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子璇已經走投無路了。在那個時代,要除掉肚子裡的孩子,實在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

她好不容易,輾轉又輾轉的,從陸嫂的朋友,一個洗衣婦那兒,弄到了一個地址。於是,這晚,她單槍匹馬,還著二十塊現大洋,帶著堅定的決心和無比的勇氣,在一個小黑巷子裡,找到了那個地址。敲開門,那產婆一見白花花的大洋,再看年紀輕輕的子璇,就什麼都明白了。她四顧無人,忙忙的關了門,把她拉進了小屋。

小房間裡陰暗潮溼,一股藥水味和黴味撲鼻而來,子璇就覺得頭暈目眩了。產婆讓她躺上了床,先幫她檢查,手指在她肚子上東壓壓,西壓壓,一股“專家”的樣子。

“幾個月了?”產婆問。

“大……大概三個月。”她囁嚅著。

“我看不止□!”產婆說:“孩子都挺大的了,起碼有四個月了!你今天是碰到貴人了,換了任何人都不敢幫你拿,這麼大的孩子,手啊腳啊都長好了,已經是個成形的小女圭女圭了……”產婆說著,開始去清理工具,鉗子剪刀在盂盆裡丟來丟去,一陣鏗鏗鏘鏘,金屬相撞的刺耳的聲音。子璇聽著,不自禁的起了渾身的雞皮疙瘩。她把手緊壓在肚子上,想著產婆說的,“手啊腳啊都長好了,已經是個成形的小女圭女圭了……”她似乎感到孩子的小手,隔著那層肚皮,在探索著她的手,在試著和她相握。她驚顫著,渾身通過一道電流似的刺痛,一直痛到內心深處。

“你要怎麼做?”她問產婆。

“以前都是吃藥,可是吃藥靠不住,吃了半天,孩子還是下不來。現在我用刮的,是醫生教給我的洋方法,快得很,刮過就沒事了……”“刮的?你是說,你把他‘割’掉?”

“是啊!”“那,她急急的,衝口而出:“他會不會痛?”

“你忍著點,總有點痛,忍忍就過去了!”

“我不是說我,”她激動了起來:“我是問‘他’,孩子,孩子現在有沒有感覺,會不會痛?”

產婆愣住了,張大眼睛說:

“那我怎麼知道啊!”“你說他已經都長好了!你去割他的小手小腳,他怎麼不會痛?”她更加激動,全身顫慄,想著她月復內的那個孩子,想著那柔弱的小手小腳。她倉皇的跳下床來,一頭一臉的冷汗,滿眼的悽惶和心痛:“不行不行!你不能割我的孩子,他會痛!他一定會痛!我不要他痛!”

“你到底要不要做?”產婆喊著,“躺好!躺好!”

子璇把產婆用力一推,產婆一個站不穩,跌坐下去,帶翻了小茶几,鉗子刀子盆子落了一地。

“他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用刀去割他……”子璇哭著喊,奪門而逃。“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我不能……”

子璇逃出了那間小屋,倉皇的拔腳狂奔,好像那些刀子鉗子都在追著她。她對這兒的地勢原不熟悉,四周又都漆漆黑黑,連盞路燈都沒有。一面不住回頭張望。忽然打另一個巷子裡,走出一個挑著木桶的小販,小販一聲驚呼,來不及躲避,兩人就撞了個正著。子璇慘叫一聲,摔倒於地,木桶“撲通撲通”滾落下來,好幾個都砸在她肚子上。她痛得天旋地轉,汗淚齊下,用手捧著肚子,她昏亂的、痛楚的狂喊:

“不!不!不!孩子!不可以這樣……孩子,我要你,我要你了……求求你不要離開我!不要不要……”

喊完,她就暈過去了。

當醫院通知子默的時候,剛好一奇三怪都在,大家聽說子璇在醫院急救室,全都嚇傻了。弄不清楚子璇到底怎樣了。跳上了馬車,大夥兒就全趕到了醫院。

子璇已經從急救室裡推出來了,臉色蒼白,形容憔悴,髮絲零亂,眼神焦灼。醫生緊跟在病床後面,對子默等人安慰的說:“我已經給她打了安胎針!這一跤摔得真是危險!不過,這並不是表示胎兒已經保住了,還要住幾天醫院,觀察觀察,如果不流產,才算安全過關!現在,趕快去辦住院手續吧!”

