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來到谷夫亞特,柯其奕將車子直接往電梯裡開,電梯不斷的往上升,沒多久便來到房間內的停車室。

望著四周,唐又歇這才明白為何柯其奕會那麼有自信,這樣直搭入房間的設計,果然誰也不會看見他們。

不過這房間真是大得嚇人,這兒真的是飯店嗎?

唐又歇好奇的四處張望,讓柯其奕不禁失笑。

“呵,下車吧!”

“哦……”唐又歇乖乖照辦。

走進了房間,唐又歇望著房中的一切,腦海中突然掠過一些模糊的影像。

“嗚……”他撫著頭,難受的輕吟。

“你想起了什麼嗎?”

柯其奕會帶唐又歇來這兒,當然多半是出於他的私心,他希望唐又歇能憶起兩人在這裡甜蜜的過往,進而想起一切。

“沒有,只是覺得這裡很漂亮。”唐又歇微微一笑,內心卻有些迷惘。

他到底是怎麼了?為何會下個地方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可這不是他第一次來這兒,怎麼會這樣?

聽見唐又歇的回答,柯其奕不免大失所望,他急切的提醒他:“你還是不記得嗎?這裡是我們第一次發生關係的地方啊,難道喚不起你的記憶嗎?”

見他又露出受傷難過的表情,唐又歇內心大喊不妙。

完蛋了,他又把他當成一年前拋棄他的情人嗎?得想個辦法逃走才行!

“你不要這麼心急,說不定很快就能記起來啦!”先說幾句安慰的話應付他後,唐又歇又馬上轉移話題,“我看我們還是先把這身衣服換下來吧,況且時間也不早了,我該走了。”

“你要走去哪兒?往後幾天我們都得住在這裡。”柯其奕拉住他。

“什麼?我們……一起?”別開玩笑了,唐又歇睜大眼。

“不然你以為呢?別忘了我們的臉都已經曝光了,不躲起來會被大作文章的。”

“那也是隻有你而已啊!他們不是都把我當女人看嗎?所以我不用躲啦,而且我還有重要的事要做。”不管怎樣他都得離開才行,不然不知道柯其奕哪時失心瘋又發作,到時他不倒大楣才怪。

“你這麼說真是太傷我的心了,你所謂重要的事情不就是代理權的事嗎?”柯其奕邪邪一笑,“我可不能就這樣放了你,讓你有機可乘,無論如何你都得留下來陪我,不然……”他故意賣關子的停頓下來。

“不然怎樣?”

“不然我就告訴所有人,那顆最甜的糖果就是你。”

“你威脅我?”唐又歇不滿的怒瞪著他。

“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代理權被你搶走了而不吭聲吧!”柯其奕淡笑著說。

“你!”代理權的事姑且不說,想教他留下來是門兒都沒有。“好,我可以不去找北川燻談代理權的事,不過我要離開這裡,這樣總行了吧!”

“不行。”柯其奕一口回絕。“不看著你,我怎麼會安心呢?”

“你太霸道了吧,反正我就是不要和你一起住啦!”

“不要也得要。”柯其奕態度強硬。

“不要,我就是不要。”唐又歇轉身拉門想逃,卻怎麼打也不開。“可惡!這門怎麼打不開?”

“別白廢力氣了,這道門沒有我的指令是不會開的。”柯其奕站在一旁輕鬆的說。

唐又歇還是不死心的用力踹著、敲著、撞著門,可就是沒有用,他大吼:“快把門打開,我要出去。”

“偏不。”柯其奕開始耍無賴。

“你這可惡的傢伙,竟然囚禁我,快放了我,不然我要報警了。”

“可以啊!如果你找得到電話的話。”

唐又歇在房內四處找著,就是沒找到電話,而且連他的手機也不見了。

正當他覺得奇怪時,柯其奕閒閒拿出一隻手機笑道:“在找它嗎?”

