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就這樣,湛爰住進了顏非家裡。

正如湛爰所說,忙著打工的他根本沒有時間做什麼家事,結果一切家事還是得由顏非一手包辦。

假日清晨,送完早報的湛爰一臉沒睡飽的樣子,打著不雅的呵欠,一進門就聞到一股香濃的滷肉味。

自從住進這裡後,就一直是顏非在照料他的三餐,湛爰儼然成了食客。

聞到香味,湛爰精神突然一振,直往六點鐘方向的矮桌衝去,毫不客氣地用手捏了塊滷肉大口咬下。

他露出滿臉幸福的表情。“哇!好好吃哦!”

端著飯走來的顏非,對他用手抓東西吃的習慣早已見怪不怪。“你喜歡吃?”

他大力點著頭,又咬了一口,口齒不清的說:“偶……偶追西歡出囉。”

“來,飯。”

“謝了。”他大口扒了幾口飯往嘴裡塞。

顏非坐來吃著飯,眼角不時朝他瞄去。

住在一起也十來天了,愈是相處就愈覺得他與爰爰除了外表不同外,一些日常生活習性與口味都很相似。

被他一直盯著,湛爰還以為他是在怪自己住了這麼久連忙都沒幫過,還要他煮飯給他吃。“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盯著我看行不行,我知道我很像白吃白住的食客,不過我也說過我很忙啊!是你說無所謂的。”顏非都還沒開口,他又搶著說:“好啦!今天我不用上班,我會打掃的啦!”

“你工作很累,不做也沒關係。”和他住在一起後,他才知道他打了三份工,睡覺的時間大概只有三個小時而已,也因為如此,他才沒強硬要求他一定要做家事。

“那幹嘛一直盯著我看?”

“我想問你一件事?”

“問啊!”說話歸說話,他仍不忘將一盤的炒三鮮掃光。

正想問時,門外傳來一陣門鈴聲。

“我去開,你先吃。”顏非站起身來走去開門。

湛爰吃得正開心,突然聽見外頭好像有爭吵的聲音。

“在吵什麼啊?”

他好奇的拿著碗就往玄關定去,瞧見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正在和顏非爭執。

“我說過,沒找到他之前,我是不會回去的。”

“自從少爺和夫人吵架後,就一直沒和夫人聯絡,夫人嘴上雖然不說,不過她還是希望您能回法國。”

“不要每次來就和我談這件事,要是隻為這件事就別再來了。”顏非倚著門,表情難得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知道他不會聽勸,黑衣男子不再多說什麼,由口袋中拿出一封牛皮紙袋。“又寄來了。”

顏非眉頭一深皺,不用看他也知道是什麼。“你可以回去了。”

“少……那我先回去了。”本來還想說些什麼,見他不悅他只好打住話。

那人走後,顏非對著屋裡喊著:“你要躲在那裡偷聽到什麼時候?”

“啊!你知道啊!”湛爰從牆後尷尬地笑著走出來。

顏非走過去,拿掉他嘴邊的飯粒。“好奇?”

“嗯!你要說給我聽嗎?”

他真的好像爰爰!顏非看著他,不由的笑了笑,隨即否定掉自己的想法,他怎麼可能會是爰爰呢,不可能。“先進去再說。”

走進房內,被那人弄得心情不佳的顏非拿了瓶酒與兩個酒懷。

手裡端著碗的湛爰疑惑問道:“你拿酒做什麼?”

“陪我喝一杯。”

“我們都還未成年耶!”湛爰沒好氣地給了他一記白眼,可是看他心情低落的樣子,他的心隨即軟化下來。“好啦!就一杯哦!”唉!誰教他就是看不了他難過聽。

顏非將牛皮紙袋很小心的放進櫃子。

“你不看啊!”他實在好想大喊:是錢耶!他當然認得出那個牛皮紙袋,那是自己固定時間會寄還給他的錢。

“不看,反正也沒有他的消息,看了又有何用。”說著便將抽屜關上。

“消息?沒用?什麼意……嗯,哇啊啊啊!”他站起身,腳突然踩到一旁亂成一團的光碟片而滑倒。

“怎麼了?”顏非一回頭,便看見湛爰跌得四腳朝天,於是走上前拉他一把。

“還好吧?”

