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一切都照計劃進行。

小燕子沒有耽擱,第二天一早,就到了令妃面前,對著令妃就跪下磕頭。

“娘娘!我有事情要求你幫忙!”

“幹嘛行這麼大的禮?趕快起來!”令妃驚愕的說。

臘梅冬雪就去攙扶小燕子。

“不起來!不起來!等娘娘答應了我,我才要起來!”

“什麼事情那麼嚴重?”

“對娘娘來說,是一件小事!我想增加兩個宮女!”

“你還要兩個宮女?難道明月彩霞侍候得不好嗎”令妃不解,困惑著。

“不是!她們兩個好極了,只是我還想要兩個。”

“再要兩個人也不難,只是你一個人,需要那麼多人侍候嗎?”

“其實,不是侍候,是解悶!這兩個人如果進了宮,我就不會每天鬧著要出宮了!娘娘也可以少操一點心!”

令妃大驚:

“難道,你還有指定的人選不成?難道……還要從宮外弄進來不成?”

小燕子就從地上站起,走過去,摟住了令妃的肩。

“娘娘!算你寵我一次!我知道,您心裡疼我,每次有好吃的,好用的,你總是送給我!皇后娘娘罵我的時候,總是您幫我說話,我將來一定會報答您的!您寵我就寵到底吧!把這兩個宮女賜給我吧!”

令妃聽得糊里糊塗。

“哪兩個呢”“她們一個叫紫薇,一個叫金瑣!現在都在福倫大人家裡當差!”

“福倫?又是他們家?”令妃審視小燕子:“你跟他們家走得真近!”

“那兩個丫頭真是好得不得了,跟我投緣得不得了,簡直像我的姐妹一樣!她們進了宮,我也不需要宮裡發月傣錢給她們,皇阿瑪賜我的銀子,我還沒有用完,我自己付月俸!只要您允許她們進宮!”

令妃凝視小燕子,十分疑惑。

“好!這件事我放在心上了,等我考慮幾天再說!”

小燕子急死了。

“娘娘,不用考慮了!我那個漱芳齋,每天的飯菜都吃不下,多兩個人吃飯,一點問題都沒有!”

“那也不能說是風,就是雨,要怎麼辦,就怎麼辦!總得讓我想想!”,小燕子再急,也無可奈何了,只好等令妃考慮。

令妃並沒有考慮太久,找來了福晉,她仔細的問了問,福晉早已和大家套好了詞,說得頭頭是道。令妃這才恍然大悟:

“你說,那兩個姑娘是還珠格格的結拜姐妹?”

“是啊!當時,還珠格格剛進宮,見著爾泰,她就托爾泰去照顧這兩個姑娘!爾泰那會做這些事呢?

我就跑了一趟,誰知這兩個姑娘,長得玲攏剔透,乾乾淨淨,我一看就喜歡,乾脆接到家裡來,讓她們幫忙做做家事。這樣,還珠格格想她們的時候,來我家就見著了!”

“原來如此啊!這孩子,怎麼也不跟我明說呢?

那麼,上次格格偷溜出宮,也是要見她們兩個嗎?’“不錯!三個姑娘,感情好得不得了廠令妃沉吟:

“依你看,她們進宮來當宮女,有沒有什麼不妥呢?”

埃晉看著令妃,誠懇的說:

“還珠格格現在是皇上面前的小紅人,這也是你處理得當的結果!說真的,不定那一天,我們會需要她的支持!讓她高興,又有什麼不好呢?宮裡又不在乎多兩個人。至於這兩個姑娘的人品,我可以擔保!”

令妃眼睛一亮:

“是啊!還是姐姐您想得周到,那麼,就這麼決定了吧!餅兩天,你就讓她們進宮來吧!”

真是順利得出乎意料。本來,在宮中,尊貴如令妃,要安排兩個宮女進宮,根本就是小事一件。

紫薇進宮的前一晚,爾康真是矛盾極了,擔心極了。離愁依依,乾絲萬縷。對紫薇,有說不完的話:

“紫薇,這次把你送進宮,實在是無可奈何的一條路,我千思萬想,只有冒這個險,才能讓每個人都各得其所!可是,在我心裡,真巴不得你再也不要離開我!那道宮牆,雖然只是一道牆,感覺上,有些像銅牆鐵壁!我還真不放心你,不捨得你!明天你進了宮,我會一直擔心下去,還不知道要擔心到那一天為止?你還沒進宮,我已經有些後悔了!不知道這步棋到底是對,還是不對?你答應我,千萬千萬,要小心謹慎啊!”

