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就在小燕子被乾隆叫去問功課的時候,宮裡的太監頭兒高公公,帶著一群很有氣勢的太監們,昂首闊步的來到漱芳齋。

“皇后娘娘懿旨,宣紫薇去坤寧宮問話!”高公公大聲說。紫薇大驚,跳起身子。

“皇后娘娘?”

“是!快走!”

“金瑣、明月、彩霞全部圍了過來,慌成一團。金瑣急忙應著:

“格格此刻不在,交待大家不得離開漱芳齋,等格格回來。立刻就去!”

“是是是!咱們奉命,誰都不許走!”彩霞也跟著說。

斑公公面無表情。

“皇后娘娘的懿旨,是馬上就去!誰敢延誤,以'抗旨’論!”

斑公公身後,一排太監往前跨了一步。

紫薇看看這個氣勢,知道逃不過了,挺身而出。

“好!我跟你們去!”“我也一起去!”金瑣急忙嚷。

“皇后娘娘只叫傳紫薇,別人不用去!走吧!不要讓娘娘等!”

紫薇給了金瑣一個眼光,便被一群太監,押犯人似的押走了。

金瑣臉色慘白,回頭看明月、彩霞,大喊:

“決去找格格!快去找五阿哥!快去找福少爺啊!”

紫薇懷著一顆忐忑的心,跟著高公公走進坤寧宮。高公公一語不發,埋著頭走。紫薇身後,一群太監緊緊跟隨。拐彎抹角的走了好大一段路,穿過迴廊,穿過後花園,來到一個光線暗暗的房門口。賽威賽廣在門口走來走去,氣氛十分詭異。紫薇還沒看清楚,忽然覺得有人在身後將她一推,她就跌進一間密室裡,房門立刻關上。

紫薇抬頭一看,皇后正端坐桌前,容嬤嬤和三個老嬤嬤侍立在側,室內光線幽暗,氣氛陰沉。

紫薇一見皇后,立刻跪落地,磕頭說:

“奴婢紫薇叩見皇后娘娘!”

皇后起身,走到紫薇身前、冷冰冰的說:

“抬起頭來!”

紫薇被動的抬起頭來,膽怯的看著皇后。

“哼!聽說你會唱歌,會下棋?還會寫字?是不是”“回皇后,只是皮毛而已!”

“你的‘皮毛’,已經會勾引人了,你的‘骨肉’豈不是會把人給吞了?”皇后的聲音抬高了。

紫薇大驚,震動極了,忍不住就喊了出來。

“皇后娘娘!”

皇后一拍桌子,厲聲問:

“你給我老實招出來,你混進宮來;為了什麼?

是令妃娘娘訓練你的嗎,是福倫家養著你的嗎?你學了多少東西,讓你來勾引皇上?說!”

紫薇驚得目瞪口呆,臉上的血色,全體消失。天啊,這是怎樣的誤會,但是,自己的來龍去脈,怎麼說得清楚呢?她便以頭觸地,誠摯的喊:

“皇后娘娘,請不要誤會,奴婢和令妃娘娘,幾乎不認得!奴婢所學,都是奴婢的娘教的,與福大人家裡,一點關係都沒有!我也絕對絕對沒有勾引皇上,我可以指天誓日,那是天理不容的呀!”

皇后繞著紫薇走,上上下下打量紫薇,怒喊:

“長的就是一股狐媚樣子,做的都是下流事情,還在這兒狡辯!容嬤嬤、李嬤嬤,給我教訓她!”

容媛媛就帶著三個嬤嬤一起上來,容嬤嬤對著紫薇肚子一踢,其他幾個嬤嬤就將紫薇按倒在地,紫薇魂飛魄散,大叫起來:

“皇后娘娘!您冤枉我了!您真的冤枉我了!我跟您發誓,我絕對不是任何人,為了皇上安排的女人,我不是不是呀……對皇上而言,我根本是個‘零’,是個‘不存在’呀……”

“你這個零,如果再不說實話,我就讓你變成真的‘零’!真的‘不存在’!”皇后咬牙切齒。

地上,放著一塊紅布,布上,放著無數的金針。

容嬤嬤就拿起一根金針,猛的插進紫薇的胳臂。

其他嬤嬤,紛紛拿起金針,對著紫薇渾身上下,狠狠刺下去。刺完便收針,隨刺隨收。紫薇頓時陷入一片針海里,那細細的針,那麼有經驗的、專門揀身上最敏感的地方下針,似乎每一針都刺進了五臟六腑,痛得她天昏地暗。

“哎喲……娘娘!請不要!請不要……”紫薇喊著,淚落如雨,“我真的沒有啊……我對皇上,只有孺慕之思啊……天啊!老天知道,蒼天救我……哎喲!”

“你叫天吧!你叫地吧!皇宮這地方,就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的地方!誰教你千方百計的混進來!

‘孺慕之思’!你居然敢用這四個字?你有什麼資格用這四個字?會兩句成語,就這佯亂用!容嬤嬤!讓她抬起頭來!”

