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躺在保健室裡的唐又歇被陣陣襲來的暖風吹醒。

“嗯……”

他緩緩張開雙眸,半睜著眼望向純白的天花板。

這是哪兒?他怎麼會在這裡?

坐在一旁的蝴蝶見他醒來,馬上來到他的身邊。

“蠍子……蠍子你還好吧?”

唐又歇迷迷糊糊中偏過頭去,望向叫他的人。

“蝴……蝴蝶。”

“太好了,你終於醒了,感覺怎麼樣?有哪裡不舒服嗎?”蝴蝶連珠炮似的問了一大串。

“沒有,我怎麼了?”他還是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還敢問怎麼了!校醫說你睡眠不足外加營養不良,才會導致昏倒;我真是差點被你嚇死,你到底有沒有正常的吃睡啊?”

“我……”為了賺錢,正常吃睡對他來說根本就是奢侈品。

“好了,我不念你了;來,先把這碗粥吃了。”蝴蝶扶起他,端過一旁的熱粥給他。

唐又歇真的沒什麼胃口,可是又不好意思辜負他的好意,便張口吃了一點。

這時,一個他萬萬不想看到的人走了進來,手上帶著一籃水果。

“醒了嗎?”來的人是柯其奕。

見到他,唐又歇手上的碗一個不穩,整碗粥全潑灑在白色的被單上,唐又歇全身發抖的緊抓著蝴蝶的衣服。

“不要、不要過來,出去……”

“蠍子?”

他怪異的舉止,讓在場的兩人都感到十分奇怪。

“你還好吧?”

柯其奕正想上前關心,卻換來更激烈的一聲拒絕。

“出去、出去啊!不要靠近我……”唐又歇開始歇斯底里的大叫。

“蠍子!”蝴蝶對他如此反常的舉動也嚇了一跳,不過為了不讓唐又歇再增加心理負擔,他抬起頭對柯其奕道:“你還是出去吧!”

“可是……”

柯其奕欲言又止,唐又歇前後不一的性格,讓他困惑不已。

他是怎麼了?本來不是好好的嗎?為何現在卻怕他怕成這樣?

唐又歇整個人埋首在蝴蝶的懷裡,無助的叫喊著他的名字。

“蝴蝶,救、救我……”

“蠍子。”他的呼喊和動作讓蝴蝶終於明白他的恐懼因何而來,他回抱住他的身軀,冷漠地下逐客令:“出去吧!這裡不歡迎你。”

“你……”柯其奕更加弄不明白了,他只是想要關心他,為何他卻把他當成毒物一般拒於千里之外?

可惡!要不是看在他和小丙有幾分相似,他又何必這般自討沒趣。

“那我走了。”

受了氣的他丟下手中的水果籃,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就離去。

“他走了,沒事了。”蝴蝶撫了撫唐又歇的頭,安慰的說道。

餅了好一會兒,唐又歇才平復心情,緩緩的放開環抱住蝴蝶的手。

“好一些了嗎?”蝴蝶的關心溢於言表。

“嗯!謝謝你,讓你擔心了。”他嘴上雖這樣說,不過身子還是微微發顫。

蝴蝶輕柔的握上他的手,“看你的反應我就知道是他了,你還恨他嗎?”

“我恨!”

“蠍子……”他知道唐又歇的過去,經過這麼久的時間,他還是無法阻止他心中的恨意。“你有什麼打算?”

“我想去看我媽。”

“蠍子,你記著!千萬別做出讓自己會後悔的事來好嗎?”

“我……嗯!”唐又歇點頭應允。

“這樣就好。對了,我看你也不會想去當他的員工了吧?明天我們就一起去我之前說的那間酒店應徵服務生?”

“好。”

***

拖著疲憊的身子,唐又歇來到醫院,一走入病房內卻沒有看見他的媽媽,他趕忙跑到護理站詢問。

護理站的張護士見唐又歇匆忙的跑來,奇怪的問道:“蠍子怎麼了?跑得這麼急?”

“張護士,我媽呢?”

“別那麼緊張,她只是去做例行檢查而已,一會兒就會回來。”

“是嗎?”聞言,他才安心下來。“那我先回去病房裡等。”

正當他轉身欲走時,一旁的護理長叫住了他。

“蠍子,你等一下。”

唐又歇回頭,“是,有事嗎?”

