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場不得不出席的宴會上,柯其奕的心思全在家裡的唐又歇身上,雖然秘書已經照他的話把一切安排妥當,不過他還是不放心。

唐又歇到他家才一個禮拜,他發現他和小丙真的有許多相似的地方,不管是神情、動作或是言語都很像,在移情作用下他對他更是呵護備至。

若不是今天這場宴會是新品發表會,他實在很想閃人,無奈之下他只好走到秘害的身旁。

“你有沒有吩咐傭人為又歇準備晚餐?”

“柯董,您這問題已經問了三次了。”

“是嗎?那你有沒有告訴他我會晚點回去?”

“您這件事也說了五次了。”秘書不敢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只能陪著乾笑。

“這樣啊!那……”

“柯董如果真的不放心家裡的人,何不先回去呢?”再也不想被精神轟炸的秘書乾脆直接提議。

“我也想,不過這場宴會我得主持,走不開。”能走他早走了。

“那要不要我為您走一趟。”

“你?”柯其奕看了秘書一眼,這主意倒不錯,不過這麼晚讓一個大男人去他家,家裡又只有唐又歇一人……不成不成!這秘書平常品性還算端正,可是誰也不能保證他不會突然獸性人發,柔弱的唐又歇豈不是太危險了。“不用了。”

見他若有所思的神情,秘書就知道他想歪了。

自從唐又歇出現後,柯其奕的心思總是繞著那隻寵物轉,似乎所有車都不重要了,只有他最要緊。

看著一向對人沒什麼興趣的柯董,現在居然為了只寵物這麼費神,其是讓人感到十分意外。

秘書無奈之下只好提議另一個方法。

“那您要不要打個電話回去?聽聽聲音也能安心一點。”

“打電話,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

正當柯其奕同興的拿起手機時,一群女人突然圍了過來。

“柯董,恭喜你啊!這次的新品肯定又能造成轟動。”

“可不是,柯董這最甜的情人可不是叫假的,每次一推出新品都造成搶購的熱潮。”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嚷著。

望著這群濃妝豔抹的女人,柯其奕的眉頭不禁一皺。

可惡!真會挑時間來道賀,至少也讓我打完電話啊!

心頭雖這麼想,他還是很紳士的擠出一絲笑容。

“謝謝,還是要靠妳們的大力宣傳。”

被他的笑容迷得心花怒放的女人們個個是喜上眉梢。

“當然,柯董都這麼說了,我們當然捧場!”

這群女人一副不想放過他的樣子,直包圍著他猛拋媚眼,口中聊的淨是虛偽到不行的話題。

柯其奕無奈的聽著她們的高談闊論,心頭直咒罵,她們究竟何時才會放過他啊?

他真想早點回家。

***

宴會結束時已經是深夜時分,柯其奕立刻飛車回家,屋內卻是一片漆黑。

“這麼晚了,又歇一定睡了。”

他們兩人除了唐又歇搬進來的第一大共進晚餐外,連著數天柯其奕都為了新品上市的事忙到很晚才能回家。

嘆了口氣,他放下手中的西裝外套,卻瞧見一具身軀躺在沙發上。

沙發旁散落了許多糖果,熟睡的人手上還抓著一些;見狀,柯其奕輕笑了聲。

“真是的,怎麼又來了!”

他輕抱起他,卻驚醒了睡夢中的唐又歇。

“唔……”揉了揉眼,唐又歇雙眸半閉的看著他。“你回來啦!”

“嗯,不是叫你別等我嗎,怎麼又睡在沙發上了?”

“我想等你嘛!我已經好幾個晚上都沒見到你了。”嘟著嘴,他語帶委屈。

“對不起,最近一直忙著新品上市的事。”望著滿地的糖果,柯其奕眉頭一皺,“你有吃飯嗎?”

“有啊!我有吃糖果。”他微笑道。

“怎麼只吃糖果,你真當自已是糖做的嗎?”柯其奕為他披上一件外套後,經聲道:“我們出去。”

“去哪兒?”

