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燕子在床上是躺不住的、沒有幾天,就下了床。書房也暫時不去了,規矩也不學了,她整天在漱芳齋裡轉來轉去。固為傷還沒好,是名符其實的:‘坐立不安”。何況,她心煩意亂,想的是紫薇,唸的是紫薇。腦子沒有片刻休息,看著窗外的天空,心裡癢癢的,真恨不得自己變成一隻真正的小燕子,飛呀飛的,就可以飛出那綠瓦紅牆。

這大,永琪和爾泰結伴而來。

“身上的傷好了沒有?還痛不痛?我上次送來的那個‘九毒化瘀膏”,對外傷有很神奇的效果,是傅六叔從苗疆帶回來的靈藥!用九種毒蟲子製造的,可以以毒攻毒,靈得不得了!你用了沒用?”永琪仔細的看小燕子,見她行動不便,臉色也依然蒼白,就關切的問。

“用了用了!”小燕子含含糊糊的點點頭。

爾泰看小燕子心不在焉;忍不住大聲說:

這個藥很名貴,很希奇的那!上次大阿哥問五阿哥要,五阿哥都捨不得給,你不要把它隨隨便便扔了!”

“我怎麼會把它扔了呢?用了就是用了嘛!”

永琪打量小燕子,著急起來:

“我看你就是沒用!要不然,怎麼走路這麼不靈活?真拿你沒辦法,傷在你身上,咱們又不能幫你上藥!如果你是男孩子,我早已把你按下來上藥了!”

永琪這句話一出口,小燕子想到“按下來上藥”的情景,蒼白的臉頰竟漾出一片紅暈。

永琪見十分男兒氣概的小燕子,忽然顯出女性的嬌羞,心裡不禁一陣激盪。想到自己那句話說得未免大造次了,臉上也是一紅。

爾泰看著二人的神情,心裡震動了,若有所覺。

同時,一股微妙的醋意,就從心底升起。受不了他們兩個眉來眼去,他大聲喊:

“好了好了!”他看永琪:“你不是信差嗎?信呢!”

永琪忙從懷裡掏出一封信來。

“什麼信!”小燕子又好奇,又驚訝,興奮起來:

“誰給我的信?是不是紫薇,趕快給我看!”

“紫薇說,你看完以後,一定要燒掉。不能留下來……”永琪說,忙著去關門關窗,察看小鄧子。小卓子等人有沒有把好風。

小燕子迫不及待,伸手一把搶過信,三下兩下的撕開信封,抽出信箋,一看。只見也是幾幅畫。

第一幅畫著一隻小鳥被關在籠子裡,一朵花兒在籠外關心的觀看。

第二幅畫著一隻小鳥在捱打,一朵花兒在流淚。

第三幅畫著小鳥飛出籠子,拉著小花在跳舞。

第四幅畫著小鳥兒戴著格格頭飾,小花笑嘻嘻的,隱入雲層,飄然而去。

小燕子看完了信,臉上頓時急得一陣紅,一陣白,激動的大叫起來:

“不行不行!紫薇不可以這樣待我!我就說嘛,她根本不瞭解狀況……我要怎麼樣才能讓她明白呢?

她還在生我的氣,你們都騙我,說她原諒我了,她根本沒有原諒我!她罵我!還要我永遠當格格,怎麼可能?我會憋死的!不行不行……”小燕子一面叫著,就一在椅子上坐下,這一坐,碰痛傷口,立刻跳起身子,大叫:“哎喲!哎喲!”

永琪爾泰,一邊一個,趕快攙扶住她,同時急聲喊:

“你慢一點呀,身上有傷,自己不知道嗎?坐,也得輕輕坐下去呀!”永琪喊。

“那個紅木椅子硬得不得了;你要坐/也得墊個墊子呀!”爾泰喊。

小燕子又咬牙,又跺腳,把兩人摔開:

“不要你們兩個來管我怎麼坐!”

“好好好!咱們不管,你就站著吧!”爾泰關心的伸過頭去:“你為什麼這樣激動?信裡寫什麼?你到底看懂沒有”‘“怎麼不懂?她寫得清清楚楚!我講給你聽!”