容嬤嬤便把紫薇的頭髮,死命的往後一扯。紫薇的頭髮散開,釵環滾落。容嬤嬤拾起一根髮簪,就往紫薇混身戮去。

紫薇痛得天翻地覆,不住口的喊著:

“娘娘!不是的!不是娘娘想的那樣呀……”

“容嬤嬤!苞她說說清楚!”

容嬤嬤就拉起紫薇的頭,警告的說:

“娘娘沒時間跟你耗著,今天,問你什麼,你老老實實的回答,咱們就放你一條活路!如果你不說,你這張漂亮臉蛋,就沒有了!會彈琴的這些手指,也沒有了!你自己想一想吧!”

紫薇在劇烈的痛楚中,突然逼出一股力量,抬頭喊:““娘娘!我只是一個卑微宮女,死不足惜!可是,我奉娘娘旨意,到這坤寧宮來,是宮女們太監們看著過來的,還珠格格一定會追究我的下落,她的個性,一定鬧得天翻地覆,娘娘貴為東宮之首,真要為一個無名小卒,擔當殺人之罪嗎?”

皇后冷哼了一聲:

二7飛“嘴巴倒是很厲害!懊說的不說,不該說的說上一大堆!容嬤嬤!”

容嬤嬤對著紫薇的腰際,一腳端去。另外幾個嬤嬤,更是扭的扭,掐的掐,戮的戮,刺的刺。

紫薇痛喊:

“容嬤嬤……御花園裡,我還幫你說情,你今天一定要對我下這樣的狠手嗎?大家都是奴才呀!”

容嬤嬤恨恨的說:

“不提御花園,我還會手下留情,提了御花園,我再賞你幾下厲害的,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和那個還珠格格在演戲嗎?欺負了人,還要假扮好心!”

容嬤嬤說著,掐住紫薇腰問的肉,狠狠的一扭。

“現在,告訴我,你和令妃娘娘、福倫家、小燕子,還有五阿哥在圖謀什麼?說!”皇后厲聲問。

紫薇心想,這樣的問題,簡直說都說不清。她根本不屑於回答,就閉嘴不語。容嬤嬤抓起一把金針,迅速的對紫薇腰際戮下去。這樣一戮,紫薇痛得冷汗直流,身子都痙攣起來,再也忍不住,淒厲的大喊出“皇后!別這樣待我呀,誰無父母,誰無子女,給您的十二阿哥積點陰德吧!你看!十二阿哥在窗外看著你呢!”

皇后大驚,本能的就衝到窗前,窗外,什麼人都沒有。皇后大怒,過來,對著紫薇狠狠一踢。

“你死到臨頭,坯在這兒胡說八道!我今天斃了你,也不過是打死一個丫頭!”

“皇后!你看!十二阿哥真的在窗外看著你呢!”

紫薇再喊。

皇后又一驚,本能的再抬頭,窗外依然靜悄悄。

“容嬤嬤,給她一點厲害的!”皇后怒喊。

容娘姣拿了針,對紫薇渾身亂剌。紫薇喊得更加慘烈了。

“皇后!你看!十二阿哥真的在窗外看著你呢!

上有天,下有地,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啊……”

皇后一凜,被紫薇喊得五心煩躁。

“容嬤嬤!這兒交給你!我沒有時間慢慢蘑菇,你幫我問個清楚!”

“是!”,容嬤嬤大聲應著。

皇后就昂著頭,出門去了。

容嬤嬤見皇后一走,就抓起紫薇的手,用一根針,刺進紫薇的指甲縫裡去。

“啊……”

紫薇慘叫著,暈過去了。

皇后剛剛回到大廳,小燕子已經帶著永琪、爾康、爾泰、金瑣等人,衝進門來。

小燕子氣極敗壞的喊。

“皇后娘娘,你把紫薇帶到哪裡去了?你要幹什麼?請你把她還給我吧!”。

皇后雍容華貴的站在那兒,身後一排的宮女,一排的太監,十分威武。

“什麼事!在我宮裡這樣大呼小叫?格格,你在漱芳齋裡可以不守規矩,到了我這坤寧宮裡,希望你維持起碼的禮貌!”

小燕子心急如焚,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急急的屈了屈膝:

“皇后娘娘吉祥!聽說我房裡的紫薇,被您叫來了!如果問完了話,可不可以把她還給我,我屋裡有一大堆事要她做!缺了她不行!”

皇后好整以暇,慢條斯理的問:

“哦?紫薇嗎?就是那個新來的宮女啊?”

小燕子一股氣往上衝,簡直按捺不住了,大聲說:

“是啊!就是新來的宮女啊,就是被你‘教訓’過的宮女啊……”

永琪怕小燕子把事情鬧僵,急忙一步上前,說:

“皇額娘!還珠格格和這個宮女非常投緣,日常生活,全是這個宮女照顧,如果皇額娘沒什麼事,就把她放回去吧!”