“帶你去吃點東西,瞧你又瘦了。”不知為何,每見唐又歇一次,他就覺得他又瘦了幾分,看得他好心疼。

“不用了,我不餓。”搖了搖頭,唐又歇換上一張笑顏對他道:“你忙到這麼晚一定很累了,我放水給你洗澡。”

他正想起身,一隻手卻被柯其奕拉住。

“別忙了,澡可以等會兒再洗,我們先去吃飯。”

“可是……”

“不準有異議。”溫柔的語氣裡帶一絲霸道。

“好嘛!那你抱我。”唐又歇故意撒嬌。

“好。”

柯其奕寵溺的撫了撫他的髮絲,輕柔的將他抱在懷中。

唐又歇依偎在他的懷裡,臉上盡是滿足的笑意,不過他的笑容只維持了幾秒,臉色馬上變樣。

察覺到他異樣的神情,柯其奕不解地問:“怎麼啦?”

“你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

“這是參加宴會時沾上別人的香水味,你該知道參加這種場合多多少少都會沾染上一些味道,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下次會注意一點。”生怕他誤會,柯其奕趕忙解釋。

看他緊張的模樣,唐又歇輕笑出聲,“你不要這麼緊張嘛!我又沒說什麼,況且我是你養的寵物,根本沒資格發表意見。”

“你怎麼這樣說!就算你是我的寵物,也有權可以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我難道是那麼獨裁的主人嗎?”

“哦!那好,我要問你囉!”唐又歇戲謔的語氣下有其它的目的。

“請問。”

“你把我當成誰了?”

他這一間讓柯其奕當場語塞。

見他一臉為難,唐又歇輕笑了聲,用手捧起他垂下的頭。

“瞧你一臉苦樣,我的問題有那麼難回答嗎?”

“我……”柯其奕輕嘆一口氣,沉聲道:“你很像一個我寵愛的人。”

“所以你寵我是因為我像他?”

“也許吧!”

他和小丙兩人真的很像,有時候連他都會認為唐又歇就是小丙,可是再怎麼相像,他們終究還是不同的兩個人。

望著唐又歇,他想,如果他真的是小丙就好了,這樣也許他能稍微彌補母親當年惡毒的行為。

可是那已經是不可能了。父親曾對他說過,多年前小丙的寄宿家庭失火,而小丙也被那場無情火燒死;這個消息讓他和母親的感情從此決裂。

在柯其奕陷入沉思之際,唐又歇卻為了他一句無心的話語而心碎。

什麼我是你的唯一、什麼我是你的最愛,全都是騙人!

他早該知道,當初他棄養他的時候,所有承諾都成了謊言,可為何他還是相信小時候的約定?真是太可笑了!

現在的你只想著別人嗎,那我呢?

你已經將我忘得一乾二淨了嗎?我恨你……

唐又歇真的好想哭,卻得強忍著淚水不讓它落下。

“又歇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見他臉色有異,柯其奕忙問。他壓根兒沒有注意到自己無土思間說出了傷他心的話。

“沒什麼,你不是要帶我去吃東西嗎?我突然好餓哦!快帶我去嘛!”伸手環抱住他的頸子,他強忍悲傷擠出笑顏。

“嗯!”柯其奕不疑有他。

***

一路上,唐又歇沉默無語,身子倚窗望向車窗外燦爛的夜景。

來到飯店,兩人還是未曾對話。

坐在靠窗的位置,唐又歇只翻動了幾下面前的餐點,就放下刀叉沉默地望著窗外的夜色。

低沉的氣壓讓柯其奕根本沒胃口,很快就叫侍者收走餐點,送上唐又歇最愛的甜點。

可他居然瞧也不瞧一眼,柯其奕點上一根菸,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在生氣?”

“沒有。”唐又歇的回答很冷淡。

“還說沒有,你臉上的表情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你的不滿。”

“我沒有。”唐又歇堅持否認。

“有什麼不開心說給我聽聽好嗎?”柯其奕語氣柔順的哄著他。

唐又歇轉頭望向柯其奕,這些天相處下來他發現了一件事,只要自己開始耍脾氣,他就會有這種皺眉的表情。

看著他憂鬱的神情,唐又歇沒有一絲喜悅的心情,反而有種心在抽痛的感覺。

討厭!我討厭你將我當成別人的影子,更討厭你心裡有別人!

