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中午時分,炎炎烈日曬得地面目出陣陣熱氣,遠望一片氤氳。

為了阻止柯其奕參加宴會,唐又歇來到了柯氏企業總部——i糖柯大廈。他卻步徘徊在大廈門口外。

“昨天才和他生悶氣,今天就來找他會不會太奇怪呢?”他思索了卜,“算了,不想了,反正一定得想法子絆住他才行。”

不過,他就這樣走進去也太奇怪了,還是打電話約他下來好了。

唐文歇拿起手機正要撥號,這才想到他根本沒有柯其奕的電話號碼,

“糟了,我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望著高聳的大廈,他一臉苦樣。

不過,不管怎樣他還是非進去不可。

深吸了口氣,唐又歇為自己信心喊話:“好,要進去了。”

他大步走進大廈,本想直接搭著專用電梯上樓。沒想到卻被警衛給攔了下來,

“你做什麼?這電梯是你這種小表搭的嗎?”警衛看他穿著一身輕便服裝,揹著揹包,容貌有如高中生般清秀,口吻不好的吼了聲。

“我……我是來找其奕……”他囁嚅地說,應該是這部電梯沒錯,柯其奕曾說過如果有事找他有以搭直達電梯上去。

“什麼奇異果?我還百香果咧!走走!小表別來這裡搗亂。”

“可是我……”

“叫你走沒聽見嗎?再不走我就把你丟出去。”警衛揮手要他識相點離開。

“我認識你們董事長,請你讓我見他。”他不能就這樣被趕走,或許可以藉著拉關係說服警衛。

警衛聽完卻是一臉不屑,“像你這極小表頭,我們柯董怎麼會認識你,你不要說出來讓人笑,連說謊都不會打草稿,快走!不然我拿掃把轟你出去。”

“我真的認識你們董事長,我非見他不可。”

“叫你出去沒聽見啊!快滾出去。”

警衛按著他硬是要將他拖出大門外,唐又歇激烈反抗,與他拉扯。

兩人就這樣一拉一扯,讓路過的人紛紛駐足圍觀。

罷開完會的柯其奕,一出電梯就看見一群人圍成一圈。

“怎麼回事?在吵什麼?”他皺眉不悅的問。

一名高階警衛見他問話,急忙回話:“有個小表來搗蛋,我們正在趕他走。”他邊說額上邊冒汗。

“你們連個小表都擺不平,請你們何用!”

“這……”

不想聽他多廢話,柯其奕直接出面,想盡快解決。

一看,竟發現唐又歇被兩名彪形大漢拉扯著纖細的雙手;這還得了,他一把推開抓住唐又歇的那兩人。“你們在做什麼?”

“柯……柯董!”被推開的兩人莫名其妙、一臉無辜。

看到柯其奕前來解圍。唐又歇猶如驚弓之鳥馬上撲身到他的懷中。“奕!”

看這情形也知道他嚇壞了,再看看他紅腫的手腕,柯其奕更是怒氣沖天。

拭去唐又歇頰上的淚,他怒視兩名警衛。“你們明天不用來了。”

“什麼?”

一句話,不只讓兩名警衛一陣錯愕,也讓在場所有人驚訝。

柯其奕一把將唐又歇打橫抱起,隨口吩咐秘書:“交給你處理。”

“是。”

丟下一句話後,柯其奕便抱著唐又歇離開了大廈。

見兩人走遠,一旁好事者不免說三道四起來。

“喂!那小表是誰?柯董的小孩?”

“應該不是吧!看那孩子的年紀也有十來歲了,柯董哪可能有這麼大的小孩,該不會是柯老董事長的私生子?”

“那就更不可能了,以柯老夫人的性格不鬧翻了才有鬼咧,不過一向不發脾氣、對人漠不關心的柯董,今天不止發了頓脾氣還對那小孩百般呵護,看樣子,他們的關係一定不簡單。”

“嗯!有埋有理。”大家點頭如搗蒜,紛紛表示贊同。

***

車上,柯其奕緊緊的抱住唐又歇。“沒事吧?”