皇后看著永琪,又看爾康爾泰,心裡更加疑惑。

“一個小小爆女,居然驚動五阿哥和福家少爺,是不是大小題大作了?”

爾康往前一衝,急切之情,已難控制,喘息的說:

“皇后!那丫頭雖然事小,還珠格格事大,整個皇宮,幾乎都知道,皇后和格格不睦,皇后何必再為一個丫頭,再和格格傷和氣呢?如果皇后肯放回紫薇,我想,格格會感激涕零的!”

皇后見爾康情急,疑惑中更添疑惑,便冷冷說道:

“誰說那個丫頭在我這兒?”

金瑣大急,往前面一衝。喊:

“皇后!明明是你派人把她叫來了!我親眼看到的,親耳聽到的!怎麼說不在呢?”

皇后大怒:

“你小小一個宮女,也可以到坤寧宮來撒潑?回頭大喊:“翠環!傍我教訓她!掌嘴!”

小燕子一個飛身,就攔在金瑣前面,厲聲喊:

“誰敢打金瑣!先來打我!”抬頭怒視皇后:“你有什麼氣,衝著我來好了,要問什麼話,你問我!放掉我屋裡的人,你今天不把紫薇還給我,我馬上去告訴皇阿瑪,我不怕把事情鬧大,反正我不守規矩已經出了名了!皇后,你也要弄得跟我一樣出名嗎?”

爾泰急忙推了推小燕子,對皇后躬身,恭恭敬敬說道:

“皇后!為了一個小小的紫薇,實在犯不著如此!”

“皇額娘!這實在是件小事,還是不要驚動皇阿瑪比較好!”永琪也說。

“皇后娘娘有什麼話要問,大概也問完了,就讓還珠格格把人帶走吧!”爾康也低聲下氣了。

皇后滿月復疑雲,臉上,卻不動聲色。

“你們真是太奇怪了!我叫紫薇來問問話,值得你們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何況,那個紫薇,在我這兒只停留了半盞茶的時間,我就讓她回去了!你們都跑到我這兒來吵吵鬧鬧,有沒有回去漱芳齋看看呢?

如果不在漱芳齋,在不在令妃娘娘那兒呢?”

“您已經讓她回去了”小燕子一呆。

“是啊!老早就走了!”

爾康掉頭看爾泰,爾泰低聲說:

“我就說先回去看看,格格已經沉不住氣了!”

爾康便甩袖俯身,急道:

“臣等告辭!”

小燕子也不行禮,已經氣極敗壞對外衝去。

紫薇沒有回漱芳齋,沒有在令妃娘娘那兒,沒有在皇宮任何一個角落。大家找到日落時分,已經斷定紫薇陷在坤寧宮,出不來了。

小燕子跌坐在一張椅子裡,用手矇住臉,痛哭失聲。

小燕子這一哭,金瑣也控制不住了,跟著痛哭。

“我就是應該跟去嘛!我追在後面,喊著要一起去,可是,那些公公攔著我,不許我去,我就應該什麼都不管,跟定了她才對!”

爾泰安慰金瑣,說:

“你去了,是多一個人失蹤,對紫薇一點好處也沒有!幸虧你沒去!”

“皇阿瑪叫我去,我就把紫薇帶在身邊又怎樣?

為什麼把她一個人留在漱芳齋?爾康,你殺了我吧,我把紫薇弄丟了……”小燕子哭得傷心。“我得去告訴皇阿瑪,讓皇阿瑪幫我做主!”說著,跳起來就往外跑。

永琪把她抓了回來。

“你不要這樣激動,商量清楚再行動呀!”

“等你商量清楚了,紫薇就沒命了!”

“你認為皇阿瑪會為一個宮女,跑去向皇額娘興師間罪嗎?就算他肯去,皇額娘還是咬定人不在坤寧宮,皇阿瑪又能怎樣?要找皇阿瑪,你就要有證據,紫薇確實陷在坤寧宮才行!否則,救不了紫薇,還會逼得皇后‘殺人滅口’!”永琪說。

“殺人滅口!”爾康大震。

“給你這樣分析來,分析去,紫薇是死定了嘛!”

小燕子臉色如死。

爾康忽然往眾人面前一站,臉色慘白,意志堅定的說:

“你們聽好,天已經黑了,再等半個時辰,等到天黑透了,我要‘夜探坤寧宮’!”

