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紫薇和乾隆,居然有這麼好的開始,大家都高興得不得了,小燕子真是興奮極了,每天都高興得手舞足蹈。這天,她要帶紫薇去“景陽宮”看五阿哥。和紫薇研究了半天,決定“正大光明’的去。

於是,小燕子穿著一身紅色的格格裝,紫薇穿著一身綠色的宮女裝,兩人都裝扮得十分美麗,昂頭挺胸的走在前面。後面緊跟著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一行人非常惹眼,浩浩蕩蕩的往景陽宮走去。她們一路走,身前身後,一直有太監伸頭伸腦的窺探著,紫薇拉拉小燕子的衣服,小燕子就發現了,仔細再一看,容嬤嬤居然站在假山後面,全神灌注的看著她們。

小燕子就不動聲色,大聲的說:

“紫薇,我現在帶你去五阿哥那兒走走,五阿哥在兄弟姐妹裡,跟我最談得來!奇怪的是,我每次去看五阿哥,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我後面伸腦袋。你瞧,那兒就有一個!”

小燕子一面說著就突然飛竄到一根柱子後面,捉出一個太監,撂倒在地。對那小太監大聲一吼:

“誰要你來跟蹤我的?說!”

小太監嚇得魂飛魄散,跪在地上大拜特拜。

“格格饒命!沒有人要奴才跟蹤您,是奴才正穿過花園,要去坤寧宮辦事……”

小燕子一腳就踩在太監的胸口。

“你說不說?說不說?”

紫薇拉拉小燕子的衣袖,慢條斯理的說:

“格格不要生氣!上次你把那個侍衛踩到吐血,你忘了你腳力大,別鬧出人命來!”

“那我可管不著!他不說,我就踩死他!”小燕子說著,用力一踩。

小太監嚇得渾身發抖,尖叫起來:

“格格!斑抬貴腳呀!冤枉啊!斑抬貴腳啊!”

“我這個‘貴腳’抬不起來了!你再不說,我要把你的五臟都踩出來!”

小燕子再一用力,小太監尖口叫出聲了:

“是容嬤嬤!容嬤嬤!”就對著容嬤嬤的藏身處大喊:“容嬤嬤救命啊!”

容嬤嬤一見情況不對閃身要溜,誰知,一個人影一閃,已經攔住了她。容嬤嬤定睛一一看,原來是永滇。

“容嬤嬤!站住!”永琪大喝一聲。

容嬤嬤嚇了一一跳,只得站住。永琪就厲聲說:

“這宮中規矩,你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容嬤嬤維持著驕傲,說:

“奴婢不知道五阿哥是什麼意思?”

永琪氣勢凌人的一吼:

“什麼意思?這‘格格’大,還是你大?”

“當然“格格’大!”

小燕子可逮著機會了,大喊:

“放肆!說話居然不用“奴婢’,反了!金瑣!傍我教訓她!”

“啊?格格……”金瑣愣住了。

“金瑣,你不知道怎麼教訓,是嗎?就是上去給她幾巴掌,就像她上次給你的!”小燕子喊著,其勢洶洶。

金瑣眨巴著眼睛,吶吶的說:

“格格……奴婢不會這個!”

小燕子沒輒,又喊:

“明月!你去教訓她!”

明月一驚:

“格格……奴婢不敢!”

小燕子跌腳大嘆。

“真沒出息!你們不敢教訓她?那麼,我親自教訓她!”

小燕子說著,已經飛身上前,“啪”的一聲,就給了容嬤嬤一耳光。

容嬤嬤一直是皇后面前的紅人,那裡受過這樣的侮辱,又驚又怒。可是,面前的人,一個是格格,一個是阿哥,她只能忍氣吞聲,動也不敢動。

“這一耳光,是當初你打我,我沒加利息,就這樣打還給你!現在,紫薇和金瑣的帳,我再和你一起算!”小燕子嚷著,舉起手來,還要繼續開打。

斜刺裡,賽威匆匆趕至。飛身而上,攔住了小燕子。

“格格請息怒!容嬤嬤是皇后娘娘身邊的人,又是老嬤嬤,格格手下留情!”

