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石井晴海獨自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一夜無眠,徹夜等待沈之浚。他喝了那麼多的酒,會不會出什麼意外?

這一夜,她獨自想了很多。雖然她到台灣來才短短的兩三天,所遭遇到的卻是人生中最大的變化。

第一天,她遇上了搶劫。

沈之浚是救了她,卻也同時搶走了她的心。

如果那個搶匪罪該萬死!那他呢?又可嘗不是罪大惡極呢?

難道一切都是天意嗎?

一直有一個聲音不斷催促她來台灣,或許不只是單純來尋找親生母親而己,而是她命中註定的孽緣也在這塊土地上。

微微的光線從玻璃窗外透進來,屋裡不再黑暗,但蒙朧的光線卻更讓人心感到孤寂呀!

終於……

門外傳出鑰匙開門的聲音,倦鳥終於歸巢。

沈之浚才回到家,卻發現石井晴海竟坐在客廳裡等他。他內心湧出了一絲絲的愧疚,卻又在瞬間掩去。

他坐到另一張沙發上。“你等了我一整夜,是不是想告訴我你的決定?”

“我……”石井晴海轉過頭看他,當她見他領子上的口紅印時,心狠狠的被刺傷了。沒想到她擔心了他一整夜,他卻在外面風流快活了一整夜。看來,就算自己肯當他的女人,也不會是他的惟一。

她忍不住的嘲笑著自己的異想天開,她怎能奢望像他這樣的男人會對一個女人忠心呢?

“我只是擔心你喝了酒出去會發生危險,現在你回來就好了。”石井晴海站起來,走回房間,一切看似稀鬆平常。

沈之浚的聲音卻在她關上門之前傳過來。“你真不誠實,心裡明明喜歡我,卻不肯承認。”

石井晴海將門關上,然後背靠在門板慢慢滑坐在地。

就算我愛你又怎麼樣?你永遠不會用同等的愛來對我!

你的愛是屬於所有女人的,我又有什麼力量來綁住你?

☆☆☆www.4yt.net☆☆☆

石井晴海知道自己除了靠沈之浚幫忙外,也不能每天關在這個屋子裡呆呆的等待。

但她並投有母親的任何資料,又該從何找起?

她看著桌上的電話,心中在掙扎著是不是該打個電話回日本問父親,如果他肯告訴自己母親的下落,她就不用像個無頭蒼蠅般亂擅。

蹦起勇氣,拿起電話,快速的按下父親的行動電話號碼,沒想到電話只響一聲就被接通。

“喂!”電話裡傳來父親的聲音。

自從她一個人跑到北海道念大學至今已經四年多的時間,她從不曾主動打過一通電話給父親,每次都是父親打電話來關心她。

其實就算父親是個黑社會老大、是個危害社會的超級大壞蛋,伹她無法否認的是他也是個疼愛她的好父親!這份血緣關係是永遠也剖不斷的。

“爸,是我。”石井晴海的聲音十分的小聲。

“小海!”石井滄浪實在想不到女兒竟然會主動打電話給他,這讓他充滿著驚訝!

“我現在人在台灣。”

“我知道。”石井滄浪知道她在台灣的每一件事,包括她被搶劫,以及她住在名叫沈之浚的男人家裡,甚至她已見過親生母親,只是她自己並不知道。

“你知道?”但石井晴海的驚訝非常短暫。“我早該知道你是石井滄浪,又有什麼事瞞得了你。”她的話裡充滿諷刺。但她不懂,既然父親知道自己跑來台灣是為了找親生母親,他為什麼沒派人把她帶回去?“那你也一定知道我來台灣是為了想找媽媽?”

“我知道。”

“爸爸,我相信你一定知道媽媽在哪裡?我求你告訴我好嗎?”

“小海,她現在有個很幸福的家庭、有個很愛她的丈夫,爸爸不希望你去打擾你母親。”他欠雅祺太多了,而沈仲豪給了自己所給不起的。

“爸,我並不會去破壞媽媽現在的家庭生活,我只是想見她一眼,知道自己的母親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她的願望就只有這麼簡單,為何他不肯答應自己。

“何必呢?就算你見到了又能怎樣?”