“你上個月的住院費還沒付吧?”一臉勢利的護理長好不容易逮到唐又歇,當然要乘機催討欠款。

“我……我明天就拿錢來繳清。”

“你老是這樣我很難做耶!上頭都在盯了。”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他彎腰陪不是。

“我們這裡可不是善堂,上頭已經說了,你要是冉有下次,你媽就得出院。”護理長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樣。

“以後我一定會按時繳錢,請不要趕我媽走,求求妳。”唐又歇苦苦哀求。

“這又不是我能做主的事,記得明天要來繳清。”

說完,護理長頭也不回便離開。

方才在一旁噤聲不語的護士這才敢開口為唐又歇打抱不平。

“哼!勢利鬼,仗著自己是院長的親戚就這樣對人大呼小叫的,眼裡就只看得到錢、錢、錢,最好被錢壓死。”

“就是說啊!蠍子別理她,她就是這種人,既不會體諒別人,還滿腦子只認錢。”

唐又歇不置可否,只是微微一笑。

“我先走了。”說完,他便離開了。

看著他落寞的背影,護理站內的眾人都感到十分心疼。

“唉!聽說他媽在這兒住了四、五年了,四、五年前他根本還只是個孩子,卻得一個人扛起這麼重的擔子,真的好可憐呢!”

“什麼?那他不就從國中起便開始賺錢養媽媽了?”

“還有,聽說他爸還欠下一價要他還呢!”

“哇!真的假的?那他也太悲慘了吧!”

一群護士就這樣七嘴八舌的聊了起來。

***

坐在病房的椅子上,唐又歇雙眼無神的望著窗外,

錢,又是錢!他現在身上根本拿不出錢來付住院費。

“該怎麼辦?明大要去哪裡弄錢來繳?”

苦惱不已的他,腦子裡居然浮起那人的身影。

要向他借嗎?可是……

在他沉思之際,護士推了輪椅走進來,輪椅上坐著他媽媽,醫生也跟在後頭。

瞧見唐又歇坐在窗邊,醫生喚了他一聲。

“蠍子,你來啦!”

“啊?”被這麼一叫他回過神來。“是的。”

他幫忙護士將媽媽移到病床上,安置好了之後,醫生對唐又歇使了個眼色,明白醫生意思的他,在已成植物人的母親身邊說了聲:“媽,我出去一下,等會兒就回來。”

再望一眼毫無反應的媽媽,他和醫生、護士三人才魚貫走了出去。

***

一出病房門口,唐又歇忍不住開口詢問。

“有事嗎?醫生。”

“我知道你很辛苦,也不想再增加你的壓力,可是目前你是她唯一的家屬,我不得不告訴你事實。”

“我媽怎麼了?”他神情緊張的問。

“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你媽的肝似乎開始惡化了。”

“什……”聞言,他一陣頭暈目眩,整個人又暈了過去。

***

當唐又歇醒來已是深夜,拖著虛弱的身子,他來到母親的病床邊。

望著猶如沉睡般的植物人母親,他的心充滿不捨。

他伸手溫柔的撥了撥她前額凌亂的髮絲,輕喊了聲:“媽……”

隨即他像個無助的小孩趴在她的身旁。

他嘴裡喃喃的說著話,像在跟母親說話,也像自言自語。

“媽,妳知道嗎?今天我遇見了一個人,一個棄養我、害得爸上吊自殺、害得媽成了植物人、害得我們得揹負一大筆債務的人。”

這麼多年來,為了錢,他早就將很多事情給淡忘掉了,尤其是報仇這件事,從來也不敢想會有再遇見他的一天。

當他今早再見到柯其奕的同時,深深潛藏於內心的恨意一時之間全爆發出來。

即使到現在,只要一回想起早上的事,他的身子還是止不住的顫抖。

這時的顫抖已不再是怨那麼簡單,而是恨!恨他的無情,更恨他的棄養。

“哥哥……”

唐又歇低低的喚了聲,溫柔的眼神不冉,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恨意。

“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喚他,往後他不再是哥哥,而是仇人;從現在起我將真正成為一隻包裹著糖衣的毒蠍子,我要他嚐到比我更痛苦的滋味。”

眼神中的寒意、語氣中的冰冷,讓病房內頓時充滿了復仇的氣息。

“媽,以後我不能常常來看妳了,妳要好好保重!”

為她蓋好被子後,他便離開了病房。

因此,他沒有機會看到,病床上的人由眼角流下了一滴淚水。

***

走出醫院,唐又歇無奈的撥了通電話。

“貝卡斯,是我。”

(蠍子!)話筒中傳來的聲音有些許驚喜。

“我……”唐又歇不知如何開口才好。

(怎麼,有困難?你在哪?)

“醫院。”

(我去接你。)電話那頭的貝卡斯似乎迫不及待。

“好。”他輕應了聲。

才剛掛上電話沒多久,一輛積架跑車飛快的來到醫院門口。

車上的人一頭及肩的金色髮絲,帥氣的臉型、修長的身形再加上帶點不羈的神態,一雙湛藍的眸子凝視著唐又歇。

“上車吧!”

唐又歇遲疑了一會兒,還是坐了上去,車子隨即高速駛離醫院。

***

車上,唐又歇一真沒開口,貝卡斯忍不住打破沉默。

“你不是有事找我,怎麼又不說話?”

