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幾天後,在煙雨樓的一次聚會中,這挫敗感又一次淹沒了若鴻。那天,大家都聚在畫室,唯獨芊芊沒有來。子默三番兩次去迴廊上張望,終於引起全體的注意。這汪子默,今年已經二十八歲,卻仍然孤家寡人。平日,他常說他抱“獨身主義”,不相信人間有“天長地久”,所以,也不相信婚姻。說來也巧,這醉馬畫會里的男士個個是單身,都二十好幾了還沒成親。但,大家和子默不一樣,都是“事業未成,功名未就”,都是窮得丁當響,又都是由外地來杭州求學,再留在杭州習畫的,老家分散在全國各地。像梅若鴻,就是四川人,鍾舒奇來自武漢,“三怪”中的沈致文和葉鳴來自安徽,陸秀山最遠,是從東北來的。大家既不是杭州人,對未來也沒什麼把握,就都不願談婚姻大事。可是,這汪子默就不然了,又有錢又有名,又年輕又漂亮,是許多名門閨秀注意的目標,他偏偏不動心,簡直是個怪人!而現在呢?他居然也有“望穿秋水”的時候!“你給我從實招來!”陸秀山盯著他說:“你這樣魂不守舍,到底是在等誰?”“招就招嘛!有什麼了不起!”子默居然瀟瀟灑灑的說了:“等杜芊芊嘛!”“不得了!”沈致文大叫:“汪子默凡心動了,杜芊芊難逃魔掌!”“什麼‘魔掌’?”子默瞪瞪眼:“你少胡說!”

“我是說‘默掌’,說錯了嗎?”

大家都笑了。這醉馬三怪,個個能說善道。

“這不行!”陸秀山的臉一沉:“我陸大俠難得對一個女孩子動了心,你這個大哥攔在前面,我還有什麼戲可唱!”

“就是嘛!”沈致文接口。“太不公平了!”

子默啼笑皆非的看看眾人,舉起手來說:

“好好好,大家說實話吧!你們當中對杜芊芊有好感,想追杜芊芊的,請舉手!我要先知道敵人在哪裡,好對準目標一個個清除掉!”“我!”“我!”“我!”一下子舉起三隻手來,子默一看,除沈致文和陸秀山以外,還有一隻居然是子璇的,子默笑著說:

“你湊什麼熱鬧?你是女孩子□!”

“哇!那個杜芊芊,連我這女孩子看了都心動!我如果是男孩子啊,杜芊芊一定被我追上,你們都不夠瞧!”

大家發出一片譁然之聲。

子默看向若鴻。“你——不舉手?”他盯著若鴻問。“我——”若鴻怔了怔,仔細的想了想,就慢慢的舉起手來,舉到一半,他又廢然的縮回去了,對子默說:“我讓給你吧!”“真的嗎?”子默緊盯著若鴻,半認真半玩笑的。“這個杜芊芊,可是你帶到煙雨樓來的,你如果棄權,我就當仁不讓了!”“子默,我必須審審你,”若鴻提起神來,凝視著子默:“你不是抱獨身主義的嗎?這回怎麼?是真動心還是假動心?”

子默微微一笑,眼中的光芒是非常真摯的。

“我也不知道是真動心還是假動心,但是,就有那種‘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覺!”

“譁!”鍾舒奇大大一嘆:“連子默都栽進去了,真是各人有各人的債!”說著,就情不自已的看了眼子璇。

“好了!我明白了!”子默笑著說:“我們醉馬畫會,已被兩個女子,雙分天下,壁壘分明!好了,我知道我的敵人有些誰了,我們就各展神通,大家追吧!追上的人不可以保密,要請大家喝酒!”“好!好!好!”大家起鬨的喊著,吼聲震天。

子默好奇的看了看若鴻,仍然有些不放心。

“你到底是哪一邊天下的人?我對你有點模不清楚!”

“我啊!”若鴻抬頭看天,忽然就感到憂鬱起來,那片陰霾又移過來了,緊緊的壓在他的心上。挫敗感和自卑感同時發作,竟不知該如何自處了。“你們所有的戰爭都不用算我。反正,我啊……我是絕緣體!”

“那太好了!”子默如釋重負:“去除了你梅若鴻這個敵手,我就勝券在握了!”“咦!別小看人!”沈致文大叫。“還有我呢!”

“是呀,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不到最後關頭,誰都別得意,男女的事,比一部《三國演義》還複雜!”陸秀山說。

“好吧好吧!鮑平競爭嘛!”子默喊:“也不知道人家杜芊芊,定過親沒有?”“算了吧!”葉鳴說:“成過親的,我們還不是照追不誤,定了親攔得住誰呢?”大家都笑了。這是若鴻第一次聽到子默坦承愛芊芊,這帶給了他極大的“衝擊”。他覺得無法再在畫室待下去,就走到外面的迴廊裡,抬頭望著西湖,心情十分紊亂。在那遠遠的天邊,真的有烏雲在緩緩的推近。他甩甩頭,想摔掉一些記憶,卻甩出了芊芊那霧□□的眼睛:幾分天真,幾分幽怨,幾分溫柔,幾分深情……他再甩頭,甩不掉這對眼睛。他不服氣,再甩了一下頭。“你的頭怎樣了?得罪了你嗎?”子璇走過來,微笑的問。“別把腦袋甩掉了!靶情的事,要問這兒,”她指指他的心臟,“不是問這裡!”她再指指他的腦袋。說完,翩然一笑,她跑走了。若鴻有些眩惑起來。這兩個女子:子璇和芊芊,都各有各的美麗,各有各的靈慧,真是平分秋色,各有千秋!