“爸,她再怎麼說也是我的親生母親呀!我不想一輩子連自己的母親是誰都不知道。”

“小海,回日本來吧!別再找了。”

“不,就算你不肯告訴我,我相信我也一定能找得到她。如果我找不到,我就永遠不回日本。”話一說完,石井晴海不再給父親說話的機會就將電話給掛斷。

就算要找上一輩子,她也一定要找到親生母親。

☆☆☆www.4yt.net☆☆☆

結果第二天各大報上刊登了一則尋人啟事。

尋找高雅祺女士,年約五十歲,曾在二十四年前留學日本。

如果有認識此人者,請速洽(02)275388679石井睛海

沈之浚隨意將報紙丟在辦公桌上。

他沒想到石井晴海竟會用這種方法來尋找母親!

石井晴海是個聰明的女孩,但他可不認為高雅祺見到報上的尋人啟事後,會肯出面相認。

如果她是個好母親,根本不可能丟下自己的親生女兒,甚至不曾回日本看她。

這時,他桌上的電話響起,他按下通話鈕。“林秘書,有什麼事?”

“總經理,徵信社的陳先生找你,你現在有時間見他嗎?”

“請他進來,另外再泡兩杯咖啡,還有,我暫時不接任何電話。”

電話掛斷沒多久,隨之而起的是敲門聲。

“進來。”

“沈先生。”徵信社的陳先生推開門走了進來。

“我正想找你。”沈之浚從辦公桌後走出來。“坐下來說。”

隨後,林秘書迅速的送上兩杯咖啡。

“沈先生,今天的報紙你看過了嗎?”陳先生問道:“沒想到也有人和你一樣在找高雅祺!”

“看過了,登這則啟示的人就是要我找尋高雅祺的人。”

“原來如此!”

“你有查到什麼?”

“我已經查到她從日本回台灣後就改了名字叫高玉蓉,已經嫁人了。至於她結婚的對象暫時還沒查出來,不過不用多久,我就可以查出來。”

“等等,你說她改了名字?叫什麼?”沈之浚懷疑是不是他聽錯了。

“高玉蓉,玉蘭花的玉,蓉是芙蓉的蓉。”陳先生將資料袋放在桌上。“這裡面有我所調查到的資料,你可以看看。”

“高玉蓉?!”沈之浚趕緊將資料袋裡的文件抽出來一看,愈看他是愈感到震驚。

他怎麼也沒想到石井晴海極想尋找的親生母親,竟然是他的繼母,一個奪人丈夫的第三者!

“沈先生,我想再幾天,我……”

“不用了,你不用繼續調查了。”沈之浚打斷了他的話。

“我很快就可以查到。”

“不用了。”沈之浚走回辦公桌後,開了一張支票。“這是你的酬勞,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

他收下支票,既然僱主都這麼說了,他也不用多浪費時間再去調查。“如果還有什麼想知道的,你可以隨時打電話找我。”

沈之浚再度將徵信社調查到的資料拿出來翻看,他一直最痛恨的高玉蓉竟然是石井晴海的母親!

一個如此不要臉的女人,竟然會有一個如此清雅的女兒!

或許一切都是註定的,她註定要為高玉蓉來償還她所欠他一切。

他現在更是不可能輕易的放過她了!

☆☆☆www.4yt.net☆☆☆

斑玉蓉也看到了報紙,拿著報紙的手不斷顫抖著。

斑雅祺這個名字早已在她的生命中消失了二十四年,沒想到在二十四年後又會再度被提起!

石井晴海!原來她真的是石井滄浪的女兒!也是她那一生下來就無緣再見的女兒!

天呀!

她這二十幾年來日夜思念的女兒竟然主動找她!

她以為女兒該是恨她的,恨她狠心、殘忍的在一生下她後就拋下她。

晴海該恨她的呀!

斑玉蓉的淚水不停的流著,滴溼了報紙,也暈開了報紙上的鉛字。

這二十四年來.思念就像是鹽酸般,日日夜夜不斷的腐蝕著她的心。想見女兒的心狂烈的奔馳著,她現在就要去找她。

斑玉蓉飛快的上樓換了件衣服,向劉嫂交代了聲,就讓司機送她去到之浚的住處。

四十分鐘後,她已經到了沈之浚的住處。

斑玉蓉向警衛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在等待晴海開門時,她感到緊張不已,一顆心更是跳動得厲害,而認女兒的勇氣卻在此刻一點一滴的消逝。

“高阿姨,你怎麼會來?之浚已經去上班了。”

“我是專程來找你的,我能進去嗎?”

