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烈日的光線透過落地窗斜照進房內,刺眼的感覺讓躺在床上的齊昀翻了個身,低嗚一聲。

齊昀愛睏的伸手想抱住被子,卻模著一個溫熱的物體,嗯,抱著暖暖的物體倒也是種享受,他不自覺地往裡頭鑽進。

好暖和。

正想再多睡一會兒,他卻聽見一道熟悉的心跳聲。

咦?心跳聲?

怎麼會有心跳聲?

思緒在他腦中快速轉動,愈想著這個聲音,愈覺得它熟悉得讓人心慌。

這聲音……這聲音和那夜一樣!

驀地一驚,齊昀張開眼眸,眼角微上揚,看見熟悉的身影把玩著他的髮絲,俊美的臉龐帶著一抹柔笑。

“邵……邵!”一見是他,齊昀馬上縮進棉被裡。

我又做了什麼?

為何他沒穿衣服,自己也一樣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可是我並沒有喝醉酒啊!

難道……難道是我睡糊塗,硬拉著他和我一起睡?

我有這樣的怪癖嗎?

想及此,齊昀抓著頭,難以置信自己的怪異行為。

“小鹿,你怎麼了?”望著他多變的表情,邵知道他一定又在胡亂猜想,索性裝傻。

聽見他磁性的嗓音,齊昀的心跳慢了半拍,苦惱著要如何面對邵。

我該怎麼面對他?

算了,總是要面對的。

齊昀緩緩的轉身面對邵,眼角瞄了一下後,又急忙垂下眼眸。

“我……”認定是自己做錯事的齊昀,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有這樣的怪癖,對不起……”

“怪癖?”他又想到哪兒去了?

“我……我沒想到自己睡著了,會硬拉著人一起睡,還、還把你的衣服給月兌了。”齊昀紅著臉低頭囁嚅。

一聽,邵差點沒被他的想法給擊敗。

唉!小鹿啊小鹿,難道你只會認為問題出在自己身上嗎?

明明是我將你的衣服月兌個精光,你為何還是拿我當小孩看,以為我不會對你有任何企圖呢?

面對純真又粗線條的齊昀,他不由得嘆了口氣。

見他嘆息,齊昀以為他生氣了,急忙移身到他的身旁。

他怯懦的拉了拉邵的手。“你……你生氣啦?”

凝視著一臉不安的齊昀,突然有股憐愛之心升起,他下意識地將他的下巴輕輕抬起,唇瓣不自覺地覆上去。

齊昀並沒有反抗這樣的親吻,任由邵在唇內肆意妄為,兩舌交纏;品嚐許久後,邵才緩緩的離開充滿甜美滋味的地方。

齊昀抬起頭,眼眶飽含著淚水。“你不要生氣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這樣做,下次……我不會了。”

望著他自責的模樣,邵不由得嘆氣,溫柔的撫了撫他的髮絲。

“我沒生氣,只是……”凝視著他,邵真不知道該拿天真的他怎麼辦,眼神中帶著哀傷。“為何你就是不懂呢?”

“不懂?”什麼?是指我嗎?“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是啊:你不明白。”我的心,你始終都不明白。

“嗯?”

邵苦澀地一笑,轉移話題說:“待會兒我們出去走走吧!”

“出去?”想想也好,便點點頭,隨即齊昀有些羞赧的說:“可是……我能不能先洗個澡?”

在床上說這樣的話,總是充滿了曖昧的感覺,可是他有早起就沐浴的習慣,所以只好厚著臉皮要求。

瞧他臉紅得和蘋果沒兩樣,邵噙著一抹笑故意捉弄他,“為什麼?我們又沒有做什麼激烈的運動,為什麼要洗澡?”

“我……”被他這樣說,齊昀更是難為情的想鑽個洞躲進去,低著頭,支支吾吾的不知該如何回答。“我……我……”

“好了,別再我我我了。”看著他益發羞紅的臉龐,邵就好喜歡,戲笑的說:“我又沒說不能洗,快去洗吧!”

“嗯!”

羞愧得不知如何是好的齊昀點點頭後,順手將白色的薄被罩披在身上,迅速往浴室跑去。

浴室內,蓮蓬頭的水嘩啦啦的流瀉而下。

站在水流下的齊昀,羞赧的臉色還未褪去,心跳也還未平靜下來。

唉!真是的,我在緊張什麼嘛?

“不過,邵好像變了,變得像個大人了。”

回想著邵剛才的一言一行,都讓人覺得像是在對個女人調情。

“我在想什麼啊!他怎麼可以對我做那樣的事?”他猛搖著頭,想揮去那不可思議的想法。

“可能是我老了,現在的年輕人在想些什麼都讓人搞不懂了。”思及此,齊昀的心不免有些難過。

搗著胸口,他覺得心窩處隱約帶著刺痛感。

邵真的長大了,大得讓他不明瞭他在想什麼,也大得不再需要他了嗎?