他好想大聲喊出這些話,可是內心的理智卻抑制了他說出口的衝動。

不、不行!他不能有這樣的想法,柯其奕是仇人,不是哥哥,不冉是他愛的哥哥了。

偏偏看愈多遍柯其奕憂鬱的容顏,他的心就愈痛。

偏過頭去,他不願再多看,低喃道:“我想回去了。”

“又歇……”

“我好累,我想回去了。”他冉強調一次。

見他沒來由地又發起脾氣,柯其奕也不再多說什麼。

“好吧!”

***

回到家,唐又歇徑自走向客房。

“又歇,你走去客房做什麼?我們的房間在那裡。”柯其奕電也忍不住心底的疑惑,他這一晚上陰陽怪氣的舉止究竟是為了什麼?

“我想自己睡。”他真的不想再看見他的臉,他怕自己會忍不住落下淚來。

“為什麼?之前你不是直嚷著怕黑,要我陪才肯睡,怎麼今天卻……”

雖然抱著男人睡是怪了點,不過他喜歡他依恨在自己懷裡的感覺,一時不抱倒讓他有點不習慣。

“我今天想自己睡。”

“可是……”

“我要自已睡,晚安。”沒等他把話說完,唐又歇房門重重一關,將他隔離在外頭。

“又……”唉!丙然在生氣,為什麼呢?他到底哪裡做錯了?

柯其奕望著門無奈地嘆氣,不得已地對著房內的他道:“我的門不會鎖,如果你半夜怕了就來我那兒,我等你。”

聽著他漸遠的腳步聲,房內的唐又歇無力的倚門跌坐在地,忍了許久的淚水終於潰堤落下。

“他已經不是哥哥了,不是了……”他低語呢喃,不斷地催眠著自己。“我不是人,我是寵物,一隻蠍子……一隻包著劇毒的糖蠍子,我要報仇,為爸爸、為媽媽,更為自己,我不能再這樣心軟,不能!”

他站起身來,走到電話邊,拿起話筒,撥了個號碼。

“喂,貝卡斯,是我。”

(蠍子?上次被你拒絕,我還以為你不會再找我了。)

“你還肯幫我嗎?”

(條件不變,只要你肯答應,我樂意做棋子。)

“我答應你,不過要等事成之後。”

(沒問題。)

“那就這麼說定了。”

幣上電話,唐又歇回想起那一夜的事仍是心有餘悸,不由自主地顫抖著身子跪坐在地上。

上次因為害怕,他逃了;不過這次他下定決心,只要貝卡斯幫助他完成復仇計畫,一切就不能再逃,也無路可逃了。

“我要報仇、我要報仇,不論任何代價!”

***

董事長辦公室內,柯其奕無心聽秘書報告的行程表,他滿腦子想的都是昨夜唐又歇無故發脾氣的事。

懊怎麼樣他才會不生氣?要怎麼做才能改變這種低氣壓?

本來以為他昨夜一定會來找他,沒想到他不只沒來,還一大早不見蹤影。

“唉!”他重重嘆一口氣,心煩不已。

“柯董、柯董!”

“咦?”聽見秘書叫他,柯其奕突然清醒,“什麼?”

“您還好吧?您已經連嘆了好幾口氣,是行程有問題嗎?”秘書翻了翻行事曆,會錯意的說

“今天的行程應該沒問題才對啊!只是幾場討新品上市的飯局,沒有需要您大費心思的事情。”

“飯局?”點了根菸,他一手支著頭。“全部推掉。”

“啊?”一向工作第一的柯其奕,竟然會推掉重要的飯局。“您真的要這麼做嗎?”

“對,還有幫我安排一個星期的休假。”

他的話一出口,秘書更是錯愕。

“您……您開玩笑的吧?現在可是新品上市最重要的時期,您怎麼能夠丟下一切不管跑去度假呢?”