小燕子見是賽威,就停住手,喊:

“賽威!你武功好,身手好,我把你看成一個好漢!為什麼好漢不做好事?老是跟我作對?”

“奴才不敢!”賽威看著小燕子,誠懇的說:“奴才是奴才,上面有主子,主子是主子,主子有命,奴才從命!對主子不忠,就不是好漢了!”

小燕子呆了呆,聽得頭昏腦脹。

“什麼主子奴才,我頭都給你繞昏了,不過,好像你有你的道理……”就抬高聲音,“那麼,你不預備讓開了!是不是?””賽威躬身行禮,說:

“請格格息怒!”

小燕子背脊一挺,怒喊:

“我今天一定要打容嬤嬤,如果你不肯讓,你就得把我撂倒,你要忠於你的主子,你就動手吧!”說著,往前一邁步,氣勢凜然,賽威不得不往後一退。

永琪就義正詞嚴的大聲喊:

“賽威!你只要碰格格一下,你就是‘以下犯上’,罪無可赦!你想想清楚!模模你脖子上有幾顆腦袋?那有奴才攔格格的路?你也反了嗎?”

容嬤嬤到這個時候,才知道情況嚴重,眼見很多太監宮女都圍過來,生怕當眾吃虧,下不了台,便屈服急呼著:

“格格息怒,奴婢知罪了,奴婢不敢了!”

紫薇見容嬤嬤年邁,一臉的委曲驚恐;心中不忍。就走上前來,對小燕子說:

“格格!大人不計小人過,你就饒了容嬤嬤吧!

就像這位勇士說的,容嬤嬤上面有主子,主子有命,奴才從命!生為奴婢,也有許多身不由己!容嬤嬤雖然是奴婢,在宮中多年,也算是長輩了!不是‘人不獨親其親”嗎?您就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小燕子對紫薇驚問:

“紫薇!你居然幫她說話?你忘了她怎麼欺負你?

怎麼打得你臉都腫了?這正是報仇的時候,你不要報嗎?”

“格格,我寧可不報!”

小燕子愣了一下,這樣放過容嬤嬤,心有不甘,就說:

“那……還有金瑣的帳!”

金瑣急忙往前一步,說:

“格格,我和紫薇一樣!她不報,我也不用報了!”

小燕子跺腳:

“我這個漱芳齋全是一些沒出息的人!只會同情別人,不會保護咱己!”就抬頭看永琪:“五阿哥,你怎麼說?”

永琪就往容嬤嬤面前一站,正氣凜然的說:

“容嬤嬤!今天,我和還珠格格就放你一馬!我們饒你,不是因為賽威擋在前面,賽威功夫再好,不能和主子動手!”你心裡也明白這個道理!今天饒你,是因為你這把年紀,這個輩分,真要捱打,你的面子往那兒擱?看在你四十年的工作上,我們放了你!你自己也想想清楚,和我作對,和格格作對,你值得嗎?你夠分量嗎?我們尚且顧全你的面子,你呢?”

容姣姣臉色鐵青,此時此刻,不得不低頭。就忍辱的說:

“謝五阿哥不罰之恩!謝還珠格格不罰之恩!謹遵五阿哥和格格的教訓,奴婢知錯了!”她仍然維持著尊嚴,只屈了屈膝。

小燕子怒叫:

“跪下!”

容嬤嬤不得不雙膝落地,臉色慘啟。

小燕子就聲色俱厲的喊:

“容嬤嬤!不要以為你不會落單,不會栽跟斗!

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今天,五阿哥說放你,紫薇說放你,金瑣說放你,我就放了你!我現在清清楚楚的告訴你,我要到五阿哥那兒去坐坐!你不用再跟蹤我了!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我們漱芳齋所有的人,都在五阿哥那兒串門子,皇后娘娘沒事做,也可以來參加!,你那些偷偷模模的事,你就給我免了吧!”

小燕子說完,掉頭看紫薇。

“紫薇,我們走!”