“這什麼啊?”湛爰疑惑地看著什麼都沒有寫的光碟片。

“虎恩斯放的。”

“這麼多,什麼片啊?”

“不知道。”瞧湛爰有點好奇的直盯著光碟片,顏非聳聳肩。“想看,就放囉。”

“可以嗎?”自從家裡出事後,他就沒再看過任何影片,真的有點懷念。

“無所謂。”

徵得他的同意,湛爰迫不及待走到放影機前,將光碟片放入,按下PLAY。

他興奮地想知道是什麼樣的片子,突然,音箱中傳來的是一對男人赤果身體交纏在一塊發出的申吟聲。

“這不是……”這不是傳說中的:“G片!”他是聽過關於這樣的片子,今天倒真是頭一回見著。

“好像是。”虎恩斯會看的片,他多少有些譜。

怎麼他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害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我看還是別看了。”

“不過是G片,沒什麼的,坐吧!”

兩人坐在地板上,看著電視上兩名男演員火辣的親熱動作與浪聲,湛爰愈看臉色愈發漲紅,眼睛不時瞄向坐在一旁的顏非。

小非看這個應該覺得很噁心吧!

顏非倒了杯酒遞給他。“喝吧。”

為了排解尷尬,湛爰淺酌了口,“哇啊!好辣,真難喝!”

顏非笑了笑,隻手撐在沙發上,眼瞧著螢幕。“原來男人和男人是這樣做的。

湛爰不知如何應對,只能乾笑。

聽著他低沉磁性的嗓音與影片裡男人插入的動作,他的下半身突然有了反應。

慘了,怎麼有了感覺?要是讓小非知道一定會覺得噁心而把他趕出去的!就像三年前一樣。

他正想起身逃離,卻被顏非抓住。

“有感覺。”看著他微凸的,顏非笑道。

被發現了,好丟人!現在他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我……我……”

“你對男人有感覺,喜歡男人嗎?”

“才……才不是,我怎麼可能會是,不要說笑了,我可是再正常不過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對男人有興趣。”他不想讓他感到噁心,極力否認。但是這樣的反應,反而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沉默了好一會兒,顏非淡淡吐出話:“我們來試試如何。”

“什麼?”他聽錯了吧!這種話怎麼可能從他的口中說出來。

還沒來得急消化他說的話,褲頭上的扣子已經被打開,拉鍊也被拉下,當他回過神時,顏非已掏出他半挺的。

“別這樣,快住手,你要做什麼,不要開這種玩笑。”他拉住顏非,慌亂喊著。

“我不是開玩笑,是真的想試,你不是忍不住了?”

“你……你真的太奇怪了,你不是愛女人,不是最討厭這種事嗎?”

顏非一怔,鬆開了手,神情苦澀的凝視著放著牛皮紙袋的抽屜。

見他一副痛苦的表情,湛爰忍不住問:“是不是有什麼事?”

一向不太透露自我感情的顏非,在面對爰愛時,不知為何只覺得自己猶如溺水之人抓到了浮木,讓他整個人安下心來,他環抱住他,口吻有些微顫地說:“剛才那個人是我家的管事。”

他當然知道,不然他也不會躲著不出去。

“我決定不去英國唸書後,我媽就一直希望我去法國和她住。”

原來是在想媽媽,真像小孩子!“既然想念,為何不去呢?”

放開懷抱,顏非鎖眉,沉重地說:“你會錯意了,我並不是因為想念我媽,而是因為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

“對。”凝視著爰爰的單邊酒窩,他露出懷念的神情。“我一直很想再見他。”

“誰?”誰是小非思念的人呢?是在他離開的這三年間認識的人嗎?