下一次聚會中,芊芊來了。她看來有些憂鬱,有些憔悴。原來,她和她家那位卿姨娘起了衝突,杜世全偏袒卿姨娘,狠狠的責備了她。芊芊到了煙雨樓,忍不住就把自己的煩惱和盤托出,她真恨這個“一夫多妻”制!真恨男人“得隴望蜀”、“用情不專”。一時間,這些走在時代尖端的、前衛的“醉馬畫會”的成員,人人都有意見,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得好熱鬧,有的攻擊中國的婚姻制度,有的說女性被壓抑了太久,已不懂得爭取平等!有的說芊芊的娘意蓮太柔弱,有的又說素卿寧願作小妾,太不懂得尊重自己……反正,說了一大堆,卻沒有具體的辦法,來幫助芊芊。於是,子默提議,全體駕了馬車出遊去,讓芊芊散散心!這提議獲得大家的附議,於是,於行八個人,全擠進那輛西式敞篷馬車裡,子默駕車,就出門去了。他們離開了西湖區,來到一處名叫“雲樓”的地方。這兒是一大片的竹林,中間有條石板路,蜿蜒上山。竹林茂密,深不見底,蒼翠欲滴的竹葉,隨風飄動,像是一片竹海,綠浪起伏。這個地方因為偏遠,遊人罕至,所以十分幽靜。

就是在這裡,他們遇到了那個怪老頭。

敝老頭是迎面出現的。遠遠的,他們先看到一個白影子,聽到了一陣蒼老的,嗓音卻很渾厚的歌聲:

“問世間情為何物?真教人生死相許,

看人間多少故事,是銷魂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斷人腸,梅花二弄費思量,

梅花三弄風波起,雲煙深處水茫茫!

紅塵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

拌聲反覆重複,就這樣幾句。大家聽得滿入神。竹林、小徑、馬車、歌聲……頗有幾分詩意。然後,馬車下了一個坡,再上坡時,陡然間,那老頭就杵在面前了。他穿著白褂白褲,白髮白鬚,面貌清臞,有那麼幾分仙氣。手裡握著一個駱駝鈴,背上背了一個賣雜貨的竹簍。

“小心啊!”若鴻失聲大叫:“老先生,讓開讓開!”

“子默,快勒住馬呀,”鍾舒奇叫:“你要撞上他了!”

“小心啊!小心啊……”眾人一片尖叫。

就在這尖叫聲中,馬車從老頭身邊擦過去,老頭摔倒了,竹簍中形形色色的雜物,也滾了一地。子默急忙勒住馬,大家又喊又叫的跳下馬來,奔過去扶老頭。

“有沒有摔著?有沒有傷筋動骨?要不要擦藥?”大家七嘴八舌的問,紛紛去攙扶老頭。

那老頭卻無視於眾人,排開了大家的攙扶,他急急忙忙的爬在地上,去撿他散落了一地的東西,一邊撿,一邊哭喪著臉說:“糟了糟了!我的明朝古鏡,砸了砸了!描金花瓶,砸了砸了!香扇墜子、宋朝古蕭……”

原來是個賣古董的!大家看著他滿地爬著撿東西,手腳靈活,知道沒有撞傷他,就都鬆了一口氣。然後,大家都彎子,幫著他撿東西,幫著他收拾,也安慰著他:

“你瞧!沒砸沒砸!”若鴻說:“香扇墜子,瑪瑙珠子,都沒砸沒砸……”他忽然拾起了一樣東西,好奇的細瞧著:“咦!一支簪子!用梅花鏤花的簪子!好細緻玲瓏的東西!”

兩個女孩子都跑過來細看。

“我從沒看過梅花簪!”芊芊說:“我看過蓮花簪、鳳仙簪、孔雀簪……就沒看過梅花簪!”她瞪視著若鴻手中的簪子,不知怎的,心底竟浮上一種異樣的感覺。

“若鴻!”子璇也發出一聲驚歎:“這簪子倒像你家的圖騰!”“是呀。”若鴻有一陣眩惑,心中像被什麼隱形的力量給撞擊了。“我姓梅,偏偏撿起一支梅花簪!可惜這簪不是紅色的,否則,就應了我的名字了!梅若鴻,梅若紅嘛!”