小燕子就高昂著頭,和永琪、紫薇向前走去。

金瑣、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一群人跟隨,個個都感到痛快極了,對容嬤嬤勝利的注視,大家昂首闊步,趾高氣揚。

容嬤嬤像個被鬥敗了的公雞,跪在那兒,灰頭土臉,咬牙切齒。

教訓了容嬤嬤,小燕子好得意,和紫薇走進永琪的書房,爾康爾泰早已等在那兒了。小燕子一看至爾康兄弟,就興奮的大嚷:

“我們剛剛碰到容嬤嬤,我和五阿哥把她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總算出了半口氣,報了半箭之仇!”

“什麼叫半口氣?半箭之仇!”爾泰問。

“本來,我可以狠狠的給她幾耳光,在所有的太監宮女面前,打得她臉蛋開花,那才算是出了一口氣,報了一箭之仇!都是紫薇攔著我,五阿哥又說什麼她那把年紀,要給她留點面子,所以,我只好手下留情了!結果,只出了半口氣!只報了半箭之什!”

爾康嚇了一跳,急得跺腳,說:

“為什麼要逞一時之快?小不忍則亂大謀啊!”

“什麼‘快不快,小人大貓’的?小燕子瞪圓眼睛。

永琪義憤填膺的接口:

“沒辦法忍了,我贊成小燕子的做法,總要讓容嬤嬤知道一下利害!一個格格加一個阿哥,還收拾不了這個老刁奴,也大不像話了!”

爾康著急,看著紫薇,他已經好多日子沒見到紫薇了。

“那麼,你們這樣一鬧,待會兒皇后又會找來了,大家還有機會說話嗎?”

小燕子就把紫薇推到爾康身前,急急的說:

“所以,你們有話快說!我們去門外幫你們兩個守門,只要聽到我們咳嗽什麼的,你們兩個就知道有人來了!”就回頭喊:“五阿哥!爾泰!我們迴避一下!”

紫薇臉一紅。說:

“不要這樣嘛,大家一起說話嘛……”

小燕子偏著腦袋看看紫薇,一喊著:

“那你的‘悄悄話、怎麼告訴他?”

紫薇臉更紅了:

“我那有‘悄悄話’嘛!”

小燕子就偏著腦袋看爾康:

“那……爾康的‘悄悄話’怎麼告訴你?”

“誰說……他有‘悄悄話’嘛!”紫薇哼著。

小燕子看看紫薇,又看看爾康。

“都沒有‘悄悄話’?好奇怪!那我就不走嘍,你們不要後悔啊!”

爾康只好笑著上前,對小燕子一揖到地。爾泰就笑著喊:

“小燕子,不要耽耽誤他們兩個的時間了!走走走!”

小燕子這才嘻嘻哈哈笑著,跟爾泰、永琪跑出門去了。

房裡剩下了紫薇和爾康。

兩人深深注視,爾康就激動的握住了紫薇的手。

“我都聽說了!皇上跟你下了一夜的圍棋?”

紫薇興奮的點點頭,眼睛發光。

爾康凝視紫薇,又驚又喜的說:

“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的會下圍棋!你還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你簡直是深藏不露啊!”

紫薇談到乾隆,就興奮起來,好多話要告訴爾康。

“我現在終於知道,我娘為什麼為他付出了一生。

臨終還要我來找他!他是個好有深度,好有氣度,好有風度的人,我崇拜他!想到他是我爹,我就充滿了幸福感!當他幾次三番問到我孃的時候,我的聲音都激動得發抖,如果不是為了小燕子,我真想把一切都告訴他!”

爾康眩惑的看著紫薇,分沾著紫薇的喜悅,也有著無數的擔心:

“我就知道,你的光芒遮也遮不住,藏也藏不住!

不過,我沒想到這麼炔,你就進人情況了!我真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你這麼爭氣,憂的是這深宮之中,危機重重,生怕皇上對你的喜愛,會變成你的另一個危機!紫薇,你真的要小心阿!”

我知道!你放心,我會拼命保護自己和小燕子的!”

爾康就熱切的、渴望的、上上下下的看她,低聲問:

“想我嗎?”

紫薇頭一低。

“不想!”

