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經過幾天的跋涉,爾康永琪等一行人,終於抵達了洛陽。

馬車駛進城裡,但見街上車水馬龍,人群熙來攘往。

永琪和簫劍把馬車停在一家筆墨宣紙的商店門口。小燕子掀開窗簾,不住對外張望,喊著:

“哇!這個洛陽真的不一樣!好熱鬧啊,我看,比北京還熱鬧!”

簫劍跳下車,對永琪說:

“永琪!這家店是我的朋友開的,你們先不要下車,我去打聽一些事情!馬上就回來!”

永琪點點頭,簫劍就奔進商店中。

車內,爾康拉著紫薇的手,細心的解釋街上的情形給紫薇聽。

“這裡就是洛陽了,街道很寬,也很乾淨,老百姓的衣服都穿得很漂亮!看樣子,是一個很繁華的地方……我認為,我們有希望了!這樣繁榮的城市,一定會有好大夫!”

正說著,簫劍奔了回來,打開車門,遞給爾康一張名單。

“爾康!這個名單,是洛陽城裡所有名醫的名單!地址都寫在下面,有的還是專門看眼科的!我想,紫薇的眼睛不能耽誤,越早治療越有希望!”

“那麼,我們先去找大夫,再去住客棧!”小燕子積極的說。

“我們不住客棧了!我已經找到幾間民房,是個小四合院,我把它租下來了!我說過,‘大隱隱於市’,我們在這兒住一段時間,等到紫薇的眼睛治好再動身!我們先去四合院,然後,爾康就帶紫薇去看大夫!”

“簫劍!這一路上,幸好有你!”爾康感激的說。

簫劍笑笑,跳上駕駛座,一拉馬韁,馬車往前走去。簫劍輕車熟路,一會兒以後,就來到一個四合院。車子駛進院子,大家下了車,走進客廳,但見窗明几淨,傢俱皆全。一個看守房子的老頭,看到簫劍,就把房門鑰匙交給了他,離開了。

小燕子四面看來看去,驚喊:

“簫劍!你真是天才,在我們逃難的情況下,還能找到這麼好的房子給我們住!你怎麼到處都有朋友?”

“這就是‘一簫一劍走江湖’的結果!這個小四合院,有三間臥房,還是獨門獨院,夠我們住了!租一個月的租金,我們住客棧,只能住兩天!好了,大家幫忙,趕快把車上的行李搬下來!”

“我能幫什麼忙?”紫薇問。

爾康把紫薇牽到椅子前,把她的身子按進椅子裡。

“你坐在這兒不動,就是幫我們大家的忙了!”

紫薇只好坐著不動。小燕子、永琪、爾康、簫劍就忙忙碌碌的把行李、用具、衣服、食物都搬了進來。永琪問:

“廚房在哪裡?我看,我們需要燒一壺水,泡一壺好茶來喝喝!好不容易,住進一家有點‘家味’的房子了!今晚,大概可以睡一覺了!”

簫劍看了永琪一眼:

“永琪!你很不簡單!”

“我才覺得你很不簡單呢!”永琪說。

“彼此彼此吧!”簫劍哈哈一笑。

小燕子有點興奮,嚷著:

“你們‘彼此彼此’,我來‘呼嚕呼嚕’!”

“什麼叫‘呼嚕呼嚕’?”簫劍聽不懂。

“燒開水啊!開水燒開的時候,就‘呼嚕呼嚕’了!”

小燕子找到水壺,奔到後面去了。

紫薇有些蕭索,覺得自己一無用處,嘆了口氣,說:

“看樣子,我只好‘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了’!”

爾康握住她的手,安慰的說:

“我們休息一下,喝一口茶,換件衣服,你也梳洗梳洗……然後,我們馬上就去看大夫,我這兒有十個大夫的名字呢!”

“等會兒,讓小燕子陪你們去看大夫,紫薇身邊,還是有個姑娘照顧著比較好,我和永琪,去買一些日用品,順便去察看一下,洛陽城裡,有沒有官兵在搜捕我們!也看一看,官府的動靜!”簫劍說。

“對!這是當務之急!”永琪接口:“如果這個洛陽,已經是風聲鶴唳,我們也不宜久留!所以,看大夫和打探軍情,是馬上要做的事!”

爾康深深點頭,看著紫薇。

梳洗過後,大家就馬不停蹄的行動了。

爾康立刻駕著馬車,帶著紫薇和小燕子,跑遍了整個洛陽城。他們在半天之內,連續看了六個大夫,但是,每個大夫都在診治之後,就沒把握的搖頭,再開一個安神活血的藥方,就算了事了。爾康越看心越冷,紫薇越來越失望。

馬車到了東四大街,街上非常熱鬧,許多小弄小巷縱橫其間。爾康把馬車停下,小燕子攙著紫薇下車。紫薇困頓而洩氣,灰心的說:

“我看沒有希望了,已經看了好多大夫了,都說不知道怎麼治,大概我再也看不見了!”

爾康心裡,難過極了,卻拼命給紫薇打氣:

“名單上的大夫,還有四個沒看過,名單上沒有的大夫,還有好多呢!不看到最後一個,我就不甘心!何況,除了洛陽,還有別的城市,我們在洛陽看不好!就去襄陽看!襄陽看不好,我們回北京!”

“不要灰心嘛!紫薇,大夫不是都說,只要心情好轉,身體調養好,說不定你會突然就好了!你先要把自己放鬆才行!”小燕子說。

爾康拿著名單,找大夫的地址,找來找去找不到。

“我去問問路!小燕子,你陪紫薇站在這兒等我一下!”

小燕子就扶著紫薇,站在路邊。爾康去商店裡問地址,問了一家不知道,又去問另外一家店。

小燕子忽然發現,路邊上,有兩個人在下圍棋,有些人在圍觀。她不禁興趣盎然,拉著紫薇說:

“紫薇!餅來一點!”