“夜探坤寧宮?”永琪驚喊。

“是!我承認,五阿哥分析得都對!可是,我現在憂心如焚,已經顧不得理智不理智!這樣等下去,我會發瘋!我必須採取主動!我要弄清楚,紫薇在不在坤寧宮?其實,我們都知道,她一定在,只是不知道在那間屋子裡!好在,坤寧宮不大,我去一間一間搜!只要確定紫薇人在坤寧宮,小燕子就可以理直氣壯去找皇上!如果我失手被捕,你們大家,就拼出你們的全力,去求皇上救我和紫薇吧!”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爾康。

“你一個人去夜探坤寧宮,不如我捨命陪君子吧!”爾泰吸了口氣。

“要去,不能現在去,要等夜靜更深才行!而且你們兩個去,不如我們一起去!萬一出事,好歹我是‘阿哥’,可以罩在那兒!畢竟,沒有人敢把‘阿哥’扣上‘刺客’的帽子!”永琪說。

“那我也一起去,人多好辦事!我們看到紫薇,就把她救出來!”小燕子立刻熱烈的喊。

永琪對小燕子正色的說:

“如果你真的想幫忙,真的想救紫薇,你就老老實實的呆在漱芳齋,什麼事都不要做,等我們的消息!否則,我們大家還要照顧你,更加手忙腳亂!”

小燕子心裡明白,自己那點兒武功,在高手雲集的皇宮內,實在不算什麼,為了救紫薇,只好忍耐了。

於是,這天深夜,爾康、爾泰、永琪穿著一身黑衣,蒙著臉,去了坤寧宮。

由於對地形熟悉,三人又都是武功高手,幾乎沒有碰到什麼障礙,就深入了坤寧宮的內院。三人分開,一間一間的探視,探到後院的密室,爾康從屋簷上倒掛在窗口,就看到紫薇了。紫薇蜷縮在地上,像個蝦米一般,動也不動。爾康一看到紫薇,頓時熱血沸騰,什麼都顧不得了,就想穿窗而入。誰知,倏然之間,賽威和賽廣飛竄出來,揮拳就打。

爾康和賽威很快的交換了幾招,爾泰和永琪聽到著音,奔來救援。

五人立刻纏鬥起來。賽威、賽廣見來者地形熟悉,身手不凡,招數又非常熟悉,心裡就有些明白了。賽威並不高喊,低聲問:

“來者是誰?是刺客?還是自己人?報上名來!

否則,驚動所有侍衛,我就不管了!”

“是好漢,跟我走!”爾康也低語。

賽威賽廣已聽出聲音,心知有異。五個人迅速的來到一個冷僻的角落。

永琪倏然拉開面中。

賽威賽廣雙膝落地,低喊。

“五阿哥!”

“我特地來找你們兩個,問你們一句話,紫薇怎樣了?”永琪開門見山的問。

“被容嬤嬤用了刑,已經支持不住了!”

爾康一把扯下面巾。

“我敬重你們兩個都是好漢!這坤寧宮竟然做些傷天害理的事,我想,你們兩個不會同流合汙,也不會自己人打自己人,我現在要去把紫薇救出來,你們兩個,就當沒看見吧!”

“那不成!如果你們要救紫薇,必須把我們兩個殺了!”

爾泰上前,匕首出鞘,一下子抵在賽廣喉嚨上。

“你以為我們不敢殺你嗎?”

“爾泰!不要衝動!”永琪看二人:“你們只有‘忠心’,沒有“是非’嗎?”

“如果我們只有‘忠心,沒有‘是非’,在發現你們的時候,就已經大喊出聲,現在,所有大內高手,都早已圍過來了!”

“那麼,你們還刁難什麼?”

“皇后把犯人交給我們看管,如果犯人丟了,我們的腦袋也保不住!五阿哥已經知道紫薇的下落,沒有幾個時辰,天就亮了!何不等明兒一早,來坤寧宮公然要人!那時,要闖入內,賽威賽廣恐怕……抵擋不住!”

“可是,這幾個時辰裡,紫薇會怎樣?”爾康問。

“容嬤嬤早已累垮了,沒力氣再審了!紫薇姑娘暫時沒有危險。”

“你保證?”

“我們保證!我們會‘看管’她!”

永琪立即抱拳說:

“兩位壯士,永琪和還珠格格記在心裡了!回頭看爾康和爾泰:“咱們退!此地不能久留!”

爾康還有猶豫,永琪用力拉了他一下。

“別忘了,這兒是皇宮,你是御前侍衛!快走!”

三人迅速的穿屋越牆而去。

天才亮,乾隆就被小燕子驚動了。

“小燕子,你又發生什麼事了?臘梅說你四更天就來了,跪在這裡跪到現在?你怎麼了?兩個眼睛腫得像核桃一一樣?”

小燕子匍匐於地,淚如雨下,泣不成聲的痛喊:

“皇阿瑪!我已經沒有辦法了!請你救救我,救救紫薇,如果紫薇死了,我也活不成!我跟皇阿瑪老實招了,紫薇不是普通的宮女,她是為我而進宮的!

她是我的結拜姐妹呀!當初,我跟玉皇大帝和閻王老爺都發過誓,我要跟紫薇一起活,一起死!現在,我把她害得這麼慘,我真的活不下去呀……”一面說,一面哭得唏哩嘩啦。

乾隆簡直模不著頭腦,但是,聽到紫薇的名字,就不能不關心了:

“你慢慢說,慢慢說,朕聽得糊里糊塗,紫薇怎麼了?”

