍在四周,擠得水洩不通,分成兩派,各給各的鬥雞加油。大家都激動著,個個臉紅脖子粗,吼著,叫著:

“紅毛贏!紅毛贏!紅毛贏!紅毛贏……”

“綠毛贏!綠毛勝利!綠毛贏!綠毛勝利……”

鬥雞場中間,有兩個鬥雞的主人,正在吆喝:

“誰要押紅毛?現在還可以押!押啊!”一個喊。

“押綠毛!押綠毛……”另一個喊。

地上到處堆著銅板,大家還在加賭注,有的和老闆賭,有的和彼此賭。

小燕子一看到這種狀況,混身三萬六千根寒毛,根根豎立,興奮得不得了。

“我也要賭!我賭……”她轉動眼珠,看看兩隻雞:“我賭紅毛贏!”

“快押!再晚就不能押了!”紅毛的主人喊著。

小燕子掏出錢袋,拿出一塊碎銀子,放在地上。

“我賭兩錢銀子!”

“哎……小燕子……”永琪喊,想阻止,已經挽救不及,只好在旁邊看。

小燕子出手太大,小鎮的鄉民哪兒見過,都瞪大眼睛,驚喊起來:

“哪兒來的小丫頭,出手那麼闊氣!”

“嘿嘿!你別押錯了邊!我的綠毛已經勝了好多場了!”另外一個主人說。

“我押紅毛!”小燕子就大聲吆喝起來:“紅毛勝利!紅毛萬歲!紅毛!拿出你的看家本領來,打他一個落花流水!”

小燕子氣勢那樣壯大,使許多人都跟著小燕子,押了“紅毛”。

“紅毛!咬綠毛!飛上去,撲過去!打呀!用你的尖嘴巴,咬呀!努力!你是一隻最偉大的鬥雞!鬥啊……打啊……”小燕子吼聲震天。

人群一陣騷動,原來綠毛敗下陣來,紅毛贏了。眾人驚喊:

“紅毛贏了!紅毛贏了!”

小燕子興奮得臉都漲紅了:

“喲呵!紅毛贏了!紅毛萬歲!”

小燕子把贏得的錢全部掃到自己面前。有個群眾就問小燕子:

“姑娘!你下面押什麼?我們跟著你押!”

“下面是什麼毛跟什麼毛鬥?”小燕子問。

鬥雞老闆輸了很多錢,非常不服氣,揚著頭,挑戰的說:

“姑娘!要不要跟我好好的賭一場?”

“怎麼賭?”

“姑娘選一隻雞,代表姑娘,我選一隻雞,代表我,我們彼此押。誰贏了誰拿錢!”鬥雞老闆指著旁邊的雞籠:“不過,這些雞是要賣的,姑娘選了哪一隻,一吊錢買去!我可以讓姑娘先選!”

“好!我來選!”小燕子躍躍欲試。

永琪急得不得了,拉拉小燕子的衣服。

“不要賭了!贏了一場就算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你不要掃興嘛!”小燕子眉頭一皺:“難得碰到這樣的場面,我高興得不得了!你就讓我玩玩嘛!”

永琪無奈。小燕子就選了一隻貌不驚人的黑雞。

“這隻雞好!這是黑毛,和我小燕子一樣,我就買了黑毛!”小燕子興匆匆的說:“來來來!老闆,你的雞是哪一隻?”

老闆選了一隻很威武的雞出來。

“我這隻名字叫做‘威風’!”

“好!我的黑毛要把你的威風殺得一根毛都沒有!押!快押!”小燕子看看四周,得意洋洋的喊:“快押黑毛,不要錯過了贏錢的機會!快押!”

小燕子說著,把贏得的錢,全部押了出去。

眾人趕緊跟著押錢,七嘴八舌的喊:

“哇!這個姑娘有種!押那麼大!”

“可那隻雞選得不怎麼樣!看起來沒什麼精神!”

“怎麼辦?押誰好啊?”

小燕子吆喝著:

“押我!押我!沒錯!我的黑毛,吃過熊心豹子膽,厲害得不得了!快押!”就把黑毛抓了起來,放到嘴邊去,對黑毛鄭重的說道:“黑毛,你給我爭一點氣!只許贏,不許輸,聽到沒有?萬一輸了,我今天晚上要喝雞湯啊!”

小燕子威脅過“黑毛”以後,就把黑毛往地上一放。

眾人紛紛押錢,大部分都押了“威風”。

兩隻雞隻鬥了起來,不料,黑毛居然贏了。

小燕子樂得雙手亂舞,跳得好高。群眾都陷進瘋狂狀態了。小燕子大喊:

“再來!再來!要賭黑毛的,快下注啊!要跟我賭的,也下注啊!”