她拉著紫薇,就走到路邊去看棋。只見兩個老者,下得難解難分。圍觀群眾,議論紛紛,你一言,我一語的批評著:

“孟老這盤棋輸了!”

“我看,是李老輸了!”

小燕子伸長了脖子看,忍不住問道:

“黑棋是孟老還是李老?我看,黑棋贏了!”說著,就焦急的嚷:“喂喂……黑棋,不能走那一顆子!換一步,換一步……走這兒!走這兒!”她就鬆開拉著紫薇的手,去棋盤上指指點點。

“觀棋不語!”孟老說。

“你這樣走就輸了嘛!”小燕子急得不得了:“你看,你這個犄角一大塊棋都死掉了!走這一步,就活了!”她乾脆上前,把那顆黑子拿起來,換了一個地方放下。

“他走這一步,我走這一步,那要怎麼辦?”李老問,落下一顆子示範著。

“那……他再走這一步!”小燕子也落下一顆子。

“那……我再走這一步!”李老再下了一顆子。

“那……他就走這一步!”小燕子繼續落子。

“好,我就走這一步!”李老也繼續落子。

小燕子乾脆擠開孟老,興趣勃勃的和李老下了起來。

群眾看到一個姑娘,和老者下起棋來,就都圍過來看。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這時,有群孩子嘻笑著奔來,把紫薇一撞,紫薇踉踉蹌蹌,後退了好幾步,這才站穩。又有一群年輕人追逐嘻笑著奔來,撞得紫薇七葷八素,越退越遠。

紫薇失去了小燕子的蹤跡,頓時驚慌失措,茫然四望,小小聲的喊:

“小燕子!小燕子……你在哪兒啊?我看不見啊……你不要走開嘛!小燕子……”她側耳傾聽,要找小燕子的聲音,模索著向前走,卻越走越遠了。

她完全不知道,有個大漢已經注意了她很久,看到她落單了,就跟了上來。

“姑娘!你看不見啊?”大漢柔聲問。

“是!”紫薇急忙點頭:“有沒有看到跟我在一起的那個姑娘?眼睛大大的,眉毛黑黑的?拜託,幫我找她一下,好不好?”

“眼睛大大的,眉毛黑黑的,長得挺漂亮的,是不是啊?”

“是是是!”

“她在那邊下棋呢!我帶你去找她!”

“謝謝!謝謝!謝謝!”

大漢就牽著紫薇,越走越遠離人群,走進一條小巷。紫薇聽聽,覺得不對了,急忙退後:

“怎麼聽不到人聲了?這是哪兒?”

大漢突然把紫薇一抱,扛在肩上,拔腿就跑,說:

“姑娘!我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紫薇大驚,放聲大叫:

“爾康……爾康……小燕子……小燕子……”

大漢一掌打向紫薇的後腦勺,正好打在紫薇受傷的地方,紫薇慘叫一聲,就暈了過去。大漢就扛著她飛奔,轉過幾條小巷,跑得無影無蹤了。

爾康問到了路,從一家店鋪裡急衝衝的出來,喊著:

“好了!好了!找到了,這個大夫住在前邊巷子裡……”他忽然發現紫薇和小燕子都不見了,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紫薇!紫薇!小燕子!”他放眼四看,心驚膽戰,急切的放聲大喊:“小燕子……”

正在下棋下得難解難分的小燕子,聽到爾康的喊聲,急忙應道:

“我們在這兒呢!等我一下……我馬上就下完這盤棋了……”

爾康鑽進人群,氣極敗壞的拉起了小燕子:

“紫薇呢?”

“紫薇?她不是在我旁邊嗎?”小燕子回頭四看:“咦!紫薇去哪裡了?”這下急了,跳起身子,撥開人群,到處找:“紫薇!紫薇!你在哪兒?紫薇……”

爾康的臉色,倏然雪白。他衝出人群,抓住每一個路人,急促的問:

“請問,有沒有看到一個姑娘,眼睛看不見,穿粉紅色的衣服!有沒有看到?”

路人一個個搖頭。

小燕子已經像一隻大頭蒼蠅般,在人群中惶急的東竄西竄,瘋狂般的喊著:

“紫薇!紫薇!你在哪裡啊?紫薇……老天啊!你趕快出來呀!紫薇……”

爾康一連問了好幾個人,都不得要領,臉色越來越蒼白。他一回身,抓著小燕子的胳臂,一陣亂搖,嘶啞的說:

“你趕快找到紫薇,如果找不到,我會殺掉你!”

小燕子的淚水,劈哩叭啦的掉落,瘋狂的點頭,哽咽的說:

“我找!我找!找不到她,我一頭撞死!”

爾康和小燕子,就情急的、瘋狂的喊著叫著,問著每一個路人。

“請問,有沒有看到一個很漂亮的姑娘,眼睛看不見……”

“紫薇啊!紫薇……你快出來啊!紫薇……紫薇……”小燕子邊哭邊喊。

紫薇一點蹤跡都沒有。

爾康和小燕子,找了半晌,什麼線索都沒有。兩人都心慌意亂,手足無措了。爾康覺得全身冰冷,就算紫薇她們上斷頭台那一刻,他也不曾這樣害怕和絕望。眼看在街上盲目搜尋,不是辦法,就急急的跑回四合院來求助。兩衝進房間,爾康一迭連聲的喊了進去:

“簫劍!簫劍……你趕快想辦法,紫薇不見了!”