敝了,他的手機何時被偷了?“你竟然偷我的東西,快還給我。”

正當唐又歇想跑過去搶時,柯其奕突地手一鬆,手機應聲落地。

“我的手機……你可惡!”他氣瘋的敲打著柯其奕結實的胸膛。

柯其奕順勢一把將他抱入懷,哄著他道:“好了,不要生氣,我們去泡溫泉。”

他還在生氣耶!柯其奕竟然提議去泡溫泉,他到底有沒有神經啊?而且更重要的是,上次泡溫泉時他就迷迷糊糊用手幫他紓解,這次要再泡,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我不要。”唐又歇厲聲拒絕。

“為什麼?這裡的白湯可是很有名的。”柯其奕邊說邊開始月兌著唐又歇的衣服。

“喂,你不要太過分了!”唐又歇奮力抵抗著那雙不安分的大手,卻怎麼都制止不了。

兩人拉扯間,衣服不小心滑落,露出唐又歇白晰滑膩的背脊。

柯其奕立刻俯來細細啄吻。“真美,不論看幾次、模幾次,你的身子都這麼光滑細緻。”

“別開玩笑了,放開我。”唐又歇仍拼命掙扎。

“反正你衣服都月兌了,就順便泡吧!”吻著他的頸,柯其奕語帶曖昧的說。

“不要亂替我做決定,我才不要泡泉,放手。”

唐又歇抗拒著,卻抵擋不了他蠻橫的攻勢,見他愈來愈過分的對自己下上其手,他羞紅著臉輕斥:“你別再亂模,不然我不客氣了。”

一見唐又歇做出想揍人的舉動,柯其奕更是笑得開心。

“噯!你還真是可愛,我真想把你一口吃下去。”說著,他冷不防的在他的肩上齧咬一口。

“哇!”唐又歇痛叫一聲:“好痛,可惡!”

望著他氣鼓鼓的可愛模樣,更是惹來柯其奕一陣大笑。

“你去死啦!”唐又歇艦其備地一拳揮去,沒料到卻被柯其奕接著正著。

“好凶啊,不過這樣讓人更加想吃你了。”撩了撩唐又歇的髮絲,柯其奕佞笑道。

唐又歇扁著嘴一臉的不悅,巴不得可以瞪死他。

“懶得理你,我要洗澡了。”

“洗澡?”柯其奕一聽,喜上眉梢。“好啊,我們等一下……”

他的話還沒講完,就被唐又歇無情地打斷。“別想,不準進來。”

“好好好,你別一副想殺人的樣子。”柯其奕笑了笑,將粘在唐又歇身上的手放開來。

“嗯?”柯其奕答應得太爽快,反倒讓唐又歇起疑。怪了,怎麼他這次會這麼聽話,叫他不進去就不進去,難道其中有詐?

“怎麼還不洗,難道你是欲拒還迎?”

“才不是。”唐又歇走到浴間前,才想到換洗的衣服沒拿,於是轉向柯其奕道:“衣服。”

柯其奕走向一旁的衣櫃,拿出一套淡藍色的浴衣交給他。“喏!”

接過手,唐又歇又不安心的回頭告誡:“不準進來,聽到沒?”

柯其奕沒說什麼,只是笑了笑,唐又歇雖然心中疑惑,不過見他挺安分的,也就不再多想地走進浴間。

*****

一進入浴間,唐又歇立刻將門鎖全鎖上。

“嘿嘿!我就不相信這樣你還進得來。”滿意的微笑後,他才安心的褪去所有衣物,開始洗澡。

“真是的,沒事畫這麼濃的妝做什麼,好難卸。”唐又歇嘴上抱怨著,手也沒停的猛洗臉。

他一低頭,正好看見柯其剛才印在他身上的吻痕,臉頰不禁泛紅。

可惡!色胚!“隨時隨地都想要,根本不是什麼最甜的情人,而是不折不扣的大才對。”

正當他在喋喋不休時,一道聲音倏地由他的身後傳來。

“哦,是這樣嗎?你的誤解真是讓我傷心啊!”

唐又歇訝然地轉頭,沒想到竟看到一個不可能出現的人站在眼前,而且還赤身!一陣錯愕後,他立刻抓過一旁的浴巾圍在重要部位。

“你怎麼沒穿衣服啊?還有,你是怎麼進來的?我明明鎖門了啊!”唐又歇困到了極點,驚疑的大叫。

反觀柯其奕大方的展現自己傲人的身材,搖了搖手指輕笑著:“呵,你不瞭解這種房間的功能,這可是專門用來偷情的房間,哪會有什麼隱私可言,又不是一般住家。”

“嘎?”

