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相互表明心意後,兩人除了上學和湛爰上班時間外,其餘時間大多膩在一起,而在一起的時間大多耗在床上。

湛爰汗水淋漓地躺在床上輕喘著氣,顏非欺近吻了下他的頸子,像是還嫌不夠似的撫模著他的身子。

“別……我不要了。”都做過三次了他還想要,實在沒有想到小非會這麼好床事。

“再一次,好嗎?”

他搖搖頭,“我好累了,不行。”

“再一次就好。”

“我不……唔……”

吻上他的唇,沒給他機會再說不,顏非隨即又探索起他的身體來,結果當然又大戰了兩回合,之後他才滿足地吻著已沒任何力氣的湛爰。

“我餓了。”

顏非膩愛的說:“餓了嗎?你等會兒,我煮飯給你吃。”

“我要吃滷肉。”

“好,你先睡會兒,好了我叫你。”他膩愛地捏捏他的鼻尖。

“嗯!”被寵愛的感覺真的很幸福,湛爰甜甜笑著點頭。

顏非隨手披上件襯衫,離開前不忘吻了下他的唇。

大概是真的累了,湛爰一閉上眼就沉沉睡著,不知睡了多久,直到嗅到一股香濃的滷肉香味,抵抗不了肚子裡躁動的餓蟲,他才睡眼惺忪地睜開眸子,坐起身也懶得穿上衣服,果著身僅披上被單便直接走到客廳。本來想走上前,可是看見顏非專注的態度,便打消了念頭,懶得再走回房間,坐在沙發上拿起旅遊雜誌翻閱,翻著翻著眼皮又慢慢地合上。

廚房裡,顏非嚐了口肉,滿意了才將火給熄掉,正想去叫人時,卻看見湛爰不知何時睡在了沙發上。

端著鍋子走過去放在桌上,玩興一起抱住他,唇也跟著吻上,手不安分地往被單裡鑽。

睡夢中,感受到唇上熱度與身體被撫模,湛爰輕吟了聲,揉揉眼緩緩睜開眼,一張開眼便看到顏非俊美的大臉出現在他眼前。

“唔……”想說什麼,唇卻被封住無法出聲。

品嚐夠了,顏非才不捨地離開他的唇瓣,坐,將他抱在懷中。“怎麼睡在這裡?著涼了可不好。”

湛爰抬頭望著他,笑道:“誰要你煮這麼久,本來想看你煮好沒,可是我實在太餓,走到這裡就沒力了。”

顏非低頭吻了下他的唇。“我真的把你給寵壞了。”

“寵我不好嗎?”

“好,好得讓我想把你吃了。”他噬咬著他的頸子戲笑道。

“嘻嘻,不要啦!好癢,別……”這時,湛爰不爭氣的肚子鬧起了情緒,咕嚕嚕響起。“我餓了。”

顏非拿起筷子夾了一小塊滷肉,湛爰還以為他是要夾給他吃,孰料,他竟然塞進自己的嘴裡。

“啊!我的滷肉。”

“想吃就過來呀!”

這情形擺明了他非得從他口中取得他想要的食物嗎?他不想讓他得逞地反抗著,“才不要,我要自己吃。”

他的想法似乎早被顏非料到,就在他的手快拿到滷肉的一瞬間,另一隻手已被抓住。

“啊!你做什麼,放手。”

“我說了,想吃得從這裡拿。”將他鉗制在懷中,手指著自己的嘴。

“不要、不要,你吃過了,我才不要,放開我。”然而他的掙扎根本不見效果,依然被牢牢困在懷裡。

“你都吃過我那個了,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顏帶邪笑道。

“啊!”明白他說的話,湛爰臉蛋瞬間漲紅。

“再不吃,我就要吃光囉!”顏非故意地一口一口吃著滷肉。

看著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抵不住肚子餓的痛苦,他只好投降的將唇向他移去,撬開他的唇,將舌探入,搜索著裡頭。顏非似乎沒想讓他那麼快吃著,靈巧的運用舌尖擺月兌想奪走肉的舌,經過一番交戰,湛爰好不容易才吃到他期待已久的滷肉。好好吃!不過只是想吃塊肉,卻得吻這麼久,真的好累人。

“還要嗎?”顏非又將一塊滷肉含在口中問。

累歸累,他還是想吃。正當他要靠近顏非時,門鈴聲突然響起。

“有人來了。”被打斷興致,顏非顯得有些不悅,“這時間會是誰?”