簫劍和永琪大驚。

“什麼?怎麼會不見了?在哪兒不見了?”簫劍驚問。

小燕子哭得眼睛都腫了,拉著永琪,哭著說:

“都是我不好,爾康去問路,要我牽著紫薇……我看到有人在下棋,就忘了紫薇,一轉眼,她就不見了!說不定給皇阿瑪派來的人抓走了!我們在街上大喊大叫,找了一條街又一條街,大家都說沒有看到!我把紫薇弄丟了……我沒臉見爾康……我要去撞牆!”說著,就一頭對牆撞去。

永琪大驚,攔腰抱住了小燕子。

“你做什麼?紫薇不見了……我們趕快去找紫薇,你發瘋,我們不是更慌亂了嗎?”

“爾康恨死我了!爾康恨死我了……”小燕子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爾康確實快要發狂了,他往小燕子面前一站,紅著眼眶,對她大吼:

“對!我恨死你了!恨不得掐死你……紫薇,她眼睛看不到,她怕我們難過,拼命掩飾她的無助!事實上,她對這個看不到的世界,充滿了陌生和恐懼!即使你抓著她的手,也可以感覺出來她在發抖,她在害怕……你居然會放掉她!在這個節骨眼,你居然會去下棋,把她忘得乾乾淨淨!現在,她不見了!她會遭遇一些什麼事情,你想過沒有?如果被壞人帶走了,她不會武功,眼睛失明,我們所有的人都不在她身邊……你想過沒有?她會怎麼樣?如果她吃了虧,受了侮辱,以她的個性,她還能活嗎?還能活嗎?”

小燕子用手捂著臉,“哇”的一聲,放聲痛哭。

“我去死,我也不要活了!我去找一把刀……我把自己殺了!”小燕子喊著,就掙開了永琪,要往廚房跑。

永琪一個箭步上前,再度牢牢的抱緊了她,對爾康喊:

“你怎麼了?這樣罵小燕子有用嗎?一個已經丟了,你還要另一個死嗎?小燕子把紫薇弄丟了,她已經痛苦得不得了,自責得不得了,不用你罵她,她也會把自己罵死,你就包容一點呀!你這樣兇她,她怎麼受得了呢?用用理智,用用思想,我們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找紫薇,不是要逼死小燕子!”

爾康握著雙拳,漲紅了眼睛,跺腳說:

“我沒有理智!我承認我沒有理智!紫薇一丟,什麼理智,思想,教養……通通去他的!不管找得到還是找不到紫薇,大家以後,各奔前程,各走各的路!要抹脖子的去抹脖子,要跳樓的去跳樓,要撞牆的去撞牆,誰也別管誰了……”

小燕子在永琪懷中,拼命掙扎,拼命哭喊:

“放開我!放開我!我真的不要活了……爾康罵得好!罵得對!我沒有心肝,沒有責任心,我壞!如果是我的眼睛瞎了,紫薇一定會牢牢的牽著我,絕對不會放掉我……我對不起紫薇,爾康……你掐死我吧!你拿劍拿刀,一刀劈死我吧……你打我吧……”

爾康瞪著小燕子,目眥盡裂,眼睛裡像是要噴出火來:

“你以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永琪護著小燕子往後退,對爾康急促的說:

“你不要發瘋!你敢傷害小燕子,我和你也沒完沒了!小燕子又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她的個性,為什麼要把紫薇交給小燕子?為什麼你自己不牽好紫薇?”

永琪一句話說中了爾康心裡最深的悔恨和自責,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恨恨的大喊:

“是啊!我該死!我中了邪,我瘋了,我病了,才會把紫薇交給小燕子……我是世界上第一名的糊塗蛋!”

簫劍聽了半天,忍無可忍,往爾康和永琪中間一站,大聲的、穩定的一吼:

“你們通通冷靜一點!”

小燕子、爾康、永琪都住了口,抬頭看簫劍。

“聽我說!”簫劍沉穩的說:“我剛剛已經在洛陽模過底,那個‘老爺’的人馬還沒有開始搜尋洛陽!闢兵和侍衛,都沒有出現!所以,紫薇不可能會被追兵帶走!以紫薇的美麗,她八成被這兒的壞人發現了!還好,我在洛陽還有一些朋友,黑白兩道,我都有熟人!因為你們大家的身份特殊,本來我不想驚動這兒的朋友,現在已經沒辦法了!你們先不要慌張!永琪,你守著小燕子,別讓她再出問題!爾康,我們去找一個朋友!”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小燕子喊著。

簫劍很有氣派的對小燕子一吼:

“你如果要幫忙,就留在這兒,哪裡都不要去!如果我們需要你們兩個,我們會回來找你們的!爾康,走!”

爾康看著簫劍,如同乍見曙光,跟著簫劍,飛快的去了。

至於紫薇,被帶進了一家妓院,名叫“醉紅樓”。

那個大漢扛著她,直奔進老闆娘的房間裡,把她往地上一卸。

紫薇已經醒了,從大漢的肩上,滾落在地,模索著坐了起來。

“孫媽媽!我給你送了一個新鮮貨來了!”大漢嚷著。

紫薇睜大眼睛,茫然的看著,驚慌的喊道:

“這兒是哪裡?小燕子!小燕子……”

老闆娘很有興味的繞著紫薇走,上上下下的打量她,接口說:

“我們這兒沒有小燕子,倒有一個小黃鶯!你叫什麼名字?我看,可以取一個名字叫小粉蝶!”

紫薇聽著聲音,害怕極了,慌慌張張的站起身子,手足無措,問:

“請問,你們這是什麼地方?我的眼睛看不見,你們把我帶到這裡來幹什麼?”

“眼睛看不見?原來是個明眼瞎子啊!這就不值錢了!”老闆娘惋惜的說。

“不值錢?不值錢我就帶走了!”大漢說著,過來拉扯紫薇。

“好了好了,看在長得還漂亮的份上,我就留下她吧!你要多少?”

“十兩銀子!”

“十兩?你敲詐呀?就算是個黃花大閨女,也不值這個錢!”

“我這個妹子,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啊,不信,你檢查檢查看!”

