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的一生中會有如此不順之事嗎?

從前齊昀是不相信的,不過徙從今天起,不由得他不信了,人是有如此倒楣的時候。

今天他應該快快樂樂的過二十七歲生日,沒想到等待他的即是一連串的噩耗。

一大早起來,甫走下樓便看到他一生都想不到的事。

同床共枕多年、應該為他準備漂亮生日蛋糕的老婆方心心,竟然和一名男人在大廳沙發上親密豹相擁著。

看見這樣的情景,齊昀快步的走下樓,站定在他們面前。

“心心,這位是……”

沒等他把話問完,方心心毫不客氣的指著齊昀的鼻子說:“不知道當年我是發了什麼神經才會發瘋的嫁給你,像你這樣沒用的男人,長著一張年紀不符的臉蛋,皮膚比我還細女敕,腰像一折就斷,一點男子氣概也沒有。像你這樣的人,我看你乾脆去讓男人抱算了。”

“心心,為什麼要這麼說,這些年來我對你哪裡不好嗎?”他實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她要這樣數落自己。

“好……好得讓我害怕,從我們結婚到現在都快七年了,我們上床的次數用十根手指頭都數得出來,我再也不要忍受這種生活了。”她冷嘲熟諷的說。

“對不起……我不是……”對於床第之事,他對她實在有很大的愧疚感。

“當年我真不該用假懷孕的手段從她的身邊搶走你,你恨我吧!”

“我說過了,我並不恨你。”提及往事,齊昀心中漾起淡淡的憂愁。

“你到現在還想著她吧!”

“我……我沒……”他吞吞吐吐的說不出話。

“別說你沒有,我受夠這種虛情假意的生活了。簽了這張離婚證書吧,我馬上就要和這男人結婚了。”

“心心……”他內心掙扎不已,不知道該不該挽留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

“真討厭,別再用那種可憐兮兮的聲音叫我。”搗著耳,她厭惡的別過頭去。

對於她的舉動,齊昀無言苦笑,這些年來,他可以感覺得出她的冷淡與漠視,只是沒想到她會如此討厭自己。

“我們馬上就要離開台灣了,順便告訴你,這房子下午就會有人來接手,存款裡的錢我也都提領一空了,你好自為之吧!”

丟下這些後,方心心和男人相擁而去,留下齊昀一人坐在空蕩蕩的客廳裡。

不想去上班的他,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的想著方心心的話,愈想思緒愈亂。

突地,念頭一轉,徒增傷感又有何用呢?

於是齊昀騎著他的中古機車前往公司,誰知道他的厄運還沒過去,機車竟然不給面子的半路拋錨了。

“不會吧!老天爺竟然如此對待我,還嫌我不夠衰嗎?”他封著不聽話的機車叨叨唸。

他心不甘、情不願的牽著機車到最近的機車店。

“老闆,修車。”齊昀對著空無一人的大門喊著。

不久走出一位老人,看了一眼他的機車。

“少年仔,你這台無效啦。”老人操著台灣國語說著。

“不會吧?”聽到這話,他簡直快瘋了。

“是啊!你這台車已經無法修啦。”

“是嗎?那就給你當廢鐵好了。”不想再和命運對抗的他放棄的說。

齊昀無奈的用“十一號公車”走到公司,一走進裡頭就感覺到一股怪異氣氛,有人在一旁哭泣,有人默默收拾家當。

突然有人來到他的面前。

“喂!齊昀,你收到消息了嗎?”一名喜道八卦的同事拉著他到一旁問。

“什麼?”一連串的不幸,已讓齊昀不曉得該如何反應了。

“你還不知道啊?公司大裁員呢,你有在名單裡嗎?”同事用誇張的口吻說。

“是喔,裁員啊!”過了幾秒,齊昀突然會意過來的大聲叫著:“什麼?裁員!”

“喔!你真是後知後覺,趕快去看看有沒有收到解僱信……”

還未聽完那位同事的話,齊昀直奔到辦公桌前,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暈倒——一封解僱信就平放在辦公桌上。

“不會吧!今天是我的黑色星期五,還是我犯太歲嗎?”齊昀頓時感到欲哭無淚。

東西都沒收拾,他無力的拖著沉重步伐,走出工作了三、四年的場所。

邁出大門,他無奈的抬頭看著天上的白雲緩緩飄過。

今天是耶誕節,更是他的生日。

大街小巷都充滿著快樂的氣氛。

漫無目標的走著,他經過一間商店,奇怪的店名讓他停下腳步。

裡頭的人見他瞧了好半天,便走了出來。

“先生,對這個有興趣嗎?”一位長相十分甜美的女孩問著,連聲音都是甜甜的。

“啊!”知這自己失態了,齊昀連忙說:“對、對不起,妨礙到你們營業了嗎?我這就離開……”

“別急著走嘛!你好,我叫小物。”小物打量著他,笑問:“要不要進來看看?”