“那種事交給副總做就成了,一個禮拜的假從明大開始。”

“可是,這麼突然……”

“這也是考驗下屬能力的方法,要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你們不如早早捲鋪蓋走人。”柯其奕的語氣中有不容反駁的堅定。

“是。”柯董都這麼說了。他又能再說什麼呢?

“對了,順便幫我訂谷夫亞特的特別套房。”

“是。另外,今天是美娜小姐的生日,我已經用您的名義訂了一束花送過去,夫人還特別來電交代您今晚一定要去參加宴會。”

“美娜!”糟糕,他最近滿腦子都是唐又歇的事,竟然把這件事給忘了。

“我知道了。”

***

悠揚的音樂聲環繞在咖啡廳裡,貝卡斯輕輟了口咖啡,面帶笑意的看著一夜沒睡好的唐又歇,他那一對眼睛紅腫得像兔子眼。

“怎麼,他欺負你?”

“沒有。”他略帶硬嚥的聲音聽起來實在不具說服力。

“你欺負他?”

“沒有。”唐又歇不悅的眼睜泛起怒意。

“那是你們互相欺負囉!”他語帶婬意。

“你如果想講廢話那我要走了,我還有課要上。”

唐又歇起身便想走,貝卡斯輕笑了聲,拉他回坐。

“你這麼沒耐性怎麼報仇呢?坐下吧!我有資料要給你看,看了保證對你有幫助。”

接過他給的資料,唐又歇翻看了好一會兒,愈看臉色愈沉重。

“他有未婚妻了?”他從來沒想過柯其奕有一天會娶妻,正確來說應該是他不願去想吧!

“嚴美娜,一位出身高貴又體態得宜的古典美人。”貝卡斯對她有一點認識。

望著照片中的女人,唐又歇忍不住想,她真的很美、很高雅,難怪柯其奕會愛上她。

“柯其奕所交的女友全是這種類型的女人,聽說好象是受了某人的影響。”

“某人?”

“嗯!不過那個人很神秘,從來就沒有人知道那是男是女、是何方神聖。”

“看來應是那個人了。”原來在柯其奕的心中,某人才是最重要的。

“你知道是誰?”

唐又歇搖了搖頭。“昨天他對我捉起過,他喜歡一個人,和我很相像;我想應該就是他口中的某人吧!”

“原來如此。”

貝卡斯思忖了下,馬上明白其中內情。

看來唐又歇就是為了這件事哭了一晚上,沒想到他們兩人都在一起了,還是看不清對方的心思,當局者迷這句話說得果然不錯。

望著唐又歇,貝卡斯內心另有打算。

我不會讓你知道柯其奕所愛的人是誰,絕對不會;因為你本來就該是我的,而不屬於那個棄養你的人。

看來助他報仇一事還是得速戰速決,免得夜長夢多。

“對了,今天是嚴美娜的生日,柯其奕一定會去參加。你得設法纏住他,這樣我才能幫忙你,讓他們鬧出家庭革命。”

“我能嗎?”他有這個能耐讓柯其奕為他留下而不去參加宴會嗎?看著照片中的女人,他愈來愈沒有自信。

“你非行不可。”

“我知道了。”話雖如此,不安的感覺仍是充滿著唐又歇的內心;要是柯其奕不願意留下呢?那不就表示她在他心中是佔有一席重要地位。

思及此,他突然胸口一悶,一口氣提不上來,於是摀著胸口直喘。

見他喘得厲害,貝卡斯趕忙來到他的身邊為他拍背順氣。

“蠍子,藥呢?”

“口……袋。”他喘不過氣地說。

貝卡斯連忙由他的口袋中拿出一罐藥,取出一顆交給他。

接過藥,唐又歇一口就吞下去。

“你又忘了吃藥,別忘記你自己的身體狀況。”貝卡斯的話裡有一絲擔心和憐惜。

“沒事的,我只是今天忘了吃而已。”

貝卡斯凝望著他,長嘆了一口氣。

“所有的事我會幫你,不要太煩心了,知道嗎?”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