“有沒有悄悄話要告訴我?”爾康再問。

紫薇頭更低了,輕聲說:

“有一句。”“是什麼?”

紫薇就在他耳邊,吹氣如蘭,低低說:

“那名‘不想’是假的!”

爾康一個激動,就把她擁入懷中。

紫薇依偎著他,兩人片刻溫存,畢竟有所顧忌,就輕輕分開了。紫薇想了想,說:

“有件事一直擱在心上,希望你幫我辦一下!”

“什麼事?”

“柳青和柳紅那兒,我大概暫時沒辦法過去了!

上次他們把我藏在小茅屋,給你們找到了,接著帶進宮,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我對他們兄妹好抱歉,該給他們一個交待的!你可不可以去看看他們?那個大雜院裡的人,你也要時時刻刻去照顧一下!”

爾康凝視紫薇。真的,那個柳青柳紅和大雜院裡的老老小小,是個大大的隱憂,不能不解決了。他鄭重的點頭。

“是!我知道了!”

爾康第二天就去了大雜院。交給柳青一個錢袋,鄭重的說:

“這是小燕子和紫薇託我交給你的!裡面有五十兩銀子,她們暫時無法照顧大家,希望你和柳紅,幫大夥兒搬一個地方住!”

柳青銳利的盯著爾康:

“你是說,要我把大雜院裡二十幾口人,都給疏散了?”

爾康也銳利的盯著柳青:

“不錯!傍老人找個可以安養的地方,給孩子們找個家,如果找不到,這些錢可以蓋一個!但是,必須離開這個大雜院,而且,越早越好!走得越遠越好!”

柳青抓起錢袋,往懷裡一揣,簡短的說:

“我們換一個地方說話!”

兩人來到郊外。站在一個山崗上,四顧無人,柳青才正色的問:

“你是不是預備告訴我,小燕子和紫薇到底是怎麼回事?”

爾康搖頭。

“不,我不預備告訴你!你知道得越少,對你越好!我只能告訴你一件事,小燕子把紫薇也接進宮裡去了,你們那個大雜院,出了兩個進宮的姑娘,總有一天,會引起注意,為了大家的安全,我才對你做那樣的要求!”

柳青鎮靜的一笑。

“那麼,讓我告訴你是怎麼回事好了!假格格進了宮,真格格進了府!現在,你又把紫薇送進宮去,想讓皇上再認一個!”

爾康大驚失色:

“誰跟你說了這些話?”

柳青一嘆,直率的說:

“小燕子在大雜院往了五年,她的事,我那一件不知道!至於紫薇,自從來到大雜院,心心念唸的,就是要找她的爹!她和小燕子每天嘰嘰咕咕,總有一些蛛絲馬跡露出來。等到小燕子和紫薇闖圍場,小燕子變成了格格,紫薇居然瘋狂到去追遊行隊伍,然後留在你們的府中,就不回來了!事情一直髮展到今天,如果我還看不明白,我就是傻瓜了!”

爾康點點頭,對柳青誠摯的說:

“紫薇說你是俠客,碰到困難就找你!小燕子想把你們兄妹弄進宮去當侍衛!她們如此器重你,我想,她們都沒有看錯你!”

柳青眼光閃了閃,心裡就萌生出一份,‘士為知己者死”的知遇之感來。

“是嗎?她們這麼說?”

爾康凝視著柳青:

“是!你都分析出來了,我也不瞞你了,小燕子和紫薇,是一個陰錯陽差的錯誤!紫薇才是真正的‘還珠格格’。我們現在把紫薇送進宮,是抱著一線希望,希望真相大白,而不會傷害到小燕子!也讓紫薇得回她的爹和她應有的身份!”

柳青沉思,許多疑團全部解開了,不禁驚歎:

“一直知道她不簡單,原來竟是一個格格!”

“我希望,你會咬緊這個秘密!”

“你把我看成什麼人?搬弄口舌的無聊漢嗎?”柳青有些生氣的說。

“當然不是!我一直欠你一份最深刻的感激!謝謝你上次幫助紫薇!”

