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包廂內,一群小姐正殷勤的招呼著客人。

“來嘛!再喝一杯。”

“啊!我不依啦!我也要你喝一杯。”小姐的熱情教人招架不住。

一群男人玩得開心之際,卻見坐在角落的柯其奕獨自抽著煙,似乎若有所思。

“喂!你搞自閉啊!來這裡就是要快樂的,別忘了男人是天性;小姐們,還不快招呼我們柯董。”

“是。”小姐們嬌滴滴的回答一聲,立刻順從的團團圍住柯其奕。

“柯董來嘛!我敬你一杯。”

看見條件這麼優的柯其奕,小姐們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吸引他的注意。

受不了小姐們像牛皮糖一樣緊黏在他身上,他不悅的瞪著一群好友。

可惡!什麼男人是天性,被這種庸脂俗粉淹沒,他快喘不過氣來才是真的。

“夠了,別煩我。”他大吼一聲,嚇得小姐們全退避三舍。

“我們……”她們一臉為難的望向一旁的客人。

“我要走了。”柯其奕不耐煩的說。

與他相識這麼久,朋友又怎會不知道他喜歡清純的女人,對這種臉上塗脂抹粉的女人他才沒興趣。

其中一人詭異地笑道:“阿奕,你還沒見過寵物呢,這樣可是會後悔的。”

同伴馬上連聲贊同,“沒錯,其中一隻寵物清純的模樣可是讓人愛不釋手!”

柯其奕沒好氣的瞪了他們一眼。

後悔?再待下去他才會後悔好嗎!

“無聊。”他冷冷的丟下這句話就要離開。

見他真的要走,另一位朋友馬上說:“你真的不看嗎?聽說那隻蠍子可是很搶手的。”

柯其奕正要開門走人,聽見“蠍子”兩字,他猛然停了下來。

“你說什……”一句話還沒說完,門突然打開。

門外走進來的唐又歇才一進門就撞上柯其奕厚實的胸膛,手上的東西全散落一地,整個人也被撞得跌坐在地上。

苞在後頭的班經理見他跌倒了,馬上上前關心。

“蠍子,你還好吧?”班經理連忙將他扶起。

“我沒事。”直起身後,他連忙向被撞的客人道歉:“對不起,我沒注意就開門……”

唐又歇一抬首,就瞧見被酒潑了一身的柯其奕。

他怎麼會在這裡?

自從上回與柯其奕巧遇後已經過了快二個月了,他正煩惱要上哪兒去找人,竟然讓他在這裡又遇見他,真是太好了!

“又歇?”由於燈光太暗。所以柯其奕一時沒瞧清楚撞他的人是誰,仔細一看,赫然發現竟是唐又歇。“你怎麼會在這裡?”

一旁的友人好奇的看著兩人。“阿奕,你認識蠍子啊?”

“蠍子!他就是你們說的寵物之一?”柯其奕的語氣中有濃濃的驚訝。

“是啊!蠍子很得客人緣的,長得純真甜美不說,技巧更是不在話下,很多人想養他呢!”友人誇張的加油添醋。

聞言,柯其奕沒來由地怒火中燒,大手用力的抓起唐又歇的手。

“技巧?我問你,你讓人玩過了?”

“你……我……”讓人玩?他是什麼意思啊?還搞不清狀況的唐又歇根本不懂他在問什麼。

“跟我走。”不等他回答,柯其奕硬拉著他往外走。

“你要做什麼?放開我,班經理。”唐又歇一臉無辜的看著班經理,希望她快來解圍。

見狀,班經理馬上上前阻止。

“柯董,您這樣強拉人走未免太過分了?再怎麼說蠍子也是三色的人。”她特別強調三色這兩個字。

“哼!”想用三色酒店的後台來壓他,其是不知死活。“妳以為這樣說我就會怕嗎?別忘了你們幕後老闆與我的關係,妳最好聽清楚,要是再讓我看見又歇出現在三色,我會讓妳沒工作做,聽懂沒?”撂下狠話後,他拉著唐又歇便離開包廂。

“我……”班經理完全敗給氣勢強悍的他,到口的話又全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沒錯,以柯其奕與幕後老闆的交情,他們根本不可能為了一隻寵物而鬧翻,她也只能識時務,無奈地看著他帶走唐又歇。

而仍在包廂內的友人們,紛紛好奇的七嘴八舌起來。

“喂!現在是演哪一齣?怎麼我都看不懂,阿奕認識蠍子嗎?”

“不知道,不過看這種情形,兩人的關係不單純哦!你瞧見沒?阿奕第一次為個人發這麼大的脾氣,看來他很重視他,”

“呵呵!不管結果如何都有好戲看囉!”

***

硬被拖出酒店的唐又歇,一路不悅的搥打著柯其奕的手。

“放開我!你抓得我好痛。”

不理會他的抗議,柯其奕直到將他丟入車內、鎖上門後才放開他的手。

“你要做什麼?讓我下車。”唐又歇怒不可遏,努力想打開車門。

“這種車門只有從我這邊才打得開,你不必白費力氣了。”說著,柯其奕油門一踩便將車開出停車場。

“你到底想怎麼樣?放我下去。”唐又歇還不死心。

“不準再做那種工作。”柯其奕厲聲命令。

“做什麼工作是我的自由,你沒有權利管我。”況且他只不過是當服務生而已,他有必要這麼生氣嗎?