紫薇聽著,大驚失色,恐懼的說: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轉向老闆娘的方向,急喊:“我跟那個人不認識,他不能把我賣給你,我不是他的妹子,你千萬千萬不要上當!我走在街上,被他莫名其妙的抓了過來……請你放了我,我保證給你十兩銀子……”說著,她就去模腰間的錢袋,一模,哪兒還有錢袋,急喊:“我的錢袋呢?我的錢袋呢?”

“錢袋?你身上壓根兒沒有錢袋,我早就檢查過了,不要裝傻了!”大漢說。

紫薇找不到錢袋,更慌了:

“大嬸!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

“來不及了!進了我‘醉紅樓’,就出不去了!”老闆娘慢條斯理的說道:“小趙!這妞兒有沒有麻煩呀?你能不能保證?”

“有麻煩!有大麻煩!”紫薇急喊:“你們趕快放了我,要不然,我的朋友會找過來,他們不會饒你們的!”說著,就噗通一跪:“大嬸!請你行行好……把我送還到那條街上,那條被抓來的街上,我的朋友會酬謝你的……”

“聽這腔調,是個外地人……”老闆娘興趣更大了。

“對!是外地來的!沒根沒蒂,不會牽絲攀藤……只要你藏得好!”

紫薇越聽越害怕,緊張的問:

“你們這兒是做什麼的?”

“我們嗎?做的是‘送往迎來’的生意,男人到我們這兒來找樂子,我們想辦法讓他們盡興!你進了我家門,好處也是不少的……”

老闆娘話沒說完,紫薇瞭解了,嚇得魂飛魄散,突然,轉身就跑,嘴裡大叫: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紫薇看不見,絆倒了椅子茶几。她摔了下去,花瓶擺飾,乒乒乓乓摔了一地。

“你這個賤人!傍我找麻煩!”大漢衝了過來,抓起紫薇,就給了她一耳光。

紫薇拼命掙扎,喊著:

“天啊!爾康……你在哪裡?趕快來救我啊……來救我啊……爾康……”

大漢聽她喊得驚天動地,一氣,劈哩叭啦,又給了她好幾個耳光。

“你再叫!再叫我就打死你!”

紫薇所有的勇氣,全部消失。雙目失明,已經絕望到了頂點,現在又陷身在這兒,沒有爾康,沒有小燕子,她要怎麼辦?她嚇哭了,痛喊著:

“我沒有得罪你們,我跟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要錢,我給你們錢,只要你們把我送回家去!我一定重重的酬謝你們!”

“你家住在哪兒?哪條街?哪條巷?”老闆娘問。

紫薇一呆,這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四合院的地址。

“天啊!我不知道在哪裡……”

“自己的家在哪兒,都不知道,還說什麼酬謝?”老闆娘冷笑。

紫薇頓時覺得天旋地轉,抬頭,慘烈的大喊:

“大嬸!我是好人家的姑娘,我的身子,不可侵犯!誰要欺負我,我必死無疑,絕不苟且偷生!你要一個死人做什麼?”

老闆娘走到紫薇身邊,對她斬釘斷鐵的說:

“從現在起,你是我們‘醉紅樓’的人了!還要吵吵鬧鬧,哭哭啼啼了!進了我這個門,就再也不是清白大姑娘!尋死覓活那一套,我看多了,到最後都是乖乖聽話的份!所以,你識相一點,就給我乖乖聽話!要不然,我們可有的是方法來對付你!來人呀!”

就有幾個大漢走進。

“把她先給我關起來!傍她一點教訓,讓她見識見識我們‘醉紅樓’的厲害!”

“是!”

幾個大漢,就拎著紫薇的耳朵,把她拉了出去。紫薇一路驚天動地的喊著:

“爾康……救我……救我……救我……”

同一時間,爾康和簫劍,正跋涉在洛陽街頭,到處找尋紫薇。

簫劍實在是個奇人,在北京有生死之交老歐,會為大家賣命。在洛陽也有一個生死之交,名叫顧正。顧正是“振遠鏢局”的總鏢頭,行俠仗義,威名遠播,在洛陽是個有名的“人物”。看到簫劍來訪,顧正興奮得不得了,鬧著要為簫劍擺酒洗塵。等到明白了簫劍的來意,看到舉止不凡的爾康,聽到紫薇失蹤的經過……他二話不說,立刻放下手邊所有的事,來幫忙找尋紫薇。

他們開了一個小小的會議,顧正認為,紫薇眼睛看不見,不會“走失”,那麼,被人帶走是最有可能的。所以,餐館,酒樓,煙館和幾個人口販子是最大的目標。他們立刻開始尋訪,走了一家又一家,問了一個又一個,卻一點消息都沒有。

黃昏時分,還是沒有結果。顧正心裡有數,這種情況,只剩下了青樓妓院。他看到爾康那種牽腸掛肚,魂不守舍的樣子,明白這個失蹤的姑娘,在爾康心裡的份量,不願爾康太過擔心,他建議的說:

“聽我說……你們先回去,等我的消息!我明天不去走鏢了,我讓我的徒弟,趕緊去四面八方打聽!你們相信我,我一定會把這位紫薇姑娘找出來!”

“不行!”爾康急切的說:“我不能等到明天!從今天到明天,誰知道會發生些什麼事?如果今晚找不到她,我真的不敢想像,情況會多壞!彼兄,請勉為其難,我們還是繼續去找,行嗎?如果你要派徒弟去打聽,也讓我跟著去打聽吧!”

“你跟著,反而會阻礙我們的打聽!你畢竟是一張生面孔,很多地方,我們能去,你不能去!大家看到你,會什麼話都不說的!”

“爾康,顧兄說得對!如果你想早點找到紫薇,就聽命回去吧!我想,顧兄只要一有消息,一定會飛快的來通知我們!”簫劍拉著爾康說。

“就是!就是!我向你們保證,這件事,我顧某人是管定了!”顧正一拍爾康的肩:“我要爭取時間,趕快行動了!”

