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半睜著眼,唐又歇環伺四周一會兒,然後又疲倦地閉上了眼睜,隱約中感到一股力道輕柔的搖著他。

“唔……”呢喃一聲,他再次緩緩睜開眼。

“又歇,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柯其奕坐在床邊,面露關切之意。

“沒有。”撐起身子,他問:“我怎麼了?”

“你昏倒了。”

聽柯其奕一說,唐又歇才想起之前發生的事。

那時遽然襲來的不確定感與不安感,讓他情緒過於激動而暈了過去。

“醫生說你壓力太大所以才會昏倒;發生什麼事讓你這麼費神?”柯其奕讓他靠在白己的懷中,撫著他的髮絲溫柔的問。

“沒有。”

“不願意對我說嗎?”柯其奕聽得出他語氣中的憂傷。

“我……”唐又歇垂首不語,柯其奕的溫柔依舊,可是一想到他不再只屬於自己,他的淚又不禁潸然落下。

“別哭。”柯其奕心疼地用舌尖吻去他的淚。

與柯其奕相處愈久。唐又歇的內心就愈痛苦。

明明很愛他,卻又非恨他不可;明明不想傷害他,卻又得狠下心傷他,矛盾的思緒就這樣不停的擾亂著他的心。

面對他的溫柔,唐又歇告誡自己不可以沉淪,偏偏他做不到。

推開他,唐又歇語帶硬嚥道:“不,你不要對我這麼好。”

“又歇……”柯其奕不明白他到底怎麼了,為何性格如此陰晴不定?

他看向掉落在地上的手機,心底犯疑。

有人打過電話來嗎?

一片沉寂時,一陣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是由唐又歇的手機發出來的。

唐又歇本想下床拿,卻被柯其奕制止。“我來。”

他走到一旁將手機拿起來,才拿起就見到屏幕上斗大的名字。

貝卡斯

外國人的名字,難道是他?

看著屏幕上的名字,柯其奕想起上回唐又歇對他的信任,內心的妒火就不斷上升。

“手機。”見他一直沒說話,唐又歇出聲提醒要他將手機拿過來。

聞言,柯其奕霍然轉身。

“貝卡斯是上次來接你的那個人?”

聽見這個名字,唐又歇嚇了一大跳。

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來?

“請……請將手機給我。”他怯怯的說。

“他是誰?你口中的哥哥?”柯其奕近乎咆哮地問。

“不是。”唐又歇不想多加解釋,他相信貝卡斯不會無故打電話給他,一定有要事。“請把手機給我。”

“你就這麼想接他的電話嗎?可惡!”柯其奕怒聲狂吼,手機也月兌手而出。

吼聲一停,一聲清脆的玻璃碎裂聲隨之響起。

“你……”他的舉動讓唐又歇震愕。

“我不准你心裡有別人,不準!聽見沒?”他狂肆的抓住唐又歇的手臂怒吼。

“啊!”手臂傳來的疼痛讓他輕呼一聲,不過聽見柯其奕所說的話,他不禁輕蔑一笑。“不準?你有資格對我這麼說嗎?”

“我可是你的飼主。”是的,他們除了這種關係以外,真的也找不出任何牽連。

盡避兩人的關係如此薄弱,柯其奕還是想不顧一切地牽絆住他。

“飼主?哈……”唐又歇狂笑不已。

沒錯,他們是寵物與飼主的關係,除了這種不正常的關係外,不會再有別的了,他的笑是在笑自己的悲哀。

“不要笑了,不準笑……”

柯其奕心慌莫名,這樣的唐又歇他不曾見過。

“溫泉。”唐又歇突然冒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什麼?”柯其奕一時意會不過來。

唐又歇仰首望向他。“我從小時候起就一直很想泡溫泉,聽說這裡有一池著名的日湯,我們去泡好嗎?”

“你……”

他的態度轉變如此之快,讓柯其奕措手不及,原本快爆發的情緒一下子沉靜了下來。

“好嗎?”他開始撒嬌。

面對他的笑容,柯其奕永遠抗拒不了,只能無奈地道:“好。”

***

柯其奕答應唐又歇的要求後,立刻打了通電話吩咐要包下露天溫泉。

溫泉池水蒸散出熱氣,化為白霧繚繞在人工裝飾的竹林間。

唐又歇略帶誘惑的月兌著衣服,站在一旁的柯其奕看著他白皙如瓷的肌膚,忍不住血脈憤張。

全身赤果的唐又歇轉身,帶著一抹微笑朝他走過去。

“怎麼不月兌衣服呢?我幫你。”

也沒等柯其奕回答,他便開始為他解開胸前的鈕釦。

面對他如此怪異的行徑,柯其奕忍著衝動,抓住他那雙在身上游走的手。“又歇,等等!”

“嗯?”他疑惑地偏首,“你不喜歡?”