顏非半眯雙眸,緩緩吐出:“一個我深戀的人,只不過我們之間有些誤會。我真的很想再見到他,好對他說出我心裡的話。”

誰是讓你思思念唸的人呢?為什麼聽見顏非這樣說,他的心痛得像被針扎一樣。

“什麼話?”

“我想說……”

“不,別說。”他不想聽,不想聽他說出對那人的愛意。“不要說,別說給我聽。”

“也是,這種話,當然該第一個對他說。”

“後來呢?你沒找他解釋清楚?。”

“沒來得及說出我的心意,他就消失了。”

“消失?”

“是呀!消失,我找了他很久,卻始終沒有他的消息。”望著影片裡的曖昧動作,他幽幽地道:“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愛上個男人,愛上他後,我一直在想男人和男人上床不知是什麼樣的感覺。”

“你……你喜歡的人是個男人?”

“是,我是異性戀,對男人是沒什麼興趣,為了他,我曾想過要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只不過……光模男人的身體就想吐,除了他,我想和男人做真的很噁心。”

多麼傷人的一句話啊!三年前,他的告白被說成噁心,他以為顏非對男人沒有興趣才會這樣說,可是……現在呢?他說他所愛的人是個男人!湛爰酸澀一笑。“你就那麼愛他嗎?”

“對我而言他是不同的,我想和他做,想吻遍他的全身,進入他的體內,更想獨佔他的所有。”顏非口吻雖然淡然,卻充滿無限愛意。

湛爰仿彿聽見自己的心碎裂的聲音。“既然你只愛他,為何要和我做?”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要是你的話我或許能接受。”他的眼中仿彿有一股慾火熱情燃燒著。“讓我做,一次就好。”

“你拿我當什麼了?那人的替代品。”

“或許吧,看你對男人的戲有反應,你應該也是好此事的吧!做過了吧?那和我做應該無所謂。”帶著蠱惑的性感嗓音,在他的耳邊輕吹氣。

湛爰真的好想哭,小非,在你的心中,我就這麼不值嗎?

做?不做?湛爰在內心掙扎著。

要是能對顏非的喜歡減少一分的話,那麼……做吧!讓自己討厭他,就可以不再想著他。

“要是我中途不想繼續,你要停止。”

“嗯!”顏非伸手搓揉湛爰揚起的部位,在他耳旁帶點情色意味地吹了口氣。

“唔……啊!”才被小非模了那地方就發出這麼丟人的聲音,實在太丟臉了!不想被他聽見,他急忙捂住嘴不想讓聲音外洩。

“把手拿開。”

湛爰搖頭,他才不要被小非聽見這樣的聲音。

“讓我聽聽你的聲音。”

“啊!”竟然那麼用力的握著他揚起的地方,痛得他不得不張開嘴。“痛……好痛啊!”

沒給他抗議的機會,顏非的唇已覆上他的唇瓣。

“唔……”瞬間,湛爰只覺腦袋一片空白。

發生了什麼事?好像有樣東西伸入了他的口中。

靶受到舌被攪弄糾纏,他才清醒過來。舌頭都伸進來了,怎麼辦?

正當湛爰手足無措之際,只覺空氣逐漸消失。

他要吻多久?我的頭好昏。

受不了愈來愈稀薄的空氣,他推了推顏非。

被佔領的嘴根本發不出一個正常音。“嗚……灰……別……”

顏非沒理會他的掙扎,繼續吻著。

雖說空氣一直不斷消失,不過顏非的吻技真的很好,湛爰除了想多吸點空氣外,卻冀求著更多的沉醉相纏。

湛爰不知是因為熱吻的關係還是缺氧,臉上紅得有如染上紅霞,無力地躺在地上喘息。

還沒讓他休息夠,顏非開始解開他衣服的扣子。湛爰不想理會他這個動作,只想好好補足體內失去的空氣,可是在顏非咬著他以及用手不斷撫弄他的的同時,他不得不發出抗議。

“不……啊啊!等,等等,不要那麼用力,我快受不了了。”

湛爰一聲低吟後,顏非的手上多了乳白色液體。他帶著笑意說道:“真快。”