子默目瞪口呆,驚愕無比的去看子璇。子璇在枕上掉著淚,神色悽惶,用充滿歉疚,充滿悔恨,充滿自責,充滿哀求的語氣說:“哥,我錯了!我知道我錯了!孩子是老天賜給我的,我要他!我真的要他了!幫助我,請你幫助我,求求醫生幫我保住他!我不能失去他……不能失去他……”她哭了起來。

“鎮定一點!勇敢一點!”醫生拍拍她:“孩子還在,沒有掉,只要你肯好好休養,不要再摔跤……我們會盡全力,保住你的孩子!”子默仍然怔著,太吃驚了,太意外了。瞪著子璇那張衰弱蒼白的臉,他心中絞痛,這樣的子璇,實在太陌生了!他還來不及表示什麼。鍾舒奇已經像大夢初覺般,又驚又喜的開了口:“子璇,你懷孕了?你懷孕了?”他撲上前去,緊握著子璇的手,掉頭看子默:“子默,這是好消息,是不是?你放心,一切我都會負責的!”子默更加傻住了,那三怪也傻住了,彼此看來看去,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第二天,谷玉農就趕到了醫院裡。

子璇住的是特等病房,有兩間,外面是會客室,裡面是臥室,玉農衝進會客室的時候,子默和鍾舒奇都在。

“子璇呢?子璇……”他往臥室就衝。

“你不要去吵她!”鍾舒奇一把擋住了他:“她現在需要好好靜養!”“她懷孕了!”玉農興奮的大叫著:“我聽致文說她懷孕了!我要見她呀!”鍾舒奇面色一正,誠懇的說:“對!她懷孕了!所以我們很快就要結婚了!請你以一個‘朋友’的立場來祝福我們吧!”

“什麼?”谷玉農暴跳了起來:“孩子是我的,你跟她結什麼婚?我是她的丈夫,什麼‘朋友的立場’!”

“孩子是你的?”鍾舒奇氣得臉發青:“你做夢嗎?你跟她的婚姻關係早就結束了!這也是我要跟你特別強調的!你和她離的婚是絕對算數的!你們之間的事,已經統統都過去了!你以後不要動不動就心血來潮,說什麼丈夫老婆的了!我是孩子的爹,這點才是最重要的,懂了嗎?”

比玉農瞪大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著鍾舒奇看,越看就越生氣,越看就越火大:“原來,你這個狗東西!居然敢佔子璇的便宜!你混蛋!”他揪住了舒奇的衣服,想要揍他:“你怎麼可以趁人之危!你卑鄙!”“你無賴!”鍾舒奇也吼了起來:“結了婚不好好珍惜,離了婚又死不認帳!連我和子璇的孩子你都要來搶!”

“什麼叫搶?本來就是我的!”

兩個人劍拔弩張,眼看就要打起來。子默實在看不下去了,往兩個人中間一站,奮力的格開兩個人,他又生氣又失望的嚷著:“你們兩個夠了沒有?這兒好歹是醫院,吵出去給人聽了,像話還是不像話?住口!都給我住口!”

比玉農和鍾舒奇雖然被扯開了,兩人仍然彼此惡狠狠的瞪著對方,摩拳擦掌,咬牙切齒,似乎都恨不得要把對方吞進肚子裡去。子默把兩個人都往門外推去:“你們先走!誰都不許再吵!這件事,只有子璇說了才算數!我要先問問清楚!”“我也要去問!”谷玉農說。不肯走。

“我也要去問!”鍾舒奇說。也不肯走。

“你們誰都不許去問!”子默氣瘋了:“好好,你們在這兒等著,我去問!”子默進到病房,看見子璇靠在床上的枕頭堆裡,對著窗外默默的出神,顯然,外面的一番爭執,她全聽到了。她臉上有種孤傲的冷漠,好像外面的爭執,與她毫無關係似的。她的臉色依舊蒼白,眼神卻很深邃。

“你聽到了嗎?”子默強抑著怒氣,問:“子璇,你怎麼弄到這個地步?孩子到底是誰的?你說!”

她緊抿著嘴,半晌,才說:

“不知道!”“不知道?”子默真想給她一個耳光,又強行壓抑住了。“你墮落了!你這樣不愛惜自己,你真讓我太失望了!你以為這就是開放?就是前衛嗎?你如此不自愛,你叫別人怎麼愛你?”子璇震動了一下,臉色更加蒼白了。

“孩子……不是他們的!”她輕聲說。

“那麼,”子默走過去,抓住了她的肩膀,強迫她面對著自己,低聲問:“是梅若鴻的?你告訴了他沒有?他不承認嗎?他不要嗎?你說話呀……說話呀……”

她的眼神更加深邃了,像海一般,深不見底。

“孩子……不是任何人的,他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我沒有要任何人對他負責任!我自己會對他負責任!”

子默深深的看著子璇,他懂了,就算他是白痴,他也知道誰是孩子的父親了!他放開了子璇,走出房間。客廳裡,谷玉農和鍾舒奇攔了過來,用充滿希望的眼光望著他,急急的追問著:“她怎麼說?她怎麼說?”

“她說——”他咬了咬牙,抬頭看著兩個人:“孩子是她一個人的,她不要你們任何一個來負責!”他吸了口氣,又難過、又傷感。頓了頓,才懇切的對兩人再說:“假若你們兩個都愛她,在這個時刻,就不要再去追問,再去折磨她,讓她好好休息,等她休息夠了,身體好了,我們再來研究這事要怎麼辦。現在,你們看在我的面子上,看在子璇那衰弱的情況下,不要再爭執,不要再吵鬧了!”

