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寂靜的圖書館內,一處偏僻的角落,有一道身影正趴在堆滿書本的桌上小憩。

“蠍子、蠍子……醒醒……”

輕柔的聲音不停地傳入睡得正香的蠍子──唐又歇耳裡。

“嗚……”好一會兒他才抬起惺忪的睡眼,一臉倦容地說:“蝴蝶是你啊!真是的,我怎麼睡著了呢?”

望著桌上那一堆作業,蝴蝶皺眉道:“蠍子你昨晚又趕報告了嗎?你別老為了賺錢超時工作嘛!你當你的身子是鐵打的哦!”他知道他很缺錢,不過也不能這樣荼毒自己的身子啊!

“沒事的。”唐又歇強露出笑顏要他別擔心。

審視著他略微憔悴的臉龐,蝴蝶憂心的說:“還說沒事,瞧你眼眶周圍都出現黑眼圈了;不行,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走。”

“去哪?”

“找狐狸。”

“找他做什麼?”

“最近我們無意間發現了一間不錯的酒店,薪資高、福利佳又不需要擔心時間問題,我們去做吧。”他一臉奸笑的說。

“酒店?蝴蝶你……你該不會是想去當……”他雖然什麼都賣,可不賣身。

“喂喂!你想到哪去了,不是當鴨啦!是去當服務生,不但薪水高、工時少,錢還可以現領,比你現在拼命幫人寫報告賺的錢還多,也不用死一堆腦細胞;再說,你這個月不是很缺錢嗎?我和狐狸絕對會幫你到底,所以你不用擔心。”

“可是……”他知道他們對他很好,可是老讓這些朋友幫忙他總覺得過意不去。

“喂!我們是不是好朋友?”

“當然。”他最要好的朋友也只有他們二人而已。

“那不就成了,走吧!”

蝴蝶拉著他便開心的往外跑去。

***

兩人離開了圖書館沒多久,唐又歇忽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於是伸手扯了扯前頭直拉著他跑的蝴蝶。

“蝴蝶……我……”

聽見他的叫喚,蝴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便瞧見他臉色發白、輕喘著氣。

“蠍子,你不要緊吧?”扶著差點站不穩的唐又歇,蝴蝶憂心的問。

“我、我沒事,只是……有點暈。”

“對了,你吃過飯了嗎?”

“我忘了。”他硬撐著露出一抹笑顏道。

“你還笑得出來?我看你再這樣操下去,肯定不是過勞死就是餓死!”

“不要緊,我只是幾晚沒睡、幾餐沒吃而已,不會有事的。”

“還逞強,自己的身體不照顧,搞壞了怎麼辦?”

“你不要生氣嘛!”

“你啊!真是一點都不會愛惜自己,要是你病倒了,你媽該怎麼辦?”

“我……”唐又歇頓時垂首無語。

他知道蝴蝶這番話是出自關心,可是一聽見“媽”這個名詞,他還是不由得眉頭深鎖。

並不是他不想休息,有時候他也很想拋開一切什麼都不管,只是他不能也不願,就算再累再倦他都必須身兼數職,因為他需要錢,一筆數目巨大的錢,用來償還他欠下的債。

他愁上眉梢的模樣,讓人不由得感到心疼。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搬出你媽來的。”對自己衝口而出的話卻讓他如此難受,蝴蝶感到過意不去。

唐又歇搖了搖頭。“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才這樣說,可是我不能不做。”

“蠍子。”為了化解眼前僵持的氣氛,蝴蝶看了下四周,正好瞧見不遠處有座涼亭。“別想那麼多了,你先到那座涼亭休息,我去找狐狸。”

“嗯!”