紫薇不住點頭,凝視著爾康。

“你放心,我不是小燕子,我會非常小心,非常謹慎的!我知道你作這樣的安排,有多麼矛盾!我也知道,你為我想得多麼深入!你明白我心底對皇上的渴望,你也明白,我在你家這樣住下去,妾身不明,非長久之計!現在安排我進宮,解決了我處境的尷尬,又給未來鋪下了一條相聚的路,你真是用心良苦!如果我不瞭解你這種種用心,我也不會聽你安排了!”

爾康聽得又是激動,又是感動,又是心醉,又是心碎。

“有時,真恨自己生在公侯之家,弄得身不由己!

那天,在幽幽谷見到你,我應該把你抱上馬,就這樣策馬而去,再也不要回來!”

“如果那樣,你就不是有擔當,有責任感的福爾康了!”

爾康深深的盯著她。

“你進了宮,我們見面就不像現在這麼容易,但是,我還是會進宮來跟你見面!你隨時要跟五阿哥聯絡,每天都要讓我知道你的情形!”

紫薇拼命點頭,眼中已有淚光。

“在宮裡,不比外邊,你又只是一個宮女,不像小燕子有“格格”身份撐腰,你的一舉一動,都要留神。對皇上,也不要太心急,更不要親情發作,就不能自己!你一定要有個數,他心底,已經先入為主的認了小燕子!”

“我知道,我都知道!”

“萬一在宮裡住不下去,告訴五阿哥,我們就接你出來,千萬不要勉強!”

“我知道,我都知道!”

爾康深深切切的看著她;恨不得用眼光將她緊緊鎖住。

“記住!今天的小別,是為了以後的天長地久。”

紫薇又拼命點頭。

“那麼,你還有話要跟我說嗎?”爾康不捨已極的看著她。

“珍重!”

爾康心頭一熱。

“就這麼兩個字?”期待的問:“還有沒有別的呢?”

紫薇就走到桌前坐下,開始撫琴。她一面撥出叮叮咚咚的音符,一面凝視著爾康,婉轉的唱著:

“聚也不容易,散也不容易,聚散兩依依,今夕知何夕!

見也不容易,別也不容易,寧可相思苦,怕作浮萍聚!

走也不容易,留也不容易,心有千千結,個個為君系!

醒也不容易,醉也不容易,今宵離別後,還請長相憶!

紫薇唱完,眼光幽幽柔柔的看著爾康。

爾康神魂俱醉,痴倒在紫薇的眼神歌聲裡。

於是,這一天,福晉領著紫薇、金瑣,進了宮,直接來到令妃面前。

小燕子早就等在令妃旁邊,用熱切的眸子,盯著紫薇。興奮得不得了。

“娘娘!我把紫薇和金瑣帶來了!”福晉說。

紫薇和金瑣雙雙跪下磕頭。

“奴婢紫薇叩見令妃娘娘!娘娘千歲千千歲!”

“奴婢金瑣叩見令妃娘娘!娘娘千歲千千歲!”金瑣也跟著磕頭。

“抬起頭來!傍我瞧瞧!”令妃說。

紫薇和金瑣便雙雙抬頭。

令妃走到兩人面前,仔細的打量二人。心裡有些驚訝,不能不讚美:

“喲!長得真是不錯!白自淨淨,清清秀秀的!”

便問紫薇:“幾歲啦?”

“奴婢十八歲!”

“我十七!”金瑣急忙跟著答。

“沒問你,不用答話!”令妃笑著說。

“是!我知道了!”金瑣急忙回答。

“好了,這‘我呀我的’毛病,慢慢再改吧!苞了還珠秸格,我想,這規矩就難教了。不過,格格得到皇上特許,可以不苛求‘規矩’,你們兩個,就不一樣了!這些宮中的禮儀規範,還是要遵守的!如果出了差錯,別人會說我令妃,怎麼讓你們兩個進宮的!知道嗎?”

