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為了負起責任,齊昀開始瞞著邵鈴與邵單獨見面。

不過最近邵鈴似乎也變了,變得十分喜歡帶朋友來加入他們的聚會,而她的朋友就會像調查戶口一般的問個不停,起初齊昀沒多在意,不過次數多了也明白其中的怪異處。

就如同現在,在高級的法式餐廳內,悠揚的鋼琴聲環繞,搭配昏黃的朦朧燈光,增添了些許浪漫感覺。

在這樣的氣氛下,應該是件十分美好的事情,不過齊昀的心中卻不是如此想。

邵鈴不斷的找話題,想將氣氛吵熱起來。

“呵呵……沒騙你們吧,是不是像我說的那樣?”邵齡銀鈴般的笑著,口吻像在炫耀。

“嗯,是啊!真是沒見過這麼可愛的男人,他真的二十七歲啦!怎麼看都像個十來歲的小男孩呢。”其中一名穿著華麗的女子,口水都快流下來。

“可不是,真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呢。鈴鈴,他真的結過婚又離婚啦?是哪個沒眼光的女人,還真該感謝她的無珠呢!”坐在齊昀對座的女孩,沒有考慮到他的感受,逕自說個不停。

“齊先生,等會兒有沒有空啊?我們一起去觀夜景如何?”另一名身材啵兒棒的女人猛拋著媚眼。

夾在一群女人中間,齊昀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但還是保持他一貫的笑容,只是愈笑愈僵硬。

好不容易吃完這頓飯,送走她們後,邵鈴一如往常迫不及待的詢問他對她們的感覺。

“這次的女生不錯吧!要身材有身材,說臉蛋有臉蛋,有沒有看上哪個?”對自己的眼光,邵鈴很有自信的說。

要他怎麼說呢?她們雖好,不過再怎麼好的女人,他也不看在眼裡啊!我的心裡只有你啊!

抬頭望著她,他不禁嘆了口氣。

鈴鈴,為何你總是不懂我的心呢?

齊昀搖搖頭,用著一貫的拒絕方式傻笑著,“她們人很好,是我自己配不上她們。”

“你怎麼又這麼說,你是不是不喜歡?”瞧他眉心皺緊,她連忙說:“好啦好啦,不要皺眉了,我們回去吧!”

“嗯。”點點頭,齊昀坐上她的車。

經過這麼多次的飯局,齊昀再怎麼遲鈍沒神經也感覺得出邵鈴的用意。

她正在為他尋找第二春,而且十分的積極。

對於她熱心的行為,他很困擾也很無奈,想拒絕她的好意卻開不了口,畢竟他仍然愛著她,不想惹她不高興。

就這樣,他只好忍耐的任由她安排一次次的相親。

很快的,期末考結束了,寒假也即將來臨。

校舍內,齊昀正在批改考卷,愈改臉色益發難看。

“天哪!他們果然都沒在聽課。”改了幾張只有個位數成績的考卷,他有點感嘆自己教得那麼認真為何呢?

再拿起一張考卷來改,終於讓他展露笑顏。

“哇!這麼利害,考滿分呀?”看了一眼名字,齊昀訝異的大叫:“邵!”

瞧他平時沒在聽課,沒想到他的頭腦倒挺聰明的嘛!

正當他欣喜之際,一道身影從他身後抱住,齊昀沒有驚訝也沒有反抗,因為他知道抱住他的人是誰。

邵摟著他,吻上他的頸項,戲笑的說:“什麼事?瞧你開心得眉開眼笑。”

從那天之後,顯了負責,齊昀任由邵對自己做任何行為,不過僅止於親吻與,更進一步他就會強力拒絕,畢競邵已經不是小時候的可愛模樣了。

一開始摟抱還好,至於被吻,他實在覺得很彆扭,不過隨著次數增加也漸漸習慣。

“嘻!”齊昀抬起頭望著他,笑道:“沒想到你這麼聰明呢,你瞧。”

看著滿分的考卷,邵沒有多大的反應,冷淡的說:“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怎麼這麼說,你好利害呢,全班只有你考滿分耶!”

“那又如何?”邵十分不以為意。

瞧他一臉不在意,齊昀嘴角揚起一絲苦笑,“唉,聰明的人是不是都這麼狂妄呢?哪像我老是少根筋,又長得不夠男子漢,又……”

話未說完,邵的唇已經覆上他溫熱的雙瓣。

品嚐良久,他才不舍的移開,用手指抬起仍喘著氣的齊昀的臉龐。

“我不許你這樣說自己。”

“可是這是事實啊!”齊昀並不覺得這樣說有什麼不對,只是覺得這樣的自己根本配不上邵鈴。

“不管別人怎麼說,在我心裡你都是……”

邵說還沒說完,急促的敲門聲傳入兩人耳裡。

門外,邵鈴猛敲著門板。

“小鹿小鹿,你在嗎?我要進去囉!”