“我、我想……”他還是開不了口。

其實不用他明說,貝卡斯也知道他想說的是什麼,“想借多少?”

“五……五萬。”

貝卡斯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講沒幾句便掛斷。“我已經吩咐下去,現在錢應該已經匯入你的戶頭了。”

“謝謝,我只要一有錢一定馬上還你。”

“你和我有必要這麼見外嗎?別忘了我們是什麼關係,況且我借你錢可是要利息的。”

話落,貝卡斯速度極快地吻上了他的唇,唐又歇沒有反抗,只是靜靜的讓他吻著,直到貝卡斯滿意為止。

“你的唇還是一樣的甜。”對這一吻,他似乎相當滿意。

“貝卡斯……”雖然與他接吻已不是第一次,不過唐又歇還是不習慣這麼親密的舉動。

“只不過是個吻而已,有這麼痛苦嗎?瞧你一張臉苦得跟吃了黃連似的,這麼多年來,我可沒要求更過分的事呢!”貝卡斯一臉苦笑的說。

“可是,我們已經不是……”他話還沒說完,貝卡斯已接過去說了。

“已經不是那種關係了嘛!我懂,但就算不是也還是有關係。不是嗎?算了,不說這個。”他突然由後頭拿出一盒糖果。“給你,是新品。”

唐又歇打開盒蓋,裡頭有著各種不同造型的糖果,他開心的拿一顆來吃。“好甜、好好吃哦!謝謝你。”

“你啊,其是有糖萬事足,根本就是長不大的小孩。”貝卡斯溺愛的笑道。

“我……”唐又歇紅了臉,嘟嚷的說:“可是糖果真的很好吃嘛!”

“是、是,你說的都是。要不要去我那坐坐?”他還不想這麼早結束約會。

“不要了,可以送我回去嗎?”

折騰了一整天,唐又歇已經很疲累了。

“好吧!”貝卡斯不想強人所難。

***

柯氏大廈

董事長辦公室內,柯其奕的一群好友正在品嚐柯氏研發、新上市的糖果。

“這太甜了,很容易胖。”

“哇!這真是超難吃的,其不明白為何還能熱賣。”

“依我看來,這裡面大概加了大麻一類的東西。”

坐在一旁抽菸想事情的柯其奕,完全沒聽見好友們調侃的話語。

那天離開後,他原以為自己不會再想起唐又歇這個人,可是……

可惡!吧嘛老想起他。

他只不過笑起來很像小丙而已嘛!自己有必要這麼在意他嗎?

不過……他身體好點了嗎?還在為錢煩惱嗎?

唉呀!他在想什麼?唐又歇根本和他非親非故,又毫不留情的把他轟出去,他何苦為他的事擔心?

他陷在混亂的思緒中,不知不覺出了神。

一旁的朋友連喊了他數聲,見他毫無反應,於是故意走到他的耳邊大喊。

“喂!你睡醒了沒?”

被吼聲驚醒的柯其奕揉了揉有些耳鳴的耳朵,淡淡的說道:“你幹嘛那麼大聲?我又不是聾了。”

“唉呀!還說自己不是聾子,剛剛叫了你那麼多聲都沒反應,你在裝傻啊!”其中一個朋友誇張的說。

“我只是在想事情。”

“有什麼事值得我們柯董這麼努力想的?”眾人開始起鬨。

“多事!”他沒好氣的回答。

“喲!看來這件事情滿棘手的哦!我看漏了拯救咱們柯董的腦細胞,今天晚上我們上『三色』去,聽說那兒來了三隻非常具有待色的『寵物』哦!大家覺得如何啊?”另一個朋友突發奇想的提議。

“什麼?”寵物?

謗本不給柯其奕反對的機會,其它人連聲附和。

“贊成、贊成。”

“你們……”柯其奕還想說什麼,卻立即被打斷。

“你放心,保證你去了不會後悔,那我們就先走囉!”

說完,一群人馬上一鬨而散。

“喂!怎麼都沒人要問我這個當事人的意見啊?這群傢伙!謗本就是自己想去玩,還拿我當藉口!”

***

“三色酒店”更衣室內,先到的唐又歇換好衣服,坐在一旁等著蝴蝶和狐狸的到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卻遲遲不見他們。

等得實在不耐煩,他正想起身換衣服走人時,班經理卻走了進來。

“蠍子?”班經理高興的拉著他的手,像是怕他溜走。“太好了,原來你有來!”

“我正打算回去。”

“什麼?不行,我先前一再交代你們要來,結果蝴蝶他們竟然晃點我,你非留下不可。

“可是……”唐又歇有些猶豫。

“我算你三倍時薪。”知道他缺錢缺得兇,她提出高額時薪來引誘。

“我……”唐又歇開始有點心動。

“五倍。”見他考慮,她又加倍。

在金錢的誘惑下,唐又歇決定放棄抵抗。“七倍。”

“成交。”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