“你快去開門。”見他遲遲不起身,湛爰忍不住催促著。

知道他打著什麼主意,顏非故意將滷肉給端了起來。

“啊!你做什麼?”

“防你偷吃。”他笑了笑,捧著滷肉去開門。

鱉計被識破,湛爰氣呼呼地鼓著腮幫子。

顏非來到玄關處,將滷肉放在鞋櫃上才打開門。門一開,沒想到站在門口的竟是方妍熙。“你怎麼來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說出那樣的話?”

不想她的吵鬧聲吵到鄰居,顏非只好說:“我們外頭談。”

兩人來到公園,方妍熙再也忍不住地大吼:“為什麼要提分手?”

“我不是和你說得很清楚了。”

“清楚,你說你愛上了別人,這叫說清楚了?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要提分手?”她抓著他的衣領,執意要問出個答案。

“字面上的意思不是再清楚不過了?我愛上別人,對你,我只能說抱歉。”

方妍熙的淚珠緩緩滑落。“抱歉?一句抱歉就能彌補我這麼多年來對你付出的感情嗎?你怎麼這麼狠心,我是這麼的愛你呀!”

顏非沉默了會兒,才老實說道:“我不曾愛過你。”

“你……你說什麼?不曾愛過我!”她如淚人兒般哭喊著。

他點點頭,“對,從來也沒有。”

“你、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兩年,我們整整交往了兩年,你竟然說對我從來沒有愛。”受不了不曾被愛的事實,她怒不可及的摑了他一巴掌。

被女人打,這還是頭一遭,不過顏非並沒有任何反應,畢竟是他先對不起她。

“為什麼?為什麼不愛我?嗚嗚……”她不甘心地抓著他的衣襟猛力搖晃。

顏非還是沒任何反應,任由她發洩心中怨氣。

他的沒反應真的讓方妍熙很心寒,她將頭靠在他的胸前啜泣,帶著哭音哽咽道:“顏非,不要,我不要和你分手,我不要分手。”

“妍熙,別這樣,我們還是能當朋友。”

“朋友,我不要只當朋友,我要當你的女朋友,你的愛人,你的老婆。”抬起頭,含淚美眸凝向顏非,“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你喜歡別人也沒關係,只要我還是你的女朋友就好。”

“妍熙,不可能,我答應過他,心裡只會有他,我不可能再與你在一起。”為了讓她死心,他只好說出實話。

“你好狠,你真的好狠心。”

她知道要他保持原有的關係是不可能了,無意問眼角瞄見遠處有一道身影,她當然明白那人是誰。

“要分手,好吧!”

她瞬間轉變態度,倒讓他有點狐疑。

纖手拭去臉龐上的淚珠,漾起迷人笑靨。“最後能給我個吻嗎?”

“這……”

“我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也不行嗎?”

想了好一會兒,畢竟是自己提出分手的,為了不讓兩人日後難相處,他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好。”

蜻蜓點水般的吻了下她的唇就想離開,但方妍熙可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他,她伸出手環住他的頸子,硬是讓兩人的唇緊貼在一起。

雖然對她的舉動有所不滿,但他還是紳士地依了她的要求,反正以後也不會有接觸了。

原本在客廳裡的湛爰聽見關門聲,還以為顏非會走進來,沒想到等了好一會兒都不見人影,見他沒和自己說一聲就出去,他心裡有些擔心,於是穿上衣服走出來外面找他。

湛爰四處找著,當他走到公園看見顏非時,正想走上前,卻看見他和方妍熙親吻的畫面,一時間,湛爰的腦子一片空白,淚水悄悄落下。

“你騙我,你明明說會和她分手的,現在竟然……你騙我、騙我。”

不想再看他們親熱的模樣,湛爰轉身離開。

方妍熙看著遠處的人跑開,這才放開顏非。

她露出一抹邪笑,這種情節雖然老套,不過還真是百試百靈,看來湛爰絕對誤會了。

顏非對這吻的感覺很差,一心只想趕快回去吻湛爰,將自己口中的味道消除。“我要回去了。”說完,他立即轉身離去。

方妍熙怒視著他的背影,憤恨地咬著拇指。

“不愛我,愛一個男人會比我好嗎?哼!我得不到的,他也別想得到。”

顏非回到屋內,一定進客廳,就見湛爰窩在沙發上發呆。

“怎麼了?”他欺近身抱住他,“怎麼眼睛這麼紅?怎麼哭了?”他好心疼的吻去他的淚痕。

“小非。”湛爰摟抱著他,帶著哭音說:“你愛我嗎?”即使是騙我也好,說愛我呀!