“昨天,我和皇阿瑪在談功課的時候,她被皇后娘娘帶進坤寧宮,就一直沒有回來!她被皇后關起來,用了刑,現在,不知道是死是活……”

乾隆心中怦然一跳,皇后帶走了紫薇?想到紫薇,不知怎的,他也不能平靜了。

“你怎麼知道她被皇后關起來,還用了刑?”

小燕子急壞了,大喊: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知道!皇阿瑪,求求你不要耽誤時間了!五阿哥和爾康爾泰,已經在昨晚‘夜探坤寧宮’,親眼看到紫薇被囚……”說著,就用額頭碰地,砰然有聲:“皇阿瑪!求求你!拜拜你!

只有你才能救紫薇,你看在她跟你徹夜下棋談天的分上,去救她吧!五阿哥、爾康、爾泰、金瑣都在外面等著呢!”

乾隆震動的站起身子。

乾隆衝進坤寧宮的進修,還是拂曉時分。身後跟著小燕子、金瑣、永琪、爾泰、爾康等眾人。

“皇后!”乾隆大喊。

皇后急步走出,見到乾隆,連忙屈膝行禮:

“臣妾恭迎皇上,給皇上請安!怎麼一大早就過來了?”驚看小燕子等人,心中已經有數:“哦?來人不少!”

“你把紫薇帶到你的宮裡,要做什麼?”乾隆盯著皇后,嚴厲的問。

“皇上!一個宮女,也值得您親自跑一趟嗎?”皇后一怔,訝異已極的說。

“只怕我不親自跑一趟,你不會把人交出來!”

“紫薇那丫頭,說話不得體,行為不得體,是我把她叫了來,訓斥了幾句,就讓她回去了,怎麼?她不在漱芳齋嗎?是不是化妝成小太監,溜到宮外玩兒去了?”

小燕子一聽此話,就完全失控,發起瘋來。大叫:

“皇后!你把紫薇怎麼樣了?你趕快把紫薇交出來!要不然,我和你沒完沒了,我也不管你是不是皇后,我也不管你有多大的權力,我跟你拼命!紫薇被你扣在宮裡,已經是千真萬確的事,你還睜著眼睛說瞎話!”

小燕子一邊嚷著,一邊就怒發如狂,衝到皇后面前,抓著皇后胸前的衣服,一陣亂搖。

“這還像話嗎?反了反了!來人呀!”皇后大喊。

賽威賽廣衝了出來。和永琪爾康電光石火般的交換了一個眼光。

小燕子什麼都不顧了,拼命搖著皇后,大喊大叫:

“紫薇不會武功,說話連大聲都不會,你還說她這個不得體,那個不得體,你是安心要弄死我們!放她出來!紫薇少一根頭髮,少一根寒毛,我都要你的命……放她出來!再不放,我跟你同歸於盡!”

小燕子喊著,就整個撲在皇后身上,雙雙滾倒於地。小燕子就去勒皇后的脖子。

“不可以!”賽威大喊。

賽威賽廣往前撲,爾康和爾泰同時出手,擋開賽威賽廣,拉起小燕子,乾淨利落。賽威賽廣便被逼後退。

皇后跌在地上,驚得面無人色。早有宮女太監奔去扶起。

這樣一片混亂,看得乾隆目瞪口呆,此時,爾康喊:

“皇上!救人要緊!”

乾隆一步上前,怒聲喊:

“朕已經知道紫薇在坤寧宮,不要推三阻四了,鬧成這樣子,成何體統?趕快把人交出來!”

皇后怒不可遏。

“皇上一清早,就帶著這個沒規沒矩的格格,來我這兒大吵大鬧,又動手,又動口,難道還是臣妾有失體統嗎?”

“你身為皇后,居然囚禁宮女,動用私刑!現在,朕親自來跟你要人,你還扣住不放,你是不是連朕也不放在眼睛裡了?”

“皇上有什麼證據,說紫薇在坤寧宮?”皇后挺了挺背脊。

“皇后這麼說,紫薇不在坤寧宮!”你敢指天誓日的說一句,紫薇確實不在?如果所說是假,皇后犯法。與庶民同罪!”乾隆疾言厲色。

皇后話鋒一轉:

“好吧!就算紫薇在坤寧宮,紫薇不過是個宮女,我跟格格要了這個宮女,留在身邊侍候我,可以嗎?”

乾隆大怒:

“一個皇后,說話出爾反爾,做事跋扈囂張,簡直可恨!”

皇后面無血色,不敢相信的看著乾隆:

“皇上!難道臣妾今天的地位,還不如一個宮女嗎?您怎能用這種話來說我!”

乾隆不由自主,竟引用了小燕子的話:

“宮女也是人,宮女也有爹孃,也是人生父母養的!所謂“皇后’,正應該‘母儀天下’!你的‘母儀’在哪裡?你不知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嗎?如果你不能勝任當一個‘國母”,這個‘皇后”的位子,你不如讓賢吧!”