小燕子拿著信,就氣極敗壞的說:“她說:小燕子,你這個騙子,你這個混蛋!現在自作自受了,被關在籠子裡,飛也飛不出來,動也動不了,還被打得亂七八糟!你害我,現在老天爺幫我懲罰你,這都是你的報應!你想出宮來,再跟我一起笑,一起玩,那是做夢,門都腳沒有!你要當格格,我就讓你當一輩子,我不理你!我走了,再見!”

永琪和爾泰,、雙雙抽了一口冷氣。

“怎麼你的解釋,跟紫薇說的,完全不一樣?你字不認識,看畫總看得懂呀!她是這個意思?”

永琪問。““你誤會了,紫薇才不會寫這些!”爾泰跟著說。

小燕子把畫攤在他們面前,指著說:

“你們看!你們看,她就是罵我嗎!”

永琪把畫,看了一遍,嘆了口氣:

“我就幫你再譯一遍,她說,‘小燕子,我知道你現在好痛苦,關在皇宮裡,像坐監牢一樣!我好關心,也就是沒辦法進來看你!聽說你捱了打,我急得一直掉眼淚。小燕子,你一定要忍耐,千萬不要再闖禍!我相信,很快我們倆個就會見面的!見了面,你就會知道,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你!至於格格,你已經當了,就只好繼續當下去,高高興興的當下去!我不論走到那裡,都會笑著祝福你!”

小燕子聽得發呆了,瞪著眼睛看著永琪。

“她是這個意思嗎?真的嗎?”

“一點也不錯,就是這個意思!”,小燕子拿起那些畫,顛來倒去的看,又翻來覆去的看。

“我看不像!她還是氣我,還是罵我!她不信的說。

“你怎麼變得這麼悲觀?你仔細看看嘛!永琪生氣的喊,”“被皇阿瑪打了一頓,我對什麼都沒有信心了!”

小燕子拿著畫,滿屋子走來走去,忽然停在永琪和爾泰面前,噗通跪落地。拼命磕頭,喊著說:

“讓我出去見紫薇一面!你們想辦法讓我出去!

我給你們兩個磕頭!”

永琪和爾泰,慌忙去拉她。

‘“幹什麼嘛?你是格格,這樣跪在我們面前,給皇上看見了,你又要捱打了。怎麼都打不怕呢?”

爾泰喊。

永琪看著這樣的小燕子,驀然之間,下了決心,攙著小燕子,認真的說:

“好了好了!我豁出去了!避他呢!我答應你,你不要再急得五心煩躁了!我帶你出宮去!”

小燕子大喜,眼睛發亮,臉頰發光,整個人頓時精神起來。喘了口氣,她一疊連聲的,急如星火的叫了起來:”“什麼時候?今晚!好不好?要不然,你們商量來商量去,又不知道會拖到那一天?等會兒福大人和福晉不同意,又走不成!咱們乾脆不告訴他,說去就去!揀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晚!好不好!”

永琪一點頭,決定了。

“一不作二不休!就是今晚!讓明月裝成你,躺在床上裝睡,無論誰來,都說剛吃了藥睡著了!你化裝成小太監,跟我大大方方的出去,我讓小順子守在皇宮的邊門,幫我們開門。不過,我出去頂多一個時辰,就得溜回來!知道嗎?”

爾泰見兩人認真的樣子,急壞了,跳腳喊:

“你們瘋了嗎?如果被發現了怎麼辦?五阿哥,你也想挨一頓板子嗎?”

小燕子已經興奮得不得了,氣都喘不過來了:

“爾泰!你有一點冒險精神好不好?了不起是腦袋一顆,小命一條嘛!”

永琪重重的點頭,豪氣的接口:

“對,了不起是腦袋一顆,小命一條!”

爾泰又是嘆氣,又是跌腳:

“完了,你們兩個都失去理智了,這小燕子會發瘋,五阿哥,你怎麼也跟著瘋?小燕子剛剛捱過一頓打,你們居然沒有一個人會害怕!我跟你們說…”瞪大眼睛看兩人:“我只好……我只好……”

小燕子對爾泰一吼:

“你只好怎樣!”