“這支梅花簪啊,可大有來歷了!”老頭站起身子,看看簪子,看看眾人:“它是前清某個親王府裡的東西,據傳說,福晉那年生了個小榜格,因為沒有子嗣,生怕失寵,就演出一出偷龍轉鳳的騙局,把小榜格送出王府,換來一位假貝勒。福晉生怕小榜格一出王府,永無再見之日,就用這支梅花簪,在小榜格肩上,留下了一個烙印,作為日後相認的證據。這位格格後來流落江湖,成為賣唱女子。假貝勒卻飛黃騰達,被選為駙馬,沒想到,上蒼有意捉弄,竟讓這位真格格和假貝勒相遇相戀。從此,兩人的命運像一把鎖,牢牢鎖住,竟再也分不開來!”“是嗎?”若鴻好奇的問:“你是說,這梅花簪有關一位小榜格的身世之謎,還有段悽美的愛情故事?”

“是啊!”“是悲劇還是喜劇呢?”子默問:“那小榜格和假貝勒,有情人終成眷屬了嗎?”“這個故事,傳說紛紜,有人說,假貝勒在身世拆穿之後,就被送上了斷頭台,小榜格就當場殉了情!也有人說,假貝勒臨上斷頭台,被皇上特赦,但格格已經香消玉殞,貝勒就此出了家。還有一說,格格與貝勒,皆為了狐仙轉世為人,到人間來彼此還債,貝勒處死之後,格格殉情,兩人化為一對白狐,奔入山林裡去了!”

“啊!”若鴻有些怔忡。“我喜歡最後一說!最起碼,這段愛情沒有因死亡而結束!”

“像梁山伯與祝英台,死後幻化為一對蝴蝶!”子默說:“中國人喜歡在悲劇後面,留一點喜劇的尾巴!”

“這支梅花簪,”芊芊有些著迷的問:“真的就是用來烙印的梅花簪嗎?”“你們大家回去找一找,”子璇笑著說:“誰身上有梅花形的胎記,說不定就是小榜格投胎轉世!”

“我不相信前世今生,”沈致文說:“這一輩子已經夠累了,活好幾輩子還受得了!”“我就希望有前世今生!”葉鳴又要抬槓了:“這樣子,今生未了的希望,來生可以再續,希望永在人間!”

就這樣,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又熱烈的討論起“前世、今生”來。若鴻握著那簪子,忽然間心潮澎湃,生出一份強烈的“佔有慾”來。“喂!老伯,這支簪子,你要多少錢?我跟你買了!”

老頭看看簪子,看看若鴻。

“你買不起!”“你出個價,我要定了這支梅花簪!”若鴻急了,非要不可。“你說個價錢,咱們大家湊錢給你!”他又去看子默:“你幫我先墊,我將來再還你!”

老頭再深深的看了若鴻一眼。

“你說你姓梅啊?”“是啊,這支簪子,跟我有緣嘛!”

老頭收拾好他的背囊,背上了肩:

“既然你說有緣,這簪子,就給了你吧!”他瀟灑的說:“錢,不用了,天地萬物,本就是有緣則聚,無緣則散!這簪子,今天是自己找主人了!好了,我們大家,也散了散了!”

老頭說著,揹著行囊,邁開大步,說走就走。嘴裡,又唱起他那首梅花這樣、梅花那樣的歌來。若鴻還想追他,他卻走得飛快,轉眼間,就只剩了個小白點。大家怔怔的望著他的背影,都出起神來。“這個老人不簡單,”鍾舒奇說:“我看他一肚子典故,談吐不凡,倒像個江湖隱士!”

“確實如此!”子默點頭:“這江湖之中,大有奇人在!”他掉轉頭,看頭那拿著簪子出神的若鴻,忍不住敲了他一記,問:“你這樣死氣白賴的跟人家要了梅花簪,你有什麼用處呢?”

若鴻大夢初醒般。“是啊!我一個大男人,要一支髮簪做什麼?我就是被那個故事迷惑了嘛!”他抬起頭來,看看子璇,又看看芊芊,再看看子璇,再看看芊芊,眼光就在兩個女孩臉上轉來轉去。“這是女人用的東西,我看把它轉送給在座的女性吧!”

他的眼光又在子璇和芊芊臉上轉,猶豫不決。

子璇深刻的回視著他。

芊芊熱烈的凝視著他。

“哈!”若鴻笑了起來,自我解釋的說:“子璇太現代化了,用不著這麼古典的髮簪,所以,給了芊芊吧!”

說著,他就走到芊芊面前,把簪子鄭重的遞給了芊芊。

“你……把它送給我?”芊芊又驚又喜。

“是啊!”若鴻說:“以後你心煩的時候,看看簪子,想想我們大夥兒,想想說故事的老頭,想想故事裡那個苦命的格格,想想那個梅花烙印……你就會發現,自己也挺幸福的!至於你爹娶姨太太的事,不就變得很渺小了嗎?”

“是呀!是呀!說得對呀!”大家都喊著。

芊芊握緊了簪子,深深的注視著若鴻。一陣喜悅的波濤,從內心深處,油然湧出。把她整個人都吞噬了。她緊緊的,緊緊的握著這簪子,她像握住的,是她自己的命運。這是他的圖騰,他卻把它送給了她!

她抬眼看竹林,看小徑,看青山翠谷,覺得整個山谷,都為她奏起樂來,喜悅的音符,敲動了她每一根心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