皇后大震,連退了兩步,張口結舌,竟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乾隆便厲聲再喊:

“還不趕快把紫薇交出來!”

皇后心一橫。

“臣妾要為皇上除害,不能把紫薇交出來……”

乾隆大怒,回頭喊:

“爾康!爾泰!永琪!你們去把紫薇搜出來!”

爾康、爾泰、永琪巴不得有這樣一句,便大聲應著“遵旨”,衝進後面去了。

爾康三人,衝進密室的時候,只見到容嬤嬤帶著三個老嬤嬤,正在對紫薇用刑,她們居然“日出而作”,氣得三個人都血脈賁張。

爾康一聲大吼:

“該死的老巫婆,居然還在用刑!”就飛撲上前,踢翻了容姣媛,一看旁邊的刑具,氣得鼻子裡都冒煙了,抓起一把金針,就對容姣娥肩上一插。“你這個混蛋!你這個沒有人心的魔鬼!讓你自己嚐嚐這是什麼滋味!”

容嬤嬤倒在地上,痛得打滾。殺豬似的叫了起來:

“哎喲!皇后娘娘……快救命啊……”

爾康看到蜷縮成一團的紫薇,心都震痛了,顧不得容嬤嬤,就忘形的撲過去,一把抱住紫薇,痛楚的喊:

“紫薇!對不起,我來晚了!”

紫薇看到爾康,淚水潛潛而下。

容嬤嬤還在殺豬似的慘叫,爾泰上前,劈手就給了容嬤嬤好幾個耳光。

“還敢叫?這種歹毒的老太婆,不如殺了”匡郎一聲,拔出匕首。

容嫉嫉大驚,嚇得發抖,跪在地上,拼命磕頭。

“饒命!饒命啊!埃少爺,我知錯了!”尖叫:

“五阿哥!救命啊……”

永琪早把其他嬤嬤一一踢翻在地。眾嬤嬤全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永琪喊:

“爾泰!要殺她,不能在這兒殺!先救紫薇要緊!

這個老太婆,隨時可以收拾!皇阿瑪還在外面等著呢,不要耽誤時間了!,,爾泰心有不甘,一揮手,將容嬤嬤髮髻一刀削掉。

髮髻落地。容嬤嬤以為自己的頭割掉了,咕咚一聲,暈倒在地。

爾泰拎著她背脊的衣服,拖了出去。

“我不殺她,有人會殺她!讓皇上發落!”

爾康已經抱起紫薇,往外大步走去。

當爾康抱著披頭散髮,狼狽不堪,臉色蒼白的紫薇走出來時,乾隆震驚極了。永琪和爾泰跟在後面。

爾泰還拖著一個沒有髮髻的容嬤嬤。

“皇上!紫薇救出來了!已經受過嚴刑拷打,遍體鱗傷!”爾康喊著。

小燕子和金瑣,一看到紫薇這樣子,心都碎了,兩人尖叫著撲上前去:

“紫薇!紫薇!我害死你了……我真該死!真該死!”

“他們把你怎樣了?怎麼會弄成這樣…你的傷在哪裡?我能不能碰你呀?”

紫薇知道乾隆在,便掙扎著要下地。爾康也不便一直抱著紫薇,就小心翼翼的把她交給小燕子和金瑣。小燕子和金瑣,一邊一個,去扶住紫薇。

紫薇東倒西歪的倚在兩人懷裡,好生悽慘。

乾隆大步上前,不敢相信的看著紫薇。震動而心痛。

“紫薇,你哪裡受傷了?”

紫薇抬眼見到乾隆,就掙扎著要站穩,無奈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在小確子和金瑣的扶持下,好不容易,搖搖晃晃站著,她還試圖跪下。可是,一個頭昏眼花,力不從也就倒在金瑣和小燕子懷裡。

“皇上,紫薇不曾受什麼傷……”她勉強的說著。

乾隆看著那張又是汗,又是淚的臉孔,心裡實在吃驚。

“弄成這樣,還說不曾受什麼傷!你盡避說,誰打了你?怎麼打的?用什麼東西打的?你說!不要怕!朕為你做主!”

皇后見到紫薇救出,心裡害怕,向前邁了一步。

“皇上……”她喊著,聲音裡已有怯意。

乾隆震怒的抬頭,掃了皇后一眼,厲聲說:

“朕在問紫薇,皇后請不要插嘴!”

這時,爾泰將容嬤嬤拖到乾隆面前,一擲而下。

“皇上,我把這個劊子手捉來了!”

容嬤嬤被這樣一摔,醒過來了,睜眼一看,差點又要暈倒,跪地慘叫道:

“萬歲爺饒命!萬歲爺……奴才不敢了……奴才再也不敢了……”

乾隆怒瞪著容嬤嬤,對皇后所有的怒氣,全部轉移到容嬤嬤身上。

“你這個下流東西!就是你在興風作浪!如此對待一個弱女子,太可惡了!”回頭大喊:“賽威!賽廣!把她拖出去斬了!”