“你就那麼缺錢,缺到連身體都肯賣?”從他的語氣中隱約聽得出,他對那些曾經養過唐又歇的人充滿濃厚的妒意。

“你……”他到底是想哪兒去了!他以為他在賣嗎?可惡!賭氣的唐又歇口是心非的說:“賣不賣不用你管,就算我讓人玩過、睡過也是我的車,你憑什麼管我?”

話才一出口他就後悔了。

慘了!他怎麼就是忍不住要對他發火,再這樣下去他的仇要怎麼報?

“我……”

他才想改口時,車子突然停下,隨即柯其奕冷不防的吻上他的唇。

來不及反應的唐又歇整個人呆住,任由他的唇舌探入自己唇內,直到反應過來已過了好幾秒,他反抗的搥打著他的背。“嗚……”

柯其奕完全沒有想要離開的跡象,不斷侵入他柔軟的口中,品嚐著他的甜蜜,到口中傳來陣陣的血腥味,他才不舍的離開。

“你竟然吻我,無恥、下流!”唐又歇不悅的用衣袖猛擦拭唇瓣。

對自己的舉動柯其奕也感到訝異,他是怎麼了,竟然會吻個男人;若不是嘴唇微微的疼痛拉回他的理智,他可能會侵犯他也說不定。

不過,吻著唐又歇的感覺真的和小時候吻小丙時好象,這樣的感覺讓他不禁沉迷,想一直吻下去。

這怎麼會,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再怎麼說他都是正常的男人,不該對另一個男人有衝動才對啊!

可惡!都怪他和小丙太像了,才會讓他產生錯覺。

稍稍緩和激動的情緒後,他低喃地道:“不要再賣了好嗎?”

“我的事不用你管。”唐又歇的氣還沒消。

“那麼我養你,這樣我就有權利管你了吧?”被他的態度一激,柯其奕的火氣也上來。

“養……養我!”

不經大腦月兌口而出的話,連柯其奕自己都感到驚愕,不過不知怎麼地,只要想到他被包養,他就是忍不住怒火中燒。他不想也不願再讓唐又歇被別人包養,與其看著他被陌生人包養,還不如他自己來。

“對,我養你。”這不是賭氣,而是篤定。

聞言,唐又歇的心好痛。為什麼要養他?為什麼還要養他?是他先拋棄他的不是嗎?為何現在還要花錢來養他?

唐又歇只能苦笑。

原來在他的心中,自己只是個用錢就能買賣的人!

也好,就讓他養吧!買了他,他會讓他見識到養一隻糖蠍子的後果。

“你想養我是嗎?我可是很貴的,你養得起嗎?”

“只要你開出價碼,我不會有第二句話。”

“五千萬一個月。”這個價錢他相信柯其奕付得起。

“沒問題。”他想也不想就回答。

“還有我要住進你家。”他得接近他們一家人,這樣才有機會製造他們的衝突。

“這……”

“不行那就算了。”他用以退為進來賭這一把,眼角瞄著柯其奕的神情,他雖然表面上無所謂的樣子,不過內心卻害怕他真的會拒絕。

“不,我……”他思考了半晌才道:“好吧!”

太好了,上勾了!

“那好,錢哪時匯入我的戶頭,我哪時就是你養的寵物。讓我下車吧!”

“再陪我一下好嗎?”不知怎麼地,他就是不想讓他離開。

“不行,你得養我才能要求我哦!”唐又歇語帶戲弄的提醒他。

“那至少讓我送你回去,夜已經很深了,而且這裡很荒涼。”

“不必了,我會叫朋友來載我。”

“誰?”一聽到他要找其它人,柯其奕又激動了。

“這你管不著!”

“那我等到你的朋友來。”

“不用了。”他斷然拒絕。

“不行,我得親眼看到有人來接你。”柯其奕堅持不妥協。

“我……”他怎麼還是那麼固執嘛!

這下糟了!要叫誰來接呢?他根本沒有什麼朋友,而最好的兩個朋友現在一個生病、一個有事,根本不可能找他們來。

怎麼辦?他們總不能再繼續這樣僵持下去。

突然,他想到了一個人。

要打給他嗎?唐又歇思索了一會兒,也許這是個好機會,正好可以試試自己在柯其奕心中的分量,作為往後復仇的籌碼。

“好吧!那手機借我一下。”

接過柯其奕遞上的手機,唐又歇隨手撥了個號碼,講了幾句後便掛斷,頓時車內一片寂靜,只有悠揚的音樂聲從收音機裡傳出來。

柯其奕趴在方向盤上,深邃的眸子直視若一旁的唐又歇,被看得很不自在,他也回瞪一眼。

“你看夠了沒?”被他這樣注視,他覺得自己好象渾身赤果果的被看透,一張臉不由得紅了起來。

“你們真的好象,連生氣都一樣。”柯其奕臉帶笑意,喃喃低語著。

“你在說什麼啊?”誰和他好象?