紫薇急忙磕頭說:

“奴婢謝娘娘指點!一定遵守規矩,不讓娘娘為難!”

令妃一怔,忍不住再看了紫薇一眼。

小燕子站在一邊;早已忍耐不住,上前對令妃急急的說。

“我可不可以帶她們回漱芳齋了?”

“你急什麼?我話還沒有說完呢!”令妃又對兩人叮囑:“你們兩個,是靠著還珠格格的面子進宮來的,沒有受過正式的宮女訓練,自己要機警一點,要知道分寸!就算在漱芳齋裡,也不可以和格格沒上沒下!

爆裡地方大,除了漱芳齋,別的地方不要亂走亂逛!

出了漏子,可沒有人給你們收拾!”

紫薇又磕頭,說:

“奴婢謹遵娘娘教誨!一定會自我約束,謹守本分,不敢逾矩!”

令妃又看了紫薇一眼,覺得此女說話不俗,有點納悶。

小燕子已經急得不得了。

“娘娘!您說完沒有?其他的規矩,我會慢慢的教她們!”

令妃睜大眼睛,失笑的說:“你教?那你還是別教的好!”

正說著,外面忽然傳來太監的大聲通報:

“皇上駕到!”

紫薇一聽到這四個字,腦中頓時轟的一響,整個人就驚得一顫。皇上?皇上?她才進宮,居然馬上可以見到皇上?天啊“她的心擂鼓似的在胸腔裡敲擊,臉色頓時發白,眼睛直了。皇上來了,乾隆來了,那一國之君,萬人之上,她從未謀面的親爹啊!她簡直不能呼吸了,跪在那兒動也不敢動。

乾隆大步走進。一屋子的人請安的請安,拜倒的拜倒。

令妃和福晉急忙迎過去。

“皇上,怎麼這會兒有時間過來?”令妃問。

乾隆心情良好,大笑說:

“哈哈!今天真高興,緬甸的問題解決了!他們居然派了使者,要來講和!可見咱們大清朝,還是威名赫赫!幾位大將,都不含糊!”這才看到福晉,笑著說:“喲!這兒有客!”

埃晉早已福了下去:

“臣妾參見皇上!”

乾隆對福晉點點頭,和顏悅色的說:

“朕剛剛還獎勵福倫了一番!你家的爾康爾泰,越來越有出息了,你的相夫教子,功不可沒!”他一轉眼,看到小燕子,更樂了,對小燕子招手說:“過來!餅來!許你不學規矩,你見了皇阿瑪,還是應該主動招呼一聲,怎麼這樣傻傻的?”

小燕子看到乾隆進門,就和紫薇一樣,興奮得發呆了。一雙眼睛,不停的看乾隆,又不停的看紫薇,恨不得衝上前去,拉著乾隆大喊,、:看啊看啊卜那才是你的女兒啊!跋快認清楚啊,那才是你真正的還珠格格啊……”可是,她什麼話都不能說,拼命憋著,看來看去,心情緊張,魂不守舍。這時,聽到乾隆點名召喚,才急忙請安,說道:

“皇阿瑪吉祥!”

乾隆對小燕子笑著說:

“哈哈!你是金口啊!居然給你說中了!你說,國家會越來越強盛的,果然不錯!‘國有乾隆、谷不生蟲’也有點道理!炳哈!”

乾隆忽然看到跪在地上的紫薇金瑣,一怔,就仔細的看了看。紫薇接觸到乾隆的眼光,心裡崩咚崩咚跳,心臟幾乎從嘴裡跳了出來。她知道應該低頭,就是無法移開視線。天啊!他多麼英俊,多麼高大,多麼神氣啊!她心裡想著,身子僵著。乾隆看了一會兒,覺得眼生,便不在意的揮手說:

“起來!起來!不要每個人看到朕,就跪著忘記起身!”

紫薇再度一顫,看到乾隆苞自己說話,連呼吸都幾乎停止了,臉色蒼白得厲害。

在一邊的福晉,急得要命,趕快走過去,輕輕一碰紫薇:

“皇上要你們起來,就趕快謝恩起來呀!”