銅板,碎銀子,銀票堆了一地。永琪快要急死了,拼命去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乾脆躲開他,不住的又嚷又叫。

不知怎的,這隻貌不驚人的“黑毛”,居然有如神助,越戰越勇,一次又一次的贏得了勝利。地上的錢,也一次又一次掃到小燕子面前。

小燕子終於玩夠了,開心的看著那些錢:

“哇!我贏了!我贏了!我太高興了!好過癮啊!永琪,給我你的帕子,來包這些錢,我拿都拿不下了!”

永琪拿出帕子,幫小燕子包那些贏來的錢。

“姑娘!再繼續賭下去吧!”鬥雞老闆說。

“不能再賭了,天都黑了!”永琪嚷著。

小燕子已經盡興了,就拎著那包錢站了起來:

“不賭了!我的雞我拿回去!”

鬥雞老闆站起身來,立刻翻臉了:

“贏了就走人?沒有那麼好的事!我還要押!”就拿出一錠銀子,往場中一放:“你賭還是不賭?”

小燕子見那老闆其勢洶洶,火了:

“本姑女乃女乃玩夠了!說不賭,就不賭了!”

老闆往前一衝,伸手就去扣小燕子的手腕。小燕子正在低頭抱那隻雞,沒有注意,竟然給老闆抓住了。老闆身後,幾個壯漢就亮相了。

永琪一看,老闆居然敢抓住小燕子,大吼:

“放肆!拿開你的髒手!”

永琪就一掌劈了過去,那老闆只感到手腕劇痛,慌忙鬆手。

“哪兒來的狗男女,敢來跟我撒野?”

老闆一句話沒說完,永琪劈哩叭啦給了他好幾個耳光。

“嘴裡這樣不乾不淨!輸不起,還擺賭局!坑了多少老百姓!你說!”永琪喊。

散去的群眾又都聚集起來了,叫好的叫好,叫打的叫打,群情激憤:

“打得好,我們都輸了好多錢,贏了就不放我們走……打!打……”

老闆身後的大漢,就一擁而上,吼著:

“來砸場子,是不是?你們兩個雜種,睜大眼睛瞧瞧我們是誰?”

小燕子氣壞了,對著那些大漢,一腳踢了過去。“姑女乃女乃好久沒打架了!你們上呀!都上來試試看!”

“給我打!不要放走他們!打!打!打……”老闆大叫。

“你們要打,是不是?不要後悔!”永琪喊。

永琪說完,就展開功夫,把那些大漢打得東倒西歪。那些大漢哪裡是永琪和小燕子的對手,只有捱打的份,沒有還手的份。永琪把每一個都打到小燕子面前,小燕子就像接力賽一樣,再把那些大漢打倒在地。一陣劈哩叭啦,大漢們已經摔了一地,有的摔到攤販上,把蔬菜、水果滾落一地,有的摔到雞籠上,把雞籠也砸爛了,雞飛狗跳,一團混亂。

那老闆還要張牙舞爪:

“哪裡來的野種?打呀……打呀……”

永琪一把抓住那老闆的手腕,用力一扭,老闆痛得雞貓喊叫:

“哎喲!哎喲!好漢,饒命!饒命!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饒命啊!”

永琪把那老闆摔到眾大漢身上,大聲說:

“今天饒你不死!你要是再敢開霸王賭局,我把你打成肉餅!”

老闆和大漢們躺在地上叫哎喲。圍觀群眾,就瘋狂的鼓起掌來,喊著:

“英雄!女英雄!萬歲!萬萬歲!”

小燕子好生得意,像走江湖賣藝的人一樣,對群眾抱拳為禮:

“謝謝!謝謝!”

小燕子就拎起那包錢,抱起那隻雞,昂首闊步的走了。永琪趕緊跟了過去。

爾康和紫薇等人,早已梳洗過,都聚集在客棧的小餐廳裡,叫了一些小菜,準備吃晚餐,但是,小燕子和永琪不知道去了哪裡?大家等來等去不見人影,只得邊吃邊等。本來柳青想去找,爾康沉穩的說:

“不用不用!大家都要學習自己照顧自己,要不然就太累了!我們先吃,他們說不定已經在外面吃小攤了!小燕子那個人,才不會讓自己餓肚子!”

“說的也是!”柳紅贊成:“明知道是吃飯的時間,她不回來,我們只好自己管自己!我餓死了!”

大家就吃起飯來。正吃著,忽然間,有一包錢往桌上一放。同時,大家聽到一陣“咯咯咯”的雞啼聲。大家驚訝的抬頭,只見小燕子胳肢窩裡挾著一隻大黑雞,得意洋洋的站在那兒。永琪帶著滿臉尷尬的笑,站在小燕子身後。

那隻黑雞咯咯叫著,又撲翅膀又扇風。

簫劍大驚,指著黑雞問道:

“這是什麼?”