“沒什麼。”這時柯其奕突然由車後拿出一包東西。“給你。”

“是糖果耶!”抱著一大包糖果,唐又歇雙眼發亮,早將方才心中的疑惑給拋至九霄雲外了。

“這是公司未上市的新品。”

“給我吃的?”只要有糖吃,他的心情就好了起來。

“嗯!”

“那我不客氣了。”他開心的由袋中拿出一顆顆不同的糖果吃了起來。

“好吃嗎?”柯其奕不喜歡吃甜食,不過看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連他都覺得糖果真的很好吃的樣子。

“好好吃,好甜哦!”他一臉滿足的笑。

“你真的很喜歡吃糖果,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有啊!每次哥哥見我不開心都會拿糖果哄我。”他一時高興卻沒想到說溜了嘴。

“哥哥?”親哥哥嗎?

“不!我……”慘了,說溜嘴了。他急忙改口,卻說不出個理由來。

“你……”正當柯其奕想再追問之時,一輛飛快駛來的積架跑車停在他們面前,車燈閃了兩下。

“我朋友來了,讓我下車吧!”太好了,得救了。

瞧他迫不及待想下車的模樣,柯其奕目光不善的瞥向車中之人。

“他就是你的朋友,真的只是朋友?”原以為會是那名叫蝴蝶的人來接他,沒想到來的竟會是個金髮藍眼的外國人。

“你還問什麼啊!快讓我下車!”唐又歇已經很不耐煩了。

“他該不會就是你口中的那名哥哥吧!”強烈的妒意在他的心中狂燒。

“你在胡說什麼,放我下……”

唐又歇話還未完,又被柯其奕強硬的覆上他的唇,狂肆的吻像是在對外人宣告他是他的所有物。

奮力推開他後,唐又歇輕喘著道:“你在做什麼?”

“沒什麼,只是宣示主權而已。”

柯其奕邊說,目光還不忘挑釁的看著那外國人。

“好了,晚安。”他在唐又歇的額上輕吻一下才放他下車,隨後自己驅車離去。

***

唐又歇坐上貝卡斯的車,貝卡斯一副神色詭異的模樣,緊盯著他瞧。

“他是誰?”好奇心是擋不住的。

“仇人。”他只吐出這樣一句淡淡的話語。

“仇人!”思索了下,貝卡斯揚起一抹笑意,“沒想到乖巧的你真的成了糖蠍子了,你也將我當成一顆棋子嗎?”

“你不願意?”

“這要看你肯付出什麼代價囉!”

“我……”沒錯,為了報仇他可以出賣任何東西,可是貝卡斯的要求總讓他感到畏懼。

“到我的別墅吧!”貝卡斯唇畔勾起一抹深沉的笑意。

唐又歇怎會不知道他話中之意,沉默數秒,又想到柯其奕剛才的舉止,他猜想他是誤會了。

為了報仇,他義無反顧地點了點頭。

***

昨晚由別墅被送回家後,唐又歇就一直坐在床上未曾閤眼。兩眼無神的望著鏡中映像出來的自己。

鏡中的他也是雙手緊抱著捲曲的身子,眼眶中的淚不停的流下,他不願再回想昨晚發生的事情,可是身上的痕跡卻讓他不得不想。

“不要哭,只要報了仇,一切都是值得的,不過是身子被碰而已,沒什麼好怕的!”

可他愈是如此想,淚水愈是如泉水般不停湧出。

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敲門聲。“有人在嗎?”

他並不想應門,可是敲門聲卻愈來愈大聲。

“唐先生您在嗎,我是柯其奕的秘書。”

柯其奕?這是他現在最想聽到的名字,這一切的代價都要由他來償還。

“請你等一下。”他連忙起身,整了整儀容後才為來者開門。

“您就是唐先生嗎?您好,我是柯董的秘書,柯董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所以派我來接您到他家去,柯董說您所有東西都別帶了,他已經命人添購了您日常所需的一切東西。”秘書禮貌的說。

“好。”他平靜的說。

***

秘書開車載唐又歇來到了一處位於郊外的別墅。

凝視著眼前雕樑畫棟的中國式建築,唐又歇不免輕皺起眉。

他還以為柯其奕會讓他住進柯宅,沒想到不是。

看來他是不會讓父母知道他包養了他,不過,柯其奕別以為這樣就沒事,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秘書領若他進入屋內。

“唐先生,如果沒事我就先離開了。”

“好。對了……”唐又歇心中浮現一個邪惡的主意。

“還有事嗎?”

“我想你可能誤會了,我並不是柯其奕的朋友,只是他養的寵物而已,所以你不用稱呼我唐先生,叫我蠍子就行了。”讓柯其奕身邊的人知道他的醜事是復仇的第一步。

“寵物?蠍子?”秘書雖覺得奇怪,卻也沒多說什麼。“如果沒別的事我先回去了。”

聽見門關上的聲音,唐又歇環伺著四周,冷冷的吐出一句話來:“一切將由這裡開始……”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