“我、我是正常男孩子,這很正常吧!”不管怎樣都必須維持男性尊嚴。

“才二分鐘就釋放了,看來我的技巧很好。”一絲邪笑掛在俊美的臉龐上。

丟人哪!好想找洞鑽。

“你享受過了,現在該我了。”顏非手腳俐落地褪去湛爰身上的所有衣物。

“別……”湛爰害羞地隨手抓了件被毯遮身。

顏非溫柔的在他耳邊輕呢:“轉過身趴好。”

彬趴的姿勢讓湛爰覺得好丟臉,不過心裡雖抱怨著,他還是照他的話做。

等他擺好姿勢,顏非將一根手指插入,他的摳弄讓湛爰感覺酥酥麻麻的;當第二根手指也擠進來時,他的身體本能的出現反抗。

“痛……好痛,不要、不要了。”

為了轉移他的痛感,顏非又玩弄起剛才解放過的男性,經過撫弄,才剛剛釋放過的物體又有了感覺。

前後被撫弄著的感覺好舒服,湛愛忍不住閉上雙眼享受著。

直到另一根手指加了進去,舒服感立即被一陣疼痛取代。

扁扁嘴,湛爰幾乎快哭了。“好痛,抽、抽出來……我真的好痛……你不是說我說不要你就會停的嗎?”

顏非原以為和男人做會很噁心,沒有想到和湛爰做的感覺會這麼好,好到他根本不想停止。“都這樣了,我已經停不了。”

“我不要了、不要了……”試著想將他的手指推離,身上微往前,但很快又被他給拉了回來。

“別亂動,等一會兒就舒服了。”

說得倒容易,他真的痛得快暈了。

想排解掉秘處被撐大的痛苦,湛爰緊抓著手上的被毯希望能分散掉疼痛的感覺,卻因為抓握的力道過大,手指指甲反而陷入手心裡。

“你這是做什麼?快鬆手,會弄傷手。”顏非退出手指,抓著他的手怒道。

他的退出讓湛爰鬆了口氣,握緊的手鬆了開來。然而他都沒來得及喘息,大腿就被他粗暴地往兩側分開,顏非早已挺立的男性強硬地惡狠頂入。

“哇啊啊……”比剛才手指大上好幾倍的東西深入,痛得湛爰大叫。身體已經開始劇烈顫抖,一股恐懼感湧上心頭,他忍不住大喊著:“不要,不要動了。”

顏非由背後輕咬著他的耳垂,在他的耳邊誘惑地道:“真熱,你的裡面真的好熱。”

看他很痛苦的模樣,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他的手又來到前頭撫弄著他的,有規律地搓揉,只是這樣的動作並不能減緩秘處被粗暴對待的痛楚,湛爰哭得眼睛都紅了,可憐地不斷哀求,卻得不到他的同情。

“停,停下來,好痛啊,不要了……啊……”

受不住不斷被衝撞,湛爰身子緊繃著,在體內探索的男性被暖意包圍,耳膜邊傳來顏非沉迷的嗓音。

“太棒了。”

想繼續感覺這種被包覆的溫暖,他猛力一頂,湛爰像是被刺激到了某個敏感點,身子微微顫抖了下。知道那兒是他的敏感地帶,顏非毫不客氣的對那個地方展開攻擊,湛爰只覺得全身酥酥麻麻,無力抗拒。

奇怪的感覺隨著顏非的動作加劇,他好怕,不斷的喊著:“不、不要……那裡,不要……呀啊……”

他下意識地想逃,但只要逃離一寸,便又被他拉回一分,顏非一個硬挺,將自己的完全埋入他的體內。

湛爰不斷的哀求,火熱的男性依然不停地在他身後抽送,顏非一個哆嗦後將體內的釋放,這才停下了激烈的擺動。

湛爰癱軟在地毯上喘息,他覺得口好乾,臀間好痛,還以為自己會死掉呢!