“這……”哪有不喜歡的道理,只是他的行為實在太今人難以捉模。“不是不喜歡,只是你怎麼突然……”

唐又歇微微一笑,“你怕嗎?怕我這麼不安定的情緒。”

“當然不會。”柯其奕說得斬釘截鐵。

“那你愛我嗎?”

“愛。”

“你會一直只愛我一人嗎?”他只想求一個表面的承諾。

“一生一世都只愛你一人。”這個承諾不是隨口說說,柯其奕從沒覺得自己說愛說得如此自然過。

“要是你拋棄我呢?”

“不會有這樣的事。”

“要其有這麼一天呢?”這是唐又歇心底最大的恐懼。

“不會有這一天的。”他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聞言,唐又歇溫柔的環住柯其奕的頸子,唇靠在他的耳邊低喃:“那麼,如果你拋棄我,我一定殺了你。”

“又歇!”柯其奕微微一怔,他不是害怕而是震驚,不明白為何唐又歇會有這麼激烈的言語。

他受過什麼樣的傷害?為何他的情緒會如此不穩定?

柯其奕認真思索,愈想就愈擔心唐又歇這樣的行為會傷害到自己。

不行,得找人查查他的過去才行。

而唐又歇像是忘了剛才的威脅一般,又回覆到平時清純的模樣,拉著柯其奕的手直撒嬌。

“來嘛!我們去泡溫泉。”

“嗯。”

唐又歇浸泡在溫泉裡,享受著溫熱的池水包圍全身的感覺。

“哇!好舒服哦!”趴在石頭上,他高興的說:“奕,你也這麼覺得吧?”

“嗯。”正在想事情的柯其奕隨口應了聲。

***

見他心不在焉的模樣,唐又歇輕輕的游到他身邊。

“想什麼?”

“咦?”柯其奕從沉思中被驚醒,他什麼時候靠過來的?

“你不喜歡和我泡澡啊?”唐又歇鼓起雙頰故作不悅。

“怎麼會呢!”柯其奕伸手一把抱住他,吻著他的頸,色迷迷的說:“你這副模樣貢誘人犯罪。”

“哇!”推開他的手,唐又歇羞紅了臉,“大。”

“這你就錯了,我可是你的飼主。”一把將他拉回,柯其奕的手這次更是不安分的撫上他的俏臀。

“啊!你好壞。”

柯其奕俯首注視著唐又歇,他的臉蛋被蒸氣燻得酡紅,更顯得嬌羞誘人,白皙的皮膚在白霧蒸氣中看起來更加透明。

“你好美。”他情不自禁月兌口而出。

“奕……”

兩人凝視著對方,慢慢的,一股激情也隨之湧上。

“可以嗎?”再也按捺不住下半身的燥熱,柯其奕輕聲問他。

“我……”唐又歇垂下眼思索著。

也許這是最後一次這麼幸福了吧!要是讓他知道我是誰,或許就再也不可能擁有這種幸福了。

他想要,想要這樣的幸福,就算只是一時的、是虛假的,他也心甘情願。

面對著柯其奕與自己內心的渴望,他難以抗拒的點點頭。

“奕,我的愛,我願意。”

得到他的首肯,柯其奕再也忍不住衝動,吻上他的唇。

先是一陣細吻,隨後開始侵入他的口中,放肆的掠奪他口中的甜蜜;拋開一切的唐又歇也跟著他的動作一同享受唇舌糾纏的快感。

吻了許久,柯其奕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你真甜,就像糖果做的一樣。”

“奕,答應我不要拋棄我哦!”他已經付出一切,再失去他,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傻蠍子,愛你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拋棄你呢。”輕笑了一聲,柯其奕溫柔地吻上他的頸子,順著完美的弧線滑落而下,啃囓著誘人的鎖骨。

一手撫弄著他胸前的凸起,一手落至他股間遊走。

“唔……啊……”敏感處一再被挑起,唐又歇忍不住申吟,聽著自己喉問發出婬亂的聲音,他不敢置信的連忙用手捂住唇。

正在他身上烙印屬於自己記號的柯其奕,聽見甜美的聲音不見,抬眼望去又見唐又歇隱忍的嬌容,他更是惡劣的用力親吻他的敏感處。

“啊……”受不住他惡意的戲弄,密又歇忍不住叫出聲。

本想再捂上嘴,卻被柯其奕給制止。

“別捂了。”吻著他的耳廓,他邪接的說:“這樣我就聽不到你在我的引領下流瀉而出的甜美聲音了。”

“奕……”聞言,他臉蛋更紅了。“你欺負我。”

“愛你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欺負你呢。”

“討厭,我不要了。”

推開他,唐又歇紅著臉逃到一旁的池邊,正當他想離開溫泉池時,卻被後來追上的柯其奕一把拉了下來。

噗通一聲水花四濺,唐又歇整個人跌落池中,掙扎著想要站起身來,卻被柯其奕又硬壓下去。

他難受的在水中不斷掙扎,柯其奕則潛下水面,吻上他的唇。

兩人在水中唇舌交纏,互相汲取著彼此的空氣,良久後,唐又歇才推開他,浮出水面,隨後柯其奕也浮上來,深沉的雙眸凝視他,眼中散發出想一口吃掉他的慾念。

兩人不停的喘著氣,等缺少的氧氣補足後,本想罵人的唐又歇卻教柯其奕搶先一步開了口。

“你要怎麼賠我?”