屋內,聽見聲音的齊昀登時嚇了一大跳。

“完、完了,鈴鈴來了,要是她看見你在這裡肯定要生氣了,怎麼辦?”他心慌得手足無措。

邵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知道又如何?反正她遲早也會知道,這下正好,你就讓她進來啊!”

“不行。”齊昀大聲嚷嚷。

怎麼能讓鈴鈴進來?要是讓她知道他與邵獨處,她一定會氣得不和他說話的,所以說怎樣都不行。

聽見齊昀大叫,感到怪異的邵鈴更著急的拍著門。“小鹿,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快開門啊……再不開門我就撞門囉!”

話落,也不等裡頭反應,她二話不說地抬起腳欲踹門,門卻先開了。

“鈴、鈴……”冒著冷汗的齊昀輕叫了聲。

“小鹿?”側身瞧裡頭,邵鈴好奇地問:“你怎麼了,裡頭有什麼嗎?”她用著極銳利的目光凝視著他。

“這……”額上的汗珠隨著臉龐落下。“我……”

“該不會是那臭小子在裡面吧?”她試探性的問。

“不、不……沒有、沒有……”

齊昀慌張的神情,反而讓邵鈴心生懷疑。

“讓開。”一把推開擋在門口的齊昀,她走了進去,東瞧西看的將屋內環顧一遍。

隨後而入的齊昀發現邵人不見了,感到奇怪的想著,人呢?走了嗎?

“鈴鈴,我都說沒有嘛!”

“那你剛才叫那麼大聲做什麼?”她疑惑的瞅著他。

“這……這是因為……”突然齊昀瞥兄牆角有隻蟑螂,連忙指著它說:“是、是有蟑螂,所以……”

“什麼?蟑……蟑螂!哇啊——”這輩子她什麼都不怕,就是對蟑螂沒轍,看見那隻又黑又肥的大蟑螂,她不由得寒毛豎起,尖叫的往門外衝。

跑到外頭,她不滿的瞪著隨後跟來的齊昀。

“可惡,你明知道我最怕那東西,怎麼不早說,你想嚇死我啊!”心神未定的邵鈴對著他叨唸不休。

“所以我說不行嘛!”鈴鈴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欺騙你的。內心愧疚的他不斷的在心中碎碎念。

“下次記得說快點啦!又不是不知道我封“小強”最沒轍了,差點沒被你養的小強給嚇死。”嘟著嘴,她不滿的說。

“好。”他依話點點頭,問:“對了,鈴鈴,你找我有事嗎?”平穩慌強的心情後,她從地上拾起一個大黑袋交給他,“嗯,這些給你,”

“什麼?”他拉開拉鍊看著。“這……電擊棒、防狼噴霧劑、武士刀……”他帶著疑惑問:“鈴鈴,這些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給你防身用啊!”

“防身?”他是長得纖弱點,沒力氣點,可是也不用這麼誇張吧!“有必要嗎?”

“廢話。”邵鈴捧起他的臉。“瞧你這張好看的臉蛋,多麼吸引那些飢渴的禽獸。尤其是那隻,不拿點東西防身怎麼行?”

“鈴鈴,你說得太誇張了。”他不以為意的淡笑。

“才不是,一點都不誇張好嗎?”望著他天真的臉,她不由得嘆氣。“唉!我好擔心你,你知不知道?”

“擔心我?”他一個大男人的,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她的擔心,倒是讓他挺高興。

“沒錯。要不是我非得去義大利一趟,我真不想離開你。”

“鈴鈴要去義大利?”

“是啊,而且非去不可,又不能帶你去,真是麻煩!”邵那臭小子肯定會在她不在時對小鹿下手,不行不行,她絕對要保護好小鹿,她嚴正的說:“小鹿,你聽著,我現在說的,你非做到不可,懂嗎?”

“嗯。”怎麼了,突然變得這麼嚴肅?

“我不在的這段期間,你絕對絕對不能單獨和邵在一起,他可是個非常非常非常危險的禽獸,懂嗎?”樣講,小鹿應該會有所防備吧!

沒想到鈴鈴這麼疼她弟弟,要是她知道他每天和邵獨處在校舍裡,肯定會吃大醋不可。

“嗯!”他微笑的點頭。

望著天真無邪的齊昀,不知為何,她的內心還是非常不安。

“小鹿,不可以只點頭,也要做到。我告訴你,邵這年紀的孩子,正值性衝動時期,要是他哪天哪條神經沒鎖緊,你可是會被吃得屍骨無存的。”威脅加逼迫,這樣總有嚇阻作用吧!

“耶!”說到這裡,他就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邵,要不是他,他也不會變得性無能。齊昀臉色微沉的應聲:“明白,我……明白。”

見他擰著一張臉,以為他是被她的話嚇著,很滿意的點點頭。

“知道就好,記得把這些東西帶在身上。”她又從口袋裡拿出小紙包交給他。

“對了,這包麻藥給你,你自己要小心點。”

“麻藥?做什麼用的?”