***

坐在涼亭裡的唐又歇身子微傾,靠在石柱旁休息。

想起剛才蝴蝶說的話,他不禁輕嘆了口氣。

“我不能丟下,更不能拋棄,因為我知道被『棄』的痛苦,我不能……不能的。”

他喃喃自語著,聲音中藏著幾許無奈,更隱含一份悽楚的怨恨。

突然,一陣風起,將他放在一旁的報告全吹了起來,一時之間紙張漫天紛飛,猶如雪花四處飄散……

“報告……”

見狀,他急忙起身抓住飛散的紙。

***

T大校園內,一群人走在綠蔭下,主任正哈腰奉承地對走在前頭的人猛道謝。

“這次要不是有您的贊助,恐怕本校的新大樓也蓋不成,真是太謝謝了。”

其中一個擺了張臭臉的青年似乎沒有認真在聽,看來心裡極為不爽。

他,柯其奕,人稱“最甜的情人”,年僅二十四卻已是糖果界的龍頭老大,不僅長得俊逸更是多金,是許多女人心目中最想嫁的極品之一。

要不是老爸說什麼要為公司增加優良形象硬逼他來,他才不必這麼委屈的來參加這種無聊的建樓儀式。

無奈的點上一根菸,他聽而不聞的看向一旁,跟隨在旁的主任完全沒注意到他不耐的神情,還是滔滔不絕的說著。

正當柯其奕無聊得想走人時,一道周旋在漫天飛舞紙張中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轉身便走了過去,正說得津津有味的主任見他突然轉向,驚慌的大叫出聲。

“柯先生,不是那邊啊!”

柯其奕完全不理會他的叫喊,徑自走自個兒的。

忙著搶救報告的唐又歇完全沒注意到有人向他走過來,正想撲身抓住一張飛舞的紙張時,整個人竟然撞上了迎面而來的柯其奕。

“哇!痛……”撞上他結實的胸膛時,唐又歇輕叫一聲。

柯其奕完全沒料到他會整個人撲上來,在沒做好心理準備下,他被唐又歇撲倒在地,而唐又歇則跌躺在他的懷中。

看見貴客被學生撞倒在地的主任和柯其奕的秘書,馬上跑上前。

“你不要緊吧?柯董。”秘書關心的問。

“柯……柯先生,您不要緊吧?”主任先是關心柯其奕,而後對壓在他身上的唐又歇怒道:“還不快起來!”

這一撞讓原本就已經頭暈的唐又歇,又多了幾分痛楚,他強忍著痛撐起身子,緩緩坐到草皮上。

等暈眩的感覺稍微舒緩後,他趕忙道歉。

“對、對不起……”

柯其奕還沒開口,主任便毫不留情的怒斥:“蠍子你到底在做什麼!要是把貴客給撞傷了怎麼辦?”

為著學校的利益,主任根本不理會事情的緣由,劈頭便指責唐又歇的不是。

“我……”

他想反駁,可是難受的暈眩感讓他無力開口。

“不要再說了,你做出這樣的事非懲罰不可,就罰……罰你一個月不準接任何Case。”

“什……”這不是要斷他的生路嗎?“主任你想罰什麼都好,就是不要罰我這個,我得靠接Case過活。”

“沒什麼好說的!如果你違規了,我會馬上讓你退學。”

勢利的主任老早就看這個拿學校當生意場所的窮學生不順眼,眼下正巧利用這個機會讓他離開校園。

“可是……”

瞧他們兩人一來一往地爭執著,卻把他這個當事人給忘了,柯其奕裝模作樣的輕咳幾聲。

“你們似乎將我這個當事者給忘了?”

“啊!”聽見他的抗議聲,主任這才慌忙地走向他。

“真、真是不好意思,讓您受驚了,我已經處罰這個學生了,請您別再追究責任好嗎?”

瞧了眼一旁臉色暗沉的唐又歇,柯其奕笑了笑說:“主任,你似乎將這事看得太嚴重了,只不過是不小心撞到而已,何必罰他呢?看起來他對這項處罰似乎感到很困擾,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別罰了。”

“什麼?”他的提議讓主任錯愕了一下。

“怎麼?有意見?”

“不,沒有、沒有……”

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主任當然很樂意。

柯其奕接過秘書由地上撿起的紙張,走到唐又歇的面前交給他。

“給你。”

“謝謝你。”他仰首望著柯其奕,微笑以對。

看著唐又歇的笑容,竟讓柯其奕忍不住想起了……“小丙?”

“什麼?”唐又歇沒聽清楚他的話。

“沒……沒什麼。”柯其奕連忙道。

真是的,他怎麼會將他當成小丙了?