“賠……”賠什麼?吃虧的人是他耶!

柯其奕拉過他的手撫著他那已如鐵柱般的碩大,頓時讓唐又歇羞紅了臉,不知該如何反應。

“歇……”

再也忍不住下半身的熾熱,柯其奕抬起唐又歇的一隻腳,強硬的欺了上去。

“奕,你做什麼?”面對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唐又歇一時間不知所措。

“你應該知道我要做什麼,把我搞成這樣,你以為說不要就能不要嗎!”輕俯下頭,他在他的耳邊邪婬地道。

“不、別這樣……”

面對柯其奕即將爆發的,他只想逃,想推開他,然而他卻像顆石頭般推也推不動,讓他害怕得直往後退,直到無路可退為止。

“別這樣,那麼你是要這樣囉!”他邪邪一笑,將火熱抵上唐又歇的。

“什麼?不……”

沒給唐又歇反對的餘地,柯其奕強硬用泉水的滋潤順勢進入他。

唐又歇未經人事的身體被強行而入,宛如被撕裂的感覺直竄上腦門。溫泉水的熱度讓他體內灼熱的感覺更形強烈。

唐又歇痛苦難當的淚水直落。

“不!好熱、好痛……”

“怎麼會這樣?”他不是有過經驗了嗎,怎麼會這麼緊?難道……“歇,你是第一次?”

“奕,我不要了,救我……我好痛……”受不了席捲而來的痛楚,唐又歇抓著他的手臂楚楚可憐的呼喚。

“歇,我最愛的寵物。”得知他的第一次被自己所佔有,柯其奕的內心有著說不出的喜悅。

輕輕吻上唐又歇的頸項,他極為溫柔地道:“你真的好熱、好緊,我根本不想出來。”

“我好痛,你快退出來呀!”

“別抗拒我好嗎?”只要唐又歇的身體一緊縮,他也會感到一陣痛楚,這樣的痛讓他直想傾瀉而出,根本不願意就這樣退出。“你也感覺到了吧!我的是如此火熱,你怎麼忍心叫我退出呢!”

“可是……”

“別怕,相信我。”他一再保證。

唐又歇真的很想相信他的話,可是身體的痛楚一再的提醒他不可能再有什麼舒服的感覺。

“我看還是……”

算了兩字都還末出口,柯其奕卻像早打定主意似的,讓他倚靠在石階上,不容他抗拒的律動起來。

為了讓唐又歇更早適應快感前的痛楚,他的手還不斷著他的,讓他可以忘卻疼痛。

不久,快感漸漸佔據了唐又歇的思緒,在柯其奕技巧性的帶動下,口中的抗拒話語已然改成了舒服的申吟。

“啊……呀啊……”

聽著他愈來愈性感的叫聲,柯其奕吻上他的頸子問道:“舒服嗎?”

“嗯!”

“那麼我們就一起到達高潮吧!”

話落,柯其奕加快身下的律動,兩人一同奔向激烈的高潮。

“啊!”

隨著唐又歇最後一聲大叫,兩人同時體驗到極致的喜悅快感。

歡愛過後,唐又歇無力的躺在石階上輕喘。

柯其奕望著他因快感而顯得性感、迷茫的表情,心中的再次醒來,他一把將他再度抱起。

“奕?”唐又歇不解的看著他。

“不行,我還要。”

容不得唐又歇反抗,他翻過他的身子,讓他以跪趴的姿態趴伏在石階上。

“什麼?啊……”

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一股巨大的力量又再次侵入他的身軀,雖然已經不像先前那般疼痛,但是突如其來的動作還是讓唐又歇忍不住叫出聲。

“叫我的名字,歇。”不停的擺動著腰肢,柯其奕強硬的要求。

“唔……奕!”

“再叫,叫大聲點。”

“奕、奕……奕!”

柯其奕忘情地環抱起唐又歇,讓他整個人坐在他的身上,唐又歌的重量讓兩人更加緊密的結合。

“我愛你,歇。”吻著他的後背,柯其奕柔聲道。

“我也愛你。”

內心的獨佔欲讓柯其奕霸道的說:“從這一刻起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是隻屬於我的寵物,我會用我的所有來愛你,所以你不準再想著別人,懂嗎?”

“奕……”在這一刻,唐又歇感覺自己是幸福的。“是的,我只屬於你。”

“歇,我的愛。”

吻上他的唇,柯其奕強硬的再次佔有他。

第七章