爾泰一跺腳,昂頭挺胸,一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樣子,大聲應道:

“我只好‘捨命陪君子’!苞你們一起發瘋了!還不趕快把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小順子、小別子通通叫進來,共商大計!希望他們幾個靠得住!”

小燕子喜出望外,樂不可支。大叫:

“啊炳!所謂“生死之交’,就是咱們三個了!”

小燕子歡呼著,樂得忘形一跳,砰然一聲,坐在桌上。立即痛得滾下地來。

“哎喲!’’永琪和爾泰面面相覷。又是心痛,又是好笑,又是擔憂,又是緊張。

於是,這天晚上,小燕子又打扮成了一個小太監。穿著太監的衣裳,戴了一頂小帽子,帽簷拉得低低的,衣領拉得高高的,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坐在永琪那輛豪華的馬車上。永琪和爾泰坐在車裡,她和小順子、小別子坐在駕駛座上,兩個太監一邊一個半遮著她,為她護航。馬車踢踢踏踏來到宮門口。小燕子大氣都不敢出,像個小雕像。

侍衛看到是五阿哥和爾泰,幾乎連看都沒看,問都沒間,一切順利得不得了。馬車出了宮門,瀟瀟灑灑往前走去。

小燕子看到宮門終於被遠遠的拋在後面了。就發出“啊炳”一聲大喊,也不管馬車正在進行當中,她從座位上一躍而起,幾乎跳了三尺高,放聲大叫:

“出來了!出來了!我終於出來了!老天啊!紫薇啊!我出來了!”不禁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我出來了!我又是小燕子了……哈哈……”

車子直接到了福府。

別提福家有多麼震動,多麼慌亂了。福倫不敢罵五阿哥和小燕子,只能瞪著爾泰,氣極敗壞的說:

“爾泰,你們真是膽大包天,怎麼也不跟我們說一聲?這麼突如其來,讓我們措手不及!如果有個閃失,怎麼辦?”

爾泰嘆口氣:

“唉!沒辦法,五阿哥和還珠格格有命,我只能聽命!”

埃晉瞪著小燕子,嚇得臉色發白,一疊連聲問:

“宮裡有沒有安排好?萬一萬歲爺發現了怎麼辦?”

小燕子急急的說。

“你們不要擔心,也不要怪爾泰!爆裡都安排好了,現在明月躺在我床上……我是假格格,她是假格格的假格格……”

小燕子話說到一半,房門一開,紫薇和金瑣得到消息,兩個人跌跌撞撞的衝進房來。後面跟著爾康。

小燕子一看到紫薇,整個人就像被釘子釘住,站在那兒,動也不能動。

紫薇看到小燕子,腳下一軟,差點跌倒。金瑣緊緊的扶著她,眼光直勾勾的落在小燕子臉上,竟傻住了,站在那兒,也是動也不動。

爾康把房門關上,緊張的看著二人。

霎時間,房間裡鴉雀無聲,只有大家沉重的呼吸氣每個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小燕子和紫薇身上。

半晌,紫薇啞啞的開了口:

“小燕子,身上的傷,好了沒有?這樣出來,安全嗎?”

紫薇這樣一問;小燕子“哇”的一聲,痛哭失聲。接著,就一下子撲倒在紫薇面前,雙膝落地,雙手抱住了紫薇的腿。嘴裡痛喊著:

“紫薇,你罵我吧!你打我吧!你踢我,踹我,捶我,砍我,殺我……什麼都可以,就是別對我好,你再對我好,我真想一頭撞死!”

紫薇眼中,立刻充淚了,她伸手擦著小燕子的手,哽咽難言。金瑣拿著手絹,自己也哭得唏哩嘩啦,不知道要先給誰擦淚才好。

大家全體看呆了,各有各的心痛。

紫薇吸了吸鼻子,嚥著淚,柔聲說:

“我現在都明白了!到圍場那天,你受了傷,你也沒有辦法,身不由主嘛!總之,這是陰錯陽差,命中註定的安排,我已經認了,也不生氣了,不介意了。你也不要再怪自己了!”