比玉農和鍾書奇都納悶著,困惑著,也都若有所失。彼此再互看了一眼,就都像洩了氣的皮球般癱下去了,無力再爭執什麼了。這天下午,子默到了水雲間。

若鴻和芊芊,正忙著把裝好框的畫,做最後的整理。畫展只剩下三天,就要舉行了。還有好多事沒有辦,兩人都忙得團團轉。當子默出現的時候,若鴻在震驚之餘,立即就熱情洋溢了。他興奮的喊:“子默!你知道我要開畫展的事了,是嗎?你肯來看我,就是給我最大的鼓勵了!這表示,你對我前嫌盡釋了!是不是?”

子默強壓著怒火,看了芊芊一眼,走到若鴻面前。

“走!我有話要問你!我們出去談!”

若鴻一怔,看到子默滿臉寒霜,他的熱情被撲滅了,笑容一收,他僵了僵說:“那……你就問吧!”子默再看芊芊一眼。心中依然為芊芊而痛楚著,臉色更難看了。芊芊覺得不太對勁,對子默怯怯的回了一瞥,急促而不安的說:“子默,你要我回避是嗎?”

“你要問就問呀!不必忌諱芊芊!”若鴻見子默和芊芊看來看去,心裡頗不是滋味。“我跟芊芊之間,沒有秘密!”

子默震動了,更是怒火中燒,一發而不可止。

“好!很好!沒有秘密!那麼我就當了她的面談吧!子璇懷孕了!你是知道還是不知道,你預備怎麼辦?”

“□”的一聲,芊芊手中的一個釘錘,掉到一張畫框上,把玻璃打得粉碎。若鴻一驚,急忙對芊芊吼:

“當心我的畫!”子默一把揪住了若鴻的衣襟,把他推抵在牆上,他瞪著若鴻,眼中幾乎噴出火來。咬牙切齒的,他不相信的問:

“我告訴你子璇懷孕了,而你只關心你的畫?”

若鴻心慌意亂的看著子默,腦中紊亂極了。

“子璇懷孕了?啊?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子默怒吼著:“我就是要來問你,是怎麼回事!你這個敢做不敢當的偽君子!你這個小人!你這個不負責任的混蛋!我恨不得一刀把你殺了……”

芊芊的心,驀然間被撕扯成了碎片。她張大眼睛,痛楚的看著若鴻,什麼都明白了。

“原來,那天子璇來,就是要告訴你……但她沒有機會開口,原來……是這樣……”

“子璇來過?”子默更加肯定了。“子璇果真來過?你不過問、不幫忙,讓她一個人走投無路……害她又摔跤、又住院!你還有一點點人心嗎?”“我不知道啊!”若鴻痛苦的說:“她什麼都沒說,我真的一點都不知道啊……怎麼摔跤、怎麼住院,她受傷了嗎?”

“如果你想知道孩子是不是掉了,讓我坦白告訴你,沒有掉!孩子命大,會來到這個人間,向你討債……”

芊芊眼淚撲簌簌一掉,痛喊著說:

“若鴻!不要讓我輕視你!孩子是你的,你就不能賴呀!否則,你要子璇怎麼辦?你跟子璇,已經好到這個地步,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我……我真後悔呀!”

芊芊喊完,就哭著跑掉了。

“芊芊!芊芊!”若鴻著急的大喊,但,子默揪著他的衣襟,他無法動彈。“你敢去!”子默把他再一推,推在牆上。“這個節骨眼了,你還敢撇下子璇追芊芊去?”

“子默!”若鴻迎視著子默那燃燒般的視線:“我無可奈何啊!我現在只能忠於一份感情,一個女人!我無法使兩個女人都幸福快樂,我已經為了芊芊而傷害了子璇,現在你要我再為子璇而傷害芊芊嗎?即使我願意為了那個孩子而娶子璇,你認為,這不是對子璇的侮辱嗎?”“你……你……”子默被他的話堵住了口,一時間,竟答不出話來。心裡的怒火,更是如火燎原般的燃燒起來。他忍無可忍,就一拳對他揮了過去。

若鴻被這一拳,打得踉蹌後退,摔倒在地上,一就坐在一幅剛裝好框的畫上面。

“畫!我的畫!”若鴻情不自禁的叫著,彈起了身子。

子默瞪大了眼,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到現在,你的眼中、心中,還是隻有你的畫!哼!我真是看透了你!你這麼自私,怎麼值得如此美好的兩個女人,為你付出?”“子默,我保證,等我忙完了畫展……”若鴻焦頭爛額,狼狽不堪的說:“我會來解決這件事……”

“不必了!”子默大聲說。走過去,對著一張畫,狠狠的踹了一腳。“畫展?畫展?祝你的畫展,空前成功!”

他掉轉頭,大踏步的衝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