爾康痛楚而無奈的看著顧正,一抱拳。

“千言萬語,說不出我心裡的感謝!一切拜託了!請您盡全力,幫我找到她!”

彼正一點頭,調頭而去。

爾康和簫劍沮喪的回到四合院,小燕子就急急忙忙的迎上前來。

“找到了嗎?紫薇呢?紫薇呢?”

永琪一看兩人臉色,心已經一沉,問:

“沒有線索嗎?一點都沒有嗎?”

爾康筋疲力盡的倒進一張椅子裡,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簫劍搖搖頭說:

“我已經找了一個很有力量的朋友,現在,佈下天羅地網,到處去打聽了!我們回來等消息。”

“什麼時候才有消息呢?”小燕子著急的喊:“在我們等消息的時候,紫薇有沒有危險呢?如果壞人把她扣住了,欺負她,佔她便宜,怎麼辦?她現在連打死一隻小螞蟻的能力都沒有……”

“小燕子……”永琪急喊,要阻止小燕子說下去。

小燕子連忙住口,只見爾康面色如死,眉頭緊蹙,用雙手矇住了臉,僕在膝上。那種痛楚,像是已經不勝負荷了。

小燕子怯怯的看著爾康,半晌動也不敢動。然後,她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熱茶,雙手捧到爾康面前,悔恨的、小小聲的說:

“爾康,對不起,我錯了,真的對不起!你好累,是不是?一定走了好多路,吹了好久冷風,趕快喝一杯熱茶……”

爾康心中一抽,猛的一抬手,把那碗茶打落到地上去了。他抬起眼睛,恨恨的看著小燕子,啞聲的說:

“你走開!不要管我!”

小燕子呆呆的看著爾康,眨巴著大眼睛,拼命咬著嘴唇,忍著眼淚。

永琪和簫劍都被爾康這個舉動嚇了一跳。平時爾康溫文儒雅,幾時有過這樣失常的舉動?永琪看到小燕子咬牙忍淚的樣子,就按捺不住,衝上前來,說:

“爾康,何必呢?你心裡的著急和痛楚,我們每個人都知道,都瞭解。事實上,我們跟你一樣著急,一樣傷心。小燕子剛才已經把自己罵了幾千幾萬次,如果她可以讓時間倒流,她一定寧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願失去紫薇。她倒茶給你,跟你道歉,向你請罪,你就算不原諒她,也不必這麼兇……我們是‘一家人’呀!有任何災難和痛苦,我們一起承擔就是了……”

爾康聽到這兒,再也忍不住,站起身來,握著拳頭,對永琪吼道:

“不要說大話了!什麼‘一家人’?什麼‘一起承擔’?失去紫薇,對你們的意義和對我的意義怎麼能夠相提並論?我的著急和痛苦,你們怎麼會了解?如果你們瞭解,如果你們和我一樣在乎紫薇,今天紫薇怎麼會失蹤?你讓開,不要跟我說大道理,我現在什麼道理都聽不進去……道歉、請罪對我有什麼用?我不要小燕子的道歉和請罪,我只要紫薇回來!只要紫薇安安全全的站在我的面前……其他的事,全部免談!”

“為了紫薇,你把我們所有的友誼都置之不顧了,是不是?”永琪生氣了:“你一直是個最有氣度最有風度的人,現在怎麼變得這樣不近情理……”

“此時此刻,你還跟我講風度氣度?”爾康憤怒的說:“我哪裡還有精神來顧及風度氣度?你們誰都不要惹我,尤其是小燕子!最好離我遠遠的,免得我控制不住自己!老實告訴你們,我的世界已經天崩地裂!只要一想到紫薇現在可能的處境,我就恨不得把小燕子給殺了……”

“你……你也不能全怪小燕子呀……”永琪喊。

誰知,小燕子往前一衝,一迭連聲的喊:

“該怪我!懊怪我!都是我的錯!永琪,你不要幫我說話,讓爾康罵我!”說著,她把臉孔往爾康面前一仰,閉著眼睛,慘然說:“爾康,你給我兩耳光,我生平最恨別人打我耳光,可是……我給你打,是我欠你的,是我欠紫薇的!”

爾康瞪著小燕子,永琪生怕他真的打下去,就往中間一攔。

“不可以!”永琪喊。

爾康嚥了一口氣,廢然的搖搖頭,忽然掉轉身子,往門外就衝了出去。

他直奔馬房,跳上一匹馬背,就策馬狂奔,穿過冬日的枯林、曠野。他心裡在瘋狂般的吶喊著:

“紫薇,你在哪裡?你在哪裡?告訴我,用你的心靈告訴我!我們一向心靈相通,以前你失蹤過一次,我都會在幽幽谷和你重逢!現在,用你的心靈,告訴我,你在哪裡?你在哪裡……”

他疾奔了一段,終於勒馬站住。但見落日正在沉落。他看著落日,默然片刻,驟然用盡全身力氣,對著落日狂呼:

“紫薇……”他那悲涼的聲音,穿雲透天而去。

後面馬蹄傳來,永琪騎馬追了過來,喊著:

“爾康!”

爾康沒有回頭,永琪策馬過來,停在他身邊。

“爾康,回四合院吧!萬一顧正有消息給我們,你錯過了,不是不好嗎?”

爾康抬頭,悽苦的看著永琪。

“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為什麼所有的悲劇,都圍繞著紫薇?老天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

永琪深深的看著他,真摯的說:

“紫薇會沒事的,我有強烈的感應,紫薇不會有事的!俗話說,‘烏雲遮不住天空,霜雪敵不過太陽’,紫薇在我心裡,像天空,像太陽,不論有多少風霜雨露,終究會雲散風清,陽光普照的!”