“遵旨!”賽威賽廣大聲應著,便來拖容嬤嬤。容嬤嬤魂飛魄散,尖叫:

“皇后……皇后……”

皇后此時,心膽俱裂,再也顧不得皇后的形象,噗通一聲,對乾隆彬下了。

“皇上請手下留情!容嬤嬤是我的乳孃,等於是半個親孃!皇上請開恩!”

“你現在要朕開恩了?容嬤嬤不過是個奴才,一個罪大惡極的奴才,我殺一個奴才,你也會捨不得嗎?”

皇后落淚了。

“臣妾知錯了!請皇上網開一面!這些年來,臣妾雖在坤寧宮,長日無聊,多虧容嬤嬤悉心照顧,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請看在你我夫妻情分上,放她一馬吧!”

皇后一句“長日無聊”,乾隆心中一震,也有側隱之心,但盛怒難減。

“你的奴才,你知道憐惜,小燕子的人,你為什麼不能憐惜?什麼叫推己及人,你不知道嗎?”

“臣妾知罪了!”皇后委曲求全。

乾隆便厲聲說道:

“容嬤嬤!朕把你的人頭,暫時記下!如果再有任何差錯,再去漱芳齋找麻煩,你就必死無疑!”

“奴才謝皇上恩典!謝皇上恩典”容嬤嬤匍匐於地,渾身顫抖。

“死罪雖然兔了,活罪難逃!賽威,賽廣,把她拖出去打二十大板!”

賽威賽廣便拖著容嬤嬤出去。

皇后眼睜睜看著容嬤嬤被拖走,什麼話都不敢再說。

乾隆見容嬤嬤拖下去了,就轉頭看著紫薇。

“紫薇,除了容嬤嬤,還有誰對你用刑?為什麼對你用刑?”

紫薇在金瑣和小燕子的左右攙扶下,跪在地上,搖搖晃晃的給乾隆磕了一個頭。

“回皇上,沒有了,請皇上不要追究了!皇后教訓奴才,是天經地義,皇上不追究,就是紫薇的福氣了……”一。

紫薇說到這兒,眼前一黑,竟暈了過去。

小燕子抱住紫薇,淚如雨下,慘烈的喊:

“紫薇,紫薇!你不要死,你死了我跟你一起死!”

乾隆又驚又急又痛,連聲喊:

“趕快送她回漱芳齋!馬上傳太醫!快!、快!”

紫薇躺到漱芳齋的床上,人就清醒過來了。

漱芳齋一陣忙亂,太醫來了好幾位,令妃也趕來了。明月、彩霞、小鄧子、小卓子和諸多宮女太監,忙忙碌碌,跑前跑後。倒水的倒水,擦拭的擦拭,先幫紫薇弄乾淨,清理更衣。然後,太醫們診治的診治,抓藥的抓藥,煎藥的煎藥,上藥的上藥……。又忙了好一陣子,才把紫薇弄定了。終於,紫薇躺在床上,換了乾淨衣裳,梳洗過了,傷口都上了藥,覺得自己又活過來了。

乾隆居然親自到床前來看紫薇。

金瑣和小燕子看到乾隆,便屈膝請安。小燕子眼眶一紅,委曲萬分的喊了一句“皇阿瑪”,眼淚就簌簌直掉,哽咽難言。

紫薇蒼白如死,見乾隆親臨,受寵若驚,急忙想起床。

“皇是!”

乾隆一伸手,將紫薇身子按在床上。

“這種時候,不要多禮了!”凝視紫薇:“令妃都告訴我了,是用針扎的?嗯?聽說渾身都是針孔?疼極了,是嗎?”

這麼溫柔的語氣,這麼關心的眼神,紫薇好感動,眼中立即充淚了。

“謝皇上關心,不疼了!”

乾隆點點頭:

“疼得臉色都像白紙一樣,還說不疼?”

“有皇上和令妃娘娘這樣關愛,又請太醫,又賜藥,又殷殷垂詢,真的不疼了!”紫薇哽咽的說。

乾隆心中一抽,憐惜之情,不能自己。

“皇后為什麼對你動刑?剛剛在坤寧宮,你不說,現在,可以說了!”

“請皇上不要追究了!”紫薇在枕上磕頭。

“你盡避說,沒有關係!”

紫薇看著乾隆,眼光誠誠懇懇,聲音溫溫婉婉:

“皇后貴為國母,無論怎樣教訓我,都有她的理由和權利。皇上,家和萬事興,犯不著為了小小一個丫頭,鬧得宮內不寧!皇上已經罰過容嬤嬤,夠了!”

“話不是這樣說,萬一鬧出人命,怎麼辦?而且,這皇宮,是多麼高貴寧靜的地方,是朕的家呀!居然在皇宮裡動用私刑,這像話嗎?”