意識仍空白之時,顏非將他翻過身,把他的雙腳拉成大大的M字形,再次將插入。

“不、不行……”他真的不能再做了,全身真的好痛,然而他已經無力抵抗,全身無力的只能任由他予取予求……

***

“嗚……”

揉揉雙眼,湛爰呢喃一聲,眼睛睜不太開的打量四周,只見窗外景色已呈橋紅。

現在幾點了?

抬頭看著牆上時鐘,已走到六點鐘方向。

這時他感受到身下柔軟的被子,他在床上?

對了,他和顏非做到體力不支昏了過去,是小非抱我上床的吧!

輕微動了下,全身就像針刺一般疼痛。“好痛。”

低頭往下看,他才發現自己還是全身赤果,他得先穿上衣服才行。

才想起身,一隻手就攬住他。

他轉頭往後看,只見顏非一張熟睡的臉龐就在他的頸子後。

他怎麼抱著我睡?咦,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還在裡頭,該不會……

天!他他他的……竟然還在他的身體裡。

瞬間,湛爰的臉比外頭的夕陽還紅。

怎麼辦?

想了想,還是得先分開才行。他像貓兒走路般小心地移動身子,這不移還好,他一動,原本在他體內的物體竟然脹大了。

顏非似乎感受到他的動作,不安分地輕吟了下,整個人又往他的頸子裡靠,唇還不時碰到他的頸子,嚇得他一動也不敢動。

哇啊!冷靜、冷靜,冷靜點,不要再長大了。

現在的他就算不仔細聽,都可以感受到自己心跳大如雷的聲音。

餅了好一會兒,他身體內的物體終於平靜下來,這次非速戰速決不可。

輕輕移開顏非的手,深吸了幾口氣,他在心裡默唸著:一、二……等數到三時,他一個急抽身,如連體嬰的兩人終於分開。

“太好了。”

此時,床上的顏非翻動了子,嚇得湛爰像穿山甲一樣蜷起身體,等聽見床上平穩的鼾聲傳來,他才敢抬頭打量,看見他依然睡得很熟才放下心。

還好沒醒,要是他醒了,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種情況。

這一放心,他才發現腰痠背痛。“哇啊!痛……”沒想到做那種事身體會這麼痛。

他強撐起身子,步履蹣跚地往浴室走去。

蓮蓬頭不斷灑出熱水,沖洗著湛爰的身子,熱水將身上的殘液都洗淨了,只剩下秘處裡的液體讓他苦惱不已。

“這該怎麼洗?”

用手挖嗎?可是他的那裡好痛。

想來想去也沒其他方法,只好咬緊牙,一隻手抓住浴白,另一隻手伸向身後嘗試著想清理自己的。

“哈啊!唔……呃哈……”

好痛,好想放棄。想是這樣想,總不能任由那種東西留在體內。只得忍著痛,繼續努力地將裡頭的液體掏出。

“好痛好痛,唔啊……”正想放棄時,他的手突然被握住,他回頭一瞧,“你醒啦!”

顏非以手指拭去他的淚,用著極為溫柔的口吻說:“我來。”

“不、不用用了,我自己就……”

顏非不待他說完,抱住他,一手撫弄著他的前端,另一手探入他的後穴。

“唔啊啊……”

他的手指一伸入,原本就痛的地方,本該更加疼痛才是,不過顏非十分技巧的搔弄著他的敏感地帶,反而讓他舒服的整個人無力的倒在他的胸前不斷喘氣。

顏非引領著湛爰的手模向他的,被柔軟的手搓揉很快就有了感覺。他低下頭吻上他的唇,隨之探入他的口中攪弄著。

沒多久,兩人同時一陣哆嗦,釋放在彼此的手中。

湛爰已經無力的整個人趴在顏非身上,顏非嚿咬了下他的耳垂,沖洗過兩人的身子後,將他抱進房間內,擦拭著他的身體,突然,湛爰肚子響起抗議聲。

顏非撫著他的髮絲問:“餓了嗎?你再睡一會兒,煮好飯我再叫你。”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