紫薇這才震動的覺醒。抖著聲音磕下頭去。

“謝皇上恩典!”

金瑣也跟著說了一句,兩人站了起來。紫薇心情太激動了,又在久跪之後,腳下一軟,差點跌倒。金瑣急忙扶住,一聲“小姐”幾乎月兌口而出,幸好及時嚥住了。

乾隆覺得兩人有點奇怪,詫異的再看了她們一眼。

令妃就說:

“這是新來的兩個宮女,我撥給小燕子用了!”

乾隆聽說是宮女,毫無興趣。

“哦!”轉頭看小燕子:“你今天是怎麼啦?平常話多得很,今天怎麼如此安靜?”

小燕子一驚,慌忙振作了一下,沒話找話,對乾隆說:“皇阿瑪,‘麵店’的問題解決了,‘生薑’的麻煩是不是也沒有了?”

乾隆怔了怔,半天才醒悟,大笑說:

“是!‘麵店’的問題解決了,‘生薑’的麻煩也會過去!”拍拍小燕子的肩膀,立即一瞪眼:“什麼‘麵店’‘生薑’,還‘麻油’呢!明天去跟紀師傅說,皇阿瑪要你把邊疆問題,弄弄清楚!”

小燕子著急,提到紀師傅就頭大,說:

“‘生薑’都還沒鬧明白,你還要我學‘邊姜’!

‘邊姜’是個什麼姜,我怎麼弄得清楚嘛!明天我可不可以不上課?因為,我……看紫薇,突然把紫薇推到乾隆面前,冒出一句:“這是紫薇!”又指指金瑣:“那是金瑣!”

乾隆覺得莫名其妙,再看了兩人一眼,心不在焉的說:

“好好,你們不必一直杵在這兒,下去吧!”

紫薇的心,驀的一沉,好生失望。臉色就一片惘然,眼神中一片落寞。

小燕子急忙對乾隆屈了屈膝,嚷著說:

“謝謝皇阿瑪!我帶她們先去漱芳齋,等會兒再來侍候您!”

小燕子一拉紫薇,紫薇便對乾隆埃了一福,跟著小燕子,失魂落魄的出去了。金瑣依樣葫蘆的福了一福,也跟著出去了。

埃晉這才暗暗的呼出一口氣。被這一幕父女相見,弄得緊張死了。

從“延禧宮”出來,紫薇失神落魄,小燕子神魂未定,金瑣卻興奮不已。“我見著皇上了耶!真的是皇上!他看起來好年輕,好威風啊!他脾氣挺好的樣子,一直笑!”金瑣低低的,不敢相信的說。

“你沒看到他發脾氣的時候,只要喉嚨裡哼那麼一聲,一屋子孫的人都會嚇掉魂,噗通噗通全跪一地!”

小燕子說。

金瑣陷在自己的震撼裡:

“當皇上好神氣呀!”她轉頭看小燕子,羨慕的:

“你也很過癮嘛!皇上對你那麼好,你說那個‘生薑’的時候,他笑得好高興!”忽然發現紫薇的失魂落魄,急忙對紫薇說:“小姐,你不要難過,他等於還沒發現你呢!”

小燕子也急忙對紫薇說:

“今天才是你第一天進宮,想不到皇阿瑪會突然進來,你一點準備都沒有,當然沒辦法引起皇阿瑪的注意,你千萬不要洩氣,日子還長呢!”

紫薇眼中含淚,輕輕的說:

“我沒有洩氣、也沒有難過,只是……忽然發現自己的親爹站在那兒,高大,挺拔,威武,神氣……

我覺得心裡像是燒滾的油鍋一樣,整顆心都快從嘴裡掉出來了。我那麼激動,但是,他幾乎沒有正眼看我!”

“小姐,你別急呀!小燕子說得對,日子還長著呢!咱們慢慢等機會嘛!”

紫薇忽然回過神來,驚覺的說:

“金瑣!小心!你如果不改稱呼,我們遲早會出問題的!”

金瑣被提醒了,急忙收收神:

“我忘了!以後一定注意,絕對不再出錯!”就對小燕子屈屈膝:“格格請走前面,奴婢後面跟著!”