靶覺好像被搶走了什麼東西,齊昀心裡好難受。

衝完澡,方想拿衣服穿時,才想起自己沒有帶衣服來,齊昀又披著薄被罩掩著門探頭而出。

本來想叫人的,可是望著已經穿著整齊、一派悠閒的坐在沙發上喝著茶的邵,他卻呆了下。

凝視著看似成熟穩重的邵,他的心頓時有種失落感。

變了,完全不同了,邵已經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邵了。

想著,他不由得苦笑一聲。

是啊!不同了,畢竟都過七年了!

我會老,他會長大,他不可能再是那個可愛的邵了,不是嗎?

這時,邵瞧見齊昀探著頭一臉憂愁,朝他喊了聲。

“小鹿,怎麼了?”,

聞言,齊昀由沉思中驚醒過來。“沒、沒什麼!”

邵見他不太對勁,走了過去。

“想什麼?瞧你的臉色這麼難看。”用手指輕抬起杏齊的下巴,邵有些擔心的問。

“沒什麼。”齊昀垂著眼眸,淚珠在他的眼眶中打滾。

“還說沒有,聲音是騙不了人。說,怎麼了?”

“我……”真是的,這有什麼好難過的呢?不就是他長大了,大得讓我認不得而已嗎?齊昀笑自己的傻,隨即持著邵的臉頰笑道:“你真的長大了。”

時,像停止了所有的時間,隔著門板的兩人,互相凝望。

良久,邵才緩開口:“你怎麼了?”

齊昀搖搖頭,莞爾道:“能不能給我衣服穿?我好冷。”

“嗯!”是他的錯覺嗎?怎麼覺得小鹿的眼中有一瞬間是那麼的悲傷?

走到樓下,張伯笑臉迎接兩人。

“少爺,您們醒啦!肚子餓了吧!要先用餐嗎?”

邵轉頭問:“小鹿餓了吧?先吃點東西,再出去走走。”

“好。”

用過一頓極為沉默的早餐後,兩人一起來到馬廄。

馬伕一見到邵,連忙上前打招呼。

“少爺您好。”

“將我的馬牽出來。”

“好的。”

不久,一匹高大俊美的馬被牽了出來。

邵先是一耀跳上馬背,隨即朝齊昀伸出手。“來。”

齊昀先是猶豫了下,還是伸出了手。

馬兒緩步走在森林步道上。

走了好一會兒,來到一起十分幽靜的湖泊,邵停下馬跳了下來,順手將齊昀給抱了下來。

“哇!”突如其來的動作讓章昀嚇得整個人往邵曼身上撲過去。

“小鹿。”邵緊緊懷抱住他,問:“這裡美嗎?”

齊昀抬頭看向四周。

林中綠蔭盎然,還有幾隻小動物在湖邊水,看起來有如仙境般的美麗。

“哇!好美。”

“喜歡嗎?”

“嗯!好喜歡,這兒好漂亮。”

“從頭一次見著你的那一天,我一直想帶你來這裡看一看。”邵由背後抱住他,在他耳邊低語。

“我……為什麼?”

“你還不明白嗎?我對你的心。”

“心?”

“你果然不懂。”邵的聲音充滿憂傷,問:“從剛才你就一直不說話,怎麼了?”

“咦?”抬起頭對上邵的黑色瞳眸,原本興奮的心情又低沉下來,齊昀再度低下頭又搖搖頭。

“別和我說沒有,從房裡出來後你就一直悶悶不樂,到底是怎麼了?生我的氣嗎?”邵不安的問。

齊昀還是搖頭。

“不然是為什麼?”

“我……我好像失去了某樣東西。”他神情哀傷的凝望遠方。

“失去東西?”

“嗯。”

“失去什麼?我可以幫你找回來。”

“一個……弟弟。”

“弟弟?”邵大呼一聲,抓著他的手臂說:“你有弟弟,我怎麼不知道?”

他記得小鹿該是家中的麼子啊!

“好痛,你弄痛我了。”

瞧他疼得皺起眉頭,邵連忙鬆開手。“對不起!你說,到底怎麼回事呢?小鹿。”

“我失去的不是……不是親弟弟,而是……”

“是什麼?”

“你。”

“我……”他知道齊昀一直把他當成孩子看,可是沒想到他會把他當成弟弟般看待。

自始至終,小鹿對他只是親情般的感覺?不!