不過那笑顏好象、真的好象,二人笑起來都是那麼甜、那麼迷人。

對眼前這個有著與小丙相似笑顏的人,他有種異樣錯覺。

“你叫蠍子?真是特別的綽號,能請問你的全名嗎?”

“咦?”

唐又歇還沒來得及回答,主任便多嘴的插話。

“他叫唐又歇,是國貿系的窮學生。”

“哦!”

不一樣,和弟弟的名字不同。

思及此,柯其奕不禁輕笑了聲,說的也是,弟弟怎麼可能還活著呢?他果然是想太多了。

望著唐又歇,他真的一度以為他就是弟弟,可是在得知他不是時,他竟也沒有太大的失落感。

對這個有著“小丙”影子的唐又歇,他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憐愛與關懷。

是他們的相似讓他真的將他當成小丙?

“你讀國貿系?”

“是。”唐又歇老實說。

“你很缺錢?”

“是。”對這一點他也不避諱。

“來我公司上班如何?”柯其奕突如其來的提議讓身旁的人都嚇了一跳。

“咦?”

“我的公司是經營糖果的生意,你喜歡糖果嗎?”

“糖果!”聽見這句話,唐又歇的眼睛馬上為之一亮。

他的神情任誰都瞧得出他對糖果有濃厚的興趣。

“你也喜歡吃糖果啊!”想不到他連喜歡吃糖這一點也和小丙好象。

“嗯!”唐又歇猛點頭,不過沒幾秒他又換了個表情,認真問道:“那你出多少錢請我?”

就算再怎麼喜歡吃糖果,他可不會忘了最重要的“錢”的問題。

“你開價吧!”柯其奕愈來愈覺得他有趣。

“我……”

正當他想說出一個數字時,四處找不著他的蝴蝶突然出現在眼前。

蝴蝶遠遠就見到一群人圍著唐又歇,還以為又有人想欺負他,趕忙跑上前去。

他口氣不佳的大吼:“喂!你們在做什麼?”

他一把將唐又歇拉到自己身後,雙眼警戒的看著面前的陌生人。

“蝴蝶。”主任一見到蝴蝶,馬上眼帶心形、笑臉迎人,“沒、沒事啊!”

對這肥頭豬腦又外加白痴的主任,蝴蝶完全不予理會,轉過頭去問唐又歇:“蠍子你沒事吧?”

“嗯!”

見他完好無恙,蝴蝶這才敵意甚濃地轉身朝向柯其奕。

“你想對蠍子做什麼?”

“我?你誤會了,我只是想邀請他到我公司上班而已。”

蝴蝶又狐疑的轉身詢問唐又歇。

“是嗎?”

“嗯,他還任我開價呢!”唐又歇趕忙澄清他的誤解。

“原來是這樣啊!”

知道是自己誤會了,他馬上露出歉意的笑容,“真是不好意思,誰教有太多人對蠍子有企圖,讓我不得不防著點,真是抱歉!”

“企圖?”

柯其奕望向唐又歇,細細端詳他的容貌,他不得不贊同蝴蝶的說法。

一雙清靈的眸子,細白如瓷的肌膚,清秀純真的模樣,就算他是男人也免不了要起遐想。

“對了,我叫蝴蝶,你呢?”

“柯其奕。”

“啊!原來你是人稱『最甜的情人』的柯董啊!”他的大名連蝴蝶都曉得。

“過獎了。”

兩人相談甚歡,誰都沒有注意到一旁的唐又歇在聽見這個名字的剎那,整個人如同被雷劈到一般,手上的紙張握不住的散落一地。

講得興起的蝴蝶終於發現身後的唐又歇有異狀,連忙轉身問:“蠍子你怎麼了?怎麼全身發抖呢?”

“我、我……”

他只能緊抓著蝴蝶的衣袖,眼中充滿驚恐的望著柯其奕,“你、你叫柯……柯其奕,柯氏集團的……少東?”

“是的。”柯其奕不解,他的名字和身世有什麼問題嗎?唐又歇為何抖得這麼厲害?

“你真的是……”

扮哥!

承受不了突如其來的事實,唐又歇眼前一黑整個人昏倒在地。

瞧見他昏厥,眾人驚嚇大叫。

“蠍子、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