小燕子急切的,拼命搖頭。哭著喊:

“你不懂,不完全是這樣的!其實我有好多機會可以說明白,我就是沒有說!起先,是膽子小,怕他們砍我的頭,皇阿瑪錯認了,我也不敢說明……可是,後來……皇阿瑪對我那麼好,他親手餵我吃藥,餵我喝水,我從來沒有這樣被人寵過,他又是皇上!

大家見著他,都磕頭下跪,可他卻把我捧在手心裡,那樣疼著……我就發暈了,犯糊塗了!”她仰頭看著紫薇,“紫薇,我該死!我真的該死!我搶了你的爹,佔據了你的位子!”

紫薇聽到小燕子敘述被乾隆寵愛的情形,心中一痛,淚就滑下面頰。顫聲問:

“他親手餵你吃藥!”

“是的!還那樣低聲下氣的跟我說話,令妃娘娘拼命要我喊皇阿瑪,一屋子的人跪在我面前喊:‘格格幹歲幹千歲!’我就是壞嘛!我就是貪心嘛!我可以說明白的,我就是不沒能說出口!當時,我想,我先當幾天‘格格’再還給你,過過有爹的痛,過過‘格格’的癮!只要幾天就好了!不知道一天天過去,事情越鬧越多,我就越陷越深了!”

紫薇嚥著淚,心痛已極的,沉浸在一個思想裡,對小燕子其他的告白,都沒怎麼聽進去,只是重覆的說著:”“他親手餵你吃藥?他親手餵你吃藥!”

小燕子呆了呆,看著紫薇,見紫薇神情恍惚,淚不可止,更加強烈的自責起來。

“對不起!紫薇,”對不起!我現在跪在你面前。

隨你怎麼罰我,怎麼罵我!我跟你發誓,我絕對不是要霸佔你的爹,不是要永遠當格格……”

“他真的親手餵你吃藥,”紫薇低頭看小燕子,再問。

“是的!”

紫薇眼睛一閉,長長一嘆。

“他如果親手餵我吃藥,我死也甘願!”

爾康看到紫薇這麼難過,再也按捺不住,一步上前,對紫薇心痛的說:

“紫薇,你要明白,當時小燕子病得糊里糊塗,皇上眼中的小燕子,是他流落在民間的女兒,所以對她充滿了心痛和憐惜。皇上雖然喂的是小燕子,其實,等於是你啊!如果沒有那一把摺扇,一張畫,小燕子已經被當成剌客給處決了!那還能得到皇上絲毫的憐惜呢?”

紫薇一震,抬眼看爾康,醒過來了。精神一振,如夢初醒的說:

“是啊!我在計較什麼呢?不管他喂的是誰,我都可以確定一點,皇上,他有一顆慈愛的心,他沒有賴帳,他認了我娘,認了女兒了!”說著,她就伸手拉著小礁子,熱情的說。“小燕子,在皇上面前,你就是我!你代我得到他的寵愛,代我擁有這個阿瑪,我感同身受!我們是結拜姐妹,當初,我發過誓,我說過,我們是患難扶持,歡樂與共的!我還說過,不論未來彼此的命運如何,遭遇如何,永遠不離不棄!

這些話,你不一定都瞭解。但是,它是一種真摯的誓言,很美很美的!那個誓言不是假的,那個結拜不是假的!你是我的姐姐,你姓了我的姓,所以,我還跟你計較什麼呢?我的爹,就是你的爹,他疼愛你,就等於疼愛我了!”

小燕子睜大眼睛,痴痴地看著紫薇,專心地傾聽,聽到最後,再也忍不住,伸手把紫薇緊緊一抱,激動的大喊:

“紫薇,紫薇!,我怎麼能冒充你呢?我充其量只是閻王面前的小表,你才是玉皇大帝身邊的仙女啊!

你放心!你爹永遠是你爹,我會還給你!我一定要還給你!”