小燕子看了紫薇一眼,心中漲滿了喜悅,實在沒有辦法讓紫薇跟在自己身後做“奴婢”,又見紫薇若有所失,便跑過去,一把挽住紫薇的胳臂,熱情的說:

“紫薇!你振作一點!不要失望!現在,我們兩個又在一起了,多好呀!想想看,幾個月以前,我們還什麼門路都沒有,像大頭蒼蠅一樣到處亂飛,不知道要怎樣才能見著皇上!現在,我們兩個都進了宮,而且……”

紫薇被小燕子振作了,深吸口氣,接口說:

“而且,我已經見著了皇上!這才是我進宮的第一天,我居然就見著了他!”說著說著,就喜不自勝了。

小燕子因紫薇的高興而高興,跳跳蹦蹦的走著,說著:

“是啊是啊!我們已經很不容易了!這就像五阿哥說的,山路走完了有水,柳樹落了又有花……”

紫薇笑著更正。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對對對!就是這兩句話!”拍著紫薇的肩,又笑又興奮:“我們已經走完山路,現在走水路了!你還有什麼不開心呢?開心起來!知道不知道?”

紫薇心情已經好轉,被小燕子引得興奮起來,應道:

“是!榜格!奴婢遵命!”

“你敢這樣叫我……我呵你癢哦!”小燕子笑著喊。

紫薇機警四望,咳了一聲:“格格,請走好!”

小燕子趕緊收斂,放眼四望。

容嬤嬤站在迴廊下,正對三人陰沉而好奇的凝視著。

小燕子笑容僵了,拉了紫薇一下“我們繞路走吧!別惹這個老巫婆!”小燕子低聲說。

紫薇覺得有點不對,眼光順著小燕子的眼光看去,和容嬤嬤冷冽的眼神一接,不知怎的,竟機伶伶的打了個寒戰。

小燕子帶著紫薇和金瑣,走進漱芳齋,就興奮的大喊:

“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通通過來!通通過來!”

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立刻奔了過來,屈膝的屈膝,哈腰的哈腰。

“格格吉祥!”

“我要給你們大家介紹兩個人!”小燕子喊著,就一手拉紫薇,一手拉金瑣,對四人說:“這是紫薇,這是金瑣!對宮裡的人來說,她們兩個是我這兒新來的宮女,實際上,她們兩個是我的結拜姐妹!”

紫薇嚇了一跳,看著小燕子:

“格格!怎麼這樣說?”

小燕子對紫薇一笑。

“如果我們在漱芳齋裡,還要避這個避那個,我們就活不下去了!你放心,他們四個,已經是我的心月復了,就像五阿哥的小別子和小順子,大家是一條心,一條命!他們不會出賣我!”就看四人,問:“是不是?”

四個人異口同聲,有力的回答:

“是!”

小燕子又繼續交待:

“紫薇和金瑣,名義上是我的宮女,那是沒辦法的事,因為我要她們進宮,只能這樣安排,你們給我咬緊牙根,不要胡說八道,知道嗎?如果有刀擱在你們脖子上,逼你們說,那怎麼樣?”

四個人都抬頭挺胸,豪氣干雲的嚷:

“要頭一顆,要命一條!”

紫薇和金瑣看傻了……

“既然她們是我的姐妹,那麼,是你們的什麼?”

小燕子再問。

“是主子!”四個人回答。

小燕子笑了起來:

“什麼主子?教也教不會!大家是一家人!知道嗎?一家人!你們怎麼待我,就要怎麼待她們兩個,誰對她們不禮貌,就是對我不禮貌,知道嗎?”

“知道了!”大家又高聲回答。

小鄧子眼光在紫薇和金瑣臉上看來看去,恍然大悟,說:

“這就是那兩位‘天仙’姑娘嘛!咱們都明白了,上次在茅屋前面,格格要咱們找的那兩個天仙,就是她們。沒想到,‘天仙’也來漱芳齋!咱們的‘家’,就越來越大了!”

“說得好!小鄧子有賞!”小燕子興高采烈。

四人就趕快上前,對紫薇金瑣拜了下去。

“奴才。奴婢叩見大仙姑娘!”

紫薇慌忙拉起明月、金瑣就拉起彩霞。

“千萬不要這樣稱呼,更不能對我們拜來拜去!”