“他們好凶,我只是想上樓見你而已,他們竟說我是個小表不可能認識你,硬要把我丟出去。”唐又歇滿月復委屈的說。

柯其奕又是不捨、又是心疼的撫著他的手。

“那些人其是太粗魯了,抓得你手都腫了,一定很痛吧!”他溫柔地為他揉了揉手,又問:“你怎麼要來也不通知我一聲?”

“我……”總不能說是為了絆住他才來找他的吧!“我想找你一起吃午餐,可是又沒有你的電話。”

“嘎?”

看他似乎不信,唐又歇連忙又說:“昨天晚上我態度不好,今天又睡過頭沒見著你,所以才想給你個驚喜啊!誰知道警衛那麼兇,說什麼都不讓我上去。”

“你真是太可愛了。”柯其奕莞爾一笑,環抱住唐又歇的身子又吻了下他的額,然後從公文包中掏出一支手機交給他。“以後有事找我用這支手機打,還有,能告訴我你昨天為何生氣嗎?”

“我沒生氣啊!”他嘟著嘴,低聲咕噥。

柯其奕俯身吻上唐又歇的耳垂,挑逗的在他耳邊低喃。

“說啊!你在生什麼氣?”

“你別……嗯……”推拒著他,唐又歇忍不住敏感的發出申吟。

見他不從,柯其奕硬是將手滑入他的衣服內,撫模上他的胸膛,唇則順著頸子弧線向下磕吻。

“住、住手……”

柯其奕根本不想就這樣停下來,不斷地撫吻著他,手也漸漸不安於只撫弄唐又歇的胸前,滑落褲內遊走在周圍。

敏感的觸覺讓唐又歇混沌的心緒回過神來。

“停、停……奕……”

不知為何,柯其奕明明做若與貝卡斯相同的動作,但是他卻沒有太大的排斥感,反而覺得喜歡。

這樣的感覺讓他感到害怕,想抵抗卻無力。

柯其奕不想再聽他的抗拒聲,用唇封住他的唇。

先是輕觸,然後慢慢的將他的唇撬開探入其內,用舌尖碰觸著內壁,又逗弄著他的舌。

他的手也沒停下,順勢握上唐又歇脆弱的用力的撫揉。

被快感襲身的唐又歇頓時失去理性,心思隨著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而走,口中不斷逸出呢喃。

就在他意亂情迷之際,柯其奕大手突然用力,他整個人猛然清醒,一把推開壓在身上的人。

“不……不要……”

唐又歇紅著臉、輕喘著氣,趕忙將半敞的衣襟抓攏。

“又歇……”被推開的柯其奕還意猶未盡,眼中不禁露出略微不滿的疑惑。

望著唐又歇紅著臉的嬌羞模樣,柯其奕真的很想佔有他,他對自己這種急迫的渴望也感到不解。

他並不是同性戀,正確來說他是個標準的異性戀。

可是對眼前之人,他卻充滿絕對性的佔有慾。

是因為他和小丙太過相像?還是他真的想要他?

面對內心複雜的情緒,柯其奕輕嘆口氣,隨手點上一根菸。

“討厭嗎?”他深達的黑眸凝視前方。

唐又歇沒有回答,這要他如何回答?說不會,那不就表示他是個輕浮之人;說會,他卻又沒有這樣的感覺。

“我的問題很難嗎?”

他仍舊無語。

“你對我是什麼樣的感覺?”柯其奕近乎逼迫的問。

他依然沒有響應。

見唐又歇不答腔,柯其奕顯得很暴躁,“難道你對我毫無感覺?你知不知道我對你……”

他一把捉住唐又歇的手臂,卻驚見他充滿苦澀的表情。

面對他的無言,柯其奕終於明白了他所想要的是眼前這個人,也許一開始他是將他當成小丙沒錯,可是隨著相處的時間愈久,他內心對他的渴望也愈深。

“我對你……我真的很喜歡你。”他首次坦誠自己的、心意。

面對這突來的告白,唐又歇著實嚇了一跳。

喜歡……喜歡他?真的嗎?他還能相信他嗎?