紫薇便含淚一笑,伸手拉起小燕子,說:

“現在,只有半個時辰,你就得回宮了,時間真的好寶貴呀!你難道不想到我房裡去,跟我說一點‘悄悄話’嗎?”

小燕子眼睛發光了,抬眼看著大家:

“我可以嗎?”

埃倫早已被這兩個“格格”感動得鼻中酸楚,立刻一疊連聲的說: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不過…”爾康機警的接口:

“我知道,我會去安排,讓人守著門!”

兩個女孩便看了大家一眼,手拉手的奔出門去。

金瑣跟著,也急急的去了。

別提三個女孩,再度聚在一起,是多麼激動,多麼恍如隔世了。

房門才剛剛關上,小燕子就急急的從懷裡掏出幾串項鍊來,塞進紫薇手裡。再掏出幾個銀錠子、放在桌上;再掏出一些耳環首飾,往桌上堆去。

“我本來想再多拿一些東西出來,可是,我身上揣不下!這些給你,本來就應該是你的東西,皇阿瑪一下賜這個,一下賜那個,可是,我在宮裡出不來,這些東西用都用不著!你趕快拿去!”又從口袋裡翻出一個首飾來,看著金瑣說:“我這裡還有個好希奇的東西,是個金鑲玉的金瑣,當時,我看了就說,這是金瑣的名字嘛!我就幫你留下了!她追著金瑣,塞進金瑣手裡:“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很希奇?”

金瑣忙著把床上的一床被子,摺疊著搬到一張椅子上去墊著。躲著小燕子。

“我不要,你給小姐好了!”金瑣面無表情的說,對小燕子,她有一肚子的氣。

紫薇把把手裡的珠珠串串放下,喊:

“金瑣!不要這樣,好不容易才見到小燕子,再要見面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你還有時間在這兒鬧脾氣?”

金瑣袖子一抹,拭去了滾出的淚珠。對小燕子福了一福。接過鎖片。

“謝‘還珠格格’賞賜!”

小燕子一呆,受不了了,抓著金瑣喊:

“金瑣,你要我怎樣做,你才會原諒我呢?”

“我原不原諒你,有什麼關係呢?我不過是個丫頭!

只要小姐原諒了你,我就什麼話都沒有!小姐很多話都不會說,可是,這些日子以來,掉的眼淚比她一生掉的都多!她沒有認到爹,她不心痛,我總可以代她心痛吧!”金瑣氣呼呼的。

“我知道錯了,錯了嘛!可我現在怎麼辦嘛?”小燕子臉色悽楚,痛苦的喊。

金瑣已經把椅子墊好了,就把小燕子拉到椅子前面去。

“椅子墊了這麼厚的棉被,應該可以坐了!呆會兒,你把衣服退了,房裡只有我們,不必害臊,讓我幫你看看,到底傷成怎樣?我這兒還有柳青給我的半盒‘跌打損傷膏”,我給你擦一擦!好歹有些用!”

小燕子眨巴眼睛,眼淚一掉,把金瑣一抱,痛喊出聲,。

“金瑣!你嘴裡罵我,你心裡還是對我這麼好!”

金瑣眼淚落下,和小燕子相擁片刻,金瑣便推開小燕子,說:

“我知道小姐有一肚子的話要跟你說,我不打擾你們,我去給你們兩個沏一壺熱茶來!”便匆匆的去沏茶了。

紫薇過來,把小燕子按進椅子裡,盯著她的眼睛,急促的說:

“小燕子,你好好的聽我說,我們的時間不多,你一定要仔細聽我!並且照我吩咐的去做,算是你欠我的!”

“好!我聽你!”小燕子神色一凜。

“聽著!你要勇敢,你要負起責任,已經做了的事情,只有硬著頭皮做到底,你懂不懂?”紫薇嚴重的問。

“我不懂!我已經後悔得不得了,我也做不好格格,惹得皇阿瑪生氣,皇后生氣,紀師傅生氣,一大堆人跟我生氣……我常想,如果是你,大家肯定都會喜歡你。你什麼都會,我什麼都不會,紫薇,我跟你說,我是真心真意要把格格還給你!我現在只想月兌身,我最捨不得的;還是皇阿瑪!他雖然打了我,可我不恨他,想到跟他分開,我就會好難過!”

