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棄養他吧!老公。”

幽靜的書房裡,一名女人對男人說著。

“這……這不太好吧!怎麼說他都是我弟弟的兒子,這樣做一定會被人說閒話。”男人用手抵著頭,有所顧忌地說。

“不管如何,你一定得棄養他,我每次看見他,就覺得他好象一隻包裹在糖衣下的蠍子,讓人渾身不舒服。”女人一臉嫌惡。

“這……”

***

站在房門外的小男孩不懂他們話裡的意思,只知道他們視他像蠍子一樣可怕,便哭泣著跑到哥哥的房門口。

聽見外頭有哭泣的聲音,男孩驚疑地開了門,見是他,馬上蹲來用手輕輕拭去他臉上的淚珠。

“小丙怎麼哭了呢?做惡夢啦!來,吃了糖糖不哭囉!”男孩由口袋中拿出一顆糖果,塞進他的嘴巴,笑問:“糖糖甜不甜啊?”

“嗯!糖糖好甜、好好吃。”小男孩停止了啜泣,露出一抹微笑。

“好吃就好,那現在可不可以告訴哥哥你在哭什麼?”

“哥哥,小丙是不是隻可怕的蠍子?”

“你在說什麼?”

“嬸嬸說,小丙是隻可怕的糖蠍子啊!她說我是包著糖衣的可怕蠍子,所以要棄養我。”說到這,他的淚又落了下來。

媽竟然這樣說?男孩掩住心中對母親的不滿。

他溫柔地將小男孩抱入懷中,說道:“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小丙不是什麼可怕的糖蠍子,你喜歡吃糖糖對不對?”

“嗯!小丙最愛吃哥哥給的糖糖了,好甜好好吃。”

“這就對啦!媽是因為你老愛吃糖都不吃飯,所以才會那樣說;而且在哥哥看來,小丙就像只很甜的糖蠍子哦!”

“真的嗎?哇!小丙好高興,哥哥喜歡小丙是隻糖蠍子,和糖糖一樣甜的蠍子。”他高興的擁著男孩,稚氣的說:“那哥哥一定不可以棄養小丙哦!”

“傻瓜,疼你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棄養你呢!”

“真的嗎?”

“真的真的,哥哥一定不會棄養你,這樣可以放心了吧!”

“哇!好棒哦!扮哥最好了,小丙最喜歡哥哥了。”聽了男孩一再地保證後,他開心的抱著他撒嬌。“哥哥陪我睡。”

“好,進來吧!”

***

這日,來了名不速之客,小男孩靜靜的坐在大廳一角,在聽到大人們的判決後,他的淚猛然落下。

“你也聽見了,快走吧!”

“可是哥、哥哥說……不會棄養小丙。”稚氣的聲音仍不放棄希望,啜泣的道。

“你也太天真了!就是他要棄養你,不然你以為他為何要到美國留學呢!”

“嗚……騙人、騙人……”

“哭也沒用,快和你母親走吧!”

小男孩就這樣被母親帶離了那個他住不到一年的“家”。

踏出門後,小男孩停止了哭泣。

對這裡,他心中只有恨,恨丟棄他的叔嬸,更恨棄養他的──哥哥。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