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兩人互表愛意之後,湛爰又搬回了顏非的住處,原本應該很甜蜜的兩人生活,卻……

正在煮飯的湛爰拿著鍋鏟,看見顏非回來,立刻衝了過去,環抱住顏非的頸子撒嬌。

“回來啦!”

顏非吻了下湛爰的唇作為回應。

“小非,那件事……你考慮得怎麼樣?答應我啦!”

“我不會答應的。”

顏非坐在沙發上,一副不會妥協的表情。

又是這個回答,湛爰氣不過的說:“我不管,我要去。”

“我說了,錢你不需要擔心,我會負責,又何必非去賣不可。”

“為了我媽,有什麼不可以。”

顏非為了讓湛爰不再為了錢辛苦,一肩扛下湛母所有的住院費用,原本是好意,卻惹來湛爰覺得自己太過依賴他、感覺自己很沒用的想法。

“不行就是不行。”

“為什麼?”他都求他這麼多天了,還是不肯答應,真固執!他嘟著嘴,不悅地瞪著顏非。“我只不過是去打工賣麵包而已啊!這有什麼不行的?”

“別說了,快去煮飯。”

顏非攤開報紙不再理會他。

被禁止打工後,湛爰開始分擔起家事,最近為了顏非學會了不少的菜色,本來想獻寶一下的,現在卻氣不過地鼓著腮幫子。“要吃自己煮。”說完,他將手中鍋鏟往顏非坐的方向丟去,氣呼呼地跑了出去。

門砰的一聲關上,顏非放下手中報紙,嘆了口氣。“你怎麼就無法體諒我的心呢?”

***

“嗚嗚……嗚嗚……小非一點都不愛我,根本就不愛我。”

只要他們一吵架,倒楣的絕對是虎恩斯。

就像現在,剛勾到個不錯的美少年,兩人才剛躺在床上,正想好好享受一番,湛爰便衝了進來,還哭倒在他們的床邊。

原本該有一場激情的滾被單運動,卻被湛爰這個程咬金破壞。

躺在虎恩斯身下的美少年一見他出現,還以為被捉姦在床,嚇得急忙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虎恩斯,胡亂拿起衣服穿上。

“別慌,他不是我的情人,只是朋友,你等等。”

美少年疑惑了下,本來想走,不過虎恩斯的技巧實在太好,讓他捨不得走,他害羞的點點頭。

滿身慾火尚未紆解,虎恩斯一臉受不了、想殺了他的表情。

“我說你啊!就不能早一點或晚來一點嗎?每次非要在我正要辦事的時候來不可嗎?小心我吃了你。”

“嗚嗚……你吃了我好了,反正小非也不愛我。”

真要他吃了湛爰他還不敢呢!虎恩斯可不想被裝在麻袋丟到海里餵魚。

“前幾天不是還高興的說要和顏非去旅行的嗎?”

“不去了,我才不要和小非去旅行。”

虎恩斯嘆了口氣,“又怎麼了?”

“小非他……小非他不讓我打工。”

虎恩斯翻了翻白眼。

“你是天生勞碌命啊?顏非是寵你,怕你累、怕你辛苦才處處限制你,要換成是我的情人,就算去賣我都懶得理。”

“是、是這樣嗎?”

“當然。”

唉!怎麼覺得他們談戀愛後都變白痴了,真恐怖,看來我絕對不能步上他們的後塵,絕不談戀愛。

湛爰露出喜孜孜的笑容,“可是我老是依賴他,我怕自己會沉淪在他的溫柔中,那該怎麼辦?”

“傻哦!”捏了下他的鼻頭。“你可是他的情人,讓他照顧是應該的。”

“廢話,要是顏非是我的情人,老早被我榨乾了。”虎恩斯臉龐上帶著色迷迷的笑靨。

“啊!”湛爰瞬間臉色漲紅。“你又說胡話了,我……”

“想回去了?”

“我……嗯!”他想回去了,可是是他自己跑出來的,要是自己回去多沒面子。“

水汪汪的一雙大眼直向虎恩斯望去。

“了啦、了啦!電話我打行了吧?”他拿起一旁的手機,撥了個鍵,電話響了幾聲便接通。“是我。”

(爰爰在你那裡吧?)一副早料到的口吻。

“是啊!還打斷了我美好的床上運動。”

(小心年紀輕輕精盡人亡。)

這小子,他的情人壞了他的好事還說教,虎恩斯壓著話筒對湛爰道:“爰爰,想不想知道顏非重不重視你。”

“想。”

“很好,來,你大叫一聲,然後說不要。”

“哦!”湛爰深吸了口氣,“啊!不要。”

虎恩斯以邪氣的口吻說:“顏非,我限你十分鐘內來把他領回去,不然我不只吃了他,還會拉他玩三P。”

砰!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傳來門被撞開的巨響,隨後一陣急亂的跑步聲由遠而近。

“你敢碰爰爰試看看。”

“呵!真快,不到三秒呢!”虎恩斯露出一抹邪笑,對著湛爰說:“看見沒?這下安心了吧?”

湛爰開心不已地笑說:“嗯!”

顏非一臉狀況外的表情。

“怎麼了?”

親了下他的臉頰,湛爰笑得極開心。“小非,我不會再吵著要打工了,我啊,要更迷戀你哦!我們回去準備旅行的事吧!”

雖然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他肯和自己回去當然最好。

“走吧!”

湛爰拉著虎恩斯的手,笑眯眯地說:“別縱慾過度哦,小心年紀輕輕精盡人亡。那你們繼續吧,拜囉!”

看著他們恩愛離去的背影,虎恩斯額上三條黑線落下,現在真是什麼火都沒了,唯一有的是——怒火。

他放聲大吼:“要你們多事!!”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