不會吧!唐又歇瞠目結舌,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本來我是不想進來的,只要透過陰陽鏡看著你洗就好了,不過……”他冷不防抱住了唐又歇,將他困在牆壁與自己的中間,壞壞一笑,“不過你的模樣實在太誘人了,讓我忍不住就走了進來。”

聽著他的話,唐又歇差點沒昏倒,原來自己剛剛竟然上演了一場秀。可惡!難怪他會那麼容易就放手,原來、原來……

“你……你這個大,不要臉的程度真是比牆還厚,快出去啦!”

就在他破口大駡時,驀地感覺到身下似乎有什麼硬物抵著自己,他下意識地低頭一看,臉馬上紅得跟番茄一樣。

“你……”

柯其奕更惡意地貼近他的身子,讓他感受自己勃發的,頭也微傾的在他耳邊戲謔的呵氣,“瞧,你的反抗讓我更興奮了,你說該怎麼辦呢,嗯?”

“我……”推抵著柯其奕壯碩的身軀,唐又歇嬌羞的說:“你會這樣是你的事,才不關我的事,走開。”

“怎麼不關你的事呢?”柯其奕拉著他的手,讓他觸碰自己硬挺的。“這可是因你而起的,怎麼說不關你的事。”

“你到底想怎樣?快出去。”被強拉著去握住他的火熱,唐又歇臉紅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這裡都還沒解決,哪能出去。”柯其奕在唐又歇的耳邊輕吹氣,邪婬地說道。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這就要看你的表現囉!”

“什麼?”不會又要他用手幫他了吧?不過仔細想想,用手總比用嘴巴好,於是唐又讓步,“好,我用手幫你就成了吧!”

柯黃奕邪氣的笑了笑。“唉!你都說我是大色胚了,那種小孩子的遊戲怎麼能夠滿足得了我呢?”

“那你到底想怎樣?”

“我想……”柯其奕用著性感的磁性嗓音,在他的耳邊低聲說出他的要求。

聞言,音又歇先是一呆,然後大叫出聲。

“什麼?”他竟然真的要他用嘴幫他!

唐又歇怒目瞪著著柯其奕,恨不得一手掐死這隻大。

“叫那麼大聲,有那麼興奮嗎?”柯其奕故意逗他。

“興奮你個頭!我不要。”

“不要是嗎?那麼……”柯其奕的大手遊移至唐又歇的私密處挑弄。“就用這裡囉!”

敏感地帶被人邪的撫模,唐又歇驚叫連連:“不要,我不要。”

“就兩個選擇,一、用嘴巴;二、用身體,你選哪個呢?”

唐又歇怯怯地問:“我可不可以選第三個,什麼都不做啊?”

“不成,要不一,要不二,沒其他選擇。”瞧他愁眉深鎖不想回答,柯其奕只好撂下狠話逼他,“再不說,我就兩個都來。”

唐又歇一臉委屈,眼淚奪眶而出,“我……嗚嗚……”

他左右為難的猶疑不定,看在柯其奕眼底就更想欺負他了。

他用手輕抬起唐又歇的下顎,冷著臉低沉的說:“不說是嗎,那就用嘴了。”

唐又歇還沒來得及反應,頭便被他硬壓下去,他望著那挺立的碩大,實在有著說不出的羞澀。

“我們都做過了,你還羞成這樣,快做吧!我那兒可是已經受不了了。”

眼前昂揚的男性象徵,讓唐又歇又羞又氣,心裡不住咒駡。

可惡!他就是吃定了他是不是,就會欺負人。

唐又歇久久都沒有反應,讓柯其奕不耐地催促,“還不快一點,不然等我來就沒那麼簡單了事囉。”