紫薇急忙說:“我是紫薇,那是金瑣,以後,大家都稱呼名字,免得讓別人疑心!”回頭對金瑣說:“金瑣!咱們帶來的東西呢?”

金瑣打開一個隨身的小包袱,紫薇拿了兩件首飾,兩個錢袋,過來分給四人。

“一點見面禮,請大家收了!”

金瑣笑著對四人說:

“別小看那個錢袋,是咱們小姐親手做的,這些首飾,也是小姐自己戴過的東西!既然在這漱芳齋裡,不用避諱,那麼,我就得告訴你們,紫薇名義上是我的結拜姐妹,事實上,是我的主子!”

四人拿著禮物,又驚又喜,看到紫薇氣度不凡,不禁油然生敬。但是,對於這兩人的身份,實在頭昏腦脹了。

小鄧子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又拜了下去。

“謝紫薇姑娘賞賜!謝金瑣姑娘賞賜!”

其他三人立即依佯葫蘆的拜了下去。喊著:

“謝紫薇姑娘賞賜!謝金瑣姑娘賞賜!”

小燕子對紫薇一笑說:

“沒辦法,慢慢再來教他們!這主子奴才,小姐丫頭……別說他們會糊塗,連我都糊塗了。”

那大晚上,在漱芳齋,有一場“宴會”。

小燕子一定要給紫薇和金瑣接風,命令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全體參加,反正漱芳齋沒有“主子奴婢”那一套,大家都是“一家人”。

小燕子興致勃勃,不管三七二十一,拉著七個人“聚餐”。幾杯酒一下肚,就得意忘形了,面頰紅紅的,握著酒壺,為每一個人斟酒。興高采烈的喊:

“喝呀!大家盡興一點,好好的喝一杯!,我今天太高興了,高興得快要昏掉了!自從進宮以來,今天是我最高興的一天,紫薇!喝酒喝酒,不要怕!我們已經把院子門,房門都鎖起來了,別人進不來!”

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雖然和小燕子同桌,卻怕得要命,不住回頭觀望。

紫薇和金瑣也很不安,時時刻刻望向門口。紫薇見小燕子已有醉意,便拉拉小燕子的衣袖,警告的說:

“格格!你收斂一點,聽說,你這個漱芳齋,皇上隨時會來,你喝得醉醺醺,萬一給皇上撞見,豈不是又要遭殃嗎?”

小鄧子立刻站起身來,害怕的說:

“紫薇姑娘說得對,我看,我還是去門口守著吧!

有人來,我也可以通報一聲!”

小燕子篤定的說:

“坐下坐下!不要掃興嘛!皇阿瑪今天不會來我這兒了!飯前我去請安,皇阿瑪說,今晚要和兆惠將軍吃飯!兆惠將軍不知道從什麼姜回來,皇阿瑪好忙,要跟他談‘邊姜’大事!所以,他們那兒麵店生薑,咱們這兒我就可以花雕陳紹了!來呀!”歡喜的一口乾了杯子,大叫:“紫薇!為了慶祝我們的團圓,喝吧!今天不醉的人是小狽!”金瑣連忙站起身來:

“好了,小姐,你就和格格痛痛快快的喝酒吧!你不喝,她不會安心的!我來做小狽,幫你們守門。”

“我來做小狽吧!我守門!”小鄧子忙說“我也做小狽吧!”小卓子跟著說。

“我看,我跟大家一起做小狽!”明月說。

“那……我也要做小狽!”彩霞也說。

小燕子生氣,跳起來大叫:

“你們不要氣死我好不好?那有搶著當‘小狽’的道理?我要那麼多小狽幹什麼?來來來,大家勇敢一點,高興一點,起勁一點!天塌下來,有我撐著!”

說著,就近抓住彩霞,就端起酒杯,往她嘴裡灌去:

“再不喝,算你‘抗旨’!”

彩霞不得已,咕嘟咕嘟喝下酒。

小燕子再端著一杯酒,雙手捧著,走到紫薇面前,說:

“這杯酒,我要敬你!這些日子,我讓你受盡委曲,讓你傷心,讓你難過,還差一點永遠見不到你我的罪過,堆得比山還高!今天,我就借這一杯酒跟你誠心誠意的道歉!如果你真的原諒了我,就乾了這一杯吧!”