“這……”

“來嘛!也許這裡有你想要的禮物哦!”

“禮物?”

“對啊!就如同我們的店名“禮物”一樣,你不也是因為我們的店名奇怪才會一直看的嗎?”

“啊!”被稅中心事,齊昀滿臉通紅,不知該接些什麼。

“好嘛!進來啊!今天我都還沒開工呢,捧個場吧!”

“這……嗯!”

點了點頭,齊昀便隨著她一同進入店內。店內的裝潢十分靜雅,並不像生意場所,反而有點像居家的臥房。

小物拿出一本目錄,笑意盈盈的說:“先生,你要不要看看,我們的禮物可都是很優的哦!保證你絕對不會後悔。”

反正今天已經夠衰了,買個東西安慰自己,也算是為自己慶生吧!

“那我看看吧!”

拿起目錄,他隨手翻了幾頁,對目錄裡的內容感到十分奇怪。

“請問……”

“先生,你有什麼問題嗎?”

“這……怎麼只有代號呢?”他不解的問。

“哦!先生是第一次來本店,所以有所不知,本店的禮物是要靠運氣。”她泡了杯茶來到他的前面,交到他手上。

“運氣?”

“對啊!一切都只靠運氣選禮物,這是本店的最大特色之一。”

“這樣啊!”他似明白又不懂的點了點頭。

“先生,有沒有你喜歡的代號呢?”

翻了翻書頁,他指著其中一個代號,“我選這個。”

一見那代號,小物大叫:“一二二五……不會吧?”

“怎、怎麼了?不行嗎?”

“這……可是……”小物苦惱般的走來走去,口中還喃喃念個不停。

瞧她很困擾的模樣,他體貼的說:“小物小姐,沒關係的,我可以選別的號碼,我本來只是想送個與自己一樣的生日代號而已。”

“你生日?今天是你的生日!這麼巧。”小物大叫:“既然是這樣,那就更不能換。放心,一切我搞定。”

“謝謝你,小物小姐。”

“哪兒的話,今天這麼特別的日子,還遇到這麼特別的你,當然要給你特別的囉!”小物從櫃檯後方拿出一本簿子。“對了,我先和你說明一下規則,本店的禮物只出售四小時,貨物既出恕不退貨,這樣可以嗎?”

“好。”反正他也不太在意,只是捧捧場。

“那麼,你想要取什麼代號呢?”

“代號?”

“嗯,收禮物時是不用真名的,為的是避免日後麻煩,所以都是以代號接收。”小物詳細地講解著。

“喔!”會有什麼麻煩?算了,反正也不會再比現在的他更煩了吧!

“那你想取什麼代號呢?”小物眨著大眼看著他。

這時他想起了,她以往老愛叫他的綽號,微笑道:“小鹿。”

“小鹿。”小物左瞧瞧他又瞧瞧他,隨後笑道:“這名字取得真是好,和你的形象真符合。好,就叫你小鹿。來,這給你。”

接過她遞來的胸針,他疑惑的問:“這是?”

“這是簽收禮物的證明,千萬別弄丟了喔,還有,今晚八點請到天使廣場旁邊的藍色酒吧等禮物,這樣懂了嗎?”小物笑了笑。

“嗯!”齊昀點點頭,表示他聽懂了。

“還有,有件事想告拆你,店裡的規矩是客不二。”

“客不二?”

“也就是同一筆生意,絕對不做第二次,所以要是客人對禮物有意思,本店也只好跟你說聲對不起,請明白我們的立場。”小物提醒著。

齊昀點了點頭。好奇怪的規定喔!不過他不可能會再光顧吧!

“那麼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

“謝謝。”他要走出門時,才想起忘了給錢,急忙轉身問:“對了,這禮物多少錢?我還沒給呢!”

“問禮物吧!”小物很爽快的回答。

“咦?”他不是很明白,卻點了點頭。“好,那我走了。”

在耶誕節的氣氛點綴下,夜晚變得明亮無比。

齊昀依約來到藍色酒吧。

酒吧內,音樂聲震耳欲聾,大夥兒沉浸在快樂氣氛下,向來滴酒不沾的他被氣氛感染,跟著點了杯酒。

喝了幾口,不勝酒力的他開始眼神迷茫,等了好久,低頭看著手腕上的表,時間已經是八點二十分。

打了個酒嗝,臉上展開一抹笑,自嘲地道:“看來禮物不會來了,今天真的好倒楣。”

站起身來,他搖搖晃晃的想離開。

一時搞不清方向,齊昀跌跌撞撞的被人群擠到洗手間前。

一群站在洗手閣門前的男人見他喝醉了,相互看了幾眼後,邪笑的圍住他。

“唷!怎麼了?喝醉啦!”其中一人湊上前扶住他的左肩,假裝關心的說。

“就是啊!你看你走都走不穩了,來,哥哥扶你。”另一人扶住他的右臂。被人莫名其妙的左右包夾,齊昀用手推拒,“你、你們做什麼?放開我……我

要走了……”

其中一人,更過分的抱住齊昀的身子,手不安分的遊移著。“哎呀!別這麼早走嘛!今天是耶誕節,大家一齊狂歡吧!”