“知道了啦!”要做這種事總得給點心理準備吧!唐又歇不滿的在心裡碎碎念。

覺悟自己難逃一劫的他深吸口氣,怒瞪柯其奕一眼,發顫的伸出手緩緩握住那熾燙的火熱,唇也慢慢的靠過去。

當他溼熱的唇微含住自己時,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瞬間襲向柯其奕全身。

雖然與唐又歇過無數次了,不過唐又歇從來沒有用嘴替他做過,沒想到他只是含著自己的前端而已,就能讓他興奮得快要爆炸。

“快!快動。”

受不住下半身快爆發的,柯其奕興奮地催促著。

要不是唐又歇含著巨碩無法開口,他肯定月兌口說出一連串的髒話。

他笨扭的舌忝拭著柯其奕高挺的昂揚,在報復心態作用下,他毫不客氣的又齧又吮,沒想到這樣的舉動反倒讓柯其奕慾火更盛。

沒多久,伴隨著一陣低吼,柯其奕隨即達到高潮。

“歇,你真的好棒!”他邪佞一笑,將唐又歇拉起來摟在身前。

“嗚嗚……”唐又歇含著淚不住顫抖。

柯其奕愛憐的望著他,直覺得失去記憶的他好天真、好可愛。

有時他會想,也許現在這樣對他、對自己都好,可是他又不想讓他忘了兩個人的過往,矛盾的心情不停地憂他的心裡糾結。

他經柔地撫了他的髮絲,柔聲安慰道:“好了,別哭了。”

“不要碰我啦,壞人!”唐又歇捂著臉哭泣。

柯其奕不理會他哭哭啼啼,逕自幫他洗澡、擦乾身子後,再抱著他走出浴室。只是來到房間的唐又歇還是哭個不停。

柯其奕終於受不了了,“好好好,不要哭了。”

“要你管,我就是要哭!嗚嗚……嗚嗚嗚……”

拿他沒轍的嘆了口氣,柯其奕自床頭櫃上拿了一盒精緻的糖果走到他的身邊,語帶惋惜地說:“本來想說你愛吃糖果,還特地叫人買了最有名的糖果要給你,看來你是不想吃了,那我看這些糖果就……”

正當柯其奕作勢要將果丟入圾垃筒時,唐又歇馬上拉住他的手。

“你要做什麼?”

“丟掉囉,反正你又不吃。”

“誰說我不吃了,拿來。”

一看見糖果,唐又歇立刻毀鈞才的不愉快都拋在腦後,柯其奕不禁莞爾一笑。

唐又歇高興的從糖果盒中拿起一顆來吃,口中的甜膩滋味,讓本來不愉快的他重展笑顏,興奮的嚷著:“哇,好甜好甜哦!”

柯其奕笑著問:“喜歡它的味道嗎?”

“喜歡,吃過這麼多的糖果,我最喜歡這顆糖的味道了。”

“為什麼?說來聽聽吧!”

“怎麼說呢……”唐又歇偏著頁想了下,“感覺好象有種苦戀的滋味吧!”

“苦戀?是啊,我們兩個能說不是苦戀嗎……”柯其奕恨然地苦笑說:“謝謝你的意見,這個會作為這次的主打糖果。”

“主打糖果?”唐又歇一時無法意會。

“你吃的是糖柯未上市的新品。”

“什麼?”這麼說,他不就是在幫敵人想企劃了嗎?“你利用我!”

“這哪是利用呢,這糖果本來就是要以你來命名的。”瞧他一臉不解,柯其奕又解釋:“這糖果的名字,將會叫作‘歇’。”

“為什麼?”這讓唐又歇更不懂了。為他而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非親非故的,你為何要這麼做?”

“誰說我們非親非故,我不是說過我們是情人。”柯其奕一把抱住唐又歇,吻上他的頸道:“況且你別忘了,我們已經在眾人的面前完婚,正確來說,我們該算是夫妻了。”

唐又歇聽在耳裡,心裡覺得好甜,可是卻又有些隱隱作痛。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正當他覺得奇怪時,電視上一則廣告吸引了他的注意。

電視上螢幕上正強力推薦著天使相關企業所經營且廣受歡迎的“夢幻樂園”,而引起唐又歇注意的,則是裡面的糖果屋。

他突然指著電視道:“我想去。”

唐又歇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柯其奕模不著頭緒。

唐又歇一臉興奮的大喊──

“我想去夢幻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