紫薇聽小燕子說得真誠,嘆了口氣,舉起杯子豪氣的說:

“好了!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我幹了!”就一口喝乾了杯子。

一小燕子快樂極了,簡直要乘風飛去了,對大家喊:

“都來乾一杯吧!小鄧子,小卓子,明月,彩霞……你們一個也不要逃,為了‘還珠格格”,大家乾一杯!為了我們大家的腦袋,再乾一杯!但願‘格格’不死,“腦袋”不掉!”

四人一聽,這杯酒關係大家的‘腦袋”,就通通舉杯了。大聲的喊:

“祝‘格格不死、腦袋不掉”七個酒杯,重重上碰。

這樣一干杯,大家就都鬆懈下來,你一杯,我一杯,逐漸放任的喝了起來,一會兒之後:桌上已經杯盤狼藉。再過一會兒,七個人全部喝得醉醺醺。小卓子趴在桌上睡著了,小鄧子滿屋子行走,嘴裡念念有辭,不知道在說什麼。明月摟著彩霞,兩人低低的唱著歌。

金瑣拼命維持清醒,睜大眼睛看著小燕子和紫薇。

小燕子已經大醉,抱著紫薇,一面訴說,一面掉淚。

“我算什麼嘛?義氣沒義氣,勇氣沒勇氣,…說穿了,我就是一個騙子嘛!以前騙吃的騙喝的,還說得過去,騙你的爹,就應該被雷劈死,被閃電打死……我壞嘛,黑心嘛…連自己的結拜妹妹我都騙,我會下地獄的……”

紫薇摟著小燕子,像個慈母般拍著。幫她擦淚,安慰著:

“噓!不要說了!玉皇大帝和閻王老爺都好忙,世界上大多的是是非非,對對錯錯,好好壞壞……他們管都管不了!輪不著你!噓……別哭。我保證你不會下地獄,有我守著你呢!,有我看著你呢!”

金瑣看得好感動,不住的吸鼻子。

就在此時,窗子外格登一響。

小鄧子驀然收住腳步,對著窗子大叫:

“什麼人?”便衝到窗前去,一開窗子。

窗外,一條黑影,晃了一晃。小鄧子大喊:

“窗外有人!”

小燕子直跳起來,酒醒了一半,淚痕未乾,就衝到窗前,嘴裡大吼:

“是那條道上的人,報上名來!”

窗外的黑影,一閃而過。

“你逃?你往哪裡逃,你不知道你姑女乃女乃叫做‘小燕子’。小燕子叫著,便施展輕功,對窗外竄去。

誰知,小燕子不勝酒力。這一竄,竟然將腦袋在窗欞上撞得砰然一響,身子便重重的跌落在地,嘴裡不禁“哎喲哎喲”叫出聲。

紫薇、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全部圍過來看小燕子。

紫薇抱著小燕子的頭,拼命揉著:

“不得了!撞出一個大包了,怎麼辦?”轉頭急喊,“金瑣!那個‘跌打損傷膏’有沒有帶來?”

“好像沒有那!”

“藥膏?我這兒有一大堆,皇上說格格容易受傷,留了各種藥膏。五阿哥又送了一大堆來,我去拿來!”

明月說,就奔去拿藥。

小燕子一挺身,從紫薇懷裡坐。起來,氣呼呼的,還要對窗外衝去。嘴裡怒罵:

“那個王八蛋,在外面鬼鬼祟祟?有種!你給我出來!”說著,就搖搖晃晃的,又要施展輕功。往窗外竄。

紫薇慌忙一把抱住了小燕子。

“算了算了,你站都站不穩,怎麼追人嘛?”

“人已經跑了,追也追不上了。”金瑣也說。

“小燕子仍然跳著腳罵:

“會武功?會武功有什麼了不起?半夜三更來偷看,看什麼看,欺負我這兒沒高手是不是?趕明兒我把柳青柳紅也弄進宮來,看你們還能逃到哪裡去!氣死我了!”

一場宴會,就被這門外的黑影給匆匆的結束了。

紫薇進宮的第一天,也就這樣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