“說得好!”爾康感動了:“以前,紫薇受傷拔刀的時候,皇上說,他貴為天子,不許她有事,結果,紫薇果然好了!現在,你說這話,你是天子的兒子,你是阿哥,但願你也有金口!”

永琪猛點頭:

“如果阿哥就有金口,我從來沒有一個時刻,這樣感激上蒼,讓我是個阿哥!”

爾康和永琪互看,那份高貴的情誼,就在兩人眼底閃耀。永琪一拍爾康:

“走吧!我們趕快回去等消息!”

兩人回到四合院,小燕子已經燒了一些飯菜,放在桌上,但是,所有的人,沒有一個肯吃。

天黑了,月亮高掛在樹梢。

爾康站在窗口,一動也不動,像一座雕像。大家看著他,想著紫薇,大家的紫薇,溫柔的紫薇,高貴的紫薇,可愛的紫薇,善解人意的紫薇……大家的心都痛得沒有力氣說話了。

就在這一片傷痛中,顧正突然來訪。一進門就喊:

“簫劍!紫薇姑娘的事,有點眉目了!”

爾康、小燕子、永琪、簫劍全部震動了。爾康急喊:

“找到了嗎?她在哪裡?”

“她好不好?有沒有受傷?”小燕子惶急的喊。

“不忙,不忙!我還沒有找到人,但是,我有一個朋友,曾老闆。這個洛陽城裡的花街柳巷,都是他的勢力範圍,我已經把紫薇姑娘失蹤的情形告訴了他,他馬上打聽了一下,據說,紫薇姑娘可能陷在一個名叫醉紅樓的地方……”

小燕子急急的問:

“那個‘花街’是哪條街?專門賣花的嗎?醉紅樓是個什麼樓……”

永琪急忙拉了小燕子一把。小燕子倏然醒覺,慌忙住口。

爾康眼神一痛,臉色如同白紙。永琪急呼:

“那還等什麼?我們趕快去找這個曾老闆吧!”

“是是是!我們快去……”小燕子跟著喊,就要衝出門去。

簫劍一拉永琪:

“那個地方,不是小燕子可以去的地方!你還是陪著小燕子,在這兒等消息,我和爾康去找!”

“我要去,我要去……”小燕子喊著。

“聽簫劍的,沒錯!”永琪拉住了小燕子。

爾康早已急步跟著顧正,出門去了。

紫薇被關在一間狹小的房間裡,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關了多久。晚餐的時候,曾經有個女人給她送了飯菜來,但是,她一口也沒有吃。她蜷縮在床上,驚恐的傾聽著。

房門一開,兩個大漢拿著鞭子走了進來。

“聽說你不吃東西,預備絕食,是不是?”一個大漢吼著。

紫薇一顫,無助的、徒勞的睜大眼睛,哀聲的說:

“請你們放了我!求求你!”

大漢手裡的鞭子,對著虛空一揮,發出“譁”的一聲響,紫薇一個驚跳。

“放了你?門都沒有?進來了,就認命吧!泵娘!我們老闆娘要知道,你想通了沒有?要不要好好的幹?”

紫薇拼命搖頭:

“這是不可能的……你們這樣把我抓來,實在太傷天害理了……”

唰的一聲,大漢一鞭子抽了過來。紫薇看不見,被打個正著,痛得縮成一團。

“這麼漂亮的小臉蛋,打花了不是可惜嗎?幹?還是不幹?”

紫薇痛得說不出話來,拼命搖頭。大漢的鞭子又抽了過來。紫薇滿床翻滾,鞭子唰唰唰的抽著。

“幹?還是不幹?”

紫薇蜷縮著身子,模索著,模到床的柱子。大漢撲了過來,唰的一聲,撕破了紫薇的衣服,嚷著:

“媽的!到了‘醉紅樓’,還裝什麼三貞九烈?”

紫薇扶著柱子,跳下地,站了起來。

“想逃嗎?你是瞎子,要逃到哪裡去?你就逃逃看……我讓你逃!”

紫薇痛喊:

“士……可……殺……不……可……辱!”就一頭撞在柱子上。

紫薇跌在地上,額頭上,立刻腫了一個大包。大漢大怒,把她拎了起來,看了看,沒什麼大礙,就把她摔在床上,大罵:

“撞頭?你敢撞頭?真他媽的尋死啊?你撞不死,我打死你……”

鞭子“唰”的一聲,又抽了過去。

正在這時,房門“砰”的一聲撞開了,老闆娘急促的喊著:

“不要打了,這……大水衝了龍王廟……嘿嘿……”

爾康簫劍早就衝進了房間,爾康一見這個情形,幾乎整個人都爆炸了。他大叫一聲,就飛撲過去,一拳一腳,兩個大漢立即震得飛跌出去。撞到牆的撞到牆,撞到桌子的撞到桌子,兩人重重的跌落在地。

紫薇不知道又發生了什麼,驚恐的把自己蜷成一團,用手護住胸前被拉破的衣服,渾身顫抖,爾康痛喊:

“紫薇!”

他撲到床前,去抱紫薇。紫薇已經神志不清,驚恐的一縮,恐懼的問:

“是誰?是誰?不許碰我……不許碰我……”

爾康眼睛一閉,真是萬箭鑽心,天崩地裂,心痛如絞。他啞聲的,急呼:

“是我!是爾康,是爾康呀!紫薇……我的聲音你聽不出來嗎?”

紫薇不敢相信,呆呆怔怔的,斷斷續續的說:

“爾康?爾康?不不!”她害怕極了,拼命往床裡縮去:“你騙我……騙我……我不要……不要……”

爾康月兌下自己的外衣,把紫薇包住,一把抱了起來,在她耳邊心碎的說:

“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

紫薇有了真實感了,頭一歪,倒在他懷裡,輕輕的吐出幾個字:

“是你……爾……康!”