“你真的對我完全沒有感覺。”柯其奕語帶淒涼,雙手無力的由唐又歇的手臂上滑落下來。

聞言,唐又歇眉心一皺,輕捧起柯其奕的臉龐,“你是喜歡我還是那個人?你心中不是還一直想著那個人嗎?如果你沒有想清楚自己真正喜歡的人是誰,就別對我說這樣的話。”

“我……”沉默數秒,柯其奕緩緩開口:“沒錯,我心裡確實一直喜歡著一個人,可是他死了,一場大火燒死了他;我知道,這樣說對你很殘忍,可是我還是要說,你和他真的很像。”

“你把我當成代替品嗎?”

“不。”他急忙搖頭,“也許一開始是,不過現在我是真的對你動了心。”

“是嗎?”唐又歇輕笑一聲。

到頭來,你還是選擇傷害我嗎?哥哥我恨你!

一陣苦笑後,唐又歇淡淡地道:“你是否真的愛我我不知道;只知道我並不討厭你。”

“又歇。”聽見他這麼說,柯其奕高興得緊緊抱住他。

“今天一整天都陪我好嗎?”唐又歇沒有忘記今天的目的。

“嗯!”一時高興的柯其奕隨口應了聲,隨後又立即想起宴會之事。“又歇,我……”

“怎麼了?”

“我晚上可能……”

“你不陪我嗎?”唐又歇眼眶含淚,哀怨地說:“難道你剛剛說的喜歡都是假的,你只想耍著我玩嗎?”

“不是這樣的。”望著他奪眶欲出的淚珠,他的心都亂了。

“如果你不陪我,那就別再說了:既然你不把我當一回事,那我也不想再當你的寵物,我要和你解除約定。”

“不,我不會答應解約!”別想,他死也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那陪我。”他再也不要心軟了,再也不要!

“又歇,你不要任性。”

“不陪我,那你往後就別想再見到我。”他這話說得決絕。

“這……”他才剛釐清自己對唐又歇的感情,不願就這樣失去他。“好。我陪你,我什麼都答應你,只要你不離開我。”

“真的?”唐又歇沒想到柯其奕竟會這麼在意那個根本不存在的約定。

“嗯。”他豁出去了,宴會和唐又歇比起來算什麼。

“哇!好棒。”他高興的緊緊抱住柯其奕。“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回抱住他,柯其奕笑道:“想不想聽更好的事?”

“咦?”

“接下來我有七天的假。”

“你放假?”他不是為新品上市的事忙得不可開交嗎?怎麼有空放假?

“嗯,我帶你到處玩如何?”柯其奕早已想好度假計畫。

“要帶我去玩!”這句話讓唐又歇更加驚訝。

“對了,那地方要是現在去說不定剛好可以看見。”他像想到什麼事,將唐又歇抱回座位上。“坐好,我要開車囉!”

“好。”

***

柯其奕載著唐又歇一路開車來到中部著名的飯店——谷夫亞特。

兩人在經理的帶領下來到最局的樓層。

“柯先生,如果有事隨時請您吩咐,我先出去了。”經理恭敬的行個禮後,隨手將門關上。

在沒有人打擾後,柯其奕迫不及待地環抱住唐又歇。

“哇!奕,你做什麼?”正在欣賞房內擺設的唐又歇突然被他由後頭抱住,驚訝的叫出聲。

柯其奕看了看牆上的鐘,笑道:“這時間剛好。”

“什麼?”唐又歇一臉疑惑。

“讓你看看這裡著名的特色之一。”

柯其奕拿起遙控器按了一下,落地窗待立刻隨之打開,一片火紅的夕陽景色映入眼簾,原本陰暗的房間被晚霞染成一片枯紅。

面對這樣的奇景,唐又歇看呆了。

“喜歡嗎?”