紫薇拼命搖頭:

“你不會跟他分開,因為你已經是格格了;再也別說要把格格位子還給我這種話,事到如今,你還不起了!現在,皇上已經把你當成女兒,那麼深刻的愛了你,如果他知道你騙了他,他會多麼痛心和失望呢?你造成了這種局面,就再也不能反悔了!皇上,他是我的爹呀!我聽了你的敘述,對他真是又崇拜,又喜歡!如果你覺得你已經傷害了我,就不要再傷害我爹!如果你把真相告訴了皇上,讓他傷心,我會恨死你!我真的會……”她用力的說:“恨死你!”

小燕子目瞪口呆,睜大眼睛看著紫薇。

紫薇誠摯的,掏自肺腑的繼續說:

“小燕子,不要一錯再錯了!我跟你發誓,我雖然因為沒有認到爹而心痛,可是,我現在沒有一點點恨你!我們還是好姐妹!”聽到你在宮裡的一些事情,我也跟著忽悲忽喜,聽你跟那些規矩挑戰,我也以你為榮!現在,有一大群人的生命握在你的手裡,這些人。

碰巧也是我最在乎的人!像是福家的每一個人……”

她想著爾康,那她心之所繫,情之所鍾阿!“像是五阿哥!你不能傷害他,如果傷害了,你就是再害我一次,你不如干脆拿把刀把我給殺了!”

“你確定嗎?你不要我說?那麼,你就永遠做不成格格,認不了爹了!”小燕子臉色蒼白的盯著紫薇。

紫薇鄭重的點頭:

“我確定!我不要你說,只要你努力去做一個好格格!讓我爹高興,讓幫助我們的人,不會因為我而遭殃,這就是我的幸福和快樂了!”

“可是··:…可是……”

紫薇蹲一子,把小燕子的雙手緊緊的握在自己手中。

、……“不要‘可是可是,了。我知道,這個“格格’你當得也很辛苦,很痛苦!但是,為了我,只好請你勉為其難的當下去了!”

“為了你?我不懂,我不懂……’’紫薇含淚而笑:

“傻瓜!我們拜過玉皇大帝,拜過閻王老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如果你掉了腦袋,我也活不成的!但是,你當了格格,榮華富貴都有了,總有一天,我也會跟著享福的!瞧,你這不是給我送東西來了嗎?我還可以把這些銀子,送去給大雜院裡的人用,連柳青柳紅,都會沾光的!這樣有什麼不好?為什麼一定要冒險去丟腦袋呢?”

小燕子凝視著紫薇,眼睛睜得圓圓的,對紫薇真是心服口眼,雖然覺得繼續當格格仍有許多難處,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小燕子完全不知道,就在她和紫薇難解難分的時候,漱芳齋已經出了問題。

這晚,小燕子喬裝出門去,漱芳齋裡的幾個宮女太監全都慌了手腳。小鄧子、小卓子兩人像熱鍋上的螞蟻,小鄧子守在門口,目不轉睛的對外看,小卓子滿房間走個不停,雙手閻在胸前,一會兒拜天,一會兒拜地。嘴裡哺哺的說著:

“阿彌陀佛,觀世音救苦救難菩薩,保佑格格早點回來,保佑我們幾個多活兩年……·南無阿彌陀佛……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臥室裡,明月躺在床上,棉被一直蓋到下巴,睜著一對驚慌的大眼,不停的四望著。彩霞魂不守舍的站在床邊,伸著頭直看外面。

“什麼時辰了?怎麼還不回來!”明月爬起身來。

彩霞一把將明月按回床上,緊張兮兮的喊。

“躺著別動!榜格再三囑咐,除非她回來,你就不能吭聲!你忘了嗎?躺好!躺好!不要一直爬起來,弄得我好緊張!”

“我躺得渾身盾汗了……哇!到底還要多久呢?