“怎麼突然問這個?”他捏捏他的鼻尖笑道:“你該不會為了這種事在哭吧?你還真無聊,又看到什麼電視讓你胡思亂想了。”

“回答我。”看見他與方妍熙接吻,他的心很不安,不知道哪時候顏非就不再愛他了。

瞧他不安的神情,顏非安撫的含住他的唇瓣輕輕吮吻了下。“當然啊,要不怎麼會答應你無理的要求,好了,別胡思亂想了。”

湛爰頭靠在顏非的肩膀上,雖然他這麼說,他的心依然很不安。“小非,我們去旅行好不好。”

對他突如其來的要求,顏非愣了下。“旅行?”

“嗯,我想和你兩人一起去旅行,好嗎?”他想就算往後不能再與他在一起,也能有美好的回憶。

“當然好,不過你不是把打工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你捨得不打工嗎?”他帶著質疑的口吻問道。

之前爰爰為了打工可是晃點過他不少回,有時候他都覺得自己在他心中的重要性連打工都不如。

“和你我當然捨得,別把我說得那麼小氣行不行。”他嘟著唇不滿地抗議。

“行、行。”雙手繞過腰抱住他,親膩地將頭埋在他的頸肩處。“有想去哪裡嗎?”

“Cioatia。”

“哦!你想去Cmptip?”顏非有點訝異,還以為他會選擇國內旅遊。

“你不喜歡嗎?”

“怎麼會,只要是你喜歡,我就喜歡。”

他隨即說道:“那我們寒假去吧!”

“原來你都計畫好了,看來不去都不行囉!”顏非裝出一臉被設計無奈的神情。“唉!我能說不去嗎?”

“說話要算話,不然會長鼻子。”以為他要反悔,湛爰急忙道。

“要我去也行,不過……”他指著唇,“吻我,我就答應你。”

凝視著那薄美唇瓣,湛爰不由自主地想起剛才顏非與方妍熙接吻的畫面,他不要顏非的唇有著別人的味道。

傾身吻住熱燙的唇瓣,他極力表達心中那如烈火般的獨佔欲,顏非回應著他的熱情,唇吻至紅腫才牽動銀絲分開。

“你答應我了,不可以反悔。”

被他的吻挑起的顏非,隨口應了聲,一個轉身便將湛爰壓在身下,隨即又開始對他索求起來。

***

醫院病房內,湛爰坐在椅子上幫躺在病床上的母親擦拭臉龐,擦完後,將手上的毛巾擱在一旁。他臉上帶著甜美微笑,說著自己的近況。

“媽,你知道嗎?現在的我感覺好幸福,作夢都沒有想過會再遇見他,也沒有想到他會說喜歡我,感覺真的好不真實。”

望著窗外藍天,白雲隨風飄動,樹梢也因風的吹拂傳來西西梭梭的聲音。

“真的很不真實,我很害怕和他在一起的時光只是一場夢,雖然他現在和我在一起,但心裡卻有著另一個人,我的存在無法取代那個人在他心中的地位,明知道如此,我的心依然愛著他,媽一定覺得我很傻吧?”

他也覺得自己很傻,他容不下顏非心裡有別人,卻又捨不得離開他。

“我知道我傻,明明容忍不了卻又得強忍下,一切只為了得到他的些許愛意。”站起身來,觀望著遠處雙飛的鳥兒。“帶著這樣的心情,就算和他在一起也只會感到不安,我好怕這樣甜蜜的感覺會突然消失不見,我該再執著下去嗎?”不該吧!可是我真的離不開。

他走到床邊,“媽,我該去打工了,明天再來看你。”

走出病房,老院長杵著柺杖,搖搖晃晃走了過來。

“爰爰。”

“李世伯。”他轉身向他打招呼。

“爰爰啊,又來看你媽媽啦?真是乖孩子。”老院長表情為難,頓了下又說:“我有些話想和你談談,能來一下嗎?”