小燕子一坐了下來,瞪大眼睛說:

“你真笨!這是什麼你都不知道嗎?這是一隻公雞!一隻黑色的大公雞!”

大家真是糊塗極了,瞪著那隻雞,再瞪著小燕子。爾康說:

“我知道那是一隻公雞,你抱著一隻公雞做什麼?”

“它是我買的!它的名字叫做‘黑毛’!”小燕子看著爾康:“你不是說‘死有紅毛綠毛’嗎?我小燕子是黑毛,這隻雞也是黑毛,跟我小燕子一樣,厲害得不得了!今天幫我打仗,打得轟轟烈烈!來,”就低頭對公雞說:“黑毛,我要慰勞你一下,你愛吃什麼?”伸手拿了一塊排骨,就要去餵雞。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越看越糊塗。

“永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爾康問。

“這是一隻鬥雞,小燕子買的!”永琪坐了下來,拍拍那包錢:“這是小燕子贏來的!也是那隻鬥雞贏來的!你們懂了吧?”

眾人驚看小燕子,小燕子笑得好得意,揚著眉毛說:

“你們沒有看到,永琪今天真是神勇極了!那些擺賭局的老闆,都是壞人,輸了錢給我,就不放我走!永琪和我,把他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打得他們落花流水,求爹爹告女乃女乃,過癮得不得了!”

“你們又跟人打架了?”柳青大驚。

“不是說好,路上不許出事,不許跟人打架的嗎?”柳紅跟著叫。

“什麼‘不許’?不許也得許,要不然就會被人欺負!”小燕子說。

那隻黑雞在小燕子胳肢窩下面又叫又掙扎。金瑣坐在小燕子身旁,被扇了一頭灰,金瑣躲著,喊:

“小燕子!你預備把這隻雞怎麼樣?還不趕快把它放了?”

“放了?”小燕子睜大眼睛:“怎麼可以放了?它是我的大功臣耶!我要養它!”

“什麼叫做養它?”爾康驚喊:“我們在逃難啊!你還要養一隻鬥雞?”

“它可以幫我們賺錢啊!”

“我們還沒有淪落到要靠鬥雞來賺錢吧?”

“哎呀!你們真小器,一隻雞能吃多少糧食?我抱著它睡覺,帶著它上路!不要你們管!”小燕子任性的說,有些不高興了。

“你要抱著它睡覺?帶著它上路?”金瑣的眼睛也睜得好大。

“可不是!”

“那……”金瑣立即宣佈:“我不跟你睡一張床!”

柳紅也搶著說:

“我也不跟你睡一張床!”

小燕子就歡笑著喊道:

“紫薇!那隻好你跟我睡一張床了!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有雞同抱!”

“天啊!”紫薇大叫,一頭栽在飯桌上,表示暈倒了。

大家又笑又搖頭。

結果,那晚,紫薇和柳紅金瑣擠在一張床上,小燕子帶著她的黑毛,霸佔了另外一張床。這一夜,在雞聲咯咯中,應該人人睡不好才對。可是,大家都睡得好沉好沉。直到日上三竿,居然沒有一個人醒來。爾康覺得奇怪,跑來拼命打門,喊:

“紫薇!小燕子!吃早飯了!怎麼還不起床呢?要出發了!”

小燕子被喊聲驚動了,迷迷糊糊的翻了一個身,模索著她的黑雞。模來模去模不到,她帶著濃重的睡意,喊著:

“黑毛,黑毛……你在哪兒?”她猛然坐起身來,醒了。“黑毛?”她到處找黑毛:“你去了哪兒?怎麼不見了?”

爾康在外面拼命打門:

“小燕子!紫薇,你們起來沒有?”

小燕子對門外喊著:

“就來了!就來了!”她衝到紫薇那張床邊,搖著紫薇金瑣和柳紅:“喂喂,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黑毛?”她鑽到床下尋找,喊著:“咯咯雞!咯咯雞……黑毛!出來!出來……不要跟我躲貓貓啊!咯咯雞!咯咯雞……”

紫薇、金瑣、柳紅都被她的“咯咯雞,咯咯雞……”吵醒了,揉眼睛的揉眼睛,伸懶腰的伸懶腰。

“怎麼好累……好想睡!”紫薇說。

“是啊!”金瑣打了一個哈欠:“我再睡一下!”又倒上床。

小燕子從床底下鑽出來,搖著金瑣:

“不要睡了,我的黑毛不見了!”

金瑣睡夢朦朧的說:

“黑毛不見了,白毛在不在呢?”

“什麼白毛?哪裡有白毛嘛!”小燕子喊。

柳紅伸著懶腰跳下床。

“等我穿好衣服來幫你找!”就去椅子上拿包袱,頓時一驚:“包袱呢?”大叫:“金瑣!金瑣……”

金瑣從床上直跳起來。紫薇嚇得從床上掉落地。

“什麼事?什麼事?”