“請進。”石井晴海往後退了一步,待她進來後再將門給關上。然後進去廚房倒了杯水出來。“高阿姨,請喝杯水。”

“謝謝你。”高玉蓉從一進門後,眼光就沒離開過她身上。果真愈看愈像石井滄浪,難怪她在第一次見到她時,就感到一份莫名的親切。

原來是因為她是自己的女兒!

“高阿姨今天專程來找我有事嗎?”

“我是看到你在報上刊登的這則尋人啟示。”高玉蓉將報紙翻到那一頁。“你不是說你是日本人嗎?”

“其實不瞞你說,我身上流有一半的中國血統,我母親是台灣人。”

“那你為什麼突想找你母親?”高玉蓉問,這是她最渴望知道的。

“打從我懂事開始,我就知道自己有四個媽媽,但沒有一個媽媽是真的疼我。”

“那你爸爸呢?”

“他很疼我。或許在別人眼中,他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但是在我的眼中,他永遠是個好父親。”

其實在石井晴海的心裡是十分的矛盾,她既愛父親,又痛恨父親。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矛盾情結,讓她無法繼續待在那個家裡,才會跑到北海道,只為了想離家裡愈遠愈好。

“我一直到國小時才知道四個媽媽裡,沒有一個是我真正的母親。後來我跑去向大媽,她才告訴我其實我的母親是個台灣人,在生下我之後,就丟下我回台灣。”

“你不怪你母親如此狠心的拋下還在襁褓中的你嗎?”

“不,”石井晴海搖搖頭。“我相信她丟下我,心一定更痛,我又怎麼忍心去恨她呢?”

晴海,我的女兒,我的乖女兒。

斑玉蓉不斷的在心裡呼喚著她,但她卻懦弱的提不出勇氣來與她相認,告訴她,自己就是那個狠心丟下她的母親。

“我相信我爸爸知道媽媽在哪裡,但是他一直不肯告訴我。”

“為什麼?”石井滄浪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不讓她的女兒跟她見面?

“我爸爸說我媽媽現在已經有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有一個很愛她的丈夫,他叫我不要去打擾她。”

斑玉蓉在心裡漾著苦澀的笑容,與石井滄浪相識、相愛,她從不曾後悔過。甚至在知道他在自己之前已經有四個老婆的事之後,她也不曾恨過他。

像他這樣的男人,又豈是女人抗拒得了。

自己不也是被他的外表、被他的溫柔、被他的狂霸而迷失了自己,愛他愛得無法自拔。

她更相信,滄浪也是愛她的,只是他們相識的太晚。

“如果你找到你母親,你打算怎麼做?”

“我也不知道。”石井晴海搖頭。“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我真的只是想見她一面,我並不想去破壞她現在的幸福。”

“你難道不想知道她為什麼拋下你,一個人回台灣嗎?”

“想,但我又害怕知道真相。”

“晴海,如果你一直找不到你的親生母親,你會一直留在台灣嗎?”

“如果真的找不到她,我想我還是要回日本,畢竟台灣並不是我的家。”

斑玉蓉忍不住泛紅了眼眶,心中的自責和愧疚使她幾乎月兌口說出,自己就是那個狠心又不負責任的母親。

雖然拋下她有萬般的不捨與心痛,但那時的她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

可這二十四年來,自己從沒有忘記過她,無時無刻不思念著她呀!

“高阿姨,你怎麼了?”石井晴海注意到她泛紅的跟眶。

“沒有,我聽完你的故事,只是對你感到心疼。”高玉蓉很快的掩飾住自己的心情。“我相信你母親若是有看到你這一則尋人啟示,她一定會與你連絡的。”

“高阿姨,謝謝你。”

“晴海,高阿姨以後可以常常來看你嗎?”

“當然可以。”石井晴海完全忘記了沈之浚曾經警告她不能再見高玉蓉的話。像她這麼好人,叫人怎麼能拒絕得了。

“太好了,那高阿姨以後就常常來找你聊聊天。”

“嗯。”

“好了,我也出來太久了,該回去了。”高玉蓉站起來,眼神中卻充滿著依依不捨。

“高阿姨,你小心點。”石井晴海沒忘記她曾經昏倒在路上的事。“需不需要我進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高玉蓉想擁抱女兒,可是她卻鼓不起勇氣與她相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