柳青一笑,掉頭看爾康:

“你會保護她們兩個的,是不是?”

爾康誠摯的回答:

“我會用我的生命來保護她們兩個!”

柳青點頭,和爾康交換著深沉的注視。

“好!那麼,我去保護大雜院裡的老老小小!你放心,十天之內,大雜院裡的人就都不見了!沒有人再會洩露任何秘密!如果她們需要我,你去上次紫薇住的小茅屋,告訴那兒的張老頭,就可以找到我!記住,不是隻有你,願意為她們出生入死!”

爾康感動極了。

“紫薇說你是俠客,我認為你是英雄!”

柳青微微一笑,兩個男人把所有未竟之言,都心照不宣了。

小燕子有了紫薇作伴,又打了容嬤嬤,真是“志得意滿”,快樂得不得了。至於怎對爾康擔心的“小人大貓”,她一點都不放在心上。這天心血來潮,帶著整個漱芳齋的女性,裁了一大堆的錦緞,在那兒縫製一種奇怪的東西。

紫薇一面縫,一面說:“我覺得你做這個有點多餘,真用得上嗎?”

小燕子拼命點頭,說:

“用得上!用得上!我告訴你,等到做好了,我們每個人膝蓋上都綁一個!我已經想了好久了,才想到這個主意!這一天到晚下跪,總得把膝蓋保護保護!我就不明白,皇阿瑪那麼聰明的一個人,幹嘛動不動要人跟他下跪?”

“你綁這麼厚兩個東西在膝蓋上,走路會不會不靈活呢?”紫薇問。

金瑣已經做好了一對,就對小燕子說:

“格格!你要不要先試一試看!”

“好!”

小燕子就興沖沖的坐下,撈起褲管,金瑣把“護膝”給她綁上,明月、彩霞都來幫忙。綁好了,金瑣說:

“怎麼樣?膝蓋動一動看,如果太厚了,我再把它改薄!”

小燕子把褲管放下,滿屋子跳來跳去,得意的哈哈大笑:

“哈哈!好極了!一點都不妨礙走路!在室內繞了一圈,突然重重的“崩咚”一跪。“哈哈,像跪在兩團棉花上,可舒服了!這玩意好,我給它取蚌名字,就叫‘跪得容易’,我們漱芳齋每人發一對!大家趕快做,我還要去送禮!五阿哥、爾康、爾泰、小別子、小順子、臘梅、冬雪……簡直人人需要!你們想,常常在那個石子地上,說跪就跪、幾次都把我跪得青一塊,紫一塊!”

“你別送禮了!五阿哥他們收到你這樣的禮物,不笑死才怪!你教他們戴上這個,我想,他們沒有一個人肯戴!”

小燕子瞪大眼:

“為什麼?這麼好用的東西,為什麼不戴?趕明兒,我還要做一個“打得容易’,那麼,就不怕捱打了!”

金瑣實在忍不住,問:

“你這個‘跪得容易’綁在膝蓋上就可以了,那個‘打得容易”要怎麼綁?”

小燕子納悶起來。

“是啊!說的也是!這有點傷腦筋!”

明月貢獻意見:

“格格以後都穿棉褲算了!”

“那不成,”紫薇笑著說:“這個大熱天穿棉褲,就不是‘打得容易’,是中暑容易’了!”

大家都笑了起來。室內嘻嘻哈哈,好生熱鬧。就在一片笑聲中,小鄧子帶著小路子來到。小路子甩袖跪倒,對小燕子說:

“格格!皇上在書房,要格格馬上過去!”

小燕子一呆,喊:

“完了!完了!皇阿瑪一定又找到什麼“好運壞運’‘大桶小桶’的東西來教訓我!看樣子。我最該發明的,還是一個“寫得容易’!”

小燕子走進御書房,抬眼一看,爾泰、永琪都在,正給她拼命使眼色。除了他們還有一個紀曉嵐。她糊里糊塗,心裡有點明白,自己又出了什麼錯。仗著膝蓋上綁著“跪得容易”,她對著乾隆就砰的跪倒,說:

“皇阿瑪吉祥!”

“起來!”