簫劍看到紫薇弄成這樣,目眥盡裂,瞪著曾老闆和顧正,咬牙切齒的說:

“顧兄,我還要那個帶走紫薇的人!”

彼正也義憤填膺,一本正經的回答:

“簫劍!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交給我吧,我不會放過他的!”

爾康和簫劍,終於救回了紫薇。

馬車停在院子裡,爾康抱著紫薇下了車,走進客廳。小燕子像箭一樣,衝了過來,看到紫薇回來了,就驚喜的、痛悔的撲了過去,喊著:

“紫薇!紫薇……謝天謝地,你回來了,爾康他們把你找到了……我真對不起你,我是混蛋,我是大雜碎,我是豬!是狗!是神經病!你……流血了……我去拿藥箱……我去拿紫金活血丹,和白玉止痛散……”

爾康看著遍體鱗傷的紫薇,對小燕子更是有氣,抱著紫薇一退,慍怒的說:

“你離我們遠一點,再也不用你來管我們的事!你讓開!”

小燕子像被打了一棒,踉蹌後退,睜大了浸著淚水的眸子,痛楚的看著爾康。

永琪著急的上前,看看狼狽的紫薇,再看面如白紙的爾康,急促的說:

“爾康,人找了回來,你就不要生氣了!紫薇怎會弄成這樣?她被誰帶走了?被誰欺負了?我們趕快給她上藥,換衣服……小燕子!你去給紫薇找一身乾淨衣服,我去井邊提水,先給她清洗一下,檢查一下有多少傷口……”

爾康再一退,硬幫幫的說:

“不勞費心!你們都讓開,我自己會照顧她!”

爾康就抱著紫薇,走進臥房裡去了。

永琪一愣,半晌無語。然後,抬起頭來,看著簫劍。簫劍搖搖頭,沉痛的說:

“我們在一家妓院找到她,她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衣服也撕破了,頭上的傷口,是撞柱子撞的!還好,她拼死保住了她的清白!”

小燕子一聽,紫薇居然弄得這麼慘,就用手捂住嘴,眼淚不停的掉,語不成聲的說:

“妓院?老天啊!紫薇怎麼受得了?爾康永遠都不會原諒我,紫薇也不會原諒我,我自己也不會原諒我……”說著,就用雙手捶著自己腦袋:“我怎麼這樣糊塗?我除了闖禍,還會做什麼?還會做什麼……”

永琪急壞了,拼命去拉住她,說:

“不要這樣子!紫薇眼睛看不見,陷在妓院一定受了好多的委屈,好大的打擊,滿身都是傷口,這個時候,她會需要你的!你不要被爾康的態度給嚇住,爾康是太心痛,太難過了,才會這樣!你是紫薇的姐姐,不管爾康給你多大的難堪,你還是要去照顧她呀!”

“我算是什麼姐姐?我算是什麼狗屁姐姐?我把紫薇害得這麼慘!我該被亂刀砍死,被五馬分屍!紫薇……她一定恨死我,她再也不會要我這個姐姐了……”

簫劍看著這一切,深深震憾著,就走到窗前坐下,拿出自己的簫,吹了起來。

簫聲綿綿嫋嫋,有如天籟般響起,帶著無比平和的鎮定力量。

小燕子終於平靜下來了。

爾康抱著紫薇,走進房間,把她小心翼翼的放上床。他就坐在床沿上,拉開那件包著紫薇的外衣,想去察看她的傷勢。

紫薇一顫,迅速的用手拉緊了衣服。

爾康怔了怔,不敢刺激她,急忙拉開棉被,把她蓋住。他握住她的手,痛楚的、溫柔的、請求的說:

“紫薇,我必須給你檢查一下,我不知道你身上有多少傷?我們兩個,已經這樣好,這樣密不可分,我們的心靈,早已結合成一體,你還在乎讓我檢查嗎?給我看看,好不好?”

紫薇拉緊衣襟,拼命搖頭。

“好好!我不碰你,你不要緊張。可是,你頭上的傷口,一定要處理,我去提水,我去拿藥……只離開你一下下,好不好?”

紫薇緊緊的攥著他,不說話,也不放他走。爾康凝視著她,心中的痛楚,像潮水一樣洶湧,充塞在四肢百骸裡。他不知道要怎樣來表示心中的憐惜和悔恨,更不知道怎樣才能安慰她,才能治好她心靈和雙重的創傷?他俯子,把嘴唇貼在她的額頭上。就這樣熨貼著她,好久都沒有動。然後,他抬起頭來,悽苦的、仔細的看著她,低聲問:

“紫薇……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我答應過你,要保護你,要當你的眼睛,當你的柺杖,可是,我居然放掉了你的手……我一直怪小燕子,其實,我應該怪的是我自己!就算問路,我也應該牽著你的手去問,不該把你交給小燕子……我讓你在失明的無助和痛苦下,再飽受身心兩方面的摧殘……自從認識你以來,我為了你,幾度嚐到‘萬箭鑽心’的滋味,但是,都沒有這一次這樣強烈!我心痛自責到快要死掉了……紫薇,你還會原諒我嗎?”

一直沒有力氣反應的紫薇,聽了爾康這篇話,再也忍不住,淚珠滑下了眼角。

爾康用手指抹掉了那淚珠,也痛楚得無力說話了。

這時,小燕子悄悄的推開房門,躡手躡腳的走了進來。她手裡捧著一盆乾淨的水和帕子,匆匆的放在桌上,就悄悄的退出門去。

這小小的聲音,仍然讓紫薇驚動了,她側耳傾聽著。

房門又悄悄的推開,小燕子再度躡手躡腳的走進來,把醫藥箱放在桌上,藥膏藥瓶通通放上桌。然後,她紅著眼眶,飛快的掃了紫薇和爾康一眼,再退出門去。

紫薇吸了口氣,精神和心力都在慢慢的恢復。她緊握了爾康一下,終於開口了:

“爾康……”

“是!”爾康一振,慌忙應著。

“給我喝一口水!”