柳紅一把拉住了紫薇,喊:

“我們的包袱和行李呢?”四面張望,伸手一模腰間,大叫:“天啊!”

“怎麼了?怎麼了?”

“你們的錢袋還在不在?”柳紅問。

三個姑娘全去模錢袋,頓時間,大家臉色慘變。腰間的錢袋,全部被人剪斷了繩子,偷走了。

“不好了!我們被偷了!我們住了賊店!賊店……”小燕子大叫。

四個姑娘發現昨天穿的衣裳還在床欄杆上,就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

柳紅打開房門。爾康、柳青、簫劍、永琪一擁而入。

“發生了什麼事了?”永琪急急的問。

“我們被偷了,我們的錢袋、包袱、行李都不見了!”紫薇恐慌的說。

“還有我的黑毛!”小燕子嚷。

四個男人全部傻眼了。柳青調頭就走:

“我去找客棧老闆辦交涉!”

簫劍走到窗前,到處檢查,在地上發現一段薰香,他俯身撿了起來,沉吟的說:

“她們中了江湖上下三濫的道兒!迷魂香!所以,她們睡得那麼死!我想,這事和客棧老闆沒有關係……因為,那隻黑雞也丟了!哪有用迷魂香還偷雞的?這是那幫擺賭局的人乾的!”

小燕子氣得跳了三尺高,大叫:

“我要找他算帳!我要打他一個落花流水……哇!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小燕子喊著,就像箭一樣衝出門去了。爾康趕緊喊:

“永琪!快去抓住她!我們不能報案,不能聲張……她又要闖禍了!”

小燕子衝到了昨天鬥雞的地方,只見鬥雞場中,一個人影也沒有,小燕子大喊:

“鬥雞的!你們在哪裡?有種就給我出來!混蛋!吧些偷雞模狗的事情,不要臉!你們給我滾出來……滾出來……”

永琪追了過來,拼命去拉小燕子:

“好了!小燕子,你這樣大吼大叫一點用處都沒有!他們早就逃得無影無蹤了!我們還是先回客棧,檢查一下災情再說!”

小燕子氣得暴跳如雷,又踢牆,又踢地。

“看吧!我會報仇的……等到他栽到我手裡的時候,我要剝了他的皮,把他剁碎了餵豬!氣死我了……哇!氣死我了……”

幾個路人和攤販,好奇的回頭觀望,永琪急忙阻止她,著急的說:

“不要叫了!不要叫了……你要把官府的人叫來嗎?快跟我回去吧!”

永琪就拖著小燕子往回走。小燕了兀自氣沖沖,還在那兒罵來罵去:

“有種,就出來跟我打!用薰香,下三濫的小偷!如果給我抓到,我要你好看!我要用薰香薰你三天三夜……把你變成一隻‘薰雞’!”

忽然,街上出現一隊官兵,拿著畫像,攔住路人追問:

“有沒有看到這樣幾個年輕人,三個很標緻的姑娘,兩個年輕的男子……你們看看清楚!有沒有?有沒有……”

永琪一見,拉住小燕子,調頭就往客棧飛奔。

爾康和簫劍等人,已經把客棧老闆找來了。那老闆知道他們丟了東西,嚇得臉色發青,苦著臉,向爾康等人打躬作揖:

“各位客官,小店真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小店在這紅葉鎮,已經開了三代的客棧,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六歲小兒,如果我開了黑店,讓我家老老小小,一家子死絕……”

“發毒誓有什麼用?反正東西在你的店裡丟的,你就要負責任!”柳青嚷著。

爾康義正辭嚴的說:

“你的店裡發現薰香,我只要把證物送進官府,你也逃不掉干係!就算東西不是你們同夥偷的,你也有義務幫我們追回!我問你!在街上擺鬥雞攤子的人,姓什麼?叫什麼?住在哪裡?”

“小的不……不知道!”老闆頭一縮,吞吞吐吐的回答。

柳紅往前一站,大吼:

“你說不說?以為我們好欺負,是不是?”

老闆看看這些男男女女,覺得對方不大好惹,趕緊說道:

“那是這兒的土霸王,兩個老闆是串聯的!一個名叫張全,一個名叫魏武,住在源頭溝大廟口十六號!小的給各位磕頭,千萬不要說是我說的,要不然,我家老老小小還是活不成……”

“豈有此理!這兒還有王法嗎?”爾康喊。

“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簫劍盯著老闆問:“那個大廟口怎麼走?”

“這小鎮就兩條街,出了門往右拐就是……”

老闆話沒有說完,小燕子、永琪氣極敗壞衝進房間。永琪急急的說:

“東西不要追了,丟了就算了!大家趕快走!上路要緊!”

大家一看兩人神色,已經心知肚明,全部神色一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