“好。”看老院長的神情,湛爰心頭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

兩人來到會客室,坐定後,老院長徐徐說著:“我和你爺爺是好朋友,你媽的事我也感到非常遺憾,你一個孩子要扛起這麼大筆的醫療費本來就不容易,我也很想盡量幫你,可是……”

“怎麼了嗎?”

“我那個兒子啊,最近想選院長,一直對我叨唸,說我少收你的錢破壞了院規,這樣讓他很難帶人,我也極力為你爭取餅,可是他就是不肯聽,直說要你和一般住院者繳相同費用才行,爰爰真的很抱歉,我實在無力改變我那死要錢的兒子的決定,你要是下個月起沒繳全所有費用,恐怕……”

繳全所有費用……那是一筆多龐大的金額啊!

之前李世伯念在兩家有點交情,費用只收百分之二十,現在要他全額付款,就算他再多兼幾份工也繳不出來。

老院長也明白湛爰現下的處境,於是拉起他的手,滿是皺紋的臉上帶著對他的不捨,“爰爰,要是你湊不出錢來,我可以借你。”

借?要真借了,只是徒增人情債罷了。

“錢我會想辦法,謝謝您的好意。”

“是嗎?”知道他倔,他拍拍他的手。“要是真有困難就來找我。”

“嗯!”

談完,湛爰離開會客室走在走廊上,腦子裡想的全是錢,該如何賺錢才能繳得出大筆的住院費?

耳邊突然傳來掛在牆上液晶電視的聲音。

器官需求總是供不應求,不少黑心商人以高價賣器官給急需的病人……

賣器官!人的器官能賣錢,要是我也……

他輕笑著,搖搖頭,“真是想錢想瘋了,離下次繳費時間還有二十來天,看來得找個高報酬的工作才行。”

***

大街上,人潮如流。

正要往上班地點走的湛愛,被一道倩影擋去了前進的路。

“方妍熙?”他有點意外她的出現。

“我有事想和你談談,找個地方坐吧!”

他有些為難地道:“我還要打工。”

“別廢話那麼多,走。”

方妍熙十分強勢,湛爰不得不跟隨其後,進入一間咖啡廳裡,選了個人較少的角落坐下。

方妍熙劈頭就給他一巴掌,反應不及的湛爰愕愣了下。

被打得莫名其妙,他有些氣惱的說道:“你為何打我?”

“你和顏非做了那種事,身為他女朋友的我,沒有資格打一隻偷腥的貓嗎?”她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

“我和顏非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你那種像在招搖般的吻痕再明顯不過了。”纖指指向他頸上未退的紅痕。“我以前就告訴過你,別來惹顏非,你真是一點都不知恥字怎麼寫,湛爰。”

連顏非都沒認出他來,她竟然認得出他。“你……”

“疑惑我為何會知道是嗎?”她優雅的拿起咖啡杯啜飲了口。“哼!只不過是由一隻豬變成瘦猴,有什麼好認不出來,再說你那看了就讓人覺得噁心的酒窩,誰會認不出來。”她恨他的酒窩,因為顏非深戀著那樣的酒窩。

我的酒窩犯著她了嗎?他微慍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你這話問得還真是可笑。”她冷哼一聲。“看來你是被顏非哄昏頭了,連自己搶人男朋友的事都給忘了。”

“我沒有搶,我們是彼此相愛。”

方妍熙閭言大笑,“哈哈哈……彼此相愛?這可是我聽過最可笑的笑話,兩個男人相愛個屁啊!別笑死人了。”

“男人又如何,男人相愛早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現在的社會,這種事早已不稀奇……

“幾年沒見,你倒是對自己挺有自信的嘛!”啐!幾年不見,他何時從膽小懦弱變得大膽敢言了。看來對他恐嚇是起不了什麼作用,得改變一下策略才行。

他已經不再是以前任人欺負的湛爰了,別想用威脅來逼他就範。“人是會變的。”

“是啊!人是會變,不只你,連顏非也會變。”腦中一轉,續道:“倒是你以為換了個身材,隱瞞自己的身分就可以得到顏非嗎?跟你說吧!顏非只是想嚐嚐男人的滋味而已,你真以為他愛你嗎?”