“是!”

爾康放開紫薇,奔到桌前,倒了一杯茶過來,扶著紫薇,看著她喝下去。

紫薇喝了水,似乎好多了,依偎在爾康懷裡,振作了一下自己,輕聲的說:

“還好,我沒有失身,我還是你的紫薇,乾乾淨淨的紫薇……我好怕我會保不住自己,好怕好怕……”

爾康一聽,更是心痛得一塌糊塗。

“我把你陷進這種地方,讓你受到這種屈辱,我真的……太難過了……”

紫薇再振作一下,就用手模索著爾康的臉,憐惜而深情的說:

“我……沒事了!你不要自責,不要痛苦了!今天發生的事,完全是個意外,我們每一個人,你、我、小燕子……都沒有準備好,如何適應有個盲人的生活。我們大家都在‘模索’,所以,才會有狀況發生!我承認,我嚇壞了!但是,現在,我又回到你的身邊,感覺到你握著我的手,聽到簫劍在吹簫,感覺到小燕子跑出跑進,知道我們又在一起了……我好幸福!有你們大家這樣愛著我,每次,都在我最危險的時候,把我救出來……我感動都來不及,怎麼會怪你呢?”

爾康聽到紫薇這樣一篇話,太激動了,悲喜交集:

“你說了這麼好話!而且說得這麼好,這麼體貼,這麼有條理!你怎麼不罵我怪我,責備我呢?我捱了罵,可能會舒服一點!你非但不罵我,你還安慰我!你……實在太好太好了!”

這時,小燕子又輕輕的推開門,捧了一個托盤進來,裡面放著熱騰騰的飯菜,她把托盤放在桌上,祈諒的雙手合十,對爾康拜了拜,指指飯菜,就轉身向外走。

紫薇聽著聲音,忍不住喊:

“小燕子?小燕子……是不是你?怎麼都不理我呢?”

小燕子站住了,回頭看紫薇,眼淚汪汪,怯怯的、小小聲的回答:

“是我……我給你送一點吃的東西來,你知道我不會燒菜,好難吃,你馬馬虎虎吃一點……我不吵你了……我走了……”說著,一面擦眼淚,一面往外走。

“小燕子!”紫薇喊:“你要去哪裡?我需要你幫忙呀!”

小燕子一聽,受寵若驚,喜出望外,乒乒乓乓的衝了過來,眼睛閃亮的喊著:

“是嗎?是嗎?紫薇,你要我幫忙?我沒有聽錯嗎……”

“怎麼會聽錯呢?”紫薇說:“我看不見,你不幫我,我怎麼辦呢?”

小燕子站在紫薇的床前,目不轉睛看著她,不相信的說:

“紫薇……你還認我?你還把我當姐姐?你還要我幫忙?”

“什麼‘認不認你’?”紫薇驚愕的說:“怎麼分開一下子,你說的話我都聽不懂!”

“我不配當你的姐姐呀!爾康把你交給我,就那麼一點點時間,我居然讓你被壞人搶走……我看到那個圍棋,就把什麼都忘了!我太壞了,壞得莫名其妙,壞得豈有此理,壞得亂七八糟,壞得不得了!你打我吧!”小燕子說著,就抓著紫薇的手,劈哩叭啦的打著自己:“如果你不要認我這個姐姐了,你就坦白告訴我……爾康說,以後我們大家分手,各走各的路……可是,我……我……我捨不得你們呀!”

紫薇抽回了自己的手,不肯打小燕子,驚喊:

“爾康!你為什麼要這樣說?為什麼要嚇小燕子?我們大家,不是一家人嗎?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

爾康看著這樣的紫薇,心裡充滿了感動,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低聲說:

“你不見了,我就語無倫次了!好……”他抬頭看著小燕子:“我收回那些話!不再怪你了,不再氣你了!”

小燕子聽到爾康這樣說,好感動,好感激,“哇”的一聲,又哭了。

紫薇就伸手,緊緊的握住了小燕子的手,喊道:

“傻瓜!我已經看不見了,如果你再跟我分手,誰來幫助我呢?誰來照顧我呢?我離不開你們每一個人啊!何況,拜把子是拜假的嗎?玉皇大帝和閻王老爺都看著我們呢!小燕子,不要再說傻話了,我們一起上過斷頭台,一起坐過監牢,一起幹下許多轟轟烈烈的事,一起逃出‘回憶城’……世界上,哪兒再找得到比我們更密切的姐妹呢?我們這種情誼,是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分裂和拆散的!你永遠是我的姐姐!你賴都賴不掉了!”

“紫薇!”

小燕子喊著,伸手一抱,兩個姑娘就緊擁在一起。

旁觀的爾康,喉嚨口哽著,眼睛溼漉漉。

半晌,紫薇推開了小燕子,啞啞的說:

“小燕子!跋快幫我找一身乾淨的衣服……我只要一想到,我在那個妓院裡呆了大半天,我就渾身發毛!我要好好的洗一個澡,才有心情吃東西!爾康,你把我弄丟了……罰你去給我燒洗澡水!”

爾康看到紫薇又活過來了,被她鼓舞著,感動的、有力的應道:

“是!”

“哪裡還輪得到爾康去燒洗澡水,永琪和簫劍已經燒了幾大桶!”小燕子嚷著:“爾康,你只要去提進來就是了!”

“是!”爾康再應著,這才含笑帶淚的出去提水。

“小燕子!你也要罰……”紫薇再說:“罰你幫我洗澡!”

小燕子笑了,屈了屈膝,一摔帕子,大聲應著:

“喳!奴婢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