小燕子心裡一陣得意,那個“跪得容易’真好用,膝蓋一點都不痛。站起身來,面對紀曉嵐,又“崩哆”一跪。

“紀師傅吉祥!”

紀曉嵐嚇了好大一跳,慌忙伸手扶起小燕子。

“格格請起,為何行此大禮?”

小燕子剛剛起身,又對著乾隆噗通跪倒。

“皇阿瑪,我不是又做錯了事?”

乾隆好生納悶。這孩子怎麼被嚇成這樣?左跪右詭的?

“起來!起來!”

“我就跪著吧反正‘跪得容易’。”小燕子自言自語。

乾隆聽不懂,伸手一揮。

“叫你起來就起來,又沒罰你,你一直跪著幹嘛?”

小燕子這才不情不願的站起身來。

乾隆拿著好多篇文稿,對小燕子說:

“今天。朕跟紀師傅研究你們的功課,朕剛剛看了永琪和爾泰的文章,心裡非常安慰!可是,紀師傅把你的功課拿給朕一看,朕就頭暈了!”把一張字箋遞給小燕子:“這是你作的詩嗎?”

小燕子拿過來看了看。

“是!”

“你自己念給朕聽聽看!”

“最好不要念!”

“叫你念,你就唸,什麼最好不要念!”

小燕子迫不得己,只好低頭念:

“走進一間房,四面都是牆,抬頭見老鼠,低頭見蟑螂!”

永琪爾泰彼此互看,拼命要忍住笑。

紀曉嵐一臉的尷尬。

“你這是什麼詩?”乾隆看著小燕子。

“這是很“寫實’的啦!我現在住在皇宮裡,當然什麼都好!可是,我進宮以前住的那個房子,就是這樣!那個李白,能夠‘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一定是窗子很大,又開著窗戶睡覺,才看得到月亮,我那間房,窗子不大,看不到月亮,半夜老鼠會爬到柱子上吱吱叫。至於蟑螂嗎?也是寫實。”

“你還敢說是寫實”乾隆大聲一吼。

小燕子嚇了一跳,慌忙說:

“下次不寫實就好了嘛!”“這首也是你作的?”乾隆又拿出一張詩箋問。

小燕子拿來一看,頭大了,點點頭。

“念來聽聽看!”

“可不可以不念?”

“不許不念!”

小燕子只得念:

“門前一隻狗,在啃肉骨頭,又來一隻狗,雙雙打破頭!”

永琪和爾泰拼命忍笑,快憋死了。

紀曉嵐也忍俊不禁。

“你這種詩,算是詩嗎?你也繳得出來?乾隆瞪著小燕子。

“沒辦法,師傅說:‘你給我作鬼打架也好,狗打架也好,反正一定要作首詩給我!’我想,還是寫實一點,‘鬼打架’、我沒看過,狗打架,我看過!

所以就寫了這首!可是,師傅說我‘雙雙’兩個字,用得還不錯!”說著,就求救的看紀曉嵐。

紀曉嵐就急忙說:

“皇上!榜格已經進步很多了,她確實在努力學習,偶而還有很典雅的句子出現,慢慢教,一定會進步的!”

永琪也上前稟告:

“皇阿瑪!小燕子本來字都不認得幾個,現在能寫兩首打油詩,真的已經難能可貴,不要把她逼得太緊,反而讓她對文字害怕起來!”

爾泰也上前幫忙:

“皇上,小燕子作詩,已經分得清‘五言”‘七言’,也會押韻了!她起步太晚,有這樣的成績,是師傅的‘功勞’,徒弟的‘苦勞’了!”

“哼!”乾隆瞪瞪小燕子,啼笑皆非的說:“作出這樣的詩來,居然還人人幫你說話!”又抓起第三張詩箋,對小燕子說:“你再念這首給朕聽聽!”

小燕子大大的嘆口氣,無奈的念:

“昨日作詩無一首,今天作詩淚兩行,天天作詩天天瘦,提起筆來喚爹孃!”

“又是一首‘寫實’詩?”

“是!”

“作詩那麼辛苦啊?”

“是!”