“嗯,好喜歡,好美。”

看著唐又歇欣喜的容顏,柯其奕心裡也感到高興。“你喜歡就好。對了,你也餓了吧?來。”他拉著唐又歇來到餐桌前。

“試試這裡的餐點,我特別吩咐要他們做清淡一點。”柯其奕為他夾了塊酥香魚送到他的嘴邊要他品嚐。

唐又歇低頭嚐了一口。“哇!好好吃。”

“那再試試這個。”柯其奕又夾了另一道菜餵給他吃。

吃著他親手喂的食物,唐又歇感覺像回到了從前,柯其奕總會疼愛的喂他吃東西。

“謝謝你。”突然,他落下了淚水。

“怎麼哭了呢?”柯其奕百般不捨的為他拭去淚珠。

唐又歇只是搖搖頭,按住柯其奕的手,笑道:“一樣的溫柔,我好高興。”

“一樣?和誰?”這時他猛然想起他之前提過的哥哥。

“和哥哥一樣溫柔。”沉浸在甜蜜中的唐又歇想也不想就月兌口而出。

聞言,柯其奕怒火中燒。

又是哥哥,他到底是誰?是誰……

氣憤唐又歇心裡只有哥哥,柯其奕忽然站起身來。

“奕?”他突來的舉動讓唐又歇頓時感到困惑。

“我去衝個澡。”柯其奕臉色難看地丟下這句話。

說完,他走向浴室,留下不解的唐又歇望著他的背影。

“怎麼突然就生氣了?”

正納悶時,柯其奕的手機突然響起,他沒想太多就拿起來,正要接起時,他看見手機上的顯示,忙忙地停止了動作。

“嬸嬸……”

電話響沒多久便停了,不過唐又歇的心思卻久久不能平靜,是她!是那個害他過得如此悲慘的人。

手機聲又再度響起,他下意識的接了起來,電話的那端傳來一陣甜美悅耳的聲音。

(其奕,是我美娜,你怎麼還沒來?叔叔和阿姨都在等你呢,我也好想你,你送的花好美……)

沒等她說完,唐又歇便抖著手按下關機鍵,手機滑落在地,他整個人也隨之呆愣地跪坐在地板上。

“美娜……”

***

浴室裡,蓮蓬頭流下的水不斷的打在柯其奕身上。

可惡!為唐又歇總是想著他的哥哥。

他氣憤的用力一拳擊出去,鏡子馬上碎成蜘蛛網狀的裂痕。

望著破碎鏡中映照出來的自己,柯其奕的眼眸沉了下來。

“不,誰都別想搶走我的寵物,他只能屬於我。”

說完,他隨手在腰際披上浴巾,走出浴室,方踏出便看見自己的手機掉在床腳,唐又歇則淚流滿面、雙手環膝坐在床沿。

發現他的不對勁,柯其奕趕忙來到他的身邊。“怎麼了?”

“奕……”輕喊他的名字,唐又歇撲進他的懷裡環抱住他。“奕,你會一直喜歡我嗎?”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讓柯其奕模不著頭緒。“別哭啊!發生什麼事了?”

“你會一直喜歡我嗎?”他又問了一次。

“又歇”面對他的疑問,柯其奕也想問出自己內心的不安。“那你呢?在你的心中我又佔了多少分量?”

想起瀋瀋對他的無情、美娜對柯其奕的柔情,一波波襲來的精神壓力,讓唐又歇再也忍不住,心神逐漸渙散,連壓抑已久的心事也全說出來了。

仰首注視著他,唐又歇啜泣著說:“你知不知道我很愛你也很相信你,可是你呢……你卻拋棄了我,我恨你!”

拋棄他?他何時做過這樣的事了?

“你……你在說什麼”

“我恨你……”

唐又歇呢喃數語後。隨即暈了過去。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