“不要……你做什麼?你放開我……”被男人碰觸的感覺十分噁心,他不悅的怒吼。

“敬酒不吃吃箭酒!”瞧他抗拒的模樣,一人擺起臭臉下命令:“拉進去。”

“不……不要……你們要做什麼?放開我……救……救命……”

“吵死了。”另一人怕惹來大家的注意,捂住他的嘴,硬是將他拖走。

當邵一出現在酒吧門口,馬上有一窩蜂的女孩圍了過去。

“少,你好久沒來了,人家好想你呢。”一名女孩撒嬌的依偎在他懷裡。

“就是啊!沒有你,這裡都變得不好玩了。”另一名女孩不甘示弱,直接黏在他身上。

邵揚起一抹笑,將女孩們擁入懷中,順勢將手探入一名女孩的衣服裡。“是嗎?”

他的動作惹來女孩們的尖叫聲。

“哇!好討厭,少喔!”

“哦!那這樣呢?”邵更毫不客氣的覆上女孩的胸部,惹來一波更大的嬌笑聲。

當他們玩得正開心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吸引邵抬起頭四處張望。

小鹿!

聽錯了嗎?這聲音好像他。

真是的,小鹿怎麼可能會來這種地方,他在想什麼啊!

本以為是自己一時幻聽,不過聲音愈來愈悽慘,還夾帶著哭聲,讓邵不由得抬眼梭巡四周。

聲音突然消失了。

以為是他多心之餘,眼角掃到數名男人,壓著一個人就要往洗手間走去,看也知道是一群想發洩的禽獸。

正想移開視線繼續與女孩們玩樂峙時,卻驚見掙扎之人的面孔。

一張他再思念不過的面孔。

他二話不說地衝過去,留下一臉愕然的女孩們。

邵一拳便打得抓住齊昀的男人四腳朝天。

“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小子……”帶頭者正想罵出口,回頭一見是邵,嚇得渾身發抖,“少……”

邵指了指他們抓住的人,示意要他們交出來。

“哈哈哈……我們不知道他是少的朋友,對不起、對不起……”人交出去後,帶頭者一臉害怕,“我們可以……走了嗎?”

“哼!”邵揮手招來一群黑衣人。

“少爺。”黑衣人恭敬地道。

“替我教訓這些沒長眼睛的傢伙。”

“是。”

“不……少……饒命啊!啊……”還來不及說完話,他們已經被幾名黑衣人扁得倒在地上哀號。

邵揮手示意黑衣人住手後,對他們怒斥:“別再讓我看見你們。”

“是是是……”那群人連滾帶爬的逃離現場。

一旁圍觀的女孩們贊聲不絕:“哇!少好啊!”

邵將受驚嚇的齊昀輕輕抱起,將他抱進包廂裡。

瞧他嚇壞的模樣,不捨的撫模他的臉龐。“沒事了。別怕,小鹿。”

“我……”驚慌之餘,聽見有人叫他的小名,齊昀醉眼迷茫的瞅著邵,口齒不清的說:“你……你是……禮物。”

“禮物?”邵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對啊!”他全身無力的依靠在邵的懷中。“我……買的禮物。”

邵會錯意,以為他買男人當禮物,酸溜溜的說:“你買這種禮物做什麼?”

“我……”見他好似生氣,齊昀搖搖頭,“我……我不能買禮物嗎?我……”

“別……別哭啊!”瞧他快哭了,邵慌張的說:“能、能,怎麼不能?乖了,不哭啊!”

齊昀雙手抓著邵的衣領,大吐苦水的抽噎道:“我……我今天真的好倒楣,被心心離了婚,被公司裁了員,現在還……嗚嗚……為什麼……”

“小鹿。”邵愛憐地將他擁進懷中。

見他哭得傷心,本來應該要替他難過的,不過現下邵卻很開心。

離婚了,他和那女人離婚了?

太好了,這次我不會再放開你,小鹿。

“我真的好倒……楣。”話一說完,他便醉得不省人事。

“喂!小鹿、小鹿。”

“我好想睡……”

“好吧!我帶你離開這裡。”

“好……”

半昏沉中,膏齊昀只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浮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