“還敢說是!”

“本來就是!如果說‘不是’就是‘欺君大罪’!”

乾隆一拍桌子,揮舞著那張詩箋:

“可是,這就不是‘欺君大罪’了嗎?是誰幫你寫的?從實招來!這首詩雖然努力模仿你的語氣和用字,仍然不是你寫得出來的!是永琪寫的嗎?還是爾泰寫的?”

永琪和爾泰,慌忙搖頭否認。

小燕子見又逃不過,只好招了:

“皇阿瑪!這作詩,不是那麼容易嘛!我已經很努力的學了,那個‘平平仄仄’實在很複雜,什麼是‘韻’還沒弄清楚……”

“你不要跟我東拉西扯,先告訴朕,是誰代筆,朕要一起罰!”乾隆生氣。

小燕子一急:

“您罰我就可以了,罰她……”忽然眼睛一亮。

“如果是罰寫字,就罰她好了!她不怕寫字,寫得又快又好!”

乾隆納悶。

“她是誰?”

“紫薇!”

乾隆震動了。紫薇?又是紫薇!

“這首詩是紫薇寫的?”

“是!她說我作詩實在太辛苦了,幫我隨便寫了兩句!”

乾隆眼前,立刻浮起紫薇那清靈如水,欲語還休的眸子。耳邊,也縈繞起她那纏綿哀怨的歌聲。好聰明的丫頭,好動人的丫頭,好奇怪的丫頭!他不由自主、就出起神來。

爾泰和永琪,又對看一眼,有意外之喜。

乾隆出了半天神,這才回過神來,轉眼看紀曉嵐。

“曉嵐,朕覺得,小燕子必須管得緊一點,她的幫手一大堆,課堂上好幾個,家裡還有,你不能不防!”

“臣遵旨!”紀曉嵐看乾隆:“其實。格格天資聰穎,生性活潑,有格格的長處!在課堂上規規矩矩的上課,對格格是一種虐待,如果能從生活上教育,說不定會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乾隆沉思,就把作業推開,說:

“紀賢卿說得很有道理。好了!寶課的事,就讓紀師傅去傷腦筋!朕最近想出門走走,”微服出巡一趟,視察視察民情。紀賢卿一起去!永琪、爾泰,你們和爾康也一起去!”

“是!”永琪和爾泰興奮的應著。

“我也一起去!”小燕子急忙喊。

“你是女子,不能去!”

“你‘微服出巡’也是要化裝的,我裝成你的丫頭,不就行了嗎?”。小燕子興奮極了,哀求的說:“皇阿瑪,求求你帶我去,我整天悶在宮裡,都快要生病了!有我在路上跟你作伴,說說笑笑,不是很好嗎?”

“你想去,有個條件!”乾隆盯著小燕子。

“什麼條件?”

“把李頎的‘古從軍行”給背出來!”

“‘古從軍行’是什麼東西?”小燕子自言自語:

“不管它是什麼東西,我背就是!如果我背出來了,皇阿瑪,你可不可以也答應我一件事?”

“你也要講條件嗎?你說!”

“你不能只用一個丫頭,讓紫薇跟我一起去!”

乾隆想了想,紫薇一起去?路上,有人下棋唱歌,豈不快哉?他爽氣的一點頭。

“好!讓紫薇跟你一起去!”

“皇阿瑪萬歲萬萬歲!”小燕子這一樂,非同小可。情不自禁,就歡呼了起來。一面喊著,一面就高興的一躍,又“崩咯”跪下,謝恩:“小燕子謝皇阿瑪恩典!”

誰知,小燕子這一次動作太大了,這樣一躍一跪,兩個“跪得容易”就滾了出來,跌落在地。

乾隆驚愕的喊:

“這是什麼東西?”

小燕子慌忙抓起護膝,納悶的說:

“這是跪得容易!怎麼一跳就掉出來了?簡直變成掉得容易了!不行!還得改良!回去再研究!”

爾泰、永琪、紀曉嵐全都瞪大了眼睛,個個莫名其妙。

乾隆希奇極了,困惑極了,喃喃自語:

“跪得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