“剛剛在房間裡看見你成熟穩重得像一個大人時,我突然覺得好失落,感覺以往的弟弟不在了,長大了!我好希望你還是當時那個模樣,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你長大了,大得能抱起我、交女朋友,我想鈴鈴也是這麼認為的吧!她一定也和我有相同的感覺吧!不然她不會老阻止我和你單獨相處了,我想她是怕我搶走你;說真的,我倒覺得你離我愈來愈遠了。”他完全沒注意到邵愈來愈難看的臉色,不斷說著自己對他的感受。

“是嗎?”邵冷笑一聲。

突然,原本晴朗無雲的天空響起一聲巨雷,頃刻間,雨勢由小而大。

見雨愈下愈大,齊昀拉著邵。

“雨愈下愈大了,我們回去吧!”見邵沒聽見的模樣,又叫了好幾聲:“邵,雨好大,我們快走吧……”

雨聲、雷聲愈來愈大,似乎掩蓋住齊昀所有聲音,卻掩蓋不了那傷人的話語。

邵拉著齊昀的手便往森林裡快步走去。

“邵……邵,我們要去哪裡?”

邵曼沒有回答,只是不斷的前進。

走了一會兒,兩人來到一間小木屋。

邵一把將他丟到簡陋的床上,被淋溼的身子硬生生的壓在齊昀溼透的身軀。

“邵……邵,你怎麼了?”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齊昀不解的望著邵憤怒的表情,“什麼?”

“你還是不懂,你根本不懂,不懂不懂……”邵再也受不了一直被齊昀當成親人般看待,他發瘋似的咆哮。

“邵、邵……,你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老拿我當小孩看?為什麼在你的眼中,我始終只是個小孩?為什麼、為什麼你愛的人只有鈴姐……”

“邵……”瘋狂如野獸般的眸子,好像要吞蝕掉他一般,齊昀感到一陣害怕,想掙開他的束縛卻掙月兌不了。“放開我……”

“我再也不等了,如果怎樣做你都不懂,那我就用強迫的方式讓你明白……”

“什麼……”

外頭的雷電打得甚急,蓋過邵後來所說的話,他有如發瘋似的扯爛齊昀的衣物,瘋狂的吻著他的每一寸肌膚。

齊昀奮力推阻著,“住手……”

“你是我的,我的。”

話落,邵曼狂肆的侵犯齊昀的身子。

“別……別這樣……”

齊昀害怕得想逃,卻逃不了他的禁錮。

外頭的雨不停下著,雷電不斷閃著,照亮了屋內交纏在一起的身影。

被邵曼的行徑給嚇著的齊昀,呆愣了幾秒,隨即大力的推開他;被推開的邵;眼中還是充滿佔有慾,再次欺身過去。

“小鹿,別想逃。”

“不、不要……”

邵抓住昀的雙腳,也不顧他是否能夠承接他瘋狂的攻勢,硬將自己欺壓上去。

“啊啊啊……”受不住邵粗暴的侵犯,齊昀大聲叫喊,淚也隨著臉龐汨汨落下。“不……痛……邵、邵……住……手……”

“小鹿、小鹿……”感受著極致的高潮,邵口中不停叫著齊昀的小名。

“啊……啊啊……”齊昀完全擺月兌不了席倦而來的痛楚與快感,只能任由邵在自己身上予取予求。

直到達到最高峰,邵帶著急促的喘息,一聲低嗚,傾瀉出自己的快感。

齊昀見邵鬆懈下來,一把推開那幾乎瘋狂的高大身體,顧不得外頭狂風急雨,奔跑出小木屋,便往林中跑去。

等邵回過神來追出去時,齊昀已不知去向。

邵在風雨中狂叫,在林中四處尋找。

“小鹿、小鹿……”

驟雨不斷落下,打在齊昀細白的肌膚。

下半身的痛楚讓他回想起剛才發生的事,軟弱無力的跪坐在地。

他不懂,不懂為什麼邵要這樣對他?

是因為他老將他當成小孩子看待嗎?

還是因為他也強暴過他?

知道自己少根筋又後知後覺,可是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他不懂邵的心,更不懂邵的行為。

抓著頭,疾雷不斷的打下,打得他的思緒紊亂。

“你老說我不懂……可是……我真的不懂啊!”

雨水混著淚水由他的臉龐滑落。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哪裡錯了?為什麼……為什麼……”

這時,一名男子撐著傘來到齊昀面前,將傘輕移在他的頭頂上。

靶覺到沒再被雨淋到,齊昀輕拾起頭。

男子冷著一張臉,問:“怎麼了?”

“我……”

“瞧你一身溼,到我家吧!”

“我……”

“再淋下去會感冒的。”

“我……”

“走吧!”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