不愛嗎?是啊!就算顏非口口聲聲說著愛他又如何,他的心永遠有著另一個他,但他寧願相信至少現在的他是愛著自己的。

“小非說過愛我。”

“愛你?哈!你不會當真吧?”她嗤之以鼻。

“我是當真又如何。”

“身為顏非的女朋友,我勸你最好別相信。”她特別強調“女朋友”三字。知道他心中有所動搖,她繼續加把勁。“我想你該知道顏非心裡有著別人吧!”她當然知道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眼前的湛爰。

知道顏非不知道湛爰的真實身分,所以就算他們兩人已經有了親密關係,顏非也不至於說出他心裡的那個人是誰,她得利用這點來離間他們兩人的感情。

是啊!顏非愛的是別人,而不是自己,他為此矛盾過、傷心過、排斥過,最後因為愛,將一切的痛壓縮在心房一角不願想起。“我知道,那又如何,只要小非現在愛我就行了。

“唉!我該說你傻還是笨呢?說白一點吧!就算顏非口口聲聲說愛著男人又和男人上床又如何,他依然跟我交往,你說這是為什麼?”

他瞼色變得黯然,“為什麼?”

“因為他心裡真正要的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女人?”

她臉上漾著抹淡笑,“我問你好了,你以為顏非的那些古板長輩會認同兩個男人在一起嗎?再說顏非是獨子,顏伯母應該很期望他能傳宗接代,你能做到這一點嗎?不能對吧?那麼身為男人的你有何資格說愛顏非,真是自取其辱。”

“我是無法為小非做女人能做的事,可是我……”

“你以為光靠愛就能解決所有事嗎?天真,對你的性向我不想管,你想愛誰、想和哪個男人在一起我也管不著。”鄙夷的眼神凝視著他,一臉噁心的表情。“我可警告你,別纏著我的男朋友,不準再住我男朋友家,還有我們畢業後就會訂婚,你最好識相點,聽見沒?”當然訂婚這事是她胡說的。

雙拳緊握,指甲深深刺入肉裡,但湛爰並不感覺痛,因為心的痛已經遠遠超過手掌心的痛楚。女人所能做的他全部無法做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愛他,但是光有愛能做什麼,想打破老一輩的傳統觀念更是不可能,更別說擁有兩人愛的結晶了。

她說的話一句句刺入他心底深處,而那也是他心底最不願被開啟的鎖。原本想活在自我幻想中,但是她的話卻敲碎他所有的期待。

現實讓他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他垂首沙啞著聲音說:“你說這麼多,目的不就是要我離開小非。”

“哎喲,變聰明瞭嘛!”啜了口水果茶,她又說:“聽說你缺錢缺到你媽快被趕出療養院了是嗎?”

湛爰訝異地抬起頭,“你調查我!”

“有什麼好查的,是那間醫院的院長說的,怎麼?想向顏非借錢不成?”她從名牌包包內拿出一張支票。“這就當你們的分手費吧!”

看來醫院要他全額付費這件事是她從中搞鬼,為的就是想逼他離開顏非。“我是缺錢,不過別想用錢來羞辱我。”

“唷,還真有骨氣嘛!你最好想清楚,骨氣有個屁用,能當飯吃嗎?拿去吧!限你三天內滾離顏非的住處。”她將支票推到他的面前。

屈辱在他心中蔓延,湛爰咬著下唇氣到發抖。“你不用搞這種小動作我也會離開。”

“哦?”她的聲音充滿質疑。

“別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就算我不是女人,但只要我確定對方與我是真心相愛,就算有所阻礙我也會想辦法克服。不過小非心中的最愛終究不是我,哪一天他的最愛出現了,我依然還是得退出,對我來說長痛不如短痛,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離開小非。”

“你到挺有自知之明嘛!”目的達到,方妍熙露出得意的笑容,“要是你不是我的情敵,我想我們說不定會是朋友。”

湛爰扯唇一笑。“和你做朋友?算了吧!”