紫薇見乾隆發怒,就含淚不語。小燕子在一邊,再也熬不住,落淚嚷:

“皇阿瑪!這還有什麼好問的?皇后就是看我這個漱芳齋不順眼,沒辦法除掉我,就欺負我房裡的人!皇阿瑪,你那麼忙,我們不能一出事就找你,今天是紫薇命大,您在宮裡,如果您不在宮裡,紫薇大概就被弄死了!”

乾隆抬頭看小燕子,嘆口氣:

“你放心,朕已經吩咐爾康,調侍衛來保護你們,以後,坤寧宮叫傳,先告訴朕,朕為你們做主,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了!”

令妃便上前說道:

“皇上,請回宮去休息吧!這兒,有小燕子她們照顧著,爾康、爾泰保護著,應該不會再出問題了!”

乾隆看著紫薇,看了好一會兒。憐借一嘆,說:

“紫薇,你好好休養,想吃什麼,盡避叫廚房去做!你今天受了委曲,你雖然不肯說,朕心裡也大概明白!你一句‘家和萬事興’包涵了千言萬語,朕也瞭解了!你不要怕,傷好了,朕再來跟你下棋!”

乾隆說得如此委婉。紫薇感動得淚如雨下,在枕上拼命磕頭。嘴裡重複的說:

“謝皇上……謝皇上……謝皇上……”

“看樣子,朕不離去。你也沒辦法休息!令妃,走吧!”乾隆體貼的說。轉身離去。

一屋子的人忙著恭送。

乾隆罷走,爾康進來了。

小燕子一看到爾康,就揮手要大家全體出去,一面對爾康說:

“不要談大多了,太醫說,她需要休息!我和金瑣在門口守著,不會讓人進來!”

“謝謝你!”

金瑣過來,對爾康屈了屈膝,低低的叮囑:

“她很痛,到處都痛,你跟她談談,或者可以止痛!就是,千萬別說要帶她出官去,皇上親自慰問,她感動得要命。什麼力量都沒辦法讓她離開了,你如果又說要帶她走,那會讓她更痛的!”

爾康一怔,對金瑣拼命點頭:

“我知道了!”

小燕子就和金瑣匆匆出門去。

爾康奔到床前,見紫薇仍然蒼白如死。他在床前坐下,把紫薇的手抓了起來,緊緊的放在胸口。兩眼熱烈而痛楚的凝視著她,半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紫薇眼中含淚,過了片刻,反而是紫薇先開了口。

“都過去了,好在,有驚無險。”她安慰著爾康。

“有驚無險?你已經遍體鱗傷,還說有驚無險?

我……”搖頭,咬牙:“我會為你心痛而死!”

“不要這樣,你這麼難過,我會因為你的難過。

而更加難過的!”

“我知道不該讓你更加難過,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不難過!我怎麼樣都沒想到,會發生今天這種事!

我覺得自己真該死!真沒用!居然沒有力量保護你!

看到你這樣,我又沒有辦法替你痛,我真的好後悔!”

“我知道,我都知道!”紫薇含淚看爾康,勉強的擠出一個軟弱的笑。不要為我難過,皇上因此而注意我,我是因禍得福了!”

“傷成這樣,你還這麼說!身上到底有多少傷口?

除了針,還有沒有別的?”

“沒有關係!你來了,這樣守著我,看著我,我知道你對我的疼惜,知道你比我還痛!被了,我心裡很溫暖,很感動。受一點小小的傷,發現自己被這麼多人珍惜著,這點傷,其實是一種幸福!不要後悔。

我覺得好興奮!皇上為我親自去坤寧宮,親自送我回來,為我宣太醫,還要令妃娘娘來照顧我,還對我問東問西,我已經受寵若驚,我高興都來不及啊!”

“你是陷在這個‘父女相認’的漩渦裡,不準備出來了!”爾康凝視她。

“我義無反顧,不準備出來了!”紫薇堅決的說。

“皇后到底為什麼拷打你?”爾康疑惑的問。

“她要我說出和你家的關係,和五阿哥的關係,和令妃娘娘的關係……她以為,我是你們大家設計的‘魚餌’,在‘勾引’皇上!”

爾康震動極了。

“天啊!我們趕快把真相說出來吧,不要再拖了!”

“不行啊,我還一點把握都沒有,你說過不能急!”

“可是,我太害怕大害怕了!今天這種事情,如果再發生一次,我都沒有把握自己會不會失去理智,做出瘋狂的事情來!我真的為你神魂顛倒,心驚膽戰。你那麼堅強,又那麼脆弱,我不知道怎樣才能保護你!怎樣才能把你揣在口袋裡,帶在身邊,讓你遠離傷害!”爾康擔憂已極,憐惜已極的說,眼睛都漲紅了。

紫薇就伸手輕觸著爾康的面頰,柔聲說:

“我不痛了,我真的一點都不痛了!”

“可是…,我好痛!”

爾康就捉住她的手,送到唇邊去吻著。

紫薇蒼白的臉,終於漾出了紅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