榜格啊!主子啊……求求你快點回來啊…”明月咕嚕著。

彩霞忍不住,伸頭對外喊:

“小鄧子!小卓子!你們在不在外面?”

小鄧子、小卓子緊緊張張跑進來。

“你們兩個幹嘛?大呼小叫的?不怕把人引來嗎?

我們不在外面,難道在裡面嗎?不要說話!”

“咱們把燈通通吹掉好不好?這樣,有人要來,一看燈都滅了,肯定都睡了,就不會進來了。小卓子害怕的說。

明月立刻贊同:

“好好好!把燈都給吹了,黑呼呼的,就沒人看出我是假的了!”

小鄧子在小卓子腦袋上狠敲了一下:

“說你笨嘛!你真笨!平常,這漱芳齋總是維持有個亮,整夜燈都不滅的,你忽然把燈滅了,不是告訴大家,咱們這兒有問題嗎?走走走!我們還是到外面守著。”

小鄧子說著,和小卓子又緊緊張張跑出去。到了大廳,小鄧子站在大廳門口,對外張望。忽然驚呼:

“有好多燈籠過來了!”

小卓子衝到門口去,對著燈籠拜。

“格格!回來就回來吧,悄悄溜回來就好了,幹嘛弄一大堆燈籠啊!”

來人慢慢走近,燈籠照射,如同白晝。小卓子大叫:

“我的天呀!是萬歲爺!”

小鄧子大駭,“崩咯”一聲跪落地,顫抖著大叫:

、“皇上駕到!令妃娘娘駕到!”

乾隆這晚,無巧不巧,一時心血來潮,帶著令妃和宮女太監們,來探視小燕子。一走進大廳,就覺得有些怪異。小鄧子、小卓子像掉了魂,跪在地上直髮抖。

乾隆四下張望,沒看到小燕子的人影。

“你們的主子呢?’小鄧子抖得牙齒打顫,臉色慘白:

“啟辜皇上,啟稟娘娘,格格已經睡了…”令妃驚愕:“睡了?這麼早怎麼會睡了呢?是不是又病了?”

乾隆看兩個太監神色不對,心裡一急,就徑自往臥室裡走去:

“朕看看她去!”

明月和彩霞聽到外面的喊聲,早已嚇得魂不附體,這時,聽到乾隆居然進房來了,明月呼嚕一聲,就用棉被把自己連頭帶腦矇住。混身發抖,抖得整個床“咯吱咯吱”響。

彩霞臉色慘白,噗通一跪,抖得語不成聲:

“皇上……吉……吉祥……娘娘…吉……吉……祥……。”

令妃奇怪極了,擔心極了,急問:

“怎麼了?你們個個臉色慘白,渾身發抖?是不是格格病得很厲害?怎麼不報?”

乾隆包急,大步走向床邊,只見棉被蓋得密不透風,棉被裡的身子抖得連床都一起晃動,不禁大驚。

就喊著說:

“小燕子!你這是怎麼了?身子不舒服,有沒有宣太醫?怎麼抖成這樣?趕快給朕瞧瞧!”

彩霞慌成一團,趕快爬行到床邊,用手緊緊壓著明月的棉被:

“…格格不許瞧……”

乾隆又驚又疑:

“不許瞧?又犯老毛病了?”就拍拍棉被:“為什麼又把自己蒙起來?這次是誰惹你了?怎麼每次心裡不痛快,就把自己蒙起來?出來!”

明月在棉被裡含含糊糊的哼哼著。

““不……不……不出來!”

乾隆生氣,著急,喊道:

“出來!朕命令你出來!”

明月死命扯住棉被:

“不…不……不出來!”

令妃就說:

“皇上別急,格格又鬧小孩脾氣了!我來問問她!”她走上前去,伸手按住棉被,立即心驚肉跳,驚呼:‘“不得了!抖成這樣,一定病得不輕,不能由著她,趕快看看是怎麼了,趕快宣大醫!”一面說著,一面用力掀開了棉被。

明月從床上滾落到床下,整個人抖成一團,匍匐於地,顫聲說:

“奴婢…該……該……該死”乾隆大驚,眼睛瞪得像銅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