“哼!”方妍熙氣憤地站起身來,“你要我還不肯呢!”丟下這麼句話,她頭也不回地走人。

湛爰呆坐在原地,淚水落了下來,一抹笑在他臉上漾開。

“夢,也該結束了。”

咖啡廳門口,虎恩斯與一名美少年走了進來,正想找位子坐,卻看見湛爰一個人坐在角落處,正想上前打聲招呼,卻瞧見淚水由他臉龐滑落,頓覺事情不妙,他遣走身旁的美少年,走了過去。

“爰爰。”

低頭哭泣的湛爰,聽見聲音緩緩抬頭,豆大的淚珠落得更急,他隨即撲身抱住虎恩斯。

他這突如其來的反應讓虎恩斯嚇了一跳,坐,像哄小孩般拍拍他的背。“讓你抱我是無所謂啦!只是你不怕你心愛的人生氣啊?”

他是真的不介意,畢竟他對他真的滿有好感的,要不是爰爰心裡全是顏非,加上朋友的情人不可欺,否則他早就吃了他。

“別哭呀!怎麼了,顏非欺負你嗎?”

本來想緩和氣氛,沒想倒他的玩笑話反而讓爰爰哭得更厲害,店裡的客人全都瞄向他們,虎恩斯完全不在乎地繼續安慰著爰爰。

“你要怎樣才不哭呢?”他最怕人哭了。

“叫、叫我的名字。”

“名字?”他疑惑的頓了下,還是照他的意思喊出口:“爰爰。”

“多叫幾聲。”

哭的人最大,他只能照做。“爰愛、爰爰、爰爰……”

“不行。”

“不行?”

“不是小非的聲音,不行。”

這小子,真是有夠欠揍。“我這麼挺你,你還講這樣。”

“我現在很傷心,你真小氣,肩膀借我一下啦!”

“啐!這是求人的態度嗎?算了,我度量大得很,不和你計較。喏!想用多久請便。”

覺得枯等他哭夠也不是辦法,他招了招手,服務生走了過來。

“先生,請問想點什麼?”

明知道服務生的眼神中滿是疑惑,他卻視若無睹地說:“來壺水果茶。”

很快地,茶送了上來,虎恩斯優雅地喝著茶。

湛爰哭了好一會兒,聲音都哭啞了、眼睛也腫了,才停止哭泣。

見他不哭了,虎恩斯立刻遞了杯茶給他。“喝口茶吧!”

口真的很乾,湛愛飲了口,淡淡地說:“虎恩斯,你知不知道哪裡能賣器?”

“啊?”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聽說器官能賣很多錢,我想把我能賣的器官賣掉。”

“哦!啊?”虎恩斯差點沒被茶水給嗆著。“你、你要賣器官,你瘋啦,為什麼?”

“我急需要一筆錢,所以……”

“這事你有和顏非說過嗎?”

湛愛搖搖頭。“我和他分手了,所以沒必要說。”

如震撼彈般的話擊向處恩斯的心口,他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什、什麼?分手?沒搞錯吧!你們不是還在熱戀期,怎麼說分就分?前幾天還看你們親熱到眼中仿彿只有對方,怎麼現在就鬧分手啦!你們也太迅速了吧!是顏非提出來的?”

湛爰苦笑著,“我剛剛決定的,還沒告訴他,所以你也不能說。”

他的話著實讓虎恩斯嚇了一跳,就算是瞎了眼的人也看得出爰爰對顏非付出的是真感情,怎麼可能會自己提分手。“你是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把玩著手中茶杯,湛爰淡淡說:“剛才方妍熙來找過我,要我和小非分手。”

“她叫你分,你就分啊?”

“不是,只是……和小非在一起後,我一直擔心害怕著。”

他疑惑地看著他,“怕什麼?”

“小非心裡有個真正喜歡的人,要是他出現了,我一樣得退出。”

“就因為這樣?”

“嗯!況且我現在需要錢,沒有時間談戀愛。”

“所以你打算放棄對顏非的感情?”

“如果能放棄就好了,要是我對小非不要這麼有情,也許可以喜歡上你或別人,這樣說不定會好過一點。”

“傻瓜,要是你這麼濫情就不值得被我喜歡了。”

湛爰忍不住漾起一抹笑,“要求別人之前,先檢討自己吧!真搞不懂,你這樣到底誰能讓你定下來,真讓人好奇。”

“我可是屬於每個人的,想獨佔我,難哦!”他決定拉回話題,一臉嚴肅地翠。“你真的要賣器官嗎?那可不是開玩笑的,要是一個弄不好,說不定就玩完了,你要真缺錢的話,我可以給你個提議,不過你可不能跟顏非說是我給的建議。”

“嗯!”他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