“當然是拿來麻醉那隻禽獸囉!”見他一臉迷惑,邵鈴又開始擔心她剛才叮嚀的話,他到底有沒有聽懂?

“禽獸?誰?”

“我咧!”他果然沒聽懂,可惡!害我還講了那麼多,他竟然還是沒有警戒心。“就是邵啊!”

“邵!”鈴鈴也真是的,為了不讓他接近她弟弟,竟然說邵曼是禽獸,難道她這麼怕我搶走她的弟弟嗎?唉!要是她知道他們每天見面,肯定不會再和我見面吧!思及此,齊昀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鈴鈴,別擔心啦!我不會搶走邵的。”

“啥?”他果然沒搞清楚狀況,氣死我了,講那麼多,他還是不懂嘛!算了算了,只要他不單獨和邵在一起,怎樣都好啦!

完全放棄再解釋的邵鈴說:“好啦好啦!反正要是哪天你來不及用上那些東西時,就用這包麻藥。”

“嗯!”鈴鈴真是擔心太多了,邵頂多只是喜歡摟摟我、親親我,不會做出什麼不軌的事。倒是我……唉,我才是危險動物好嗎?真覺得這包麻藥應該給邵才對,要不然哪天我又喝醉了,又把他給怎麼了,到時候我肯定沒臉見他們姐弟倆。

邵鈴瞧了瞧手錶。“啊!我快來不及搭飛機了,小鹿,記得我說的話喔!不可以和邵獨處知道嗎?”臨走前,她還不忘再叮嚀一次。

送走她後,齊昀回到了房內,望著那堆防狼物品,他不禁搖頭。

“鈴鈴真是的,怎麼把邵說得像只大餓狼?”帶著笑,他將那一大袋的防狼物品收到一旁角落。

方轉身,他嚇了一大跳,以為已經走掉的邵站在視窗,用著十分詭異的眼光凝視著他。

“邵、邵……”他跑了過去。“你不是走了嗎?”

“誰說我走了!“邵從窗口跳進屋內,一把將齊昀抱入懷中。”你說我姐是不是太過分了,竟然說我是隻大。”吻著齊昀的頸項,他低沉的聲音環繞在耳邊。

“我……”每回只要聽見他帶著魅惑的聲音,齊昀的體內總是不由得湧上一股燥熱感,他推拒著保持距離。“鈴鈴也是關心你才會這樣。”

“關心?”哈!她會關心他,哼!

“對啊!”

“要真是關心我就不會處處妨礙我的好事。”對於她的行徑,他嗤之以鼻。

“你怎麼這麼說,鈴鈴這樣做也是為你好。”他不知道邵為什麼那麼不喜歡鈴鈴。

“為我好?算了,不談這個”妨礙者走了,他怎麼能放過這等好機會呢!

“小鹿,這個寒假想去哪裡玩嗎?”

“去哪裡?”思索了下,齊昀搖搖頭,自嘲的說:“你也知道我現在的經濟狀況,哪有閒錢去玩,我可能都會待在校舍吧!”

“是喔。”邵賊賊的笑了,“到我家別墅玩吧!”

“去你家別墅?”

“反正你也沒計畫,就一起去吧!”

“這……”他猶豫著,“還有別人嗎?”

“有。”他可沒說謊!是有,只不過全是傭人。“這樣你就不用擔心了吧!又不是和我獨處。”邵怎麼會不知道齊昀在想些什麼。

“我……”偏頭想了下,既不會違反鈴鈴的話,而且一個人窩在校舍裡也挺無聊的,齊昀點點頭。“嗯。”

“那好,我們走吧!”

“現在?”

“當然囉!”打鐵要趁熱,要是他反悔了可就不妙了。

“可是我還沒拿要帶的行李。”總不能教他都穿同一件衣服吧?

“你放心。那裡什麼東西都有,不用帶了。”

“耶!”

沒給他多想的時間,邵拉著他便離開學校。

在他們離開後,二道身影出現在月光下。

暗黑不明的臉龐中,其中一人帶著一絲邪笑注視著離去的二人。

“是他嗎?”

“是的,弗伊特少爺。”

“那就是他一直思念的小鹿。”那人笑得不懷好意,猙獰的神情像要殺人似的。“等著吧!邵,我要將你帶給我的痛,加倍奉還給你,哈哈哈……”

夜裡,冷風中帶著寒意,那人的邪笑更加重冷冽的感覺。

邵開著車,由黑夜行駛至黎明,穿過蜿蜒的小路,以過吊橋,接著駛直一處密林,最後來到一棟華麗的中古歐式別墅前停下。

屋前已有數名僕人排隊等候著,一名年約半百的老人盈著笑走過來。

“少爺,歡迎您來,這是……他嗎?”張伯似乎明瞭的微微一笑。

邵溫柔的抱起睡熟的齊昀,點點頭,露出從未有過的幸福表情。“張伯,別吵醒他,房間準備好了嗎?”

“是的,請隨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